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一零:等着给你的夫君和孩子收尸吧

“咳咳咳,王妃,你……你的舌头怎么了?”玉树也同样听出了苏苓说话时的不对劲!

他言罢,正面露担忧,结果……就看到苏苓伸手从嘴里拿出了一个东西!

玉树瞠目结舌的看着苏苓,尤其是当他伸手拨开额前的碎发,看清楚苏苓从口中拿出来的东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咳,王妃……这……钥匙?”

他要是没看错,王妃此时从口中拿出来的,好像是一柄金钥匙吧!

艾玛!

王妃啥时候有这爱好的?!

苏苓斜睨了一眼玉树,虽然他的左脸依旧横亘着那条伤口,但是看起来却比之前好了不少!

她幽幽的将钥匙擦干净,小心翼翼的收到袖管中后,这才小声开口,“你以为我晕倒之前,为啥要让自己的脸先着地!”

说罢,苏苓心里一阵拧巴,她晕倒的时候,玉树好像还在草房里吊着,所以应该没看见!

转念之间,苏苓继续说道:“我的衣裳都被换了!他们想要的,就是这个!所以晕倒之前我就把钥匙放在嘴里了!

你别期望这清娘会那么好心把我们送到这里!无非是她搜了我的身,没找到钥匙,所以现在只是把我们囚禁起来而已!”

苏苓说完就抿着嘴,咂吧了几下!

踏马的,还好她晕倒的时候,有先见之明!

不然这个从未离身的金钥匙,恐怕就要落在玉伯的手里了!

含着金钥匙这么久,舌头都麻痹了!

“王妃,英明!”

玉树愣愣的看着苏苓,重伤之下让他不停的咳嗽着!

称赞了一句之后,他就体力不支的跌坐在地上,随后重重的叹息一声,“王妃,属下办事不利!让你也受到牵连!”

彼时,玉树垂着头,任由额前的碎发挡在眼前,垂头丧气的开口,同时又不忘伸手摸了摸脸颊!

这么长的一道疤痕,就算痊愈肯定也会留下伤疤!

不知道娆妹会不会嫌弃他啊!

苏苓神色冷静的看了看玉树,信口问道,“这都是小事!你先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被抓到的!”

提问之后的苏苓,捂着胸口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被囚禁没关系,但是她也要在有限地时间里搞清楚自己的处境!

这厢苏苓在地牢的房间中一点点的观察着,而坐在地上的玉树,闻声便紧忙开口,“王妃,这事可蹊跷了!

本来属下已经这辈子都不会再看到你和三爷了,属下都做好了赴死的打算,属下……”

“玉树,说重点!”

被苏苓一声冷喝之后,玉树干巴巴的抬头看着她,吸了吸鼻子后,道:“属下被人暗算了!我跟着戈壁王进城之后,他就一路赶到了这个府宅!

属下在后面跟踪的时候,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从墙上跃进来,所以属下也没做他想,直接翻墙而入!

但是,没想到属下刚跳进来,就被……就被人给抓了!对方就是那个老头!

王妃,他到底什么身份啊!属下的内力就算及不上三爷,但是也十分雄厚!

可在那个老头的面前,我连一招都没过去,直接被他给活捉了!

后来,他们对我用刑,让我说出你们的位置,属下当然宁死不从,结果就——受伤了!”

玉树声情并茂并且边说边比划的在地牢里长篇大论!

言罢,他又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左脸,嗫嚅道:“王妃,你放心,属下就算是死,也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出去的!”

“哦?是嘛!”此时已经将地牢大概的情况都摸透的苏苓,凉凉的说道,“那你说说,我怎么出去!”

“啊?!”

玉树,傻了!

他抬眸可怜巴巴的看着苏苓,又转眼打量了周围,声如蚊呐,“内个……容属下想想!”

见此,苏苓哭笑不得的恨不得上前踹他一脚!

可她自己也受了内伤,索性作罢!

不过,对于玉树这种心大漏风的模样,苏苓的心里也没有多少被囚禁的难堪和焦急!

反正都被抓了,眼下她可没有时间去自怨自艾!

想办法尽快离开才是真的!

苏苓淡淡的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玉树,旋即走到地牢的门口,顺着铁门的窗口向外面看去,还不待说话,蓦地就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眸子!

见此,苏苓收紧掌心,俏脸上嫣然一笑,“玉伯,你没死,我真是太意外了!”

时过境迁,当年玉伯对她和娘亲的所有情谊,如今都在他所有做法中烟消云散了!

只是没想到,他竟还能一如从前那样,以慈爱的双眸看着自己!

尼玛!

精分嘛!

如果不是他暗中谋划了这些,又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

突然出现在铁门之外的人,正是玉伯!

待铁门被打开之后,玉伯负手而入,依旧是鹤发童颜,健朗红润的样子与当初在珍珠岛上形如枯槁的模样大相径庭!

苏苓这心里也愈发的憋屈!

被信任的人背叛,这种感觉真的很炒蛋!

玉伯含笑走到苏苓的面前,眼底轻蔑的瞬了一眼玉树,随即笑道,“苓丫头,老夫当初果然没看错你!

只不过,你太不听话了!当初在珍珠岛的五年里,如果你能够按照老头我所说的去做,那么也不会受这些罪了!”

玉伯唇角微微上翘,但说话之际他的眼眸中似是泛出痛心疾首的神色!

此情此景,苏苓只觉得无比的讽刺!

她微微后退一步,脸蛋上的表情瞬时收敛,清冷的睇着他,“玉伯,道不同不相为谋!”

“哈哈哈!丫头啊,你可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真是让老头我好痛心!

普天之下,能让老头另眼相待的人,你算是第二个了!

丫头,老头我再问你一句,要么与我合作,我们夺得这天下,光复前朝后,你依旧是凤家尊贵的郡主!

但如果你要继续与我为敌,那么后果你可知道?”

玉伯此时的口吻已经渐渐锋芒暗藏,可苏苓依旧清冷自持,冷凉的翘起唇角,“玉伯,其实早在当初你让玉肃之将凤门和凰门交给我的时候,应该就是想利用我而已吧!

如今,我知道你在利用我去谋求你想要的一切,你认为我们合作还有可能吗?!

不过嘛……”

苏苓以退为进,说到最后忽地故弄玄虚,这也让玉伯的眼神中顿时精芒闪过,“不过什么?”

闻声,苏苓轻笑,“不过,我不想做凤家的郡主,如果玉伯能让我当女皇,我倒是可以考虑!”

“哈哈哈!”眨眼间,玉伯微愣后,顿时爆出一阵刺耳的笑声!

甚至在这阵笑声中,苏苓都感觉自己体内再次血气上涌!

尼玛,笑毛啊!

“黄毛丫头,不知所谓!苏苓,你当真以为老朽是你们凤家管家的儿子?还是说,你真的以为,老夫不敢杀了你?”

玉伯突然间变得狠戾的神色,在苏苓没有半点防备的情况下,一把就扼住了她纤细的脖颈!

那力道和凶狠的模样,绝非玩笑!

如此紧迫的情况,苏苓面不改色,凤眸瞬也不瞬的睇着玉伯,“玉伯,看样子能让你刮目相看的第一个人,应该就是你所效忠的吧!不过,你这么多年处心积虑,就算谋得了天下,光复了前朝,你认为你还能活吗?”

苏苓话落,玉伯的掌心就明显松懈了一分,“你什么意思?!”

“玉伯!不论你到底是谁,但是对于我来说,珍珠岛上的五年我都已经当你是我的长辈!

所以,我还是奉劝你一句,想取得这天下的人,不管是谁,当他光复了前朝之后,你认为他会留下一个帮他谋权篡位的主谋活在人间吗?

你可知道,这天下的历史都是胜者所写,而你……就是胜者眼中的污点!”

苏苓这番话,果然让玉伯的神色微变!

但是老谋深算的玉伯,也仅仅沉默了片刻后,就嗤笑一声,“呵!故做聪明!老夫何时说过有其他人的存在!

只要前朝光复,老夫就会是天下之主!丫头,别用你的小聪明来挑战老夫的耐性!

老夫只给你一日的时间,要么将金钥匙拿出来!要么……就等着给你的夫君和孩子收尸吧!”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