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45 入定

第二天一大早,元晞就去了龙泉寺。

上次原本说好送了弘延大师第二日就去龙泉寺的,结果因为去见了祁爷爷,而不得不往后推了一下,再后来几天,却是弘延大师没空了,他刚到京城,还准备了几场讲经会,不得不暂时把与元晞的会面后推了几日。

算来算去,结果也就今天有空了。

龙泉寺作为京城最古老的寺庙,也是天下闻名的千年古刹,从不少香客游人。元晞一身素净地从山路走来,踩着青色溜滑的石板路(昨晚刚下了一场雨),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游人,融入众人之中。

这一路,不乏一些虔诚佛教徒,三步一拜,九步一叩,每一步都是对菩萨的虔诚之心,每一步都是自己的向佛之心。

他们的额头都磕红了,有的年纪也大了,却仍然没有放弃习惯性的每周一次礼拜,就算是刮风下雨,也从没有停止。

有的人拿着手机在路边照相,好似看到了什么稀奇的事情。

但其实这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个人的信仰。

任何人,都不能没有信仰。

元晞在这些人中,面目平静,目光慈悲,一步一步,走向龙泉寺。

她刚刚到了山门口,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小沙弥走了过来,正是弘延大师的那位徒弟,与元晞不止是一面之缘,彼此之间都算是熟悉了。

元晞知道这小徒弟应当是弘延大师遣来接自己的,大师手段通天,乃得道高僧,这点小神通自然不足为道。

于是,小沙弥朝着她作了一揖之后,便无声地领着她往里走。

走的是一条小路,绕过火热朝天的前殿,步过曲径通幽的小路,走到拒绝外人入内的后院儿。这里没有前殿的气势恢宏、金碧辉煌,大概不像是前殿修缮多次,反而是保留了多年前的样子,建筑还是唐代的建筑风格,却是古拙幽静,别有一番气势。

弘延大师与这龙泉寺的方丈大师乃是师兄弟的关系,虽然彼此呆在不同地方,因此没有经常来玩,但关系的确是不错的,弘延大师也是基本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

弘延大师住的禅房,也是风景非常不错。

弘延大师本就不在意外物,那禅房虽然有些简陋,但那份幽雅,却恰好应了弘延大师的想法。

“师父正在给一些居士们讲经,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劳烦元晞姑娘稍等片刻了。”

元晞却说:“不如带我也去听听弘延大师的讲经好了。”因着不信佛,之前也没有听讲经的机会,所以元晞还未听过高僧讲解佛经呢。

小沙弥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弘延大师讲经的地方是一个宽敞的禅房,但里面盘腿坐着的人并不多,仅仅有十几个。

当然不是无人愿意听弘延大师讲经,而是到了弘延大师这般的高僧地位,反而是资格高到,是他挑选听众的水平了。

下面这些穿着粗布麻衣,一副简单居士扮相的人,说不定就是那京城中,只手便翻云覆雨的大人物。

元晞进去的时候,弘延大师的眼睛抬了一下,给了她一个和善的笑容。

元晞也回了弘延大师一个,然后悄然在最角落找了个位置,也没要蒲团,就这样盘腿而坐。

弘延大师讲经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停顿,吃斋念佛多年,这些佛经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几乎不用思考,就能够从口中喷泄而出,不同的只是他对这些佛经的看法。

弘延大师讲的是《金刚经》,元晞偶然读过一次,便记在脑中,也不会陌生。

她听着弘延大师轻缓的声音,好似一朵绝世青莲在缓缓绽放,花开的声音是这世上无法比拟的美好,也让听者心底一片宁静,似乎看到佛光虚影,拈花一笑。

我佛在心,我佛在心。

元晞不信佛,作为一名风水师,她信的只有自己。

但是,作为一个身怀望气术的风水师,她却能够看到,随着弘延大师讲经的声音,这小小的禅房,竟然是金光漫越,好似有朵朵金莲平地绽放,旋转升起又而败落,又重新开放,又再度衰落,一盛一败,皆是奥妙。

正是舌绽金莲,口吐真经。

一股禅意的平和气场将元晞包裹,气场好似形成了一朵莲花,将元晞包裹在内,好似母亲的怀抱一般让人深感温暖。

元晞缓缓闭上眼睛。

弘延大师的声音渐渐远去,或者说,他的声音似乎变成了摇篮曲,而她还原到了质朴纯真的婴儿时代,脑中没有任何杂念。

然后,她沉沉睡去。

没有一点纷扰,没有一点思考。

只是头脑一片空白的。

睡去。

元晞好似只是做了南柯一梦。

也好似只是头脑空白的睡了一觉。

反正她觉得醒过来的时候,如同没过去多久,好像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时,或者是半个小时。

但实际上,她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都已经黑了,禅房早已经空空如也,没有一个人。

而很明显,她来的时候,还是清晨。

元晞睁着清明的眼睛,没有一丝的困意,仿佛从未有过的清醒。舒展了一下身子,只觉得无比的惬意。

竟然是,过了一整天!

元晞自己也有些讶异。

她很快摸出随身带着的手机——席景鹤是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的,这一天都没联系上她,估计都得急疯了吧。

可看到手机屏幕的时候,她顿觉奇怪。

怎么会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

元晞到底不是那等矫情的女子,看到没有未接来电,就直接当做是对方没有给她打电话,从而闹一些小脾气。

元晞了解席景鹤,他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只会是出了什么问题。

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元晞话还没说完。

“你是谁?……是晞晞?”席景鹤的声音好似如释重负,松了口气,“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到底在做什么!一整天都不接电话!你知道我打你的电话快要打疯了么?你知道我派了多少人去找你吗?给你两个朋友打电话也不知道你去哪儿了!找谁也联系不上你!你到底在做什么!”

元晞愣住了,噤声不言。

在她的记忆中,这是席景鹤第一次冲她发火。

但她一点也不觉得不高兴,反而微微一笑。

席景鹤发火,也是在紧张她。

她知道。

她的声音放柔,甚至带着浅浅笑意:“阿鹤,你不要着急,我现在在龙泉寺,是过来见弘延大师的,也许……是信号不好?”

席景鹤语气责怪:“下次你还是给我打个电话吧,免得我找不到你,气都能把自己气死。”

席景鹤说起,才想到自己今天一天来的举动。

如此的惶恐,如此的慌乱。

若是在别人眼中,恐怕会以为他席家要覆灭了吧。

而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他失去了元晞,那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若真的发生了,那对于他来说,定然是世界末日吧。

“龙泉寺吗?”他到底是不忍太多地责怪元晞,这个女孩儿,他含在嘴里捧在手心尚且不够,恨不得把全世界捧到她面前逗她一笑,任凭旁人说他是暴君或者如何,又如何愿意对她多说一句重话,“你先别急着走,我这就过来接你。”

元晞难得没有反驳席景鹤的意见,嗯了一声。

也是挂了电话之后,席景鹤才发觉今天元晞对待自己的态度是多么的温柔,简直与以前大相庭径。

不由得又是傻笑起来,满心都溢满了幸福之意。

而落在他下属们的眼中,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元晞跟席景鹤通了电话之后,从空空禅房走出来,才发现这禅房外,竟然是一直守着人的,只是这年轻僧人,元晞并不认得,大概是这寺中的僧人吧。

“女檀越醒了。”那年轻僧人的脸上显露出几分惊喜之意,“我去叫师叔过来。”

毫无疑问,他说的师叔,便是弘延大师。

原来是龙泉寺方丈大师的弟子。

不少片刻,元晞便看到弘延大师从走廊那头而来,脸上带着笑意。

“晞晞果然是天纵之才,就连听佛经也能够跨进我佛家求之不得的入定之境,要不是你乃是女子,身份不便,恐怕我佛门早就争着想让你遁入空门了!”弘延大师笑着说道。

元晞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刚刚陷入的是入定状态。

也难怪她的手机会打不通,入定是一个境界,也相当于一个小小的气场,将元晞整个人都包裹起来,隔绝了一切的气息,包括俗世的手机信号。所以席景鹤打了这么多的电话,才会是无法接通了。

只是,她以前还用过道莲,现在又是佛门入定。

这佛道在她身上一混杂,倒是变得四不像了。

而她则对弘延大师开玩笑说道:“那看来,我应当庆幸我是一个女子了。”

弘延大师笑着颔首。

元晞今天本就是来找弘延大师的,反正她还要等着席景鹤来接她,正好在这个空闲时间与弘延大师说说话。

去的是弘延大师的禅房。

进了这里,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的古代,因为弘延大师的禅房中甚至没有用电灯,这也是弘延大师自己要求的,他在慈岩寺也是如此,没有用电灯,而是用的最古老的油灯,日升而作,日落而息。

房间里面没有任何的现代化装饰,只是一个简陋普通的禅房,墙上挂着随手涂鸦的字画,并非大师手笔,应当是弘延大师自己的大作。唯一显露出几分鲜活之意的,大概就是那桌上白瓷花瓶中,插着的一株新鲜野花了,不知名的品种,配合这简陋的禅房,却并不浅薄,反而透着一股禅意。

果真是大师身边的东西,也变得不凡起来。

只是这样的房间,让人看了也不由得有一种时空穿越之感,好似回到了数百年前那个古老却落后的时代。

元晞坐在桌案之后,与弘延大师面对而坐。

弘延大师凝神看了元晞许久。

他突然叹道:“原本以为晞晞你能够迈入入定境界,已经是十分难得了,谁想到,你居然迈出了许多人一辈子都跨不出的坎儿,实在是……连老衲都忍不住心生嫉妒啊。”

弘延大师说的,自然是元晞已经步入望气术第二境界的事。

望气术完全是衡量一个风水师的标准,如今风水界没落,许多风水秘术都流逝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再无踪迹,风水师这个行当也变得越发步履维艰,进步困难起来,连拥有望气术,都成了一件难得奢望的事情。

而在以前风水之术鼎盛的时代,拥有望气术,才是真正风水师的象征。

不过,就算是那个时候,望气术第二境界仍然是相当难以跨入的,天下间能够迈入望气术第二境界的,无一不是风水大师,足够福泽一方的存在。

至于望气术的第三境界,那是个传说,跨入的人,恐怕一只手就能够数清。

元晞这会儿轻然浅笑:“大师又不是风水师,在意这些作甚。至于这第二境界,只是机缘巧合罢了。”

弘延大师骤然响起之前一件事情:“莫非,是与那泰山有关?”

“原来弘延大师也知道了?”元晞放下茶杯,没有想到这泰山之事,都传出这么远了。

弘延大师道:“那日星光摇动,夜空异象,有点实力的人都注意到了。只是老衲大胆一些,猜测到了你身上。没有想到,竟然当着是晞晞你啊,逆天续命。”

弘延大师忽然发觉自己已经完全无法衡量面前这个年轻女孩儿的未来了。

作为风水师,她前途无量。

或者说,迈向最后一步的希望,也是有的。

她这般资质水平,除了她的外公,恐怕世上再无他人了吧。

但元晞对此事却显得非常淡定,也没有因此而傲慢。

“虽然是逆天行事,但也只是适逢其会罢了。”元晞不由得回想起那泰山龙气。

若不是那金龙相助,恐怕那一次逆天续命,她会失败吧。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不应当妄自菲薄的。”弘延大师神色严肃。

虽然谦逊也是好的,但却也不能失掉身上的骄傲。

元晞双手合十,作了一揖,神情收敛:“理当如此,元晞受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