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后悔知道秘密,小麒的弱点

上官雪妍也同样看着哪里,在一片火红里小麒在不断的变大,样子没变,不过它身上的颜色好像更加的红火了,就连他们站在外面的人都感觉到了高温。不知道是疼还是怎么的,它的身子好像在不断的抖动,周身的火焰也一会儿多一会儿少,看样子很痛苦。上官雪妍看着什么都不做的宸,她明白自己也只能看着。在他们之间要说谁最关心小麒那就要数宸了。

“娘亲,那小麒它不是红狐狸吗?怎么变样子了?”轩辕云墨看着那火里的麒麟,他第一眼以为是他看错了,他还在找小麒在哪里。可是听见娘亲的问话,他知道那火里的就是小麒。可是那火里动物虽然他一时认不出那是什么,可是那明明就不是自己天天抱在怀里狐狸的样子。

“它不是狐狸,是只火麒麟,宸怕它的样子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于是让它变的和宸自己一样,不过其它的是真的。”上官雪妍说是给儿子解释,不如说是说给轩辕玄霄听的。

上官雪妍怕轩辕玄霄生气自己对他的欺骗所以才会解释,上官雪妍想她是不是该告诉他一些事情了。他的疑问多了,就会有各种猜测,那样会有一天他们之间要出问题的。上官雪妍不想他们之间由于她的隐瞒走到了那一步。

“你打算告诉他吗?”上官雪妍的脑中突然传来宸的问话。宸其实这次让他们一起过来,也是想上官雪妍和他们说一点,她不想上官雪妍为难。

“说吧,但是也不会全说。”上官雪妍也打定主意了,但是她还有自己的考量。

“那就说吧,也可以看看他对你是不是真心。”宸说话的时候看了轩辕玄霄一眼,它是真的希望他们都是真心对待这女人。前一世的南宫就对她很好,他们在一起一世也过的很和美。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觉得这轩辕玄霄也许会是下一个南宫。

“他的真心我不怀疑,是我不想让他继续猜测下去了,要不然我们之间早晚有一天会出事的。”上官雪妍的声音有点低沉,她也许是怕了,也希望自己的遗憾少一些。上一世她和南宫携手在各种危险中游走,他们生死相依,唯一的遗憾就是到南宫去世,她都没能告诉他,她到底是谁。

这是她也思考了很久,所以她也想在一个适当的机会告诉他一些事情,但是又不能说的太多。

“火麒麟那是什么,难道是传说中的瑞兽麒麟?”轩辕玄霄现在没时间想上官雪妍是不是骗了他,他只是被上官雪妍说的事该震惊了。

轩辕玄霄现在有多吃惊,谁也不知道。量谁看见那传说中存在神兽出现在眼前会不震惊,更何况是谁也没见过的麒麟,就连史料的记载都没有。灵狐被传的神秘莫测的但是还是有迹可循的,但是这麒麟他一直都是以为那是杜撰的,就像其它的一样。那要是麒麟存在,那龙、凤是不是也都存在,至少也该是存在过吧。轩辕玄霄觉得现在的自己那是开了眼界,他们一家人的机缘不是一般的好。家里养着谁也不能见到的神物,是他们一家的福气,同时也是西越的福气吧。

“嗯,就是麒麟,麒麟一族的小王子。小麒的父母死于内乱中,宸和它父亲相识,所以才会有它照顾着小麒。宸为了找我,就把它留在宸的族中,没想到它照样会出事。”上官雪妍知道自己又在编故事,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那些她是真的不能说。

“找你,那你又是谁?”轩辕玄霄抓住了上官雪妍话里的重点词,问出了他一直不敢问的话。

“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明明就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宸偏偏说我和他们灵狐一族有缘。甚至为了给我修复不完整的魂魄,给我吃了它们灵狐一族的至宝。那至宝中蕴含庞大的灵力。对了,我们人修习的是内力,宸他们修习的是灵力,所以你才会看着我和你们不一样,那灵力虽然很好,但是我们凡人却不能随意拥有,因为我们根本就承受不了。我体内的灵力大部分被宸给封锁了,上次宸打伤你后来又替你疗伤,就是为了给你一点灵力,延长你的寿命这样你可以多陪着我几年。你体内的灵力就如河流中的一滴水,只有那一滴才在你承受的范围内。得到一样东西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点你应该明白吧?所以那天一向看着不起眼的宸才会突然打伤你,你的担心它看在眼中,他觉得你对我还不错,才会给你机会。”上官雪妍没看他,她看着那还在火海中的小麒。她说的好像是另一个人的故事,一个听起来不怎么可信的故事,但是又是能解释她变化的故事。

“相应的代价?那你付出的是什么代价?”轩辕玄霄突然转身抓着上官雪妍紧张的问,眼睛充血,手下也比较用力,样子看着很可怕。

“代价诶,也不算是吧?毕竟不会谁都有这个机会。在有生之年和它们灵狐一族守护这天下,我以后也许就一直这个样子不会变老,你怕吗?”上官雪妍没挣脱他的钳制,只是抬头问他,代价她也说的轻描淡写。一个不会变化的人,就是个异类在很多人眼中被视为一个妖物。上官雪妍在意的是,他怎么看待这样的一个自己。

她现在只要没意外就会不老,不死,这是很多人都想得到了,但是那份孤寂也是很难忍受的。尤其是那种看着自己身边重要的人一个一个离自己而去,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的那种无力感,那才是最煎熬的。

“不怕,在过个十几二十年,妍儿会不会觉得我变老了,配不上你了。”轩辕玄霄没敢问她那“有生之年”是多久,他怕万一那答案超乎他的想象怎么办,那不如就当她是比他的寿命长一些罢了。他也不敢想,等他走之后,留下她一个人应该怎么过。这就是她一直的秘密,他终于等到了,但是他现在希望自己不知道。

她当年是为了他们父子才会答应宸的吧,可是这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守护这天下,这份责任要让她去背负,那是不是万一哪天有个大灾大难的时候,是不是要牺牲的就是她。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祈祷一切安好,永远不要有什么灾难发生。

“不会。”上官雪妍看见了他眼中闪过的疼惜,嘴角带着微笑。

上官雪妍说这些的时候和轩辕玄霄用的是传音,她还不想让儿子知道这些,那对他来说还不能完全理解。

“娘亲、父亲,你们怎么了?”轩辕云墨觉得身边的父母好像在争吵什么,要不然父亲怎么会凶狠的看着娘亲,很吓人的样子。

“没事,父亲是有点震惊小麒的身份。”轩辕玄霄收敛心神,既然妍儿不想让墨儿知道,那自己也随她好了。

“对哦,娘亲你说的是真的吗?小麒是麒麟就是你小时候给我看的图册里的面记载的神兽麒麟吗?”轩辕云墨突然想起自己要问的事,他怎么没想到小麒的身份和宸完全不一样。

“是呀,墨儿开不开心,这可就是你才有这个机缘,你也不要对外说,我们知道就好了。”上官雪妍看着那已经熄灭的火海,她知道小麒没事了。

“娘亲,我当然开心了,我知道一定不对外说。宸,小麒怎么样了?”轩辕云墨看到宸抱着那个个头比它大的小麒,于是他走上去接过小麒自己抱着。轩辕云墨看着自己怀中的兽类这就是小麒原来的样子吗,比狐狸形大多了,但是还是红色的和狐狸样子的时候同样可爱。

轩辕云墨抬手摸摸它头上的角,又摸摸它身上的鳞片,应该很坚硬吧。

“它没事了,让你娘亲喂它一颗丹药很快就能醒了。”宸说着走到上官雪妍面前给她要了一粒丹药,塞在小麒的嘴里。

小麒吞下丹药很快就醒来了,不过好像有点迷茫的样子。它到处看看,很快就看见了熟悉的人。

“小墨儿,我们这是在哪里,我们什么时候出来的?”小麒还没发现自己的变化,它记得它正在吃小墨儿给的点心。

“小麒,你的声音……?”轩辕云墨没回答他反而问它,小麒的声音虽然稚嫩但是已经不是两三岁孩子的声音了,像是五六岁孩子的声音,是很清脆的童声,让人听了很舒服。

“嗯,小墨儿你说什么,你有没有吃的,我饿了?”小麒还是没注意到自己的变化,只是想到吃的,似乎有什么变化和它也没什么关系一样。

“哦,有。还是你喜欢吃的点心,给,不过应该不够你吃的。”轩辕云墨从自己腰包里掏出他随身带的点心递给它,他知道小麒很能吃的。可是他看看它现在的样子要比它是狐狸的样子大多了,那是不是更加能吃呀?

“啊,我的手,怎么变了?”小麒伸手接点心的时候才发现,有怎么不对劲,怎么不是狐狸的爪子了。

“你小子这是忘记自己是麒麟了,还是你当狐狸当上瘾了。你个傻小子,刚才经过了一次成长都不忘记了?”宸没好气的说它,它现在也不知道是说他傻,还是说它心大,自己有什么变化,不是应该是它第一个发现吗?

“成长,那我是不是要长大了,宸叔叔我什么时候可以化为人形?”小麒看看自己才发现自己是本来的样子,它也没在乎,而是问了另一件事?

“你要不修炼法术,你永远也就是麒麟的样子,也化不成人形。为什么想化形?”宸没想到它会想着化形,好奇的问。

“化形之后我可以和小墨儿一起吃好吃的了,现在这样不方便嘛。”小麒不在乎的说。

“你可真出息。”宸在它的蹄子上拍了一下,没办法现在拍不到它的头了。它可真出息,一点也不像它父亲。司麒那可是麒麟一族的第一高手,在他们这些神兽之间实力也是排的上。没想到它的儿子竟然是个不思进取的,有堕它的威名。要是司麒知道也不知道会不会伤心,可惜了它看不到小麒的成长了。

“化形,小麒难道你还可以化成人形吗?”轩辕云墨从没听说过兽类还可以化为人形的,于是很好奇的问。

“我们修炼到一定程度是可以化为人形的,但是那个危险很大,很多都在之前就死了。能化为人形的那就表示它的修为要很高才行,那也是少数的。就小麒这样的现在看来那是没机会了,它现在什么法术都不会,有的也都是传承下来的技能,也就可以吐吐火罢了。你还是先把这个吃了吧。”回答轩辕云墨的是宸,那小麒正在吃那几块点心,就被宸给强塞了一颗异形丹。

宸在想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让小麒学法术,要不让自己真没脸回去见大家。

“那小麒学法术好不好,我们一起学。我和爹爹学功夫,你学法术,看我们谁学得快,你学成了那一定很厉害。那样我们就都可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然后我们就吃遍天下好不好。我听朱雀姐姐说北羌有一种烤全羊很好吃,而且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一直很想去见识一下,不过娘亲说我还小不能保护自己,所以不让去。要是你学会法术,就像宸一样厉害可以保护我,那娘亲就应该让我们去了。你说好不好,小麒你想不想吃?”轩辕云墨抱着已经变成红狐狸的小麒走在前面,边走边说。既然小麒学法术对它有好出,还是它必须要学的,他会想办法帮助宸劝它的。

“真的好吃吗?”小麒的声音从他的怀中传来。

“很好吃。”轩辕云墨点着头说,其实他也不知道那什么烤全羊好不好吃,但是为了骗小麒,也只能说好吃。

“好,等我学会法术,我们一定要去尝一尝。”小麒吞咽着口水下定了像是什么决心说。

“太好了,那我等你,等你能保护我了,我们就一起去。我们把四国走个遍,哪里有好吃的我们就去哪里。”轩辕云墨听到它松口要学法术了,双手举着它在雪地里转着圈大声笑。跌倒了起来继续开心的转,还把小麒放下,让小麒子在雪地里追逐他。

上官雪妍他们三个长辈在后面看着前面他们笑的那么开心,很欣慰。上官雪妍也很久没见儿子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单纯快乐的孩子,也是自己一直希望的样子。

“小麒你追不上我的,不信试一试?”轩辕云墨跑着跑着突然用上轻功了,一瞬就跑到不远处的一个大叔上,还拿树上的积雪团成雪球丢下面的小麒。

小麒就在下面跳着脚躲避他的雪球,还在大喊大叫。

“这个笨小麒,它只要屏气凝神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移动到树上。”宸在上官雪妍的怀中看着那小麒的样子,急的差点跳脚。

“不急,说不定逼急了它就能自己用了,看看吧,是在不行你在提醒它。”上官雪妍安抚这宸,要让小麒自己发现学法术的好处,它才能有兴趣去学。

“小麒看我的天女散花。”轩辕云墨突然团了很多的雪球,用内力控着扔下去。

“小墨儿,你欺负我,看我不把它们都化成水。”小麒也不躲了,站在地上,鼓着腮帮子就对着轩辕云墨所在的那颗树上喷起了火。这个不用学,是它天生就会的。

“墨儿,快躲开。”上官雪妍的话出口,手中的纱绫也已经甩出。

“小麒,不行。”宸也着急的,并且一闪出现在那个大树上在上官雪妍的纱绫之前就带走轩辕云墨。

宸和上官雪妍都知道小麒是第一次操控它的能力,它现在还控制不了,一不小心就会伤人伤己。

等轩辕云墨落到的时候,他先前站的那个树,都已经烧完成灰烬了,轩辕云墨自己也心有余悸的,要不是宸自己恐怕也会是那个下场吧。

“宸,小麒怎么了?”轩辕云墨看着那抬着头望着他们的小麒问,为什么自己感觉它要哭了。

“它是被自己给吓着了,还有差点烧到你了,它难过。小麒,你现在还不能贸然使用。这虽然是你的传承技艺,可是你不熟悉,也不懂操控它。等你和宸叔叔学会控制的时候你才能用。”宸走到小麒面前把它抱起来说,这也算是给它个教训。

“呜呜……宸叔叔,小麒不是故意要烧小墨儿,我没想到,我只是想化掉那雪团。”被抱起的小麒突然哭了起来,说着它不是故意的。

“小麒,不哭呀,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怪你,你看我也没事。原来小麒能喷火,那是不是小麒能自如控制火势大小的时候,我们再住在野外,就不怕因为找不到干柴而没法烤猎物了。小麒看来为了那香喷喷的烤野兔,你也要和宸好好学习了才是,就是不知道小麒你的火烤的东西会不会好吃一点。”轩辕云墨接过哭的很厉害的小麒哄着它,还突然奇想的让小麒以后给他烤吃的。

“那味道当然不一样了,我这可不是一般的火。”小麒也不哭了,抬着头一副骄傲的样子说。

上官雪妍看着那讨论吃的一人一兽,那小麒真是个孩子性子很好哄,只要说吃的就能哄好它,墨儿也是抓住了它的这个弱点,才会句句不离吃的。

“我们快点回去吧,时间不早了。你那火是不是一般的火,等你能控制了再说。不过我们前面好像真的着火了,你们看。”上官雪妍看看那西斜的太阳对他们说。不过突然之间她好像听到爆炸的声音,于是她抬头就发现他们的正前方浓烟滚滚的,好像谁家的房子着火了一样,于是她停下指着那地方让他们看。

“去看看。”轩辕玄霄看着那浓烟滚滚的地方,那里火势恐怕不小。按理说现在到处都是雪,那些房屋应该不易着火才对,可是那里却烧成那样,还有响声竟然。

“好。”上官雪妍想去看看那里没有没人需要他们帮忙。

上官雪妍抱过轩辕云墨,他们往那里奔去。

还没接近那着火的地方上官雪妍他们就都能闻到焦糊的味道,而且上官雪妍还能从焦糊味里面闻到了烤肉的味道,但是上官雪妍知道那不是什么烤肉,那是有人在火里没出来。

上官雪妍他们在着火地方的不远处停下,顿时感觉得有热气扑面。

“这里好像不是个村子,四周也没看见什么人家,怎么会着这么大的火?”轩辕玄霄看看四周空荡荡,这里有人的痕迹但是不是个村子,难道是当地的乡绅,在这里建立的别院。

“这里似乎是个酒坊,但是烧成这样,我们现在即使熄了火里面的人也救不出来了。”上官雪妍看看那已经在减弱的火势,能烧的都烧完了,自己听到的那声爆炸就应该是造成这里的烧这么快的原因吧。

“我们来晚了,走吧!回去让人通知府衙的人来收尸吧!”轩辕玄霄看着眼前烧的很惨烈的地方眼中闪过不忍,可是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人收尸了。

上官雪妍没离开,而是抬脚走向另一个方向,她发现这里除了他们竟然还有微弱的呼吸,难道这里还有幸存着不成。

上官雪妍在一片看着不是很凌乱的积雪下面找到一个小男孩,他的背部应经血肉模糊了,不过由于在雪里血已经不这么留了。上官雪妍翻过他的身子看见他嘴角带着已经凝固的血迹。她探一下那孩子的颈部还有气息,她掰开那孩子的嘴,捏碎了一粒丹药喂给他,他身上的伤要带回去给他医治。

轩辕玄霄他们起初不知道上官雪妍要做什么,直到她从雪里抱起一个孩子,他们才知道这里还有其他人。但是当他们看见那孩子的伤势不由的吸了一口气,伤的好重,背部的伤口很吓人。

“我们回去吧,他的伤需要救治。”上官雪妍抱起那孩子,他们是该离开了。

“给我吧。”轩辕玄霄从她的手里接过那孩子自己抱着。他知道上官雪妍现在心情一定不好,每次看见有人生病她的心情都不好,更何况这次是个危在旦夕的孩子。

上官雪妍把孩子递给他抱着,自己走在他身边时不时的看一下那孩子的情况。看来他们又在西流府多耽误几天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