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一十章 品酒大会之前,少泉之言

上官雪妍他们的马车在中华楼的门口停下,上官雪妍他们也鱼贯从马车里出来。他们一行人本就因为马车多而引起路人的侧目,等他们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驻足看了,都想看看是什么样的才有这么大的阵仗。这西流府虽说是个繁华的州府,来往的商队也不少,但是很少能看见这种一队都是那种用双匹马拉车的马车队。

上官雪妍他们也不管那些人的侧目,径直往店里走去。不过就是那些人想看也看不到他们的样子,天冷,上官雪妍他们都是穿着带帽的披风,把各自裹得有点严实。再加上有人簇拥着他们,那些人当然看不到他们的样子。

“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店?”年轻的点小二肩上搭着毛巾,迎着他们上前。

上官雪妍她只是站在那里在店里打量一下,这里装修的风格和上京还有禹城的都一样。其实应该说整着中华楼的装修风格都是一样的,不管面积大小都一样。她看着里面的客人满意的点点头,不是饭点都有这么多人,这里的生意看来不错。还有眼前的小二让人看着也挺满意的,不倨傲,不献媚。

“小哥哥你把这个拿给你们掌柜的,他知道怎么做。”轩辕云墨走近那个店小二,解下自己腰间的一块玉佩递给他,让他给掌柜的看一下。他后来才知道自己这块莲花型的玉佩,那就是代表了他在华夏宗的身份,当然在中华楼一样能用。

“这……那客人你们稍等一下。”那小二迟疑了一下,才微笑着说,然后拿着那玉佩离开。

其实上官雪妍他们进来站在柜台后的掌柜已经看到他们了,正在好奇的看着他们的时候,就看见店小二接过他们的什么东西往自己这里走来。

“掌柜的,这是那位小少爷让给你的,说是你看着就知道怎么做了。”那店小二递上手中的玉佩,并且传达轩辕云墨的话。

“东家到了,你去后厨端点好的茶点送往后院。”那掌柜的端详了一下玉佩,然后立刻从柜台走了出来,并且吩咐小二去准备茶点。

“东家、后院,……哦,我这就去。”那店小二听见掌柜的话,先是喃喃自语,然后想起掌柜的吩咐转身跑向后厨。它以前总是听见店里其他人说起东家可是却从没见过,他们都知道东家很神秘,没想到他竟然看到东家,可惜没看清,也不知道哪一位是的。

这店小二自己忽视了给他玉佩的轩辕云墨,他不会认为那小少爷就是东家。

“主子,请给我来。少主您的玉佩。”那掌柜的走到上官雪妍他们面前对着上官雪妍抱拳行礼,把手中的玉佩还给轩辕云墨。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简单迅速。

上官雪妍抬脚走向一楼的楼梯拐角处,她知道那里有通往后院的门,轩辕玄霄他们当然也跟在后面。

“主子这里一直都有人打扫,您看还缺什么,属下让人去准备。”那掌柜的到了后院推开正中间的一间房门让上官雪妍进去,然后他站在门口问。

“很好,不用了,你先去忙吧,我有事自会找你。”上官雪妍打量着一下这里,每次住进中华楼的后院她都好像回到了上京的圣王妃,因为她在中华楼的客房和哪里的一样,简直原封不动到照搬。

上官雪妍很感动,她知道这是一点青龙他们故意的,就是希望她可以住的舒适一点。

“墨儿,你们也先回房整理一下吧,王叔这里很多房间,你先歇一下然后找一间看着舒适的房间住下吧。在这里您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需要你直接和那些人说就是了。六弟、七弟你们也去找一间住下吧。”上官雪妍先是和坐在椅子上的落王爷说,然后又看着那正在屋里到处打量的的云寞雪和他们说。

“我知道了,我先去看房间去了,一会儿再歇息。要不然那些好的房间都被他们挑完了,我可不想被落他们后面了。”落王说完笑着起身离开,不过走之前看了上官雪妍一眼。玄霄侄儿的这个王妃好像很不简单,出身神秘医术高明还是中华楼的主人,就是不知道玄霄侄儿可知道她的身份。毕竟玄霄侄儿的身份特殊,他不能不多疑。

“妍儿,你先休息一下,我去送一下王叔。”轩辕玄霄看到了落王爷那怀疑的眼神,于是跟着出去。

“那好,我等会儿让他们送热水进去。”上官雪妍也看到了那落王爷的神情了。她不怕他怀疑她,要不然也不会带着他们来这里,再说她也没做什么亏心的事,她坦荡的很。

上官雪妍坐在桌子边看着雯娥铺床,那些小事一般都不用她吩咐就有人打理。

“进来。”上官雪妍听见有人敲门,于是开口。

那原本离开的掌柜的又开门进来,不过是端着托盘进来的。

“夫人,奴婢去看看两位少爷那里需不需要帮忙。”雯娥看着那进来放下东西不曾离开的掌柜,知道他和王妃有话要说,于是就很自觉的离开了。

“恩,去吧。”上官雪妍喝了一口刚端进来的热茶,是自己喜欢的茶,青龙做事是越来越仔细了。

“说吧,有什么事?”上官雪妍淡然的开口,好像一点也不好奇他找自己的原因。

“是这样的,这里后天有一个品酒大会,说是品酒大会,不过也就是把酒分个三六九等罢了。西流府就是以酿酒为名,当地很多人都会酿酒,很多老家族都有自己的酒坊和独门秘籍。这比赛往年也有,可是今年和往年不同的是本地的几家有名望的家族,突然站出来说今年的比赛要是哪家能赢得头筹,那以后在西流只能卖那家的酒。其他的酒一律不能在西流贩卖,就连那些酒楼客栈都不能卖别的酒。我本来打算想向大护法讨个主意的,没想到宗主您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所以……。”那掌柜的站立在上官雪妍面前,头也不抬的说。

“品酒大会,好像很好玩的样子。我想你家少主应该会喜欢,我知道了。对了,没说不让我们这些外来的酒楼参与比赛吧,只是比酒吗?”

“就是比酒,我们中华楼也已经报名参与了,后天在酒苑举行比赛。”那掌柜的抬头看了上官雪妍一眼,然后又底下头回答她。

“知道了,后天我会让墨儿和你一起去。”上官雪妍不在意的说,她觉得这倒是一个锻炼儿子的机会,她可不会放过。

“知道,那属下告退了。”

“对了,你叫什么,我总不能喊你喂吧?”上官雪妍叫住转身要离开的人。

“属下李寒,是属于三堂的人。”那人回转身,又恭敬着说。

“李寒,知道了。”

李寒走之后上官雪妍敲着桌子,品酒大会谁赢谁就能垄断西流府酒的销售,这是打算一家独大呀。这样一来不就是损害了其他人的利益,尤其是那些小的酒坊利益,他们本就在夹缝中生存赚点养家糊口的钱。要是被那些人怎么一弄,这是把人往死里逼呀。既然遇到了,自己是不是就不该袖手旁观,更何况他们这也损害了中华楼在当地的利益。

轩辕玄霄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上官雪妍在闭着眼敲着桌子在思考着什么,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她背后,给她捏一下肩膀:“遇到什么事了,我能帮你吗?”轩辕玄霄轻声问,他发现只要在她思考事情的时候就会无意思的敲击自己身边能敲击的东西。

“你知道西流什么最出名吗?”上官雪妍闭着眼问他,他的按摩手法虽说不是很好,但是竟然奇迹般的可以消除自己的疲劳和烦躁的心情。

“西流府吗?那就是酒了,宫里的贡酒也出自西流府。”轩辕玄霄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但是也不妨碍他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

“这样看来,西流的酒很好了,比我酿的怎么样?”对于贡酒出现在这里,上官雪妍有点意外。每年府中都会有轩辕玄耀让人送的东西,那贡酒应该也在里面吧。不过她应该从没喝过,现在她有些好奇了,那酒和自己酿的能不能比,她后天又该拿出什么品质的酒去参加比赛。

“西流的酒是很不错,不过那和妍儿你的酒没得比。你那哪里是酒,我想要是真有琼浆玉液也不过如此吧!”轩辕玄霄绕到她前面坐下说。说完还在空中吸了一下鼻子,做了一个回味无穷的表情。

“这里后天有一个品酒大会,只要赢得头筹的人,以后西流对外或者是对内卖的酒都只能是哪一家。中华楼也被迫参与比赛,李掌柜刚才来向我讨个主意。我想后天让墨儿他们去玩一玩,怎么样?”上官雪妍没把这个比赛放在眼里,中华楼有专门卖酒的的地方,也不靠这酒赚钱,但是不妨碍她想教训那些人。

“野心不小呀,是不是还打算以后操纵整个西越酒生意。既然如此,就让墨儿他们去玩玩把。我们也去凑凑热闹,我想既然是比赛那总要有个评判的人吧,圣王妃愿不愿意屈尊和我一起当一回那评判的人。”轩辕玄霄听到还是挺生气的,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上官雪妍能想到的事他也能想的到,甚至想的更远。但是在事情不明朗的时候他不会冲动的找上门去,那是一个呆子会做的事。但是他会去查清楚,这事一定不能形成风气了。

轩辕玄霄想到主意之后,也不生气了,反而把手伸向上官雪妍,手肘抵在桌子上手心向上,有点玩世不恭的说。

“既然圣王爷邀请,小妇人哪敢不去呀,那我们就一起无见识一下这什么品酒大会。”上官雪妍也伸出手放在他的手心里捏腔捏调的说,说完她自己就先噗嗤笑出声。

轩辕玄霄攥住手心里的那只小手,看着她的笑。他突然也笑了,笑的纯粹又温柔。

“娘亲,爹爹你们在里面吗?”就在两人慢慢靠近的时候,突然传来轩辕云墨的敲门声还有问话声。

上官雪妍他们急忙的分开,不过两人的脸上都红了起来。

“墨儿进来吧,我们在。”上官雪妍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热水,掩饰自己的尴尬。

推门进来的轩辕云墨觉得今天娘亲和爹爹很奇怪,可是他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墨儿,屋子收拾好了吗,有没有什么要添置的?少泉你呢,缺什么吗?”上官雪妍看着进来的两个儿子放下自己手里的杯子问。

“娘亲,不缺什么,屋里准备的很全。您不知道我一走进去还以为是在府中呢?”轩辕云墨把自己怀里的小麒放在桌子上,从自己的包里给它那出点心让它吃。

轩辕云墨现在无论走向哪里都带着两只狐狸,一只在怀里,一只在肩上。就连包里零食都比以前多了,那些都是为小麒准备,也不知道它怎么那么能吃。

“母亲,儿子那也不缺什么。”轩辕少泉也站在一边和上官雪妍说。这里的摆设和用品比他在上京卧室里的要好的多,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那就好,我们会在这里停留几天,对了我刚才在和你们父亲说,这里后天有个品酒大会,中华楼也参加了。娘亲想让你们两个后天代表中华楼去参加,你们愿不愿意?”上官雪妍给他们一人到了一杯热水,然后和他们说起自己的打算。

上官雪妍还把正在吃东西的小麒抓在自己手中,揉一下。这小东西真不亏千年没吃过东西,现在它是吃什么都觉得好吃嘴巴就没停过,好在自己做的吃的多少都会含有灵气,它也能慢慢吸收一点。它刚出来的时候,自己真怕它受不了这里空气,没想到它竟然没事。

上官雪妍看着那正在吃东西的小麒,她在想是不是要给它缝制个布袋,它的吃的让它自己背着,墨儿可不是他的小跟班。

“好呀,娘亲我想去看看,大哥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应该很好玩。娘亲,是不是很多人都会参加,那要是赢了有什么奖励?”轩辕云墨明显的很感兴趣,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好像对赛后的奖励很好奇。

“据说要是谁赢得比赛,这西流府以后只能卖哪一家的酒,其他的都不能在西流府卖。”上官雪妍说完看着他们,她想知道他们有什么反应。

“一家独大吗?娘亲那关于这卖谁家的酒,那赢得人是不是有决定权?”轩辕云墨很快就从上官雪妍的话语里明白了什么,可是他没冲动的喊打喊杀的,而是问上官雪妍其他的。他想的要是赢得人有决定权,要是他们赢了是不是就能改变那卖一家酒的决定。

“少泉,你怎么你怎么看?”上官雪妍知道轩辕云墨已经懂了其中的意思,而少泉很多时候都不会发表他的意见,他只是听从轩辕云墨的做事。

他们兄弟关系好,而轩辕少泉不争不抢也是他们夫妻比较愿意看到的。可是既然他们把他当儿子就不会亏待他,也不希望他想错了,觉得他们只是把他当墨儿的辅助人员培养。

“母亲……我……。”轩辕少泉没想到上官雪妍会突然问他,这事一般都是二弟在前面出主意,他尽量保证二弟的安全就行了。他觉得现在已经很好了,也不想去和二弟争夺什么,那些原本就不属于他,他想的很清楚。

“说说吧,为父也想听听你的想法。”轩辕玄霄明白上官雪妍在想什么,于是鼓励的对着轩辕少泉说。

“我……那父亲、母亲儿子就说一点自己的想法。就像二弟说的,有些人的胃口却是有点大了,他想在西流独大。其实从这事,我们可是想那人是不是的胃口不止这些,他会不会想以西流为起点,然后包揽整个西越的酒水买卖,毕竟这酒家家都会喝尤其是些大户人家,待客宴会都少不了。到了冬季,酒水的生意更好,是个比较赚钱的生意,要是我觉得自己有能力的话,这颗摇钱树我一定抓牢了,也会想独吞的。那品酒大会我们是一定要去的,然后才能知道那人有什么底气让他如此做。”轩辕少泉看着父亲那鼓励的眼神,又不想让他失望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快速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上官雪妍看了轩辕玄霄一眼,这孩子真没想到,平时看着不动声色,没想到想事情倒是挺远的,这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他成长的很快。

轩辕玄霄微微一笑,看来他的冥楼有人管理了。墨儿以后那是一定会继承王府和华夏宗的,他们夫妻现在就他一个孩子以后也不打算生了。按理说冥楼也该让他继承才是,但是那样他会很忙的,自己一直也考虑要不要给他。现在也许少泉要是严苛锻炼他,也许是个不错的继承人。

“父亲、母亲儿子……儿子有哪里说错了吗?这……这只是我的一点想法,都是乱……乱说的。”轩辕少泉说完就看着父母都在看着他,父亲脸上有着他不曾见到过的笑容。所以他有点紧张的说,希望他们不要生气。

“说的很好,只是为父没想到你看事情这么长远。我们现在也无法判断那人是不是有这种想法,当是这不妨碍我们多想。毕竟我们身为轩辕家的人,很多事情都要想的全面一点才行,这样我们才能在事情没发生之前阻止,在事情发生之后去很好的挽救。就拿这事来说,要是那人的想法和我们想的一样。一旦让他得逞,受到危害的就是本地依靠酿酒生存而又没有权势的百姓,他们要不然被迫离开故土求生,要不然只能做他们不擅长的事情,要是一些年轻人还有一把力气可用,但是要是上了年纪的人怎么办?这些都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你们想想这只是西流。那要是真的延伸到整个西越,那是不是有很多为父刚说的这种百姓和小商人存在。”轩辕玄霄此时的语气说的缓慢,他现在就是一个教导儿子的父亲,慢慢的让他们明白他们身为轩辕皇室的责任,就是要好好的守护那些百姓。

“爹爹,墨儿懂了,也知道以后要怎么做。你们就放心的把后天的事,交给我们吧,我和大哥一定不会让那人得逞的。”轩辕云墨摸着小麒那红火的皮毛,眼中目光坚毅。

“父亲,我会帮着二弟赢得明天的比赛。”轩辕少泉压下被轩辕玄霄认可的兴奋,也很认真的说。

“那为父和你们母亲明天看着你们得胜了。对了,妍儿他们拿什么酒去比赛?”轩辕玄霄突然想起来,既然是参加品酒大会,那一定要有酒,还要赢。可是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拿什么酒去参加比赛。

“这个我会准备好,晚上先让你们尝一尝。随墨,你去找一下掌柜的,就说是我要这里那些有名望家族的资料,还有各家的酒也都送过来一点。”上官雪妍虽然知道自己的酒可以赢得他们,但是她还是想看看那些其他家的酒,她不打没准备的仗。

“是,小的这就去。”随墨得到命令就快速的离开。

“小峰你去让天、暗二、在找几个常喝酒的侍卫让他们去隔壁的暖阁等候着。”上官雪妍又对着小峰安排到。

“是,夫人。”

“雯娥,你去看看后厨有没有下酒菜简单的就行,也送去暖阁。劳烦王爷去请一下王叔,想来那贡酒现在这里没有,王叔应该曾经喝过。本妃打算今天就先来一个品酒小会,怎么样?”上官雪妍安排好了一切最后才说出自己的目的。

“怎么不行,我们也是先了解一下对手。”轩辕玄霄说完就起身离开,那贡酒他以前也喝过,不过早忘记了。轩辕玄霄觉得自己最喜欢的还是她有条不紊的安排事情的时候,那样子很迷人。

上官雪妍看着那些离开的人,也起身提着桌子上已经吃躺下的小麒离开去暖阁。在轩辕云墨他们没看见的时候,屋里多了一坛酒。

“墨儿,你不要太惯它了,这才几天它好像都重了。”上官雪妍捧着那小麒,和身边的儿子说,它是真重了,好像是吃肥了。

“可是娘亲,它说不吃东西就会难受。”轩辕云墨看着那被娘亲在不断揉搓的小麒,略有点不忍心的说。

“那就少吃的,它吃多了对它没好处。宸,你看着它一点。”上官雪妍想想说,不让小麒吃那一定不现实,那就只能让它少吃一点,这小麒可比墨儿小时候难伺候多了。

“知道了,我会看着它的。”宸看着那小东西,它正在瞪着着自己的眼睛看着它,小麒一定有觉得自己是个坏叔叔了。

上官雪妍他们刚到暖阁,轩辕玄霄就和落王爷进来了,轩辕玄霄也说了今天的事给他听。

“那贡酒我还真喝的不少,说实话那卫家酿的酒味道是真好。不过那是之前,自从喝过玄霄你拿的酒,那贡酒也是只能入口了。这后天的比赛我们这边不出意外应该可以赢,但是就是不知道卫家会不会留有后手?”落王爷在榻上坐下,就开始和他们说。他也知道这事可大可小,就看他们怎么去想了。

“看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轩辕玄霄握着手中的杯子,看着上官雪妍说。

“所以我们要尝遍后天参加比赛人家的酒,要有个大概的感觉。”上官雪妍轻抬头说。

就在这时,随墨和端着托盘的李寒走了进来。

“主子这是你要的资料,西流凡是有酒坊的人家都在这里,还有这些酒就是他们各家酿的,我端来的不是外面卖的?那随墨兄弟手里端的是他们各家放在外面卖的。”李寒恭敬的递上手中的资料,收集当地名门望族的资料,就是他们这些人要做的最基本的。本来没这么全的,这是听说要举行品酒大会,他又去收集的。

“不是外面卖的,你去人家酒坊偷的?”云寞雪走进来就说了这么一句。

“不是,我自有我的渠道得到。”他们虽然有时候做事狠了一些,手段无耻了一点,但是也不至于偷盗吧。

“知道了,这些你拿去和那些兄弟分一分吧,要他们都注意安全。”上官雪妍拿出一个瓷瓶给他,他应该知道那里面是什么,这药都是可以在关键时刻保命的。上官雪妍觉得屋里人大多都知道她的身份,又都是她的人,她做事也没比要遮掩了。

“知道了,谢主子,属下先下去了。”李寒接过瓷瓶攥紧,就像攥紧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

上官雪妍打发李寒离开,让天他们进来,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打算,就是来让他们品酒的,以他们的感觉说选出他们认为不错的酒。上官雪妍让随墨把酒都倒在他们面前的杯子里,让他们坐下慢慢喝。

这边轩辕云墨他们的面前也都有一杯,对于喝酒他们那是家常便饭,虽说每次喝的比较少,但是时间久了他们的酒量也都练出来了。不但轩辕云墨甚至小麒也给倒了一盘子,为什么是一盘子呢?因为小麒它嫌那酒杯太小不愿意用,他们就只能给换还盘子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