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71 龙困死牢!

那彩蛋飞出,便是迅速的朝着里面冲去!只剩下一道彩色的线条,在半空之上留下一道弧度。

凤长悦和轩辕夜几乎是立刻追随而上!

咔嚓!

有什么东西撞击到一起的声音,骤然响起!

凤长悦仔细看去,却是见到那彩蛋,竟是直接撞上了那最里面的一处石块!

不,准确的说,是一片晶石!

这个地方很大,从他们进来的地方,一直到这里面,白色的晶石越来越多,到了最里面的时候,已经赫然是一片白色!

猛的看去,和红崖的那个场景很是相似,但是很显然,明显小了一些,而且白色晶石堆积的也没有那么多。

但是他们脚下,四周,也是已经被晶石覆盖,而且甚至有的地方可以看到隐约的黄色晶石,偶尔甚至还有一星半点的紫色露出。

这个地方,虽然晶石相对而言少了一些,但是很显然,高等的晶石数量还是有的。

她抬眼看去,果然看到在最里面,那彩蛋正在撞击着一块晶石。

激烈的撞击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而且时不时有细碎的晶石落下。

那是一块巨大的白色晶石,但是这般动作,凤长悦已经可以猜到,里面肯定有东西!

而且,看着这样子,分明是有彩晶石!

轩辕夜看着那东西,凤眸之中闪过几分深色:“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东西?“

凤长悦摇摇头:”这东西是我刚来到西凌域的时候,在死亡森林里面救了一个人,而后他给我的。我也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有着自己的神智和意志,而且对于晶石有着十分的敏感。怎么,你认识这是什么?“

轩辕夜沉吟片刻:“我也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毕竟我也只是听说过,但是…这东西你一定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是在你手里。”

凤长悦颔首:“我知道。“

这东西的确非同寻常,在红崖的时候,那般行为实在是有些诡异,就算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凤长悦也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轩辕夜看了她一眼,心中却是有波澜渐渐涌起。

这东西,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那么…

悦儿怎么可能这般轻易的揣在身上,而且没有一点梵音?

这东西蕴含的力量极大,而且本身也拥有极大的诱惑力,可是向来危险。

最想要得到这东西的,只怕就是凌家了,而且偏偏是在西凌域出现,那么凌家很有可能已经知道它的存在,并且正打算全力搜捕。

谁想得到,这东西却是在她的身上!

他眸色微深,看向那彩蛋,心中却是涌起了几分警戒。

这东西,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放在她身上,也不知是福是祸…

咚咚!

除了那撞击声,凤长悦也听到了那彩蛋里面传出的轻微的声响,只是比起平时,这时候的声音显得格外急促匆忙,似乎正急迫的要做什么事情。

她心中一动,看向那一块巨大的晶石。

这整个空间,都是极为不规则的,但是在山壁之上,甚至他们脚下,都是晶石,尤其是四周,白色晶石和黄色晶石几乎交错而立,形状各异,一点规则都没有。

若是普通人看到这些,只怕是已经十分高兴,但是凤长悦眼下,却是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彩蛋之上。也就是放在了那彩蛋执着的想要撞破的晶石之上!

仔细看去,那晶石的形状,倒是看着有些奇怪….

凤长悦眉间微蹙,不知为何,看着那一块白色晶石,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其他地方或多或少的掺杂一些其他颜色的晶石,唯有那个地方,一片纯净,洁白无瑕,甚至晶莹剔透,看起来十分清透。

若是猛的看上去,真的完全看不出来那里面会有什么东西。

但是既然彩蛋坚持,那凤长悦自然也就相信那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她向前走了几步,逐渐靠近。

然而越是近,看的就越是清楚,她就越是无法看到,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轩辕夜站在她身边,目光从那彩蛋之上略过,眸光微闪。

咚咚!

凤长悦可以感觉到,那彩蛋的情绪似乎变得更加焦躁,连带着她也逐渐蹙起了眉头。

之前的那一次,彩蛋虽然急迫渴望,但是却并不像现在这般着急。

甚至,它直接从她的金色手镯之中飞了出来!

其实这也是让她比较吃惊的,因为她对于自己金色手镯很了解,也很有信心,如果不是她的允许,绝对不可能这般轻易地能够逃出来。

但是….在进来的那一刻,她分明是没有做出任何的指令,但是那彩蛋依然十分自如的直接冲了出来…

但是眼下,却也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所以她心头纵然奇怪,却也没有多想,只是暂且将这件事情搁置了,而一心看着那彩蛋在撞击晶石。

像是不知疲倦一般,那彩蛋在那上面拼命的撞击,但是过了好一会儿,却依然是没什么进展。

咚咚!咚咚!

凤长悦心中,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那彩蛋之中传达出来的激烈情绪,连带着她的心情也变得有些急躁了起来。

她忍不住上前一步,轩辕夜立刻拉住她:“悦儿,你要做什么?“

凤长悦扭头看了他一眼:“….我觉得….它在叫我…“

“什么?“

轩辕夜眉间微冷,虽然相信她所言,但是心中却是觉得诡异起来。

如果按彩蛋真的是那东西的话,是不可能随便跟人有什么交流的,就算是传言中,曾经拥有过它的凌家,也不过是依靠着极为强大的力量将它封锁禁锢起来,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之后,才终于得到了一丝益处的。

但是现在…

它不是已经消失了太久了吗?为什么居然会跟悦儿有这般的交流?

似乎是看到他眼底的担忧,凤长悦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低声道:“放心,我有数。“

无奈,轩辕夜只好松开手,但是眸子却是始终认真的盯着她,袖袍微动,周身气势隐隐。

一旦有什么异常,他必定第一时间立刻出手!

凤长悦随后缓步走向那彩蛋,目光从从那一块巨大的白色晶石之上扫过。

而原本正拼命撞击的彩蛋,见到她走过去,终于停了下来,而后——

一下子冲向凤长悦的怀中。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

而后就是一片死寂。

“咳咳。“

凤长悦咳嗽了两声,拉了拉一瞬间挡在身前的轩辕夜的衣袖。

“阿夜,你是不是可以松开它了?“

轩辕夜面无表情,大手轻轻一抖,那一下子用力过猛,撞击到了他手掌之上的彩蛋,就一下子掉落了下去。

凤长悦虽然知道那小东西肯定不会轻易就这么摔碎,但是阿夜这么贸然出手,好像的确是有些….

“你怎么样?“

她看着已经落在地上的彩蛋,觉得有些惨不忍睹。

那彩蛋方才还在疯狂的旋转,这会儿却是忽然停下,像是忽然没了动静一般。

连那波动也没有了。

轩辕夜目光凉凉的从那彩蛋之上扫过,面上似乎覆盖了一层冰霜。

“有的东西,不要让它们近身,万一有危险,就不好收拾了。“

说到“收拾“两个字的时候,凤长悦觉得,好像那彩蛋微微颤抖了一下。

“…“

而后,那彩蛋终于顽强的起来了。

当然,这个“起来“…其实也只是勉强飞了起来,而后向着凤长悦漂浮而去。

但是在即将过去的时候,它似乎动了动,在轩辕夜的眼前停住了片刻。

轩辕夜手掌逐渐紧握成拳,眸色逐渐变深,在最深处,似乎有一抹漩涡旋转,深不可测。

就连凤长悦也觉察到了不对劲,眉间微蹙的看去、

然而那彩蛋却是直接忽略了轩辕夜,而后朝着凤长悦而去。

当然,这一次,是没有那么明目张胆的亲近了。

凤长悦了然的伸出手,正好将那彩蛋捧在手中。

“怎么了?“

她开口问道。

轩辕夜再次看了她一眼,薄唇微抿,看不清神色。

那彩蛋却是摇摇晃晃。

当然,凤长悦可以听到那里面传来的声音。

虽然只是简单的敲到声,但是凤长悦很奇怪,却是似乎能够一下子清楚它要表达什么。

随即,她看向那晶石,蹙眉道:“你想让我将这晶石碎开?“

彩蛋用力的”点头“。

轩辕夜目光落在彩蛋之上,而后看向凤长悦。

她身上,似乎真的有很多秘密…

但是很有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轩辕夜很快敛下眸子,凤长悦倒是根本没有注意到。

于是,她向前走了两步,竟似乎真的打算将那晶石打碎。

“我记得你好像没这么脆弱吧,怎么现在要我帮忙….”

凤长悦原本只是调侃,然而当走进的时候,才蓦然发现了不对劲,声音一下子停住。

在那一块白色晶石之上,竟然有一层浅白色的雾气,萦绕在上面!

说是雾气,似乎也不太对劲,因为那东西也像是白霜,只是薄薄的一层,轻轻的覆盖在上面,隐约看着似乎在流动,但是速度非常缓慢,几乎难以觉察到痕迹。

那颜色和晶石的颜色十分相近,如果不是仔细看,就连凤长悦也看不出来那上面的异常。

她心中一动,猜想彩蛋之前努力了那么长时间,打不碎这白色晶石,难道就因为这流动的白色雾气?

她伸出手,轻轻的触碰了过去——

除了有一点冰凉,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她忽然取出一只匕首,而后手腕骤然挥起!狠狠斩下!

铿!

清脆的声响,立刻响起!

咔嚓!

随即,她便是发现,手中的匕首,竟是在方才的那一击之中,断裂成了两截!

轩辕夜立刻上前一步:“你怎么样?”

凤长悦摇摇头,将手中的匕首扔掉:“我没事儿,只是这东西,似乎真的非常不好弄。“

她手中的匕首,还是西泽炼制的,因为她用着极为顺手,所以在第一把碎裂了之后,她找到他炼制了好几把,都是高级玄阶灵宝。虽然不可以凝聚天地灵力,但是却也可以增强攻击力量,而且质地很是坚硬。

没想到,竟是一个照面,就已经碎裂了。

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干脆简单的毁掉了一把匕首。

看了一眼地上已经碎裂的匕首,她眸色一厉,而后缓缓后退了两步,同时让轩辕夜后退。

她腰身挺直,一身红色的劲装,无风自动。

而后,她翻手取出了射天弓和射天箭!

左手执弓,右手持箭,而后缓缓的搭箭,拉弓——射天弓顿时被拉到满月!

她的手甚至可以感觉到,射天弓之上,传来的那种蠢蠢欲动的渴望,想要立刻出手的冲动!

她的手指被勒的很紧,但是眸色却是越发的严厉!

四周的灵力都在飞速的汇聚而来,而她身体之内的灵力,也是瞬间奔涌起来!

从丹田的位置,想潮水一般朝着四肢经脉而去!最终,全部都汇聚到了指尖!

她的黑发在身后无声飘扬而起,整个身体都紧绷出完美的线条。

黑色的眸子里面,一派沉凝!

轩辕夜看着,眼底浮现几分淡淡的骄傲之色。

唰!

凤长悦猛的松手,射天箭便瞬间飞出!

一道长长的黑色线条,顿时出现!

那是——因为极致的速度划破空间,而留下的痕迹!

在那边缘的地方,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异常强悍的力量!

而射天箭,已经瞬息抵达!

尾部的那朵璀璨的花,也在这个过程之中,缓缓绽放!

因为没有用尽全力,所以那花瓣也未曾完全盛放,但是看起来依然是一朵极为瑰丽的半盛放的花朵,半透明的紫金色花瓣猛的看去,竟是恍如翅膀!缓缓张开!

咄!

射天箭几乎是立刻,深深的嵌入了那白色的晶石之中!

那瑰丽的尾部,甚至还在剧烈的颤抖!

而在箭头深深镶嵌进去的地方,也可以看到,已经产生了几道裂缝!

那彩蛋几乎是立刻感觉到了动静,而后迅速飞来!

凤长悦也同时向前走了一步——

然而在这一刻,却是陡然觉察到了一丝极致的危险的气息!

她的脚步猛然停住!而后迅速后退!

轩辕夜也是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而后向后拉去!

一股白色的浓郁的雾气,忽然弥漫开来!

像是突然喷发了一般,从那射天箭打中的地方的裂缝之中,猛然涌出!

那彩蛋虽然反应也不慢,奈何动作还是稍微晚了一点,于是当即就被那白色的雾气淹没!

凤长悦和轩辕夜两人站在比较远的位置,皆是面色微冷的看着那方向。

而在那雾气逐渐消散之后,那些晶石之上,竟然再度覆盖了一层冰霜!

这一次,显然比上一次的更厚了,也更加难以对付!

凤长悦眉间微蹙,手腕一动,便是将射天箭召回。

前面卡的太死,而且这白色的冰霜降落之后,那些晶石变得更加坚硬而不好对付。射天箭第一下动,竟是几乎没什么反应。

她眸色一沉,再次用力!

射天箭的尾部,再次颤动起来!

连带着周围的晶石,也都跟着颤动,发出嗡嗡的声音!

但是就连凤长悦也没有想到,那雾气出现之后,降落下来成为冰霜一样的东西,居然会有这样的效果,不仅将那晶石再次冰封,甚至射天箭之上也覆盖了隐隐的一层!而后竟是想要将射天箭也冻住!

那尾端的半透明的紫金色的花朵之上,挂着浅浅的白霜,看起来倒是十分美丽,更是多了几分尊贵之意。

然而此时的凤长悦,却是没有心情去理会!

“娘亲!让娃娃来!“

金色手镯之中,忽然传来娃娃的声音。

“现在娃娃不发威,真当娃娃没什么用吗!?“

娃娃怒气冲冲,直接把手里啃了一半的紫晶石扔到地上,抹了一下嘴巴,睁大眼睛道:“娘亲!让娃娃来吧!“

凤长悦迟疑片刻,便真的让娃娃出来了。

不过可能是太激动,娃娃冲出来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直接先摔了个狗吃屎….

“…“

在这样的场合,凤长悦实在是不想笑的,但是看着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满脸通红的娃娃…

“娘亲!不要笑娃娃!“

似乎也觉察到自己不好意思,娃娃当即将身上的肚兜整理了一下,拍了拍,而后涨红了肉呼呼的一张笑脸,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凤长悦,巴巴道。

凤长悦面色严肃:“我不笑,既然你坚持,那你就去试试吧。”

毕竟它才是灵宝之魂,所以射天箭应该能够更容易被它控制。

娃娃用力的点点头:“嗯!娘亲放心!娃娃一定把那个东西劈开!”

说完,便是转过身去,眼睛紧紧的盯着射天箭。

然后还没动,它就忽然转头冲着一旁的彩蛋恨恨道:“你别笑!要不是为了帮娘亲,我才不会出来!“

凤长悦奇道:“娃娃,你可以听到它说话?“

“谁听得到?!它那种根本就不会说话!“娃娃愤愤的抽了抽鼻子,”我就是觉得它在笑我罢了!它心里肯定在笑我的!“

“…那你开始吧…“

娃娃乖巧的点头:“嗯!“

说完,便是再度看向那白色晶石,以及那上面,尾部还在微微颤抖的射天箭。

几乎是瞬间,凤长悦就发觉,周围的气氛突然间发生了变化!

娃娃小脸在这一刻,陡然间没了表情,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面,也瞬间从纯黑色,变成了紫金色!

这样的娃娃,若是猛的看去,甚至会让让人心生战栗。

因为这样的它,似乎没有任何的感情,而只是一个主宰杀戮的机器一般!

也只有此刻,凤长悦才真切的感觉到——娃娃,是真正的独一无二的灵宝之魂!

一股强烈的无形的威压,陡然降临!

而且这威压,和以往遇到的强者身上的那种威压,十分不同。

那种是因为迫于对方的实力而产生的灵力之上的威压,然而娃娃身上的…

却更加像是一种比较飘渺,也比较尊贵而不可侵犯的威严。

娃娃身上,陡然浮现紫金色的淡淡光辉!

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射天箭,而后右手举起——狠狠挥下!

咔嚓!

随着它的动作,原本就插在那白色晶石之中的射天箭,竟然是再度深深的朝着里面冲去!

而那周围的裂缝,也瞬间扩散而去,变得更多更深了一些!

原本进退不得的射天箭,娃娃竟是选择了再次前进!

既然暂时不能退出来,那么就狠狠的留下一道再走!

它双眼已经成了深沉的紫金色,周身的淡淡辉光,让它看起来也和之前的样子大相径庭!

轰!

射天箭尾部的花瓣,陡然璀璨盛放!

一股强大的力量,忽然从那之上爆发出来,而后连同整个射天箭,也完全没入其中!

凤长悦甚至可以看到,那白晶石的里面,似乎都出现了射天箭的身影!

比起后退,娃娃显然更加喜欢迎击而上!

而后,它眸色微闪,手腕一挥,那射天箭便是猛然从其中穿行而过!而后飞速返回!

哗啦——

凤长悦甚至看到,那一片原本坚硬如斯的白晶石,竟是在这一下之后,碎裂了好一块儿,而后纷纷坠落下来!

她伸出手,接住射天箭。

娃娃眼中的紫金色逐渐褪去,而后脸上也是逐渐恢复了之前的神色,意识到已经做完了事情,它高兴的回身,抱住凤长悦的腿,讨好道:“娘亲,娃娃是不是很棒!?“

凤长悦嘴角微微勾起,正打算夸赞它两句,却是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气,陡然袭来!

她神色一变,立刻抬头看去!

却见那已经出现了一个深深的碎裂洞穴的白色晶石之中,再度涌出了白色的雾气,甚至比之前还要厉害好几倍,扩散的速度也是快上了很多!

那些东西快速的落下,而后再度将那些完全封死!

一眼看去,就像是一层厚厚的冰霜!

娃娃也是立刻觉察到不对劲,这一回头,也是心情顿时糟糕了起来。

凤长悦看着那场景,直觉这样下去,绝对不行,而且…

她眉头一簇,看向轩辕夜、

“阿夜,这浓郁的灵力里面,蕴含了极大的狂暴能量,对修炼者的身体有很大的危害,你小心。“

轩辕夜点头:”无碍。“

在进来的时候,他已经觉察到,而且也发现随着他们的行动,这一路上的浓度,变得越发的浓郁,而危险,自然也是在不断增加。

不过这对他而言,倒也算不得什么,所以一直未曾开口。

只是现在,经过方才的一系列动作,非常明显的是——那些白色的雾气,降落成为冰霜之后,不仅将这里都冰封了,而且….连那狂暴的能量也是陡然增多了!

凤长悦面色微沉,虽然她和阿夜都不害怕这东西,可是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而且这里面,还有凌朗他们。

“人到底走到哪儿去了?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说曹操,曹操到。

凌朗的声音,顷刻间响起,清楚的从外面传来。

凤长悦眉心一动。

来的人,不止凌朗一人,听起来,倒似乎是还有林远的脚步声。

两人应当是一起来的。

她心中稍微放心了一些,凌木应该是跟着那两个人一起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了。

林远却是比凌朗细心许多,两人一同前进,终于走到了这地方,却见前面似乎没有什么路途了,再仔细一看,果然觉察到了君上布下的结界。

他心中迅速略过几个猜测,而后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不远处,既是等待,也是防御。

凌朗正到处找路,仔细的看了几眼之后,才看到那结界,心中也是明白了点。

不过他倒是有些好奇,不知道那两个人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才会布下结界。

而且里面的情形,根本看不清楚,一眼看去,只能看到一些晶石,想必两人的位置不太好看到。

他看了一眼林远,没有进去的打算,想了想,随即也就干脆一屁股坐下,而后盘腿而坐。

看样子,他们是进不去的了,他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恢复一下身体比较好,

凤墨的那一招,虽然疼的厉害,但是的确有效,他也需要自己好好调养才行。

气沉丹田,他闭上眼睛,竟是真的开始运转灵力,温养身体。

林远恭敬严肃的站在那里,面上没什么表情,远远看去,肃杀威严。

而在里面的凤长悦和轩辕夜两人,则是都没那么轻松。

轩辕夜眼角眉梢都是沾染上了几分冷意:“那力量,应当就是从这里面散发出来的了。“

凤长悦点头。

她可以肯定,那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了。

只是比较奇怪的是,彩蛋想要的应该就是彩晶石了,可是这股让人发狂的力量,却为何也是从那里面出来的…

娃娃脸色有些垮,好不容易出手一次,竟好像是帮了倒忙?

它有些羞愧的低下头:“娘亲,是不是娃娃不好?娃娃是不是做错了?“

凤长悦摇头:”娃娃,就算你不这样,我们今天,也是一定会面临今天的场景的。你不必自责。“

娃娃闻言,虽然好过了一些,但是还是觉得有些难受,小脸上依然愁云惨淡。

轩辕夜却是忽然缓步走动起来。

他的脚步很轻,也很缓,但是每一次落下,却像是重重的砸落在人心上一般,无法忽视。

凤长悦看向他:“阿夜,你在做什么?“

轩辕夜黑袍微动,没有说话,再又走出了两步之后,才停了下来,而后看向凤长悦,神色清冷,却带上了几分杀意。

“看来…凌震天是真的很想死。”

凤长悦微微一愣,而后陡然明白了过来:“你是说…这里是他捣鬼!?“

轩辕夜点头,薄薄的唇角微勾,笑意如霜冰冷。

他知道凌震天不会甘心,不过却也是没想到,他居然大胆到了这般地步,竟然敢在这地方下手!

凤长悦微微蹙眉,却是有一点未曾明白。

凌震天肯定是知道新的采集点的那个极为致命的问题的,他以为他们不知道,所以放心的将十个新的采集点都直接赠送,以为他们就算是不会死,但是这样折腾一圈下来,肯定也是会受到一些影响的。

但是,他分明知道阿夜的身份,为什么还敢直接这样做?

或者说,他做的这般明目张胆?

要么,他心里对于阿夜的厌恶和愤恨,已经足够支撑他直接做这件事情,而后也不怕直接和阿夜他们决裂,要么….

在他心中,肯定有更加值得他这样做的理由!

他到底是想要什么?

她的脑海里像是有一道白光闪过,而后,她眸色一变,顿时看向了那彩蛋!

难道….

他真正的目的是….

“没错,他的确是在寻找这东西。“

轩辕夜嗓音一贯的清淡,然而尾音却带着几分杀意,清贵沉隽的面容之上,眉眼微动,皆是波澜。

‘准确的说,他们凌家,已经寻找这东西,找了太久了。“

凤长悦心头微震,眉头微蹙,看向那彩蛋——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嗡嗡!

一道沉闷的声音忽然传来!

凤长悦豁然回头,却见是那一块原冰封的白晶石,居然在隐隐颤动!

“如果没猜错的话,里面肯定是彩晶石。”

轩辕夜神色平静,略有深意的看向凤长悦。

“而且….是遗失已久的….彩晶石。“

凤长悦正在心头回味这句话,就紧接着看到那彩蛋竟是再一次飞出!

这一次,它比之前乖巧了不少,不再尝试自己拼命撞击,而是落在了凤长悦身边,而后蹭了蹭她的掌心。

想要她干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看到那彩蛋和凤长悦这般亲近,轩辕夜眸色微变,却是没有说话。

凤长悦想了想,时间紧迫,如果射天箭只会将那些力量都放出来的话…

可能真的只剩下了一个办法!

她忽然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而后,她打了一个响指,掌中顿时出现了一簇紫金色火焰!在边缘还可以看到一抹银色,看起来妖娆而神秘。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被召唤出来,天堂火这次显然十分想念她,在纤细白皙的之间来回缠绕,十分灵活,像是精灵一般。

而天堂火的突然出现,也是让那彩蛋吃了一惊,圆滚滚的身体一颤,就是马上掉落在了地上,远远避开。

她心念一动,天堂火便是骤然飞出!

一道火线,骤然点燃!

从她的指尖,猛的燃烧到了那一块巨大的晶石之上!而后轰然包裹起来!

整个空间的温度,都是在这一刻,猛的升高!

脚下的白色晶石之上,映照出那火焰的瑰丽颜色,看起来格外动人!

然而这份美丽之中蕴含的危险,却也无人知晓!

天堂火飞出,几乎瞬间让这片空间都点亮了起来!

轩辕夜在两人进来之后,就已经布下结界,挡在了他们进来的洞口,所以先前将那暴躁的能量阻挡住,而现在,更是直接将这里面的温度瞬间隔绝。

她双眼紧紧盯着,其实心里也不是十分确定,这样是不是可以顺利解决这个问题。

天堂火虽然厉害,但是她也不知道这上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所以暂时也只是想要尝试一番。

紫金色的火焰蔓延而上,很快将那一块巨大的白色晶石都包裹了起来!

片刻之后,她便是觉察到,似乎是有了什么动静!

兹兹——

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灼烧,而后发出细微的声音!

她心中一动,火焰灼烧的更加厉害!

隐约可以看到,那上面的一层厚厚的冰霜一样的东西,正在逐渐融化!

而灵力中的那一股诡异的力量,也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飞快的消退!似乎想要退回那白色晶石之中!

然而此时此刻,最危险的地方,却正是那里!

天堂火从各个角度完全包围过去,所到之处,几乎是顷刻间就将那些清理了干干净净!

那些狠厉阴沉狂暴的力量,似乎想要抵抗,但是很快就节节败退,最终完全消失于无形!

而逐渐的,那白色晶石,也终于是露出了自己的真正面目!

在经历了天堂火的灼烧之后,那原本看起来清透纯洁的白色晶石,竟然逐渐产生了颜色!

一丝浅淡的紫色,逐渐蔓延开来!

但是因为天堂火也是紫金色,所以看得并不是十分清晰,只能偶尔看到一丝半点。

然而,原本在一旁等待的彩蛋,也是立刻有了反应,而后飞快的冲了过去!

不过,天堂火在外,它还是不能靠近,而只能在外面苦苦等待。

而后,凤长悦眼神一闪,便是忽然看到了一丝黑色。

她心中一动——黑晶石!?

上次是紫晶石之中潜藏了一块彩晶石,而今天,这一块…

而后,那一抹黑色,越发清晰的呈现在眼前,在那一团紫金色的火焰之中,格外的显眼!

咔嚓!

那上面的东西,终于全部燃烧殆尽!随后便是晶石碎裂的声音猛然响起!

唰!

一块黑色的拳头大小的晶石,陡然飞出!

轰!

在它出去的一刻,原本在周围的晶石,尽数碎裂开来!

那黑晶石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已经消失不见!

凤长悦豁然回头,却见轩辕夜已经站在身边,而后缓缓伸出手——

一块纯粹的黑色晶石,正静静的躺在他掌心。

即便只是这样看着,也似乎能够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原本似乎很想逃窜,但是在轩辕夜的掌心,却是十分安静的模样。

凤长悦挑眉,而后就要伸出手去拿——

咚!

忽然,一道彩色的影子闪过!竟是比她更快!

却是那彩蛋!

她其实有所觉察,不过因为原本就是为它抢的,所以并未在意。

那一块黑色晶石足足有拳头大小,被彩蛋一下子附着上,看起来极为怪异。

但是彩蛋显然早已经有准备,在触碰到的时候,周身就骤然散发出彩色的光辉!

一股无法言喻的强大力量,陡然扩散开来!

咔嚓!

凤长悦心中一惊,猛的抬头看去,却见头顶之上,陡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而后,像是开启了什么开关一般,那一道裂缝迅速蔓延而去,也出现了不少分支,快速而迅猛的朝着四周而去!

整个空间,头顶,四周,甚至——脚下!

通通迅速裂开了无数裂缝!像是布满了蜘蛛网一般,尽数碎裂!

轩辕夜立刻握住她的手,而后揽住她的腰身,便要冲出去!

砰!

一块巨石,陡然砸落下来!

凤长悦豁然回头,若是她再慢一点,只怕此时都已经被砸中!

“走!“

轩辕夜当机立断,立刻朝着出口而去!

而在外面的两人,也是被这动静惊住,凌朗立刻睁开眼睛:“这是怎么了?“

却见林远正看着结界之内,神情严肃!

轰隆隆!

熟悉的声音响起!

凌朗瞬间明白——这山,难道又要跨了?

可是,这一次,他们可是在山里面!

他立刻也是冲了过去,果然看到两道人影,正紧紧相连,而后飞快冲出!

然而,在即将冲出来的时候,脚下的地面却是一阵晃动!

眼前的场景,瞬间发生了巨变!

林远一声厉喝:“主上!”

他要立刻冲出去,却是陡然发现,眼前的一切——已经消失!

而同时,轩辕夜两人也是立刻发觉了不对!

不过是眨眼时间,星移斗转!

原本还在那里的出口,顷刻间消失了!

轩辕夜立刻停下,凤长悦眉间微蹙。

“这里…”

危险了!

……

而在另一边,正盘算着怎么出去的白虎三人,也是忽然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晃动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青龙长老想要强行稳住身形,最终却发现还是徒劳,急忙开口询问。

白虎长老向四周看去,当看到前面后面的道路,都已经满是裂缝,不断颤动的时候,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却是不知说什么。

凌木站在那里,沉默片刻之后,才道:

“原来,家主所谓的盛宴,连我们,也一同算在里面了….“

“什么?!”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同时脸色一变,几乎不可置信的看着凌木。

这怎么可能?

他们是来送那几个人死的,可不是来自己送死的啊!

“凌木少爷,你、你不要乱说!”青龙长老有些慌张,但是心里却是已经信了好几份。

因为凌木没有必要说这样的谎话!

凌木却是低低一笑。

“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若是想要出去….”

他回头看了一眼。

“唯有求助他们!”

“不可能!”

白虎长老断然拒绝。

他们如果去求助,且不说能不能得到帮助,就算是能,他们怎么说?

那几个人那么聪明,难道猜不到这是谁干的吗?

到时候,他们几个凌家的人,又怎么逃得过?

凌木却是并不理会,径自转身。

“随你们。总之,我不会死在这里。你们——好自为之!”

轰!

眼前骤然一黑!全部颠倒!

谁也看不到,整个山脉,在这一刻,发生了怎样的巨变!

原本像是一条展翅欲飞的龙,此刻,那几座山峰,却是全部转移!而外面的山脉,也是快速挪动!

尘土飞扬,飞沙走石!那些山脉之上东西,此时尽数都被吞噬!

而就连原本那几个守护在这里的人,也是被这一幕惊呆了,在觉察到周围的山峰在变化的时候,下意识就要逃走,然而却是突然发现,自己的灵力,似乎被压制了一般!

几个人尝试飞行,却是迅速的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狠狠拉下!

连一声惨叫都没有,直接被挪动的山脉挤压而死!

剩下的人脸色惨白,几乎瘫软在地!然而,却也是很快被山峰之上的裂缝吞噬,而后完全绞杀!

谁也看不到,这无声而残酷的一切!

当一切平静下来之后,若是有人从上方俯视,就会看到,这原本像是一条巨龙的山脉,已经完全变了形状!

周围的山脉似乎将这里完全包围了起来,而中间的山脉,也是断裂挪动了许多!

看上去,像极了——

龙困死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