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二十六章

对于这个传闻,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是有些无语,这就是出头鸟的问题了,之前两个人在村子里头哪里有啥地位可言的,自打第一季稻收了之后产量多了还弄了打谷机和谷风机出来之后,两个人在村子里头那也是经常被人问育苗的时候是不是有旁的什么经验的,问这种话的人也还不是一个两个,萧易对于这样的事情也是有些无语,这种事情还有啥能说的,他不也是和以前一样育苗的嘛,可就是有人不信他能有啥办法。

崔乐蓉找人的时候也是想过村子里头会有人说闲话,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多,甚至还有人在偷摸着问了她还要不要人的事情。

“可不是我说,现在村子里头都在说你们两个人挣了不少银子呢。”柳氏笑眯眯地说道,她现在每天都在崔家干活,也是十分高兴的,早上做了早饭过来,中午的时候还能够回家做一顿午饭,平时的时候也还能够带着自己的儿子上崔家来和崔家大姐的三个女儿玩耍,也能照应的到,这可算是十分的不错。

“哪里能挣多少银子啊,挣得都是个辛苦钱。这本钱也还都是咱们出的。”崔乐蓉对于柳氏这话也是笑,“咱们在镇子上又没有什么糕点铺子,咱们现在做的都是给镇子上的那一家铺子里头供的,也就是挣点辛苦钱而已。”

她当然是不能说在这里头自己家是有挣多少钱的,而事实上的确是有挣钱,但也不能算是挣得太多,比起肥皂来,月饼的本钱要重一些,自然地也就挣得要少一点,不过这两天萧易去镇子上送东西的时候年掌柜所要的量也是一天比一天多,镇子上消耗的那是一小部分,大多数也还是送到城里面去了,城里面愿意吃的人还是不少的,像是咸味的蛋黄月饼还是十分的受欢迎,崔乐蓉之前也是提前做了不少的咸鸭蛋,但到底也还是不够用,后头还让萧易买了不少的鸭蛋回来腌制,但咸鸭蛋的腌制时间颇长,所以现在每天那带着咸蛋黄的月饼数量远远要低于甜味的月饼,所以在价格上咸味的月饼也是要高上一些,每天也还是限量,也许就是因为限量的缘故,评价特别的好。

萧易原本还以为这一个生意不怎么会长久呢,可第二天送去的时候见到那年掌柜,那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的,还告诉他们可以尽量多做一些月饼来卖,说是城里面的生意远远要比在镇上的要好上太多。

听了人这么说了崔乐蓉也没有卯足了劲儿地做的,只是比前一天多做了一些,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跟着萧易一同上了镇子上问了情况,最后定下了每天的供应量。

事实上要做到每天的供应量其实也挺忙的,尤其是崔乐蓉还给增加了一个五仁馅的,事实上要是有烤箱的话崔乐蓉还能够做出鲜肉火腿一类的月饼来,只是现在也没有这样的条件自然地也就做不到了。

“可不是这么一个道理么,咱们能放在人家铺子里头卖的,人家肯定也不是白给卖的,那里头还不得抽了钱的?再说了这成本也不小啊,豆子什么的也都是不便宜的。”于氏道,她可也是把东西都实实在在地看在眼里面呢,做的月饼用的东西那可都是好东西来着,半点也没有偷工减料的,那可都是钱啊,要是她自己来干那肯定是没有这胆量来干这件事情的,她家可没有那么多的银子来折腾,这要是弄个不好就容易血本无归啊,再加上她和柳氏两个人每天的工钱也不断,一个人二十文钱,两个人就四十文钱,时间一长之后就更多了,那必须得能挣到钱才成,再加上还有她的姐姐和妹子在,到时候那肯定是要给人钱,否则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可不就是这么一个理么,但大家伙基本上都不认。”崔乐蓉也是有几分的无奈地说道,现在在村子里头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觉得他们家肯定是挣了不少,不过就算是挣了不少钱那也是完全不能说的不是,但对着人的时候当然是不能够说出这种话。

“他们哪里能想到这些啊,就是觉得咱们能够挣得不少的钱,我们说了也是不信,所以也就没有必要一个劲地对着人说这事儿了,反正咱们自己心里清楚就成了。”崔乐蓉说道,“其实想想,大家伙都不容易的很,毕竟咱们这地方能找个挣钱的活计也不容易,基本上都是北朝黄图面朝天的。”

崔乐蓉哪里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说实在话,要是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人指不定每天也是要为生计来张罗的哪里还会有别的那些个想法,也都是往着保守的方向上而去的,也都是有着不少的不确定性。

“就是这个理,还是萧易家的清楚咱们这些人的难处。”柳氏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也是无奈的很,她对于崔乐蓉这人那是更加觉得欢喜了,以前的时候还没这么觉得,但现在这个时候是越发觉得她真心是个懂他们的人,旁人只看到她现在在萧易家这儿上工一天二十文钱的工钱,但要是自己家真的有本事的话那肯定是不用去给旁人干活了不是,可不给人干活还能干啥呢,难不成自家也要上了镇子上弄个铺子开了不成?就算是有这个银子开铺子,那能不能挣到钱还是个问题呢,就他们这一个犄角旮旯的小镇上铺子难道还少的啊?与其冒了这么大的风险还不如像是现在给人做做工,至少每天拿的工钱还是实实在在的。

“咱们这里,打从以前就是这样过来的,不都是从土地上讨食吃的么,老天爷要是看得起人那还好点,年成好了咱们手上还能够有点钱,要是老天爷不开眼的时候咱们没啃树皮挖树根过日子就已经算是十分不错了。咱们村子上不也是有人上镇上和城里面开铺子的么,还不是照样有人赚了有人亏了的,这一亏了那可就是个伤筋动骨的事情,我这要是有钱还是买点田地要不就是存着实在。”柳氏这样说着,她也是这样打算着的,“咱们还得给娃子们存点钱,不说到时候能不能考取什么功名吧,但至少也得认认字,说不定往后还有大出息呢!”

“是啊,我也这这样想的,现在娃子岁数还不算大,再攒个一两年的钱到时候就给送到私塾里头去找个夫子好好地学几年。”于氏也点着头道,她也觉得还是要送到私塾里头去的,不光是她这样想的,就连家里面的两个老的也是这样想的。

“这也好,认了字也有好处,要是在读书上头有本事那就在念书上好好念下去,要是真不是个念书的人,那就让孩子认点字,学点算数也好,这样往后别说咱们镇子上了,上了城里面去上工也不容易出事,总比两眼一摸瞎要好。这认字也是有认字的好处的。”崔乐蓉道,“就是咱们村子上也没个私塾什么的,要是咱们村子上有个私塾啥的,现在也能够先把娃子送过去念念了。”村上要是有个私塾的话那肯定是要方便的多,而且肯定也是要比上镇子上要便宜一些。

“谁让咱们村里面没个秀才呢……”柳氏这话一说出口之后就知道自己这话说得有些不对了,她们村子上要认真说起来那还真是有是秀才的,“瞧我,把那头给忘记了,那头别说是个秀才了,就算个举人老爷我也是不愿意让虎子去跟着念的,本事不本事的不说,重点这做人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品行,这品行坏了,那还有啥可说的,就算是做了大官那也是给人骂的!”柳氏说了这一句话的时候还不忘偷摸着去看崔乐蓉的神色,就怕自己刚刚那一句话让人不高兴了,到时候要是没了现在这个活计,自己上哪里找这么轻松的活干啊。

“就是!”崔乐菲把自己盆子里头的掐出来的玉米馅料放到一个大盆里,又从一旁放着煮好的玉米粒的桶里面舀出了一些玉米出来,又坐在自己位置上低头开始掐玉米馅,一边嘴皮子还不忘是利索地道,“品行才是最顶要的,咱们不是说学好三年学坏三天,上梁不正下梁歪什么的么,要是打从萧的时候就没有好好教好,往后还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子来呢,我看那一家子就是不好的,后头肯定是有报应的!”

崔乐菲当然知道杨树村里头那秀才是谁,当初自己阿爹不就是看上了人这一点,这才想着把二姐给嫁过去的么,一想起当初的那点事情崔乐菲只觉得自己心里面的那一口气也还是没有消停的,就恨不得到了人家里面把人狠狠一顿揍,这样一来才能够解了她心里头的那点恶气,可到底现在自己住在二姐这儿是来干活的,真要是干出这种事情来那肯定不好,所以心里面也一直都憋着呢,只好趁着现在这个机会狠狠地说上一通。

“就是这么一个理,也甭说后头有报应啥的了,之前不就有报应了?”于氏微微一笑,对于崔乐菲刚刚所说的话也没有说个啥,“前头咱们打谷子的时候,他们萧家不是排在最后头么,老大老二老三倒是厚着脸皮来说了,也记得萧易兄弟和阿蓉妹子你算得上是气量大的,还给人用了不是?”

“就是啊,也亏得你们两口子是个气量大的,就之前他们干出的那些个事情来,这事儿要是摊在我们家头上我肯定是不能同意借了。”柳氏也跟着道,其实那个时候村子里头的人都没旁的想法,就算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是真的没有把打谷机借给人用那也算的上正常的,换成谁家都不会愿意和自家结仇的人再交好的,但后头看到萧家老大老二老三求上门的时候他们两口子也还是借了,这在村子里面对于这两个人的评价那也都是极好的,都说这两口子是个大气的,也就是出于这样,柳氏也觉得和他们两口子相交应该也是个好事儿,所以这一次崔乐蓉一来喊人,她是想也不想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嫂子你给我说说,他们家咋地遭到报应了?”崔乐菲一听到于氏那么说的时候就已经是好奇到不行了,在她看来再也没有什么比听到人遭到报应了这样的事情更加让她觉得高兴的了。

“那萧家二老和萧家老四不是一起过的么,当初插秧的时候这活干的就不怎么样,后头拔草施肥的时候也没有好好干,今年原本那收成看着就不咋样了,再加上那萧老四基本上也是没干什么农活的,结果你们想咋样了,那割稻的重活就落在了萧老四的媳妇身上了,原本还是个娇滴滴的镇上小姐呢,结果那一阵子晒得和炭似的,整个人都快瘦脱了。你们说,咱们这双抢的时候抢的那就是个时间啊,基本上都是白天晚上轮着干的,结果也算是他们倒霉,这才碾了没多少的谷子,剩下的还丢在地头上呢,一场雨就下来了,把刚打下来的全往着雨水里头一泡,这可不是要死人的么!”于氏说出这一番话来的时候那脸上还是带着几分笑意的,对于萧家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可是半点也不可怜人的,被雨泡过的稻谷是很容易发霉的,要不然他们那个时候也不至于抢着那几天日也忙夜也忙的了,不过现在可好了,村子里头造了公用的,萧易家里面也有一台,到时候那就更加省事了。

“哈哈,可不就像是嫂子说的那样是报应么!”崔乐菲乐极了,只要听到萧家日子过的不好她这心里头就觉得舒坦的很,她可不会同情了人,老天那可都是开眼的,果真是报应在后头。

“可不,所以我就常说,这做人啊可不能做的太过,老天爷都在看着呢。”于氏也不见外,对于崔乐蓉这个妹子她也是清楚的,当初也是接触过,自然是知道这丫头的脾性,于氏也觉得这丫头的性子十分地对自己的胃口,所以也乐得和人接触。

“可不是,老天爷那也都是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的,所以咱们还是存着善心多做好事才成。”崔乐萍对自家小妹那也是无奈的很,虽说知道人家有这样的下场她的心里面也是高兴的很,但到底现在也还是在杨树村上,当着这个村子里头的人说这种话传出去不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么,要是不小心传到那一家人的耳朵里头,那也是个不好惹的不是?

崔乐蓉倒是不搭腔,对于她来说,这些事情到底也还是没有什么意思的,与其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事情倒不如是好好地干自己的活呢,人家过的好还是不好和她有啥关系,对于旁的崔乐蓉也是不担心的,于氏和柳氏两个人可是精明的,也知道什么话应该说什么话不应该说的,等到出了这个门之后肯定是会把在这里的话给忘了的,对于这两个人崔乐蓉也还是有几分的了解的。

眼下也快到中午的时候了,崔乐蓉就想着让柳氏和于氏回去做饭算了,反正下午也还是要忙的,洗了一个上午的豆沙恰了那么久的玉米馅,那也算是时间长了。

“嫂子!嫂子你在家吗?”院子外头传来了一声暌违已久的声音。

听到这声的时候崔乐蓉还楞了一了楞,距离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也都已经算是时间挺长了,原本还以为这人是不会再来了,倒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人又突然之间出现了。

崔乐蓉上去开了个院门,果然在院子门外刘言东的马车就停着,刘言东正乖乖地站在门口,看到崔乐蓉出门来的时候咧开嘴笑了。

“嫂子,我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