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一十六章 起火原因,多加东西的毒酒

即使那躺着的人没搭理轩辕云墨,轩辕云墨还一直在说着他们是好人,不会伤害他的话,让他不要害怕。

“二弟,你说他会不会是哑巴?”轩辕少泉突然开口问。他不能不怎么想,他二弟已经说了很多话,可是那人竟然一句话也没回答他。

“啊,哑巴?不会吧,那我这半天不是都白说了,我看看?”轩辕云墨听到自家大哥的话,停下自己说的话,就打算检查看看这人是不是哑巴。

轩辕云墨的手刚伸向那孩子,那孩子突然眼露凶光的看着轩辕云墨,轩辕云墨一时没想到他会用如此的目光看着他,他的手僵在半空。

他准备解释原因的时候,那孩子却开口了。

“你们是谁?我这是在哪里?”那孩子的声音听着有点嘶哑,说的时候还咳了一声。

“随墨,到杯水。我叫云墨,你现在中华楼。”轩辕云墨听到他的说话声,让随墨拿了一杯水给他喝,然后才回答他的问话。

“可还在西流府?”那孩子就着随墨的手喝下水,再开口说话的时候,明显要好一些。

“还在西流府,昨天是我们把你从郊外救回来的。你能告诉我们你怎么会被烧伤吗,昨天那起火的地方是你家吗?”轩辕云墨看他愿意开口了,于是就问他。

“你们自救回我一个人吗,有没有其他人?”那孩子听到轩辕云墨的问话,突然哭了起来。然后挣扎着问轩辕云墨。

“没有其他人,当时那里就你一个人,而且你也算运气好,要是遇到别人可救不了。”轩辕云墨想到自己第一眼看到他背部那惨烈的样子,那是他迄今看到最严重的一个烧伤患者。

“爷爷,小德……呜呜……。”那孩子听到轩辕云墨的话哭了起来。

轩辕云墨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劝,只能让他哭。看来他的爷爷和那小德应该在大火中丧生了。

站在窗外的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互看一眼,看来这孩子应该就是他们猜的那样是那酿酒师的孙子。

“喂,你先不要哭了,你的身子还没好。你可以告诉我你家是怎么起火的,要是坏人放火,我们可以帮你抓住坏人的。还有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说就是了。”轩辕云墨看他哭了一会还没停住,于是不得不开口。他这样哭下去也不是办法,事情要说出来才能解决的。

“你们可以帮我?他们……你们对付不了?我的家人已经都遇害了,我不能让你们牵扯进去了。”那孩子听着哭声听到轩辕云墨说可以帮他,明显的很开心,但是又突然趴在床上。最后侧仰着脸对轩辕云墨,说道“他们”的时候咬牙切齿的。

“没事的,你说吧,遇到不平事就应该拔刀相助的。你放心我要是不能帮你还有我爹爹在,他很厉害的,是在不行让我娘亲出马就是了,要是还不行那就交给宸了。”轩辕云墨一副我很仗义的样子,一副只要你说我就能帮助你,但是他说的话让人听着很奇怪。

站在外面偷听的轩辕玄霄听到儿子的话,差点没吐血,自己在儿子心中也就是比他厉害一点吧。他承认那是事实,可是怎么被儿子这么一说,他觉得自己很没用。

和轩辕玄霄心情相反的那是上官雪妍,她开心的想儿子就是聪明,他们这一行人的实力排行,他倒是很明确。

“那你能不能让人帮我找李记的老板过来。”那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信了轩辕云墨的话,还是不得不信。

“李记,那个李记?那个卖酒糟糖水蛋的李记吗?”轩辕云墨没想到他只是让自己帮他找人,在西流能让人提起就想到的就应该是那个李记了吧?

“是哪里。你只要把他帮我找来,我就告诉你们那场火是怎么回事?”这孩子看着轩辕云墨说,他察觉出来了眼前之人好像对那场大火很敢兴趣,就是不知道他是为什么了。

“那你等着我现在就安排人去。”轩辕云墨说完起身走了出去,自己的心思就这么明显吗,不过算了。

外面的上官雪妍他们已经听到他的话了,上官雪妍觉得这孩子也不是什么心思单纯的人。他一直都很清楚的在观察墨儿和分析墨儿话里的真实性,还有在猜测墨儿的身份。他们在外面可是把他的一举一动看的很清楚。

“娘亲,爹爹。他说……。”轩辕云墨走出就看到自己的父母站在外面,于是开口说。

“娘亲知道了,你进去看着他,娘亲让人去做。”上官雪妍知道儿子要说什么,她已经听到了。这事她也要做的没破绽才行,不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知道了,娘亲。”轩辕云墨听完又走了进去。

“暗二,你去请李记的老板过来,就说是少爷想吃他店里的特色糖水蛋。但是我们又不放心他在店里做的,请他务必来这里做。要是不来,希望他不要后悔。”上官雪妍还没想好怎么去请人,他身边的轩辕玄霄已经开口了。

“是,爷,属下这就去。”暗二领了命令离开。

“你也不怕吓着李老板了?”上官雪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那孩子找李老板说明他们有可能认识或者是亲人,要不然不会第一个想见的就是李老板。轩辕的那句“希望他不要后悔”是指里面的那个孩子,但是李老板他不知道,以为自己要是不来就会吃点苦头什么的,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只要能权衡利弊的人,他怎么可能不来。在外界看来也是如此,那李老板是被中华楼的人逼着来的,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有什么可攀谈的。

在那李老板没来的时候,轩辕云墨已经从那孩子的嘴里知道他的姓名,家庭成员,还有现在他们一家人都已经死了也就剩他一个了。但是关于那场火灾,那是始终什么都不肯说。轩辕云墨套不出来,感觉十分的挫败,没办法只能先让他休息一下。

“看来,那孩子的戒心很重,或者是那场火有蹊跷。他很可能知道什么,但是现在他不信任我们,所以才什么都说。”轩辕玄霄听到儿子说的话想想说,那孩子不说他们也不能逼迫。

“看看在说吧。”上官雪妍她不想勉强那孩子,要是想知道她的办法很多。

上官雪妍他们一家人又在说些别的,不过都是有关明天的比赛的。

“爷,夫人,李老板到了。”暗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进来吧。”轩辕玄霄淡然的声音说道。

“是。”暗二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一位抱着酒坛子的中年男人。

上官雪妍闻到他的身上带着很浓的酒气和一股甜味。这只有长时间接触那些东西的人才能沾染这些,看来他有可能是他们店里酒糟糖水蛋的掌勺了。

“你是李老板?为什么抱着酒坛子?”轩辕玄霄看见进来的人问。

“老板谈不上,就是一个小商人,养家糊口罢了。这酒坛里是我们做酒糟糖水蛋的主要材料。请问厨房在哪里?”那人进来的时候是低着头的,等他抬起来问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疲倦一览无遗。但是他看到轩辕玄霄他们的时候脸上没有好奇也没有震惊,但是大冬天脸上却出汗了。

上官雪妍觉的那人脸上的汗水不像是怕他们流的,反而显得很着急离开的样子。

“一个厨师做出的东西味道的好坏,和厨师的心情有很大的关系。你现在的样子,我不认为你能做出你家酒糟糖水蛋应该有的味道,我的儿子可是嘴很刁的,吃到味道不好的东西他会不开心的,这可不是我们请你来的初衷。你还是先冷静一下吧。”上官雪妍听到他着急问厨房于是说。

“听夫人怎么说,夫人想必也深谙厨艺的,你说的我也知道。但是现在我是真没办法做到,要不然我改天再来。”李老板看着上官雪妍一样,很是赞同她的话,不过他却顺势借口要走。

“李老板,不妨说一下你的难处,也许我们可以帮你。”上官雪妍看着他语带深意的说。

“这个是我家的私事,就不劳夫人费心了,今天我是实在无法做出让贵少爷满意东西,我还是先先告辞了。”那李老板说完就抱着酒坛子要离开。

“其实今天不是我们要找李老板,而是一个叫王道的孩子想见李老板。不知道李老板可愿意见上一见?”上官雪妍没阻止他离开,但是在他走出门的一瞬,轩辕玄霄淡淡的说。

砰地一声,那李老板怀中的酒坛跌路破碎,暖阁里一股浓烈的酒香。他转身神色着急的想走向轩辕玄霄问清楚,但是被暗二拉着了。

“道儿,道儿怎么会在你们这里,你们没骗我?”那李老板被暗二拦着站在原地,但是眼中的惊喜和着急很明显。

“他是我们昨天在郊外救的,很严重的伤,要不是我娘亲医术高明,他现在恐怕……。”轩辕云墨的话没说完,但是谁都能知道他下面没说的是什么意思。

“道儿,道儿,带我去见他,求你们带我去见他。”那李老板隔着暗二挣扎着和轩辕玄霄他们说。

“李老板不要着急,我们会让你见他的,要不让也不会找你过来了,墨儿带他去见王道。”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然后和儿子说。

“是爹爹。”轩辕云墨从椅子上下来,带着那李老板离开。

等他们走后,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也起身走出去。

“道儿,你怎么样?”李老板刚进屋就看见那个趴在床上,侧脸的人,他看不到他伤在哪里了。

“远叔叔,道儿终于见到你了,爷爷他……。”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听话,要你不要起身你怎么就不听话,你再折腾下去我们就不管你了。”在那孩子又要起身的时候,轩辕云墨已经快速的移动他床边按着他了,不满的说落他。

“对不起,我……。”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死里逃生见到亲人的心情我理解。李老板他的伤在背部不易起身,你注意一点。”轩辕云墨转身和李老板说,轩辕云墨在忽的不是那人的伤,会不会好,他在乎的是娘亲的名声不能毁在一个不听话的病人手里。

“知道了,小少爷。”李老板点点头说。他现在知道是他们救了道儿很感激,那小少爷说的话也是为了道儿好。

“远叔叔,爷爷、爹爹还有小德都没了,他们都没了。”那王道突然把脸埋在软枕中手敲击着床板哭着说。

“他们都没有了,道儿你说是他们都……,是不是在昨天的那场火里,还有为什么会起火,是不是卫家让人放的火?”李老板身子打了一个趔趄,他虽说从昨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但是得到准确消息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爹爹是被卫家的下人打死的,他们当着爷爷的面打爹爹,让爷爷交出方子。但是爷爷知道他们要拿就方子酿酒害人,不愿意给。他们就对爹爹下了死手,爹爹被他们打死之后,他们又要打小德,爷爷没办法才说要给他们方子,然后就借口带着我进去找方子。但是进去之后,爷爷让我藏好方子等一会儿乘他们不备带着小德跑出去,我不知道爷爷想做什么,但是也记住了爷爷的话。在爷爷把另一张方子交给他们的时候,我就拉着小德往外跑。被他们发现了他们来抓我们,小德被他们夺了回去。我想回头找小德,就听见爷爷的一声走,然后就听到一声很响的声音,我好像被什么推了一下就飞出了院子。什么都不知道,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王道忍着哭声,把他知道的事情说了一个大概。

“这么说,火是你爷爷放的,这也太狠心了吧。”随墨吃惊的问,他想要是他爷爷一定不会这么做。

“也许他爷爷是逼不得已的。”轩辕云墨觉得当时的情况一定很不利于王道他们,要不然他爷爷不会破斧沉舟的。

“最终还是死在卫家的手中,天道不公,为什么不开眼收了卫家。”李老板坐在床边流着泪说,语气伤心无奈。

“那个方子是不是在你手中?”上官雪妍走进来问。他们在门口可是全听到的,起因是因为一张酿酒方子。但是那方子有问题,那王道的爷爷誓死不给,最后还放火烧了自己和那些人。

“是在我这里,就在我的鞋子里。”王道看着一眼李老板,得到他的允许,才指着地上的一只鞋子说。

“随墨找出来?”上官雪妍对着站在那只鞋子最近的随墨说。

“是,夫人。”随墨拿起那只鞋子看看,在鞋头里找到一张纸。

“我来。”上官雪妍刚想拿过看看,就被轩辕玄霄接了过去。轩辕玄霄知道那纸来自哪里,他可不想上官雪妍沾染了那些脏东西。

上官雪妍只是对着他微微一下,低头看着他手中的纸张,上官雪妍越看脸色越难看。

“妍儿怎么了,这方子怎么了?有什么问题?”轩辕玄霄看着脸色不好的上官雪妍,知道一定是这方子有问题,刚才那王道也说他爷爷就是不交出这方子害人,才会落得个看着自己儿子死在眼前最后和他们同归于尽的惨剧。

“方子问题不大。就是不该添这一味药草。加了这药材酿出的酒是上品酒但是不能长时间喝……,其实也不要太长只要连续喝上三个月,就会造成身子不适,严重的就会无病无痛的就死了,就连大夫查不出病因。”上官雪妍看似平静的说,其实她心中一点也不平静,这要是酿成了简直就是毒酒。

“害人的酒?”

“这方子是你们研究的?”上官雪妍问话的声音没什么起伏,但是由于生气,语气有点阴冷。

“酒方子是我爷爷和爹研究的,但是那后来添加的药材是卫老爷给的,我爷爷起初也不知道。在方子里加入那药酿的酒爷爷很满意,他是无意中才发现有问题的。我家养了一只大黄狗,也是爷爷很喜欢的,酒酿成之后爷爷偷着藏了一坛,说是等我生辰的时候,爹回来了一家人一起喝。可是突然有一天爷爷发现酒少了,他又想起大黄身上天天酒气很浓,知道是让它偷喝了。爷爷就到处找大黄,后来在狗窝找到它,但是大黄已经死了。爷爷以为是大黄老了,该死了,就准备埋了它。一个路过的药农说大黄是被毒死的,他闻到了一种药材的味道。可是爷爷不信,我们家没什么药材大黄怎么会中毒。爷爷回去想了几天突然想到大黄吃的一般都是和我们的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他偷喝了我们都不曾喝过的酒。爷爷在想是不是那酒有问题,但是他知道方子不会有错,恐怕错出在药材上。于是就想去问卫老爷,可是爷爷出去之后到很晚才回来,爷爷回来说卫老爷病倒了,不让见人。但是爷爷回来后好几天都不怎么说话,后来就告诉我千万不要喝那酒,会死人的。没过几天就有人带着爹爹找爷爷要方子,说是卫大爷要的。”那王道被上官雪妍的样子吓到了,没等上官雪妍问,他就什么都说了。

“这卫老爷和卫大爷是谁?”轩辕云墨突然问。

“昨天在小店和小少爷发生争执的就是卫大爷的儿子,卫老爷是他的爷爷。其实卫老爷人不错在本地德高望重的,小儿子也不错和卫老爷一样都是一心酿酒,但是那卫大爷就有点差强人意了。”这说话的是李老板。他自小生长在西流府,这些事他当然要比那道儿清楚的多。

“你和王道是什么关系,还有这酒有问题的事,你是不是知道?”这问话的是轩辕玄霄,王道说那酒喝死那只狗的时候,他好像不吃惊。

“王道的爷爷算是我的姑丈吧,不过我们平时不怎么来往,只有在年节的时候,我才会去一趟。主要是不想我们的关系引起卫家的注意,那样也许会给我们都带来麻烦。其实王家是卫家的家奴,只不过他们掌握酿酒的技术,所以能到的一定的自由。这已经是好几代的事情了,还有卫家酿的酒甚至是贡酒都出自王道家。王家人在酿酒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无论是鼻子或者是舌头都比寻常让要灵敏很多,但是因为是世代为奴,所以他们一直不会有出头之日。那天姑丈突然找到我,就是刚刚道儿说的那天。他说没找到卫老爷可是却无意中听到卫大爷和别人的谈话,知道那药真的有问题,这些卫老爷也是被瞒着的。姑丈当时好像意料到什么一样,他说如果有一天他和在中出事了,让我照顾王道兄弟两个。”李老板听到轩辕玄霄的问话,也没什么隐瞒的就都说了。他知道他们好像和中华楼有关,中华楼据说势力也不小,也许可以和卫家抗衡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做这个事。

“照你怎么说,这一切那卫老爷不知情,都是卫大爷搞出来的,现在就连那卫老爷是不是真的病的也无人知晓。”这话是上官雪妍问的。

“姑丈是这么推测的,到底如何我们就未可知了。”那李老板摇摇头说,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不管那卫老爷知不知道这事,卫家这次是谁也保不住了。对了,王道你爷爷上次酿了多少加了那药材的酒。”轩辕玄霄想知道那酒有多少,有没有卖出去。

“没多少,也就上百斤吧,爷爷偷藏了十斤,剩下的卫家都拉走了。”王道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回答。

“爹,昨天听他们说,明天的品酒大会以后就送贡酒进宫,那些会不会就在里面,要是那样叔叔不就……?”轩辕云墨突然想起自己昨天听到的话,所以大声的说。

“明天看看他比赛用什么酒,要是用那有问题的酒,那可能进贡的就是那酒了,我们是一定要拦下的。你先给二弟去封书信,万一他们要是提前送去了这也说不定。”上官雪妍知道轩辕玄霄现在一定很生气,也一定担心宫里的轩辕玄耀,那卫家也是该死。就是有人被他们的酒喝出了事,也没人会想到是他们的酒有问题。那酒不是一杯就要命的,在那之间也吃喝了其他东西,再说那酒致病的原因一般大夫根本查不出来。

“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去,这里的事也要和耀儿好好说一下。要是卫家的酒真有问题,还要他来处理后面的事。”轩辕玄霄知道他能查,也能处理,但是他不会擅自处理卫家,毕竟他是个臣子,即使有权利也不能随心所欲的用。

他虽然不是普通的臣子,但是当他被封为王爷的那天,就注定了他遇事先是臣子然后才是兄长。他不能让耀儿心中不舒服有隔阂,更不能让人有机会在他们兄弟之间挑唆事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