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一十一章 随性云墨,有人买宸

他们这些人品酒的人也好,凑热闹的兽也罢,反正就是人人都有参与就是了。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一排酒杯,酒杯底下都压有一张纸,那上面有编号,与他们对应的就是酒的主人家。她端起一杯先是闻一下,然后在唇边沾一点。有轻微的酒香,香味中夹在着其它的东西,很刺鼻,度数挺高。这类酒应该是干苦力的人冬天用来暖身子用的,比较便宜。她放下手中的杯子,又端起另一杯。香味要浓郁一点,但是这家人酿酒的时候以次充好,所以这酒有轻微的霉味,这样就影响了酒的口感。她又换了另一杯,这杯酒香味温和,色泽看着也不错,只不过酿造的时候,手法工序出了一点问题,适合一普通的官家人宴客饮用。她最后端起一杯酒闻过酒香,她喝了一小口。上官雪妍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这应该是自己这一排酒中最好的一种了。香味很浓淡适中,酒色清亮透彻,口感也比前的那些要好多了,也不属于烈性酒适合很多人喝。

上官雪妍知道这里的酒大多都是属于粮食酒,都是那种用粮食酿造的酒,他们最大的区别就是原料的选择,无论多好的秘方,没有好的原料也酿不出好酒。上官雪妍把手中的酒杯单独放一边,其它的那些她依次排好。

上官雪妍这边品完了酒,其它人那边也品完了。

“怎么样,你们都感觉如何?”上官雪妍看着轩辕玄霄问。

“这酒,还有点看头,其它的……。”轩辕玄霄举了举自己手中的那杯酒,其它的在他面前的小桌子上,他做了一个挥扫的动作,意思是那些都是可以排除了。

“我觉得这两种还不错。”落王爷说完拿起两张纸片看看。

“那这样,我们把自己中意的酒下面的纸片拿出来看看。”上官雪妍先是翻开她觉得还不错的那杯酒下面的纸片,五号。

“好,我看看我这是几号。”

“三号。”

“五号。”

上官雪妍让随墨他们收起他们手中的纸片,然后相同的号数放在一起,最后居然是五号占了多数。

“五号?五号是谁家的?”轩辕玄霄看着那结果问。

“卫家的。”随墨翻开酒壶看看,然后回答。

“卫家,应该是进贡酒的那个卫家。不过这酒和贡酒还差一点,要是比赛他们拿出的是贡酒或者是比贡酒好的酒也说不定。怪不的他们敢如此决定,到时候就是他们拿出贡酒比赛也没人说什么,毕竟贡酒出自他们家。再有就连皇家都决的他们家的酒好,比赛的时候还有说敢说他们的酒不好。”落王爷听到随墨的话,然后说。这明明就是一定赢定得比赛,那比赛还有什么意义,难道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场有恃无恐的比赛,一场在那些人或者是所有人意料中的比赛。我们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意料之外的事,什么叫人算不如天算。雯娥,你去我房中把桌子上的那坛酒拿来,随墨换杯子。”上官雪妍又敲击着手下的桌子,看来那些人是真的没安什么好心。

“娘亲您在想什么?”坐在上官雪妍身边的轩辕云墨突然问上官雪妍。

“卫家进贡酒有多少年了,为什么他们今年那么反常?”就凭贡酒的名头,难道还不能满足他们卫家卖酒吗?就这名号也没人敢和他们比,自己没听到过卫家的事,那证明卫家其实行事很地调,可是为什么这次突然张扬了起来。

“卫家的酒作为贡酒,有近百年历史了。我一直听说卫家主只是专心酿酒,不怎么过问其他的事。”说话的是落王爷。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互看一眼,难道是家族内部出了什么问题。还领导了,不然为什么一反常态。不过是不是后天也许就能知道了,后天的卫家一定会有人出现的。

雯娥抱着酒坛走进来,放在桌子上。暗二走上前拍开封口,一股沁人心魄的香气传来,在场的人闻到香气,都在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有四肢百骸都醉了的感觉。

离酒坛最近的暗二觉得他被香气熏得都快抱不住坛子了。暗二努力的稳住自己的心神,然后在眼前的酒杯就里,一一都倒上。

“这才是酒呀,等回了上京,我馋嘴的时候,就让人去你圣王府要酒去。”落王爷和轩辕玄霄这一路上也算是熟悉了,再说轩辕玄霄又是他的晚辈,他这话说的也不算无理。

“王叔想喝大可派人去府中去取就是,我每年都会酿一点,以前玄霄不在墨儿又小,那些酒现在也都堆在府中的酒窖里。也有些年头了,味道都不错。”上官雪妍微笑着说。府中的酒就连自己今天拿出的这都是用粮食酿造的,水也是府中吃的水,不过就是因为酒酿成之后,自己会把他们放在空间里了一段时间。

上官雪妍觉得比赛没必要用灵酒,那样有点胜之不武。灵酒也就只有他们自己人喝的才是,这酒闻着和灵酒的香味差不多,只有常喝灵酒的他们一家和宸才知道有什么不同。灵酒喝完可以提升功力,而这酒不会,这就是最大也是最明显的区别。

“快点给我,就冲这香味,就甩那什么卫家的酒几条街。”云寞雪先端起一杯酒不客气的喝了起来。

他说的意思也是其他人的意思,不过谁也没他这么直接罢了。倒是宸瞥了他一样,好像在看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宸怎么看他也不奇怪,它一直都是喝灵酒的,这些酒它很嫌弃。

“吃点下酒菜喝点好酒,这日子过得很惬意,说起来到是沾你们的光了。等到颜夕出嫁了,我天天就这么过日子。”落王爷感慨的说,他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那唯一的孙女了。

上官雪妍看了那落王爷一眼,颜夕郡主的事那安和没和他说,想来他还不知道,他们虽说知道也不知道怎么说。这是古代还是比较保守的,先不说那天的事是不是真的,里面是不是颜夕郡主。但是传扬出去的就是颜夕郡主,她的名声现在在上京不是很好。上京的那些官家,很少愿意娶一个名声不好的当家妻子。即使愿意娶那也是有目的的,未必会对那颜夕郡主好。那颜夕郡主现在正是谈婚论嫁的年纪,要是遇不到良人,她的一生差不多也毁了。

上官雪妍想着等落王爷知道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伤心呢,其实颜夕郡主的事还真和他有点关系。因为那人就是易容成他的样子让颜夕做的事。这也是上官雪妍他们看到安和留下的书册,才知道颜夕郡主为什么会帮助凌家做事的原因。最疼她的爷爷的命令她怎么能不听,即使知道后果也去做了。可是她哪会想到那都是假的,上官雪妍当时觉得安和真是疯了。那颜夕郡主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即使他再恨她的父亲可是那颜夕毕竟是无辜的。

仇恨真的很可怕,被仇恨吞噬的人更可怕。那时候的他们已经分不清对错了,一心只想着报仇。

轩辕玄霄也听到过那事,而且还知道了原因,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和落王爷说,只能给他倒酒,陪着他一起喝点酒。

由于落王爷突然的感慨他们那些知道那件事的人,心中多少都有点疙瘩。上官雪妍打发其他人离开,反正找他们做的事也完成了。

“娘亲,我想和大哥他们出去看看?”轩辕云墨在屋里和小麒他们玩了一会儿,起身走到上官雪妍的身边征求她的意见。

“去吧,不要回来太晚了,让李掌柜找人给你们带路。随墨和小峰去把少爷们的披风拿来,外面现在虽然没下雪但是天还是挺冷的,出去就要注意保暖。你们还都是孩子,可不能留下什么病根了。”上官雪妍给轩辕云墨整理一下衣服,然后轻声的叮嘱他们,她好像一时忘记了有她在,那两个孩子不要说不生病,就是生了什么病也不会留一点病根的。这是不是就是关心则乱,即使强大如上官雪妍面对孩子也和一个普通的母亲一样。

“知道了娘亲,我们会注意的。”轩辕云墨觉得他不要披风也不会冷,自从小麒在他怀中扎根以后,他抱着它总感觉抱了一个小火炉。轩辕云墨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抱宸的时候却没有这种感觉。

“母亲,儿子记得,谢母亲关怀。”轩辕少泉总是要比轩辕云墨多礼,说的也要客气,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和轩辕云墨区别开来。

“那就好,不要忘记了回来吃晚饭。”上官雪妍拿过随墨手中的披风给轩辕云墨披上系上带子,然后又给轩辕少泉也披好。还不忘叮嘱他们,她知道他们出去一定又是在外面吃很多小吃,可是现在刚过了午饭的时候,他们在外面吃一下午,晚饭一定吃不了多少。

“嗯,娘亲,墨儿记得。”轩辕云墨点着自己的头说。

“去吧,随墨你们照顾好少爷们,六弟、七弟他们就麻烦你们了。”上官雪妍看着那一直站在后面的两人,和他们客气的说。

“大姐,我们知道了,我们一定保护好他们的。”云寞雪拍着自己的胸口说。

“走吧!”上官雪妍对着云斐雪笑了一下,她还是觉得不话不多的六弟要靠谱多了。

云斐雪对着上官雪妍点一下头,意在说他会看好他们的。

上官雪妍送走他们,也没打扰那喝酒的叔侄两人,她回了自己的卧室。

上官雪妍翻看着手里的资料,都是关于西流府的人和事的。

轩辕云墨他们敢走到大堂就看见那个早先接待他们的店小二,轩辕云墨觉得这店小二人还不错。

“小哥哥,云墨想出去玩,可是第一次来又不认路,你可以陪着我们一起去吗?”轩辕云墨的声音在那个忙碌的店小二的身后响起,吓得那店小二差点把手中正在收拾的餐具给扔了。

“小哥哥,云墨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轩辕云墨赶紧道歉,娘亲说他们是出力换取自己的生活,不比谁低贱,也是需要被尊重的。

由于上官雪妍的思想和那些传统的古人思想不一样,所以教育也不太一样。轩辕云墨在府中之所以能得到下人的喜欢,一是他长得可爱,二就是他从不会随意打骂践踏他们。像从小看着他长的雯绣和暗二他们,他都能叫他们叔叔和姐姐。

“不是小少爷,是小人的错,和您没关系。您刚才说什么来着?”那点小二就是因为听到轩辕云墨刚才的话才会出错,他那是激动的。

“我们第一次来这里,想出去玩又不认路。所以想请小哥哥给我们带路,小哥哥你愿不愿意?”轩辕云墨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愿意、愿意,可是掌柜的那……?”那店小二虽然愿意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伙计,要看掌柜放不放人。

“去吧,你照顾好少主就行了。你先去把衣服换了,快一点,不要让少主等急了。”轩辕云墨怀没来得及说什么,他们身后就传来李寒的声音。

“好嘞,掌柜的。”那店小二得到掌柜的允许,直接跑着离开了。

“谢谢,李掌柜的。”

“少主客气了,叫我李寒就行了。少主出去小心一点,这里来了很多人打探消息。”李寒弯腰低声和轩辕云墨他们说。

“我知道了李掌柜的,那些人你看着处理就是,就不要惊动娘亲了。现在还不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都是一些跳梁小丑罢了。”轩辕云墨知道他们今天大张旗鼓的进城,恐怕也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可是那有什么,父王和母妃是谁相见就可以见的吗?

“好的。”李寒看着突然很有威严的少主,心中很开心。他虽然在华夏宗不是核心的人物,但是他手下也管着一些人,尤其是西流府华夏宗的人都归他管。他知道其实组织里有很多人都是自愿加入的,有些人是走投无路的,有些人是受了恩惠的,他就是后者。但是不论是什么原因他们都知道他们有个很厉害又很神秘的的宗主,现在他看着如此霸气威严的少主,那宗主想来不会差了。他也希望是有个有能力的人来领导他们,给他们正常的生活。

“那我们走吧。”轩辕云墨看着已经换好衣服出来的店小二先走出了客栈。

轩辕云墨他们出去,那店小二也跟着出去,不过被李寒拉住了。

“掌柜,你……。”他以为掌柜的反悔了,有些紧张的看着李寒。

“好你个不知好歹的的小杯子,你想什么呢?拿着这些,少主从小身边一定奴仆成群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上街带银子的习惯。你拿着,少主买什么你付账就行了。”李寒从自己怀中拿出几张银票并且解下自己的钱袋装进去然后给他。

李寒也把轩辕云墨想成了那些什么都需要人伺候的皇家子弟了

“还是掌柜的想的周到,小的先走了。”小杯子接过那钱袋在自己怀中藏好,然后追了出去。

轩辕云墨他们一行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他们停留最多的就是卖小吃的地方。街角的馄饨摊、街中间卖包子的、就连走街串巷的,卖那种杂糖的他们都会叫住买一点尝尝。

小杯子嘴里含着糖,看着前面那正在一个小摊前看那些小玩意的几个人。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位小少爷是如此的一个人,看着和他们也些贫家子没什么区别,都是什么好奇,也不嫌那些街边的吃食不干净,反而吃的很开心。看着那卖馄饨的老夫妻年纪大了,他还多给人家银子让他们赶快回家,原因就是怕他们冻病了。难道现在有钱人家的少爷都这样,还是只是就这一位少爷是这样恰,巧让他遇到了。

“我要买这几块,回去送铭哥哥和白哥哥他们。大哥你们要不要,这个虽然便宜,但是我们这么远的带回他,他们应该不介意吧?摊主你能不能便宜一点,我们每人一块,就差不多给你包圆了。”轩辕云墨他们正站在一个小摊子前,那摊子都是一些木质的东西,他看上的是摊上摆放的一些整齐的小木块好像可以在上面刻字,一看就是经过打磨过的。轩辕看不出是什么木料倒是闻着到挺香的,而且这香味好像有点熟悉,像是淡淡的檀香的味道。

“这位少爷,你们要是真要完,我可以便宜点卖你们,便宜十文怎么样?”那摊主看着轩辕云墨,伸出双手说。

“十五文,摊主要是愿意我们都要了。你这个除了我们想来也没人要,谁会买你几块木头?”轩辕云墨拿着一块在鼻尖嗅嗅,越来越觉得这味道熟悉,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先全我买了,一会回去分。

“好吧,那我就卖给你了,一共是一两银子。”那摊主看看那些木块最后决定。

“好,随墨装起来,付账。”轩辕云墨利索的安排随墨,他转身离开。

小杯子看着轩辕云墨越来越疑惑了,他竟然为了五文钱和那摊主讲价,他刚才给那老夫妻的怎么说也有十两银子吧。

“走吧,少爷谁也看不透他在想什么,我也算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少爷是个好人善良的人。”随墨收拾完那已经属于轩辕云墨的木块,就看见小杯子在看着轩辕云墨发呆,于是说了一句,并且拉着他离开。

轩辕云墨他们又在继续游逛,突然一股香气袭来。

“酒味,但是又不是酒?好像里面还有掺杂其他的味道。”云寞雪先开口。没平时喝的酒味浓,他起先以为那是他们身上出现了,比较他们出来之前都喝过酒了。

他们现在正站在一个店门前,像是卖吃食的样子。不过店门不大看着挺干净的,那味道就是从哪里传来的。

“米酒糖水蛋,大哥这是米酒糖水蛋的味道,没想到这里会有,我们去尝一下,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吃到了。”就在其他人在猜测是什么吃食的时候,轩辕云墨抬脚走上了台阶。

其他人虽说不知道他说的时候,但是能让他念念不忘的味道,那东西想来很好吃才对。

轩辕少泉他们知道轩辕云墨吃东西虽然不怎么挑剔,可是也不是什么吃的都能让他满意。

“这个米酒糖水蛋是什么东西,煮鸡蛋吗?哪有什么好吃的?”云寞雪他们拉住走在后面的随墨。

“云舅爷,您一会儿自己尝尝就是,就是不知道这里的味道怎么样,有没有夫人做的好吃?”随墨神秘一笑,抬脚前行。

“小少爷你们吃点什么,我们店里最出名的就是酒糟糖水蛋,吃一碗即可暖身也可以饱腹,几位小爷要不要先来一碗。”轩辕云墨他们刚踏进店,就有小二迎上前,还没等轩辕云墨问,他就先介绍了起来。

“酒糟糖水蛋,虽然名字不太一样,想来也差不多,就它了。给我们几人一人一碗,嗯……不对,要多加两碗,那就来十碗算了。”轩辕云墨看看他们一行人,七人两兽,少了不够吃的,而且那小麒又是个能吃的。

“啊,怎么多,好嘞,你们稍等便是。”那小二像是吃惊,反应过来往后厨跑。

“喂,小二呀,你难不成让我们站在这吃呀,有没有厢房?”随墨叫住那店小二问,他们店就这样待客他们还都站着呢,他却跑了。

“不好意思、不还意思。几位爷,我们这就是个小店,没什么厢房……,你们看想坐在哪里?”店小二点头哈腰的说,他一忙就给忘记了。又听他们要厢房,他们这店里哪会有。

“我们去坐那里吧,小二你们店还有什么可以吃的,一并上来吧,不过那酒糟糖水蛋可要快一点。”轩辕云墨在店里看了一圈,然后指着一个算是比较偏僻的角落说。那里刚好有两张桌子,他们坐最合适,主要有宸和小麒要和他们一起吃,还是不要太显眼了吧。

“几位稍等,一会儿就来了。”那小二把轩辕云墨他们领到那两张桌子上,用肩上的白巾擦一下桌子然后离开。

轩辕云墨先把小麒放在桌子上,然后解开自己的披风坐下,店里有炭盆还穿披风会热的,其他人也在桌子边坐下。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还有云家两兄弟坐在一起,随墨和小峰拉着那站在一边的小杯子坐在另一边。

“你们少爷可真会找,这林记的酒糟糖水蛋是整个西流最有名的,虽然店不大,可是生意不错。说是祖传的手艺,也有其他家再卖,不过没他们的好吃。西流府的很多有钱人家的小姐,少爷都会来吃。还有些过路的商人也会吃上一碗再走。还有人说到了这西流府,不喝卫家的酒、不吃林记的酒糟糖水蛋那就是白来这里了。”小杯子坐下,就开始和他们介绍酒糟糖水蛋,他越说越高兴,这也算是西流人的骄傲。

“真的假的,不管怎么有名,不还是煮鸡蛋没错吧?”云寞雪从小麒眼前拿了一块点心塞在嘴里,换来小麒对他的龇牙咧嘴。

“小麒不生气呀,一会儿那酒糟糖水蛋你要是觉得好吃,就多吃一碗。”轩辕云墨摸了摸小麒安抚它。

轩辕云墨看着那吃的开心的云寞雪,他倒是有本事,一句话一伸手,就得罪了人和兽。那酒糟糖水蛋是煮鸡蛋不错,但是你不要说的这么直接好不好,很伤人的。

就在他们等着那酒糟糖水蛋上来的时候,门口走进来几个人。那是几个男女,看衣着应该是当地的富家小姐少爷。他们进来之后就在店中间的桌子上坐了下来。

“卫少爷,卫小姐,你们来了,坐坐,还是老样子是不是?”一个小二站在他们桌子边问。

“知道,你还问什么,那还不快点。”他们中的一位少爷开口恶狠狠的说。

“好好,小的这就去。”那小二麻利的跑走了,好像就怕晚了挨打一样。

轩辕云墨他们听到那是卫家的人,所以他们都好奇的看了一眼。也只是一眼,毕竟是不是卫家的人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可是轩辕云墨他们很快就不这么想了。

“薇儿,我听我娘说,这次的品酒大会以后,你家人就会把你送往上京,说是给圣王爷做侧妃,是不是真的?”一个身穿淡黄色衣服的少女问身边那个身穿米白衣衣服的少女。

“希希,你不要乱说,有关人家名节。”那被问的薇儿一脸娇羞的推了身边的少女一把。但是那红红的脸,已经告诉那希希她说的是真的。

“真的吗?圣王爷的侧妃。可是为什么你家人不把你送进宫里当陛下的妃子,那不是比当圣王爷的侧妃好多了。”和他们一起的另一个少女问她。

“爹说,进宫陛下的妃子太多,争斗太厉害。而圣王爷府中就一个王妃,我进去只要得到圣王爷的宠爱,生下一儿半女的,那圣王妃想来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圣王爷又是西越第一王爷,有了他的疼爱和皇妃也没区别,甚至更好。”那薇儿搅着手帕,开口和他们解释。

“这样也对,凭你的样貌,一定可以得到圣王爷的宠爱。而那圣王妃怎么说也差不多三十了,都是人老珠黄了,圣王爷也许早就厌烦了。”那个被叫希希的少女又开口说。

“卫兄,令尊决定了,你要知道那圣王府听说圣王妃管理的很好,薇儿进去可不一定好过,就是你们给她准备再多的人,也不一定能帮上她。还有那圣世子,可是对继母圣王妃视如亲母,他现在也有十岁了,可以为母亲出头了。”一个少年突然和坐在薇儿身边的人说,他觉得他们的方法很冒险。

“十岁怎么了,只要利用得当,他未必不可以帮助薇儿在圣王府里站稳脚。”那卫家少爷邪笑着说。

他们也许是仗着自己的地位习惯了肆无忌惮,所以就是在这种场合里也说的毫不避讳。他们以为他们的话不会往外传,在场的人也没人敢往外传。

轩辕云墨攥长拳的手,放在桌子上,肩膀被云斐雪按着,云斐雪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那些人说的话他们都听到了。可是现在他们要是冲上去就暴露了身份,那后天的事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变化。

“二弟,你想收拾他们不急在一时,她妄想替代母妃,那也要父王愿意才行。这要是让父王知道了,这什么卫家恐怕也没比较存在了。看来卫家的胃口不小,主意都打到我们轩辕氏的身上了。”轩辕少泉也低声在他耳边说,他虽然也生气可是毕竟没二弟那么气愤还有点理智存在,二弟那是母妃从小看着长大的。即使是继母的时候也一直对二弟很好,更何况母妃现在又是二弟的亲母。二弟现在就是对他们出手,他也觉得是应该的。但是他们后天还有事要做,要不然就是自己也不会让他们平安走出这家店。母妃对在就的好,他都记得。

轩辕云墨知道云舅舅和大哥说的对的,不能冲动,那些人既然对着皇家动了心思,看来图谋的不简单。还有那个丑人居然还想取代娘亲,在外人看来圣王府做主的应该是父王才对,可是也只有他们才知道只要娘亲决定的事,父王就不会反对。他知道在爹爹的心中娘亲才是最重要的,比他这个唯一的儿子还要重要。要不然父亲当年也不会撇下幼小的自己一走八年就是为了找寻离开的娘亲。

“我们走。”轩辕云墨觉得自己看着他们也吃不小东西了,他也怕再听下去,他会忍不住毒打他们一顿。

轩辕云墨离开,他们也都随之离开,随墨还摸了一定银子放在桌子上,也算是付了他们的饭钱。

轩辕云墨拿着自己的披风抱着小麒起身往外走,不过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深深的看着他们一眼。

其他人看着轩辕云墨那阴沉的样子真怕他动起来,轩辕少泉快走一步和他并肩,希望在他出手之前可以阻拦他。可是让他们奇怪的轩辕云墨就只是看了那些人一眼,抖着披风就往外走,根本就没打算搭理他们。轩辕少泉他们看着他这样也都放心了,只有随墨在想少爷不会是暗中下手了吧,少爷以前就做过这事。

“小弟弟,等一下。”当轩辕云墨一脚已经踏出门槛的时候,意外的身后突然有人叫住他们。

轩辕云墨听出那声音是那个卫家小姐的声音,轩辕云墨停住脚,想知道她叫住自己做什么。

轩辕云墨转身看着那站起身的人,轩辕少泉他们也都停下看着他们。

“何事?”轩辕云墨淡淡的开口,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语气也比较冷淡。

“你肩上的小兽很可爱,姐姐很喜欢,不知道你能不能把它卖给姐姐,都少钱都行。”那卫薇儿转过凳子走到轩辕云墨面前,伸手就要去摸宸。

可是却扑了空,宸出现在轩辕云墨的另一个肩膀上,看也没看她一眼。

“不卖,你看小爷像是缺钱的人吗?”轩辕云墨反手摸着宸,嘴角挂着奇怪的笑,只要识货的人就知道他不是没钱的人。

卫薇儿听到轩辕云墨的话,脸上不怎么好看,不过还是打量了一下轩辕云墨。这一看她就很吃惊,他束发用的发冠中间有一颗很大的珍珠。身上纯白的毛皮披风不含一点其它颜色的毛。身子因为是裹在披风里面,看不见他身上穿或者佩戴的是什么,只能看出是紫色,衣摆在门外积雪的映衬下,紫色里还有黄色闪过,那种布料她不曾见多,应该很好才对。他的脚从衣摆下面伸出来,那脚上的靴子却是金线锁边。这样一身装扮的人,应该是真得不缺钱吧。

“小弟弟,姐姐实在很喜欢,你能不能卖姐姐一只,你不是还有一只吗?”卫薇儿看着那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轩辕云墨怀中出现的小麒说。这只红的好像更漂亮,可是她话已经出去了,那就要那只白的吧。

“不卖,大哥我们走。”轩辕云墨不想和她继续纠缠,于是打算离开。

“不能走,大哥?”卫薇儿再次出拦着轩辕云墨,还对着身后的人叫了一声,寻求帮助。

卫少爷起身走到妹妹面前看着轩辕云墨,他觉轩辕云墨很不识相,既然妹妹喜欢就应该给妹妹才是。

“价格随便开,谁也不会嫌钱多是不是?”卫少爷一副我很有钱的样子,看着轩辕云墨。

“你真想买,既然那样,好吧……我买。不过我现在看着他比较顺眼,随墨平时跑腿太累了,你不如把他卖给我,价格你随便开,要不然我们交换一下也行,这样也许我们能得到我们满意的,怎么样?”轩辕云墨听到卫少爷的话一笑,转身对着卫薇儿说,但是他的手指的是卫少爷,他要买的是卫少爷。

轩辕云墨的话落,他们这边的人都突然笑了起来,也就是轩辕云墨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当着人家的面,买人家,要买的不是一个有奴籍的奴才,而是有名望家族的少爷。

“少爷,你对小的太好了。”随墨突然开口,只不过他这一开口等于是火上浇油。

“那当然了,你和宸都是陪着我一起长大的兄弟,我怎么舍得你们受委屈。”轩辕云墨煽情的说了一句,不过也是说的真心话。

轩辕云墨他们这边知道轩辕云墨那是连刚才气憋着一起出了,既然现在不能痛扁他们一顿,那出口气可以吧!更何况那是他们送上门的。可是对方那边先是吃惊轩辕云墨的意外之言,接着就是生气,尤其是卫少爷,他从没受过如此的侮辱,他现在是火冒三丈的。

“你说什么,要买完?你知不知道本少爷是谁,你竟然如此侮辱我?”那卫少爷气的上前抓住轩辕云墨的衣领生气的问。

“需要知道吗。卫小姐开价就行了,你要是不愿意,我可要走了。”轩辕云墨先是比在意的看着那抓着自己的手,然后就那样继续问卫薇儿。

“想走,你以为你得罪了本少爷你走的了吗?”那卫少爷笑着看着轩辕云墨,那是一种嘲笑。

“怎么,这西流府难不长是你卫家做主不成。”轩辕云墨伸手在卫少爷的手腕碰一下,衣领就从他的手中脱出。

轩辕云墨的问话比他问的还要讽刺,脸上的表情比他的还要不屑一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