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46 此世心安

正如弘延大师所说,元晞有点压抑自己的心性了。

她这个年纪,本当意气风发,少年飞扬的,若是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无比骄傲了。

可元晞没有。

她身负家族重任,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来,但实际上她一直在告诫自己,不得骄傲自满,要自制,要自我调节。

所以,她压抑了属于年少人的本性,也许在别人看来,她有些冷漠,却也沉默,但她也失去了少年人的朝气。

弘延大师莫不是在提醒她这一点。

元晞自然受教,只是心底的束缚,哪里是说松就松的?

正是这时,席景鹤来了。

来报的是龙泉寺中的僧人,说是有人来寻元晞姑娘,来者还是个男子。元晞一听便知道是席景鹤了。

弘延大师会心一笑:“看来,是晞晞你的男朋友了。”

“嗯,是她。”元晞眼睛一弯,身体瞬间舒展,好似全身都透露着淡淡的笑意喜悦。

弘延大师一愣,随即道:“看来刚才还是老衲多虑了,晞晞你自然有自己的造化,也自有属于自己的快乐。”

他也没有想到,元晞在听到了自己男朋友之后,居然变化这么大。

就像是冰川融化、昙花盛开,那般的妙不可言。

而他担心元晞太过于沉闷,不小心被暮气给同化了,这就属于多虑了。

所谓暮气,是不会属于一个正在恋爱中的女孩儿的。

这是不容置疑的第一定律。

元晞还是好好告别了弘延大师,才走出禅房。

一抬眼,就看到了席景鹤。

他一身考究手工西装,本应当站在金碧辉煌的古堡华殿之中,却偏生站在了这清幽简陋的佛门小院儿。但是,却也没有任何的违和感,落在元晞眼中,就好像是站在那里很久很久了。

就是,一直都在那里。

等着她。

此时此刻。

黑夜。

绿树。

寺庙。

小院。

元晞的心底却油然而生一股前所未有的,此世心安之感。

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带给她的。

元晞慢慢走了过去,那个身影也在自己的眼中一点一点清晰起来,也一点一点坚定起来。再然后,挥之不去。再然后,就此生根。

而席景鹤已经朝着她伸出手。

两只手,一大一小,一硬一软,却完美包裹契合,宛若天生。

席景鹤低头微笑,而元晞也恰好抬眼看他。

一股默契悄然而生。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元晞有些局促地说道,竟然生出几分连在父母之前也未曾有过的窘迫之感。

就是担心席景鹤还在生气。

席景鹤十指紧扣元晞的手,另一只手伸出揉了揉元晞的头发,让清冷如月的元晞,顶着一头乌黑凌乱的头发,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呆萌呆萌的,才满意地放下手。

“下次可别这样了!”他狠狠说道,但声音却很轻很轻,仿佛面前这人是虚幻缥缈的,一不小心便会惊飞了她。

不过,他还是觉得满足。

元晞撇撇嘴,一副看似无奈,实则好笑的样子,说道:“嗯,我知道了。”

两人拉着手一起往外走。

因着现在已经坠入夜幕,香客游人也散去许多,仅有寥寥几个虔诚信徒,还在金殿之上没有离去。不过元晞和席景鹤一路上走出去,几乎没有碰上几个人,幽静狭窄的青石山路,好似就只有两人,两旁树木高大参天,绿荫覆盖了一切,而小路两旁点亮了一盏盏昏黄的灯光,照出一条漆黑之路,却直直通向遥远前方。

通向未来。

车子停在外面,这一段路必须要两人自己步行出去,但两人却都没有觉得不耐烦,反而非常享受这种幽静无他人的感觉。

世界在这一瞬间将两人包裹,小小的,只有两人,只有彼此。

元晞捏了捏席景鹤的手,轻轻开口:“也许会觉得奇怪,但其实,我总觉得好似已经认识你很久很久了。”

这种熟悉感尤其是在两人在一起之后,那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一切,没有让元晞觉得任何的陌生或者是不自在。

席景鹤笑道:“能认识你很好。我也是在看到你第一眼,就认定了——是啊,就是这个女孩儿了,我想要告诉她很多事情,那些我曾经没有勇气对任何人说过的事情,想要和她分享我的喜怒哀乐,想要我以后生命的每一天,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有她的存在。”

说罢,他转头看向元晞,目光如此温柔缱绻,那股浓烈的感情,好似都要溢出来了。

没错,如果不是在第一眼看到她便认定了,他这样一个天生冷清的人,见过形形色色的各种美人女人,却从未动心,甚至连见第二面的兴趣都没有。

唯有元晞,见过之后,他的心里便有了期待,期待与她的第二次见面。

正是因为有了期待,才会有后来的缘分与再见。

也许,一切从他见了她第一次之后,就已经注定了。

冥冥之中说不准的东西,早就安排了两人的命运。

不是什么前世,只是两人就应该在一起。

而元晞,听着席景鹤说的每一个字,都在心动。

简直无法想象,她以前甚至还在排斥他,拒绝他。

元晞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最后刹那,她脸上的笑容,仿佛初夏的阳光般明媚而灿烂,这般温暖,融化了一切。

席景鹤心里一动,俯下脸,吻了她。

虽然是席景鹤的主动,但元晞并没有觉得羞涩抗拒,反而一点一点回应起来。

就像元晞说的,轻车熟路,没有一点的生疏与不自然。

只是,她心念一动,突然想到了刚才自己入定时候的感觉,灵台清明,灵魂轻飘飘的好似要飞起来了。

那是大愉悦,大自在。

这一瞬间,元晞突然明白了自己要走的修途。

她以前的固守本念,虽然从某种方面来说是应该的,但作为风水师,修炼心念,第一便是要心怀大爱。而之前她连席景鹤都不敢爱,又何谈大爱。

若不是皇朝龙气推了她一把,她继续这样固执下去,恐怕她这一辈子都无法踏入第二境界。

而其实望气术第二境界也推了她一把,让她能够放下那份固执,接受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彼此之间的因果缘分,又是怎么说得清呢?

只是下一刻,元晞无暇多想了。

因为席景鹤轻咬了她一下,微眯的眼睛盛满了笑意。

元晞感觉到席景鹤的手臂揽紧了自己,深深陷在他的怀中——然后,已然沉醉。

属于两人的世界,其他的一切都是寂静,连虫儿的声音都没了,似乎羞涩地躲在了草丛中,笑意满满地看着这一切。

最后,是席景鹤把元晞背下去的。

虽然是席景鹤强烈要求的,但元晞趴在席景鹤背上的时候,却是无比的惬意,轻轻踢着脚,嘴角始终噙着一抹笑意,下巴轻轻搁在席景鹤的肩膀上。

“我喜欢你这样背着我。”元晞倒是难得的直接。

但说的却是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她习惯不依靠别人,但此刻的席景鹤,却让她有了由心到身都彻底想要休息的感觉,因为席景鹤给她的感觉,能够让她依靠,没有任何担忧。

哪怕席景鹤并不是一个风水师。

席景鹤听到元晞趴在自己肩膀上轻轻的笑,脸朝着自己的脖子,喷洒的温热气息让他动了动脑袋。

他也笑着说道:“好啊,那我就这样背你一辈子好了。”

元晞伸出手圈着席景鹤的肩膀,彻底放松,闭上双眼,心神放空。

龙泉寺山门外的大路边上,杜和坐在驾驶座上,常年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依旧一片冷静,这个人就好像是机器人,作为完美的席景鹤的秘书,从来都不知道疲倦似的。

他在后视镜中看到不远处山路出口走出一个人影之后,便迅速推门下车。

走过去,却看到席爷背上还背了一个人。

不用想,应该是那位元姑娘了。

席景鹤走到车旁,杜和已经为他拉开了车门,伸手想要帮席爷把已经睡着的元姑娘送到车里,却被席景鹤轻轻避开。

他无声地摇摇头,背对着车门将元晞放在座椅上,在她脑袋一歪就快要倒下的时候,就迅速稳住她的身子,两手轻巧地抱着她,送到了更里面,自己也随之坐了进去。

整个过程的动作都无比的轻柔,完全没有惊动到睡着的元晞。

当然,元晞也睡得很沉,一觉无梦。

杜和愣愣地看着这样的席爷。

虽然已经习惯了席爷因为元姑娘而出现的所有不对劲,但现在亲眼看着高傲尊贵的席爷竟然放下身段去伺候别人,做得还是这么的自然熟稔,实在是……心情奇怪?

杜和脑子中思绪很多,但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

关上车门,自己绕到另一边,坐进驾驶座。

“是送元姑娘回去吗?”杜和完全放轻声音问道。

席景鹤摇摇头:“回家。”

杜和当然知道席景鹤说的是自己家。

他当然不敢质疑,直接发动了车子,沉重大气的迈巴赫悄然驶出,没有任何的震动,自然也没有影响到躺在席景鹤腿上的睡着的元晞。

……

元晞醒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场很长的梦,又好像是什么都没有梦到,一觉无梦地到了天亮。

她坐起来,看了看周围,脑子却有些昏里糊涂的。

这个环境,实在是有些陌生。

不过她很快就猜到,这里应该是席景鹤的家。

她没有任何“女生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带到男人家中”的境况下,容易生出的生气怒意,反而是十分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好像就应当如此。

或者说,她对席景鹤很相信。

她原本就是一个慢热的人,决定接受一个人的过程也许很漫长,但在接受之后,她却是毫无保留的。

这个房间的装修风格是很典型的北欧风格,一系列的冷色调,墙壁是雪白的,灯的颜色是白的,床单是雪白的,毛毯是白的,家具也是白色的,而被子上搭着灰色的柔软毛毯,床头放着灰色的麋鹿木雕,还有几本英文书籍,最上面一本是《瓦尔登湖》。

元晞从柔软的床伤下来的时候,身上还是穿着她昨天穿着的衣服,她有些不自在,走出几步,就看到与房间相连的衣帽间。

很显然,这个房间是席景鹤的,衣帽间也是席景鹤的,里面摆放都是席景鹤的衣服,按颜色和材质完美的分类,中间的玻璃台上则是分格放着名贵手表,领带夹,以及一些搭配的小饰品之类的。

元晞走到一个衣架前,上面全部挂着白色衬衫,只是材质不一,也分类放着。

元晞拿了一件麻质的白衬衫,比划了一下,席景鹤的型号对于她来说显然大了很大,穿在她的身上就像是衬衫裙似的,下摆落在元晞的大腿中间,虽然对于元晞的穿衣习惯来说有些短了,但聊胜于无,其他的衬衫还要短一下。

拿着衬衫,元晞进卫生间简单地洗了个澡。

睡觉连衣服都没有换的那股不自在与沉重总算是散去了许多。

走出房间的时候,元晞抓着自己的头发,顺手挽了一个丸子头——除了在家里面为了方便的时候,她还是真的很少尝试这样的发型。

她刚刚放下手,一抬头,就看到了席景鹤端着一个木质托盘站在自己面前,愣愣的。

元晞扯了扯身上的麻质衬衫:“我没有衣服穿了,就拿了你的。”

“你穿着很好看……”席景鹤下意识说了一句,却又迅速发现自己的眼神似乎有点太过于炽热直接了,连忙收敛了一下,尴尬地摸了一下鼻子,“我的意思是,嗯,这样很适合你。”

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又小小的,一下子便触中了他心底最深处的柔软之处。

而他他的衬衫落在她的身上,扎成丸子头的头发,露出白皙的脖颈,皮肤细腻如白玉,一下子就让空气中多了几分暧昧的味道。

元晞倒是没有察觉,她对待亲近的人,有时候不会太懂得分别距离,也没有想过女孩儿穿着男友的衬衫站在男友面前的时候,是何等的诱惑与吸引力。

她一点也没有察觉地走到席景鹤面前,看到了他木质托盘中摆着一杯温热蜂蜜水。

“给我的?”她问了一句。

席景鹤点点头,又不自在地偏离了眼神,抿了抿唇,耳朵上染上了点点绯红,害羞的样子倒是极为少见的。

元晞没有看到席景鹤此时的窘迫,只是端起那杯温度正好的蜂蜜水,喝了起来。

嗯,有点太甜了,席景鹤是按着自己口味放的?

她想着的时候,蜂蜜水已经一点一点见底了。

席景鹤的目光不知道胶着在何处,隔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应当,咬咬牙说了一句“我去厨房了”,就匆匆转身离开。

元晞放下杯子,抹了一下嘴,又不解地歪了歪头。

她赤着脚跟了过去,便刚好看到席景鹤在厨房里面做早饭,一股浓郁的香味已经在厨房中开始弥漫了。席景鹤的手艺显然很好,在上次给元晞做饭的时候就已经凸显出来了,元晞对此深有体会。

“好了吗?”元晞走到他后面问,顺便探出脑袋。

席景鹤这会儿已经平复了一下心情,自认能够一脸淡定了,只是转过身去的时候,眼神不知道为何还是有些漂移。

“嗯,好了。不过除了白粥,都是西式早餐,你吃得习惯吗?”这是席景鹤自己的早饭习惯。

而他垂着眼,镇定自若地将煎得刚刚好的荷包蛋装进盘子中。

“我不挑食的。”

元晞接过盘子端了出去,桌上已经摆着做好的金枪鱼三明治,水果沙拉,麦片,和温好的牛奶,作为早餐已经非常丰盛了。

“这是粥。”席景鹤端着砂锅,也跟了出来,“你喝什么?粥还是牛奶?”

“粥吧,味道很香。”元晞挥了挥手,嗅着香味,便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纯粹的米香,却最是诱人而美味了。

真正的大厨,就是善用最简单的食材做出最美味的菜肴。

席景鹤显然就是这样一位真正的大厨。

当然,他没有告诉元晞的是,他曾经还取得过米其林三星的厨师认证,只是因为一时兴起考的,没在意,更不因此谋生,自然不曾闻名罢了。

再说了,有资格吃到席爷亲手做的饭菜的人,全世界,除了席爷的外公,也就元晞一个人了。

元晞自然吃得很舒服,米粥不烫,恰到好处,也不知道席景鹤到底是怎么做的,反正她是早就甘拜下风了。

两人的饭桌上没有“食不言”的规矩,席景鹤吃到一半,便问了元晞去见祁爷爷的事情。

“嗯,见了,祁爷爷还给我介绍了一个风水案子。”说着,元晞一愣。

对了,袁家那边说好的第二天打电话,结果却没来电话,莫非是有了其他的人选?

她落选了?

虽然元晞对于这个事实有些不得其解,但她还是很快接受了。

天下之大,能人异士很多,比她能力更强的肯定有,说不定人家是有了更好的选择呢?

她也没有失落,便想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