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它们只是来帮我抢男人的

冰娆问出的话语极其轻柔,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丝丝无奈,甚至看着沧云皇帝的眸光,就好像对方是个不懂事的熊孩子似的,这样的表情、动作,气得沧云皇帝直接炸了毛。

只听沧云皇帝涨红着一张老脸、扯着嗓子吼着:“冰娆,是你自找的!机会朕已经给你了,是你不知道珍惜!”

“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无话可说!”冰娆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道。

沧云皇帝一听得意了,并暗自腹腓,冰娆也有害怕的时候了吧?可惜,晚了!

接着,就听他大声吩咐侍卫,“来人,把冰娆给我抓起来!”

“谁敢?”沧陌染闻言声音一凝,正想动手的侍卫便犹豫了。

主要是吧,十七皇子周身寒气太大,不少侍卫已经感觉被冻伤了,因而在他们想听从沧云皇帝命令抓人的时候,就思考了那么一下下。

沧云皇帝则以为自己属下被沧陌染吓到了,并连忙道:“抓人!不要管十七皇子!”

“是!”侍卫们应着头皮硬下,脸上表情却一直很纠结,你们父子斗法,他们这些小喽罗却遭殃啊!

侍卫们心知肚明,如果他们今天真抓了冰娆,殿下肯定会恨上他们!

事实上,沧陌染可没那么多的空闲时间恨上他们,因为他已经吩咐幽冥神火登场了!

有了主人应允,幽冥神火迫不急待就飘了出来,并立于冰娆身前。

看着冰娆身前突然出现了一簇黑色火焰,侍卫们都有些愣住了。

这是什么?

黑色的,温度还十分的炙热。

这时,侍卫们又听那簇火焰居然还开口问道:“主人,先烧谁啊?”

我去!还会说话?

侍卫们眼睛瞪得溜圆,仿佛见鬼般看着那簇小小的黑色火苗。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为何给人的感觉如此不安呢?

特别是它问出的话,更给人一种相当暴戾嗜血的感觉,还先烧谁?要不要这么狠啊?

侍卫们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大步,不要烧他们啊!

沧陌染给了侍卫们一个轻蔑的眸光,然后指着不远处的赫连月五女道:“把她们几个先烧了吧!”

听听,把她们几个先烧了吧?

这话说得轻飘飘,就好像要烧掉的是一堆垃圾似的!

而作为要被烧掉的女主角,赫连月等人则脸色大变,眸底迅速燃烧起愤怒火焰,并尖锐着声音吼道:“凭什么?殿下,你怎么可以如此对待我们?”

“哼!这是你们宵想不该想的所要付出的代价!”沧陌染冷声道。

“我们、我们只是爱你,这有什么错?”沐天音也不敢置信道,她做梦也没想到,沧陌染居然如此冷血,他们可是表兄妹啊?对方怎么可以想要烧死她们?

“哼!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爱我的!”沧陌染声音更无情了。

赫连月等人闻言心中怒火更盛,并不约而同的瞪向冰娆,那眸光仿佛要吃人似的,眼底闪烁着愤怒又疯狂的火焰。

这一刻,五人恨冰娆恨得要死!能不恨吗?正是因为冰娆,所以沧陌染居然要烧死她们!心爱的人,为了另一个女人要烧死自己,这样的事实对任何一个骄傲的女子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而做为沧陌染倾心相护的女子,冰娆自然拉住了所有女人的仇恨,并且,赫连月五人在瞬间便自主的结为了同盟,只为对付冰娆。

可惜,沧陌染根本不给她们任何机会,直接吩咐幽冥神火去执行任务。

幽冥神火这些天心里一直憋屈着,满腔愤怒都无处发泄,因而主人的命令一下,它就屁颠屁颠的奔着赫连月五人去了。

飘到赫连月等人面前后,它也没急着动手,而是在思考,怎么个烧法呢?

不过,赫连月几人看到飘到眼前的黑焰火焰却有些心惊胆战,因为她们根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这东西是否真能烧死自己?可沧陌染身为皇子,总不会睁眼说瞎话吧?

再者,她们也能感受到眼前黑色火焰的温度,那真是热死人了!

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赫连月等人虽小脸煞白,但她们却仍然将满腔怒火投注在了冰娆身上。

都是这该死的女人!若不是她突然出现,殿下早就是她们的人了!可现在,一切都被毁了!

五人中,要说最恨冰娆的,当属冰玲。

没办法,两人同出自冰家,而沧陌染从小就护着冰娆,因而冰玲对冰娆的嫉妒可想而知有多么强烈。

身为冰家最受宠的女子,冰玲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冰娆究竟何德何能,居然能够得到沧陌染如此倾心相待?

那不就是一个废物吗?除了脸蛋长得漂亮点,冰娆在冰玲心中根本一无是处,可就是一无是处的冰娆,却入了沧陌染这优秀皇子的眼,这让哪个心高气傲的天之娇女能受得了?

想着这些,又面对不知名火焰的威胁,冰玲有些疯魔了,并不管不顾的朝冰娆冲了过去,“冰娆,我要杀了你!”

冰玲眸色腥红,眼底满是疯狂的杀意,可惜,她根本没到冰娆近前,就被一只突然现身的巨大松鼠一脚踢飞了!

松鼠高傲的甩着自己毛绒绒的大尾巴,冷然道:“不自量力的人类,真是找死啊!”

被踢飞的冰玲,完全被踢蒙了,并砰的一声撞到了墙上,然后又众墙上滑到地上。

狼狈的爬起来,冰玲脸上满是不忿,并愤怒道:“为什么?为什么?冰娆究竟有什么好?你怎么可以如此对我?”

疯狂嘶吼的冰玲,根本没等来沧陌染的回应,就顿感眼前一黑,不知何时,四只高大的兽兽出现并将她围了起来。

“为什么?嗯?”脾气不太好的血狐,似笑非笑的看着冰玲,抬爪就是一拳!

这几只兽兽,自然是沧陌染的兽,随同主人一起中毒后,心里早就憋着一口气呢!现在解了毒,又有了发泄机会,它们怎么可能放过?

因而,强出头的冰玲,就成了它们杀鸡儆猴的那一个!

当然,鸡它们要杀,猴也是要杀滴!

血狐先行出手后,蓝雕、大松鼠及那只小黑狗都不甘寂寞的接连出手,数秒钟之后,冰玲漂亮的脸蛋完全肿胀了起来。

可这还不够,揍完冰玲,它们又将冰玲丢给了幽冥神火,自己则盯上了赫连月四人。

“正好还有四个,咱们一人一个?”血狐征求着另外三兽意见。

三兽点头,并各找了一个目标。

血狐找上的是赫连月。

如红宝石般美丽的眸子在赫连月身上打了几个转之后,这只血狐才一脸嫌弃的对赫连月道:“长得可真丑!身材也令人不敢直视,就你这货色还敢打我家主人主意?依血擎看,你连给我家主人刷马桶的资格都不够!”

听着某狐嫌弃的话语,赫连月美丽的脸蛋一阵红,一阵白,最后转青。

该死的,堂堂赫连家族的大小姐,居然让只兽给嫌弃了?

可这根本不算完,赫连月接着又听血擎继续道:“你还一身红衣?真是难看死了!瞧瞧本狐这身鲜红漂亮的毛皮,你比得了吗?你自惭形秽不?识相的,就快点把这身衣服脱掉,红色,你没资格穿!”

“你!”赫连月被惹怒了,让沧陌染欺负也就罢了,难道她还要被只兽给欺负吗?

“你的皮毛确实挺漂亮,给我剥了做衣服刚刚好!”强忍怒火,赫连月不怕死的挑衅道。

“你要剥了我的皮做衣服?”血擎眨眨眼,不敢置信道。

虽然打它毛皮主意的人类很多,但这还是头一次有女人敢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呢?之前有背着它说这话的人类,坟头上的草都已经半人高了!所以,血擎感觉很新奇。

但下一秒,画风突变,一直给人高大上感觉的血擎,突然撒腿跑到沧陌染身边,并一把抱住沧陌染的腰身,小脸怕怕的哆嗦道:“主人,有人威胁我!呜呜…主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沧陌染黑线,这明明很严肃的时刻,血擎突然发什么羊颠疯?

幽怨的眸光转到冰娆身上,沧陌染表示,血擎之所以越来越欢脱,都是跟媳妇的兽学滴!

唉!学好难,学坏可容易着呐!

冰娆表示自己很委屈,明明你家这兽就是个逗比好不?只不过,之前跟着个严肃的主人,生活得太压抑罢了!

面对冰娆和沧陌染的眉目传情,以及血擎突如其来的转换风格,在场的人都有些风中凌乱,话说,就算是来砸场子的,也请你们认真些好不?

明明赫连月都气成啥样了,你们还在打情骂俏的拉仇恨,这样好吗?这样刺激别人好吗?

对沧陌染和冰娆来说,没什么好不好的,端看他们想不想。

但对赫连月来说,却不好,非常不好!

赫连月被红果果的无视着,心里气得早就吐血了!

尼玛!先是人无视,后来兽无视,难道她长了一张被无视的脸?

正想发火,血擎又跑了回来,并一拳打上赫连月漂亮的脸蛋,嘴里还道:“谁允许你用如此恶毒的眼神看着我的?找死!”

赫连月没有想眼前这只血狐突然折回来揍她,一时间被彻底打蒙了。

与此同时,冰玲等人的尖叫也接连不断的响起。

沐天音等人是被揍得不要不要的,而冰玲的尖叫声中却布满了惊恐!

“啊!腿!我的腿!”冰玲瞪得眼睛都快要凸出眼眶了,她的腿,她的腿不见了一条啊!

那黑色火焰在自己腿周围转了一圈之后,她的腿就不见了!而突如其来的剧痛也使得冰玲小脸煞白,疼得她差点昏厥过去!

众人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全都吓得无法言语。

这、这是怎么回事?

“啊!啊!”冰玲又响起两声惨叫,众人一瞧,得,另外一条腿也不见了,还少了只胳膊!

惊恐、震撼、无助等种种情绪,在见到冰玲肢体无缘无故消失之后,便萦绕在众人心头久久不散。

他们太害怕了,这胳膊腿儿都哪去了啊?难道真被那簇小火苗给烧毁了?可这可能吗?

那火苗才那么小一点点?

“我的天!难道是神火?”突然,一道听不出来是惊恐还是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不约而同转头,看到说的话正是沧云皇都器师公会的会长!

那名会长,脸上又喜又怕,并定定的盯着那簇火焰,心情真是百味杂陈。

身为对火焰掌控十分精通的器师,他自然看得出那火焰的不凡,但那不凡火焰身上又带着浓浓的毁灭气息,因而他也不知道这火焰的出现究竟是好是坏了!

特别是,这火焰居然还会说话!

除了传说中的神火,压根没有火焰能做到这一点,由此可见,这小火苗在火焰界的地位有多高了!

甚至这小火苗刚一出现,他的本命火焰便出现了本能的畏惧…

神火一出,万火臣服!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众宾客听了这位器师会长的话,也满心震惊!

神火啊!

被神火盯上,想必会很*吧?

至少,众人相信,冰玲此刻肯定很爽!

唔!痛得很爽!

听到那小火苗是神火后,原本想上前助孙女一臂之力的冰家家主,也不敢轻举妄动了,相比孙女的命,显然他的更重要!

可惜,他不上前帮忙,并不等于幽冥神火不会找上他啊!

折磨了冰玲许久,最后将冰玲完全销毁后,幽冥神火慢悠悠的飘到了冰家家主面前,并略带笑意问:“你和那女人是一家的吧?别想否认,你们身上的臭味都是一样一样滴!”

“你、你想干嘛?”冰家家主腿脚有些发软,脸色也霎时苍白,心里却在咒骂,尼玛的神火,老子都没敢惹你,你还送上门来欺负人?这算什么事啊?

“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幽冥神火淡淡道,所以,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之后,根本没给冰家家主反应的机会,任性的幽冥神火就将冰家家主一同回炉在造了!

冰娆看着这一幕有些傻眼,那老头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上了吗?那可是她留着慢慢折磨的敌人啊?就这样被回炉了,实在是太便宜他了啊!

很不甘心的冰娆,这一刻看着幽冥神火的眸光都有些不善了,多管闲事的家伙,谁要你多事的?这么多女人难道还不够你烧的吗?

觉得做了好事,正想沾沾自喜的幽冥神火,突然感觉到冰娆不善的眸光,顿觉心头一冷,它、它没做什么呀?为嘛主人媳妇好像在生它的气?

幽冥神火自然不明白人类复杂的心思,在它心里,就是烧!烧!烧!而它将冰家家主回炉的行为,也彻底吓住了各大家族、势力的代表,现在,他们一瞧见幽冥神火有往自己这边飘的意图,就吓得小脸煞白,并情不自禁的想往角落中躲,可别打他们的主意啊!

可惜,他们小瞧了幽冥神火叛逆的心,在加上这几天幽冥神火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所以,不烧个过瘾它是不会收手的!

当然,回炉完冰家家主,幽冥神火也没继续打其他人主意,而将重新回到了被揍的几名女子身边,并用折磨冰玲的方法,又将赫连月等人折磨了一遍,不过这次,它却没有立即将赫连月四人烧死,而是留下她们看热闹。

哀嚎声不断的宴会大厅,令坐在上首的沧云皇帝气得都快要爆炸弹了!

真是岂有此理,自己这不孝子为了冰娆那小贱人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行凶?这根本就是没把他这当父皇的放在眼里啊!

而且,宾客们显然也都被那小火苗凶残的行为给吓到了,以至于根本没人敢阻拦!

包括赫连家族和沐云皇室这两大超级势力,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家族女儿遭受折磨!

没办法,有了冰家家主的前车之鉴,他们对那小火苗十分的忌惮!

极度愤怒的沧云皇帝很想发作,可他根本没来得及发威,就听有侍卫慌慌张张来报:“陛下,不好了,灵、灵兽攻城了!”

“什么?”闻言,沧云皇帝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并不敢置信的大声质问。

“灵兽!好多的灵兽,在攻城!不,不是攻城,是已经攻进城了!”侍卫想到那数不清的灵兽,已经吓得面无血色并结巴道。

“怎么会这样?”沧云皇帝震惊不已。

来宾们也满是惊慌,灵兽攻城?

这不是幻觉吧?

人类与兽族之间虽然关系一向不睦,但一直以来也算和平共处,怎么突然就攻上城了呢?更主要的是,他们不清楚,这是流云大陆上部分灵兽的行为,还是所有灵兽的行为,攻城攻的是沧云,还是包括流云大陆上所有城池?

如果对方的目标仅仅是沧云的话,他们现在身处沧云皇都只怕也要跟着倒霉,如果对方的攻击目标,为大陆上所有城池,那么,倒霉的就是整个家族了!

相较之下,来宾们都忍不住暗自祈祷,攻的最好只是沧云啊!那样的话,自已家族还能保得住!

别怪他们想法现实,因为这是人之常情!毕竟,沧云跟他们又没有什么关系!

可身为沧云国的各大家族,心里自然不会这样想。

这个时候,不少人都慌了神,胡里更是苍白着脸失声尖叫:“啊!怎么办?怎么办?陛下,怎么办啊?”

“闭嘴!”沧云皇帝怒瞪着胡里,没出息的东西,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呢?你乱叫个屁啊?

可胡里因为女儿的惨状,受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心里压力显然已经到了极限,所以,此刻的他完全处于崩溃状态。

但身为一国之主,沧云皇帝却不可能像他那般失态,甚至他还得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并淡定的对众人道:“诸位,灵兽攻城绝对是流云大陆上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现在,请大家协助我,咱们一起去探个究竟吧!”

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大家都出点力,毕竟,灵兽若真的攻城了,城里的人,包括在场的可是一个都休想逃得掉!

说完,他还特意看了眼冰娆,“便宜你了,等会儿在收拾你!”

冰娆眨眨眼,“你这是想让我领情?我看也别等会儿了,就现在吧!”

“你就这么迫不急待?”沧云皇帝诧异问道,他觉得,冰娆是吃错药了吧?哪有人急着送死的?

“嗯,我等好一会儿了。”冰娆点头道,然后拿出一道明皇圣旨,“沧云老皇帝,这圣旨还记得吗?”

看到被冰娆拿在手中的圣旨,沧云皇帝眼睛微眯,这是那道骗回染儿的遗诏?想不到居然落到了冰娆手中!

冰娆笑眯眯的展开圣旨,将其公布在众人面前,并认真道:“大家看到了吧?这是一张传位遗诏,上面写的是,沧云皇帝将皇位传给我家男人。”

“那又如何?”一名沧云大臣忍不住问。

“又如何?既然沧云皇帝都过世了,那现在沧云国的皇帝是不是应该换人做了呢?”冰娆云淡风轻道。

宾客们一听,沧云皇帝过世了?皇帝要换人做?

看到上首的沧云皇帝脸都黑了,他们不禁暗自腹腓,冰娆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是不小啊!沧云皇帝明明还活着,这是要篡位吗?

看出众人想法,冰娆淡定摇头:“是正式继承皇位!”

正式继位?

我去,老皇帝还没死呢!就要正式继位?这、这分明就是想要篡权嘛!

沧云皇帝也被冰娆的理所当然给气得浑身颤抖,该死的,怪不得冰娆之前啥也不说,一副很好欺负的模样,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还不给朕将冰娆拿下!”沧云皇帝目露凶光,恨不得将冰娆生吞活剥!

该死的女人,得了他儿的心,现在还想鼓动他儿来夺皇位?

可惜,围着冰娆的侍卫根本没有机会行动,众人就见寒芒四射,侍卫们瞬间就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死不暝目!

“冰娆,你好大胆子!来人!给我杀掉冰娆!”气极败坏的沧云皇帝,这时也不准备活捉冰娆了,直接下令杀人。

冰娆笑眯眯站在原地,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沧云皇帝看冰娆这副模样,真是越看越讨厌,更主要的是,他叫的属下为何还没来?

“来人!”沧陌染突然大喝一声。

无名等人骤然闯入大殿。

形势好像在瞬间扭转了。

沧云皇帝脸色不虞,嘴里更是不停的骂着:“逆子!逆子!你这是想要逼宫吗?外面灵兽在攻城,你却在这里逼朕让位?你如此置城中百姓于不顾,配做我儿,配做沧云皇子吗?”

显然,沧云皇帝想用大义来压制沧陌染了。

沧陌染笑了,“你是我父皇吗?我父皇不是已经驾崩了?”

沧云皇帝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何着这不孝子之前不仅是在演戏,也同样在这儿等着他呢?

“逆子!朕明明活的好好的!”沧云皇帝火大吼道。

“我看未必吧!我觉得,你应该是个赝品!真正的沧云皇帝,怎么可能会如此逼迫自己儿子?”冰娆一脸不信道。

“该死的,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听见冰娆的话,沧云皇帝仇恨立马转移。

冰娆不以为然的笑笑,并继续挑衅:“瞧,心虚了不是?这人呐,既然都死了,那就老老实实当个死人得了,还出来捣什么乱啊!真是不自量力!”

“你!你!该死的,谁说朕死了?”沧云皇帝气得胸口一颤一颤的,并扯着嗓子吼道。

“把人带上来!”沧陌染冷声吩咐。

无名应下,立即转身出了大殿。

不多时,两名男子被带了上来。

这两人,正是前往柳城给沧陌染传话的使者。

看到他们,沧云皇帝脸色更加难看了。

“是不是你们告诉我,父皇已经驾崩?”沧陌染随意问道。

“是、是!”两名使者哆嗦着,小心肝乱颤。

“那你们在说说,我父皇驾崩多久了?”沧陌染又问。

“快三个月了!”使者一号低头,根本不敢去看正眸光凶狠瞪着他的沧云皇帝。他知道,陛下偷鸡不成蚀把米,没得救了啊!

“诸位听到了,上首的这位皇帝是假的!所以,我男人才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因为他根本不是沧云皇帝!说!你是谁假冒的?”冰娆冷然质问,一副正义禀然的模样。

沧云皇帝气得差点吐血,不过,做了这么多年皇帝,他可不是光摆着好看的,愤怒的他,很快便冷静下来,并朝着虚空大叫一声:“暗一,出来吧!既然有人想找死,你们不妨成全她!”

她,指的自然是冰娆。

沧云皇帝知道侍卫没大用,因此动用了平常很少召唤的暗卫。

暗一,乃是沧云皇帝暗卫之首,听到皇帝命令,大殿之上霎时出现了数十名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同无名等人气质相仿,因此刚一打个照面,他们就知道对方都是出自无煞殿。

能从无煞殿里活着出来的暗卫,自然都是首屈一指的精英,所以,两波暗卫谁都没有掉以轻心,并静静的立于大厅之中,等着各自主人的最后命令。

感觉仅有暗卫还不够震慑,沧云皇帝紧接着又把埋伏在身边的死士给唤了出来。

如此庞大的阵容,沧陌染见了都忍不住眉心一跳,这老家伙是豁出去了啊?

由于沧陌染还不是沧云皇帝,因此他身边的暗卫和死士数量自然比不上沧云皇帝,不过,他也不会畏惧就是了,毕竟,布局近十年,他可不是白混的!

这时,沧云皇帝已然下了命令。

暗卫和死士向来对主人命令惟命是从,因而接到命令他们便立即朝冰娆发起了攻击!

冰娆丝毫不见慌乱,沧陌染更是第一时间保护在了冰娆身边,与此同时,几道颇为庞大的黑影也嗖的一下从殿外窜了进来,并瞬间将攻向冰娆的暗卫及死士撞飞!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在场众人脸色大变,紧接着,他们脸色全白了,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

那、那黑影不是别的,而是十多条体型庞大的巨蟒啊!

虽然眼前巨蟒只有十多米长,显然不是它们最大状态,可这十多条巨蟒一出现,那庞大的身躯就几乎将整个大殿的空间给占满了。

十来条巨蟒更是张着大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并流着口水看着殿中之人,在它们眼里,这些可都是食物啊!

沧云皇帝看着突然闯入的巨蟒,更是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他面色也十分难看,难道那些灵兽这么快就攻进皇宫了?

而且无意中,这些巨蟒貌似还帮了冰娆的忙?

该死!差一点就可以杀死冰娆这个碍眼的家伙了啊!

沧云皇帝十分恼恨坏了他好事的巨蟒,不过,他也清楚这些巨蟒都是高阶灵兽,其中还有几条是九级的,因此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一脸警惕的盯着眼前巨蟒。

同时,沧云皇帝那些暗卫们的注意力,也从冰娆身上转到了自家主人身上,毕竟,他们的首要任务,还是要保护陛下的安全!

“嘿嘿!小丫头,我们来的刚刚好吧!”一条巨蟒说话了,并一脸讨好的看着冰娆道。它们可是踩着点进来的啊!

闻言,包括沧云皇帝在内的许多人全都震惊了,什么意思?这些巨蟒是冰娆的…兽吗?

“嗯。”冰娆点点头。确实,来的时间正好。

“嘿嘿,还有许多兄弟在外面等着呢,可惜,这里地方太小了,装不下太多兽!”那条巨蟒一脸遗憾道。

“没关系,它们在外面呆着就好!”冰娆理解道。

“那咋行?兄弟们都来了,怎么也得露个脸啊!”巨蟒不太满意道,然后给其它蟒使了眼色,其它蟒蛇又乖乖的退了出去。

离开前,巨蟒们都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沧云皇帝,顿时,沧云皇帝被那些冰冷的眸光看得心头一颤!

这…是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他?

打死他,他也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些蟒蛇都是冰娆的兽!

想着,沧云皇帝已经问了出来:“冰娆,这些是你的兽?”

“不是,它们是我朋友,来给我帮忙抢男人哒!”冰娆很有耐心的解释着。

在场绝大多数人听了冰娆的话,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人类和兽兽,怎么可能成为朋友?还来给她帮忙?做梦呢吧?

谁知他们刚一这样想,外面就又涌进了至少数千的兽。

知道大殿面积小,这次进来的兽,都是拟态状态,一只只小巧可爱的兽进来后,都先后跟冰娆打招呼,把众人震的一愣一愣的。

这、这么多兽,绝不可能都是冰娆的,因为没有哪个人类的精神力可以契约得了这么多的兽!

难道,这些兽真是冰娆朋友?

猛地,不敢置信的众人想起了之前侍卫汇报的灵兽攻城事件。

我去!这些不会就是那些攻城的灵兽吧?它们…都是冰娆找来的帮手?

不敢置信、震惊都写在了在场宾客们的脸上,想到有这个可能后,都吓得小脸惨白,这、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过疯狂了!更主要的是,他们不清楚冰娆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弄来这么多兽帮忙?怎么会这样?

沧云皇帝看着大批涌进大殿的兽,心中也满是震惊的问冰娆:“灵兽攻城,是你搞出来的?”

“你想多了,哪来的灵兽攻城,它们只是来帮我抢男人的!”冰娆笑眯眯回着,然后又补充:“只是前来的灵兽数量多了点,才让人误会了!”

“数量多了点,有多少?”商赫好奇问道。

“刚好十万只。”冰娆诚实道。

商赫说不出话来了,心道,算你狠!为了抢男人,居然弄了十万只兽来吓人,你这是想把人吓死啊?

沧云皇帝听到这个数,已经不知该做何反应,并吓得脸色煞白,一屁股坐回了龙椅上,十万只兽,这怎么可能?

在场众人全都吓尿,特别是跟冰娆有矛盾的家族,更是直接瘫在了地上,面如死灰!

十万只兽,如果冰娆下狠手,今天这里的人一个都别想跑掉啊!

想到有这个可能,有家族代表连忙道:“冰娆,我们家族跟你无怨无仇,你放过我们吧!”

“怎么可能?你们敢来参加婚礼,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我要把你们通通烧掉!”没等冰娆回答,幽冥神火就恶狠狠的道。

甚至为了给在场众人一个下马威,之前被它留下来的赫连月四人,遗言都没来得及交待,就直接被它给干掉了。而四女所在家族,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随后,幽冥神火将目光转到在场的女子身上,并猥琐笑着:“你们这些丑八怪,敢打我家主人主意,你们也配!所以,本座决定给你们一个重新投胎的机会,不要太感谢我哟!”

“不!不要!冰娆,饶命啊!我们没打沧陌染殿下的主意!呜呜…放过我们吧!”在场的年轻女子吓坏了,并颤抖着靠在一起,如同刚刚出壳的小鹌鹑,哆嗦个不停。

冰娆无辜的耸耸肩,“你们求错人了,它可不是我的火!”

“殿下,放过我们吧!呜呜…”听冰娆这样说,众女只能转移目标。

可惜,沧陌染看都懒得看她们一眼,并不悦的看了眼幽冥神火:“让她们闭上嘴,太吵了!”

幽冥神火得令,在众女子面前转悠了一圈,在场的女子就被烧掉了唇舌,只能无声哭泣,却在也说不出话来,同时,她们也对沧陌染的冷血有了新的认识,要知道,她们只是来参加婚礼,可并没有招惹他啊!

当然,她们不知道的是,沧陌染会如此命令,不过是想给各家族的千金一个下马威,免得以后她们再来宵想他!他是媳妇一个人的,谁敢宵想必须死!

不过,沧陌染如此做,也使得在场女子都成了各自家族的一枚废子,虽然各家族代表面对沧陌染的行为十分愤怒,但在被十万灵兽重重包围的情况下,在多的不满也只能咽回肚子里,这一刻,他们只希望冰娆与沧云皇帝之间的矛盾不要牵连到他们!

他们只是受邀参加婚礼的客人,他们很无辜,所以,求放过啊!

但想法是美好的,现在却有些残酷!

都没用冰娆吩咐,在场的兽兽们就自动自觉的将宾客们分成了两部分。

一部分以柳妖精等人为首,这些都是朋友,不能伤害。

另一部分则以赫连家族为首,这些人都不是好东西,可以伤害哒!

要问兽兽们为何分得清朋友和坏蛋?这就得从紫衡等兽说起了。

来的路上,紫衡等兽给众兽们讲了不少冰娆的事,包括哪些算是冰娆的朋友,哪些是死敌!

另外,以雷霆之威、势不可挡的进入沧云皇都后,紫衡等兽还先带着众兽去了趟各家族所住的别院,并让众兽们记住了它们口中坏蛋的气味,因而在大殿,兽兽们只需要轻轻一嗅,就轻而易举的分出了两边的人。

它们此举,弄得很多人都不太理解,这是何意?

面对某些人的迷茫,那条巨蟒笑着对赫连等家族道:“咱们玩个游戏吧!”

这不是要求,而是命令。

听到这话的众家族显然不太理解,玩游戏?现在?十万灵兽包围的情况下?

“我可不是在跟你们商量,如果想活命,就乖乖配合,不然,就都去死吧!”巨蟒咧着大嘴,恶狠狠道。

“什、什么游戏?”赫连呈强忍着心中恐惧,问道。

“玩捉迷藏!”巨蟒兴致勃勃道,并解释:“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躲起来,三分钟之后,我们就去找你们,被找到的要接受惩罚,若是躲的好没被我们找到,那么就可以活着离开沧云皇都,如何?”

“三、三分钟哪够躲的!”赫连家族中的一人,忍不住小声嘟囔。

“不够?那现在就死吧!反正咱们兽族和人类有大仇,杀几个人类也不算啥!”巨蟒狠戾道。

“别!我们躲,我们躲还不行嘛!”死了家主的冰家人,有些胆怯道。

“算你识相,快去找地方躲藏,记住,你们只有三分钟!”巨蟒提醒着,并让出了一条路给那些要参与捉迷藏的人。

待赫连等家族之人一个个都迅速的跑出大殿后,巨蟒又将目光转到了沧云国众人身上。

“你们…”巨蟒目光一寒,只说了两个字,就直接把不少人吓得跪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