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72 这世界,人人是你妈?!

这片山脉顷刻之间产生的巨大动静,自然不可能无人知晓。

在半空之上凌空飞过的几道身影,在觉察到这边的波动之后,都是停了下来。

“什么动静?”停下的几个人都是朝着那个方向看去,面色有些好奇。

“我看,似乎是那边的山脉发生了挪动?”有个人不确定的说道。

“这…不可能吧?”

话一出口,就有人下意识的反驳:“山脉怎么可能顷刻间发生挪动?”

说话的人有些不服气:“那你说这里是怎么回事?我分明看到那边的山峰在方才的时候,分明不是在那个位置的!而现在,你看看,那里是不是有了变化?再说,如果不是这样的波动,又怎么会产生这样的动静?”

一群人都是陈么片刻。

“那…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终归于,一个人提出了这个建议。

几个人看起来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对于这种事情总是充满好奇,所以虽然直觉那里肯定有些危险,但是心里却还是希望能够前去一看。

“…。反正咱们这一次,本来就是出来历练的,不如,就去看看?”

一个少年试探的看了看其他三个人。

“行!咱们本来就是出来长见识的,去看看也损失不了什么!”

“可是,万一有危险呢?我看那里,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啊,不然怎么会产生那样的波动?咱们这一次马上就要回去了,若是再多生事端,万一出了什么事儿…。”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少年皱着眉头,显然还是有些担心。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少年闻言,却是爽朗的笑起来,雄壮的手臂拍了拍那瘦弱少年的肩膀:“老四!你这个人总是这样,担心着担心那,其实很多事情,根本不会那么糟糕的!而且,你难道真的不想去看看吗?”

他扭头看去,而后用手指了指那个方向,难以压制心中的兴奋:“我猜测,那里肯定是有强者对阵,激烈的打斗,才会产生这样的动静!这样水平的战斗,咱们可是难得一见啊!这样的大好机会,难道我们真的要浪费了?”

“大哥说的不错!”一开始怀疑那里山脉有了动静的少年笑了笑,挤了挤眼睛,“如果是真的,那咱们可是赚大了!平时哪里看得到这等水平的交战?而且,就算是真的有危险,咱们小心一些不就行了?”

“我看行,到时候,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咱们几个人联手,打不过,但是逃跑的能力,也还是有的。”

被称呼为大哥的少年脸上难掩兴奋,搓了搓手:“走!去看看!都注意点,千万不要让人看到了!”

“是!”

于是,几道身影,便朝着那边飞去。

而在他们离开不久,便是有人再度出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

一道苍老,一道纤细。

“小姐,咱们真的要进去看吗?这…方才的动静,可是非同小可。”

看着身前的小姐,风老叹了一口气。

自从之前在落加城外面遭遇了那些事情之后,小姐似乎就有些不对劲。

虽然面上看不出来,但是,他却总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改变了。

只是这种感觉十分微妙,小姐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他便也不敢多说哈。

他们之前正打算离开,前往最近的一个传送阵,从空间虫洞离开。但是才走到这里,就听到了一阵巨响,而后就是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

他原本心里没有打算过来这边,但是小姐却是不知为何,坚持朝着这边而来,他便也只好一路跟随。

到了这里,他们就听到了那几个少年的对话。

他心中终究有些忐忑,终于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东方兰夕头上依然带着斗笠,将她的头脸都遮住,只能隐约的看到那面纱之下的淡淡轮廓。

虽然看不到神情,但是风老还是十分小心,生怕她不高兴。

东方兰夕闻言,温声道:“去,当然要去。”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方才的那般动静,倒不像是强者对阵,反而有些像是有什么天材地宝现世。

她虽然不稀罕那些,但是,说不定也真的能够找到什么喜欢的东西呢?

“可是小姐,那里…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东西出来了,只怕,最先得到消息的凌家,也一定会立刻派人前来的啊。到时候如果碰上…。”只怕是免不了一场万分尴尬的场面了。

他们两人悄无声息来到西凌域,已经被凌木他们知道了,想必这个时候,凌家的人也一定已经知道了、

凌家的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小姐的身份是十分尊贵,他们绝对不会暗中下死手,但是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身份,所以凌家绝对不会就这样算了!

因为在某个程度上,其实他们两个人,尤其是小姐,已经是相当于代表了东方家族。

四大家族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此时小姐的出现,无疑是一颗惊雷。

炸不炸开,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到时候,必定是一场风雨!

所以,他实在是觉得,此时此刻,他们两个真的应当低调一些,不要再在这上面添加砝码。

可是小姐显然不这样想。

“小姐,我们这次出来,本来就是瞒着家主的,若是我们现在再闹出什么动静,给凌家的人以把柄…只怕到时候,处境更加艰难啊!”

风老苦口婆心,就差上去直接拦住了。

东方兰夕却似乎并没有那么多的担忧,听到风老的担忧,似乎轻轻笑了一声。

那笑声似乎和以往一样,温婉柔和,但是风老却是莫名的心中一阵发凉,而后垂下了眸子,不再言语。

“正是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所以才更加不需要偷偷摸摸。我们不过是在经过的路上,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罢了。就是去看看,又能怎样?”

东方兰夕说着,便朝前行去。

风老不敢松懈,也只能暗中叹气,而后紧紧跟上。

前面的那几个少年,根本没有觉察身后还有人,只是一味的兴奋的冲了过去。

在终于抵达了那一片山脉的上空的时候,几个人一起停下来,而后往下看去。

这一看,几人的脸色都是变了变。

“这…。”就连最前面的那个雄壮的少年,见到眼皮子下面的场景,也是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其他几个人都是神色震撼,失去了言语。

因为眼前的场景,实在是太过令人震惊了!

目光所及,相连的一条山脉,竟是生生的完全挪动了位置!

还能够看出,那些山峰原本应当是前后相连,形成了一条山脉的样子,然而现在,一眼看去,那些山峰却是都已经改变了自己的位置,下面甚至还存留着整体搬移的痕迹,最终围在了一起,将其中几座山峰围在了中间!

那些山峰之上,树木全部连根拔起,巨大的裂缝无声的陈列其上,幽深而可怕。

一切都安安静静,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生命都不曾存在过。

如果不是他们之前感觉到了那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并且听到了那一阵阵几乎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只怕也是难以想象,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只怕,这才是真正的——移山填海之力!

能够做到这一步的,肯定是绝世强者!

“天啊…到底是谁…能够有这样的手笔?”

原本十分兴奋的老三也忍不住喃喃,眼神里全然的震撼。

“太可怕了!大哥,我觉得这个地方,很危险!而且很是诡异!咱们还是走吧!”

最为胆小的老四终究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不知为何,看着下面的那情形,他心里很是不安。

方才他们从这附近经过的时候,还分明不是这样子的!但是顷刻之间,竟然就已经成了这般模样!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他们很有可能,根本招惹不起!

“嘘!”

老大竖起手指,示意所有人安静,神色紧绷,但是眼底却是有激动的光闪过。

几个人顿时安静下来。

“我看着,这里说不定…。是哟什么宝贝出来了!”

一句话,顿时让几个人瞪大了眼睛。

“你们难道忘了,通常天材地宝现世的时候,都会有这样大的动静吗?到现在也没看到什么人,我看,十有*,是有什么好东西出来了!这样好的机会,咱们怎么能就这么放过了!?”

老大的一席话,顿时让几个人犹豫起来,但是不得不说,“天材地宝”这几个字,对他们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任何人只怕在这里,都无法转身立刻离开。

这地方正好发生了这事儿,就让他们几个看到了,这不是天赐的机缘是什么?

而且,肯定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不止他们几个发现了,倒是不如趁早进去,说不定真的能得到什么东西!

几人的神色都是有些蠢蠢欲动。

“大哥,这里的灵力好浓郁!”

老三仔细感受了一番,顿时兴奋出声。

其他几人这才觉察,果然!这里的灵力浓度,竟是比其他地方都要浓郁不少!

老大神色微变:“难道…。”

“大哥,怎么了?”

老大神色微微严肃了起来,仔细的看去,而后缓缓道:“前一段时间,凌家家族大会,从各个地方招揽天才,你们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大哥当时你是咱们家族唯一一个被选中的人啊!”

“没错。”那雄壮的少年握紧了拳头,心里都因为那个猜想而激动起来,“虽然最后,我没有能够获得资格,进入凌家,甚至连七郡都未曾进入,但是,却也是在那之前,进入过新的采集点的。而那地方…。灵力的浓度,就非常高!”

“真的?”

几人面面相觑,而后都是神色一惊。

大哥这话的意思是…。

“没错!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下面…。就是凌家尚未发现的新的晶石采集点!”

他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激动,但是尾音还是略微有些颤抖。

“当时我们只是让呆了三天,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增强了不少。如今这地方,看着倒是似乎没有人,如果我们…。在这里修炼…。”

那岂不是能够最快速度的晋级!?

到时候,实力提升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但是…会不会不太好…。”依旧是老四满脸担心,“这地方,都已经产生了这样大的动静了,凌家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几人沉默。

这的确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就算之前真的不知道,但是这里发生了这样的巨大变化,凌家的人肯定会快速赶来的!

到时候如果看到他们三个人,他们应该如何解释?

“拼了!”

老大眼神变得坚定,狠狠一挥拳。

“到时候如果碰见,再说好了!现在,咱们不如抓紧时间去看看!说不定这下面,有很多晶石呢!大不了,咱们行动快一点,到时候快点走,也就好了!”

老三闻言,倒是意动。

“不错!大哥说得对!富贵险中求!如果这样天赐的机缘咱们都抓不住,那咱们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

“走!”

于是,一行四人,便迅速的朝着下面飞去!

虽然周围很安静,似乎什么人都没有,但是几个人还是十分谨慎的行进着。

当他们落下来之后,才看清这里的一切,心中更加震撼。

山峰之上,就在他们不远处,有一条巨大的裂缝,横亘其上,似乎无声的撕裂,充满了凶悍而恐怖的气息。

而那些树木,也尽数被撕裂吞噬,到处都是碎裂的石块和枝条。

往旁边看去,还能看到那新鲜的山体挪动的痕迹!

这才是真正的强大的力量!难以想象,这里究竟是为何会突然成了这般模样。

几个人在中间的山脉之上行走,小心翼翼,难掩兴奋。

“我看着里,这两座山峰,是不是强行撞击到一起的?你们看,分明是挤压在一起的!”

“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咱们居然也有这样的运气!”

“看!这山峰,是不是方才是在那边的!?这一挪动,当真是翻天覆地啊…。”

几个人小声的感慨着,分毫不知,就在他们的脚边,那所谓的山峰撞击的地方,曾经有几个灵宗强者,都是无声的被完全吞噬,连一声惨叫,都未曾来得及发出,就已经完全消失在这里。

甚至,连血肉都完全崩碎,而后消散在这碎石和尘土之中。

走了一段时间,还是什么都没发现,几个人终于将视线投注到了那中间的裂缝之上。

“难道…东西是在这下面的?”

“进去看看?”

“我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之前在采集点的时候,我虽然没亲自赶上,但是却听不少人说过,晶石出现的地方往往也是比较危险。”老大犹豫片刻,“我和老三下去,老二,你和老四呆在外面。若是有什么动静,就快速联系我们!”

几个人都没有异议。

那雄壮的老大和激动的老三找到一个看起来比较安全额地方,终于朝着下方而去。

剩下两人在山脉之山安静等待。

……

凤长悦和轩辕夜再次看清眼前的场景的时候,都是警觉了起来。

经过方才的一阵强烈的波动,凤长悦已经可以肯定,外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她回头看去,果然见到身后已经没有任何道路。

而前面,则是一片幽深,道路看起来十分曲折。

最关键的是,这一条道路,和之前的那一条,完全不同。

之前的道路其实是循着那一条溪水而来,一路之上,都听得到水流之声,然而这里…。

滴答。

滴答。

有细微的水滴洒落的声音响起,但是凤长悦在方才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已经确认了这附近没有流水。

那么这水滴的声音是…。

光线昏暗,轩辕夜手腕一抖,便是出现了一颗明珠,漂浮在半空,照亮周围的场景。

这一次,她总算是知道了那水滴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就在两人的正前方的头顶之上,正有一朵白色的花骨朵,正含苞待放。

而那水滴,正是从它的花瓣之上,缓缓滴落下来的。

在它正下方,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水洼,虽然只有凤长悦拳头的一半大小,里面的水滴也很少,但是还是让凤长悦眸色微变。

她看了轩辕夜一眼:“阿夜,你等我一下。”

轩辕夜点头,眸色从那白色的花朵之上扫过。

凤长悦随即松开他的手,而后朝前走去。

她的脚步很轻,几乎没有声音,动作很是缓慢,神情却是十分专注,盯着那一朵白色的花骨朵,黑色的瞳仁之内,似乎映出两点微光。

终于,她站在那一朵花骨朵的下面。

那花朵其实并不是长在最上面的位置,所以凤长悦只要伸出手,就可以够到。

她的脚,距离那一个小坑,只有一点距离。

她停了下来,却是没有伸出手将那花骨朵摘下。

那一朵花,根茎是细嫩的绿色,十分纤长,在凹凸不平的山壁之上攀附着,似乎是从旁边的一个小小的裂缝之中生长出来的。

看来,这地方,是早就有了的,肯定不是方才那般动静出现的。

否则,也不会有这东西。

凤长悦眸色微深,而后缓缓伸出手。

然而她手中,却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颗红色的果子。

一眼看去,大约拇指大小,但是却是十分晶莹剔透,仔细看,还能看到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

一股浓郁的香气,逐渐弥漫开来。

而后,凤长悦举着那果子,竟是逐渐将手放在那白色的花骨朵旁边。

而后,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个白色的花骨朵,竟是缓缓盛开了!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神展开自己那一层薄薄的白色花瓣,而后露出里面的那几根黄色的蕊。

而后,几滴晶莹的水滴,从那花蕊之上,缓缓滴下!

凤长悦眼疾手快,立刻伸出另一只手,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玉瓶放在那下面!

滴答。

水珠落在瓶子里,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过那上面的水滴很少,凤长悦等了好一会儿,才一共有五滴落下。

而后,她迅速将玉瓶收起来,而后将那一颗红色的果子抛出!

就在同一时刻,那白色的花骨朵后面,却是忽然窜出一道绿色的影子,飞快的朝着她的手而来!

但是此时凤长悦的手已经离开了那红色的果子,于是,那一道绿色便是奔着那红色的果子而去!而后,一下子将那果子给卷走了!

是的,卷走了!

因为那一道绿色的影子,看似是那白色花朵的茎,其实…。

是一条通体青翠的小蛇!

先前盘踞在那里,猛的看去,谁都会看做是那白色花朵的茎,但其实,却是一条小拇指粗细的青蛇!

那小小的青蛇将那红色的果子咬住,竟是愣了愣,而后下意识的抬头,正好对上凤长悦的眼睛。

嗖——

那青蛇一下子消失在了那一条缝隙之中。

凤长悦唇角微弯,将那玉瓶收起来,而后又将下面的小坑里面的水滴舀出来了一些,装在了另一个玉瓶之中。

随后,她走到轩辕夜身前,眉眼微弯,脸上是少有的璀璨笑意。

“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找到这东西。看来运气还真的不错。”

轩辕夜将方才的一切都看在眼中,此时看她这般开心,也忍不住勾了勾唇:“什么东西,让你这么高兴?”

凤长悦眨眨眼,看着他,嘴角笑意微深。

“那白色的花朵,是极为罕见的‘雨凝花’,本身无根无叶,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才会开一次花,但是药效也非常好,尤其是对于灵魂体的受损,有着极强的治疗作用。”

轩辕夜看着她,听到最后一句,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东西我找了很久,一直没有消息,却是没想到,竟然能够在这个地方找到。阿夜,这下,我给你炼制丹药的药材,就终于集齐了!”

她眉眼盛放,眼中全然璀璨的星芒,黑色的犹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映出他的脸容。

她的眼里,心里,全是他。

只有他。

原来她这样,是为了他。

或者说,她原来一直都没有忘记这件事情,并且一直暗中搜寻着这些东西、

两人之前见面的时候,她曾经提过一次,但是那时候,他一心牵挂于她,却是并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却不想,原来她始终记得这件事情,并且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做了这么多。

胸口像是被什么炽热的东西涨满,他眼底似有波澜,最终却只是淡淡一笑。

这一笑,薄唇微勾,凤眸清湛,仿似万花盛放,即便是在这幽暗的山洞之中,也让人心动不已。

她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一些,将那两瓶收起来,而后才和他并排向前走去。

她是真的很惊喜,因为之前她曾经尝试过很多丹药的炼制,但是最后都失败了,或者说,那些丹药,达不到她的要求。

雨凝花是她最开始就想要得到的,但是这种药材十分罕见,就算是当年在苍离的那些药材之中,她也没有见过,可见这种东西有多么难得。

而更加难得的,是雨凝花凝结而成的“雨花”。

她翻遍了《万丹图》,里面提到了这种药材,大多生长在山崖之内,尤其是比较潮湿的山中。无根无叶,只是由天地之间的精华孕育,而后缓慢成长。

那白色的花骨朵,从形成到长成,大约需要好几百年的时间,而盛开,也需要很久的时间。

而且,《万丹图》提到,其实最珍贵的,并不是雨凝花的花瓣,而是那从天地之间吸取的能量精华逐渐凝结而成的水滴。

其实,说那是水滴,其实那些都是雨凝花将周围的力量吸收了之后,而后缓慢在自己身上凝结而出的精华。

那东西凝结的非常缓慢,所以凤长悦看到下面居然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坑的时候,也是有些震惊的。

而比起那些更加珍贵,难以得到的,则是凤长悦后来诱惑那雨凝花盛开之后,从里面滴出来的液体。

凤长悦知道里面花蕊肯定有积攒下来的精华,五滴也的确已经超乎意料,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一株雨凝花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被触碰过的。

不过,就算是其他炼药师见到这雨凝花,只怕也是无处下手。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雨凝花的盛开需要很久的时间,看刚才那花骨朵的模样,若是完全盛放,最少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也就根本得不到那花蕊里面凝结的露水。

不过,凤长悦因为早就对这个有所了解,正好看到《万丹图》之中,记录的可以用“火夕果”来诱导它盛放,所以她方才确定了这是雨凝花之后,便是直接取出果子,而后用那奇异的香气,诱导它开花。

这个时候,凤长悦不得不再一次佩服那《万丹图》的主人——千流云。

这个世界上,只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有这样全面的记录了。

谁能想的到这样特殊的办法?来换取雨凝花的提前盛开?

之前一直找不到雨凝花的时候,其实她也曾经尝试过其他的很多药材,但是效果都不尽如人意。

既然是给阿夜的,自然是要最好的。

所以,她一边在想办法提高自己的炼丹水平,尝试不断完善丹药,一边也从未放弃过雨凝花。

却不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虽然阿夜看起来没什么不好,但是她始终无法忘记,当时两人分离的时候,他身上那低迷的气息。

那让她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始终无法放心。

之前她曾经几次试图查看他的身体,但是最后总是不了了之。

她心里隐约担心,却也未曾再提过,只想着等丹药炼出来,自然也就好了。

轩辕夜侧头,垂眸看她。

她嘴角笑意盈盈,眉宇之间,宛若微风拂过,即便只是这样看着,也知道她现在的确满心喜悦。

而这喜悦,是为他。

他胸口一窒,看着她的眸色闪过一丝深色,手中握的更紧。

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将他放在心口的位置,连带着骨血之内,都涌动着刻骨的深情。

他,何德何能。

凤长悦却是不知道他心中波澜,只是抬眸,又看了那处一眼。

一颗青色的小脑袋,正从那一道裂缝之中,缓缓探出。

那双橙黄色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似乎满是好奇。

她此时心情甚好,干脆冲着那青蛇打了个招呼:

“多谢你了!”

那青蛇似乎受到了惊吓,连忙缩了缩脑袋,但是这一次,却是没有再扭头逃窜。

猛的看去,这小东西似乎很是普通,但是,真正的天材地宝生长的地方,其实都是有强大的魔兽看守的。

雨凝花这般罕见,自然也不可能单独生长。

而它的守护者,就是这青蛇。

可以想象,这青蛇绝对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般无害。

不过,有点奇怪的是,一般这种魔兽对于人类都有着极强的攻击性和警觉心,一旦靠近,肯定会发动攻击,这一条小青蛇,倒是不知为何,却是没有对她产生什么敌意。

轩辕夜问道:“这花你不摘下?”

凤长悦摇摇头:“天材地宝都是凝结了天地灵气而成的,拿取的时候要适可而止,不能断绝。”

她寻找东西,尤其是药材的时候,基本都会留下一些。

轩辕夜颔首。

她现在想做的事情,一个是想要找到那彩蛋,方才山体巨变的时候,彩蛋眨眼间就消失了,眼下她需要先找到它再说,一方面是想要立刻出去,而后找个安静的地方炼丹,尽早让阿夜的身体痊愈。

但是刚刚走出几步,她就发现那青蛇似乎一直在盯着她看。

眼神里面,也没有什么恶意,反而更多的似乎是好奇,但是总是被它这么看着,就是凤长悦也受不了。

她停下来,两人此时正好离它比较近,她直接看向那青蛇:“你想做什么?”

那青蛇小小的身体缩了缩,眼睛眨了眨,而后吐了吐信子。

凤长悦目光一凝——

“…。”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

那条青蛇的嘴巴上,那一抹红色,是刚才吃果子留下的渍吧!?是吧!?

凤长悦眼角抽了抽,而后果然看到那青蛇往前了一些,眼巴巴的看着她,似乎还在回味方才的味道…。

凤长悦扶额,这表情,难道是想要继续吃?

她实在是不知道这条青蛇到底是什么魔兽,只是因为按照惯例猜测这青蛇肯定非同寻常,所以并不打算和它沾染什么关系。

但是眼下,这是几个意思?

轩辕夜也注意到了这异常,顿时眸色也是微凉。

这年头,连一条青蛇都想和她套近乎了?

凤长悦迟疑片刻,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又扔出了一颗火夕果。

这东西其实也不多见,只是因为她手里药材不少,所以才能这般毫不心疼的扔出去。

那火夕果在半空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而后那青蛇果然又脑袋一探,而后张开嘴巴,将那果子咬住,而后吞进入腹,而后才慢悠悠的盘踞到了那朵雨凝花旁边。

这么一看,谁也看不出来那其实是一条青蛇。

两人继续朝前走去。

但是…。

凤长悦回头,果然看到那青蛇竟是一直跟在后面,方才看明明是盘踞在山壁之上的,一眨眼就已经到了地面上,而且不远不近的跟在他们后面。

觉察到凤长悦回头,那青蛇似乎惊了惊,却是没有再逃窜。

“…。你想做什么?”

那青蛇就那样看着她,也不说话。

哦,凤长悦想起来,她还不知道这魔兽到底是什么,所以自然也不知道它会不会说话。

“想要果子?”

凤长悦问了一句,青蛇似乎听懂了,迟疑片刻,却是摇晃了一下脑袋。

“不要?那你想干什么?”

凤长悦此时无比的思念小白,如果小白清醒着,那么肯定可以知道这青蛇在说什么。

“我们时间很紧,现在急着出去。你若是没什么事儿,我们就先走了。”

凤长悦说了这句,也不管它什么反应,就直接朝着前面走去。

而那青蛇,也一直跟在后面。

凤长悦原本打算不理会的,但是那细微的摩擦声,听起来真的没有那么轻松。

轩辕夜眸色微冷,回头看了一眼。

那青蛇立刻停了下来,似有畏惧。

凤长悦拉了拉他的袖子:“它没有恶意的。”

她虽然不知道这青蛇想要干什么,但是能感觉到的确是没什么攻击的意图,但是方才问是不是要吃的,它也没有说话。

凤长悦仔细打量了它一眼,而后心中一动,微微弯腰,冲着它招招手——

“过来。”

那青蛇愣了愣,而后停在原地没动。

凤长悦直起身子,正打算转身的时候,却是忽然看到那青蛇正扭扭捏捏的爬了过来,而后,在两人的注视下,爬到了凤长悦的脚边,而后缠绕在她的脚踝上,蹭了蹭脑袋,就安静了下来。

“……”

一片安静。

轩辕夜剑眉微挑:“悦儿,我真的很想问问你,为什么你这么招它们的喜欢。”

凤长悦无奈摊手:“我也不知道。”

它们。

值得自然是魔兽。

她也是逐渐才发现这个的,自从她来到这里之后,似乎有一些魔兽就很愿意亲近她。

那天在凌家的两只神兽是这样,今天遇到的这个青蛇,也是如此。

这青蛇显然对她没什么警戒之心,而且似乎很想靠近她。

刚开始可能是有些害羞,但是现在,却是被她一句话给勾过来了…。

凤长悦仔细想了想,迟疑道:“难道…是因为小白?”

轩辕夜眸色微闪,却是未曾说话。

“小白的身份,其实我也一直不知道,但是它的真身,似乎很不寻常。不过它一直没有说过,我也就始终没有问过。”

凤长悦说着,自己也是忍不住怀疑了起来。

如果说她身上让这些魔兽产生这样的反应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小白了。

小白的身份虽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它在魔兽界的身份地位似乎非常高。

即便是面对神兽,小白也似乎并不放在眼里。

而且,当初阿夜收服那黄金巨龙的时候,小白似乎和它很熟悉的样子。

想到这里,她抬头问道:“阿夜,你知道小白的身份吗?或者…。黄金巨龙肯定知道吧?”

她声音响起的一瞬间,轩辕夜的心中,那深沉遥远的声音,也同时响起,但是以往总是庄严神圣的嗓音,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震惊而尖锐——

“她居然不知道苍的身份!?她身为苍的主人,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轩辕夜眉色微敛,那道声音便是立刻安静了下来。

他看了一眼凤长悦。

他的确知道,当初在收服黄金巨龙的时候,他就已经肯定了自己当初的猜想。

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一直不知道。

看来…。

是苍现在不想让她知道罢了。

他喉间的话一转:“知不知道都不重要,总之,它是你的契约魔兽,就不用有什么担心。”

凤长悦点点头。

她其实也不是很在意,小白的身份深不可测,大约还是和魔兽有关。她和小白在一起久了,可能身上也就沾染了小白的气息,以至于这些魔兽都稍微改变了对她的态度。

然而她却不知,小白虽然和她契约,但是对这些魔兽却是威严的镇压和威慑,而非会让它们亲近一二。

凤长悦这样…。其实…。是她自己的问题罢了。

那青蛇很是细小,像是一根小拇指粗细的绿色绳子,盘踞在了她的脚踝之上,呆了一会儿之后,才慢慢下来,而后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凤长悦脑子中似有白光闪过,随即拉住轩辕夜:

“走!它似乎想要带我们出去!”

两人一路追随,那青蛇便时不时额回头,似乎在确定他们跟在后面。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的道路终于变得明亮起来。

两人加快速度,猛的冲出!

眼前大亮,而后,凤长悦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场景,也看到了眼前并不愿意看到的人。

那人身姿娉婷,当真是再熟悉不过。

不是东方兰夕,又是谁?

觉察到身后的动静,东方兰夕和风老同时回头,正看到轩辕夜和凤长悦双手紧握,一同出现。

她的心情一下子跌倒谷底。

“是你。”

东方兰夕藏在面纱后面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双手紧握成拳,低声道:

“真是…。冤家路窄。”

凤长悦看了一眼她抓在手中的彩蛋,眸色一寸寸冰冷。

“将它放下。”

东方兰夕看了一眼轩辕夜,咬了咬唇,确定自己此时正带着斗笠,轩辕夜看不到她那般丑陋的模样,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而后,她的手缓缓覆上自己的脸颊。

虽然已经恢复,但是触手却似乎仍然可以摸到那肿胀疼痛的感觉。

她心里的愤怒几乎涨满,却还是咬了咬牙,而后曼声道:

“这是我先找到的,你凭什么让我放下。”

他就算是再喜欢这个少年,也不可能看着他做出抢人东西的事情吧?

凤长悦冷笑一声。

“这东西,原本就是我的。”

东方兰夕却是不信,她好不容易进来而后四处搜寻,正好看到这彩蛋冲出来,便和风老联手将它抓住,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却直觉不简单,此时当然不可能给凤长悦。

“这上面也没有你的名字,怎么就是你的了?”

凤长悦眼角眉梢都似乎结了冰。

“你这人,似乎总喜欢和人抢。一开始想要抢我的男人,现在还想抢我的彩蛋…。”

她身影一闪,右手成拳,直接出招——

一道迅疾的风,朝着东方兰夕而去!

“这世界上,不是人人皆你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