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一十五章 找不到病因,孩子醒来

上官雪妍他们回去的时候是从后门进去的,他们毕竟不知道这场火是怎么回事,还有这孩子不知道身上会不会有什么秘密,他们还是小心一点好。中华楼的后门在一条安静的小巷子里,很安静没什么人来往。所以他们从这里进去也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上官雪妍他们回到院子里,轩辕玄霄就抱着那孩子随便找一间屋子放下,让他侧脸趴伏在床上。

上官雪妍安排雯绣去准备干净的棉布、酒那些需要消毒和包扎伤口的东西。赶走那些多余的人,屋里就留她和宸,其他人也帮不上她什么。

上官雪妍弯腰站在床边,用剪刀小心的剪开那孩子的的衣服,烧焦的衣服都已经和背部的肌肤粘连在一起,她为了不给他造成二次伤害动作很轻、很慢。上官雪妍把那孩子剪碎的衣服丢在地上,然后拿出一包药粉倒在水里给他灌下去,那是麻药。等麻药起效之后,上官雪妍手里就突然多了一把奇怪的刀子,那是一把专业的手术刀。上官雪妍拿着刀子认真的在剔除他那些烧焦的肌肤,一会儿那孩子的背部又是一片血肉模糊。

上官雪妍忙了有大半个时辰,才算剔除那些烧焦的肌肤。然后她拿出一个药瓶把里面白色的药粉倒在他的背上,最后用棉布把他整个上身给包裹起来。其他的伤没有怎么严重她也给一并治疗了。

上官雪妍站直身子,给他盖上被子,她用的药都是自己配置的,那药粉是可以促进伤口愈合肌肤再生的,那孩子的背部不会留下什么疤痕。

“我们出去吧,他的麻药要过一两个时辰才可以过了药劲,我先找人看着他,晚点再来。”上官雪妍洗一下自己的手,然后抱着宸开门出去。

“妍儿,你出来了,累不累先休息一下。”轩辕玄霄着看见开门出来的上官雪妍就走上前问。

轩辕云墨他们也是关心的看着她。

“我没事,雯娥你去看着那孩子,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叫我一声。”上官雪妍觉得轩辕玄霄实在是太担心她,她哪是什么体弱的人,他又是把自己当成那些寻常妇人了。

“知道了,夫人。”雯娥说完走进屋里。这里除了小少爷就她还能多少知道一点医术,照顾病人她是比较合适的人选。

上官雪妍看见雯娥进去,她带着身后的一帮人,去了暖阁。

进了暖阁上官雪妍刚在榻上坐下,轩辕玄霄就递给她一杯水。

“外面有什么传言?”上官雪妍喝了一口茶水问,那密布的浓烟早就该有人发现吧。现在恐怕很多人都知道了,能不议论吗?

“娘亲,我知道。我刚才和大哥他们去前面打探去了,我听有人在说,那起火的酒坊是卫家的,而且那酒坊存在很多年了一直也是卫家比较看重的。不过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停工了,工人都不在,现在听他们议论说,唯一烧死在里面就是一位老酿酒师和他的两个孙儿。因为那酿酒师就住在酒坊里,所以有人怀疑是他们祖孙引起的大火,但是他们也烧死在里面,很多人他们都在惋惜卫家这次可损失大了。”轩辕云墨听到上官雪妍的问话,他举着说手,把自己刚才听到的事情都说了一边。

“又是卫家?”上官雪妍放下杯子问。

“恩,又是卫家。”轩辕玄霄重复着她那一句话。

“还有一事,听说今天卫家少爷与人争执被对方打伤了,在府中嚎叫了一下午,现在卫家正在请西流府的大夫给那少爷治病呢。”云寞雪看着轩辕云墨对着上官雪妍说。其实他很奇怪,他怎么没看见无忧动手。

“不是我,是他得罪宸了,那是宸给他的惩罚,除非娘亲出手,要不然外面的那些庸医可看不好他。”轩辕云墨把一块点心,掰两半。一半给小麒另一半塞自己嘴里。听到云寞雪的话他嚼着点心开口反驳,虽说是自己先扎了卫少爷一针,但是那一针他也只是疼一刻钟,早该好了。他要是现在还在嚎叫,那就是只能是宸动手了。

“便宜他了,不要命的。”宸满不在乎的说,它那已经手下留情了。它重视人命,但是那也要看是什么人。它其实也杀了不少人,但是那都是一写该死之人。

“妍儿你说我们救得那孩子会不会就是那老酿酒师的其中一个孙子,要不然他出现哪里就很奇怪,难不成是去放火去了?”轩辕玄霄一边听他们说,一边思考自己的问题。他怎么觉得这事不是意外,好好的酒坊怎么就突然停工,然后就发生了起火。

“等那孩子醒来就都知道了,希望他愿意对我们说。”上官雪妍也在想那孩子的身份,毕竟他是在案发现场找到的人,起火的时候好想也就他一个人在。

上官雪妍他们这边在猜测那孩子的身份,现在的卫家已经乱成了一团。

“明儿,明儿……老爷,明儿他到底怎么了?那些大夫怎么说?”一位三十来岁的妇人一边用帕子擦着眼角,一边看着那些进进出出的大夫喑哑着声音问。

“夫人,大夫说明儿身上没什么伤口,也查不出来病因。”被他问的那男子看着那嚎叫的嗓子都哑的儿子,也很着急,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他已经把西流府所以的大夫都请来了。

“老爷,你说明儿是不是中邪了,我去求求菩萨去。”那妇人听到自己丈夫的话,突然说,然后她不等自己的丈夫反应就往外走。

那卫老爷知道自己夫人一向信那些,让她去也好,要不然她哭哭啼啼的也挺烦心的。

“可有查到和少爷起争执的是什么人?”卫老爷问刚走进来的人。

“打听清楚了,说是中华楼的少主,就是午饭前刚到中华楼的那一行人。”那人先是行礼然后回答。

“中华楼的少主,他们是一家人来的吗?这中华楼的楼主可从来没人见过,怎么会来西流府?难道是为了后天的品酒大会,找人打听清楚了,谁也不能破坏我的计划。”卫老爷突然一改刚才的神态,有点凶狠的说。

“知道,那少爷的事……?”那人又问了一句。

“在西流得罪了我卫家,还想安全走出西流府哪有这么便宜的事?等后天吧……。”卫老爷想那中华楼虽然有势力,但是大多也只在上京,这里可是他们卫家的地盘,那自己还有什么可怕。

要是轩辕云墨他们知道他怎么想,会说不愧为一家人,这父子两人的态度一个样。

“知道了。”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下人从外面跑着高喊着进来。

“放肆,怎么说话呢。好好说,什么事?”

“老爷、管家,郊外的酒坊着火了,什么都烧没了,王师傅一家都烧死了。”那下人战战兢兢的回答。

“你说什么?酒坊怎么会着火?”卫老爷听后身子晃了一晃,然后生气的踢了那回报的下人一脚。

“不……不知道,现在街上很多人都在议论。”

“还不备马,我要去看看。”卫老爷大步流星的向外走,然后路过那回报的下人身边又踢了他一脚,呵斥道。

卫天霖怎么也想到不到今天会出这么多事。先是儿子,然后连那郊外的酒坊都少了,这是谁在针对他们卫家,难道是那中华楼的人,可是自己又没得罪他们。

上官雪妍要是知道他这么想,一定嗤之以鼻,她可没那个闲工夫找他的事。

上官雪妍他们这边正在吃晚饭,不过也都吃的差不多了,他们眼前现在都有一碗上官雪妍做的米酒糖水蛋。上官雪妍知道米酒很人的身体有好处,也适合饭后喝,它有助消化、健脾养胃等作用。以前上官雪妍喜欢给晚上读书的轩辕云墨做了当夜宵吃。

“这个甜汤好喝,怪不得无忧一直记得。”云寞雪喝了一碗,又要了一碗。

“这米酒上京的府中有不少,等我们回到上京你们可以随便喝,等哪天我让人送回谷里点,这个米酒老少皆宜。”上官雪妍放下自己手中的碗,她也只是喝了小半碗。

“大姐,你这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酒?”云寞雪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问。

“有,还有点果酒,那个适合女人和孩子喝,那算是甜酒吧,你一定喝不习惯。都在上京的酒窖里存着呢。”上官雪妍听到他的问话,一笑回答。

“我只是随便问的,你真的还有呀,大姐是不是什么都能哪来酿酒?”云寞雪起身蹲在上官雪妍面前看着她问,好像一直等着抚摸的大狗。

“你敢兴趣吗?也不是什么都能拿来酿酒的。”上官雪妍真的伸手摸了他的头一下说。

“我对酿酒不敢兴趣,我只对喝酒感兴趣。”云寞雪摇着头起身。

“不能成为酿酒师,能成为一个品酒师也不错。”上官雪妍笑着说,他的性子恐怕即使感兴趣也是一时好奇。

“妍儿,府中这些年你是不是藏了很多好东西?”轩辕玄霄那能让上官雪妍忽略他,于是他想起她和儿子那满院子的花草,还有他曾见过的儿子书房。

“是有些,不过都是一些吃的、喝的和墨儿需要用的。”上官雪妍说起这些才发现她这些其实什么都没做,即使做的什么也都是围着儿子的。

上官雪妍他们吃完饭,大家就坐在暖阁聊天,还不到休息的时候。至于卫家发生的什么事,和他们都没一点关系。

一夜安睡上官雪妍一大早醒来,洗漱一番就走出卧室。她先去看看那孩子,好在那孩子除了夜里麻药过后喊疼之外,其他的没什么问题。上官雪妍知道他今天就能清醒了,就是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对他们说的什么。

上官雪妍去做早饭,轩辕玄霄他们也接连起来,做他们每天都会做的事,晨练。不过今天奇怪的是,一大早随墨拿了一个蒲团放在院中的桌子上。

“随墨,你这是做什么?”轩辕少泉看见随墨的举动,好奇的问。

“大少爷,少爷说这是给小麒的用,至于怎么用小的也不知道。”随墨笑着对轩辕少泉说。他以前在府中和大少爷接触不多,只是听小峰说过他。后来凌侧妃出事之后,大少爷竟然归王妃管。他虽然好奇,但是也知道那些不是他这个奴才应该说什么的,经过这一年的相处,他发现王妃和王爷还有小少爷都对大少爷很好,他自然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虽说对大少爷不能像对少爷一样,但是该有的尊敬自己是不会少的。

“这二弟和小麒也太好了,就连自己晨练都舍不得小麒独自留在卧室里。”轩辕少泉看着那蒲团笑着说,他以为那轩辕云墨是拿蒲团让小麒睡觉用的。

他们才说完轩辕云墨就抱着小麒肩上蹲着宸从卧室里出来,从小麒出现之后轩辕云墨走到哪里都是这样子,总要怀里抱一个肩上蹲一个,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大哥,早。”轩辕云墨先是和轩辕少泉打招呼,然后把小麒放在蒲团上。

“二弟,早。”轩辕少泉好奇的看着他,也走向桌子。

“小麒要乖乖的和宸学习,不要忘记我们说好的事。”轩辕云墨看着那蹲在桌子上的小麒和它说,就是不知道它能不能做到了。

“小墨儿你好啰嗦,从起来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记得了。”小麒有点不耐烦的和轩辕云墨说。

轩辕云墨站起身看着他,笑一笑,然后看了宸一眼,他拿出腰间的玉箫练起了自己的剑法。轩辕少泉看见二弟已经开始练剑了他也跟着练起来,随墨他们也都动了起来。

轩辕云墨他们那边在练剑,而宸这边已经开始在叫小麒怎么使用自己的意念。

一早上的时间就在他们各自的忙碌中度过,吃完早饭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夫妻坐在暖阁里,看着两个儿子读书练字,而他们也在翻着各自的书看着。小麒调皮的用自己狐狸尾巴蘸着墨汁在一张白纸上画圈圈。它起初是想学轩辕云墨写字,可是那笔不是它能控制的它不会用,只能用自己的尾巴乱画,不过它自己玩的很开心,上官雪妍他们也就没有阻止它。

很温馨的一家人,上官雪妍想要是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这才是她想过的日子。

碰碰的敲门声打破了暖阁的温馨气氛。

“夫人,娥姐姐说,那孩子醒了,问您要不要去看看?”随墨推门进来和上官雪妍他们说。

“醒了?是该醒了。走,我们去看看。”上官雪妍放下手中的书,起身整理一下衣服就移步向外走去。

轩辕玄霄也起身跟着离开,就连轩辕云墨他们也起身跟着离开。

上官雪妍他们走到那屋外就听见里面传来雯娥的声音,她是在劝那个孩子。

“你先别起身,小心弄到了伤口。你的伤可是我家夫人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给你包扎好的,你要好好养着,要不然我家就夫人就白忙活了。”雯娥站在床边,按着那孩子不让他起身。

里面只听见雯娥的声音,听不到那孩子声音。上官雪妍也是不是那孩子是没从惊吓中走反应过来,还是不想和雯娥说话。

“墨儿,你们进去看看能不能让他和你们说话。”上官雪妍摸了一下站在自己身边的儿子,这时候小孩子之间可是比他们大人好交流,也可以很快的得到那个孩子的信任。那孩子醒来就证明没什么事了,她也不着急进去。

“知道了,娘亲。”轩辕云墨点点头,抱着小麒和轩辕少泉一起走进去。

上官雪妍看着走进的孩子,她和轩辕玄霄侧身站在开了缝隙的窗子边看着。

“少爷,你们怎么来了?”雯娥看见进来的是两位少爷和随墨他们,于是好奇的问。夫人不是每次都是第一个到吗,今天怎么没来。

“娥姐姐,娘亲和爹爹有事,我就先过来看看。你是不是伤口疼,不要紧的,也不要害怕。我娘亲的医术可好了,你很快就能好的。”轩辕云墨边回答雯娥的话,边走向床边,他弯腰和那个躺在床上的人说话。

那原本对着雯娥什么都不说的人,听见门响身子移动了到了最里边,明显有点害怕。可是他没想到进来的会是和他一样大小的孩子。

“我叫云墨你叫什么,那是我的大哥还有随墨和小峰,我们都是来看你的。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我虽然医术不如娘亲可是也会一点。”轩辕云墨趴在床边让自己和他平时带着善意的笑。

那孩子看着如此近的陌生人又要往床里边蜷缩,但是换来的只是他一声痛的呻吟声,他忘记了自己已经贴着墙了,没地方移动了。

“你不要动了,也不要怕我们,我们真不是什么坏人。再说就是坏人我一个孩子能做怎么,对不对?我帮你在上点药,你不要动。”轩辕云墨站起身掀开被子看看他那已经渗血的后背,只能解开他那包扎的白布,给他重新上药包扎。

轩辕云墨的手法很利索也很轻,那孩子就那样一直侧脸看着轩辕云墨,给自己上药包扎伤口,他能感觉到来自轩辕云墨的善意。

他一直在想轩辕云墨他们是谁,听他话的意思应该是他们救了自己,自己现在又在哪里?爷爷和弟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在他没确定轩辕云墨是好人还是坏人的时候,他只能什么都不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