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73 混战在即!

看到那一道火红烈焰一般的身影飞速而来,东方兰夕的心里就莫名的一颤。

自从上次被凤长悦隔空松了两巴掌之后,她对凤长悦就有一种难以描述的隐晦的恐惧。

但是她心里却是不肯承认的,强行忽略内心闪过的片刻的惊慌,手掌轻轻拂过脸颊,心里的恨意,几乎瞬间将她吞没!

她急速后退,一手紧紧的抓住那彩蛋,一边挥出一道白色灵力!

“清风斩!”

一声清喝,她的身影便是如同一阵清风一般,快速后退!

而周围的灵力,则是迅速被她聚集起来,而后飞速的形成了一道道的青色风刃,随后朝着凤长悦而来!

劲风骤起!

凤长悦的黑发飘扬起来,衣衫猎猎作响!

那一道道如同刀锋一般的风刃,接连飞来!直接朝着凤长悦的身上横砍而来!

凤长悦的速度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在即将撞上的时候,双臂交叉,而后狠狠挥出!

两道灵力瞬间倾泻而出!几乎摧枯拉朽一般将那些风刃尽数绞碎!

看到这一幕的东方兰夕脸色白了两分,没想到这人的实力,竟是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她是四星中期灵宗,对面这红衣少年却分明不过是三星中期灵宗罢了!为何他居然能够这般轻易的将她的招数破解!

风老立刻就要冲上去,却是被轩辕夜轻轻抬手,一道极细的灵力化为飞剑,而后将他钉在原地!

风老胸膛一震剧痛传来,惊慌的看了轩辕夜一眼,而后看向东方兰夕。

他自知绝对不是轩辕夜的对手,小姐虽然境界比那个少年高,但是那少年方才出手的实力,却是超乎意料,两人对战,笑到最后的还不一定是谁。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几乎毫无疑问的败局!

而且关键是,那个男人,根本不会考虑到他们两人,尤其是小姐的身份!

否则,先前小姐也不会受到那样的委屈了!

这般情景之下,还是先低头…。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东方兰夕竟是再度后退!但是身上的气息却是暴涨!

风老的心一下子提到了胸口:小姐这是打算全力应付了吗?可是…。

东方兰夕原本也不是那么确定手中的彩蛋到底是什么,因为除了看起来好看一些,根本什么动静都没有,但是她刚刚拿到手中,轩辕夜两人就紧接着出来了,而看到凤长悦脸上的冷意,她心里就莫名的一阵畅快。

于是,原本只是抱着随便看看的想法的东方兰夕,当即决定,一定不能将这个彩蛋还回去!

她就是喜欢看到那人焦躁烦闷的模样,而后费尽心思来抢!

先前他将她踩在脚下,但是现在,不也一样要跟她抢东西吗?

她红唇微微掀起一抹冷笑,而发出的声音却是急促而有些无奈的:“你、你到底怎样才肯罢休?之前的那一切,不过是一场误会,我也没有心思要和你抢什么。之前你打我…。我不还手,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但是只是这彩蛋,是我先找到的,我…我不能给你!”

她往后退了一步,似乎十分谨慎小心:“你不要再靠近了,否则,我一定会出手的!我不想和你打!”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看到她这个样子,凤长悦也没什么情绪,只是眸色稍微冷了冷。

在遭受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居然还能坚持演下去,凤长悦心中的警惕,就上升了一个等次。

“这东西本来就是我的,何来‘抢’字?!”

凤长悦脚下不停,几道残影瞬间出现在身后!

下一刻,已经到了东方兰夕的眼前!

她豁然出手:“还给我!”

东方兰夕一惊,倒是真的没想到凤长悦居然动作这样快!

“小姐小心!”

风老在一旁,什么忙都帮不上,只得声嘶力竭的喊了两句。

轩辕夜淡淡看着,东方兰夕的境界比悦儿高一点,但是毕竟是大家族宠出来的,所以实战能力和悦儿还是差一些,所以他并不担心,反而是希望她能够借此机会好好的磨练一番。

毕竟,东方家还是有那么点看头的。倒是一个不错的了解的机会。

而另一边,凤长悦的手,已经即将触碰到东方兰夕的脖子!

东方兰夕手中一抹银光闪过!

凤长悦眸色一厉,顷刻间扼住了她的脖子!而后狠狠的向后面冲去!一把冲到了旁边的一块巨石之上!

东方兰夕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到了那石头之上,冲击的力量极大,那后面迅速的产生了数道裂缝!

她痛苦的呻吟一声,那一抹银光却是转瞬即逝。

她头一歪,因为带着斗笠,脸上有面纱遮挡,所以看不清神色,但是凤长悦可以肯定,她现在一定在笑!

“咳咳…。”

东方兰夕极为困难的咳嗽了两声,似乎不堪重击,看起来倒像是凤长悦一意孤行,强行和她打起来,并且下手极狠!导致她受伤!

她随即缓缓抬头,视线似乎从轩辕夜的身上扫过,但是并未停留,可是谁都知道,那一眼是看的轩辕夜。

轩辕夜眸色微冷,袖中微风浮动。

凤长悦心内也是冷笑,这东方兰夕,忍耐力倒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相比的。

苦肉计,倒是用的挺溜的。

可惜,还是和之前一样,看不清形式!

她的手没有丝毫放松,在她纤细的脖子上缓缓划过,似乎随时都会一个用力,直接了解了她。

东方兰夕似乎有些痛苦,伸出一只手,握住凤长悦的手腕:“你、你松开…。咳咳…。”

凤长悦却根本没心情陪她演戏,直接一手扼住她的喉咙,一手直接探向她藏在身后的彩蛋。

然而东方兰夕的动作却是过分的灵活,手腕一转便是避开了凤长悦的动作。

凤长悦动作一顿。

东方兰夕心中浮现几分得意,却是依然咳的厉害:“你…你不能抢…。这是我先找到的…。上次…。上次为了他…。我已经忍过你…。一次…。这次…。绝…。决不可能…。”

凤长悦叹为观止,脸皮厚到这种地步,也是少见。

两句话就将之前的事情完全颠倒黑白了,这言语功夫,可是不错。

不过,她也没打算和她多费口舌。

有的人,只有狠狠的给她一点教训,她才会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铿!

凤长悦一手飞速探出!东方兰夕下意识的要闪开,却是没有再次躲过凤长悦的动作,直接被一个手刀直接狠狠的砍中!

她的手腕遭受大力一击,重重的砸落在身后的石头上,虽然身为灵宗,肉身力量极为强悍,但是比起凤长悦,她还是差的太远!

她只觉得手腕似乎是被一块钢铁狠狠砸中,而后一声清脆的骨折声顿时响起!

“啊!”

东方兰夕一声痛呼,唇色立刻苍白起来!冷汗也立刻冒了出来!

她手上的力气一松,凤长悦就直接将彩蛋抄在手中。

东方兰夕死死咬牙,强行忍住自己爆发的冲动,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隔着面纱,她的眼神像是刀锋一般,从凤长悦的身上狠狠剜下!

如果眼神能杀人,此时凤长悦已经死了上百次了。

但是这也不过是一瞬间,似乎是怕自己的视线暴露,在凤长悦看过来的时候,她还是下意识的转移开了视线。

凤长悦微微一笑,却是没什么笑意:“为了他?”

她贴近东方兰夕的耳边,缓缓道:

“你、不、配!”

那声音冷的像是从地狱而来,东方兰夕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凤长悦向后退了一步,似乎就要离开。

东方兰夕眼底闪过一分怨毒,而后手中的银色光芒微闪!

一道森冷的微风,似有若无的飘来。

砰!

凤长悦忽然回身,长腿飞出,在半空之上划出一抹笔直的线条!

一脚,狠狠的踢在了东方兰夕的胸口!

东方兰夕这一次连痛呼出声的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喊出来,就直接胸口遭受重压,而后眼前一阵天翻地覆,就猛然飞了出去!

她几乎一口血差点喷出,心中痛恨至极,下意识的就要调动灵力出手!然而胸腹之间的疼痛难以忽视,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似乎连肋骨都断了!

而且,在飞出的那一瞬间,她正好看到,轩辕夜清淡的眸光,正缓缓看过来。

她心中终究涌起一分希望,便生生将自己的那份出手的冲动给忍了!

砰!

东方兰夕重重的砸落在远处的地上!

这个地方,大概是这片山脉的最中间的位置,此时正好形成了一个大致的圆形,周围是高低起伏的山峰,而他们所在的地方,正是原本看着像是龙首的山上,而这中间,还正好有一片相对而言比较平坦的地方。

不过虽然看似平坦,但是这上面依然有不少碎石遍布,东方兰夕飞出去之后,因为那片刻的迟疑,直接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而且因为凤长悦的那一脚用了不小的力气,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她推出去了很远的距离!

于是,东方兰夕瞬间就感受到了那火辣辣的疼痛,整个后背从那些碎石之上碾压而过!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后背上肯定已经出血了!

极致的疼痛几乎让她脑子都一片空白,然而当她从地上缓缓撑起身体的时候,心中对凤长悦的痛恨,还是又多了一层!

她死死的盯着凤长悦,全身剧烈的疼痛,都在提醒着她,那个人是她的敌人!是她杀之而后快的敌人!

凤长悦却是对那视线毫不在意,飞出一脚之后,直接转身朝着轩辕夜而去。

东方兰夕想和她肉搏?想要依靠身法,躲过她的袭击?

未免也太天真了。

格斗,是凤长悦前世最为擅长的项目之一。

东方兰夕的那点动作,在她眼里几乎上不得台面。

不过既然东方兰夕想要装个柔弱,那么她当然要配合一下,所以后来她那一脚,也是给了十足的“诚意”。

她回头看了一眼,正对上东方兰夕看过来的愤恨眼眸。

她微微一笑,嘴角嘲讽。

而后,她不再理会,反而是将视线转移到了手中的彩蛋之上。

“谁让你跑的那么快的?”

她的语气分明还是那么清朗,但是听着却莫名的有一股寒意。

那彩蛋在她手中,不声不响。

凤长悦黛眉微扬:“我在跟你说话。”

咚咚。

果然见效,她一严厉起来,那彩蛋立刻乖巧的敲打了两声,连带着身体也微微晃悠了一下。

似乎是在讨好。

她仔细看去,却见这片刻时间不见,彩蛋上原本附着的那一块黑晶石,竟是不知什么时候被吸收了,眼下,又多了一块那种清透晶莹的彩色。

只是看东方兰夕的样子,倒是可能还没有来得及看这彩蛋的异样。

若是看到了,只怕是不会轻易放手。

不过她有一点比较放心的是,这彩蛋平素并不会产生什么能量波动,除了看起来比较瑰丽漂亮之外,一般人触碰,是不会发现有什么异常的。

而且,似乎真的是除了她,谁也听不到那里面的声音。

所以,就算是怀疑,一般人也绝对不会想的很远。

眼下,这上面不知还需要多少,阿夜说绝对不要让别人发现,但是这里的这般动静,凌家的人肯定发觉了,还有凌木他们,也尚未出来…。

然而正在她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却是忽然站定,而后抬头看去,眸色微冷。

轩辕夜一声清喝:“滚出来!”

一声落,场中一片安静,就连正在努力挣扎,想要冲过去救东方兰夕的风老,也是瞬间停下了动作。而东方兰夕,却是忽然微微放松了身体,双臂一软,看起来支撑的极为艰难,受伤极重的样子。

原本藏在巨石之后的两人,闻声都是一惊,面面相觑,没想到自己以为已经躲避的足够隐秘了,居然还是被人给发现了!

既然对方已经知道了,那么也没有什么隐藏的必要了。

两人深吸一口气,便是一前一后,从那远处的石头后面出来。

先前两人只是在那里等待,但是随后就听到一阵动静,而后便是发觉,在正中间的位置,竟是出现了两个人!

正是东方兰夕和风老二人。

他们心中总归是有些忐忑,生怕被人看到,于是想尽办法收敛气息。

但是随后,就看到了更加震惊的场景。

居然有两个男人从那山洞之中走出来!

而且双方显然是认识的,说了没两句话,就开始打了起来。

他们距离比较远,所以听得并不清楚,但是却可以看到一个大概,谁打了谁,谁占了上风,还是看的很明显的。

两人原本都觉得,那样一个男惹那么欺负一个女子,怎么说都是太过分了,但是担心惹是生非,也就忍了,只盼着这几个人解决了事情之后离开,不要发现他们的存在。

没想到,他们好像早就知道…。

反正都已经被发现了,干脆就还是硬气一点吧!

这般想着,两人便缓缓走了出来。

但是原本积攒的几分勇气,在逐渐靠近之后,在感觉到场中的那不同寻常的气氛之后,便是迅速消失。

两人偷偷的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几分怯弱之意。

凤长悦侧头,看了这两人一眼,倒是并未放心上。

方才她警觉,不过是一种本能罢了,这一眼看去,这两个人都是一星灵宗,而且看样子畏畏缩缩的,倒是没什么威胁。

所以她只是冷淡的看了一眼,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那两个人却还是觉得有些担心,看那两个男人的样子,肯定实力很强吧?

他们两个都是感觉不到对方的实力呢…。

轩辕夜通常对这种人也不会上心,如果不是这场合,这种等次的人,他看也不会看一眼的。

他眉色清冷,一股威压陡然降临!

噗通!

两人没想到轩辕夜竟然说出手就出手,一时没有注意,直接被轩辕夜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打击的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两人这才猛然惊慌起来,才发觉现在两人的处境,是何等的危险!

“等等!”

老二好歹还算是沉稳,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连忙喊出声。

“我们不过是无意间来到这里的!我们、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的!”

轩辕夜的动作没有停。

对于轩辕夜而言,杀死蝼蚁,并不需要理由。

感觉到那一股强横的威压,几乎让人连反抗的心思都无法生出!

老四的心中万分后悔:“二哥,我早就说,不能来,不要来!眼下,我们怎么办?”

之前他就觉得这个地方肯定有古怪,就算是真的有什么天材地宝,又哪里轮得到他们?

但是当时看几个人的兴致都很好,他劝了两句,也就没有继续说话。

哪里想到,居然一出来就摊上了这样的大事!

老二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满头的冷汗不停的冒出来,但是现在说什么不都晚了吗?

他强自镇定,想要站起来,但是刚刚一个用力,就听到一声“咔嚓”的清脆响声!

他的脸色顿时一白!却是双腿同时断裂!

那一股无形的威压,像是小山一般,朝着他的身上挤压而来!

一旁的老四,实力差一点,已经是直接口中溢血。

老二咬牙,忽然心里就涌出了一股愤怒,怒吼道:

“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你凭什么这样对待我们!?你杀了我们也没有任何好处不是吗?你!”

他剩下的话,断在喉咙中。

因为看到了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看过来的目光。

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有那样清冷,淡漠而尊贵的神色。

那双眼睛只是那么轻轻一看,又似乎根本没有将视线停留在他身上,好像他是不存在的无所谓的物件,根本不值得他看上一眼。

那里面,极冷,是对生命的漠视。

这个人…。必定狠心绝情到了极致!

他心神颤抖,瞬间觉得自己方才的那些话,好像是一个笑话!

是的,在这样的人眼中,根本就没有他们这些人的存在!

于他们而言,杀人,其实根本不讲究什么理由!

凤长悦连眼神都未曾往那边看去。

如果真的没有什么贪心的打算,怎么会在这里一直呆着?怎么会在明知双方都比自己强悍的时候,还躲在暗中,不肯离开?

能够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到达这里的,肯定是从这附近经过的,而看到这里的场景之后,却依然坚持下来,不是为了得到什么东西,又是为什么?

难道是来这里晒太阳吗?

想要得到宝贝,首先要确定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没有金刚钻,也就别揽瓷器活。

人若是想要活的长久一些,最好做的那些事情,能够和自己的*匹配。

否则,就算是死上一百次,也没什么可惜的。

对于这种人,她向来没什么多余的同情心。

“慢着!”

原本斜斜的躺在地上的东方兰夕忽然开口,看向这边,嘶声道:“你们想对付的是我,不要牵连无辜的人!”

凤长悦眉头一跳。

这东方兰夕,当真是小白花演上瘾了不成?

轩辕夜也似乎没听到她的话,眸光微动,那两人便是瞬间同时吐出一口血!

东方兰夕勉强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声音也有些柔弱,似乎不堪重负:“我、我求求你,不要杀了他们…。如果你对我不满意,怎么折磨我都没问题!但是这些人是无辜的,为什么你要这样?”

她痛心疾首的看着轩辕夜,即使是隔着斗笠面纱,也似乎依然可以看到那哀怨的眼神。

轩辕夜却是忽然开口:“我不杀你。”

东方兰夕心中一喜,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

他这么说,是不是…。

“脏。”

轩辕夜下一句话,冷冷吐出。

东方兰夕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整个人如坠冰窟,几乎怀疑自己听错。

然而对面那个男人,那般冷绝的眼神,那样淡漠的语气…。又怎么像是在说假话?

可是,他怎么能…这样轻易地说出这样侮辱她的话?

先前的那个红衣少年,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她心里虽然愤怒怨恨,但是却也没有如同现在一般——冷,而疼!

她整个心脏都像是被扔到了冰凉的海里面,摇摇晃晃,冰寒彻骨!

她从来没有这样绝望的感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那个人!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狠心绝情的人!面色不改的说出这样足可以将人置于死地的话语!

谁看他,都只会先注意到那一身的清贵魅惑,然而却是无人知晓,他若是出手,比任何人都狠!

轩辕夜心中厌恶,这样的心机手段,这样的虚荣做作,他再看下去,只怕真的会不怕脏的杀了东方兰夕。

凤长悦双手抱臂,而后一手托腮,饶有兴致的看着东方兰夕,还在不断评论——

“阿夜,你这样太直白了。你看,估计这会儿,她眼泪都要下来了。想象都觉得楚楚可怜,让人心疼啊!不过…”

她上下打量了东方兰夕一眼,遗憾的摇头:“不过,可惜了这脸被斗笠遮住了,否则,肯定十分好看呢。而且如果看不见,你的眼泪也是白费了,你看,你要不要将斗笠取下,再好好的哭一场?”

东方兰夕气的脸色发白,原本就已经被打击的不行,凤长悦这话更是直接将她的脸皮全部都揭了下来,让她心中怨恨至极!

她双拳紧握,哽咽道:“我只是不想将陌生人牵连这里面…。”

“你们太过分了!”

东方兰夕的话尚未说完,那原本已经快死的两个人便是忽然开口。

原本那老二也是已经绝望了,但是没想到东方兰夕竟然会帮他们两个说话,顿时万分感动。

他们根本不认识,但是那女子却是能够为他们说话,当真是心地善良。

这样的人,这两个男人居然一起欺负嘲笑她!

虽然不知道中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到的那几句话,就连他们也觉得过分!

对待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他们居然也说得出那样恶毒的话语,实在是太过分了!

于是,听到最后,终于忍不住情绪爆发,猛的喊出声来了。

一旁的老四心性胆小,对这些事情倒是不十分在意,听到二哥这样忽然开口,也是吓了一跳。

他下意识的就想要拉一拉自己二哥,让他不要那么多话是,省的惹祸上身,这些人之间的事情,岂是他们可以插嘴的?

但是他小心的劝阻没什么用,因为他那二哥情绪也已经上来了,脸色涨红,嘴角还带着血迹,眼睛通红,看着有些疯狂的样子。

“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她!你们还算是什么男人!?”

凤长悦嗤笑:“你自己性命不保,还有时间和精力为她开口,当真是…。好一番情深意重啊。”

那男人似乎没听出来凤长悦的嘲讽,只是径自喘了口气,擦去嘴边的血迹,心里十分愤怒。

“是!我们是很弱,但是这也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斩杀我们的理由!我们从刚才就看到了,分明是她先拿到的那个东西,但是那么随后出来,就将那东西抢走了!抢了别人的东西,你们还要这般欺负她,你们这样…迟早会有报应的!”

大概是愤怒加上恐惧,他的情绪很是激动,而加上东方兰夕方才的求情,让他更加觉得自己一个男人,居然还需要一个女人出面相救,心里的热血一下子涌到头顶,什么都顾不上了,张口就说了那些话。

凤长悦像是看一个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知道,这东西是她的?”

她晃了晃手中的彩蛋,那彩蛋乖觉的不吭一声,显然也是觉察到了凤长悦隐隐的怒意。

那人脖子一梗:“我们方才就看到了的!那东西飞出来,就是她先得到的!是你们后来出来抢了她的!老四,老四也可以作证!”

他撞了一下老四,然而老四此时胆战心惊,几乎被吓破了胆,只得乱糟糟的点头。

凤长悦眼睛眯了眯:

“这彩蛋是从里面飞出来的是吧?”

“是!”

“我们是从这里出来的是吧?”

“…是。”

“所以,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从我手中飞出去的?”

“…。这、这…。”

他脸色逐渐苍白,似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余光看到那一抹纤细的身影,想到之前那柔弱而坚定的为他们开脱的声音,顿时又硬气了不少。

“但是你也没有证据证明,那是你的!而且,就算是你的,你也不能对一个女子下那么重的手把!”

他刚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女子的手腕都似乎被折断了!

而且最后那一脚,更是直接狠狠的踹了上去,肯定受了很重的伤!

“我若是有证据,你又怎么说?”

凤长悦挑眉看他。

“…。不、不可能…。”

凤长悦淡淡一笑,而后右手猛然挥出一道银光!

唰!

破空声陡然袭来!

一身伤痕瘫软在那里的两个人,同时心中一惊,而后便打算立刻避开!

然而当两人险险避开之后,却发现,那一抹银光竟是飞速的擦过两人而过!

而后,袭向了那女子!

东方兰夕急忙后退一步,但是退到一半,却又犹豫了一下。

于是,那抹银光就从她的脸前划过!

她一声轻微的惊叫,恰到好处的响起。

几个人都看向她。

这一看,却是让原本担忧惊慌的两个少年都惊住了,看着那面纱掉落,露出容颜的女子,眼中都是闪过惊艳之色。

世界上,竟有这般容色的女子…。

东方兰夕抬眸,眸色似乎还有些慌乱,眼眶有些发红,似乎刚刚哭过,但是却不觉狼狈,反而是更有梨花带雨之感,让人心生怜惜。

美貌,在某种程度上,对男人的确是一项极大的杀器。

看到她这般可怜的模样,就连原本胆小惊慌的老四都是心生不平——这样美好的女子,居然也有人用那样卑劣的手段欺负她!

“对、对不起…。是我牵连了你们…。”

她一开口,眼神无辜,神情可怜,顿时让两人都是心头一热。

“不是你的错!你不必如此!放心!虽然我们两个没什么实力,打不过他们,但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受欺负的!”

“是…是的…。你放心吧…。”

这一次,就连老四也是开口附和。

东方兰夕自然知道这两个人没什么用,但是这样的好机会,也是不能浪费。

他就算是真的很喜欢那个人,但是长此以往,这般嚣张跋扈的性格,总有一天会招人厌烦的。

她只要足够柔软,足够温柔,足够小意,又怎么会没有一点机会?

只是不知,那红衣的少年到底是给他灌了什么*汤,竟然让他这般厌恶她!

想到这里,她脑海之中再次浮现轩辕夜的那句话,心中越发的痛恨凤长悦。

但是面上,却是丝毫不显。

她摇摇头,而后看向凤长悦:“如果我道歉,你能不能放过他们?本来这些事情,和他们也没什么关系…。那东西,你说是你的,那就是你的好了,我不要。但是这两个人的性命…。”

凤长悦当即冷笑:“那东西就是我的,怎么,要我给你证据吗?”

东方兰夕垂眸不语,似乎十分委屈的样子。

她才不相信那种东西上会有什么证据。

那也不是魔兽,可以有契约可以证明,能有什么证据?

“你若是拿出证据,我们就认了那东西是你的!我们道歉!”

那两个少年似乎还没完没了了,俨然一副伸张正义的模样。

凤长悦似笑非笑,只是手腕一抖,便猛地将彩蛋扔出!朝着东方兰夕扔去!

“若是你能带走,这东西,我直接送给你!”

凤长悦嗓音微冷,听的那彩蛋一个寒颤。

东方兰夕接过,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东西…。他真的那么放心?

啪!

“啊!”

那彩蛋刚刚落到她手上,便是陡然飞起!狠狠的撞到了她的脸颊上!

东方兰夕没有防备,脸当即就被打到了一边,而且分明那彩蛋用了不小的力气,眨眼时间飞速而过,便已经是飞快一击!

东方兰夕的脸蛋,再次高高的肿了起来。

当真是…。十分响亮的一个巴掌。

看到这一幕,场中的人都是沉默了下来。

就连那原本气愤填膺的两人,也是愣在当场,显然没想到居然会看到这场景。

那、那什么东西…居然还能打人?

那彩蛋随即就朝着凤长悦飞回去,轻轻落在她手上,而后摇晃了一下身体,似乎在讨好。

凤长悦眉色不动。

如果方才它没有自己跑出来,自然也就没这么多事儿。

她伸出手,敲了一下。

那彩蛋顿时安静了下来,乖巧听话的样子。

凤长悦随后看向东方兰夕:

“你觉得,这算不算证据?”

东方兰夕的头发有些凌乱的覆盖住脸颊,她缓缓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蛋,垂着眼睛,没有看凤长悦。

“…这…。这…。你太过分了!”

一时不知说什么,但是看到柔弱的美人受到欺负,胸中自然涌起一股豪情,那男人再次开口,满脸愤慨。

凤长悦神色淡淡,瞟了他一眼:“我只问你,这算不算证据。”

那么大的一个巴掌都不算证据,还有什么算是证据?

那男人顿时噎住,脸色涨红。

凤长悦揉了揉眉心。

她其实真的没有心思和这样的人过多计较,因为浪费时间,也拉低了自己的档次。

东方兰夕的几次作为,其实已经触犯了她的底线。

若非是不想给阿夜招惹麻烦,她已经下死手了。

此时此刻,她实在是觉得凌家的人未免动作也太慢了。

难道非要等到东方兰夕将他们西凌域的东西都带走的时候才肯出面吗?

一旁的风老终于挣脱束缚,连忙跑到她身边,心疼不已。

之前他就说别进来,还是尽早离开,谁曾想…。竟然会再次遇到他们!

不管怎样,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两个人,尤其是那一身黑衣的男人,实力超强,他们现在的确是不宜和他们杠上。

“小姐,那些事情您就别管了…。咱们还是早点走吧!家主尚且还在家里等着咱们回去呢!”

最后这句,自然是说给轩辕夜两人听的。

东方兰夕沉默片刻,而后点了点头。

看不清神情,不过凤长悦也没什么想看的心情。

她回头看了一眼,挑眉。

凌家应该早就将消息传出去了,只是不知,为什么一直没来?

应该也快了吧…。

正想着,身后的洞口之中,却是忽然飞出几道人影!

眨眼时间,其中一个已经跪在了轩辕夜的身旁。

“属下来迟,请主上责罚!”

正是林远。

看样子倒是没什么伤势,应当是顺着他们之后的路走出来的。

虽然相互之间隔开,但是这里只有那一个出口,所以纵然里面的人不同空间,不同路径,最后应该都是从这里出来。

凌朗是紧跟在林远身后的,见到眼前的场景,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走到了凤长悦的身边,皱眉:“你这是什么运气,居然在这里也能碰见她?”

语中嫌弃,可见一斑。

凤长悦摊手。

她也不想的,怕自己控制不住就杀了东方兰夕,那岂不是给凌家做了嫁衣?

这个锅,她才不会背。

砰砰!

突然传来两道沉闷的声音。

凤长悦回头看去,却见到林远已经起身,一把将手中提着的两个人扔到地上,面无表情。

“主上,这两个人鬼鬼祟祟,方才进入那里面,正好被属下撞见,看样子,形迹十分可疑。您看…。要怎么处置?”

正在想着如何逃走的老二和老四两人一看,当即脸色刷白——

地上的那两人,战战兢兢,不正是先前进去的老大和老三!?

看到那两人的神色,凤长悦嘴角微勾,已经猜到他们几个人的关系。

她双手抱臂,斜斜的倚在后面的山壁之上,神色有些散漫,还有些隐不可查的凌厉——

“和你非亲非故,你们这么为她卖命,倒真是让我涨了见识。”

“不过现在,你们的兄弟,似乎处境也不是很好。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还有心思做英雄,是不是,还能说自己是‘问、心、无、愧‘?”

嗡嗡!

忽然破空声传来!似乎正有不少强者,飞速赶来!而且似乎已经将周围都包围了起来!

凤长悦和轩辕夜看向彼此——

凌家的人,来了!

------题外话------

二月今天要回家有事儿,然后明天的更新应该在晚上,十点左右了,大家表唰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