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6 出手,伤!

当看到那桌边坐着的五岁小女孩一手托着下巴朝她看来时,床上的女子抿着唇皱着眉强撑着身体靠坐起来,目光冰冷不带一丝情绪的看着她:“你是谁?”

声音略带沙哑,因内伤的原因让她说话也显得有气无力,那冰冷的声音也因此而少了摄人的气息。

“你的救命恩人。”顾七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把玩着杯子漫不经心的说着,目光则落在她那冰冷冷的美艳容颜上,带着一丝的欣赏,一丝的笑意。

昏迷着是个睡美人,醒来了还是个冰山美人,不得不说,这女子长得出色,再配上这冰冷冷的气质,倒真不像是一个当杀手的人。

毕竟,像她这样的美艳容颜太过引人注目,一旦被人见过一次便不会轻易忘记,再加上这身冰雪气质,啧啧,她怎么越看越觉得不错呢?

在顾七以着欣赏美人的目光看着她时,那床上的女子则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尤其是听到她的话后,那紧拧着的眉头拧得更紧了,目光在她的身上掠过一遍后,依旧没有开口,只是在确定对方对她没杀意后闭上了眼睛。

“听说你是绝情殿的一绝杀手?有没名字?还是只有代号?”顾七感兴趣的问着,看着那女子闭上眼不理她,更是生了逗弄的心思。

听到她的话后女子睫毛微动,原本闭上的目光再度睁开,冷冷的直视顾七:“既然知道还救我?你有什么目的?”

顾七勾唇一笑,漫不经心的道:“我只是好奇,一个被毒药控制着的杀手,为什么明知最后会死也要离开绝情殿?”女子的身体看似只有内伤和外伤,但实际上,最要她命的不是这些伤,而是她常年被喂服了毒药的身体,一旦时间到了没服用缓解的药物,那么,她将必死无疑!

这种手法是一些组织用来控制下面的人的一些必备手段,而通常被毒药控制着的人根本别无选择,只能忠心于他们的主子,他们的组织,极少有人明知时间一到会死,也会想要逃离组织的控制,尤其是,她还是一个在绝情殿杀手中排得上名的人物。

然,这一回,女子并没再开口,她只是看了顾七一眼,便抿紧着唇敛下了眼眸,冷艳的容颜上没有一丝表情,完全让人看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顾七看着有趣,见她不说话,便笑了笑起身离开,出了门前将一瓶药丢了过去:“呐,给你的,治内伤的。”说着,便迈着小短腿出了房门。

床上,拿着药瓶的女子拧着眉,冷着一张脸依旧是面无表情,她并没有将药瓶打开,而是放在一旁便往下移一点,闭目休息,同时也在整理着脑海的事情。

出了院落的顾七往前而去,走了一段路回到泽所在的院落,一进院中就见摇光站在泽的身边,而泽则坐在桌边翻看着什么东西。

“主子。”摇光见到她便唤了一声。

顾七没应,只是在走近桌边时扫了泽在看着的东西一眼,眸光微闪,抬眸看了一旁的摇光一眼:“这是我让天枢查的资料?”

“是的。”摇光声音一落,突然间脸色一变,整个人就被一股气流击飞出去。

“砰!”

“啊!”

一声重击伴随着摇光的惊呼传出,砰的一声,她整个人趴跪在地面,噗的一声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也因这一击而变得惨白。

她愕然而不可置信的看着顾七,似乎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出手伤她,因突然被伤,因那一击所带来的痛意,让她心中窜起一团火焰,拳头也紧紧的拧了起来,往日温婉的气质也在这一刻变得愤怒而凌厉。

因那一声重击以及摇光的惊呼声,在不远处的天枢几人都迅速的赶了过来,当飞掠而来的几人看到院中的那一幕时,不由的一惊,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泽和顾七。

“为何伤我!”站起来的摇光愤怒的问着,目光紧紧的盯着顾七。

而泽从刚才便停下了翻看资料的动作,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深邃的目光幽深而难懂,丝毫情绪也不显出来,因此,也让那天枢等人不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然,顾七根本没去理会那摇光,在打出一掌后便已经弹指拂了拂衣裙在桌边坐了下来,她拿过桌上的那资料翻看着,头也没抬的吩咐着:“天枢,给我打,打到她站不起来为止。”

她这淡漠而无情的声音一出,顿时让天枢几人脸色皆变,由其是摇光,更是险些咬碎一口银牙:“为什么!”往日的温婉什么的已经不复存在,此时,她心中皆被怒火所占领。

天枢的脸色微沉,目光深沉的看向顾七,见她连头也没抬一下,而坐在她对面的君主则一副不理事的样子,似乎没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一样,眼里只有着坐在他面前的人儿。

见此,他深吸了口气,走上前一步,问:“主子,能否告诉属下处罚摇光的原因是什么?”

翻看着资料的顾七手上动作一顿,她回身清冷的目光在天枢几人身上掠过,最后,视线停留在天枢的身上:“是不是我每做一件事,每发布一个命令,都得向你们禀报,告诉你们理由呢?”

一听这话,几人心下微怔,眉心微不可察的轻拧着,目光看着她却是谁也没再开口,只是,他们都觉得这一路上很是平和好相处的主子,似乎突然变得不太一样了。

“主子,摇光是我们几人当中性格最温婉的,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天衡见顾七的神情与平时不太一样,也觉得有些诧异,这一路上他们都是这么过来了,怎么突然间就变得……这样冷冽了?是因为摇光做了什么惹她不高兴的事?

“执行命令!”突然冷冽的声音带着厉色的喝着,原本清冷的眸光在这一刻如同寒冰一般的直射天枢,凌厉的摄人气息,骇人的气势,皆在这一刻迸射而出。

天枢等人顿时只感觉心神一震,神识受到强大威压与气势的攻击,脸色一变,嘴唇也紧紧的抿了起来,脚步也因此而后退了一步。

“阿七,要是不喜欢不如杀了。”泽在这时开口,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却说着冷漠无情的话语。他看也没看那因听了他的话而脸色剧变的七人,而是将目光落在浑身冷意摄人的顾七身上。

在清楚的明白到君主的话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时,天枢几人咽下心口的震惊与骇然,也咽下那想问出声的话语,他们相视一眼,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就连那受了伤的摇光此时也因君主的几句话而清醒了过来,浑身的怒火在一瞬间消失,看着跪下低着头的六人,她抿了抿唇,也跟着跪了下去,敛下的眼眸也在同时掩去了眼底的不甘与愤怒。

“就这样跪着吧!等想明白了再告诉我是为什么。”顾七合上资料,拿起便往厢房里走去。

泽则在见她起身进房后,也站了起来跟着往厢房里去,只不过,在经过摇光身边时威压释放而出,几乎就在那一刻,跪着的摇光只感觉身体一沉,似有巨石猛然压下一般,整个人顿时被压向地面,紧紧的贴着。

“噗!”

因突如其来威压的袭击,让她体内的血气再度翻滚,一口鲜血也随着吐了出来,此时,她全身紧紧的贴着地面,身上的那股强大的威压并没有收回,压得她说不出话来,就连动也动不了,只知道极为的难受。

就在她感觉快呼吸不上来时,那股威压才收了回去,她侧过头想看,想问,却只见那抹白色的衣袂已经渐行渐远,进入了厢房,直至不见……

“摇光,你怎么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天衡连忙问着,看着她趴在地上脸色苍白,再想到刚才君主说的那话时,更觉得胆战心惊。

其他几人虽没开口,但目光此时也落在她的身上。心里也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就突然这样了?

然,当摇光将顾七进来后所说的话,所做的事说了一遍后,几人皆沉默了下去,空气中似乎在这一刻静修止,似乎,他们明白了些什么了。

而房中,顾七将翻看到最后面的几页资料,看完之后便将那资料用火烧了,瞥了一眼跟进来的男人,问:“你跟进来做什么?”

泽笑了笑走上前抱起她,让她坐在他的腿上,倚在他的怀里,抚着她的秀发,道:“我还想着你不知何时才出手呢!他们几人原本就是为你找的,若是你不喜欢,哪怕他们来自庞大世族也一样灭了没事。”

“比起我亲手训练出来的人,他们确实是不怎么讨喜。”顾七说着,一边把玩着他的手指:“你当初怎么就收正下他们了?这些人心高气傲太过麻烦了。”

“没事,不想收为亲随就收了当打手,当陪你修炼的人也一样,实在不喜欢了,便杀了也无妨。”他低笑着,看着怀中之人瞪来的一眼。

然,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板子重击的声音,以及那带着压抑的痛嗯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