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一一:有奸细

“老夫只给你一日的时间,要么将金钥匙拿出来!要么……就等着给你的夫君和孩子收尸吧!”

言毕,玉伯便甩开了苏苓,随后就头也不回了走了出去!

铁门再次落锁的声音振聋发聩!

尤其是玉伯离去的脚步,显得那么匆忙凌乱!

而一直被他钳制在手的苏苓,此时好不容易得到了自由,身子一歪,就靠在灰墙边不停的喘着气!

幸好,她赌赢了!

玉伯背后,果然有人!

“王妃,你怎么样……”

见苏苓的情况不佳,玉树挣扎的想要从地上站起来,但是因玉伯之前所散出的威压太过强大,短短的片刻,他的伤势就再次加重!

这老头,简直是个怪物!

苏苓靠着墙壁喘着粗气,瞬了一眼狼狈起身的玉树,缓缓抬手,“我没事!”

“王妃,抱歉,属下无能!”

如果说玉树在之前还能有心思和苏苓开玩笑的话,那么现在他只剩下满心的悔恨!

是他技不如人,也是他办事不利!

好不容易恢复了顺畅的呼吸,苏苓看着玉树隐晦发涩的神情,不由得轻声安慰,“玉树,这件事与你无关!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们之中……出了歼细!”

如果到这一刻,苏苓还不能确定所有事情的话,那她就太傻了!

现在看来,很可能他们一行人所有的动向早就被玉伯掌握,只不过到底谁才是按兵不动的那一方,她已经无暇深思!

若是之前她心里还有怀疑的话,那么在方才玉伯的话中,她已经完全能够确定,早有人将一切都告知给玉伯了!

只需要一点,她就能够确定!

那就是,金钥匙!

这柄金钥匙的存在,原本只有她和凰老三两人知道!

但是后来她告诉过娘亲,而且期间包括这次一起来的几人,也都大概知道了她身上有这东西!

可是,外人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尤其是玉伯!

因为当初在珍珠岛的时候,玉伯已假死蒙骗他们!

那时候的他,分明还不知道金钥匙的存在!

甚至于他还在一心寻找白虎!

到底是谁……是谁!

玉树追踪戈壁王,这件事明明只有他们一行人知道!

结果就那么巧合的,在凤府被抓到!

这也就说明,早早就有人将他们的动向都告诉了玉伯!

甚至,在她和凰老三去看五月的时候,玉伯已经被抓了!

可这消息却是在今晚散播出来的!

那么她可不可以认为,之前她在凤府隔壁的院落中所听到的那些对话,其实就是为了引她出去?!

这次,果然麻痹大意了!

玉树眼神晦涩的看着沉默的苏苓,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看她那般沉重的表情,也知道事情肯定要比他想象的更严重!

歼细?!

他们之间会有歼细?!

这……

‘咚——咚咚!’

忽然间,在这座安静的地牢之中,苏苓和玉树都清楚的听到了一丝细小的声音!

‘嗷呜……’

紧接着,幽静的氛围里,一阵仿佛从天边传来的虎啸声,顿时让苏苓眼眸一亮!

是白虎!

在虎啸声过后,地牢内似乎就传来一阵唏嘘声,隐约间,苏苓还能听到守卫地牢的人,在不停的犯嘀咕!

“哎,这白虎怎么又叫唤上了!”

“嗨,谁知道了!这春天不是还没到嘛,该不会是发情了吧!”

远在地牢大厅守卫的几个人,说完就是一阵哄笑!

显然虎啸声对他们来说已经见惯不怪了!

但对于苏苓来说,却是相当难得!

因为在虎啸过后,她又清楚的听到了那一阵咚咚的声音!

这,是人为!

“王妃……”

“嘘——”

玉树也清楚的听到了声音,望着苏苓开口,却见她食指放在唇角,示意他噤声!

见此,玉树不由得连呼吸都紧张了起来,闭气看着苏苓缓缓在地牢内走动!

当地牢房间内再次传来咚咚的声音后,苏苓凤眸一亮,指着两人身后的一处墙壁,示意了一番!

不多时,苏苓和玉树小心翼翼的走到墙壁附近,她伸手仔细的摩挲着墙壁,冰凉的触感瞬间就侵袭到之间上!

转眼间,苏苓又倾身摸了摸房间内的墙壁,虽然也是清凉一片,但却不是那种刺骨的拔凉!

有戏!

这触手冰凉的墙壁,外面应该就是处在冰天雪地的外墙了!

而地牢中相隔的墙壁,那么明显的温度反差,苏苓瞬间就燃起了斗志!

她对着玉树努努嘴,而后在玉树走到房门口小心观察之际,也轻轻的以骨节敲响了墙壁!

节奏同样的‘咚——咚咚!’

果不其然,在她敲响之后,地牢外面再次扬声传来一阵虎啸!

是五月!

直到这一切顺理成章的完成后,苏苓终于确定墙壁外面敲响的人究竟是谁!

有了这样的结论后,苏苓心里千头万绪的纠结着,随后轻轻的靠在墙壁上,指尖一点点摩挲!

忽地,在她情绪低落的瞬间,她的耳边再次回想到玉伯离去前所说的话!

为你的夫君和孩子收尸!

收尸……

呵,她怎么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几乎是一念之间,苏苓就将所有的事情全部抛之脑后!

她要出去!

她一定要赶在玉伯动手之前,确保他们的安全!

彼时,苏苓的指尖依旧停留在墙壁上,她一点点摩挲着,这才发现似乎有一块砖有颤动的迹象!

蓦然间,她不作他想,伸手进袖管就要拿出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匕首,结果却扑了个空!

该死的,之前被清娘搜身过,一定都被他们给收起来了!

烦躁的苏苓伸手抓了抓秀发,发丝和指尖缠绕之际,她笑了!

虽然她不是拜金之人,但是梳着凤髻的秀发上,还有两只金步摇呢!

此时,玉树谨慎的站在铁门边观察着外面的情况,而苏苓也忙不迭的拿下头上的发饰,一点点轻轻刮着石砖的缝隙!

她知道这古代的墙壁之间,石砖黏合的地方没有现代那么严丝合缝!

尤其是这些石灰所烧制的石砖,也没有那么坚固!

不多时,在苏苓轻轻刮掉缝隙的石灰,外面的人也在不停的动作下,石砖倏然松动!

苏苓警觉的看了一眼玉树所在地上,见一切如旧,她便以指甲捏住石砖的一头,轻轻的抽动了几下,果然石砖在她的指尖上渐渐被抽出!

随着掉落的石灰屑越来越多,苏苓的动作也愈发的娴熟!

直到整个石砖被她捧在掌心,一阵阳光从那四方形砖块的地方射入,苏苓挑眉淡笑!

“娘——亲——”

一阵非常细小的呼唤在四方口的地方传来,苏苓眼眶发酸,轻轻探头看去,果然在那石砖洞口的地方,看到了一脸通红的五月!

外面风雪凌天,而五月的脸蛋两边红彤彤一片,而由于地牢内的光线极弱,五月趴在洞口处,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她不由得撅着嘴,小手撑在墙壁上,脸蛋对着洞口,轻声呢喃,“奇怪,怎么没有?刚才明明给了我回应的!”

此时,苏苓心里百感交集的无以成说,不免将自己沾染了石灰的素手伸出去,而五月忽地看到一只手,来不及惊讶,就再次喊道,“娘亲,是不是你啊!”

苏苓强忍着酸涩的情绪,嗓音沙哑,“五月,是我!”

“娘——终于找到你了耶!”

此时五月的语气十分的激动,似是还洋洋得意!

但苏苓却极为担心她的处境,“五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娘,我昨天晚上都看到了!你放心吧,我给你报仇!”

“五月,报仇不着急!你现在不要在这里呆着了,想办法出城去找你爹!告诉他,我们之中,有歼细!”

苏苓焦急的吩咐着五月,心里对于她自己之前作出的错误判断,相当的后悔!

踏马的!

苏苓细声的叮嘱并未让五月有多少紧张的情绪,她依旧趴在墙壁的洞口处,只不过两只小胖手正捧着苏苓的手,帮她擦掉灰尘!

而一听见苏苓的话,她手里的动作一顿,放开她的手后,小脸又趴在洞口边,笑得格外开怀,“娘啊,爹爹在呢!”

爹在呢?!

在哪呢?!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