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16裴少篇:第一次参加公司年会(8000+)

说实话,容思颜虽然有点受不了裴寒轩这样,每天像一个大醋坛子一样每天都怀疑自己。

但换个角度想想,裴寒轩只是因为太爱她,所以才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吧。

容思颜看了看表,正是晚上10点多,伦敦应该正好在下午,不知道裴寒轩有没有在忙,容思颜想打个电话给他,好好的把下午的事说个清楚。

其实在另一边,裴寒轩也刚刚结束了一个会议,呆呆的坐在休息室的窗前,手里反复玩弄着自己的手机。

很显然,他也在思考,要不要给容思颜打个电话。

容思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是决定要打个电话给裴寒轩,不管了,没脸面就没脸面吧,反正自己不能这样和他失去联系。

电话刚刚拨通,甚至还没响通话音,就被接了起来。

“喂?”电话那边是裴寒轩低沉熟悉的声音。

“呃,是我……”容思颜也没想到裴寒轩竟然这么快就接起了电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知道,傻瓜……”裴寒轩在那边轻笑,他们两个每天都打电话,对方的号码倒着都能背下来,她竟然选择了这样的开场白。

“哦。”容思颜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只能呆呆的答应着。

“你怎么才给我打来电话,我以为你永远不给我打电话了呢。”裴寒轩忽然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声音里满是抱怨。

“噗嗤……”听着裴寒轩撒娇一样的抱怨自己,容思颜的眼前瞬间就浮现出了裴寒轩的可爱模样,她忍不住笑了。

“好点了没?”裴寒轩也发现自己的问话有点可笑,只能赶快岔开话题。

“嗯,好多了。医生做了手术,水肿也消失了,脸色也恢复了很多,不过身上的麻药还在退,还没有醒过来……”

容思颜看了看身边躺着的父亲,认真的向裴寒轩做着汇报。

“傻瓜,我是说你啊。”裴寒轩忍不住打断她。

“我?我一直都很好啊……”容思颜有些不理解,裴寒轩怎么会这样问自己。

“今天的事……是我太过敏感了,对不起,老婆。”裴寒轩忍不住道歉,声音低低的。

“唔,其实我也有不对,明明知道你对百里老师比较介意,还……”容思颜不知道该怎样说下去。

“傻瓜,知道就好!”电话那头的裴寒轩终于提高了声音。

“嘿嘿,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原来我们家的大醋坛子这么容易吃醋啊。”听到裴寒轩情绪好了很多,容思颜又忍不住打趣道。

“哪有……我只是比较反感百里尚而已。”裴寒轩极力的否认着。

“嘿嘿……”容思颜就习惯这样逗裴寒轩。

容思颜忽然直起身子,脸色也严肃了不少:“轩,谢谢你。”

电话那头的裴寒轩明显对这个说法不够满意,他挑了挑眉,对着电话那头问到:“谢我什么啊?”

容思颜知道裴寒轩是在明知故问,可她还是认真的回答:“谢谢你,即使在国外也可以帮我这么多,让我觉得,有你在是一件很美好很美好的事情。”

“嗯,我也是啊。老婆,我好想你……”裴寒轩听着容思颜对自己的感谢,认真的说着。

没等容思颜说话,裴寒轩又说:“那边应该快十一点了吧?你赶快休息,我明天再打给你。”

“嗯,那我睡了,晚安……老公。”容思颜乖乖的答应着。

这一声老公足够打除裴寒轩所有的负面情绪,笑着应了声,“晚安。”

一切都解释清楚的容思颜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坐在凳子上,趴在父亲的*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等到容思颜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大亮,有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在她白希的脸上。

容思颜起身看了看表,已经快七点了,大概是昨天太累了,她竟然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

容思颜又看了看躺在*上的父亲,他还没有苏醒过来,但脸色已经好转了很多,容思颜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容思颜刚刚拉开窗帘,容妈妈就拎着大袋小袋的东西进来了。

“颜儿,快来吃早点,吃过了赶快去上班。”梁妙彤说着,拿出买好的豆浆和油条。

然而站在窗台边的容思颜并没有听见妈妈对自己说的话。

看见容思颜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梁妙彤又招呼了一遍:“想什么呢,快点过来啊!”

这时,容思颜才反应过来,嘴里含含糊糊的答应了一声,走到妈妈的旁边。

容思颜的妈妈担心的问着:“我看你脸色也不太好,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啊?是不是着凉生病了?”

说着,还用手背在容思颜额头上试了试,确定她并没有发烧才作罢。

“那我没事的,可能是昨天太累了。”容思颜安慰着妈妈。

“哦,那你赶快吃早点,吃完就去上班。你爸爸这边有我一个人就够了。”容思颜的妈妈对容思颜说着。

“嗯,好的。那我中午再来看爸爸,刚好这儿离我的公司也不远。”容思颜答应着说。

吃完了早点,容思颜就赶到公司,又开始了一天忙碌的生活。

而在另一边,裴寒轩也已经结束了他在英国的会议,这次的会议出奇的顺利。

英国DB公司在得知ARS国际想要收购飞凯工作室时,也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提供了很多帮助,并提出了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价格。

总之就是一句话,ARS国际对飞凯工作室的收购非常顺利。

刚刚结束了所有的收购签字仪式,裴寒轩就叮嘱自己的随行秘书,订好了伦敦最晚的一班飞机,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回到H市,回到容思颜的身边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下班的时候,容思颜连忙收拾东西,匆匆忙忙的朝着医院狂奔去。

等到容思颜赶到病房,她才傻了眼,病房里除了有自己的父母,还坐着另一个人,他就是百里尚。

“思思,你下班了。”容思颜的妈妈赶忙说道。

看着容思颜还没有反应过来,百里尚站起来笑着说:“我今天正好没什么事,所以来看看叔叔。”

百里尚这么说容思颜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也是一片好意,更何况,裴寒轩又不在现场,他应该不会知道的吧。

容思颜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了,这才笑着说:“嗯,谢谢你啊,百里老师。”

说着,容思颜看向躺在病*上的爸爸。

看见容思颜在看他父亲,百里尚又赶紧告诉她:“叔叔已经醒过来了一次,不过他的身体还是很虚,刚动完手术也很累,所以又睡过去了。”

说着,还自动将声音放到很小。

容思颜听着百里尚耐心的解释,点了点头,又转身对妈妈说道:“妈,我带了午饭,你赶快吃一点吧。”

“嗯嗯,你吃过了没?”妈妈关切的问着容思颜。

“嗯,吃过了。”容思颜说着,又帮妈妈打开了饭盒。

容思颜的妈妈看见百里尚一个人傻傻的坐在凳子上,又赶忙问百里尚:“百里老师,你要不要一起吃点?你应该也还没吃午饭呢吧?”

百里尚听到容妈妈这样问自己,也连忙回应道:“呃,不必了阿姨,我已经吃过了,你赶快吃吧,不然都凉了。”

听着百里尚这样说,容妈妈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转身看向容思颜。

“那思思,你帮百里老师削个苹果吧?这个苹果是老张买来的,你爸生病这事他也觉得不好意思,特意买来的,很好吃。”

说着,又从*头柜的塑料袋里取了几个出来,顺手将小刀递给了容思颜。

容思颜听着妈妈的话,虽然有些不情愿,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着,拿过小刀和苹果,开始削了起来。

另一边,因为一直想着要给容思颜一个惊喜,裴寒轩并没有把自己将要回国的消息告诉她,而是秘密的安排好了行程,提前回国。

裴寒轩到达S市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他连饭都顾不上吃,就找到助理林明,让他把医院地址发他。

细心的裴寒轩还买了许许多多的康复品,还有一大束鲜花给岳父大人。

与此同时,在医院的容思颜虽然手上再给百里尚削着苹果,心里却还在想着其他的事,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总是有点心慌,总觉得会有事情要发生。

“哎呀?”容思颜忽然叫了一声。

坐在旁边的百里尚循声望去,才发现容思颜的手指不小心被小刀划破了一截口子,鲜血正在汨汨的流淌着。

百里尚瞬时就慌了神,容妈妈看到这个也急了起来,忙前忙后的找纱布和创可贴,反倒是容思颜比较淡定,本来就是一个小口子,不知道他们都在紧张什么。

正当百里尚拿着纱布握着容思颜的手,给容思颜止血的时候,病房的门“哐”的一下就被打开了,门口站着风尘仆仆的裴寒轩。

而他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百里尚和容思颜的手。

两只手此刻正握在一起,看起来那么的刺眼。

看见拎着一大包东西,手里还捧着鲜花的裴寒轩,容思颜也十分惊讶,她缓缓的站起身,嘴里小声的说着:“轩?”

裴寒轩此刻的表情扭曲而痛苦,抱着花的手甚至在发抖,他略微的闭了闭眼睛,回应着容思颜:“没错,是我。”

容思颜连忙走过去,接住他手里的东西,又一边关切的询问:“你不是说还得两三天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此时气急了的裴寒轩并没有觉得这是对他的关心,他看向容思颜:“怎么,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吧?打扰你们两个甜蜜了?”

听着裴寒轩的话,容思颜知道裴寒轩又生气了,她只能解释道:“你别误会,百里老师只是顺道来看我爸爸。”

裴寒轩却什么都不想听,他放下手中的花,生硬的说道:“看来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我先走了。”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

容思颜此时也顾不上自己还在流血的手,追着裴寒轩走出了病房,还一边大喊:“不是的,轩,你听我解释……”

容思颜一边跑着一边追赶在前面的裴寒轩,终于在快到住院部门口的时候追上了他。

“轩,你等等我,我跑不动了……”容思颜追上裴寒轩,气喘吁吁的对他说。

见裴寒轩不停,依然飞快的往前走着,容思颜也生气了,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裴寒轩,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对我有一点基本的信任行吗?你再走,再走我也不追了。”

“你干嘛要追上来?我有让你追吗?”裴寒轩已经停下了脚步,可是嘴里却依然不饶人,没好气的看着容思颜道。

“你别这样,你知道我和百里老师没什么的。”容思颜还是耐心的对裴寒轩解释。

“我知道?我知道什么?我只知道自从他出现,我们的关系就一再的被打乱。”裴寒轩的话里分别有着嫉妒和不爽的情绪。

“哪有啊,是你想的太多了。”容思颜看着裴寒轩,说道。

“哪有?你敢保证他对你没有那个意思么?”裴寒轩有点咄咄逼人的感觉。

“我……”容思颜竟然一时语塞了,她的心里开始纠结,要不要把百里尚在法国向她表白的事告诉他呢?

从容思颜的内心出发,她并不希望对裴寒轩有任何的隐瞒,但同时容思颜也在踌躇,如果告诉了裴寒轩之前发生的事,他会不会有更深的误会?

容思颜的内心无疑事翻江倒海的,考虑良久,她还是决定把那件事丢弃在尘埃里,永远藏在自己心中。

毕竟,对于两个恋爱中的人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容思颜终于开口了:“我不知道百里老师是不是对我……有那个意思,但你应该相信我,我爱的是你。”

其实听到容思颜这么说之后,裴寒轩心里是开心的,但血气方刚的嫉妒和发自内心的介意,并不是这么一句话就能打消的。

“你不知道?那好,我问你,你在法国学习的时候,百里尚是不是对你有过表白?你们是不是每天都在一起?”

也许容思颜一开始就承认说不定还好。

容思颜怎样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弄巧成拙。

裴寒轩不知道是怎么知道了这件事,明明她没有和任何人说过的呀。

容思颜忽然想起,自己在法国时经常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自己,她还和裴寒轩说过这件事,当时裴寒轩还安慰自己是她想的太多了,看来,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容思颜抬起头,眼睛死死的盯着裴寒轩:“你派人跟踪我?”

“那不叫跟踪,我是不放心你的安全,所以派人保护你。”裴寒轩也咬着牙说道。

“保护我?所以保护的结果就是,我在法国每天做了什么你都一清二楚,是吗?”

“如果不是这样,我还不会发现,原来我所要保护的那个人,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

因为嫉妒让裴寒轩口无遮拦,根本顾不上说出来的话是否伤人,只管自己说出来爽就好了。

看着容思颜呆呆的站在那里,说不出一句话,裴寒轩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是出了一口恶气,还是心疼。

两个人就这样对向现在住院部的门口,两边人来人往,都被他们自动屏蔽。

还是裴寒轩首先打破了沉默,他看着容思颜,这是他深爱了五年的女人。

“我也希望那只是一个误会,所以最初我选择了相信你,可是你却一次一次的让我失望。”裴寒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并不好受。

没等着容思颜开口说话,裴寒轩又继续说道:“你早知道我在意百里尚,也介意他的表白,更无法忘掉他刚刚握你手的情景,可你还骗我,说你不知道。你之前说过我应该信任你,可你又真的信任过我吗?”

容思颜此时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她只能静静地看着裴寒轩,眼泪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轩……”容思颜凝噎着,嘴里轻轻喊出裴寒轩的名字。

裴寒轩听着容思颜这样喊自己,心里就像是被小刀一下一下的划伤,只留下痛苦的滋味。

容思颜用手抹掉挂在脸上的泪珠,看着现在身边的裴寒轩,自己是那样熟悉,又感觉那样陌生。

“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你也不愿意听进去,你也不会相信。”

容思颜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我真的很难过,你竟然会派人跟踪我,既然现在我们彼此都不再信任对方,那还有什么在一起的必要。当时你知道后,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原来五年的感情,还比不上一个忽然出现的闯入者。”

很明显,容思颜嘴里的这个“闯入者”,说的就是百里尚。

这个时候两人都不冷静,都变成了刺猬,什么话能伤到对方就故意说什么。

“所以事到如今,你在意的是我曾经派人跟踪你?”裴寒轩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也是在这个时候,容思颜才意识到他们两个人所站的位置是医院而且是住院部的门口,人群熙熙攘攘的从他们身边走过,都用一种看好戏的眼神看着他们。

客观的说,容思颜并不习惯这样被人群观望,她只能扯了扯裴寒轩的衣角:“能不能,重新找个地方聊?”

感觉到容思颜的这个小动作,裴寒轩愣了一下,正是这样一个个的小动作,才让他对容思颜越爱越深。

“OK,你想去哪儿?去我的公寓?”裴寒轩刻意的挑了挑眉毛,以此来掩饰自己心中的失落。

“可以。”容思颜的回答太过简洁。

两个人就这样上了裴寒轩的车,一路上,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

终于到了公寓,裴寒轩打开门,坐在沙发上。

“说吧,你还想说什么,现在没有别人了,你尽可以说个痛快。”容思颜首先开口道。

“我没什么可说的了,我想说的所有的话,都在刚才说尽了。”裴寒轩说着,为自己倒下一杯威士忌。

容思颜知道,裴寒轩从来都是喜欢喝啤酒的,他也曾经说过,威士忌太烈,自己不喜欢。

而现在,裴寒轩却企图用浓烈的威士忌麻醉自己。

“所以,你之前说了这么多,是想表达什么样的后果呢?”容思颜看着裴寒轩,问他。

“所以,我就想知道,在你的心里到底是我重要还是百里尚重要?”裴寒轩就像一个小孩子。

容思颜听着裴寒轩的话,心里又升起几分无奈:“为什么每次都要问这样的问题?幼不幼稚啊。”

听完容思颜的话后,裴寒轩沉默了一会,然后站起来,冷冷地说道:“对我幼稚,你还是走吧,我要静一静。”

看着容思颜还留在原地,裴寒轩竟然说:“我想看看没有我你还能不能过得很好。”

容思颜这下也生气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走就走,看谁先受不了!”说着,就走出了裴寒轩的公寓。

“我想看看没有我你还能不能过得很好。”

容思颜从梦中惊醒过来的时候,偌大的房间里只剩她一个人,没有裴寒轩,没有百里尚,没有躺在医院里的父亲母亲,窗外暴雨倾盆。

梦里那个声音似乎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旋,她翻身起来,看了看*头的闹钟,已经是清晨五点。

于是也就没有了睡意,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徐徐坐在梳妆台前。

二十四五岁的女人该是什么样子?就像一朵蔷薇,开到极盛的那一刻,每一片花瓣都舒展到极致,但下一刻就是凋落。

容思颜用手轻抚自己的面庞,她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地看过自己了,一个没有任何遮掩和防备的容思颜。

拉开抽屉,她找出那张两人人在拉斯维加斯领取到的结婚证书,握在手里,两个人的笑那么美,带点刺痛。

他给她带上戒指的时候说过的话犹在耳边,可是她终究弄丢了裴寒轩。

她和裴寒轩,上一次吵架的时候就像刺猬,两个人互伤,双方都伤痕累累。

裴寒轩,裴寒轩……曾经那么亲密的一个人,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他分开,可现在……

她已经不太记得那晚分离后的细节,人的记忆通常也会保护自己,只知道自己很坚决的走出了他的公寓。

之后,她试过不眠不休地把手机攥在手心,潜意识里有种荒谬且毫无根据的坚持,他会来找她的,一定会。

就好像从前尽管会有争吵,他总会把她找回来,到时她会放下所有的尊严,亲口告诉他,她爱他。

可是他没有。

当她松开手把裴寒轩送的手机沉入江底的那一刻起,她终于清醒,她和裴寒轩真的分开了,他对她死了心,不会再有任何的联系。

明明两人这样彼此怀疑,继续在一起是痛苦,可当他亲口将这段关系画上句点,有如将她血肉之躯的一部分生生斩开,那种感觉何止撕心裂肺可以形容。

而在另一边,裴寒轩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开始的几天里,他整日醉酒,公司的事物也懒得过问,日复一日的消沉着自己的时光。

而让裴寒轩更加难过的是,自己当初那样说了之后,容思颜一句话都没有说,收拾了东西就离开了自己的公寓,此后再也没有联系过自己,甚至连一句像样的解释。

裴寒轩也有过许多次想要给容思颜打电话的想法,但他又转眼一想,人家或许现在都在和百里尚甜甜蜜蜜呢,自己又何必这样自作多情呢。

当然,和裴寒轩分开的容思颜并没有再和百里尚有任何的接触,在两个人分开的日子里,容思颜除了安心的照顾手术之后的爸爸,就是埋头在工作室里研究自己的设计。

在容思颜的悉心照料之下,容博涛病情恢复地很快,面色也红润了不少,这多多少少也让容思颜的心里有了一点安慰。

其实,容思颜也不是没有想过两个人的关系,但是,五年来的相依相伴,容思颜对裴寒轩太过了解。

她明白裴寒轩一直都是个很有主见,也很独立的人,别人的劝说和解释对他并没有多少作用。

所以,容思颜的想法是,与其两个人这样一直怨恨误会对方,不如彼此分开冷静一下,这样也能让彼此想的更清楚一点。

这样想着,容思颜又安心了几分。

也许还有几分的赌气成份吧,毕竟分手这句话在婚后说出来真的很伤人,她也想瞧瞧,到底是谁先离不开谁。

今天是周五,快下班的时候大家难免都会有些浮躁,设计部的主管又去别的部门了,李晓琳干脆离开座位,站在容思颜旁边闲聊。

“思思,你明天穿什么衣服?”容思颜脑子里还堆满设计元素,一时没反应过来,抬头看着她。

“明天晚上是公司一年一度的年会啊,你加班加傻啦。”李晓琳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容思颜这才想起,明天晚上公司总部要举办新年会了,上个星期就发了通知的。

容思颜到公司上班虽然已经好几年了,之前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错过了公司的年会,所以,这还是容思颜第一次参加公司的年会呢。

听老员工们说,ARS国际每年年会都是大手笔,不仅在五星级大酒店举办豪华餐会,餐会上还有巨额抽奖。

去年年会的头奖是一辆汽车,最小的奖也是新款数码相机。

今年的年会依旧在旗下的五星级大酒店举行,西式自助餐的形式。

ARS国际近年来虽然出现了一些状况,但是今年的业绩比去年更佳,大家猜想奖项肯定不会比去年逊色。

就在容思颜这一愣神的功夫,又有女同事感兴趣地过来和李晓琳讨论起明天穿什么衣服,容思颜边听她们聊天,边皱成苦瓜脸。

差点忘了,年会虽然有的吃又有的拿,可是居然*的要求所有员工必须礼服出席!真不知道是哪个大神想出来的主意,现在都快零度了好不好,穿礼服会不会结冰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