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87章:请求

当萧摇接到笪攸宁的电话,才记起,上官枫的病这段时间应该发作了吧。

这两个月,她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的在外奔跑,上官家要找到她也是不容易的。

这次也是萧摇回到香江,恰巧打开手机,就接到了笪攸宁的电话,听着笪攸宁略带恳求的语气,萧摇有点不是滋味,但是她对上官家绝不会妥协。

上官枫是笪攸宁的舅舅,笪攸宁的焦急担忧也理所当然,因而,他会直接找上萧摇帮他舅舅看病,也是情义之中的事。

然而,萧摇在冷建宁生日宴会上,曾凌厉的说过,以后凡是上官家的人看病,只要找上了她,就必须付上家产三分之一作为诊金,否则,她会直接拒绝。

笪攸宁在找萧摇之前,就与上官家的人打过商量。

要上官家拿出三分之一的财产,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出个三五亿,让萧摇出面就诊还是可以的。

笪攸宁听到三五亿这个数字时,脸上也是有点发黑的,三五亿对于上官家来说,也只是让上官家损失一点点而已。而就这一点点,他外公还一直说着萧摇这个黑心,看个病都要几个亿。

如果对面不是自己外公的话,笪攸宁简直在破口大骂了。萧摇救人,可是立下规矩的,有四不救,而上官家却因救上官飞而三番两次的语言侮辱萧摇,就算萧摇再大度,也会生气吧。

萧摇让上官家在冷建宁生日宴会会丢了面子,就是她生气过后的结果,在外加一个,把上官家排除于她的朋友之外。

因此,既然此次找上萧摇来给舅舅看病,那就必须遵守着她四条规矩之中。

只是笪攸宁也知道,要让上官家拿出三分之一的家产,那毫无疑问是让上官家的势力大大折扣,这也人让一些一流家族有了攻击抢占的机会。上官家是无论如何不会让人动摇上官家势力及根基的。

最后,笪攸宁在与外公上官英分析利弊及萧摇的性格时,最后确定以十五亿的诊金外加欠萧摇一个人情,邀请萧摇给上官枫看病。

萧摇在知道上官家以十五亿的诊金,邀请她为上官枫治病时,嘴角挂着冷笑,以平淡的声音回复道,“笪大哥,我不是不给你的面子。而是我话已出口,上官家的人不请我看病便罢,但如果邀请我,就必须要以三分之一财产的诊金。如果这次,这次真以十五亿的诊金收取,那我以后的信用值就是0了,以后,谁还敢再相信我,以后,你让我如何面向大众。”这话虽说得很严重,然而却是事实。

她现在的身份,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医者,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医者,众人对她也没有什么关注。

可她还有另一重很重的身份——准太子妃,将来中夏国的第一夫人。她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国民有关注。

既然话已放出,就必须遵守自己的诺言,不得随意更改。

对于笪攸宁,萧摇虽是心有内疚,她与笪攸宁是朋友与合作伙伴,但总的来说,她萧摇并不欠笪攸宁。

再说了,笪家是笪家,上官家是上官家,如果是笪家有人生病需要她来诊治,她肯定二话不说,一分不要,看在笪攸宁的面子上给笪家人看病。

可是上官家不行,就是笪攸宁出面也不行。

笪攸宁挂了电话之后,叹了一口气,这舅舅他们真把萧摇给得罪狠了。其实,换个角度来看,如果他是萧摇,在朋友的情份上,给小飞看病,却无端的被人嫌弃与辱骂,就算是圣人也是会生气的。

况且,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在萧摇的身份,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医者,现在国人都知道,她平民太子妃的身份,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惹人注意。萧摇既已经放话,她也不可能让她自已打自己的,给人有任何的不当之处。

当上官家的人,特别是上官英气的一张老脸发青,上官旭及母亲姜玉青也是被萧摇的拒绝气得脸色煞白。特别是姜玉青,上官枫是她老公,如果他真死了,她就成了一名寡妇,这让她后半辈子的日子怎么过啊。

上官飞现在已经回到上官家,就听说过他的爸爸,在冷伯父的生日宴会上,以萧摇为他救治过,爱慕他为理由,而挑拨萧摇与冷昶睿的关系。当他听说过这件事之后,气得都要吐血了。

他爸爸到底在想什么啊?萧摇到底哪里惹爸爸不满了,竟然要如此毁一个女孩子的清誉呢?难道不知道一个女孩子的清誉很是重要吗?

上官飞有一段时间,也是气得几个月不曾打电话回家,直到听说他父亲突然生大病。

家人毕竟是家人,就算上官飞再气父亲,此时,也是对父亲上官枫担心不已的。

上官飞看着笪攸宁道,“表哥,萧摇还是在气上官家的,所以她不肯出面为父亲诊治,是不?”

笪攸宁看着上官飞道,“飞,不是这样的,而是萧摇她有自己的顾虑。”他只能这么安慰着上官飞。

姜玉青已经气不过了,她埋怨怒着道,“她的胃口也未必太大了吧。她知道上官家的三分一财产到底有多少吧?那可是到少200多亿。就是出个手,看一下,就要200多亿,她还不哪去抢呢。还说是我们飞儿的朋友,这算是什么朋友,落井投石的朋友?”她的意思,上官枫不值得200亿了?

她的话一出,笪攸宁与上官两兄弟,则是脑门儿一黑。这下子,又承认萧摇是小飞(我的)朋友了,那当初为何又做如此过?

不过,姜玉青到底是他们的母亲(舅母),三人也不好反驳她的话。

“还有,宁儿,这萧摇也是你的朋友吧,她既然不看飞儿的面子,可为何连你的面子都不给,她这是存心不想给枫哥医治,是吧?”姜玉青接着说。

这话是有挑拨的嫌疑。

上官飞阻止道,“妈,你别说了。我们再诚心的求一求萧摇吧。”再求一求,说不定萧摇心软就会答应了。然而,他知道,以萧摇那凌厉有仇必报的性子,恐怕很难吧。

上官英一听上官飞的话,道,“我们怎么没有诚心的求她了?飞儿,你还还小,不懂,其实这说来说去,那萧摇就是嫌钱给的少。”确实是大实话,萧摇要的是200亿,他们给的15亿,差得太远了。只是要说他们诚心邀请,还真没有。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了。

可是,上官枫已经看过所有国内外的医生专家,就差童家及萧摇了。

上官家不给钱,萧摇就不出面,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上官枫死亡吗?

上官英一张如菊花的老脸,皱得更是阴沉。

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女娃娃会做的如此之绝。上次大儿子只是说了一下萧摇与上官飞的关系,竟然就被萧摇当场逼还债,笑话,他上官家还确她那点钱吗?还当场当着京城上层官流面子放话,完全把上官家的面子搁置在人前当作了笑话。

这个萧摇真是太傲人,太气人。她真以为有冷家作她的靠山,他上官英就拿她毫无办法吗?

上官英道,“我去一趟冷家。”不能出三分之一财产,也不能让上官枫死去,就只能求人。而他现在唯一能求的人,不是萧摇本人,而是冷家。

他就不信了,萧摇能驳了上官家的面子,驳了笪家的面子,她还能再驳了冷家的面子不成。

笪攸宁与上官旭想了一想,只能这样。也就指望着冷家能不能说动萧摇了。

只是让上官家及笪家人未曾预料到的是,冷竞尧及冷建宁父子竟然避着他们,不是工作在忙,就是有其他事,总之就是有各种借口,避着上官英

这下子让上官英气打不一处来,这冷家人真是、真是、真是太气人了,明知道上官枫人命关天,竟然见死不救。

上官英几次上门无果,再笨也知道冷家的意思了。他们就是用行动支持萧摇的作为。谁让上官枫得罪了萧摇呢。

就是滴,俗话说,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小人与女子,还有一个就是不要得罪大夫嘛。

因为得罪大夫,只能自找苦吃。

上官家一家没有办法,只能另寻他法。

“爷爷,妈,大哥,我去求萧摇,我跪下去求她。”上官飞脸上阴沉,心里很是沉重的说道。

他老爸还躺在床上救命,可一家人却还在计较着钱多钱少的问题,却没有真心想要出面去请萧摇,没有真诚之心,萧摇又不是缺钱的主,怎么可能请来萧摇?

其实笪攸宁也曾给上官英说过这个问题,只要上官家用真诚真心邀请,萧摇肯定不会置于上官家真心于不顾的。

可是,似乎外公与舅母及表弟他们太高傲,也太自以为是,认定萧摇必定要妥协于上官家。

只是他们太不了解萧摇了,萧摇的心有时比谁都软,可是她心狠的时候,比谁都狠,对于她毫无在意的人,更是如此。

上官飞如此说,他们现在也毫无办法了中的办法了。上官家上官飞辈分最小,与萧摇又是朋友,有他去求是最好了。

萧摇在香江市看到上官飞与笪攸宁时,毫不意外。

不过,也因此,对上官家的那些人更看不上了,如果上官家肯放下身段,真诚邀她为上官枫治病,她肯定直接以15亿诊金出诊。

然而,自从她拒绝笪攸宁到现在过去两天时间了,别说见面,就是一通电话也没来,再出现时,却是上官家的上官飞。

萧摇简直觉得好笑了,上官枫的性命竟然比不上上官家的三分之一财产,更比不上上官家一个真诚的邀请,上官英也是够冷漠无情的。

一见面,上官飞就恳求着萧摇道,“萧摇,我求求你,救救我爸,可不可以?虽然我爸他们对你是做的有点过分,但他们的过错,有我来弥补可不可以?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二话不说。”

萧摇看着上官飞,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笪攸宁看着萧摇道,“萧摇,我知道我们所求之事,可能难为你了,但我们是真没有办法了,现在我舅舅唯一活着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了。我希望你还是能出手相助。”笪攸宁再一次请求着萧摇。他知道,他这样做真有可能让萧摇反感了,但本可以活的舅舅,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他真的做不到。

萧摇刚想说话,上官飞的手机响了。

上官飞看了一下电话显示,是家里的,以为是他爸病情恶化之类的,忙接起电话,焦急的问道,“妈,是不是爸病情恶化了?”

对面的人说道,“不是,小飞。这次妈妈给你打电话,就是让你转告一下萧摇两个字:容家。”

萧摇从话筒里听到“容家”二字时,面部表情突得一变,瞳孔猛的剧烈一缩,眼睛很是锐利盯着上官飞的手机。

上官飞很是不明白了,他对着电话里的人疑惑说道,“妈,为何要跟萧摇说‘容家’二字,这跟萧摇有什么关系吗?”

“上官夫人,我答应你们立即上京为上官家主治病,并且可以分文不取,”萧摇凌厉的接过话来,冷声强势道,“但是,我必须要听到有用的东西,否则,我会利用手段一分不少的强制收取上官家的三分之一财产。”

笪攸宁与上官飞听着他们的对话,则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前一刻,他们请求着萧摇出面,下一刻,却因为“容家”二字,萧摇分文不取的为上官枫治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