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一十九章 委屈的卫薇儿,鹏举的不同

卫天霖介绍完自己家的酒,就站在原地了拍了两掌。然后就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披着粉色披风的少女,后面跟着两个端着托盘的丫鬟,托盘上放着是那种小酒壶,她们刚走进来就有酒香扑鼻而来。

“好酒。”

“是呀,这香味就能让人闻醉了。”

“有这香气想来酒的味道也不会差。”

这卫家的酒就凭着香气就换来一片赞许声,卫天霖带着满意的微笑着。也只有他才知道这酒是临时换的,原本准备的不是这种酒成败在此一举他不能输。

“这酒里加了那味药材。”上官雪妍用传音入密和轩辕玄霄说。她们没走进来她就闻到了,对于药恐怕没人比她更熟悉了。

“胆子不小呀,喝一小杯不会有事吧?”轩辕玄霄听到这酒有问题,又想到喝这酒的后果于是问上官雪妍,里面这里些人都是无辜的。

“一点,没什么影响。”上官雪妍回答他,这酒要是一杯就把人给喝死了,那卫天霖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出来。那样就不是品酒而是众目睽睽之下杀人了,他应该还没蠢到那个地步。

“这就好,等品酒大会以后,再和他算账。”轩辕玄霄想到他们原本的计划就想等等再说。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在讨论那有问题的酒,而那个还不知道自己被惦记的卫天霖正在给人介绍那个刚进来的少女。

“这是小女卫薇儿,薇儿去给王爷和诸位长辈见礼。斟酒。”卫天霖看着那走进来的少女笑着说,这女儿他可是投入了不少精力养大的。

“是,爹。”卫薇儿听话的点点头,然后低着头慢慢的走向轩辕玄霄。

“民女卫薇儿见过圣王爷。”卫薇儿在轩辕玄霄面前跪下,声如黄莺还带着少女的娇羞。

可惜轩辕玄霄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也没说让她起身,卫薇儿没得到轩辕玄霄的话只能跪着。

“雯娥去扶卫小姐起身,卫小姐,你还是起来吧。”轩辕玄霄不啃声,上官雪妍只能开口让那卫薇儿起来。

“卫小姐,请起。我家王妃的意思就是王爷的意思。”雯娥走到她身边,站直身子看着她,说的话很有意思。雯娥那是在上京长大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虽说圣王府没有,但是其他人家里不少,哪有听不到的。对于这个连她都能看明白有其它心思的人,王爷对王妃那么好,会理她才怪。

“是,谢圣王爷。”卫薇儿在自己丫鬟的搀扶下起身,低着头肩膀有点颤抖,似乎害怕,又似乎在抽泣。

“不是本王让你起身的,你还是谢王妃吧。对了,你还没有给王妃见礼呢!”都以为轩辕玄霄不会开口的时候,他却说话了,但是却是为了上官雪妍开的口。他说出的话声音也是比较冰冷生硬的,突然之间卫薇儿觉得温度降低了,她有点受不了。

“我,我……。”那卫薇儿突然抬起头看着轩辕玄霄,一副倔强的强忍着泪水的样子,但是泪水也留了下来。卫薇儿这是真哭了,她从小到大可没遇到过这事。

卫薇儿自从听到父母说让她给轩辕玄霄为侧妃,就一直以为她可以得到轩辕玄霄的疼爱,可是现实和她想的差距太大,她怎么能接受的了。她也把上官雪妍当做她进入圣王府中唯一的对手和绊脚石,现在听到轩辕玄霄让她给上官雪妍行礼,她好像看见了自己进入圣王府被上官雪妍欺压的样子,所以她觉得不甘心,委屈。

“王爷,算了。您不要吓着卫小姐了,毕竟还是个孩子。”上官雪妍看着那流泪满面的人,还有她看自己那怨恨的眼神,怎么好像自己欺负了她一样。

“妍儿,我知道你心善,但是礼不可废。”轩辕玄霄对着上官雪妍说话的声音轻柔宠溺,这和刚才那冰冷判如两人。

卫薇儿心中的想法要是上官雪妍知道,她一定会问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把握,觉得自己就一定会进入圣王府。

“薇儿还不快行礼。”卫天霖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看着自己的女儿站在那里难堪,他也觉得很丢人,他也怪轩辕玄霄不懂的怜香惜玉。但是他知道继续这样僵持下去,他们卫家只会更难堪。

“见过圣王妃。”卫薇儿听到父亲的话忍着屈辱又再次跪了下去。

“哎,你起来吧。”上官雪妍叹着气,再一次让她起来。

上官雪妍看了轩辕玄霄一眼这不是给她找麻烦吗。自己知道他的意思,是想告诉在场的人他把自己看的很重。可是只要他有那份心就行了,自己其它的不在乎。

上官雪妍看着正在颤颤巍巍起身的卫薇儿,就这卫薇儿这样的她还是当她是个孩子,并不放在心上。只要他的心在自己身上了,自己什么人对付不了。

卫薇儿起身之后,说来也奇怪受了这份侮辱竟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自己兄长的身边。本来卫天霖是让卫薇儿倒酒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于是倒酒的人就还成了卫少爷卫明。

卫明听到父亲的话,让人端着托盘走向轩辕玄霄,酒还是第一个给他们夫妻倒。

酒倒在杯子里,轩辕玄霄先是闻了一下,然后端起来抿了一口,他要尝一下这加了那药材的酒是什么味道。

酒入口轩辕玄霄也不得不承认这酒还是不错的,至少也是在他喝过的酒中算是好的,但是这不包括妍儿酿的酒。但是他可没喝出这酒有什么药味,怪不得卫天霖敢拿出来,不怕有人发现这酒里加了东西。

上官雪妍把酒端到酒鼻子下闻一闻,她就早就知道这里面加了什么药材,可是还是要确认一下。虽然药味被酒香给遮掩了,但是对于她来说那药味还是存在的。上官雪妍没喝酒,就又把杯子放下了。

其实下面的很多人都在注视了轩辕玄霄的动作,当看到轩辕玄霄喝了杯子中的酒,他们有些人脸上有失望,有了然。反应最为明显的要数卫天霖,他居然笑了。在他看来轩辕玄霄那是对他家酒的肯定,毕竟前面的酒他最多只是闻一下,可没有喝一点。

“这可是我喝过最好的酒,怪不得卫家的酒能成为贡酒,我们是不得不服呀。”下面坐着的一个身材瘦弱的人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说。

“就是,我们也都是酿酒的,也算是比其他人了解的多一些,这酒的好坏还是能分辨的。”另一个人也说。

“这酒无论是从香气、入口的感觉、还是色都数上乘。”

“各位老板抬爱了,这也算是我们卫家现在为止酿的比较满意的酒了。乘着今天大家都在,所以也想诸位给点意见,我们也好改进。”卫天霖谦虚的对大家说,不过话里的真心有多少就他自己知道了。

“卫大爷,我觉得这酒很好了,找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要是能酿出如此的酒,这辈子也无憾了。”

“就是,卫大爷这就是你们今年打算进贡的酒吗?”下面有人突然问了一句。

“这个……原本打算是进贡的,可是这个酒酿的很少,而且家父还打算再调整一下,看看能不能酿出更好的酒。”卫天霖站在中间抱着拳说,他是想进贡这酒,但是不行要等到找到方子才行。要是没方子明年就没这酒进贡了,到时候就麻烦了。

“文老爷不愧是前辈,做事就是细致,改天一定要拜访他老人。”

“家父说他老了,也就只能酿酿酒了,不怎么见客,就是我一般都不让进他的小作坊。这不就累病了,自家休息呢。”卫天霖拒绝那人的请求,不过他也解释了原因。

“可惜了,我们还是说这酒吧,这应该就是今天最好的酒了。”

“那是一定的。”

……

“这酒虽然不错,但是也不是最好的,我就喝过比这更好的酒。现在杯子中的酒色泽透明,不含有其它杂物。香气也算是合格的,唯独这味道……其实酒的味道也是包含了酸、甜、苦、辣、涩五味,只有这五味恰到好处的糅合在一起,这酒才算是上品。而我们手中的酒似乎是苦味少了些,酒就会有点不清之感。只这一感就很影响这酒的品质,杯中酒似乎香气中也掺杂了其他的气味,我一时还分辨不出来。”就在大家都在说那卫家的酒是最好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那声音比较像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他们都看向声音的来源,看看是谁这么大言不惭,等他们看清的时候才发现是那中华楼那边发出的声音,但是说话的却是文家少爷。他们一开始以为是中华楼的人在故意找茬,没想到会是文家少爷。

文鹏举没在意其他人看他的目光,他拿着酒杯在自己鼻尖深吸一下酒的香气,还是有那种味道似有似无,可是他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文少爷,这话可不能乱说,这酒都是最好的粮食酿造的,怎么会掺有其他东西?”卫天麟站出来大声反驳着,其实他是有点心虚,他以为这文鹏举觉察到了什么。

“是掺有其他的味道,这个我可以肯定,但是我一时闻不出是什么东西吧了。”文鹏举依旧坚定的说,他信自己的判断。

“文少爷,这里这么多人都没说什么,你凭什么说这酒里有其他东西?你这是在毁坏我卫家的名誉。”卫天霖像是和文鹏举杠上了一样,话好说的也比较严重了。

“诸位有所不知,鹏举自幼就感官异于常人,这也是他此次与我来的原因也是陛下准许的。”文辛哲听到他人说自己儿子的不是,他站出来辩驳。其实鹏举是可以尝到或者是他人闻不到的东西,但是这些也只有他们自己家人知道。父亲担心鹏举会因为这个遭到非议,所以也从不对外说。

可是事情就在三个月前暴露了,那天鹏举和二殿下他们在书院的善堂吃饭,鹏举无意间闻到二殿下腰间荷包上有异味,当时没敢说回家后告诉父亲,父亲就立即带着他进宫告诉了陛下。最后真在二殿下荷包里一角中发现一点药粉,很少一点,太医看过说是有毒。这事之后,鹏举那异于常人的事也就被陛下知道了。

文辛哲把陛下都抬了出来了,其他人还能说什么。

“鹏举,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本事,真不够朋友。”轩辕云墨上下打量了一下文鹏举,故作伤心的说。

“无忧,我也不是有意隐瞒的,莫怪。”文鹏举站起身要行礼,被洞察到他怎么想的轩辕云墨给拉着了。

“好了,我和你说着玩的。等这什么品酒大会完了,你和我一起去中华楼吧,我这一路上给你们都买了东西,你去看看喜不喜欢?”轩辕云墨按着他坐下说,他只是好奇罢了。他突然想起那王道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多谢世子惦念。”文鹏举小声的和轩辕云墨说,他没想到轩辕云墨会给他买礼物。

“鹏举有此天赐禀赋,要善加利用才是,说不定鹏举也可在其他的方面做出谁也料不到的成就呢。鹏举你好像对于酒很了解,要不然你也不会说的如此肯定。”上官雪妍先是开口解了他们父子的围,上官雪妍这样说了,那些人即使有疑问也不能在说什么了,也不会把文鹏举当异类看待。

只是上官雪妍也没想到那文鹏举对酒的熟悉程度,那好像是一个常年泡在酒中的人才有的。

“回王妃,鹏举曾在研读古籍的时候,为了找书中说的好酒的,也曾喝了打量的酒。”文鹏举站起身行礼说。

“哦,原来这样呀,坐吧。”上官雪妍做了一个了然的神情,然后让他坐下。

在场的人听着上官雪妍和文鹏举的话,谁也没说什么,文大人连陛下都搬出来,他们也只能悄悄的。那卫天霖想说也不敢说,他也想赶快把这事先过去,他现在庆幸文鹏举没喝出他那酒里加的东西。

这卫家的酒不管是不是像那文少爷说的那样,但是确实是现在这些酒中最好的就是了,这是不容置疑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