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62章 赵慕安,你这句话,敢当着小七的面说吗?

傅海应声,心里一肚子的疑惑,却不敢问,只是退出去依言准备了下去。

赵慕安晚上八点钟,驱车到了傅战声在郾城的私宅。

偌大庭院,寂寂安静,几乎连佣人走动的声音都听不到峻。

傅战声下楼来,就看到那站在宽敞大厅里,犹如樟兰玉树一样的英姿勃发的少年。

傅战声心内就先点点头,小七的眼光,倒是真的不错鲫。

这赵景予的名头,他自然是知道的,两人也见过几次,却是并没什么生意上的往来罢了。

郾城的人多数不知道赵景予的过去,傅战声却有所耳闻。

说起来,他对赵景予倒是欣赏的,一个男人,自小生在富贵窝中,却经得起这样的大起大落,又甘心为一个女人浪子回头,倒让他觉得比那些所谓的伪君子好太多。

那么赵慕安作为他的儿子,自然也不会太差。

纵然比不上老子那样叱咤风云,但做一个守成之君,倒也是够了。

可傅战声将小七视若掌珠一样疼爱,却不肯如此轻易就把小七托付给他。

“赵公子。”

微微暗哑的男声从身后传来,仿似带着一些病音,赵慕安回过身来,正看到傅战声一身便服,从楼上缓缓下来。

他步伐不算太快,面上却又带了三分的病态,个子算不上高大挺拔,周身却有一种稳若泰山的沉稳气质。

赵慕安心里先就带了三分的敬重,立时上前,恭谨说道:“傅先生好,您叫我慕安就行。”

出身优渥,却没有骄矫之气,为人稳重,却又不卑不亢,倒算得是个良配。

只是不知道,他待小七,到底只是因为小七的那张脸,还是真心实意喜欢她这个人。

“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慕安好了。”

傅战声指一指旁边沙发:“我们坐下谈。”

赵慕安等着傅战声坐下来,这才在对面坐下。

他坐姿甚是优雅,脊背挺直,双手放在膝上,面色沉静,这般年纪,倒算的是个优秀青年了。

“小七的事……你心里是个什么打算?”

傅战声让佣人上了茶,这才缓缓开口。

茶香袅娜之中,赵慕安的那一张脸隐隐似有些瞧不清楚,可傅战声,却是一丝不错的看着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赵慕安放下茶杯,神情中似有淡淡的片刻凝滞,但到最后,却是唇角缓缓扬了起来:“她若回来,我就娶她为妻,她若不回来……”

“若不回来,你又怎样?”

傅战声追问一句,楼上二人合抱粗的圆柱后面,那一道迤逦身影仿佛凝固了一般,待赵慕安说出这句话时,她方才整个人重重一颤,缓缓转过身来。

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瞳,紧紧盯着楼下那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许久之后,渐渐在那浓黑的深渊之中,泛起了点点的星光。

“她若不回来,我就一直等下去。”

“你是赵家的独子……”

“我想,若是换做父亲和母亲这样,父亲也会这样一辈子等下去吧。”

傅战声微微颔首:“你对小七这样有心,我把她托付给你,倒也心安了,只是,小七她,今时不同往日……”

赵慕安初时还没听懂他话里意思,片刻之后,他忽然腾地站了起来,“傅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胸腔里那一颗心跳动的飞快,几乎要破腔而出了一般,他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双拳,双瞳渐渐变的明亮灼烧。

傅战声却并不答话,只是抬头看向楼上:“小七,下来吧。”

身后,似有窸窣的脚步声响起,赵慕安却不敢回头。

这富丽堂皇的宅院,仿佛只是海市蜃楼的幻境。

这此刻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他的梦靥。

他生怕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所有的一切,就都破碎了,消失了。

小七……

他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她活着,她一定没有死。

是其实没有人知道,自她失踪之后,一直到今日,他没有一夜能够安睡。

他不敢想,不敢想如果她真的死了,真的真的死了,他又该怎么办?

他找不到答案,也不敢再想下去,甚至,他从最开始希冀荀况传来她的消息,到最后变得,不希望听到任何消息。

没有消息,就还有希望……

而他那么的怕,他连希望都没有了。

“小七。”

傅战声站起身来,那消瘦高挑的女孩儿,长发披散下来,堪堪遮住了左半边脸,她的唇色很淡,淡的仿若是岁月里快要褪色的花。

听到傅战声唤她,她的目光,缓缓从赵慕安的背影上挪开,唇角挑起淡淡的一线笑来:“傅先生,不是说好了,我今后名字叫做傅思蔷吗?”

她不喜欢姜小七这个名字,这么多年了,之所以一直没有改,也只是希望自己铭记着,不要忘记了那些冤屈和仇恨。

既然如今,她找到了真相,那么,这个名字,也可以换掉了。

她自小无父无母,长在孤儿院,是被养父领养回去的,就随了养父的姓,而她,早已对这个姜姓,厌恶至极。

傅战声听得她这般说话,整个人竟是蓦地一颤,那一双偶尔才会如鹰一样露出犀利光芒的双瞳,竟似有了点点泪光。

他连连的颔首,满脸欣慰:“好,好啊,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什么姜小七,你就是傅思蔷,你是我,是我傅战声的女儿!”

小七也笑,笑着却是眼泪流了下来:“那我,那我可要改口了,爸……”

她颤抖着喊出那个字眼,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多少年了?

她自小最羡慕别的小孩子,有爸爸妈妈的疼爱,有一个那样温暖的家,可是她呢?

她很小的时候,还对养父喊爸爸,可是再后来,她是死都不肯喊出那个字眼了。

这样的人渣,怎么配这样温暖的字眼?

“哎!”

傅战声颤巍巍的应了一声,叱咤风云这么多年,流血也不会流泪的人,却因为这一声喊,当场落下泪来。

一生的遗憾不能得到补偿,却值得庆幸还有今日。

“爸爸!”

小七含泪笑,又脆生生唤了一句,傅战声也笑,却是上前一步,展开双臂。

小七没有犹豫,“爸爸……”

她又唤了一声,任傅战声紧紧的抱住了她。

“先生,这是好事儿,您和小七姑娘,不不,您和小姐,怎么都哭起来了呢?”

傅海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上前劝。

先生这一生无妻无子,他们这些身边亲近的人,知道一些当年的内幕,不知道心里多替先生难过。

如今,总算是好了,有了小姐在,先生也算是有了亲人,百年后,总还有人惦记着他,给他烧上一点香火。

“对对,这是好事儿,可不能再哭了,仔细一会儿,让慕安看咱们父女的笑话。

傅战声拍拍小七的肩,拉着她在身边坐下来,虽掉了眼泪,可他这会儿气色倒是格外的好。

小七低了头,在他身边坐下来,赵慕安看看她,又看看傅战声,却有些迷糊了。

“我和小七的事儿,以后有时间再给你解释,今日,主要是说说你和小七的事儿。”

傅战声很快就收拾了情绪,他定定望向赵慕安:“你方才说,只要她回来,你就娶她,那么,你现在敢不敢再当着小七的面说一次?”

小七闻言,却是整个人蓦地一颤,她抬起头,飞快的看了赵慕安一眼,却又低下头去。

长发浓密,却自始至终,都遮着那左半边脸。

“只要她回来,我会娶她为妻,若违背这个誓言,就让我天打雷劈……”

“慕安!”

小七骇然抬起头来,那一张绝美容颜,缓缓展露在赵慕安的面前,可她的左半边脸,从眉梢到唇角,偌大的一条伤痕,鲜艳新生,触目惊心——

题外话——有惊喜,今天明天都是一万

字加更,可以交票票了吧?宁安的不会写,再写大家又该狂骂我了,直接会开始林漠篇。

不过宁安的结局,我会在慕安篇里交代一下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