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17裴少篇:年会上的求婚(裴少篇大结局8000+)

容思颜差点忘了,年会虽然有的吃又有的拿,可是居然*的要求所有员工必须礼服出席!

真不知道是哪个大神想出来的主意,现在都快零度了好不好,穿礼服会不会结冰啊。

她向来追求自然随性的风格,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是休闲装,所以忍不住跟同事们抱怨了两句。

同事之一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每年都是如此,你总不能穿着运动服跳舞吧,而且酒店有暖气。

容思颜正有些不好意思,李晓琳又说:“再说年会上还要选出‘全场最优雅女士’,我们设计部的人一向朴素,没这个念头。

但是别的部门那些女人为了这个奖,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我们也不能太丢脸吧。”

她这番话引来一片附和声。

容思颜早听她们说过,每年年会都会由所有男士投票选出一位“全场最优雅女士”,获选者可以得到奖金五万元。

不过容思颜对这个奖是很不屑的,她眼睛一眨就知道,这肯定是男同胞们的阴谋。

想想看,如果要优雅,那还能敞开怀大吃大喝吗?肯定不能了是吧,那那些美食谁吃掉了?男同胞们啊!真是太坏了!

就一个人得奖,害所有女同胞都不能好好吃饭!不过这个发现容思颜是不会说出去的,她也正好趁机多吃点。

估计这些人如果听到了吃货容思颜的心声,会相当的无语。

“思思,你明天可要穿得漂亮点……你总不想和BOSS开舞的机会落别人手里吧。”李晓琳神秘兮兮地朝她眨眼。

显然,这些人都还不知道两个人吵架的消息。

“什么开舞的机会?”容思颜迷惑。

李晓琳看她一脸茫然的样子,惊讶地说:“你不会不知道吧,最优雅女士和你家老公开舞啊。”

窘!看吧看吧!就知道这五万钱元不好拿,居然还有这种酷刑。

决定了!虽然她平时已经很湮灭在人群中了,但是明天一定更努力地湮没在人群中……

于是周六,容思颜毫无心事地睡到中午才起*,再东摸一阵西摸一阵,一个下午就过去了。

快五点的时候,容思颜不慌不忙地从衣柜里拿出衣服换上。

昨天就想好穿什么了,就穿上次裴寒轩陪她买的那件小礼服,虽然薄了点而且长度只到膝盖,可是省钱第一。

她卡上的薪水可是要支撑自己一个月生活的,绝对不能乱花。

容思颜一边牙齿打战一边穿衣服,然后……容思颜傻掉了,居然……居然,拉链拉不上了!上次还是正好的啊啊啊!

容思颜心酸地盯着镜子,第一次为长肉伤感了。

都怪裴寒轩这个大坏人,平时吃饭总是肉不离口。

容思颜一边咬牙切齿,一边继续拉,都这个时候了,就算去买也来不及了。

努力地吸气N次后,终于勉强地拉上了,拉上后倒还好,就是胸部那里紧了一点。

呃……那里紧,应该不会影响到吃饭吧?照照镜子,确定自己的一身打扮中规中矩,不会失礼后,容思颜罩了件长羽绒服出发了。

容思颜本来想很小强地坐公车去酒店,可是被外面的冷风一吹,还是乖乖打了车。

到了酒店,恰好在电梯口遇见李晓琳。李晓琳上下打量她,满脸惊诧地说:“容思颜,你就这样?你好歹稍微隆重点!”

容思颜说:“可以了吧,不就吃个饭嘛,我都穿礼服了,还不够隆重么。”

李晓琳摇头,硬要拉她去化妆间化妆弄头发,容思颜连忙推辞。

开玩笑,待会她可是要大吃大喝的,要是化了妆,吃饭的时候脸上的粉掉食物里,那多不卫生啊。

李晓琳拿她没办法,心想她平时也不化妆,说不定裴寒轩就爱她这样子,就没再勉强她,只是说:“待会你去会场看看就知道了。”

到了宴会厅,容思颜才发现李晓琳所言不虚,同事们对年会果然相当重视,个个盛装打扮,放眼看去美女如云啊美女如云。

容思颜不自觉地在人群里左看右看,自己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李晓琳笑着说:“BOSS还没来呢,不过思思,今天你怎么没和你老公一起来?”

容思颜吓了一跳,她当然不会告诉李晓琳两人人因为那么一点小事堵着气,她只能挠了挠头,看着李晓琳说道。

“他有事,我就先过来了。”然后便飞快的跑走看菜色去了。

年会的菜色果然十分丰富,色泽诱人,香味扑鼻,一排排摆在那里看得容思颜内心垂涎不已。

容思颜边看菜边不停地看会场入口,她此时的心理奇怪极了,她又希望看到裴寒轩,又觉得有些尴尬。

等她把今天所有的菜色看得差不多了,只听会场内一阵喧闹,估计有什么重要人物来了。容思颜抬头看去,果然是裴寒轩和几位高层到场了。

除了裴寒轩和穆昊焱外,她看到大BOSS顾安之也到了,他身边跟着一个打扮得十分优雅精致的女人,两人的手一直十指紧扣着。

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总裁夫人白若素,怎么看着似乎有点眼熟,好像以前见过。

容思颜将视线从这对恩爱的夫妻身上移开,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人群中的裴寒轩,裴寒轩还真是……人模人样。

虽然顾安之才是大BOSS,不过今晚是ARS国际旗下分公司的年会,所以裴寒轩才是今晚的主角。

大厅璀璨的灯光下,裴寒轩不疾不徐地步入会场,他一身讲究的西装,外面随意披了件黑色大衣,显得分外耀眼挺拔。

容思颜的目光不自觉地追随着他,直到被一个高胖的主管挡住视线才回神。

她收回目光,看看左右的人,竟然都是一副目不转睛的样子,有人甚至还踮起脚跟看,心中忽然有些不爽。

裴寒轩一到场,男女两位主持人就上台宣布年会开始,主持人说了一通喜气洋洋的开篇贺辞后,就轮到裴寒轩上台致词。

一阵热烈的掌声后,之前还有些喧闹的会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容思颜暗暗撇嘴,心想果然每个大老板都有威慑技能,就会吓人。

她抬头看着正在发言的裴寒轩,听着他沉稳的声调,渐渐地,竟然觉得台上那人有些陌生。

虽然和裴寒轩在一起已经有五年多,可是容思颜看到他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的样子并不多,总觉得有哪里不同。

此时的他好像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气质,轻易的就压住了全场,掌控全局,叫人必须仰视。

他的神态自信而优雅,并没有什么夸张的动作,然而每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令人信服且备受鼓舞。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容思颜怔怔的想着。

不知不觉中,裴寒轩也讲完了话,年会正式开始,对于贪吃的容思颜来说,就是吃货大战的开始。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男女主持人宣布,抽奖开始了。

从末等奖开始抽。

末奖N个,没容思颜的份。

倒数第二奖N个,还是没有容思颜。

最后的头奖,被一个不停傻笑的人从裴寒轩的手里拿走了。

容思颜一点都不遗憾,她现在满脑的心思都在最后的最优雅女士评选上,千万不要选她啊!

虽然以她今晚的状态,只知道吃基本没什么可能中选,可是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内幕呢。

自己现在还在和裴寒轩进行冷战呢,她可不想先一步认输。

头奖抽完,男女主持人开始一唱一和:“马上要宣布的是今夜最激动人心的奖项。”

“的确,对在场的女士来说,这个奖项恐怕比刚刚的头奖更加令人垂涎。”

“好了好了,不说废话了,大家大概都等急了,还是快宣布谁是今晚最优雅的女士吧。”

“今晚得票最多的女士是……”容思颜屏住呼吸。

“人事部!刘晓薇!”

这个刘晓薇容思颜不是没有听过,听说她是从某家大企业跳槽而来的,工作能力自然不必多说,没想到,还是个大美女。

舞曲的前奏已经响起,满场的人群纷纷向四周散去,空出中间的场地来。

会场的灯光应景地暗下来,只有场中央留下一片白光。

众目睽睽下,裴寒轩向站在对面的刘晓薇走去,礼貌地向她做出邀请的姿势,刘晓薇矜持羞涩地将手放在他手中,两人翩翩起舞。

刘晓薇今天能艳压群芳,打扮自然是费足心思。

她穿着一身飘逸的纯白色雪纺纱裙,露出香肩,胸口有一层白色透明的*,显得纯洁又*。

微卷的发间斜插了一只镶满紫色水钻的小皇冠,闪闪亮亮,更加衬得她娇嫩柔美。她仰首看着眼前高大的男子,眼波羞怯纯真。

容思颜发呆似的站在场外看着他们跳舞,不知不觉视线渐渐集中到刘晓薇的腰间,裴寒轩的那只爪子上。

不纯洁!太不纯洁了!

跳舞这事到底是哪个*发明的,简直是让男男女女们光明正大的偷鸡摸狗嘛。

容思颜腹诽着,心中原本很庆幸的情绪却莫名地有些落下来。

舞池中裴寒轩和刘晓薇姿态优美地连续转着圈圈,他们不晕,容思颜看着看着倒头晕了。

嗯嗯嗯,肯定是酒喝多了,还是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容思颜到餐桌取了些残羹冷炙坐下开吃,补充能量才是第一要务。

在那舞曲终于奏完了最后一个音符,裴寒轩松开手,礼貌地微一颔首后就要离开,刘晓薇有些急切地在他身后轻叫了一声:“裴总。”

裴寒轩顿住脚步看向她,第二支舞的舞曲响起来。

李晓琳惊讶地发现老板并没有像她预料的那样邀请容思颜共舞,而是和刘晓薇跳起了第二支舞。

其他人也都有些诧异,纷纷想着:难道今天刘晓薇真的美貌到令四少心动了?

众人饱含同情的目光一致的看向被冷落在一旁的正牌夫人容思颜,只见她呆呆的坐着,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显然已经被打击得不行了。

然而事实上,容思颜却对场内异常的气氛,众人精彩的眼神浑然不觉,她甚至不知道第二支舞曲已经开始了。

从李晓琳走出去接电话开始,她就维持一个姿势坐在那里,完全傻了。

她不由看向舞池,裴寒轩和刘晓薇仍然在跳舞,恰好此刻裴寒轩背对着她,刘晓薇看见她,朝她温婉地一笑。

而容思颜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她看着裴寒轩挺拔的背影,觉得脑袋越来越重。

她想还是出去清醒一下吧,再待在这里要走火入魔了。

于是,时刻关注着这边的八卦人士们清楚地看到,刘晓薇示威地一笑后,容思颜“嫉妒”地盯了舞池中的裴总和刘晓薇一会,然后“生气”的站了起来,独自一人“失魂落魄”地走出了会场。

容思颜推开酒店的大门,外面的西北风寒恻入骨,容思颜被风一吹,哆嗦了一下,赶紧退回酒店。

好冷!

她怎么不知不觉地走到楼下来了?

容思颜抱着自己光裸的手臂发抖,她想回家了,才不要看着裴寒轩在她面前和别人搂搂抱抱的跳舞呢!

虽然容思颜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恋恋不舍的感觉。

不过早点回去也好,时间也不早了,正想着,手袋中的手机响起来,容思颜拿出手机,看到手机上闪烁的号码居然是轩。

容思颜怔了一下,明明脑子里想着不要接的,手指却不知怎么地按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裴寒轩略微不悦的声音传来:“你在哪里?”

“……楼下大堂。”容思颜小声的说着,心里确实忍不住的欣喜。

“不是叫你别乱跑的吗?”裴寒轩愈加不悦,“在那里等着,我马上下去。”

“等等等等。”感觉裴寒轩就要挂电话,容思颜连忙喊住他,反正也跑不掉,不如死得痛快些。

容思颜厚颜地说:“那个……你能不能帮忙把我的羽绒服带下来。”

电话那头含含糊糊的传来答应的声音,随之就被挂断了。

没过多久,容思颜就看见裴寒轩拿着她的羽绒服从电梯中走出来,锐利的眼神一下子就找到她。

容思颜赶紧跑上去,一边道谢一边从他手中抢过自己的衣服。

“你跑下来做什么?”裴寒轩用他惯有的冷峻眼神看着容思颜。

“呃,我头晕,想回去了。”容思颜心虚地说。

裴寒轩看了看她绯红的双颊,嘴角有一丝偷偷的笑容,他的神色和缓了下来。

“我送你回去。”裴寒轩这样说着,然后不容拒绝地向外面走去,容思颜愣了一下才跟上。

明明就是认输了好不好,你还不承认……容思颜心里这样想着,还是上了裴寒轩的跑车。

白色跑车平稳地行使在夜色中,车内的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容思颜终于忍不住了:“呃,你不是说要分开看看没有了你,我能不能生活的很好吗?”

“嗯。”裴寒轩淡淡地应了一声,说:“然后呢?”

他居然问她然后?容思颜瞪大眼睛看着他,有人赌气输了还这么坦然吗?

“然后,我可不可以认为,是你先输了?”容思颜的眼睛看着别处,小心翼翼的问裴寒轩。

“你……”裴寒轩脸上的表情此刻很搞笑,既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着裴寒轩这个样子,容思颜虽然心里忽然觉得什么闷气都没有了,心情舒畅极了。

“本来就是这样,你个小气鬼。”容思颜说着,笑语盈盈的看着裴寒轩。

容思颜此时脑内大战着,车里又静了下来,忽地,裴寒轩状似不经意地开口说:“跳舞的事你不要误会。”

经验告诉裴寒轩,容思颜跑出去绝对不会是因为某些正常的理由,不过他还是决定解释一下,虽然他的解释实在太含蓄了点,太点到即止了点。

容思颜却阴错阳差地感动了,她完全不知道裴寒轩和刘晓薇跳了第二支舞,以为裴寒轩为第一支舞向她解释呢。

裴寒轩居然连因为惯例和别的女人跳个舞都要向她解释,叫她不要误会,还不肯承认自己离不开她。

容思颜心里这样想着,笑意慢慢浮上脸庞。

“你是不是就是不肯承认你离不开我?”容思颜坏坏的笑着,看向裴寒轩。

“唔,这个……我们还是回公寓再说吧。”裴寒轩避开这个话题。

汽车快速的行驶在柏油马路上。

到达公寓时,容思颜先下了车走进去,裴寒轩则一个人开着车去了地下停车场。

因为两个人并没有完全和好,裴寒轩进屋后脚步比往常要轻许多,在沙发上磨蹭了一阵,才走到容思颜身边坐下。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许久,裴寒轩突然冒出一句,“我饿了,要吃你做的饭。”

容思颜忍住笑,明明知道这是他故意找话说,既然他都已经做了退步,那她当然得顺着杆下来啦。

“想吃什么?不过你刚从年会回来,那么多好吃的东西你都没吃吗?”

裴寒轩有些不开心:“当时我满脑子都是你,哪有心思吃东西。”

容思颜听着裴寒轩的话,心里暗喜,不过又故意要再撑一下:“你再等等,等我看完这一集。”

“别看了。”裴寒轩见叫不动她,干脆把她连人带椅子端了起来。

容思颜腾空,吓了一大跳,笑道:“你吃错药了,快放我下来。”

裴寒轩也笑着,一路把她抬到沙发旁,把她掀倒在垫子上,放下空凳子回头扑在她身上,“让你不给我打电话,让你不给我做饭!”

容思颜早就不生气了,刚刚在车上听到裴寒轩对她的解释,她看裴寒轩的眼神也不禁柔情了许多。

裴寒轩见她态度缓和便更加放肆,又啃又挠,两人闹成一团。

眼看他收不住,又开始兴冲冲地解扣子,容思颜趁早一脚将他蹬开。

“你不想吃饭了?今天我只做青椒和苦瓜,看你还怎么挑。”

自从两个人在一起,容思颜就坚持自己做饭,她有一手好厨艺,把裴寒轩的口味也惯得更加刁钻。

裴寒轩喜欢吃容思颜做的所有饭菜,除了青椒和苦瓜,他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吃的。

“你敢!”裴寒轩还想追过去,被容思颜强令留在厨房外,她话里带着警告,“裴寒轩,你以后还想吃我做的饭就别过来。”

简单炒了两个菜,苦瓜是没有,但青椒炒肉还是出现在餐桌上,还有一条清蒸鱼。

裴寒轩看了两眼,又想故技重施地把坐在餐桌上准备吃饭的容思颜“连锅端”了。

“我不饿了,以后不吃饭也得先把事办了。”裴寒轩说着。

容思颜没好气地推他,坐立不稳,两人一块儿滚到地上。

“脏不脏,我几天没拖地了……别闹,鱼冷了就不好吃了。”容思颜看着裴寒轩,无奈的说。

“我冷了也不好吃。”裴寒轩对此并不在乎。

“不要脸……喂,你干吗?”容思颜又笑又喘,“好了好了,我们换个地方……”

激情过后,他们一起去洗了个澡,裴寒轩今天格外的温柔,让容思颜心里很甜。

两人更是甜蜜,就着青椒炒肉丝裴寒轩也吃了两碗饭,然后兴致勃勃地拉着容思颜出去看电影。

他们选择的电影院离住处不过十分钟的路程,原本是走着去的,权当是散步。

两人还特意穿上了容思颜在网上淘回来的情侣人字拖,撇开ARS国际,两个人就像一对平凡的小情侣。

出门的时候天气闷热,不料电影散场后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好在容思颜包里带了把折叠伞。

两人挤在小小的伞下并肩回家,本来还有几分浪漫情调,不料刚走了百来米,容思颜脚下的鞋子被积水一泡,其中一只竟然报废了。

而且是底面分离,连凑和着穿回去的机会都不给。

“我说便宜没好货你不听,简直自讨苦吃。”裴寒轩幸灾乐祸地把她挖苦了一回,让她等在路边可避雨处,自己走到街口去拦车。

此时大雨伴着疾风,势头越来越猛,天色不早了,看样子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一辆辆载客的出租车疾驰而过,裴寒轩虽然有伞在手,身上也很快湿了一大片。

容思颜干脆连好的那只鞋也脱掉,赤脚跑到裴寒轩身边:“走吧,没几步就到家了。”

裴寒轩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瞄了一眼她半没在积水中的脚,嘲笑道。“本来就不是什么纤纤玉足,要是路上磕破了就更不能看了。”

说着把自己的鞋踢到她脚边,“穿吧,别把我的也弄坏了。”

容思颜不肯,非要他重新把鞋穿上,裴寒轩见她固执,“那就谁都不要穿了,反正这鞋穿着也不舒服,趁早都扔了。”

他虽说不出什么好话,但容思颜却很清楚他是心疼自己,转念一想有了主意,走到裴寒轩身后,示意他弯腰,裴寒轩很快也明白了她的用意,笑着把她背了起来。

容思颜让他穿上鞋,自己拿着伞。

“考验你体力的时候到了。”

“老婆,你怎么会那么重?”

她用力捶了一下他的肩膀,伞上抖落一串串水珠,裴寒轩的笑声被雨声盖过,她却可以清晰感觉到他背上的震动。

裴寒轩说:“把伞往后放一些。”

“哦。”容思颜顺势动了动手中的伞,可这么一来,他胸前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雨水顺着脖子往下流淌,她着急地又挡了过去。

“都挡住我看路了。”裴寒轩腾出手把伞柄往后一推。

“哪有!”容思颜有些委屈,怎么看都没觉得遮挡了他的视线。

裴寒轩怕她掉下来似的用力往上颠了颠,说道:“我身上反正都湿透了。你别让背上淋雨,一不留神感冒了,我可不想照顾你。”

她这才知道他是怕伞太小,兼顾不了两个人。

“难道你就是铁打的?我也不想照顾你。”

“容思颜,你再不把伞拿好,小心我把你扔到路边的水沟里。”

容思颜不再和他较劲,伞稳稳地挡在两人头顶:“有什么好争的,就这么点地方,你湿成这样,我能好到哪儿去?”

他不再说话,一路上行人渐少,容思颜伏在他背上,听见路边店面轰隆隆地拉下卷闸门,车轮轧过积水哗啦啦地响,雨点劈里啪啦地打在伞面上,还有他每走一步鞋子都会发出可疑的吱吱声……

那些声响好像是从别的世界传来,她的心如秋日的湖面一样宁静。

全世界好像只剩下伞下的方寸天地,只觉得他的心跳持续而有力,起初平稳,渐渐随着脚步的加快急促了起来,一下下,好像落叶荡在湖心,浅浅的涟漪晕开……

两人在一起那么久了,她从未觉得自己和他是这么亲密,这种亲密不是身体上的紧紧胶着,而是像血肉都长到了一起,分不清哪一部分是他,哪一部分属于自己,这种感觉让她陌生而惊恐。

和裴寒轩在一起之前,容思颜习惯了独来独往,即使后来爱着他,也始终在心里为自己留有一寸余地。

她是有几分凉薄的人,在她看来,太爱一个人是件可怕的事,怕他走,怕他变,怕他老,怕他抽身离开,怕他比自己醒得早。

假如这里只有她自己,一把伞归家足矣,而他身边若没有她在,轻松上路,也绝不至于如此狼狈。

人为什么会离不开另一个人呢?哪怕是相互拖累。

你顾及我,我舍不下你,结果都成了落汤鸡,真是傻子行径。

可是一起湿透了的感觉却没有那么糟,大不了都感冒了,他死不了,她也死不了,头昏脑热的时候也知道身边那个人必定还在。

相反,她开始无法想象如果这时伞下没有他会怎样。

“轩。”容思颜在裴寒轩的背上轻轻呼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