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二十四章 真挚交心,玄耀解惑

轩辕云墨看着这个近似萧条的院子和听着小峰的话,他现在是生气的,没想到他们才离开一年这些人都敢做出如此的事。

“走了?既然走了就不要回来了。随墨,你去找秋爷爷,告诉他大哥院子里的人凡是擅离职守的,一律赶出王府,这种人我们王府用不起。”轩辕云墨听完小峰的话,想一想也就明白了,那些人恐怕是找自己的“前程”去了。他们在大哥这里都不尽心,去了其他地方也不会尽心,这种不要也罢。再说这些人也都是蠢的,都以为大哥以后在府中不会得到父王和母妃的重视。可是他们也不用自己那蠢脑子想一想,要是那样,他们离开的时候就不会带上大哥一起走了,而是让大哥在府中自生自灭了。

“是,少爷。”随墨转身离开,他不能不赶快点,他爷爷是王府的管家现在出了这样的事,身为管家多少都有一点责任。爷爷要尽快处理才行,要不然一旦王妃和王爷知道了怪罪下来,爷爷就麻烦了。

轩辕云墨打发走随墨,自己抬脚走向小峰刚刚出来的那间屋子。轩辕云墨刚进去就觉得有点昏暗,而且有一股刺鼻的发霉的味道。这里不会从他们走后就一直没收拾?,这是应该书房吧光线好差,大哥以前就是这样过的,那凌侧妃都不管他吗。要是凌侧妃都不怎么管大哥,那这里的下人难免会有不尽心照顾大哥的。

轩辕云墨在一个书架后面看见自己的要找的人。轩辕少泉穿着一身破旧不合身的衣服,正在弯腰整理书籍,他整理的很用心,他们进来了他都没发现。

“大哥……。”轩辕云墨走上前叫了一声,但是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自己回来了,自己的住的地方一尘不染好像自己一直都在一样,可是大哥这里……。

“咦,二弟你怎么来了?”轩辕少泉听到说声音,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奇怪的问,他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带着灰尘的样子有多滑稽。

“我们来给大哥搬家,娘亲说她不放心你一个人住在这里,让你搬去我的院子一起住。大哥这里让小峰他们给你收拾一下,你先和我们一起去看看你喜欢什么样的摆件,娘亲说让你自己去库房选。我已经让雯莲他们去给你收拾屋子了,大哥你过去看看要是不满意我们再换一间,我那院子里还有不少空置的屋子。”轩辕云墨伸手夺过他手中拿沾有灰尘的书籍放在架子上,拉他出去,轩辕云墨觉得这屋子他呆不下去了。

他们原本是来给他搬东西的,现在看着这里好像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让他们捡大哥喜欢的送去自己的院子,其他的重新给大哥置办吧。

轩辕少泉直到被轩辕云墨给拉出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他要搬家?他刚刚回到自己的院子看着这里他是觉得难受,觉得二弟的院子一定不会和自己的一样,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他现在能有一个容身之所就不错了,也不能要求太高了,所以他才会打算自己动手收拾一下。

他没想到二弟会突然过来,还说要给他搬家。搬去哪里,他的院子吗?那可是府中除了母亲的院子之外最好的院子。听说那里面的一草一花,屋子里的摆设都是母亲亲自给二弟准备,就是希望二弟可以住的舒适。自己也曾去过那个院子,那里哪怕是随墨住的屋子都能和自己住的地方相比较。

对于那样的一个院子他也曾羡慕过,不过他羡慕的其实不是二弟可以住大屋子,而是来自母亲的那份心意。自己以前也有母亲,但是从没感受到来自母亲的关怀。自己现在也可以住进吗,也可以感受母亲的心意是吗?他以为回到王府自己又要孤零零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远离他们,渐渐被父母和二弟给遗忘,他突然觉得很不希望回来,在外面的时候他们是一家做什么都少不了他。回来之后,二弟的圈子自己接触不到,而自己又没有什么朋友。父亲和母亲他们也有自己的事要做,而他没有合适的借口却不能出现在他们面前。

二弟说这是母亲的意思,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忘记自己,而且自己还可以离他们进一步。他觉得他很幸运,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何德何能却能得到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父母和兄弟。父母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倒是却是真心把他当儿子看待,二弟对他也敬重。

“大哥你想什么呢,走了。我们给你安置好娘亲的饭也该做好了,他们都等着呢。对了你的衣服呢,怎么又穿这一身?”轩辕云墨拉着独自沉思的轩辕少泉走在回去的路上,看见他身上的衣服于是疑惑的问。

“没什么,那我们可要快点。我的衣服刚才怕弄脏了,那是母亲给我做的。”轩辕少泉的手握紧轩辕云墨的手,在心中说二弟,以后大哥会做个好大哥,我们一起孝敬父王母妃。

“少泉堂哥,我是轩辕锌铭,你可以叫我锌铭。”轩辕锌铭看着那握在一起的手,他知道这堂哥是皇伯父和皇伯母和墨弟弟都在乎的,那他也不应该有什么偏见,即便自己小时候第一次见他的感觉并不怎么好。

轩辕玄霄是他们几兄弟中的老大,但是他由于身体的原因成婚并不是特别早,有轩辕云墨的时候都有二十一二了,他后面的那些兄弟的年纪又差的不多,有些也就是只是错了几个月而已。所以到后面身为大哥的轩辕玄霄的儿子,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却不是他们这一代中最大的一个。轩辕云墨要是按年纪排长幼,他前面有大皇子、二皇子、景王世子、他自己的大哥,他算是第五。除了大皇子,其他三人同一年出生,也就是差着月份。原本的逸王世子倒是和轩辕云墨是一年出生的,但是月份要比轩辕云墨大一些。轩辕云墨下面的堂兄弟还有景王府的那个少爷,五王爷的儿子和皇后的另一个儿子轩辕锌谦。

“少泉见过二殿下。”轩辕少泉听到轩辕锌铭的声音,放开轩辕云墨对着轩辕锌铭行礼。

“我都叫你堂哥了,你也不要太见外了,我和行波他们都是这么叫的,你也随意点吧。”轩辕锌铭拦着他说,他们在一起都是朋友,他就不在意身份上的差别。皇伯母曾经说只有自己真挚的对一个人,才能换来那人的也同样的真心,不过要是虚假的那就算了。

轩辕锌铭当然想的明白,他以后的担子很重,为了能执掌好西越那是一定要有几个自己信得过的心腹之人,这些和他一起长大的人就是最好的选择。

“就是、就是,你要是让我叫表弟二殿下我会觉得很奇怪,我们干脆都不要在乎那些身份算了。我是白流冰”白流冰一直都是比较随意的一个人,说话也比较直接,但是他并不是一个无脑子的人。

“泉堂弟,我是景王府的轩辕子午。”轩辕子午也站出来说。

“泉少爷,我是沐侯府的沐念宁。”沐念宁依旧话不多。

“泉少爷,我是将军府的淳于行波,我们还有一个是丞相府的文鹏举。”最后就连淳于行波都上前自我介绍。

“少泉见过诸位少爷,至于文少爷我见过了,十来天之前我们还坐在一起喝酒呢,不过这次他没和我们一起回来。”轩辕少泉他可以感受到来自他们的善意,所以他也不会排斥他们,这样他也有朋友了。

“墨弟弟,你们见过鹏举,他在哪里?”白流冰听后问,连他们都不知道文鹏举在哪里,墨弟弟不在上京他怎么会知道。

“我们在西流府参加品酒大会的时候见过,他和文大人是皇叔派去的见证品酒大会的,而我是参加品酒大会的。”轩辕云墨倒退着走,面对着他们说。

“品酒大会,那一定很好玩,你和我们说说。看来你这一路上是不是真的遇到很多好玩的事?”白流冰快走一步,和轩辕云墨并肩问,他很好奇。

“等下午我和大哥和你们慢慢说,我们先去给大哥整理住的地方。”轩辕云墨吊着他们的胃口说,那些或好玩或危险的事,他这一路还真是经历了不少。

圣王府这边,上官雪妍在厨房忙着给孩子们做饭,轩辕云墨他们也忙着给轩辕少泉整理住的地方。而进宫的轩辕玄霄也正在和轩辕玄耀说着他这一年遇到的事,事无巨细的都说。

“大哥的意思是墨儿其实是你和现在的这位皇嫂亲生的儿子,不是什么继子。你和皇嫂是在十二年前就相识了,你离开的那几年就是一边找药一边找她?”轩辕玄耀有点吃惊说着自己从皇兄的话中得出的结论,他实在没想到皇兄会有这么一段往事和不可思议的姻缘。

“是呀,你还记不记得我那年曾在行宫失踪了一年,那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等我们找到出路的时候,她有事必须离开,让我等她两年。可是我等了两年没等到于是就想去找她,那以前的解毒方子也是她留下的。但是谁能想到天意弄人,她失忆嫁进了王府,而我却离开了王府。”轩辕玄霄简单的说着他和上官雪妍的之间的事,有些事是属于他们夫妻两人的,即使面对弟弟他也觉得没必要说的太清楚。

“皇嫂失忆了不认识你,那大哥怎么会也不认识皇嫂?”轩辕玄耀问着自己不明白的地方。

“我当时认识的她子午有点像,不过病要比子午还要重。她和我约定两年之期就是为了治好她自己的病,只不过后来她的病是治好了她却失忆了,行事作风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才没敢认。她失忆了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还是云隐说她是自己的姐姐,我们才推断她是失忆。我们这次出上京就是跟着云隐说的话,还有看你皇嫂能不能想起什么。好在这趟没白费,妍儿也回到了家,他姐弟是医谷前任谷主的儿女。你皇嫂是被自己的堂妹推下悬崖的,才会和我在崖底相遇。”轩辕玄霄在自己弟弟没问的时候,他就说了认为能说的事。但是他说的很简略,关于宸那些他都没说。

“医谷,那个医谷吗?怪不得皇嫂有一身的好医术。”轩辕玄耀先是吃惊的说,然后对于自己心中的疑问也释然了。他始终想不明白上官雪妍的身份和那高超的医术,现在算是明白了。

医谷他当然知道,皇兄的毒曾也找过医谷里的人,但是都说医谷里的人善医不善毒,他们也解不了。后来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谁也没想到皇兄的毒最后还是被医谷的人解得。

“是呀,云隐说她自小习医的天赋就很高。好了,你要是还想知道什么,我以后说给你听,我们先说说这些事,这些都是我这次在外遇到的事,这些是证据,至于如何处理还需要你下旨才行”轩辕玄霄微笑着说,好在她的医术好,要不然自己的毒还不知道怎么解呢。轩辕玄霄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于是转移了视线,拿出自己带来的证据摆在轩辕玄耀面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