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一章 亲到我满意为止

杨光被叫醒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一幕怔住了,她不知道是用惊喜还是用惊讶来形容,反正是被惊到了。

这里方圆三里,视线所见之处全是绿色的草坪,还有大片大片的农作物,另外还有一栋白色的小洋房,房门外有几颗大树,树下一群鸡和两只羊,而路的对面是一个大湖,一眼望不到边,里面的水是蓝色的,看起来很漂亮。

可是可是……

杨光知道这里人口少,面积大,但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吧?这看起来像遗世而独立的人家。

在凯特下车时,杨光小声的问靳成锐。“长官,我们是不是被骗了?”

靳成锐看她紧张兮兮的样,好笑的问:“你怕吗?”

杨光想了想,摇头又点头。

参加过多次重大战役,杀敌无数的特战队员,怕被人骗?还真是少见。

杨光被他看得脸红,推开车门下去。看什么看,现在可是未知的,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就是怕就是怕怎么了?

“靳,杨,这里怎么样?风景不错吧?”凯特看到他们出来,叉着腰望着他的农庄,一脸的欣慰满足。

杨光心想:这里到处都是风景。

“凯特,凯特。”听到汽车的声音,屋里走出来一个围着白色围裙的妇女,她和凯特拥抱了下就看杨光靳成锐他们。“凯特,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两位漂亮帅气的客人吗?”

凯特抱住妇人就给她介绍。“这位是杨,这位是靳,靳、杨,这位是我夫人,你们可以叫她美丽的卡拉沙。”

“美丽的夫人你好。”看到了这么朴实处处透着幸福快乐的夫妻,杨光不怕了,笑容满面的和卡拉沙打招呼。

卡拉沙被她哄的开心,红光满面的脸上笑出了许多皱纹。她向里面伸手示意。“时间不早了,快进屋吧,凯特你去拿酒招呼一下客人,我再去多抄两个菜。”

“遵命,美丽的卡拉沙。”凯特拿下帽子放在胸前向她敬礼。

杨光和靳成锐两人忍俊不禁,想他们即使是生活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也一定不会觉得无聊。

凯特带他们两进到大厅,让他们随便坐就去酒窖拿酒。

杨光打量充满浪漫色彩的房间装饰,觉得这次旅行真是捡到宝了。“长官,我觉得凯特和卡拉沙是这世上最快乐的人。”

“这里的人们都很快乐。”靳成锐揉她脑袋,望着渐渐下落的夕阳。“以后我们也会和他们一样。”

“去买一个庄园?”

“估计在中方很难实现。”

杨光:……

长官,不要这么快就打破我的美好幻想。

“实现不了就实现不了,我们已经有豪宅了!”杨光刚才完全是受这里的影响,真要买个庄园,她肯定会无聊死。

“杨、靳,你们来的真是时候,我去年酿的酒刚刚成熟,今晚可以好好的喝一杯了。”凯特抱着个小木桶上来,上面用布密封着,可杨光还是嗅到了很香很香的酒多酚味道,顿时嘴里滋生了大把大把的口水。

“牛仔先生,这酒酒精高吗?”美酒是美酒,可她还怀里长官他儿子呢,如果酒太烈,她得悠着点来。

凯特哈哈大笑。“这是去年刚酿的葡萄酒,特意给我美丽的卡拉沙夫人酿的,酒精顶多二三度,喝不醉。”

那真是太好了!

“凯特,你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卡拉沙端着菜进来,在凯特的好言相哄下,叫他出去端菜。

杨光立即出去帮忙。

等把丰盛的晚菜端到桌上,四人围坐下来后,杨光眼睛直勾勾的瞅着那桶酒,在凯特无比自豪揭开封口布时,浓郁的酒香便铺天盖地的漫延了出来,真是让人闻着都醉了。

杨光在凯特打酒的时候,心里不断的小声喊:满上满上满上。

靳成锐看她小馋样,想以前也没见她对酒这么热衷,怎么突然变成酒鬼了?

“杨,你可以多喝一些哦,这葡萄是我自己种的,酒也是自己动手酝的,质量保证良心出品,更重要是能养颜美容,你看我美丽的卡拉沙,是不是一点都看不出她实际比我还大一岁,啊啊啊……美丽的卡拉沙手下留情,我耳朵还要用来听你如鸟儿般动听的声音,如果听不见了我一定会难过的死掉。”

“凯特你要是再敢说我比你大,我就把你扔进湖里喂鱼!”卡拉沙吼完又笑着对杨光他们讲:“别管他,我们吃我们的。”

凯特小声的自言自语:你都把我扔湖里八百回了。

杨光憋笑,看确实很年青漂亮的卡拉沙,更加迫不急待的喝了口。

可能是新酒的原因,入口有点涩,但吞下去后就觉得浓郁甘甜。

葡萄里含有多种酒多酚,它确实有养颜美容功效,并且它非常好喝,这才是重点!

“非常好喝。”杨光对红酒不熟,而且在他们这些酿酒人面前不必说的那么专业,那样感觉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一句真心的赞美,使凯特开心的手舞足蹈。“好喝就多喝点,来来,你们尝尝我种的瓜,这羊肉是昨天宰的,美丽的卡拉沙的厨艺是我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你们吃过后一定会爱上她。”

他们很健谈,杨光会哄人,这顿晚饭可以说是笑声不断,欢快极了,连靳成锐都不知笑了多少次。

不过人一高兴,这喝得便有点多。

果酒虽然度数不高,但喝多了还是会出问题。

凯特看脸蛋通红,目光迷离的女孩,对靳成锐说:“靳,你先带杨上去休息吧。”然后又对卡拉沙讲:“美丽的卡拉沙,你带我们的客人去房间好吗?”

“为什么不是你带呢?英俊的凯特先生?”卡拉沙笑着问。

凯特倒承认的大方。“因为我也喝多了,怕从楼梯上滚下来。”

卡拉沙满意了,笑说了一句就带着他们两个上楼,打开一间房门时对他们讲:“杨、靳,你们就在这里睡吧,这是我儿子的房间,他今天刚回公司了。”

“谢谢。”靳成锐向她道谢,扶着软棉棉的女孩进去。

杨光扒着门不走,对卡拉沙傻笑。“太感谢你们了卡拉沙,我……”

“等你睡醒了再向他们感谢。”靳成锐把她手指掰开,抱着耍赖的女孩对卡拉沙歉意的笑了下,便关上门把她抱到床上。

卡拉沙看到他向自己笑,也笑着下去,对下面还在小斟小酌的凯特讲:“他们两个真像年青时的我们。凯特你知道吗,刚才靳对我笑了。”

“你放心,他一定不是喜欢你。”

“你去死!”

“美丽的卡……”凯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杯水从头淋下,清醒了。

杨光混身使不上劲,可是她又有力没地发泄,在床上挣扎的要起来,指着窗户外明亮的星星嘟嚷要看流星。

靳成锐把她衣服脱了塞进被子里,可她很快又爬出来。

折腾几次的他怕她着凉,便又把衣服给她穿好,把她抱到窗户边上。

趴在窗户上的杨光老实了,瞅着一闪一闪的星星,好奇的问:“长官,为什么还没有流星?”

“这里没有流星。”

这里很宁静,连风都是温柔的。靳成锐把下巴搁在女孩肩上,望着远处映在湖里的月亮。

杨光听到这个答案沉默了会儿,又问:“长官,为什么会有流星?”

“不知道。”

“你怎么可以不知道?”

“很难解释。”

“你慢慢解释。”

靳成锐:……

“太晚了,早点睡。”靳成锐对发酒疯的女孩没折,想让她快点睡下。

这次杨光感觉很热,又不配合,总是把被子掀开。

靳成锐给她盖了几次,最后由她爬出来,脱了自己的衣服上床,把滚到地上的女孩拉起来,拖床上,按住。

动弹不得的杨光哼了哼,在鼻尖碰到他脸颊,嗅到他身上熟悉气味时,调皮的伸舌头舔了下。

挺滑的。这是杨光的感想。

痒痒的。这是靳成锐的感觉。

杨光喝得比较多,呼出的气还有股葡萄酒特有的醇香。靳成锐被她拨缭起兴致,偏过头吻住她唇,细细的咬磨着,在她受不了激烈的纠缠上来时,再进一步掠夺吸吮着属于她的气息。

两人如两头争夺领土的野兽,在床上翻滚相互攻击,直到一方鸣金收兵才停止。

杨光吻回去是心血来潮,和长官斗得你死我活后就呼呼大睡了。

而靳成锐是自己找罪受,紧抱着扔下他不管的女孩,惩罚性的在她唇上咬了两下才放过她。

有了酒多酚的帮助,杨光这一晚睡得特别好,连旅途的那点疲惫都无影无踪了。

次日早上,一身轻松的杨光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就看到远处层峦耸翠的山,还有被太阳照得波光粼粼的湖面。

“长官……”杨光看到有马匹在吃草,兴奋的转头叫长官,发现他还在睡。

这次她敢肯定,他是睡着的。

杨光疑惑的轻轻走过去,瞅着闭着眼睛的长官,足看了好几分钟。

长官真帅。杨光心里偷着乐,在他脸“啾”的亲了口。“长官,起床了,太阳要晒屁股了。”

靳成锐睁开眼睛,看到放大的笑脸,顿了下便把她拽倒,将她按在身上,扣住她挥动的双手,再把她踢动的双腿夹住。“你倒是好精神,昨晚一定睡得很不错吧?”

红光满面的杨光眨眨眼睛。“长官你睡得不好吗?”

“你说呢?”靳成锐眯起眼睛,森森的看着她。

杨光莫名一颤,呵呵的傻笑。“长官你要没睡好就继续睡,我去帮卡拉沙和凯特先生的忙啊……啊啊……”

“嗨我可爱的客人们,现在天气正好,你们不要在床上打情骂俏了,快出来吃早餐,然后我们一起去骑马。”

听到凯特的话,杨光的尖叫戛然而止。

想到刚才自己的叫声被他听到了,杨光脸蹭的一红,推了推压在身上的人。

靳成锐亲了她下,说了句:“早安。”便放开她,起床穿衣服。

“早安长官。”杨光从床上跳到他背上,抱住他脖子直到门边才下来,和他一起下楼,对站在楼梯下的凯特打招呼。

凯特笑得一脸我明白,我什么都知道,让杨光脸更红了。

“来来,今天早上卡拉沙做了蛋皮吐司和面包,希望你们能吃得习惯。”凯特带他们到侧面一个露天的桌边,为他们介绍今天的早餐。

“我们不挑食,很好养活。”杨光说得义正言辞,仿佛在美方军营里挑剔人家的玉米泥不是她一样。“你们先坐,我去看看美丽的卡拉沙有没有需要帮助的。”

她如蝴蝶般跑向厨房,凯特看着她背景笑着说。“她很可爱。”

靳成锐微微扬起唇角。“她是我的光,让我永远都充满能量。”

早上吃了早餐,凯特带他们两个去后面的马圈,对里面的三匹马洋洋得意又自豪的介绍它们。“这匹黑色叫赛罗建,是我的,这匹白色的叫琳达,是卡拉沙的,这匹白色的叫威尔士,它是我儿子的,代表尊贵。”

“凯特,你儿子一定很喜欢它。”杨光趴在木栏上,看着那匹四肢修长躯干壮实的小马,有点跃跃欲试。

“这你猜错了,我儿子一点不喜欢骑马,他只骑了一次威尔士,最后还骂了它一顿。”

“啊,怎么会?”

凯特露出难过的表情。“因为威尔士是赛罗建和琳达生的,他感觉是在骑自己,所以他坚决不骑它。”

“那他可以骑赛罗建或是琳达。”

“那样更不行,他觉得那是我和卡拉沙,并且他每次一空就给它们喂草,比对我和卡拉沙还要好。”凯特似乎有些吃醋,他生气的讲:“杨,你骑威尔士。”

杨光欣喜的问:“真的可以吗?”你儿子回来会不会诅咒我?

“你和我骑一匹。”不等凯特点头,靳成锐直接决定。

“长官……”

靳成锐不容拒绝的讲:“要么和我骑一匹,要么在一边看着。”

“靳,威尔士很温驯,不会有危险。”凯特看她垂头丧气的样子,有点不忍。

靳成锐看了下她的肚子,有所示意的讲:“她现在得小心些。”

凯特一下没唔过来,等明白过来时恍然大悟,笑容更大了。“哈哈,那你们就骑琳达,就一起骑它好了。”

见凯特都同意了,杨光只好退一步,和长官共骑一匹。

等凯特把两匹马牵出来,长官给琳达喂食物时,杨光则摸它脖子上的长毛,跟它建立感情。

大约十来分钟,在凯特说可以了,杨光就帅气的上到马背上,顿时视野便变得开阔起来。

她在想。

她可不可以……

直接把马骑跑?

靳成锐似看出她的想法,抓住缰绳翻身上去,坐到她身后就在她耳边低声讲:“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不然回去关你禁闭。”

杨光:……

不带这么玩的,我们是平级平级!

这里的场地很大,马儿可以尽情的奔跑,可靳成锐并没享受马背那种肆意的快感,骑着琳达在草地上不快不慢的走着。

凯特知道杨的特殊没有责怪,他一个人飞奔一圈回来,粗喘着气说自己老了老了,骑会马就喘不过气来。

杨光转了圈眼珠,更加唉声叹气的讲:“凯特先生,我们比你更老,因为都没跑起来过。”

这一句话把凯特逗得笑的合不拢嘴,而靳成锐也没说什么,由她可着劲儿哄人。

欢声笑语总是很快过去,骑了两个小时马的靳成锐,被杨光拖去湖边,看这里被上天宠眷爱着的纯净湖水和如诗的景色。

杨光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兴致高昂,她踩在厚厚的绿色植被上,想了想把鞋脱了,光着脚走在有些扎脚的小草尖上。

靳成锐昨晚没睡好,看她上窜下跳跟猴子似的,坐地上等她什么时候玩累了,再叫她回来。

这里到处都开着漂亮的野花,杨光爱不释手的到处采摘,根本没发现后面的长官没跟上,等她拿不了想让长官帮忙时,才发现他还停在初始的地方。

杨光看看他,又看看手里的花,然后转身跑回去,坐到他身边无比正经的讲:“长官,我跟你说个事儿。”

“嗯,说。”靳成锐搂住靠过来的女孩肩膀。

“我把这些花都送给你,你让我贿赂好不好?”

靳成锐扫了眼花,又继续看着湖面。“没诚意。”

“这是我亲自摘的!”

“又不是你亲自种的。”

杨光:……

好像也是。杨光搔搔头,瞅着花看了会儿便抬头看他,然后小心翼翼凑近他,在他脸上亲了下。“长官,这个够不够诚意?”这可是美人计!色诱!牺牲老大了。

靳成锐哼了声。“今天早上谁偷亲我的?我这是便宜你了。”

“你怎么会知道?”不对。“那你到底要怎么样!”

“亲到我满意为止,我或许可以考虑接受你的贿赂。”

你奶奶个熊,不就是亲么,老娘亲得你满脸水口。杨光把花扔一边就扑过去亲他,跟恶狼似的。

靳成锐被她亲了几下后,找准她的嘴,来了记深吻。

紧密贴合的双唇由略凉转变至灼热,从开始的角逐变成气息缠绵的吻,使得周围的风景都变得迤逦。

耳鬓厮磨一阵的两人躺在草地上,看着高高的蓝天白云,呼吸粗重,可以想像刚才的交战有多激烈。

杨光把头枕在他手上,问他。“长官,我们多玩一下再回去吧。”反正长官的婚假都没休完,自己的嘛……长官度密月总不可能连新娘都不带吧?

“好。”这次靳成锐答应的干脆。“再亲一下。”

“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