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二十章 酒香醉人,卫家之祸

轩辕云墨听着那些人的议论,怎么他们好像忘记了还有他们中华楼存在。

“文大人下面是不是该轮到我们中华楼了?”轩辕云墨看着安静的大厅,突然开口问。

“是,小少爷,该您们了。”文辛哲不明白这圣王爷一家他们在做什么,圣世子怎么突然就成了中华楼的少主了。难不成中华楼是圣王府的产业,是圣王爷暗中建立的。也对,中华楼在上京出现的时候,圣王爷已经诈死离开了,要建中华楼也不奇怪。那些不是他能去猜测的,他只要不拆穿圣世子的身份就是了。

“终于到我们,把我等的急的。李掌柜给我酒坛,本少主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好酒,”轩辕云墨起身,要过李掌柜一直抱着的酒坛子。

轩辕云墨抱着酒坛子站在大厅的中间,小麒和宸都蹲在他的肩上。他的小身子挺拔的站直大在厅中间气势很足,那股自内而外散发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他们都看着那站在中间的少年,哪怕他说的话让他们不快,但是这次却没人反驳他。

“少爷,小的来倒酒。”随墨走到轩辕云墨身边,伸着手说。

“倒酒?哪用那么麻烦?”轩辕云墨抱着酒坛站在中间,突然单手托着酒坛,另一只手在托酒坛的那只手的手背上拍一下,酒坛的封口被内力击起的酒水弹起。轩辕云墨的手又一挥酒水随着香气,坛中的酒准确无误的落在每张桌子上的酒杯里。

轩辕云墨的动作很流畅,把握的也很好,酒没浪费一滴。

“诸位这就是我们中华楼的酒,至于那酿造的工艺什么的和你们的也都大同小异,我就不累述。酒就在诸位面前至于如何,诸位一品就见分晓。”轩辕云墨单手拎着酒坛,另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轩辕云墨的话说完之后,竟然没人说什么,也没动手喝酒。轩辕云墨抬头看他们的时候,发现那些人都在闭着眼嗅着空气的酒香,一副沉醉的样子,他们的表情像是喝醉酒了一样。

“怎么都好像是喝醉了一样?”轩辕云墨提着酒坛子,转身看着坐在上座的父母问,然后又看看手中的酒坛,他们的酒都好像还没喝呢。

“他们可能被酒香迷醉了。”轩辕少泉看看那些的人的样子说,为什么他们会没事。

“这就醉了,那我的酒他们还没喝呢,不行。”轩辕云墨随手抓过一个杯子扔在地上。

杯子的破碎声惊醒了那些人,毕竟那些人他们不是真的醉酒,只是一时的被酒香迷醉了。他们清醒以后之后互相看看,都有点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诸位你们是被我中华楼的酒香薰醉了,那是不是可以说今天这品酒大会的魁首就是我中华楼,各位可有什么异议?如有那就请你们喝下杯中之酒,我们中华楼一向是以实力说话。”轩辕云墨看着那些还在恍惚中的人不得不开口说。

“酒,对了。这是佳酿,难道的一见。”

“老朽一生追求的也不过就是这种美酒吧了,现在得偿所愿,死也无憾了。”

“是呀,可惜了喝不过瘾。”

“这酒当之无愧的是今天的魁首了。”

……

那些经过轩辕云墨的提醒才想起自己身边那没喝的酒,于是他们动作一致的举杯,慢慢抿尝,尽可能的让那一小杯酒喝得时间长一点。他们都是开酒坊之人,当然也是爱酒之人。而且可以说他们对酒的痴迷要强过其他人,遇到他们都满意的酒可是很难的事,正所谓众口难调。

当酒入口他们才知道什么是唇齿留香,这酒喝了不但不难受,而且感觉浑身舒畅,这是他们以前喝过的酒不曾有的感觉。

轩辕云墨听着他们对那酒赞不绝口,他很满意,倒是便宜他们了。要不是这什么品酒大会还有那什么魁首可以决定这西流府的酒水买卖,他们也不会掺和进来。

“文大人宣布结果吧,然后这品酒大会之事也该结束了。”轩辕玄霄突然对文辛哲说,这品酒大会结束了,他才可以做另一件事。

“是,王爷。现在我宣布今年的品酒大会夺得魁首的是中华楼。不知道中华楼的少主可有什么要说的?”文辛哲站出来大声说,然后又弯腰问轩辕云墨。

“当然有了,我记得比赛之前好像是说,谁家的酒取得第一就可以决定西流府酒水的买卖,而且以后西流府只卖那一家的酒。现在是我们中华楼赢的第一,那是不是说这决定权在我中华楼的手里?”轩辕云墨抬头犀利的看着众人,尤其是卫天霖。他是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和他设想的不一样吧!

“既然有约定那就该兑现,现在当然是中华楼获得决定。”文辛哲不知道其中还有这一回事,他现在也只能顺着轩辕云墨的话说。

“好,本少主现在决定这西流府的酒除了卫家,其他酒坊的酒照常买卖,但是你们不得欺行霸市。”轩辕云墨稚嫩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但是说的很清晰明了。

轩辕云墨说完那些人一致的看向卫天霖,看他有什么反应。

其实要不是中华楼的少主提起他们都快忘记了这品酒大会之前的约定。当那中华楼的少主提起这事的时候,他们才惊觉他们以后酒坊死活都攥在人家的手里。但是愿赌服输,有些人是比赛之前他们都想到了退路,只是这夺得第一的人出乎他们的意料。可是结果对他们来说是一样的,但是都没想到这中华楼的少主的决定再次出乎他们的意料。和以前一样,那这场比赛对他们来说没什么损失,他们也就是走了一个过场。而且他们还喝了一次好酒,也许会是唯一的一次。

他们现在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们可以和原来一样,那中华楼的少主单单禁止了卫家?他们想也看看这卫天霖反应,他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凭什么,你凭什么不让我们家买酒?”卫少爷站出来指着轩辕云墨问。

“不是我不让你们家卖酒,我这也是按着比赛前的约定行事。我既然得到决定权,总要用一用吧。他们那些小酒坊经不起本少主折腾,我当然要找一个经得起折腾的。谁让你们卫家的酒坊在西流甚至整个西越都有名,那肯定经得起我折腾。”轩辕云墨低着头摸着怀中小麒的皮毛,漫不经心的解释自己的原因。

“你……。”卫少爷怎么也没想到他的理由是这个,就是因为他们卫家经得起他的折腾。他难道还想让他们卫家破败不成,真是异想天开。

“狂妄小儿,你的意思可是代表中华楼楼主的意思,你不要忘记了我们卫家可是负责宫里贡酒的。”卫天霖终于耐不住开口了,他们卫家有最大的依仗。他难道会怕一个区区的中华楼不成。

“卫天霖你这是威胁本少主,从今天起恐怕你们卫家的酒宫中再也不会要了。”轩辕云墨只是抬眼看了他一下,然后低着头说。既然卫家的酒有问题,不要说卫家的酒不能进宫,就连卫家的酒坊恐怕都不能开了。

“你……?”卫天霖本想反驳他,但是突然想到中华楼的酒比他们的要好,这事有圣王爷做见证,那他们宫中不选他们卫家的酒可能行很大。一想到这他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他这是打落牙齿和血吞。

卫天霖现在才觉得懊悔,可是他现在还能说什么,他当时那里想到会突然杀出一个中华楼来。

“圣王爷,我们卫家往宫里进贡酒,已经有几代人了,为了这贡酒,卫家兢兢业业的不敢出一点差错。宫里要不要我们的卫家的酒,难道就是他一个孩子可以决定的吗?圣王爷这中华楼是藐视皇权,也没把王爷您放在眼里。这孩子他前天还说,他怀中的小兽就是圣王爷您要买,他不卖,你也不敢把他怎么样?请圣王爷明察,还有替我们卫家做主。”就在卫天霖无言以对的时候卫薇儿突然走出来,跪在地上说。

她先是说卫家是如何重视这贡酒一事,接着就给中华楼扣了一个大帽子,最后还随便告了轩辕云墨一状。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少女,胆子不小呀,这是打算挑拨离间吗?

“是吗,他是那么说的吗?不卖我,我也不敢把他这么样?”上面传来轩辕玄霄平静无波的声音,像是在问卫薇儿,又像是在品味这话。

“民女不敢隐瞒句句属实。”那卫薇儿心中一喜答道。

被她告状的轩辕云墨几乎是睁大了眼睛看着她,他那天是怎么说的吗,他怎么不记得?

“照你这么说,他的胆子是够大的。……但是他说的确是事实,本王是不敢把他怎么样?”轩辕玄霄先是看了看其他人,然后看着上官雪妍说。

轩辕玄霄知道他要是敢因为宸把墨儿怎么样,妍儿一定不会原谅他,再说墨儿是他唯一的儿子他疼爱都来不及,他怎么会做让墨儿伤心的事。

“圣王爷……您……?”卫薇儿抬起头直起身子,不敢相信的看着轩辕玄霄,她没想到轩辕玄霄会怎么说。为什么,那孩子那么说明明是不把他看见眼中,他怎么会不在意?

不要说卫薇儿不明白就是其他人也不明白,脸上的神情很明显。也只有知道轩辕云墨身份的人才不会奇怪轩辕玄霄的话。

“他说的对,你们卫家的酒,从今天开始是不能进贡了,尤其是这种酒,还有卫家的酒坊也不能开了。卫家一干人等先关押在府衙大狱中,二你去西流府衙传本王谕旨,去卫家抓着吧。文辛哲在陛下的圣旨未到之前这事有你负责。”轩辕玄霄接着说自己的话,可是他这一开口却把卫家整个送入大狱了,但是他不像是开玩笑。轩辕玄霄说的时候还拿出自己的紫玉金龙佩给暗二,那是他身份的象征。

“圣王爷这……?”被点名的文辛哲有点不知道怎么反应了,事情转变太快。他不知道为什么圣王爷就突然把卫家给送进了大狱,而且是整个卫家。难道是因为圣世子的关系,但是圣王爷不像是那样的人。

“这就要问卫大爷了,问他在酒里加入了什么不该加的东西?卫天霖,你可是觉得本王冤枉你?”轩辕玄霄把那杯他抿了一点酒摔在卫天霖面前,然后厉声问他?

“圣王爷何意,草民不知,这酒里草民什么也没加?”卫天霖此时已经被天控制住了,就连卫薇儿和卫明都被随墨给看着了。

“鹏举说这酒里有他闻不出的东西,那是因为他对药材不熟悉,你以为你在这里面加入少量的和香草,没人会发现是吧。可惜了本妃别的不行,就是对药材很是熟悉,这酒从卫小姐没踏进门的时候我就闻到了和香草的味道。这和香草是可以让酒的品质更加的上一层,但是酒就变成了毒酒。要是连续喝上几个月,人也就会无声无息的死了,就连大夫也查不出原因。”上官雪妍端着那杯属于卫家的酒,缓慢的说着,这才是她的专长。

“你们……,圣王爷看来根本不是路过这里,是有备而来的吧?但是这酒不是我酿的,是我们卫家酒坊的师傅酿的送过来的,草民哪里知道他在里面加了什么?”卫天霖现在也明白了这圣王爷是为他而来,那他再不承认也没用了。但是他可以推脱,反正那王师傅已经死在大火了,也算是死无对证。

“是吗,你是说王师傅吧?本王昨天傍晚在郊外起火的酒坊哪里,救了一个人他自称姓王。我们知道的都是他说的,要不然你以为本王有神通,刚到西流府就知道你做下的如此隐秘之事?王师傅曾因为这酒的事找过你父亲,不过他没见到你父亲却听到你和另一个人的谈话。”轩辕玄霄知道他会狡辩,没想到他反应到快,推在死人头上。可是死人他能用自己也能用,他只说了救了一个姓王的可没说是王师傅。他要是心虚一定会以为是王师傅。

“王师傅他还活着,不可能,酒坊已经烧得什么都没有了?”卫天霖听到轩辕玄霄的话下意识的问。

“为了你这事本王一家也费了一番心思,你真以为本王会好奇你们这品酒大会。本王不过是想看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和送你进监狱,现在也算是达成目的了。妍儿我们回去吧,我们也该上路会上京了。”轩辕玄霄从椅子上站起身先从雯娥的手中拿过上官雪妍的披风给披上,然后才顾得上自己。他知道这里有文辛哲和天他们,他可以回去了。

“好,王爷。墨儿、少泉,我们回去了。”上官雪妍走下台阶,对着两个儿子招手。

“好的,父王、母妃。”轩辕云墨依旧是抱着小麒,顶着宸回答上官雪妍,轩辕少泉也和他说一样的话。

这时里面的人才明白那中华楼的少主竟然是圣王爷的儿子,也就是圣世子,怪不得他说能让他行礼的人不超过十个。他们现在才有点害怕他们的无知,差点给他们惹来大祸。也有人在想圣世子是中华楼的少主,那中华楼楼主难道会是圣王爷?

最吃惊的要说卫天霖,他一直觉得文大人很奇怪,对着中华楼少说话的时候有点谦卑了。原来文大人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才会如此吧?现在他也明白圣王爷说的“一家人”是什么意思,这还真是一家人。

他们一家人一起往外走,但是轩辕云墨走到卫家兄妹面前停了下来。

“你看本世子像是会傻到让你们卫家利用的人吗?还有你,那天本世子说的可是父王”不会“把我怎么样,而不是”不敢“把我怎么样,说谎可不是好习惯!你看着比我大,怎么就不懂呢!”轩辕玄霄先是对着卫明问,然后又对着卫薇儿说。最后还一副不解的样子。

卫家兄妹只能看着轩辕云墨说完话从他们身边大步离开,而他们除了眼珠可转动,其他的地方都不能动。卫薇儿看着离开的轩辕玄霄再次留下了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