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一十二章 云墨生气了,被牵连的玄霄

轩辕云墨本来因为听到他们的谈话就有气无处撒,好不容易在轩辕少泉他们的劝说下,憋着怒火打算离开了。可是他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不识趣,大言不惭的还要买宸。自己不卖竟然还拦路不让走,威胁自己。轩辕云墨现在是气上加气,要不是他平时的好家教,他说话恐怕就不是难听这么简单了。宸那是他的家人,他会卖它,在他眼中宸可比这什么卫家少爷要贵重的多了。

“你还真说对了,这西流还真就是卫家说了算,整个西流府没有本少爷不敢做的事。你小子从哪冒出来的,竟然敢侮辱本少爷。说,怎么办吧?”那卫少爷觉得手腕有点疼,可是他又没找到什么伤口之类的。听到轩辕云墨的问话,他笑的极其嚣张的说。

“侮辱,你也配。那你们要买宸,宸可是我的家人。我现在是不是也可以说你们是侮辱它了,这样好了你们只要给宸道歉,我也可以既往不咎。”轩辕云墨毕竟也是名望圈子里的人,对付这些世家子弟他深谙其道。他们自认高人一等,平时走到哪里就呼风唤雨的,最看不了的就是有人敢不把他放在眼里,于是轩辕云墨就戳他对他痛处。轩辕云墨还想是不是要告诉父王这西流府的官员有点懈怠了。

“你小子说什么,敢让我给这只畜生道歉,你莫不是傻了吧?”卫少爷用看傻子的眼光看着轩辕云墨,说完就感觉自己的手腕更痛了。

“在我眼里,你可不如宸。”轩辕云墨又不怕死的说一句。

“你,你小子找死。”那卫少爷说完竟然抬手要打轩辕云墨。

可是他抬起的手,手腕握在云斐雪的手中,他脸上的表情痛苦,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的脸上落下。

“大哥,大哥。你谁呀,快点放了我大哥。”卫薇儿看见自己大哥的那痛的出不了声音的样子,很着急的询问。

云斐雪没回答她的问话,一把推开那卫少爷,就像在丢什么脏东西一样。

“你们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人,知道他们是谁呀。他们是卫家的少爷,那个酒进到宫中,陛下都夸赞的卫家。还有,薇儿马上就是圣王爷的侧妃了,你们得罪她就等于是得罪了圣王爷,你们就等着死吧。圣王爷一定不会饶了你们的。”那个叫希希的少女,突然站出来指着轩辕云墨他们大声时说。

可是她说的话,换来轩辕云墨冷若冰霜一记眼刀,还有云寞雪的嗤笑声。

“圣王侧妃?那是什么东西,在我眼中不就是一个小妾吗?拿这个吓唬我,你省省吧。她可还不是呢,等她真成了圣王侧妃在说吧。今天就是圣王爷在这里,我说宸不卖,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轩辕云墨这话说的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可是他说的也是实情。但是轩辕云墨的话说的很有技巧,他是说圣王爷不会把他怎么样,没说圣王爷不敢把他怎么样。这一字之差,意思完全不同就看对方怎么去听了。

“你好大的胆子,这是看不起圣王爷,还是你看不去皇家人,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只要你跪下给本少爷磕头,本少爷可以不把这事传言出去,当然也不会告诉圣王爷。”那没缓过劲的卫少爷,听到这话好像抓了轩辕云墨的把柄一样,得意的看着轩辕云墨。不过他已经疼的站不起身子了,只能倒在地上,指着轩辕云墨。

“你尽管去告吧,那也要你们能见到圣王爷再说。你们以为圣王府是什么阿猫阿狗的能进去的吗,丑人多作怪。小爷可没什么时间听你们胡扯。既然卫小姐不同意我的提议,我也不奉陪。大哥,我们走吧。”轩辕云墨说完转身离开,那走的是潇洒利落,也不理会后面那不断叫嚣的人

轩辕云墨由于生气,回去的路上什么都没说,直到回到中华楼都是黑着一张脸。轩辕少泉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去劝他,只能默默的跟着他。

他们走到大堂的李寒看着轩辕云墨的样子很吃惊,真是谁惹少主生气了,他们出去遇到了什么事。轩辕云墨走向后院,李寒招呼过小杯子问。

“墨儿你们回来了,怎么没在外面多玩一会儿?”轩辕玄霄送喝醉酒的落王爷回房,出来刚好遇到轩辕云墨他们回来,于是奇怪的问。

“哼。”轩辕云墨看见父亲,唯一的一次没和他说话,只是哼了一声就回自己的卧室了。

轩辕云墨因为刚才的事,迁怒到自己父亲,谁让那些人拿着圣王爷的旗号威胁他圣王府的世子。

“父亲。”

“王爷。”

轩辕云墨是径直抱着宸和小麒离开了,但是轩辕少泉和随墨他们不敢,于是他们听见轩辕玄霄的问话行礼。

“少泉,你们跟我来。”轩辕玄霄这是第一次被自己的儿子甩脸子,可是却不知道什么,心情能好吗。可是他也不会牵连到其他人,而且至于原因他想这些和墨儿一起出去的人,一定知道。

“是,父亲。”

“是、王爷。”

轩辕少泉和随墨还有云家兄弟只能跟着轩辕玄霄走回他和上官雪妍的卧室。

上官雪妍听见门响,抬起头就看着轩辕玄霄领着那些原本应该在外面玩的人进来了,可是他们好像都很严肃的样子,还有怎么没见墨儿和宸?

“说吧,墨儿怎么了?”轩辕玄霄刚刚进屋就问,儿子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听那一个字好像还怨恨他了。

上官雪妍听到他的问话,也看着进来的那几人,不过她也是有的好奇,还有点担心。

被人的问几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其中轩辕少泉还看了上官雪妍一眼,这是要当着母亲的面说吗,可是他要怎么说呀。

轩辕少泉想的也就是随墨和云斐雪的想法,他们都觉得这事不能当着上官雪妍的面说吧。

“还和我有关吗?说吧,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上官雪妍看着那些人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觉得事情也许和她有关,那她就奇怪了,她可是一直在屋里里没出去。

“随墨,你说吧。”轩辕少泉觉得他实在开不了口,于是让随墨说。

“大少爷,您……?”随墨看着轩辕少泉,大少爷你不能这么不厚道吧。你都不敢,小的哪里敢呀。

“到底你们在外面遇到了什么?”轩辕玄霄都有点不耐烦了,到底是什么事,让他们都不敢说。

“算了,还是我说吧。其实……简单来说吧,就是一个自称会进入圣王府为侧妃的人,他们先是议论有信心为圣王爷生下一男半女,然后取代人老珠黄的圣王妃,他们甚至都计划好了怎么利用圣世子巩固自己在圣王府的地位。后来她打着圣王爷的旗号威胁无忧把宸卖给她。就这事,当时可把无忧给气坏了,要不是我们拦着,无忧都有可能痛扁他们一顿。”云寞雪看着他们都不敢说,他站出来,他觉得这事应该让他们知道,至少也要让大姐知道,那样大姐也好有个准备不是。

他说完,上官雪妍手中的资料碎成纸屑,上官不是生气有人要进圣王府,而是生气那人竟然打墨儿的注意,想利用墨儿,简直找死。

“你们先回房的,我们都知道了。”轩辕玄霄听他们说完,脸上阴沉,当他轩辕玄霄是什么人,谁都可以攀附的。怪不得墨儿不理自己,可是他真的是冤枉。

轩辕少泉看看父母,然后慢慢的走出屋子。

“妍儿,此事我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你要相信我。”轩辕玄霄在他们离开以后,就立刻和上官雪妍解释。

“我当然知道这事和你没干系,那些人想攀附圣王府我可以理解,但是他们不应该打墨儿的注意。我绝不允许墨儿有一点的伤害,即使来自你和我的都不行。”上官雪妍信他不知道这件事,她也不会盲目的迁怒他,那样只会给他们之间造成误会麻烦。但是那些人,一旦让自己遇到,自己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既然他们有胆量想,就要有胆量承担后果才是。你也先休息一下吧,不要看了。陪我去看一下墨儿,那小子刚刚都给我甩脸子了,你要不和我一起去,我怕他不给我开门。”轩辕玄霄前面一句说的很阴沉,既然敢打他的注意,还要伤害他的妻儿,他要是在无动于衷那就不是顶天立地的男儿。可是一想到儿子那里他又挫败了,都是那些人的错,一定让墨儿误会自己了。

轩辕玄霄觉得他们母子两人就是他这辈子的克星了,两个都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的。他也真要和他们母子动起手来,被打的那个也一定是他自己。就像现在墨儿迁怒自己,自己也不能对他发火,只能去给他慢慢讲道理。

“墨儿,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他也许只是一时没想明白,毕竟这事他以前也没遇到过。你不在府中的时候,那些姨娘也都被我给遣散了,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们都是一家人在一起,要是突然多个人,你让他怎么不乱想。”上官雪妍不得不和他解释,她能明白儿子,他小时候轩辕玄霄不在府中,那些姨娘也没什么可争斗的。而他又是大部分时间在自己的院子里,也接触不到那些姨娘,最后她们又被自己遣散出去了,府中只剩她们母子和侧妃母子,也同样不见面。所以在墨儿心中一定没想过他的父亲会有姨娘和那什么侧妃的想法。

从他们走出上京之后,他们一家人其实在一起很开心,也许在儿子的心中这样才是最好的。现在猛然间听到有人要当轩辕玄霄当侧妃,插进他们一家人之间,他会觉得轩辕玄霄这是要远离他们母子了,也许以后会抛弃他们母子。说起来墨儿不是生气,而是小孩子的心思作怪,他认为他们一家人四口人相处的很好,不明白为什么要多一个人,哪怕他在上京听多了其他府中有姨娘的事,他心中也接受不了。

“我知道,就是觉得墨儿对我这个做父亲的没信心。”轩辕玄霄知道他的墨儿很聪明,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有点小性子是难免的。

轩辕玄霄从见到轩辕云墨的时候就知道,他异于其他孩子的聪慧,所以很多时候他就忽略了其实他的儿子还是个孩子。那些符合孩子的表现,平时都被他给隐藏了起来了,偶尔才会表现出来。

“走,我们去看看。”上官雪妍站起身往外走,她要看看儿子怎么样了,有点担心他。

此时的轩辕云墨正趴在床上看着那睡着的小麒,他一直在摆弄它的尾巴。宸在蹲坐在一边看着他们。

“你不生气了吧?”宸把小麒的尾巴从他手中夺下,它站在他们中间,然后问轩辕云墨。

宸知道他的心情不好,他回来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进了屋子也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可是宸也知道不要看他的气性很大,但是他生气的时间很短。

“早就不生气了,娘亲说生气对身体不好,那是拿别人的错误在惩罚自己,我才没那么傻呢。”轩辕云墨翻身让自己躺下,然后把小麒抱到他的肚子上。

“你今天为什么生气,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不知不觉得惩罚他们,可是你为什么没动手?”宸奇怪的问,以前遇到谁要是敢说那女人什么不好,他一定让他们受点苦不可。

“我想把他们留给父王,他们今天竟然用父王的名头吓唬我,我想让他们知道圣王爷会不会成为他们最大的依仗,还有我想看看父王对于有人自荐枕席有什么反应。以前我就听说过,有些官员会为了年轻貌美的妾室,置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不管不顾。不知道父王会不会,为了一个其她人就不管娘亲和我了。”轩辕云墨的手在轻微的摇晃着小麒的尾巴,嘴里说出他自己的打算。

轩辕云墨想这不能怪他不信任父亲,而是对于娘亲和父亲之间要他选一人的话,他会选择娘亲。但是他希望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他希望他们一家人好好的,自己会做一个听话的儿子,让他们为他的骄傲。

“你就不怕,你爹知道了你的心思,觉得你不信任,你爹会伤心的?”宸看了一眼门的方向,然后又问。

“要是我错了,我会向父亲道歉,到时候就是被父亲责罚我也愿意领受。”轩辕云墨幽幽的说。

宸又伸爪子把小麒的尾巴从他手中夺回来,放好,也不在开口问什么了。它想知道的,他们想知道现在全知道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