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零九:被暗算

“王……王妃?”

这熟悉的嗓音,一瞬间让苏苓差点破功!

“玉树!”

下一瞬,苏苓不作他想,直接迈步入内!

好在木门开着,她还能借着门外的淡淡光亮看清楚草房内的一切!

彼时,她站在草房门口,脚步沉重的边走边看着玉树,虽然她无法精准的看到他的伤势,但是草房内蔓延的血腥味,也让她断定玉树一定伤的很重!

再一次听到苏苓的呼唤,玉树艰难的挣扎了一瞬,随后他口干舌燥的低呼道,“王妃,快……快走!”

玉树急切的呼唤和沙哑的嗓音,险些被门外的寒风吹散!

而苏苓也根本顾不得那么多,更是不能轻易的点燃火折!

所以,她也只能迅速的掠到玉树身畔,从袖管中拿出一直贴身而放的匕首时,倏然门外传来匆促的脚步声,而漆黑的暗夜也瞬时被火把照的通亮!

见此,苏苓原本担忧的情绪瞬时急退!

此情此景,她就算再傻,也知道是中了埋伏!

既然已经被发现,她反而淡定从容的抬眸!

借着草房外的火把的光亮,苏苓一抬眼就看到了玉树的惨状!

只见他如同浴血而出一般,身上的黑袍已经不知所踪,只穿着一件看不出颜色的中衣!

而那衣服上,尽是一片的血色,仿佛开出的一朵朵火莲般,映衬着他无比的凄惨!

这些都不足以让苏苓心疼,更甚者乃是玉树脸颊上一条长长的疤痕,横亘在整张左脸上!

皮开肉绽,血液干涸!

玉树……

她要如何向碧娆交代!

虽然玉树是凰老三的属下,但是因为这么多年的接触,以及他和碧娆的深一层关系,苏苓心里疼的有些喘不过气!

即便他是暗卫,但在苏苓眼里,也都相当于家人一样!

此时,玉树浑浑噩噩的撑着眸子,眼睑不停颤抖的看着苏苓,那苍白的唇角蠕动,但却再没有声音传出!

苏苓狠狠的倒吸一口气冷气,强行让冷冽的气息驱散她心头的情绪!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苏苓,眼神透着坚定的光芒,瞬也不瞬的望着玉树,似是在对他说着无言的鼓励!

玉树,一定要撑下去!

也不知道玉树有没有看清苏苓眼中的含义,总之他再次蠕动着皲裂的唇角,而后眼睑也缓缓阖上!

生死,不明!

苏苓的心尖不停的抽搐着,但她瑰丽的脸蛋上却平波不惊!

此时,她心有猛虎,可惜却是在细嗅死亡!

她不会让玉树有事的,一定不会!

已然接受了一切的苏苓,缓缓的转身看向了门外!

一眼之间,轻嘲浮现!

“苏苓,好久——不见!”

直到真真切切的看到谷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苏苓平静的眼底还是不免划过一抹涟漪!

她从未想到,这辈子她们竟还能看见彼此!

谷兰,当初没有亲手解决你,如今是否该做一个彻底的了断了!

苏苓淡然的脸蛋上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菱唇微翘着匪气的弧度,睇着轮椅上的谷兰,轻笑,讥谩,“还真是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活着!”

说话之间,苏苓已经看到了草房门外空旷的空地上,足足站了二十名举着火把的黑衣人!

这些人眸色冷厉,身形魁梧高大,高高凸起的太阳穴,彰显着他们武功雄厚的事实!

苏苓以轻慢的口吻笑对谷兰,这多年不见,多少的新仇旧恨在彼此的心里发酵升腾,以至于经年之后的第一次相见,谷兰就难以自持的泄露了情绪!

“苏苓,没想到当年你那么得意,现在死到临头,还这么狂妄!”

谷兰的语气虽然平缓,可是她咬牙切齿的模样以及她双眸中泛出的阴冷狠毒,苏苓丁点都没有错过!

闻声,苏苓信步走出,站在草房的门口,略略的看着门外的情形,火把的光束打在她的脸蛋上,白里透红,剔透光泽!

单单是她此时身着襦裙的单薄身影,却带着那般不容亵渎的气度和姿态,谷兰更是恨不能亲手了结了她!

凭什么,本该属于她的一切,被苏苓夺走之后,她过的还那么好!

而自己却要回到楼越国,承受那么多非人的折磨!

如果不是苏苓,她依旧是尘哥最疼*的女子!

如果没有苏苓,她怎么会变成残疾,却还要夜夜服侍楼越国那个病鬼老皇帝!

一切,都是苏苓!

都是她!

谷兰心中的恨意已经根深蒂固,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改变她的初衷!

她五年后归来,唯一的念想就是将自己曾经所承受的一切全部还给苏苓!

一丝不差的全部让她体会一遍!

苏苓从容不迫的面对着谷兰,眼下她已经没时间去考虑为何她会这么恰巧的出现在这里!

只不过在针锋相对的过程中,她清贵的姿态愈发傲然,“你怎么知道我即将死到临头?你又怎么知道,死到临头的,不是你呢?”

苏苓以笑靥如花的表情刺激着谷兰紧绷的心弦!

而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苏苓身上的谷兰,自然没发觉她背在身手的双手,正在悄然的做着某些动作!

当她从习惯中悄悄摸出一颗闪着光亮的银球时,正要随手丢出,刹那间她就感觉自己的身后一身罡风袭来,警惕的回眸并闪现躲开之际,却在对方爽朗的大笑声中,胸口顿痛!

“哈哈哈,苓丫头,你果然很聪明!竟比老夫所算计的时间还要早就到了凤府!”

出现的人,毫无意外,正是玉伯!

此时,苏苓无比的庆幸自己之前让大毛先走!

听着玉伯的口吻,她大体能够知道,他并不了解自己已经和五月见了面!

只是,今晚玉伯和谷兰出现的这么恰到好处,也让苏苓心里的怀疑愈发的沉重了几分!

因为,她忽然有一种,自己所有的动向都被他们精准掌握的错觉!

希望,只是错觉!

苏苓堪堪闪身躲过玉伯,但她手里的钢球还不待再次脱手,胸口忽然间剧烈的疼痛着,抬眸凝神看去,也恰好看到了玉伯正要作势收回的掌心!

隔空给了她一掌?!

尼玛,打人之前能不能先打声招呼!

奈何,就是玉伯这隔空的一掌,让苏苓胸前的血液倒流,那剧痛的感觉令她双眼一黑,直直的晕了过去!

在意识陷入黑暗的前一刻,苏苓蓦地在原地旋身,而后……脸冲着地趴了下去!

草房内,被吊在悬梁上的玉树,也适时的脱口喊道,“王妃……”

只不过,声音细如蚊呐,几不可闻!

眼看着苏苓被玉伯给打晕,谷兰的唇角上也翘起了得意的弧度!

微微吐息一瞬后,她便将腮边的面纱重新带在了脸上!

玉伯眼底晦涩的看着苏苓,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便说道:“让清娘过来!”

“是!”

待草房门外再次恢复了平静后,远远地一处雪堆后面,一个小身影和两个白色的雪团若隐若现!

*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苏苓就感觉自己的身上如同被碾碎一样的疼!

无边的疼,蔓延四肢百骸!

半饷意识回笼,苏苓轻轻蠕动了一下红唇,柳眉微蹙,眼睑颤抖了一下,正要睁开,耳边就传来呼唤,“王妃,王妃……快醒醒!”

是玉树!

瞬间辨别出说话之人正是玉树,苏苓冷不防的睁开了眸子!

清冷的眸光依旧,只是挂满了血丝!

苏苓伸手捂着胸口,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而由于动作的幅度太大,胸口疼的差点没让她喊娘!

坐在地上的苏苓,左顾右盼,随后就挑眉看着正蹲在她身前的玉树,“这是……”

“王妃,我们在……凤府的地牢中!”

苏苓神色一凛,随即就想起了什么,仔细的看着玉树,有些大舌头的问道:“玉树,你怎么样?”

说着苏苓就仔细的看着玉树,脑海中似乎还能想到之前他那般的惨状!

只不过,现在看起来,他倒是干净了不少!

“王妃,是清娘命人把我们送到这里的!”

一瞬间,苏苓脸蛋微侧,垂眸看了看自己,果然自己身上的衣物也没换了!

“咳咳咳,王妃,你……你的舌头怎么了?”玉树也同样听出了苏苓说话时的不对劲!

他言罢,正面露担忧,结果……就看到苏苓伸手从嘴里拿出了一个东西!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