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64章 姜小七,你在装什么神弄什么鬼(第三更,万字完)

她们这样的名媛圈子里,私底下说起来,谁不羡慕从前的任媛媛,如今她退了婚,她们也肯和她亲近交际,但实则心底,却都是嘲笑过的峻。

世人素来都是如此,同样身为女子,却还会讥诮她人的不幸,来彰显自己的高高在上。

更因为从前,她们或多或少都对赵慕安有着几分的绮思,因此,面对如今任媛媛的境况,更是心里觉得舒坦。

任媛媛讨厌和郾城的千金们打交道,也多是因为此。

但身在这个圈子里,却是无论如何都避不开的,这也算是她们的无奈吧。

“媛媛……鲫”

陈小姐轻轻拉拉她的衣袖,任媛媛回头,看到陈小姐眼底的同情和那一闪而过的讥笑,她只觉得心口里重重一疼,几乎恨不得将那张脸给撕掉!

被退婚了又如何,至少她也曾是赵慕安唯一的正牌女友,这些女人,想都不要想!

任媛媛很快调整了情绪,她对陈小姐淡淡一笑:“既然碰见了,自然要去打个招呼的。”

说完,竟是直接高抬了下颌,拎了裙摆走向看过来的赵宁安。

任媛媛与人交际的时候,礼貌而又热情周到,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赵宁安看她这般笑吟吟的走过来,亲热唤着她的名字,自然不会当众给她没脸,也让自己显得教养欠缺,因此,倒笑的比任媛媛还要热络几分:“任姐姐,你也来了呀,我好久没见你了,你还好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任媛媛的手,摆出一副十分关切歉疚的样子,只把任媛媛怄的几乎吐出一口血来。

偏生赵慕安就在一边,她再多的情绪也不敢表露,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挺好的,宁安你怎么看起来瘦了?是失恋了吗?哪家的公子哥儿,敢这般待我们的赵家大小姐?”

她话里的讥诮太明显,赵宁安也知道,她有个赵景予这样厉害的父亲,本身又不是那种温顺的淑女,向来都是鬼灵精怪的,虽然很多人想和赵家攀亲,但更多的,却是不敢招惹她的。

“女孩子长大知道爱美,自然就瘦了,任小姐不也消瘦了很多?”

赵慕安不冷不热的接了一句,直接把妹妹的手拉了过来,语气却已经变的柔和了:“走吧宁安,你傅家姐姐已经下楼了。”

宁安对任媛媛一点头,直接把手抽出来跟着哥哥走了。

任媛媛站在原地,任是再好的修养,此刻也气的愣怔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那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女孩子知道爱美就瘦了?是在嘲笑她现在退了婚,急着找下家了吗?

她真是从不知,赵慕安还有这般牙尖嘴利和女生针锋相对的时候!

“媛媛,咱们也过去吧?”

陈小姐和几个千金一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笑意。

被人退了婚,还上赶着过去找讽刺,闹的这样难看,任媛媛从前那么好的名声和教养,看来,也不过如此吧。

郾城的千金们,哪个没有被家里长辈指着任媛媛的名字教训过?

事到如今,她们自然觉得解气。

任媛媛强撑出来的笑意,已经有些摇摇欲坠,却还是挺直了脊背,缓声说道:“好,咱们也过去吧。”

众人都往厅内走去,渐渐安静下来,等着今晚的主角出场。

二层的楼梯拐角处,有暗香浮动,众人还未看到佳人,却先只嗅到满室淡淡的香,然后就是一片雪白的层叠裙摆。

渐渐的,那安静就变成了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那一处,想要知道那即将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会是怎样的绝色。

任媛媛却只看了一眼,目光就投在了赵慕安的身上。

再绝色又如何,她知道,赵慕安的心都给了姜小七,所以,这个傅小姐,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怎么慕安也像这厅内所有男人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只露出来一片的裙摆?

任媛媛先是惊愕,接着心里却不免对姜小七一阵同情的笑,原来所谓深情,也不过如此。

姜小七啊姜小七,你怎么都没料到吧,你如今尸骨还未找到,你的心上人就

开始对着别的女人目不转睛了呢!

“你看看咱们郾城这些公子们的眼神,啧!”

陈小姐拉了一下任媛媛的衣袖,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任媛媛只是随意一看,就在心里嗤笑了一声,方才还跃跃欲试想来给她搭讪的几个男人,眼都要看直了。

男人这东西,还真是让人恶心作呕。

这么多年来,她看过唯一对女色不上心的男人,也只有赵慕安这样寥寥数个,可如今瞧来,也不过如此。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唏嘘,任媛媛莫名的心跳漏了一拍,只感觉陈小姐重重扯了一下她的手臂,要她不由自主的朝着楼上方向看去。

直往脑子里涌入的,只有一个词,倾国倾城。

她从未曾见过,这世上可以有人把纯白如云的裙子,也穿出艳丽无双的味道来,更何况,那艳丽也是姝色无双的,让人只觉得美好的。

聘聘婷婷走出来的,是一抹纤弱却又线条柔美的身影,她个子极高,却又并不显得突兀笨拙,反而给人一种艳冠群芳的高傲来。

只是最简单样式和最繁复的裙摆,一头如云黑发长长垂落腰际,脸上的妆容格外的清淡,但唇却异样的红,将她那一张完美至极的小嘴,线条勾勒的格外动人。

而最离奇的,却是她左半边脸那里,从眉梢到唇角,用最冶艳的颜色描摹而出的一株蔷薇。

花苞半开不开,直到蜿蜒到眉梢那里时,才堪堪慵懒的绽出花蕊,恍若是画龙点睛之笔,她所有的美丽,就在此刻,到了极致。

任媛媛几乎忘记了呼吸,身畔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固了一样定格在那个人那张脸上。

唯独她,手脚开始渐渐发凉,脊背上一层一层的冒着冷汗,她双腿发软,手指尖都开始哆嗦,嘴唇也开始哆嗦,她开始胡乱的摇头,嘴里连连的念着一个字:“不,不,不……”

姜小七,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像姜小七……

她不是掉到河里了吗?

她不是连尸体都还没找到吗?

她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傅战声的女儿,还这样冠冕堂皇的站在这里,接受女人艳羡的目光,男人倾慕的直视?

不,不不,这不可能,或许只是长的相似而已……

可是,除了双胎,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不但相貌,就连身形,也这般的相似呢?

她不停的摇头,脸色已经煞白如鬼,连步的往后退,她的异常,让周围站的近的几个人都注意到。

陈小姐拉住她的手臂,有些惊讶叫她名字:“媛媛,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这傅小姐是真的生的很漂亮,可谓她们这一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女人了,只是,也不用失态到这样的地步吧?

“不,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任媛媛整个人似乎都癔症了,胡乱推开陈小姐的手,转身就想往外冲。

“任小姐这是怎么了?”

楼上站着的那个人,恍若神仙妃子一般渺远的女人,忽然就开了口。

她的声音有些清冷,可仿佛世人都觉得,像她这般的样貌,就是该有这样的声音一样。

任媛媛的脚步忽然就顿住了!

就这一瞬间,这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的时候,她整个人立时清醒了下来。

她是姜小七,她没有死,她要回来,找她报仇了。

脑子里短暂的闪过一个念头,逃,赶紧逃,趁着事情没有宣扬出去,像是落水狗一样逃到国外去,一辈子不回来。

可也只是一转眼间,她就把这个念头给摁了下去。

如今的姜小七,再不是从前的姜小七了。

警察还未上任家找她,那说明什么,说明姜小七还没有把她的所作所为揭出去。

那么,她就还有机会。

她想装神弄鬼来吓唬她!

她任媛媛就要看看,她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

任媛媛缓缓的转过身来,在极慢的动作之下,她的神色已经

调整到正常的状态。

就连一直站在她身边的陈小姐,都仿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傅思蔷已经走下楼来,佣人将她极长的裙摆小心在身后铺开,她步子缓慢而又慵懒高贵,人群自动的让开一条道来,她就那样,嘴边噙着一抹淡淡的笑,缓缓走到了任媛媛跟前来。

离的近了,看的更是清楚,任媛媛再怎样的心思缜密,不过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到底还是紧张起来,鼻尖上都出了汗,妆容几乎都要花掉。

傅思蔷的笑就更浓艳了一些:“任小姐的脸色怎么这么白?是哪里不舒服?”

任媛媛立时抓住她这句话,虚弱一笑:“真是抱歉,正巧赶上那个,有些腿软罢了……”

“生理期?”

傅思蔷立时扬高了一些声调:“女孩子宫寒痛经可不是小事情,得仔细的调理着,不然以后生孩子都是难事儿。”

她话里的意思格外的温厚体贴,仿佛全是好意似的,任媛媛却一下咬紧了牙关。

在场不知道多少的郾城名流太太在,傅思蔷这话一说,就好像在告诉那些原本对她有意思的任家,她任媛媛不会生孩子了一样!

可她却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一句,“多谢傅小姐关心,只是稍微有些不舒服而已,并没有那么严重。”

“那就好。”

傅思蔷又看了她一眼,眼底的笑容却是更盛了几分:“我今日一瞧见任小姐就觉得十分面善投缘,这郾城千金里,任小姐更是人人称赞的头一份,我还没回国,就听了任小姐的大名,爸爸还要我多向任小姐学习呢,改天得闲,我约任小姐出来喝茶怎么样?”

任媛媛立时就感觉到周围数道不善的目光投过来。

郾城的千金们本来就有些和她不对付,这该死的姜小七一番话一说出来,她立时又成了众矢之的!

“傅小姐真是谬赞了,我看傅小姐这样艳冠群芳,才是咱们郾城名媛的头一份呢。”

任媛媛一边笑着回应,一边看向身侧的几个名媛:“你们说是不是?咱们什么时候见过傅小姐这样漂亮的?”

说着,掩了嘴轻轻的笑,望向其中一个姓林的千金道:“从前咱们郾城谁不说林小姐是第一美女,今儿,也被比下去了!”

林小姐当场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傅思蔷却也不动怒,反是伸手挽了林小姐的胳膊把她拉到身边来:“你别听媛媛那张嘴胡说,咱们郾城哪家千金没被家里长辈说过,要学任家的大小姐?”

林小姐也跟着笑:“可不是,昨儿我妈妈还说我来着,要我有任小姐一半好,也不用愁我的婚事了……”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任媛媛立时脸色就涨红了起来——

题外话——加更完毕,依旧没有票票,看来大家是真的不喜欢慕安和小七,不过无论如何我都会善始善终的,会把他们的故事好好写完,绝不会虎头蛇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