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二章 送她出嫁,真正的大礼

妙绮的性情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过去只是任性,还不曾如此深沉阴毒,让人琢磨不透,当年他和爵爷婚事未成对她和爵爷的影响都很大,妙绮自此不做女儿红妆,只打扮的如常言所道蛇蝎心肠般模样,她是在提醒自己曾经做过不可挽回的事情吗?

爵爷自那之后一夜白发,鹤发童颜成了他的标志,至今不曾变过,王紫想,那场错乱的婚礼让一个无辜的女子丧命,妙绮和爵爷不只是为一个生命赎罪,更多的是为自己的年少轻狂而忏悔。

不得不说,爱情真是个玄妙的东西,只一个执念便能左右人的生死,妙绮和爵爷从不知道爱情的重量,谈婚论嫁时也如两人一贯的性子,想怎么便怎么,即便闹的鸡飞狗跳也权当好玩。

只是一个痴情女子的死去,父亲的不原谅,师傅的责备,众人的指责,让妙绮和爵爷才知道、他们当作游戏的爱情,在别人那里是生命、是责任。

妙绮和爵爷能够挑起花溪谷的城主的重担,足以见得这期间两人的改变,虽然性格变得更加古怪,但是做事一马当先,才能得到花溪谷所有人的认可,如今都过了多少年了,妙绮和爵爷也不是当年那不知世事年轻人了。

当年一辈的人也死的死,隐世的隐世,还能有几个留到今天,只有爵爷四人还仍旧在城主的位子上看护着花溪谷,几代人过去了,当年的事情也早该了了,妙绮和爵爷,也该给自己一个圆满的交代了。

两人的爱情能保鲜到现在,值得所有人祝福。

王紫从妙绮手中拿过了那胭脂盒,放在一旁,口中说道:“这样就挺好。”

“小面瘫,你的审美本姑娘真的可以相信吗?”

妙绮似乎顿了顿,然后妖娆一笑,侧头看了看自己的发型,半边在上面盘起,用几根发簪点缀,那些眼花缭乱的发饰早被她仍的远远的,剩下的墨发柔顺的披在身后,露出清丽的容貌,眉目间不可忽略的灵气,如此干净的面貌,妙绮都有些不敢认自己,她早就习惯了那浓重的妆容,如此卸去,就好像脱了衣服一般不自在。

“可以。”

王紫点头,她承认以前对于审美这个词的确没什么感觉,看人总是先看到灵魂,但是现在,她的审美硬生生的被她的男人们养刁了,当然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可以。

只是对于妙绮从她进来就这样没事儿找事儿一般的挑衅不予理会,好像故意要找些不痛快似的,只是碰上王紫她也就没辙了,却见妙绮也耸了耸肩,口中说着“你这小面瘫就是无趣”,她说什么都会被软软的弹回来,找些乐子都不行。

王紫四处看了看,在衣架上找到了那顶镂空的红盖头,取了过来,正要给妙绮披上的时候却听她道:“还没到时辰,这玩意儿先别给我盖上。”那样子还真不太想,王紫只好先放在一旁。

心里想着妙绮这也是出嫁,送她出嫁的人也算是她了,见到桌子上放的茶水,王紫前去道了两杯,口中看似闲聊的问道:“你赶走了多少人给你打扮的人?”以至于最后这差事竟落在了她的身上。

“本姑娘哪有那个闲心去数那些笨手笨脚的丫头到底有多少。”

妙绮说道,眼神扫过铜镜,那些丫头被赶出去,其实皆因为一句话“城主您真的好美”,每个人的眼神都好像见到陌生人一样,惊叹不止,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只这一句赞美的话便让妙绮大发脾气。

如今能让妙绮卸去往日的妆容,已经是令她极不自在的一件事情了,而坐在这里也是一种煎熬,有时候逃避的久了便真的没有面对的勇气了,所以今日的妙绮愈发的敏感,别人随便一句话在她这里都被放在了显微镜下,无限的放大。

直到王紫过来,王紫本就有那种让人平心静气的魔力,即便妙绮想找她挑衅,也是在试探王紫会不会说出让她炸毛的话,只是没有,王紫好像什么都明白一样,只纵容她闹脾气。

明明王紫才是那个小辈,可如今角色却好像反转过来了,只是如此一来,妙绮也奇异的平静下来了,真正的平静,敢去看自己这张多少年不曾见过的脸,敢去面对逃避了那么多年的情感。

妙绮本想站起来面对王紫,可刚一动身体,身上那嫁衣上坠着的宝石金片便叮当响,这衣服里三层外三层的,妙绮很快坐好,眉目间闪过一丝忍耐,只一天便好。

“妙绮,当年虽无缘拜你为师,但你我亦师亦友,你于我一路相助之恩我定永世不忘,今日你出嫁,我便先以茶代酒,祝你与爵爷有情人终成眷属。”

王紫端茶过来,递给妙绮一杯,口中说道,妙绮接过茶杯,只是眼神还有些怀疑的看着王紫,忽然间说出如此感性的话,她是有些不相信的,这可不像她认识的小面瘫。

“我说小面瘫,这茶水、该不会有什么猫腻吧?”妙绮缓缓说道,削葱般的白玉手指转了转茶杯,看着杯中的绿意漾开,妙绮眉毛微挑,露出些洞悉的神色。

王紫看了看妙绮,那眼神淡淡的,但是妙绮就是能从那停顿的间隙感受到王紫无语的感觉,却见王紫仰头先喝了茶,放下茶杯,一气呵成,却听王紫说道:“我可不是你。”

“啧啧……更不对劲了。”妙绮摇着头说道,更加怀疑了,却还是仰头喝了王紫端来的茶,放下茶杯才道:“喝这茶是为了小面瘫你这一番话,话是真的,就不知道这茶怎么样了,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你不是我,不知道本姑娘从来没被毒过。”

王紫也不解释,若是说得多了还真显得她心虚,反正妙绮爱怎么想便怎么想吧,成亲就在城主城主府,也没有迎亲的步骤,否则还有许多程序,只是有一整天的时间要耗了,而爵爷那边应该已经在接待宾客了。

现在已经到了中午,总算过了半天,黄昏时拜堂,还需要等将近两个时辰,若不是王紫中途来了,妙绮真的会等的不耐烦,此时也有了开玩笑的对象,时间总算没有那么难熬了。

期间王紫叫了丫鬟进来把房间都收拾了,总这么乱着也不是回事儿,丫鬟们本是小心翼翼,此时见妙绮端端正正的坐在凳子上,也没有为难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面瘫,的家男人们呢?”妙绮问道,有的没的跟王紫闲聊。

“对面。”王紫说道,他们本就在内堂等着,反正婚礼上交际再忙也没他们什么事。

“呵呵,你就在这里陪着我,你那男人们心里不得咒我?”妙绮笑着说道。

“不会。”王紫说道,靠在桌子上,瞥了一眼妙绮,若换作别人恐怕早就忍不住发飙了,妙绮面上笑的更开心,总觉得王紫那眼神中有鄙视的意思,她的男人还没那么无聊。

“哎,枉本姑娘多年来阅尽天下美男,没有美男环伺真是本姑娘此生一大憾事。”妙绮捋着头发,缓缓开口,那语气还真有些认真,只是王紫已经想去堵住她的口了,拜堂的吉时快到了,妙绮的话也越来越多了,是在找话题分散注意力吗?

“几千万年前过去了,你现在才想起来这些,已经晚了。”王紫说道,妙绮看着她的眼神中就差写两个明晃晃的大字、‘羡慕’了,只是是不是真的羡慕王紫怎么可能不知道,妙绮用几千万年的时间惦记一段感情,怎么可能会去喜欢别人?分明是口是心非。

王紫也想通了,她也想过为什么自己的男人会那么多,她也怀疑过是不是自己用情不专,只是每次想她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并非用情不专,她爱每一个人的分量都不会少。

她深知自己与别人的不同,也就不去与世俗作比较了,她爱的人很多,但每一个都是百分百的真心,也许她就是那么霸道,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就不会改变。

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她就不信命,不信天,可直至如今,她唯一坚信的是她与他们冥冥之中的缘分,如果说出生时上天便把她放入炼狱中炙烤,那他们的出现就是她的甘霖,一旦沐浴过便会上瘾。

她从未想过救赎,因为在逆境中挣扎的久了,救赎对她来说已经不屑一顾了,她不相信她力量之外的东西,她守护过一个美丽如天使的女孩,她还不是照样背叛了她。

不管是九幽,还是卫子谦,还是李战,还是其他人,不管他们曾是六界的守护神还是肆意的凶兽,不管他们拥有怎样的身份,王紫有一点很坚信,她若平凡,他们陪她洗尽铅华,她若堕落,他们陪她指尖染血。

这个世界上,淫荡的天使放纵群交,恶魔忠贞一人守到苍老,她招惹的是一群恶魔,包括她自己,他们在一起,才是最好的结局。

“小面瘫,你的觉悟真是越来越高了,枉我当初还在为我那四个徒弟着急。”妙绮说道,当真发现王紫与以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从一个情感白痴走到现在,妙绮都不得不为她欣慰,相比起她修为上逆天的增长,她还是更愿意看到感情越来越丰富的王紫。

“城主,吉时已到,该拜堂了。”

这时,却听外面一个丫鬟小心的说道,王紫起身,看天色也该到时间了,取来了那盖头给妙绮披上,霎时那清丽的容貌隔着镂空的红纱,若隐若现,但惊鸿一瞥也是绝色佳人,王紫去牵妙绮的手,妙绮本想拒绝,却听王紫说道:“你不让丫鬟领你出去,我就辛苦一点送你。”

“呵,真是辛苦你了,小面瘫啊,那就扶好了。”

妙绮有些嫌弃的一笑,但心中岂会不愿?抬起胳膊放在王紫手中,竟也有种感动在心里蔓延,她也有女弟子,只是师徒终究是师徒,再说自家那些男弟子一个比一个不听话,女弟子却一个比一个规矩。

尊师重道太过头了,也就少了亲近的感觉,正如王紫所说,当初他们二人无缘师徒,如若不然,王紫定会是她最满意的弟子,今日会是王紫来安抚她的情绪,她心中满意。

王紫看似不拘一格,实则心思细腻,当年她有父亲和师傅一起送她出嫁的机会,但被她挥霍了,如今,如那退下的妆容一般,洗去厚重,她竟也真的渐渐释怀了,妙绮盖头下的眼睛闭了一会,大婚真是个该感性的时候,再睁开眼睛时,面上带笑,这才随着王紫缓缓出去。

门口两个丫鬟小心的开门迎着妙绮和王紫出门,王紫出来,却见乐九也在门口,乐九身边好还有两人,其中霜雪是她熟悉的,另外一个气质冰冷不苟言笑的女子,想来是那半凝。

“九哥……”妙绮站定,口中唤道,眼神看向乐九。

“莫言,今日你是新娘,爵爷还在等着。”乐九却摇了摇头,轻声说道,那声音空灵好听,在前厅有些混乱的人声当中,那略带些清冷的声音也显得温暖,今日大婚,新娘不宜多说话,何况他们之间,不说也懂。

乐九又看了看王紫,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王紫便带着妙绮去喜堂,沿途的路上铺着厚厚的红毯,上面撒着红色的花瓣,丫鬟垂首站在两侧,不甚长的走廊此刻走着却也变得漫长起来。

直到二人的身影出现在前厅,刚刚转角便迎来一束期待中也有些紧张的视线,王紫看去,却见大堂中央站着同样一身喜袍的爵爷,那,这应该是王紫见过他最穿的最正经的一次了。

爵爷本来也是风流俊郎的模样,再加上几分什么都看不上眼的不正经,倒也能迷倒一大票女子,只是平日里他总是穿一身随随便便的布衣,还总是衣冠不整,那头白发也给他顶着多了几分老叟的模样。

只是此时的爵爷,身板挺直,精神烁烁,一身喜袍更让他看起来容光焕发,精心打理过的白发披在身后,露出干净的面庞,果真有些风流的味道,与他平日的样子判若两人。

妙绮也是一顿,许是为了见到爵爷不同往日的一面,许是穿越时空看到了多少年前的对方,那是王紫所不知道的,但她知道,两人都在期待着彼此,别扭的期待着。

王紫扶着妙绮继续走,有王紫的提醒妙绮似乎也才回过神来,缓步靠近爵爷,众人屏息凝神,看着这一对新人,当然也有人注意到带妙绮出来的人竟然是王紫!

直到将妙绮领在爵爷身边,王紫才退到一旁,眼看着妙绮和爵爷四目相对,仿佛两人之间诉说着故事,那种静谧的讲述是别人无法融入的,直到顺尧在前面开口,这才进入正题、拜堂。

主婚人是顺尧,也许这也是为了弥补当年的缺憾,众人用心之极,都想让爵爷妙绮这一场婚礼尽量完美,而顺尧做主婚人,繁缛的拜堂仪式也在他的主持下简单明了起来。

丝竹之声缓缓奏起,妙绮和爵爷转身面对顺尧,有人地上喜绸,却听顺尧道:“一拜天地!”

妙绮和爵爷躬身下拜,这恐怕是他们此生鲜少有过的跪拜,只是一切因为两人情感的仪式都变得慎重和心甘情愿起来。

“二拜祖宗!”

妙绮和爵爷起身,迎面朝西北方向下拜,许多宾客不理解,这所谓的二拜祖宗,是要拜两人的祖上,妙绮的父亲还健在,只是早已隐世,爵爷父母早亡,但是也有一脉相承的祖宗,而西北处正是花溪谷祖上的隐世之处。

“夫妻对拜!”

妙绮和爵爷面对面,眼神透过那层红纱相对,爵爷忽然笑了笑,那笑没有平时的不屑一顾,妙绮盖头下的脸上也扬起笑意,似乎能读懂彼此此刻的心情,二人躬身跪下,庄重的下拜。

“礼成,送入洞房!”

只听顺尧的声音再度想起,拜堂之中省去了许多步骤,只留下最终的仪式,也是,这定然是大家都乐意的,否则要让顺尧吟唱那许多祝词,即便是为了圆当年的遗憾,顺尧也不会做的。

宾客这才哄笑着将两人送走,此时正是黄昏,而婚礼的晚宴,也是一天中的重头戏、才刚刚开始。

“我们去闹洞房吗?”永安踮着脚尖看着妙绮和爵爷两人的身影消失,似乎是被这里的气氛你感染了,忽然说道,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这闹洞房一词。

“傻小子,现在还不是闹洞房的时候,晚上宾客散去才是,你要愿意等就等着吧。”青龙说道,王紫看了看青龙,虽然这厮没安好心,但是她也并未阻止,热闹嘛,一定给妙绮和爵爷一个难忘的新婚之夜。

“好啊我等着,可闹洞房要怎么闹?”永安说道,跟着几人往前走,晚宴基本是酒宴,王紫他们另有去处。

“无理取闹。”青龙只丢了四个字。

“无理取闹是怎么闹?”永安紧接着问道,求知*还真是强烈,只是青龙现在想的是,派这个傻小子去闹洞房,对手可是爵爷和妙绮,不知道会不会反被他们两个收拾了。

“就是想怎么闹就怎么闹。”青璃在永安身边说道,不遗余力的在青龙之后拐带纯洁的娃,虽然说这话的时候青璃那水一样的眼中要多纯洁有多纯洁。

“喔……我们一起去吧!”永安似懂非懂的说道,不过很快就抓住了青璃,找到了同盟。

“……好。”青璃本是要拒绝的,可不知为何又同意了。

眼看着王紫的身影也要消失了,后面的却传来急切的喊声,听那声音王紫才停了下来,转身便看到戎佩白拨开人群跑了过来,身后还有池天翰和高思源。

“呼,我就说花溪谷怎么会点名叫我们过来,肯定是你吩咐的吧?你都好了吗?什么时候醒的?没有大碍了吧?那什么信仰之力到底管不管用?”

戎佩白站定,喘了口气之后就连珠炮一般问道,她倒是知道王紫在,但是跟人打听也不管用,反正没人敢带她去找人,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了,这才跑上来叫住,现在见王紫真是太不容易了。

“进去说吧。”唐玉在一旁说道,否则一会儿这里又要被包围了。

“好好好,进去说!”戎佩白立马点头,怎么会不乐意,她巴不得呢!

一行人进了内堂,这里是专程给王紫他们准备的地方,酒宴已经准备好了,戎佩白三人几乎是迎着所有人羡慕嫉妒恨的视线跟着王紫离开的,他们见一面都难,戎佩白三人却轻轻松松有了跟王紫单独相处的机会。

王紫坐下,还没说别的就先让人撤走了天心面前的酒,这玩意儿绝对不能让他再沾了,天心还疑惑的看了看王紫,好像在问她怎么把只把他的酒撤了,王紫却道:“喝这个会头疼,不要喝了。”虽然这理由实在有点牵强,王紫说起来却面不改色。

好在有人比王紫更认真,却听永安说道:“是啊,天心你不能喝这个,你忘了前天你喝了桃花酿,醒来后所有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吗?你喝这个会醉的,所以不能喝。”

永安的表情很认真,以至于天心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是啊,他那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梦现在都没想起来,而且好像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不要喝了……再说这些酒闻起来也没有那么香香甜甜的味道。

“好吧。”天心点头,不喝就不喝。

戎佩白眼神溜溜的在众人身上转过,虽然她很想问王紫一句这些是不是都是她的夫君,但是到底还没那个胆子,不是怕王紫,要是只有她跟王紫在,她问就问了,王紫肯定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她怕的是这些男人,气势一个比一个强大,气场也一个赛一个危险,真佩服王紫可以让这些人‘服服帖帖’的。

“怎么只有你们三个来?”这时,却听王紫问道,其实她事先不知道戎佩白几人会来,只是听了戎佩白刚才说的,恐怕是因为她的醒来,花溪谷专程通知他们来的。

“要知道今天是因为你也会在所以才叫我们,恐怕其他人有天大的事情也得来,司空已经是副院长,现在事情很多,战老头更加撒手不管了,演阵院基本上都是我们在管着。”高思源说道,抑制不住的笑,还好他来了,否则得后悔死。

“王紫,你应该都没事了吧?三年前可吓坏我们了!”

戎佩白问道,刚才王紫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是三年前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确实历历在目,她发誓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不管王紫多强大,她都是她恩人,她的朋友,王紫想做什么她都不管,反正她都想开了,王紫于世人是好是坏在她这里都不会改变了,她是真的想让王紫好好的。

“没事了,只是沉睡了三年。”王紫说道,不吝啬与他们三人说自己的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拯救世界这太危险了,以后还是少做为妙啊……”

戎佩白拍着胸脯,颇有些庆幸的说道,口中竟然呢喃着说出这样的话,引的没有在意的旁人也侧目,这三人倒真有些意思,没有像旁人一样过来对王紫歌功颂德,反而说出这样的话。

虽然也是芸芸六界中的一员,但是他们的出发点竟然能从真正关心王紫开始,果真难得,怪不得王紫对他们如此厚爱。

戎佩白倒是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这只是她最直接的想法而已,反正六界自有命数,她不信六界会这么完蛋了,就算真的会完蛋,大家一起死,一点都不孤单。

所以说戎佩白这厮头脑简单,却简单的可爱。

“王紫,你打算回演阵院看看吗?”

池天翰问道,他没有说世外域,也没有说长天派,只说了演阵院,因为他隐约知道王紫即便能为六界作出那么大的贡献,也不一定会与世外域化干戈为玉帛,所以明智的跳过了,长天派是长天派,演阵院是演阵院,绝对不能一样。

“不。”

王紫摇头,她已经不适合再回去了,即便演阵院的确是块净土,不论过去,就算是她现在的身份,也不适合再踏进演阵院了,虽然知道王紫多半不会同意,但是得到结果时三人还是有些失望的,其实他们不是为别的,就是想让王紫看看他们几人拉扯起来的演阵院,他们正努力把那里打造成一块只属于阵法的地方,努力想让阵法在他们手上传承下去。

“你们与家族的关系如何?”却听王紫接着问道,这是王紫第一次问起他们与家族的关系,三人都是一愣,却也没犹豫多久。

“演阵院的弟子多与家族重新修好,我们三人也如此,但……”高思源说道,似乎想解释很多,面色也有些着急,可是此时反倒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的,只目光坚定的看着王紫说道:“不管我与家族的关系如何,也不管什么时候,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照样不会做的!”

“我也是,现在你可是天下人崇拜的强者,我们不必因此与家族对抗,多一些力量去做自己的事情,但是王紫,我们的坚持不会变的!”

戎佩白也说道,家族让他们失望过,放弃过他们,更逼迫过他们,他们决裂过,如今照样却还是表面欢欢喜喜的一家人,因为他们也长大了,不会意气用事了,怎么做才对他们最有力他们很清楚了。

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演阵院为数不多的十几人才是他们真正的家人,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才是分不开的,为了保护他们彼此,他们愿意借家族的力,反正对于家族来说,这也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你们太紧张了……”

王紫不由得说道,心中有些无奈,她问这个纯粹是想关心一下他们的现状,想来应该并不比过去差,她倒是希望他们与家族不要闹僵的,他们跟她不一样,有家族在才会更稳固,只是三人竟然都想歪了。

“嘿嘿,是高思源把我带跑了。”戎佩白一愣,顿时就明白了,随即嘿嘿的笑道,不过王紫的关心她还是很受用的。

“对了,现在长天派的掌门人是谁?”王紫又问。

“宇文华,自三年前大战结束后,夏寻老祖就再次将掌门人的位置传给宇文华,自己真正隐世了。”

池天翰说道,王紫还真能问道重点,这的确是长天派的一件大事,取消掌门人资格这么大的事情,当年说取就取了,就在宇文华的威望一落千丈的时候,竟然又把掌门人的位置给他了,这的确是很多人都不理解的事情。

“天翰,此番回去,你将这个交给宇文华。”

王紫说道,说话间手中忽然出现一个玲珑小塔,塔身金色,只有十寸来高,看起来很精致,池天翰接过,却瞬间惊讶的看着王紫,这这是件宝物!只放在手中便能感受到这法器中的灵力。

只是具体是什么等级,什么作用,还要用了才知道了,池天翰本是想问问的,但是脑海中灵光闪过,眼神也睁大了些,当年王紫被关进玲珑宝塔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而正是因为此事才让王紫带人大闹了长天派,又几乎血洗了世外域家族诸多高手,闹出了后来不可收场的局面,而如今王紫赠塔……意义何在?

不会是还要寻仇,根本没那个必要,那是为还她打破的玲珑宝塔?也就是说,王紫与宇文华之间、也有化干戈为玉帛之意?

“你不亲自去给吗?”池天翰还是忍不住说道,既然是好意,是不是亲自带去更好?

“不了,你带去便好。”

王紫说道,她确实是还宇文华的玲珑宝塔,昨天她特意去问过冷殇,当年将她关进玲珑宝塔确实是梼杌授意宇文华的,如何沟通的她不知道,但是宇文华在这过程确实是无辜的。

她从原来的玲珑宝塔中得到了天火,更得到了永安,如今还一个也理所应当,虽然不能再以天火填之,但是这座小塔也是超神器,也有很出众的力量,本想着她亲自去炼制,却没想到冷殇早已准备好了,她也没客气,直接拿来用了。

还了这座塔,便各自陌路吧,最起码现在她没有跟长天派主动交好的打算,他们之间的纠葛很深,她大闹了长天派,但是当年长天派要杀他父亲也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现在都清楚了是影族从中作梗,但是多争论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不如将过去抹白,以后再说以后的事情。

“好,我一定带到。”池天翰说道,珍重的收了起来,王紫送出的礼物定然不是凡品,他却没有贪婪的念头,这是王紫对他的信任。

……

晚些时候池天翰三人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他们都知道此次一别在相见的时候恐怕又要在很久以后了,王紫一行又坐了许久,等到外面的宾客也渐渐散去,这场大婚总算是要落下帷幕了。

“我们是不是可以去闹洞房了?”永安说道,竟然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听到外面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告辞离开,本来是趴在桌子上的永安顿时直起身来。

“去看看爵爷,如果他回洞房了,你就可以去了。”卫子楚说道,他也是妙绮四人的徒弟,不好开师傅的玩笑,不然闹洞房这么热闹的事情他还真不想错过。

“好,我去看看。”永安说道,立马站起身来出去了,没过多久便匆匆回来,从那脚步声中几乎就能感受到他正兴奋着,却见永安进来后直接拉着青璃的胳膊往外走,口中说道:“爵爷已经回洞房了,我刚才问过下人,说是已经回去一阵了,我们也快去吧!”

走在门口时忽然又停了下来,看向屋子里的人说道:“你们不去吗?小丫头去不去?”为什么他们都不感兴趣,不是说会很好玩吗?

“我也去,省的你们回来的时候找不到路。”腾蛇说道,去凑凑热闹也好,见在没有人动了,永安三人便转身走了,留在外面渐行渐远的声音:“洞房在哪儿啊?这么大的地方我们要先去哪儿找……”

屋子里静了一会儿,却听青龙说道:“小主人,你真的不去看看吗?”众人也看向王紫,那眼神也在疑问,好像王紫就该去洞房那守着一样。

王紫看了看众人,墨眸中有些怀疑,是因为他们真的太了解她了,还是她做坏事一点不靠谱?她可没透露过什么风声,可众人的眼神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好像很肯定她今天一定会干坏事儿了?

“我去看什么?”王紫还是问道,想听听他们怎么说。

“王紫殿下,你现在的样子,不是对闹洞房不感兴趣,而是你就已经知道今天晚上洞房是什么情形了,所以看不看都一样了!”卫子楚说道,拄着头看王紫。

王紫听了顿时了然,原来如此,感情她淡定一点还被更加怀疑了,拿起手中的酒杯饮了一口,这才说道:“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说话时垂眸,好像要掩盖眼中的那一抹不自然。

“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听着怎么不像是好事儿呢,媳妇儿,妙绮和爵爷对你做过什么?”混沌不由得笑道,有些好奇了,只是他这话不说还好,说了王紫心中一顿,更不好说她到底做了什么了。

“你们想知道的一会儿潜进妙绮和爵爷的洞房看看不就明白了?”穷奇在一旁说道,适时的解了王紫的尴尬,不过其他人还真好奇了。

“还是别去了,一会儿也让永安他们早点回来吧。”王紫说道,不过心想永安他们也不会闹的很晚。

“不,媳妇儿说这话我可得去看看了。”混沌摇头,越是如此他越想知道了,王紫也不说是什么,混沌想看就去看吧。

“我们要继续在花溪谷住几天吗?”青龙这时问道。

“不了,妙绮和爵爷的大婚过后,我们也尽快回魔界吧。”

王紫说道,魔界还有妖界都需要她出面处理一些事情的,今天之后六界也会知道她醒来了,她暂时不能待在花溪谷了,安顿好魔界和妖界,其他事情便可以慢慢来了,不过暂时没有外在的敌人,一切都轻松起来,跟影族在时完全是两种心态。

东乾四人看了看王紫,回魔界,真是个亲切的词,说实话,他们还真的想回去。

不久后王紫他们也回住处了,至于永安三人,不至于会找不回来,王紫也并不担心,只是众人刚刚回山,还没散去时便看到永安三人匆匆回来了,三人落下,永安的脸还是红扑扑的,快跟他火红的头发变成一个色儿了。

青璃看起来还好,腾蛇确实笑嘻嘻的看着王紫,口中说着:“小紫你太绝了,妙绮说要跟你没完!”

“洞房那、发生了什么事?”混沌顿时问道,还真有事情啊。

“这要问小紫了,我这么纯洁的人,实在说不出口。”腾蛇耸肩,无辜的说道。

“小丫头、你……是你做的吗?”永安红着脸问,有点不敢相信,想到那两个*着纠缠在一起的人,永安脸上的热度怎么都退不下来。

“我的主人,你给妙绮下药了?”穷奇忽然问道,想到刚才王紫说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刚才还没怎么在意,现在却忽然想起来了,只是,若真的是下药,那王紫还真腹黑了一回,而且妙绮似乎还着道了。

“下药?王紫殿下你给妙绮师傅下药?!”卫子楚惊讶的说道,简直惊恐,妙绮会栽在王紫手上吗?她可是用毒高手啊!再说,如果是下药的话,一定是媚药了,因为王紫曾经被妙绮算计过,有妙绮识别不出来的媚药吗?

“咳……”

王紫轻咳了一声,被众人的眼神看的微微不自在,今天白天妙绮的怀疑确实没错,也有可能她察觉到了茶里的药,只是她自信自己能化解,所以还是喝了,以至于……让王紫得逞了。

其实王紫不会说,这药才是她为妙绮准备的真正的大礼,为了不让她有办法配到解药,她真的费了很多心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