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60章 姜小七,你就安息吧。

傅海大怒,几乎目佌欲裂,拎着徐成志就要带他去见傅战声。

徐成志怎么不知道傅战声的名声,当下就吓的两股战战,疾呼道:“冤枉啊!我连她人影都没见到,怎么会把她推到河里去?你们赶紧放开我,赶紧去找人啊,兴许她是去了别处呢!”

“你别给我东拉西扯这么多,总之先随我去见了傅先生再说,傅先生跟前,你若是再有半个字的谎话,这条舌头先给你拔了!峻”

傅海揪着徐成志,直接把他拎走了,却还是留了人,继续四处去找鲫。

任媛媛隐约听得那些人声消散了,方才觉得心跳的几乎难以自持,她抚着心口,好一会儿才平复了下来。

却是望着那湍急的河面,蹙眉沉思,但愿,姜小七活不过今夜,但愿,她连尸骨都找不到才好。

徐成志是他叫来的,当然,她绝不会透露自己的身份,没想到这个色中恶鬼还真是觊觎着姜小七,倒是亲自来了。

这样也好,反正他这样的人渣混蛋,活在这世上也是浪费粮食,还不如,替她顶了这罪名的好。

如今倒是要庆幸,庆幸之前徐成志和赵慕安的这些过节了,也是因此,纵然徐成志是真的无辜,可惜他就算长了一身的嘴,却也是说不清楚了。

任媛媛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开,又回去禅房。

她将搁在佛像前的录音笔关掉,那里面,是录的她自己念往生咒的声音,设置了循环播放。

关掉之后,她自己跪在佛像前,倒是异常诚心的又吟诵了数十遍,这才站起身来,唤了小沙弥进来。

长明灯前的名牌被取了下来,她细心的收好。

任媛媛笑的眉眼柔和:“我这朋友已经往生轮回,今后,我也不需再来诵经了,改日我会亲自来见闻道大师来还愿,今日时间不早了,麻烦您先找一间客房给我,我明日一早再离开。”

“施主这样诚心,才会感动佛祖,我这就去安排房间,施主稍等片刻。”

任媛媛双手合十,送了小沙弥出去。

站在门外,远远看到河对岸灯火通明,人影往来,她有些好奇的蹙眉:“怎么这般热闹?”

小沙弥被师傅叮嘱过,自是摇头不答,任媛媛也未曾追问,目送他离开,这才望着你一片灯火,微微扬了扬唇角。

这河水湍急,又极深,她特意耽搁了那么久的时间才离开,姜小七,怕是早已命丧黄泉。

长的美若天仙又如何?

这就是命,每个人一出生,她的命格就已经被上天给安排好了,人,怎么能斗得过命运的安排呢?

如此低贱的姜小七,这一生,也只能深陷泥潭之中,纵然她一时得意,踩在了她的头上去,到头来,却不还是被她算计的不得好死?姜小七,你就安息吧。

她这一辈子,被名声困扰束缚,宁愿双手沾满鲜血,日夜噩梦颤声,也不要背负上丁点的污浊。

任媛媛转过身去,缓缓走到佛像前,她微微弯腰,低头,对着长明灯轻轻一吹。

如豆灯盏立时灭掉,佛祖高高在上,悲悯的望着她。

她却再不多看一眼。

*********************************************************************

傅战声手下所有马仔全都出动,他甚至亲自出面,动用了从不轻易动用的政府力量,沿着贯穿寺内的雁渡河,一路往下游找去。

傅海日日送来的,都不是好消息。

下游有渔民打捞上来了姜小七的遗物,她的手机已经被河水泡的报废,随身带着的小小手包里,一些证件倒是还得以保全。

傅战声望着这些面目全非的东西,沉默许久,然后又是重重的咳嗽。

他咳嗽的嘶声裂肺,久久方才平息下来,傅海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喘。

傅先生,已经三日没有合眼了。

他知道先生会动怒,却没想到,他会怒到这样的地步,甚至,搁置了手头的一切事务,只为找到姜小七。

“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傅战声极重的一巴掌拍在桌案上,傅海的眉心兀自跳了跳,却是慌忙应声退了出去。

那徐成志,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了,却还是一口咬定,他来时就没见到姜小七。

给他联络的那一个电话号码,傅战声让人去查了,却是许多年前就售卖出去的,户主是个叫林祥的普通生意人,傅战声让人找到他的时候,他想了很久才想起来,这张卡他早就不用了,或许是送人了,也或许是遗失了,却是自己都记不清楚。

这般找下去,无疑是大海捞针,其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姜小七未必活得成了,可傅战声不松口,谁也不敢提。

徐成志在第五日,被送回了徐家。

徐家人却一个字都不敢多说,忍了这口气将徐成志送到了医院去。

任太太在家不停的抹眼泪,娘家就这一个亲侄子,她怎么不心疼?

任媛媛的心思,却是渐渐的凝重了起来。

徐成志被放回来,看来,傅战声是已经相信他不是凶手了。

这要她不免有了一些危机感,她那日在寺里的事,瞒不住,她也没想瞒。

警方来问询过,却有寺内小沙弥为她作证,事发当夜,她一直在房间内诵经,根本就未曾出来过。

既有人证,那自然她是无辜的,事后,傅战声还曾要人上门送了一份厚礼,任媛媛却并不动怒,自始至终十分的客气有礼,来人回去之后,又是一通的夸赞。

这任家,倒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十足的名媛,甚至来人私底下还感叹了一番,赵家那公子,怎么舍得呢?

赵慕安一下飞机就给小七打电话,可她的电话,却无论如何都打不通了。

他驱车去她下榻的酒店而去,酒店服务生却说,姜小姐已经好几日没有回来了。

傅战声却还留在郾城,赵慕安去见傅战声的时候,傅战声也正派了傅海来见他。

小七在寺内无故跌入河中,到如今还未曾找到,只是打捞到了她的一些东西。

这个消息从傅海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他以为赵慕安会失控,却没想到,他自始至终都是沉默。

“赵先生,您……您节哀……”

赵慕安一身黑衣,他从机场出来,来不及回去换衣服就来找她,衬衫却还是一丝不乱,西服依旧挺括,这样一个男人,他自来都是谦谦君子,教科书一样绅士的存在。

夕阳余晖之中,他默然站着,却是自始至终一动不动。

他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是不是,他从来都没有和姜小七重逢过?

是不是,他只是太思念她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一场幻境?

可是,他真真切切的抱过她,亲吻过她啊。

那是姜小七,娇艳如花,却又活色生香的姜小七啊。

如今,他们来告诉他说,她跌入河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不信。

“节哀?傅先生这话怕是说错了,小七,她不会出任何事,我节什么哀?”

赵慕安缓缓的开口,甚至,还对傅海轻笑了一下。

傅海心内不由得叹息一声,瞧瞧,这人是难过的狠了,神志都有些不清楚了。

“赵先生……”

“您回去转告傅先生,小七调皮,定然只是和大家开个玩笑而已,过几天,她一定会回来的。”

傅海不由得有些悲悯的望着他:“赵先生,您没事儿吧?”

赵慕安转身就走:“我约了小七回来吃饭,现在,我要回去准备一下,先告辞。”

傅海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得沉沉叹气,这人,该不会是疯魔了吧?

赵慕安回去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复又预备出去。

赵景予却和岑安一起,拦住了他:“慕安……”

岑安的眼底有些微微的红痕,姜小七的事,虽然没有传开,但是赵景予这般身份,郾城能有什么事瞒住他?更何况,和他儿子息息相关呢——

题外话——感觉分分钟可以结局的节奏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