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一十七章 云墨的礼,意想不到的人

轩辕玄霄离开后,上官雪妍看着里面的几人,尤其是王道和和李老板,他们也不能凭他们两人的一面之词就信他们说的。虽然看着他们表面上说的没什么破绽,而且还是悲惨的一方她和玄霄也不会因为是同情他们就会相信他们,他们说的是不是真也许明天就知道了。

“李老板,你现在可以回去了,至于王道他留在这里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他的。”上官雪妍突然开口让李老板离开,李老板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在这里久了,会引起外人的猜测。

“多谢夫人,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什么身份,你们能救治他,我当然也放心他留在你们这里。对于这事,我听出来了你们是打算插手了,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为什么,但是我想说的是你们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不要管了,那卫家和朝中的关系千丝万缕的,你们万不可引火烧身,王家三条人命已经不少了。”那李老板先是感谢他们救了王道,然后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对着上官雪妍。不过话里也算是为了上官雪妍他们好。

上官雪妍奇怪的看着他,她也没想到这人竟然会劝他们不要趟这一趟浑水,但是他们既然知道了,怎么能不查清楚。

“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这事我们管定。要是事情真如王道的爷爷猜的那样,他们会拿那酒去害人,到那时死的就不只会是王家的三条人命了,而是数倍三条人命。至于卫家和朝中的关系,说句不瞒你的话,我们和朝中关系一点也不弱于卫家,这个也许你明天就会明白了。”上官雪妍他们有他们必需去做的事。现在方子是没在卫家大爷手里,但是那种药材在他的手里,换张方子他们照样可以酿酒,那种酒一旦从卫家卖出,就会有人受到伤害。这是轩辕玄霄不允许,也是她不允许的。

至于他们能不能管这事还有他们的身份,明天就会都知道了。

“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了。道儿,你先在这养伤,等你能动了远叔就接你回家。”那李老板看上官雪妍那是打定主意了,也不在说什么了。只是走到床边摸着王道的头对他说。这孩子以后他会好好对他的。

“远叔叔,我知道了,我会等你来的。”王道忍着泪和他说,他现在也就远叔叔一个亲人了。

“乖,听话,远叔叔先走了。”那李老板给他拉一下被子,不小心看到了他背部那缠着的白布,手上的动作停住了。他想到了他受了很严重的伤,但是不知道他会伤成这样子。他整个背部都被白布包裹这,那上面的渗出斑斑的血迹,既然包成这样,那一定是整个背部都伤了吧?

“他会好的,而且不会影响他今后的生活,这个你不用担心。”上官雪妍看着他那有点呆滞的样子和他说。他背对着上官雪妍,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有什么想法也是人之常情。

“谢夫人,他以后无论怎么样,我都会照顾好他的,有我吃的就不会饿着他。”那李老板给王道盖好被子,对着上官雪妍说。

“那是你们的事,我是大夫只负责治病。二,送李老板出去吧。”上官雪妍的意思是,不用和我保证什么。

李老板在暗二的带领下离开了屋子,而上官雪妍让王道休息,让雯娥看着他,他们其他人也都离开了。

上官雪妍回到自己卧室的时候,轩辕玄霄正在给天交代什么,看她进来就知道她处理完那边的事了。上官雪妍进屋也没打扰他做事,她只是在桌子边坐下拿起放在一边的那件没成型的衣服继续她没做完的事。

轩辕玄霄安排完事,让天去办,他给自己到了一杯,然后看着她低头缝制衣服。

轩辕玄霄看着被外面的光照在身上的上官雪妍他觉得有点不真实好像她会突然会离开一样,轩辕玄霄心中猛然间抽疼。

“玄霄,你怎么了?”上官雪妍感觉到了他的异样,抬起头问。

“没事,你这又是给谁做衣服,墨儿和少泉的衣服不是多着的吗?”轩辕玄霄拿起那衣服看看,和墨儿的大小差不多。当上官雪妍抬头的时候,他才明白她是真实存在的,那刚才好像是他想多了。

“是谦儿和铭儿的。这些年他们过年的新衣都是我做的,就当是给他们的新年礼物了,他们也愿意穿。皇后毕竟后宫的事也多,这点小事也顾不上,我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打发时间了。今年不在上京,也不知道他们长了多少,只能按着自己的感觉来做。”上官雪妍拿起衣服看看微微一笑,然后低头继续。她一边忙手上的事一边和他说。

上官雪妍喜欢孩子,可是她却不能生太多。也不想有太多的牵挂,少一个她最后就少一份悲伤。这点她承认她是有点懦弱,她实在害怕看到自己爱的人一个一个的在她眼前离开。那种痛她实在忍受不了,太过残忍。

那轩辕锌铭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很多时候她教导墨儿的时候,也同样会教导她,一点也不偏私。前几年那轩辕锌铭在王府的时间比在宫里的时间都长,他对上官雪妍也很亲,有时候就连皇后都抱怨了。不过皇帝和皇后都知道上官雪妍也没什么坏心思,也放心让自己的儿子待在王府,他们也知道王府有时候要比宫里安全。这两年随着轩辕锌铭越来越懂事,要学习为君之道为封太子做准备,所以才会回到宫里住。

“谢谢你,能在我不在的时候帮我照顾好我的弟弟和侄儿。铭儿被你教育的很好,他以后一定会是个好皇帝。”轩辕玄霄其实也见识过自己那侄儿的厉害。那是在伪装成侍卫某一天的朝堂上,那天好像是为了处置有大臣的儿子在上京欺压百姓,。皇帝知道了说了自己的处置方式,但是有人不赞同皇帝的做法。那侄儿一番唇枪舌战让那些老臣无言以对,甚至都羞愧的脸红了。后来下朝以后耀儿问他当时怎么想到那么说的,他说这些都是皇伯母平时教的。

“没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不都说长嫂为母吗?铭儿他以后的担子比墨儿的还要重,我当然不希望西越有个不明是非的皇帝,我也只是顺便罢了。”上官雪妍不在意的说,她还在配着自己手上绣线的颜色。

“还是要谢谢你。”轩辕玄霄抓着她的手说着感激的话,可是他知道这些都不能表达他的感激之情。他要感激的人和事很多,尤其要感激的还是她愿意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面对风雨。

“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你认为我们之间需要这些吗?那我是不是也要谢谢你,我现在还不知道被多少女人羡慕呢!”上官雪妍反手抓着他的手微笑着说。

“不需要。”轩辕玄霄也笑着说。

“好了,六弟和七弟该回来了,也不知道他们打听到多少消息?”上官雪妍虽然想听他的甜言蜜语,但是有些话也是不需要说的。

云家两兄弟一早就被上官雪妍打发到前面的大厅里,去听听关于明天的品酒大会有什么特殊的人没有,想想他们也该回来了。

上官雪妍刚说完就有人敲门,外面传来云寞雪的声音。

“进来吧。”上官雪妍开口让他们进来,放下手中的衣服到了两杯茶水放在桌子上。

“大姐,姐夫。”他们两人进来各叫了一声,他们也是随着上官雪枫叫的。

“嗯,坐。你们听到什么了?”轩辕玄霄对着他们点点头,然后问。

“今天的酒楼说是住满了,有些人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不过听说都是些爱酒之人或者是做酒水买卖的。听说还有从上京赶来的人,好像是一位官员,说是为了比赛来的。就是不知道他是自己来的,还是陛下派来的?”云寞雪拿起桌子上的点心吃了一口,然后慢慢说。他在前面也没少吃,但是他就是觉得外面的点心没有大姐做的好吃。

“那官员已经到了吗?”轩辕玄霄问,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耀儿派来的。

“是到了,刚到。现在就在前面的住着呢。”云寞雪回答道。

“住在前面看来应该是自己来的,要是陛下派来的应该是住在驿馆才对,他是因为喜爱酒而来,还是为了给谁壮声势来的。他又是拿什么借口离京的?对了,你怎么知道他是来自上京的官员?”轩辕玄霄突然问,要真是官员不会无缘无故不上朝的,没适当的理由也离不开上京的。要是擅自离京那可是犯了大错的,轻者革职,重者那可是死罪呀。

“我们是无意间听送他上楼的人说什么大人从上京原道而来,舟车劳顿什么的……?”云斐雪看着那又塞了一口点心的七弟,没办法只有他开口说。

“看来是擅自离京的,这品酒大会真是有吸引力,既然这样我们是一定要去看看了。”轩辕玄霄敲击着桌子说,既然有热闹他可要好好见识见识。

“大姐我们明天也能去吧,我们明天可以去保护无忧外甥的,怎么样?”云寞雪终于不再吃点心了,眼睛发亮的看着上官雪妍问,甚至说什么可以做轩辕云墨的跟班。

“可以呀,我也是这么想的。明天暗二和天是要跟着我们的,玄霄毕竟是以王爷的身份去的,总要带着侍卫的,而我们没什么侍卫在。墨儿哪里他虽然能应付但是我还是不怎么放心,那想着明天就委屈你们两个了。”上官雪妍递了一个苹果给云寞雪,然后对着云斐雪说。

“大姐放心吧,我们知道怎么做,一定寸步不离的看好无忧。”云斐雪开口应承道。

其实上官雪妍知道有宸在,墨儿的安全那是没什么可担心的,但是她还是想做到最好。

一天一夜就这样过了了,一早起来上官雪妍他们都在重复着以前的事。早饭以后,他们都收拾好了等着出发。

品酒大会在中午之前举行,而那酒苑又在西流府的另一个方向,也算是在城外吧,他们都不能去的太我晚了。

上官雪妍他们这边是分两拨离开的,一拨是以轩辕云墨为首的,人数是比较多的,还有一拨是以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夫妻,还有暗二、天和雯娥,这人数就比较少了。

“好了,走吧,你们要注意安全,李寒照顾好少主和大少爷。”上官雪妍给他们整好衣服,然后对着站在一边抱着酒坛的李寒说。今天李寒也是一个不可少的领路人,毕竟西流府的人只认识他。

“属下知道了,宗主。”

“好了,走吧。”上官雪妍挥手让他们离开。

“爹爹,娘亲待会儿见。”轩辕云墨和父母道别,然后领着人离开。

上官雪妍看着他们离开,他们两人打算晚一点去,在品酒大会开始之前到就行了。

轩辕云墨坐着马场到酒苑的时候,看到已经有人在往里走了。他们下车让人给他们看着马车,然后也随着人进去。

“请柬?”门口迎接的小厮看着打头来的是个孩子,以为是来玩的。

“给。”李寒上前拿出属于中华楼的请柬给那人。

“中华楼的,里面请。你带他们进去。”那小厮认真的看看请柬然后让人带他们进去。

轩辕云墨从始至终什么都没说,依旧是抱着小麒顶着宸少爷架子十足。他们在那个带路人的带领下走向那个举行比赛的地方。

“好浓烈的酒气,这里一定有很多酒了,那些大缸里都是酒吗?”云寞雪吸着自己的鼻子问,然后指着道路两边的封着口的大水缸问。

轩辕云墨他们进来就闻到了很浓烈的酒味,这里的装饰和其它的地方也不一样,入眼最多的就是大水缸。

“那些缸里都是酒,我们西流以酒出名,而这酒苑又是为了各家讨论有关酒的事情一起建立的。不但缸里是酒,这里到处都是酒。在西流有个规矩谁家每年酿的第一坛酒都会送来这里,你们看那些大酒缸上都有名字,每年送来的酒都倒在标有自己加名字的大缸里。”那小厮指着那些大缸和他们说起了属于西流独有的事,说的那叫一个开心。

“那不就是说西流有多少酿酒的人家只要看着那些大缸就能知道了,谁家酒的味道如何只要在这里尝一下也就知道了。”轩辕云墨摸着小麒的皮毛说了他来到这里的第一句话。

“这……这好像是这个样子。”那小厮觉得轩辕云墨说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可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跟在后面的李寒听到轩辕云墨的话抬头看了一眼,嘴角带着笑,这少主年纪不大可不能小看,这一句话可是藏着深意的。

轩辕云墨他也不在说什么了,只是跟着那个小厮走向他带领的地方。

这边在一个比较大的屋子里,不对,应该说是一个大厅可以容纳很多人。现在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坐在里面了,都在彼此的交流恭维着。

“中华楼代表到。”领着轩辕云墨他们的那个小厮在门口对着里面高喊的一声,打断了里面的交谈声。

里面的人一起看向门口,中华楼他们都知道,能把酒楼开在整个西越那势力一定不如小觑,就是在西流的李掌柜他们见了也会客客气气的。那都是平时的事,不过他们好奇今天代表中华楼来的是谁。可是他们看见了什么,一行人是不少够气派。打头进来的是两个孩子,那个小的还抱着一只红色的看不出是什么的小东西,肩上站的应该是一只小狗的。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就是中华楼的代表这也太儿戏了吧。

轩辕云墨他们面对那些人的打量,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害怕各个镇定自如。尤其是轩辕云墨从进来一直都带着淡淡的微笑,还有时间喂怀中的小东西吃点心。

“他是谁?”

“中华楼怎么来的是孩子,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看不起我们大家吗?那还不如不来。”

“李掌柜的你们中华楼这是何意,找来一个孩子打发我们?”有人生气的对着后面的抱着酒坛的李寒问。

李寒刚准备站出来说什么就被轩辕云墨抬手拦着了。

“上官无忧见过各位前辈,今天家父有事不能前来,只好有无忧和大哥代替了,望各位谅解。”轩辕云墨抱着小麒轻微的弯了一下腰,然后起身微笑着和那些打量、议论他的人说。他的态度很好,是以一个晚辈的姿态,可是礼就行的有点勉强了。

轩辕云墨有他的骄傲,对着这些人的礼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毕竟他的礼可不是见谁都行的,按身份能让他行礼的人几乎少的可怜。

轩辕云墨觉得很好,和他一起的人也都觉得没什么错处,可是那些议论纷纷的人了不这么想。

“这也太无礼了吧?”

“现在的小辈都是这么无礼吗?”

“你这话可说错了,我家儿子可不是这样的。”

“人家中华楼厉害,当然看不起我们。”

……

“这中华楼的楼主家教看来不怎么样,连孩子都教不好,那他本人也一定不是什么良善之人。那中华楼是不是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才做到西越第一酒楼的?”不知道人群中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

轩辕云墨事不关己的听着他们各说各话,想着也许过不久你们就不会这么说了。其他人的无论说他什么,他都可以不在意,但是有人说他家教不好,说中华楼楼主的不是那就不行。轩辕云墨听到那话,单手抱着小麒对着那出言不逊的人,就给了一掌。

直到那人捂着胸口吐血,谁也没发现他是怎么伤的,那人突然受伤也把他身边的人给吓了一跳,厅里一时有点乱。

“谁,出来。”

“躲躲藏藏的算什么英雄?”

“暗处没人,他是本少主打的,我的家教也是他可以随便说的?我看在诸位是长辈的份上已经很容忍了,也希望你们前辈有个前辈的样子。今天我们是来参见品酒大会的,不是来参加长舌妇大会的。还是说其实是无忧来错地方了?”轩辕云墨依旧喂着小麒吃点心似乎漫不经心的说,但是那话已经说得很不好听了。

“你……。”

“怎么回事?”就在那人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有个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卫大爷你来了?”

“中华楼的人也太目中无人了,这什么少主刚来就打伤人了。”

“就是卫大爷你可要主持公道呀?”

卫天霖进来就被各种声音包围着,不过他现在好奇的是那中华楼的少主,这孩子是无所顾忌还是觉得自家势力滔天可以为所欲为。他走出包围圈,就看到前面一身紫衣的小少年低着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那小小的身子,有一种说不上的感觉,怎么说有一种无形的王者之气。他们那里明明很多人,可是自己一眼就看到了他,也觉得他就是他们口中的中华楼少主。

“不知道这位少爷怎么称呼,大家都是为品酒来的,有什么不能说的,这动手可是不对的。再说他们也算是长辈了。”卫天霖走到轩辕云墨前对着他说,显然是信那些人的话,或者是有什么私心。

“我是上官无忧,叔叔你是……如果有人说叔叔的家教不好,或者是说叔叔的爹娘不会教叔叔,叔叔你该怎么做?”轩辕云墨抬起头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问卫天霖。

轩辕云墨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人,和父王年龄相仿可是却没有父亲伟岸高大,就凭他刚才的问话就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会做出那唯利是图的事也就不奇怪了。

“这……这叔叔当然不愿意,但是解决问题不是动武就行的,也许是你的做法有点欠妥。”那卫天霖没想到轩辕云墨会如此问,他现在也很生气,但是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好发火。

“我进来就行礼了,可是他们似乎都不怎么满意。可是你们要知道我从出生到现在能让我正式行礼的不超过十个人,很可惜你们不在这里面,永远也不会在这十个人里面。”轩辕云墨听到卫天霖的话依旧笑,伸手一指手指着那些人,悠悠然的说。

这话轩辕云墨说的很有底气,毕竟是真的。他除了父母和帝后之外,也就和真的外公和外婆行过大礼。大多数时候他是受礼的那个。

“你,中华楼的少主这话说的要得罪人吧!”那卫天霖似乎也没心情和他说下去了。

“大哥,我没说错吧实话往往就是得罪人的,你看看我哪一点说错了,算了不说了。小麒,你不能吃了,你已经吃了不少了,先喝点水等会再吃。”轩辕云墨先是和自己的大哥说,然后又是点着小麒伸手对着随墨,从他手中接过一个杯子喂给小麒水,最后拿过自己怀中的锦帕给它擦一下嘴巴。

“他们不知道你也不要怪了,我们今天是来做事的。”轩辕少泉看着那些人说。

轩辕云墨做完那一系列事,径直走到一张比较靠近主位的桌子前坐下。他想这里应该是一会儿离着父母最近的位置了,既然他们觉得自己无礼那自己就无礼一次吧。轩辕云墨坐好之后,和他一起来的人也随之在那张桌子上坐下。坐不下,云寞雪还把另一个桌子拉过来拼在一起。最不可思议的就是随墨和小峰还从他们提着的食盒里拿出几样点心和一壶茶摆在桌子上。

“无忧,我说要拿下酒菜你不让,你不要忘记我们是来参见品酒大会的,有酒怎么能没菜呢,都怪你我们现在只能吃点心。”云寞雪拿一块点心放在自己嘴里,比谁吃的都快。

“我的舅舅呀,你这话可敢和娘亲说。你不要忘记了拿这些点心还是娘亲点心我和大哥饿着才让拿的,有吃你就不要挑了。”轩辕云墨看都没看那云寞雪。

轩辕云墨他们是在边吃边聊,可是那些人看着他们的眼神很不善,轩辕云墨的现在的行为不是无礼那么简单了,那是十分无礼,压根就是没把他们看在眼里,但是他们又都必须自持身份不能和他计较什么。

卫天霖看着那轩辕云墨的举动,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那座位自己可是特意留给那人的,现在可不是自己让那上官无忧坐的,到时候也怪不到他的头上。

卫天霖走到那些人面前,和他们说什么不要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不要忘记了重要的事情,人也到齐了,可以开始了。

卫天霖等那些人都落座以后,然后他看着门外,那人怎么还没到。就在他着急的时候,卫少爷领着两个人走了过来。他快速的迎了上去,然后客气的把人领了进来。

其实卫天霖的举动里面的人都看到了,就是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人,就连轩辕云墨他们都好奇,不过他们似乎也想到是谁了。

“各位我介绍一下,这是文大人陛下特意派遣来做见证的,看来陛下对我们这次比赛很重视。还有这是文公子。”卫天霖高兴的和他们介绍那进来的人。

轩辕云墨看见来人眼睛睁的很大,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文鹏举,他们难道真是皇叔派遣来的。

“见过文大人,文大人好。”那些人听到卫天霖的话都起身行礼,唯有轩辕云墨他们坐着不动。

“诸位客气了,坐吧。本官此次奉陛下之命,来参加这个品酒大会是为了选出好酒,作为今年的贡酒。其实对于酒本官不是很懂,能不能交差还是要仰仗诸位行家了。”文辛哲抱着拳和他们客气的说。

“不敢,不敢。”

“那是我们的荣幸。”

“文大人时间差不多,您上座主持大会吧。”卫天霖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请文辛哲往上座的方向去。

“这不行,我们父子今天不能宣兵夺主,我们随意就好。上座还是留给来你,你才是这里的主人。”文辛哲推脱着。

“既然这样,那文大人委屈您坐这吧,按理说您不该坐着的,只是……算了一个孩子……。”卫天霖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竟然把他们父子两人带来了轩辕云墨的面前。

他的意思那么明显,出于好奇文辛哲也会看看是谁,但是当他们父子看见那个“孩子”的时候,先是一愣在想他怎么会在这里的时候,对方先开口了。

“文叔叔,鹏举,无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真是太好。”轩辕云墨起身看似像是遇到故人很开心的样子,伸手拉着他们其实是不然他们行礼。

“世……无忧你怎么在这里,爹没想到会遇到无忧,我都有快一年没见到他了。爹我要和无忧坐在一起叙叙旧。”文鹏举在心里读者轩辕云墨在他手心写的“保密”两个字,知道他在指什么,于是给他父亲暗示不要行礼。

“是,有一年没见了,小少爷您的爹娘亲还好吧?”文辛哲得到儿子的暗示也知道对方不想暴露身份。

“谢文叔叔惦念,我的父母很好,你很快就能见到了。文叔叔你先找位置坐下吧,品酒大会要开始了。”轩辕云墨拉着文鹏举和他们一起坐下,然后让文辛哲离开。

“好,我不打扰你们了。”文辛哲在轩辕云墨的对面坐下了,看着那低头和儿子说话的人。猜想他怎么会在这里,那是不是那两位也在这里。

卫天霖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中华楼的少主会和文大人认识,而且好像很熟悉一样。他没想问又不敢问,他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超出他的预想了。

卫天霖压着心中的疑问走到中间,宣布品酒大会开始。

“圣王爷、圣王妃到。”门外传来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

这一声镇住了里面除了轩辕云墨他们以外的所以人。

“二叔叔这内力好像又深厚了不少。”轩辕云墨掏掏耳朵说,他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

声音落下走进来的就是一对相携的璧人,他们并肩踏进来。男的高大英俊着紫色衣袍,黑色绣龙披风。女的气质温和着白色衣袍,淡黄色绣牡丹披风。

“本王不请自来,没打扰到诸位的雅兴吧,本王夫妻刚好路过这里听人说今天有品酒大会,于是想过来凑凑热闹,要是诸位不欢迎,本王……。”轩辕玄霄站在门口一眼看完里面的人,当他看到儿子他们的时候,差点绷不住笑出来。

他倒是随意,也不在乎这些人的,说不定他和妍儿来之前这里已经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他们那么多人竟然扎堆坐在一起,点心茶水准备的倒是全,哪里像是来参加什么品酒大会的,倒像是参加宴会。

上官雪妍站在轩辕玄霄身边也没说什么,她知道她现在应该做什么,只要做个安静的妻子就行。她看着那些人,他们是没想到他们夫妻会出现吧,这些人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今天这品酒大会的目的。他们是自愿来的还是被逼着来的。

“下官文辛哲见过圣王爷千岁、圣王妃千岁。圣王爷您这一离京就是近一年,陛下十分惦念您在外一切可安好?”文辛哲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也许是在官场混迹久了,也许是猜到的轩辕玄霄夫妻会出现在这里。所以他的惊讶只是一瞬之间的,很快就从座位上起来行礼。

“文大人请起,本王一切都好,我陛下挂念了。这不就打算会京,路过这里听说品酒大会,想到宫中的贡酒就出自西流府,于是好奇就过来看看。文大人这是……?”轩辕玄霄其实看到文辛哲他也挺奇怪的,他昨天猜想这什么上京的官员是私自来这里,现在看来那是不可能了,文家不会做这样的事。

“下官是陛下派遣来的,也是为了这贡酒之事。”文辛哲弯腰解释着。

“这事陛下也知道?看来是有什么好酒了,那本王倒要好好见识一下。”轩辕玄霄看着那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的人,牵着上官雪妍举步往里走,径直走向那中间的主位。在坐下之前还伸手接过上官雪妍的披风和自己的披风交给站在一边的雯娥。

文辛哲看着那还在发愣的卫天霖走到他身边,捅了他一下,然后用眼神示意看上面,意思是让他们赶快行礼。

卫天霖现现在心中一点都不平静,他怎么也没想到圣王爷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怎么会没有一点消息,这圣王爷他是什么时候到西流府的。圣王爷代陛下巡视西越,可是却没人知道他的消息。这西流府也算是离上京不是很远的地方也是回上京必进之路,圣王爷路过这里也说的过去,但是他为什么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就在他在想自己的心事的时候,就看见文大人在给他使眼色,他抬头看看那圣王爷夫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上面了,而且那圣王爷正在给王妃倒茶。

“草民卫天霖,拜见圣王爷,圣王妃。草民有失远迎还请圣王爷和圣王妃恕罪。”卫天霖看到上面的两人才想起来,他还没有行礼这可是大不敬。一着急就噗通跪了下去,连忙请罪。

“草民拜见圣王爷、圣王妃。”其他人听到卫天霖发出的声音,好像被惊醒了一样无意识的都跪了下去,哗啦地上跪了一片人全都低着头不敢看。对他们来说这圣王爷他们也只是听说过,见倒是第一次。他们心中是又惊又喜,但是现在剩下的只有害怕了。对于他们自己的失礼,他们现在都在担心圣王爷会不会归罪与他们。

他们都低着头,所以没看到轩辕云墨那两张桌子上有人没起身行礼。

轩辕云墨看着这些人,自己进来的时候他们可不是这样的,那自己等品酒大会以后可不可以让他们也跪自己一次,告诉他们自己说的都是真的,能让自己正式行礼的人真不多。这些都是一些捧高踩低的人,自己早就见识过了,其实也不奇怪。他们还算是好的,这要是在上京,面对那些自认自己是权势的人,恐怕说的比这个更难听。自己就在一次的宴会上见过一次,那不只是侮辱人家竟然还陷害人家。

上官雪妍坐下看着儿子他们,她都不知道说什么。这孩子自己有时候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做什么。做事不按常理出牌,但是却总是让对方招架不住。自己没来之前不知道他又做什么事了?以至于他们拼桌坐,竟然没人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