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一章 不休的追逐,新娘妙绮

“那真的是王紫吗?”

“是真的!那几个男子从来都是寸步不离的,一定是王紫!”

“天哪她醒了!”

本来是没人多注意的,进城的人很多,诺大的城门自有宾客该走的地方,只是王紫一行在这里停留了许久,有人耳朵尖也稍稍听到了乘风说的话,因此多加留意了些,此时一看,却见那一身白衣的女子,亭亭玉立,却有着一般女子无法企及的气势,那自然的冷清让人不敢多看。

此番来参加大婚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当年多是见过王紫的,否则仅凭着口口相传的外形,还有记忆水晶中模糊的轮廓,现在也无法这么肯定,三年来都没有消息,此时在这里忽然见到了本尊,众人怎会不惊讶?

此时纷纷围了上来,眼中俱是放光的神色,在如今的六界,能再见一次王紫本人,与三年前的感觉完全是天差地别!不管这些人都有些什么显赫的身份,在王紫面前好像都不够看了,看他们此刻几乎无法表达完整的话就知道他们有多激动了。

“统帅,看到您无恙真是太好了,三年了,我们无不期盼您早日醒来啊!”

“我六界能有如今的太平,多亏了您三年前力挽狂澜啊!”

“您醒来真是我六界之福啊,天下人若是知道这个消息,定然也会沸腾的!”

“……”

王紫只看着一个个人凑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统帅之名在三年前出现后便成了他们乐意延续的称谓,好像这样便足以证明他们并肩作战过一样,也足以拉近彼此的距离一样。

那些是真的还是浮夸的语调王紫已经不想追究,不管是辈分和资历多大的,在她面前都恭敬的一口一个您,这些人中的面孔她有些是记得的,当初有反对过她,也有追随过的。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来,王紫的脑海中忽然有些晕,今昔何如?与三年前的她,更与四年前的她完全不同,她被怀疑过,被驱逐过,被恐惧过,被厌恶过,被激烈的反对过,那时也是这些人的身影。

不一样了,他们会因为自己对六界的贡献而推翻他们之前对她的认识,当初恨的牙痒痒的人如今会拿来崇拜,纵是现在与他们同样脚踩黄土大地,王紫也有种抽离的感觉,在云端俯视着这些面孔,看着他们激动的难以自持,看着他们错落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在曾经最黑暗的时候,王紫告诉自己总有一天她会站在六界的巅峰,让这些人嗔不得,怨不得,恨不得,战不得,她就要站在力量的巅峰,说到底,这个世界还是强者的世界。

如今,她不敢说自己是不是站在了六界的巅峰,因为所谓巅峰,总在你爬高一层的时候发现天外有天,但是最起码,她做到了让六界之内的人不敢再说个‘不’字。

他们会崇拜她,这是真的,会惧怕她,这也是真的吧,毕竟,此番还有谁能是她的对手?

看着他们激动的神色,是否把她当作救世主了?三年前她接下了那个责任,以后呢?她可没承诺过去做六界的守护神……

“多谢诸位关心,此处非谈话之地,王紫醒来的事情也会在日后昭告天下,诸位风尘仆仆,还是进城先歇下为好!”

这时,唐玉见这里快被包围了,赶紧上前说道,这些人都是宾客,人家客客气气的来他也没有赶人的道理,只好尽量客气的说道,乘风见这情形也彻底回过神来了,看了看对面的王紫,见她神色间毫无变化,只淡淡的看着眼前这热情的几乎混乱的场景。

乘风忽然窜了出去,招呼了城门外的弟兄们过来清人,看着客客气气的,实则有不容置喙的强硬。

“诸位的好意我收下了,但今日我来是为两位城主的大婚,诸位别叫我喧宾夺主了。”

见众人迟迟不肯退去,王紫上前一步说道,众人见王紫说话,都安静了下来,此时更是纷纷点头,口中说着“在理在理”,还一个劲的点头,看那样子似乎更像是只要王紫说的就都在理,说着便一步三回头的跟着乘风安排的人离开了。

“是我考虑不周,先这边请,我安排马车带你们进去。”

唐玉回头对王紫说,见王紫从始至终都淡然的样子,并没有因为这些人的崇拜而有何骄傲的神色,唐玉不禁心中赞叹,王紫的心性实非常人能比,即便一人坐拥天下人都望尘莫及的荣耀,她自仍是心明眼净,不为所动。

王紫一行人进城,唐玉很快安排了马车来接,由此也挡住了外人窥探的视线,不久他们便走向另一条路,前往内城的主峰,花溪谷本就是一座山城,地势一路往上,房屋道路修建的巧夺天工,颇有种梦幻的空中之城的感觉,远望着山上的房屋,许多竟像是凭空垂钓下来,平添几分夺目。

这往来的一路上都是红绸高挂喜气洋洋,花溪谷的人多数是闲时各自为居,战时脱了锦衣披上铠甲便能上战场,也正是因为这里所有人都经受过军队的锤炼,才能如此齐心。

如今爵爷和妙绮的大婚在花溪谷所有人心里,恐怕比自己家人大婚都要隆重,这些庆祝就算唐玉苏城他们不安排,所有人也会自觉开展的。

唐玉先将众人带回了住处,现在山上人都忙,就剩今天最后一天准备的时间了,王紫清楚这些,所以也并未要求先去找妙绮几人,客随主便。

“这里好多人,好热闹啊。”永安说道,站在高处看着山下人来人往,眼神所到之处皆是红绸高挂,人们脸上也是喜气洋洋,永安见过的大场面也不少了,只是像这般和谐的还是第一次见,所以多少有些好奇。

“明天会更热闹。”青璃在一旁说道。

“我知道,明天是爵爷和妙绮的大婚嘛。”永安点头,表示他也是知道很多的,只是他知道的也仅止于这里会很热闹而已,对于爵爷和妙绮两人的大婚并没有多少想法。

“也不知道两人在干什么,现在乐九和顺尧该不会一人一个看着吧?”腾蛇说道,不由得想起了两人别扭的样子,看他们拜天地结成连理还真有些怪异的样子,就一天了,他们两个应该会消停吧。

“闹一次就够了,再来几次乐九和顺尧恐怕会生气的。”

青龙说道,众人听了不由得笑,说起来妙绮和爵爷的性格太像,都是很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范,可两人也有无条件听话的时候,那就是乐九和顺尧强硬的时候,若是碰上两人生气,他们肯定乖的不要不要的。

“媳妇儿,你喜欢这样的婚礼吗?”混沌忽然问道,这问题真的来的很突然,让一只静静听的王紫也愣了一下,众人的视线却都飞快的转移过来,或漫不经心,或期待,反正都在等着王紫的答案。

王紫看了看满城的热闹,明日定是宾朋满座,喜庆非凡,王紫缓缓摇了摇头,她不喜欢。

“呵呵,那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婚礼?”混沌笑道,不由得凑近了些,感兴趣的模样溢于言表。

王紫看了看明里暗里都竖起耳朵听的人,心中也有些好笑,可是却很满足,即便外面再热闹都走不进她的心里,而只要他们在,她的心里就是满的。

大婚,这是迟早都会有的事情吧,她很久以前就承诺过,只要一家人团圆,她一定给他们一个婚礼,今夕不同往日,她已经可以坦然的直面自己的感情,朱唇轻启,却听她道:“有你们在就可以。”

众人听的心中一顿,那温热的柔情却在心中缓缓融化开来,还有比此刻暖的时候吗?众人面上都缓缓绽放笑容,王紫说的又岂不是他们心中想的,只要新娘是王紫,便是最美的婚礼。

“呵呵原来我媳妇儿是如此浪漫的人,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在的,就算世界毁灭也挡不住我奔向你的步伐!”混沌笑很痞,却也很开心,张开双臂去抱王紫,只是半路扑了空,却见慕千厷直接捞走了王紫,先是在王紫唇上印了一个大大的吻,才漫不经心的说道:

“世界毁灭是挡不住你的步伐,但是小紫紫一个字就能让你停下,不要这么着急对号入座啊……”

混沌眯了眯眼,收回手靠在石头上,没有立刻说话,虽然他现在还处于苦追王紫的阶段,但是被人阻挠还真是不爽啊……几秒后才见混沌一笑,那种锋芒内敛的沉稳和痞笑间隐隐的张狂奇异的糅合在一起,让他看起来多了夺目几分,却听混沌说道:“我媳妇儿是舍不得让我停下的,这一点,我还是很自信的。”

王紫看着混沌,却见那双满是笑意的眼中隐隐带着不可忽视的认真,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犹如他说的话一样,他很自信她不会拒绝她,王紫错开了视线,靠在慕千厷身上,如果要形容她现在跟混沌之间的关系,她这里好比一座城防,混沌攻破这里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我们也会成亲吗?”

永安好像这时才反应过来大家在说什么,后知后觉的问道,眼神看向王紫,好像他现在的心思一样,渐渐充满了期待,他知道成亲是要男子跟女子才可以的,对于爵爷和妙绮的婚礼他没什么感觉,但是如果是他自己的……永安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可不可以现在就成亲?

众人被永安这么天真的问题都弄的有些无言,王紫亦如是,看着永安期待的眼神,她更想装作没听见,而其他人也没开口的打算,也并不打算给王紫解围,这些都是她的情债,不管永安现在懵懵懂懂到底明白多少,不只是永安,还有天心,还有青璃,还有在场无言却沉思的其他人,这些迟早都是要王紫自己面对的。

“永安,你知道成亲是什么意思吗?”王紫问道,可在问出口的时候就后悔了,永安心思单纯,即便知道些,也不会达到她想要的程度,果然,却听永安几乎没犹豫的说道:“我知道,就是永远在一起!”

看着永安那双明明妖异多情的红眸中满是天真和单纯,王紫忽然觉得她不必问了,这个样子才是永安,懵懵懂懂才是他,想到在妖界的闹剧,王紫笑了笑,却听她道:“会的,我们会成亲。”

慕千厷咬了咬王紫的耳朵,抱紧了怀中的人,瞬间的无奈过后很快便释然了,因为他还有其他人都很清楚,有些人迟早会成为王紫的夫君,就比如永安,即便他还不懂。

“那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永安顿时跳了起来,抑制不住兴奋,成亲啊……这是他想了多久的事情,从妖界之后他一只都在想,灵杉让他知道了他跟王紫之间还可以是另外一种关系,虽然他们注定永远会在一起,但是那不一样,成亲是最亲密的爱人才可以的做的事情。

他虽然知道的事情不多,但是他的眼睛照样能看到很多,比如九幽和王紫之间的关系,比如青龙、穷奇、卫子谦他们,总是不同的,王紫待他们的感觉不一样,他知道、那便是爱人跟自己人之间的区别,那种他明明能感觉到却无可奈何的察觉、让他沮丧了好久,只是从来不敢说出来而已……

“要在找到父亲之后。”

王紫说道,她并非妥协,反而她说出的话认真无比,既然已经决定,不管永安懂不懂,以后他都不能反悔了,自从见过了那个被*交织的少年,她便不会安慰自己她的动情是本能反应了,而在灵杉说要让永安入赘时她的怒意,她也不会欺骗那是自己护短了……

喜欢便喜欢了,她可以等着永安去懂。

“小丫头,你说过的话可不能反悔。”永安蹲下来,握住了王紫的手,几乎是幸福的说道。

“当然,不会反悔。”王紫说道,换来永安大大的笑。

目睹了这一切的有些人心里却是忍不住翻涌,梼杌的视线转向一边,不知道落在何处,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心里却在叹息,他到底是如何迟到的?迟到的人应该受到惩罚吗?或许是吧,看着王紫将所有的柔情用在了别人身上,这还不算惩罚吗?

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王紫的心里重重的留下他的痕迹,真是苦恼……不得不说,这是他遇到过最让他慌乱的事情,时间久了,竟然他这个从来不曾低过头的梼杌也有不自信的时候,嘴角轻扯,不由得带起几分苦涩。

青璃始终低着头,好像在专注的研究着脚下的草地,可众人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他的耳朵,让他不由得去深思,永远不分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北皇站在王紫身后不远处,背靠着墙,本来很惬意的样子,听到混沌带起的话题,便不由得看了过来,眼神放在王紫如墨的长发上面,他曾无数次的想过,不用属下的身份,用她男人的身份去抚摸那长发,想着心中都不自觉的柔软。

北皇从来都是个执着而有耐心的人,尤其是对王紫,他知道他应该一步步的攻破王紫的心理防线,在她心里悄悄的留下影子,在慢慢的让那影子凝实,他无数次的期待过梦想成真的时候。

他知道一个人一旦走进王紫的心里,王紫便不会轻易让这个人离开,他相信他做到了,只是,这不是他要的,他要让王紫对他的感情、是男女之情,是爱情!

既然王紫自己意识不到……那便由他来做,北皇的眼中不由得闪过暗光,眼神一转间却是看到东乾在看着他,那视线淡淡的,面上也是那副彬彬有礼的书生模样,只是北皇却知道,这副极具欺骗性的外表之下,其实装着一副修炼成精的狐狸的灵魂,面上不动声色,往往心里早就百转千回。

简修文的眼神在众人身上掠过,金丝边眼镜反射着正午热烈的光线,挡住了那双红眸中幽深的神色,最起码在他们对待王紫的感情上,三年的相处足够他对所有人都了如指掌。

都是男人,他们对彼此的想法稍稍动动脑子便能知道,他简修文也不例外,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师妹,可他们却始终隔离在两个世界,看着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他何曾没有着急过?

凡间界终于见到她的时候,他握在口袋中的手几乎是颤抖的,他多想告诉她所有的一切,可还是迟了,在他说出他们的关系后,他本以为王紫也会跟他一样,欣喜于自己有一个师兄,会去依赖他,可他向来精明的脑子却在那时天真过头了。

王紫的心,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打开的?那究竟需要多久?他不清楚,可有一点他很清楚,他简修文认定的人,永生永世都不会变……

……

晚上到了很晚的时候王紫才回到房间,也不知道她去什么地方了,众人见她有些神秘的样子便也没有多问,乐九只下午匆匆来这里看了一眼便又回去了,看来是真的忙的厉害,不过花溪谷多少年也就忙这一次。

王紫进了赤灵,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来看过了,仍旧是那片美轮美奂的天地,只是这里的灵兽都被她派出去了,连狂鸟和啸月也留在了妖界,他们自修真界就一直跟着她,修为不断的晋升,但是历练的机会很好,不如放他们去外面的世界真正的成长。

只是有些时候,还是觉得这赤灵空荡的有些冷清了……

王紫沿途走到长生树下,从树上摘了两颗长生果存放在玉盒当中,准备明天一并当作贺礼送给妙绮,她定然会喜欢的。

做完了这些,王紫看着那棵粗壮的长生树,忽然开口:“你要一直躲着吗?”她当真是走到哪里都会被盯着了。

“呵呵……”

却听树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笑声,很快一抹红色的身影渐渐出现,那一身暗红色的衣衫,妖异而危险,几乎跟周围妖艳的玫瑰花花海融为一体,慕千厷浅笑着出现,嘴角勾起妖冶的弧度,凤眼直勾勾的看着王紫,缓缓走过来,却听他道:

“并非我躲,这地方可是我先来的,只是想跟小紫紫开个玩笑嘛。”

王紫转身往外走,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他就那么明显的站在那里,气息都没有加以收敛,对于她来说,跟没藏是一样的。

“小紫紫你要去哪里?”慕千厷跟在身后问道。

“回房间。”王紫说道,还能去哪里,只是刚走没两步,慕千厷就忽然闪身过来将她拉住了,手一用力,将她带入怀中,低着头靠近,热气喷洒在王紫的耳畔,却听慕千厷用他特有的低沉而性感的嗓音说道:

“不用回去了,在此处过夜岂不是更好?如此美的地方,鲜花坐床,树冠为被,妙哉……”

王紫眼睛睁大,那热气不断的往耳朵里钻,害的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慕千厷却继续追了上来,张口轻咬着王紫的耳朵,手也不老实起来。

“千厷……回去吧……”王紫推着慕千厷,虽然这里周围有结界,但还是有种光天化日的感觉,她岂会不知道慕千厷想干什么,可是在这里……

“不回去,我想在这里做,想很久了……从看到这片花海时就开始想。”

慕千厷摇头,随即低笑着说道,不容王紫有拒绝的机会,挥手在花海中铺了一层软垫,那软垫也是火红的表面,压倒了一大片的玫瑰花,当真在花海中清理出一席之地。

慕千厷直接带着王紫倒在了软垫之上,撑着头看王紫,凤眼中尽是醉人的情意,王紫看着,想到他说的话,这片花海已经在这里不知有多久了,很久以前他就想跟她在这里,只是没被他得逞,没想到他惦记了这么久……

“这里很美,不是吗?”慕千厷又道,俯身贴在王紫身上,说话时唇瓣似有若无的擦着王紫的脖子,一连串酥麻自接触的地方产生,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慕千厷的吻落在王紫的脖子上,时轻时重,王紫的身体不由得颤了颤,引的慕千厷低笑。

抬起头噙着王紫的唇,声音在两人的唇间响起,不甚清晰,王紫却听到了,他在说:“小紫紫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呢……”

王紫一顿,随后有些放弃的抬手顺着慕千厷的衣领滑进去,感受到慕千厷的呼吸一乱,眼神也更加幽暗,才有些扳回一城的感觉,“你的身体好像……更敏感呢……”趁着慕千厷离开的空隙,王紫微喘着气道。

“因为对小紫紫的触碰,我做不到无动于衷啊……”慕千厷的头渐渐往下,低沉的声音说道,王紫咬了咬唇,氤氲的眼中满是红艳的玫瑰,似乎在他们周围拉起了帷幔,慕千厷身上的淡淡的玫瑰花香与花海融为一体,那味道让她更加迷蒙。

几番*,王紫抱着慕千厷,身体沉沉浮浮,背后却忽然贴上来一具身体,那触碰显得有些生涩,半晌王紫才后知后觉的一惊,半垂的眼眸忽然睁开,面前是慕千厷妖孽的脸,可身后的人是……

“小紫……”那声音因为*而沙哑低沉,可压抑中还带着些试探和小心翼翼,王紫身体一僵,这是腾蛇……

“小紫……”腾蛇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只轻声唤着王紫,张了张口却最终没说别的,语气中带着隐忍,身体紧绷着,他只想要王紫一个同意,他不想再等了,虽然他有自信王紫会接纳他,但是这么快进行到这一步,不知道王紫会不会排斥,千万不要……

今天白天因为一个关于成亲的讨论,他能感觉到众人之间的暗潮,只有王紫并不清楚而已,他们都为追逐王紫而来,三年来之所以相处的几乎毫无芥蒂,都是因为王紫。

他们之间不存在竞争关系,他们彼此也不是情敌,这是他们的共识,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他们想要的只有王紫,与别人无关……

可即便如此,他也想要早一点得到王紫的肯定,他等的够久了,而现在、他不想继续等下去了……

王紫看了看慕千厷,却见慕千厷缓缓抱着她抽离,他知道腾蛇的加入,但是并未阻止,也没有告诉她,因为他本就知道她不会拒绝的吗?王紫僵硬的身体渐渐放松,口中唤道:“小初……”

声音还很沙哑,王紫握上腾蛇环过来的手,口中说道:“做我的夫君,你想好了吗?”是啊,想好了吗?想好永远没有反悔的机会,想好她的夫君并非他一人。

“不需要想,我就是你的!”腾蛇眼中迸出光彩,脱口而出,他怎会不知道王紫在说什么?只要王紫同意,他还需要顾虑别的吗?从他见到她那一刻起,他就没想过要离开!

……

一夜*,第二日王紫却依旧早早出现,只是不愿意理会那两个反复保证会早点结束让她休息的人,她现在的身体还在酸痛,可是今天可有大事,不得不早点出现。

“小紫要不我们晚点去吧?反正妙绮和爵爷也不知道,乐九也不会介意的啊。”

腾蛇弯腰在王紫身边说道,那模样有些讨好,众人反复看了看腾蛇,大早上的醋意就要把他们淹没了,这家伙下手太快了点,昨天白天还不露声色,晚上就上垒成功了,这让他们一夜苦思冥想没有安睡的人情何以堪?

“子谦我们先走。”王紫去拉着卫子谦的手,没有理会腾蛇,卫子谦也不犹豫,环着王紫的腰向前走去,只是手掌隐晦的给王紫腰间输入灵力,在她腰间的脉络行走,王紫心中一暖,还是卫子谦比较体贴,显然她忘了、轮到卫子谦的时候她照样好不了……

“诶我们一起去啊,这种时候我们当然要同出同进了。”腾蛇赶紧跟上来,眼神还是不时紧张的看着王紫,话说他昨天只是激动了点嘛……

大婚的礼节很多,尤其是今天爵爷和妙绮的婚礼,不知道是不是想给他们一个完整而隆重的婚礼,所有的布置都是按照传统的规矩来的,从宴请宾客到拜堂再到入洞房,走完所有的程序几乎要用一整天。

这场婚礼绝对是会让爵爷和妙绮毕生难忘的了,只是难忘的不光是隆重了,恐怕更多的是累人,像妙绮那种见不得应承的人,让他大多数时间要对宾客笑脸相迎,还是指望她不要一把毒药把所有来客都毒倒了吧,而像爵爷那种一刻都闲不住的人,也同样指望他不要中途撂挑子跑了就好……

只一天的时间,王紫也来到花溪谷的事情已经是众所周知了,虽然王紫说了不愿喧宾夺主,但是不得不说,相比起今天的新郎新娘,众人更翘首以盼的是王紫。

所以在王紫出现的时候人群中都有些沸腾,但这里是花溪谷,再说王紫身边的人也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他们知道那都是上古神兽和上古凶兽,此时更是可以散发出了些威压,不让旁人靠近。

可还是有无数的视线落在王紫身上,人群中低声的讨论也压抑不住暗暗流动的惊喜,他们只知道,他们惦记了三年的人真的醒了!她真的是上天眷顾的人!

唐玉将王紫领进了房间,王紫一行只一闪而过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让他们好不失望,等了半晌都没再见到王紫出来,也是啊,王紫岂能跟他们一样在这里干等着,王紫本就跟花溪谷亲如一家,当然可以入内堂等候了。

王紫将事先准备的礼物交给了唐玉,唐玉随便看了两样都啧啧称奇,即便是见惯了宝贝的他也不得不惊讶于王紫的用心,这些都是世间罕有的灵药和炼器材料,怪不得是她专程派人准备的啊,要是妙绮和爵爷两位师傅见了,定然也高兴的合不拢嘴。

在内堂等了许久,王紫也趁此机会休息,外面忙乱,这里却也悠闲,忽然听到门外噼里啪啦的响声,夹杂着几声妙绮阴沉的数落,王紫仔细听了听,跟众人说了一声便出去了。

“哼,本姑娘让你滚你还敢回嘴了,了不得啊,说实话本姑娘就喜欢你这样的性子,说说吧,你叫什么名字……”

随着王紫脚步的接近,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王紫几乎可以想象到,现在的妙绮一定是一副慵懒的模样,也许还在把玩着自己的指甲,面上也笑的妖艳。

只是,王紫看了看那个颤抖着跪在地上的女子,正在小心翼翼的建起散落在地上的首饰,到处都是,想来刚才的声音就是这些扔出来时发出的吧。

“奴婢叫……叫……”

那女子说道,声音似乎在压抑着哭声,她是知道妙绮的难伺候的,但是乐九城主让她来的时候,乐九城主只问了她一句她就同意了,事后好久才想起来乐九到底说了什么,都怪当时都沉浸在美色当中了,悔之晚矣……

那女子不敢说出自己叫什么名字,生怕妙绮不高兴会对她做什么,身体也抖的更厉害了,这时里边的声音却再次传来:“怎么,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刚还说了喜欢你呢,现在嘛……”

那声音听起来妖娆,可莫名的带着毒刺,却见那女子身体一震,似乎感觉到了妙绮口中的危险,急急的说道:“妙绮城主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起您绕奴婢一条命吧!”

说着声音中已经带着哭腔,几乎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死定了,却听屋内传来漫不经心的一哼,一阵罡风刮来,夹杂着异香,那女子也是修炼过的,而且在花溪谷的人修为能低到哪去?

她不怕挨打,怕的是妙绮若使毒,她几乎没有还手之力!那女子进退两难之时,却忽然一阵一道将她拽离,而后一道掌风袭来,化解了屋内打出的罡风,那女子赶忙屏住呼吸,等那异香散去,却也不忘了恭恭敬敬的跪在原地,稍稍抬头看了一眼,却只看到刚才救她的是一个女子。

那白色的背影在眼前掠过,便一刻不停的走向了妙绮的屋内,清冷的声音留下一句话:“把东西放门口,你走吧。”

跪在地上的女子一愣,那声音低沉好听,更与她的人一样多几分冷清,让她不由得想去窥探女子是何模样,而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后,又见屋内的妙绮也没做反对,便急急的说道:“是是是……”

虽然奇怪花溪谷还有哪个女子跟妙绮城主关系如此亲近,但是想到自己刚刚逃过一劫,便赶紧手脚利索的收拾好了地上散落的首饰,轻轻放在门口,口中说道:“奴婢告退。”便退后几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而此时的屋内,却见妙绮身披嫁衣,那妖娆的身段也更加艳丽了,虽然对她一直自称本姑娘,王紫总觉得有些违和,但是如今看去,妙绮确实当得,当然,这还得在她不开口的前提下。

妙绮正坐在凳子上,面前一面铜镜,长发披散在身后,没有了她往日精致却有些异域的盘发,多了几分女儿家的温婉,尤其是面上那厚厚的浓妆也被洗去,没了那浓重的黑色眼影和唇色,一张艳丽有余、兼具清秀的面孔呈现在王紫眼前,若不是还是那略带危险环伺的气息,王紫还真难一眼认出这人就是妙绮。

“你吓唬她干什么?”王紫开口,方才许是那女子给妙绮盘发的时候被轰出去了。

“小面瘫,你舍得醒过来了?三年了,做了什么美梦让你流连忘返?”妙绮缓缓开口,对刚才的事情闭口不谈,她在这里干坐了一上午,光披挂这些碍事的衣服就用了一个时辰,再加上那繁琐的盘发,她可没那个耐心。

“做了什么美梦我忘记了,但是听到你要嫁给爵爷了,我忍不住就醒了。”王紫走到妙绮身后,期间绕过了地上到处躺尸的首饰,妙绮还真会问,她虽没做什么美梦,但确实不是光睡了,在紫极阵和天极图内的事情她还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呵呵,小面瘫,谁把你调教的这么调皮的?高手啊。”

妙绮忽然一笑,手指轻抚着一缕头发,眉毛挑起,那张干净的脸上浮现她平时常有的戏谑表情,不得不说,妙绮的直觉很敏锐,对于王紫的变化,不光是这一两句话,还有她身上隐隐的气息,也让她肯定这小面瘫今夕不同往日、长进了。

“过奖了,我确实自学了很久。”王紫忽然说道,妙绮一顿,顿时笑的弯下了腰,王紫还真好意思承认,这是说那个高手就是她吗?笑了半晌才继续说道:“不管你学的再聪明,还是小面瘫一个,跟顺尧那个大面瘫一样,改不了了。”

王紫从镜子里看着妙绮丰富的表情,她说什么便让她说吧,她笑的很开心,明明这张脸上更多的是清新,往日被那厚重的妆容遮盖,竟也没看出来。

“快拜堂了,你不想出去了吗?”王紫说道。

“丫头们一个个笨手笨脚不会伺候,小面瘫啊,你来给我梳妆好了。”妙绮忽然说道,放松的坐着,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王紫倒也不在意,弯身去捡被丢走的梳子,又拿来几件顺眼的头饰,口中说道:“我只会很简单的,只要你不介意。”

她的头发她自己几乎都没打理过,别说是给别人了,但是妙绮若真想,她也不介意。

“你说这要让人知道我的发型来自于六界统帅之手,再平凡的头发都给贴了金,小面瘫亲自动手,本姑娘就勉强不介意了。”妙绮说道。

王紫只听她乱说一通,站在身后端详了片刻,似乎在想着怎么下手,半晌才动手,她打理的很仔细,虽然很简单,但是效果也很清新,半晌结束了,王紫还有些满意的看了看,起码这跟妙绮现在的脸还是很配的。

“想来你这小面瘫也不会化妆。”妙绮说道,说着去拿胭脂盒,王紫却按住了她的手,如此便好,怎能再叫她打扮成以前那模样,若是爵爷看到她这样,也会高兴的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