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要这样?

正暗自得意的冰玲,乍一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呆滞住了。

她没听错吧?

沧云陛下是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沧陌染吗?

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不敢置信的冰玲,小心肝乱颤的看着沧云皇帝,激动到居然忘了反应。

在场宾客闻言其实也有些发愣,特别是他们看到沧云皇帝一脸认真的说出这话时,更是感到万分无语。

临阵换新娘这样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一心把自家儿子和其他女人送作堆的沧云皇帝才做得出来。

众人有些同情沧陌染了,特别是跟冰娆关系较好的齐亚枫等人,对沧陌染的同情简直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他们想说的是,沧云皇帝这是啥爹啊?就那么想参加儿子的婚礼?不会是怕早死以后机会参加了吧?

当然,也有可能是太不待见冰娆了,否则怎么会这么的迫不急待?

可见,迫不急待想给儿子找媳妇的沧云皇帝,让在场的大部分宾客都有些醉了。

当然,也有羡慕冰玲运气爆棚的!

瞧,她之前帮助了沧陌染,这马上就有回报了啊!

看样子机会果然是会给早有准备的人!

一时间,来前观礼的众家千金都对冰玲的好运羡慕嫉妒恨起来!

冰玲则仍然处于不敢置信的呆傻中。

冰家家主看得直捉急,并豁出老脸去提醒冰玲:“玲儿,沧云皇帝问你话呢?你倒是回答啊!”他是没意见滴!至于聘礼啥的完全可以事后再谈嘛!

看出冰家家主的急切,众人对他都有些鄙视!

切!不就是有机会和沧云成为姻亲嘛?瞧给他急的!

冰玲这时也反应过来,并涨红着小脸急切道:“我愿意!”

说完,她才娇羞的低下头,根本不敢去看沧陌染。

冰玲好害怕沧陌染会拒绝,不过一想这事是沧陌染的爹决定的,她紧张的心情又奇异的平静了下来。

“好!那现在朕就给你们举行婚礼!”沧云皇帝十分满意冰玲的回答,当然,他也为自己的急智点赞,因为他真心觉得,自己临时抓的新娘子,都比冰娆好百倍!

他,就是百般的不待见冰娆!

并且,无论如何今天都要给儿子娶上两个媳妇!不然,他誓不罢休!

重新决定了婚事后,冰玲被带到为新娘子准备的房间去梳妆,满场宾客们十分有耐心的等着,并时不时的偷看下沧陌染的反应。

可惜,沧陌染根本没有反应!

他只是似笑非笑,眼眸深处透着一丝嘲讽的看着坐在上首的沧云皇帝。

良久,沧陌染淡淡问:“赫连月不换掉吗?”

正低头装可怜的赫连月闻言,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沧陌染,并声音尖利的大声道:“殿下,我还是处子之身!”

赫连月是豁出去了!她可不能让自己像沐天雪一般被换掉!更主要的是,她身子还是干净的!

“那又如何?你已经被无数侍卫摸过了!”沧陌染淡笑着,俊美容颜耀眼的令人眩目!

在场不少年轻女子都被沧陌染难得露出来的笑容迷得神魂颠倒了,甚至有大胆女子也希望自己有机会替换掉赫连月,因此在她们感觉到沧陌染十分不满意赫连月后,就立即学着冰玲的样子站了出来。

站出来的女子共三名,分别为胡娇、沐天音、容蓉!

其中胡娇是胡里的女儿,沐天音为沐云公主,容蓉则是沐云国容家的一位嫡出小姐。

原本,还有其他女子想要站出来表衷心,但她们在看到沐天音站出来后,有些忌惮,因此都不约而同退缩了,反正来日方长,她们以后还会有机会的,所以她们觉得暂时没必要出这个风头。

而三女一站出来,就立即选择站到了沧陌染这边,并直言道:“尊敬的沧云陛下,殿下说的没错,赫连月身子都被人看过了,这样的她有什么资格嫁给优秀的殿下?”

“我没资格,你们就有吗?”赫连月大怒,气得漂亮脸蛋都有些扭曲了!

这一刻,她好想撕了眼前三个跟自己抢男人的贱女人!

可惜,三名女子自觉身份全都不低,自然不会怕她!特别是沐天音,她与沐天雪同为沧云公主,原本就挺嫉妒沐天雪有机会嫁给沧陌染,可沐天雪自己太不要脸,白白错失了机会,如此,可就不要怪她出手抢人了!

甚至沐天音还觉得,若不是皇爷爷太偏心,沧陌染这个优秀的男子还不一定是属于谁的呢?现在沐天雪自己把机会作没了,她可要把握住才行!相信,皇爷爷定会乐见其成!

不得不说,沐天音的想法十分正确。

因为沐云太上皇在见到她站出来后,顿时眼前一亮。

虽然没了沐天雪这个最出色的孙女可以用来联姻,但他还有一个孙女啊!此刻,他十分庆幸带了两个孙女来沧云,不然,这次机会可就便宜别的女人了!

“哼!我沐云国的公主,当然有资格!”没等三名女子回答,沐云太上皇就抢着道。

沐天音见到皇爷爷的反应,顿时笑颜如花。

皇爷爷果然是支持她的!

想了下,沐天音开口对沧云皇帝道:“皇姑父,沐天雪的所作所为纯属个人行为,小女觉得,不应该因她一个人而影响了咱们沐云与沧云多年的联姻关系,而且,沐云国的公主也不仅仅只有沐天雪,天雪联姻不成,天音很希望能有这个机会!”言外之意,她愿意代沐天雪嫁到沧云!

沐天音的话,令很多人都愣住了,包括正想发作以维护自己地位的赫连月!

因这一番话,赫连月当即淡定了下来,并暗道,看样子沐天音并非是想和自己抢名额,她盯上的是冰玲那小贱人的位置!

哼!很好!算沐天音识相!

至于另外两个女人,家世地位根本无法与赫连家族相当,因此她倒并不担心!再者,有奶奶在,也不会容许沧云轻易将自己这新娘子换掉,因为那丢的可不仅仅是她赫连月的脸,还有赫连整个家族的脸面!

可惜,赫连月只想到了家族地位,却不了解女人在打击情敌方面意志力有多坚决,见沐天音将炮火对准的是冰玲后,胡娇和容蓉简直不要太兴奋了。

特别是容蓉,她天真的觉得,这是上天给她的一次绝好机会,她甚至相信,家族肯定也会大力支持她,毕竟,家族经过前一次的火灾已经损失惨重,如果她有机会嫁给沧陌染,对于家族来说自然是绝佳助力。

另外,她会如此有信心得到家族支持,也是因为家族和赫连家族有不共戴天之仇!容家那次火灾的幕后黑手,正是赫连家族!

如此,打击赫连家族,又能给家族谋福利的大好机会,容蓉当然不打算放过。

至于胡娇,她还没有到婚配年龄,因此这次能否嫁给沧陌染她都不是太在意,毕竟,她可是内定的沧陌染妃子,也没有必要太过拼命,但她觉得,自己应该表个态,她是站在十七皇子这边的!赫连月那样的女人,绝没有资格成为殿下的女人!

可以说,短短瞬间,画风突变!

在场几名心思各异的女子简直令众宾客大开眼界,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数女争夫啊!而沧云皇帝则很得意,瞧瞧,他儿子多抢手啊!一家有子百家求,说的就是他最优秀的儿子啊!

看着沐天音,沧云皇帝故作为难道:“天音,你的话虽然很有道理解,可以我已经把机会给了冰玲…”

“冰玲的身份地位,哪里配上得沧云国最优秀的十七皇子!”沐天音一脸不屑道。

“沐天音,你说什么?我怎么就配不上十七皇子了?”梳妆完被婢女搀扶着的冰玲回了宴会厅,闻言当即爆怒。

混蛋!她才离开一会儿,怎么就有人跳出来说她配不上沧陌染了?

她配不配得上,关你沐天音屁事?

沧云皇帝都没嫌弃自己配不上!你又算哪根葱啊!

心里愤怒的想着这些,冰玲毫不犹豫的冲到沐天音面前,直接就是一耳光。

砰的一声后,沐天音半边脸肿了起来。

这一巴掌也把沐天音打得怒了!

下一秒,沐天音凶狠出手回了几巴掌,嘴里还嚷着:“贱人,居然敢打我?我打死你!打死你这小贱人!”

啪啪的巴掌声,瞬间打得冰玲晕头转向。

沐天音个子比冰玲高了半个头,身材也略微丰满,所以她一出手,马上就把冰玲给打蒙了,等她反应过来,脸已经肿得跟猪头似的!

愤怒至极的冰玲,此时根本顾不得多想,并嗷的一声,朝着沐天音扑了过去。

霎时,两名女子扭打在了一起。

抓头发、撕衣服,这两个女人打起架来完全没有任何章法,她们只想着尽可能的令对方出丑,所以也顾不得许多!

围观宾客们则都有些傻眼。

婚礼改成格斗场了吗?那个…婚礼还举行吗?

看了眼两名不顾形象扭打在一起的女子,又瞥了眼云淡风轻的沧陌染,众人都感觉得到了深深的迷茫。而且,看沧陌染这位皇子的意思,也没有拉架的打算啊!难道,他就不嫌眼前两个女人给自己丢人现眼?

沧陌染当然不嫌,那两个跟泼妇般撕起来的女人跟他又没有一毛钱关系,他嫌什么啊?

他巴不得现场情况越乱越好呢!

就让来的宾客们都瞧瞧,平日里端庄高贵的名门贵女,本质上都是什么货色!

想着,沧陌染还不忘火上浇油道:“都卖力点,让我看看你们谁更想当今日的新娘子!”

“新娘是我的!”冰玲火大吼着,并狠狠的揪住沐天音头发,用力撕扯。

沐天音疼的直咧嘴,只能一只手去掰冰玲的手,另一只手也找机会去拽冰玲的头发,嘴里还嚷着:“冰玲,你敢跟我抢,真是找死!”

眨眼的工夫,两个女人扭打的更加激烈,并由站着改为了趴着。

只见两人交替骑到对方身上,啪啪的巴掌声及撕扯时衣服布料碎裂的声音接连响起,这个时候,两人完全打红了眼,哪怕冰家家主及沐云太上皇不停的在边上让两人住手,都没能叫停两人之间愈发激烈的撕逼大战!

沧云皇帝脸黑的如同锅底一般,并深深的看了眼沧陌染,怒声宣布:“婚礼继续!”

“……”宾客们全都诧异的愣住了,继续?怎么继续?两个女人都打成这样了,新娘子谁来当?

听说婚礼继续,赫连月有些得意了。

哼!打吧!打吧!打得头破血流才好,那样就没有人和她抢沧陌染了!

“你们两个,速度跟我儿行礼!”正暗自得意中的赫连月,突然听到沧云皇帝的话,顿时面色一变,随即瞪着愤怒喷火的美眸,扯着嗓子吼道:“凭什么?表叔,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沧云皇帝口中的两人,分别是胡娇和容蓉,完全没赫连月啥事,这样的事实,令对婚礼十分期待的赫连月如何忍受?

沧云皇帝只是淡淡道:“没听到染儿说的吗?他嫌弃你被人摸过了!”

“我是被人陷害的!是冰娆,是冰娆害了我!”听到沧云皇帝这样说,赫连月连忙解释。

沧云大长公主也愤怒站起身:“幕华,没听月儿说,她是被冰娆陷害的吗?这事怎么能怪她?”

“不怪她,怪我喽?当时我也是在场的,我家媳妇并没有陷害她,完全是她自找的!”听见有人说冰娆,沧陌染可不乐意了。

“染儿!月儿才是你要举行婚礼的媳妇,你怎么能胳膊肘儿往外拐?”见沧陌染替冰娆辩解,沧云大长公主有些恼恨道,都这时候了,冰娆那小贱人还阴魂不散吗?真是气死人了!

“殿下,我对你可是一片痴心啊!”赫连月也万般委屈的看着沧陌染,美眸中泪花滚滚,可惜就是掉不下来。

“打住!别说这样的话来恶心我!另外,我想说的是,在我眼中,你们才是外人!”沧陌染一点不给面子道。

“逆子!你好大的胆子,就是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沧云大长公主愤怒的眸光都可以杀人了,并直直的瞪着沧陌染,意图威胁他收回自己的话!

明明冰娆才是外人!这该死的小子怎么就分不清里外?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姓沧的!

“你是我长辈?不好意思,我都和沧幕华断绝父子关系了,你,当然也算不得是我长辈了!”沧陌染淡淡道。

沧云大长公主被气得浑身直打颤,搞不定沧陌染,她只能转头朝着沧云皇帝开火:“看你生的好儿子!”

沧云皇帝其实也很气,儿子居然当众叫上自己的名字,这对当爹的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但现在他顾不上那些,只想尽快把婚礼完成,今天,他务必要让儿子结婚!必须切断儿子和冰娆之间的关系!

想着,沧云皇帝看着胡里道:“胡里,先不管赫连月,让胡娇和容小姐先跟染儿行大礼!”

胡里点头,心里也万分纠结,如果可以,他真心不想自家女儿也跟着淌这浑水啊!但现在骑虎难下,他总不能拒绝吧?那样陛下定然会更加暴怒,胡家也会跟着倒霉!

看着跃跃欲试的女儿,以及一脸喜色的容蓉,胡里只能硬着头皮道:“婚礼现在正式开始!”

“慢着!我不同意!表叔,你不能这样对我!这两个女人身份低微,有什么资格对我取而代之?”赫连月真是快要气死了,她真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沧云皇帝居然如此羞辱自己,临阵被换下,这让她以后怎么做人?

“她们身份是低了点,但至少比你干净!”沧云皇帝不客气道,原本,他还觉得赫连月很好,跟儿子很配,但现在见她居然跟自己顶嘴,还阻止好不容易才能进行下去的婚礼,他心里对赫连月也多有不满了!

“那可未必!”赫连月大怒,快要气疯的她,一把掀开头上的薄纱,然后猛地跳到胡娇和容蓉身边,二话不说直接撕起两人衣服!

按赫连月的想法,不就是嫌她被人看光了吗?既然如此,那大家就一起被人看光吧!

总之,她得不到的,也不会让别的女人得到!

毫无心理准备的胡娇和容蓉,压根没想到赫连月会有如此疯狂的举动,等两人反应过来想阻止的时候,只听滋啦一声,两人身上衣服已经被赫连月撕成了两半。

跟着家族前来参加婚礼的女子,虽然不是新娘子,但她们仍然想要艳压群芳,因此,为了给人飘逸灵动的感觉,她们身上衣服的布料都很薄,自然禁不住赫连月愤怒的一撕,几乎是瞬间,两人就走光了。

雪白娇嫩的肌肤就那样毫无征兆的暴露在众宾客面前,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但随即,他们内心也激动起来!

撕!继续撕啊!把小内内也撕掉!都撕掉!

某些好色的宾客,心里忍不住开始狼嚎!

而被撕掉外衣的胡娇和容蓉,在刹那的呆怔过后,便一起扑向了赫连月,霎时,三个女人又撕打在了一起。

一时间,原本豪华喜庆的宴会大厅,充斥着的都是女子愤怒的尖叫,刺耳的怒吼,以及啪啪的巴掌声和滋啦的撕衣服声。

众宾客看得津津有味,今天这婚礼,实在是太精彩了!

可谓一波三折、*迭起啊!

只是几名女子所在家族以及沧云皇帝,脸色则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胡里见女儿被人撕了衣服,自然急到不行,并连忙上前去拉架,谁知刚一近前,他脸上就被赫连月和容蓉打了两巴掌…

脸上顶着两个巴掌印的胡里,瞬时被打得眼冒金星!

“冰玲,该死的,你敢抢我男人,我跟你拼了!”这时,之前昏迷并被抬下去的沐天雪,突然又冲进了大殿,并愤怒的跟冰玲及沐天音撕打在了一起。

沧云皇帝看着眼前一幕,只觉得眼前发黑,这、这都是什么事啊?

虽然儿子抢手他很开心,但现在显然有些丢人现眼了!

特别是看到沧陌染那似笑非笑的嘲讽表情时,沧陌皇帝心中的怒火那是噌噌的往上窜。

“快把她们给我拉开!”沧云皇帝大吼着。

“陛下,拉不开!”一名内侍上前拉了一阵,并有些为难的回禀。

“几个女人而已,怎么会拉不开?”沧云皇帝很愤怒,后果很严重!

“属下们不敢碰到她们身体。”内侍纠结道。

沧云皇帝一噎,这到是个问题,随后,他看向沧陌染命令道:“染儿,你去把她们拉开!”

“沧云陛下,十七皇子被捆的跟个粽子似的,怎么拉啊?”没等沧陌染回答,不甘寂寞的齐亚枫就笑眯眯提醒。

沧云皇帝默了默,婚礼没成他根本不敢放开儿子,不然,到时他怕制不住这不孝子了!

“染儿说一声就好,她们会听的!”纠结了下,沧云皇帝道。

“不管,打死才好呢!”沧陌染有些冷血道。

“你、你…”沧云皇帝被沧陌染的话气得肺都要炸了,但他很了解自己儿子,因此只能自己吼道:“都给我住手!在打下去朕就取消你们嫁与我儿的资格!”

不得不说,沧云皇帝这一嗓子还真管用,两组撕逼的女人闻言同时停手,但她们此刻披头散发,脸颊红肿,雪白娇躯上还有道道抓痕、几乎都走了光的模样可不怎么好看。

察觉到众人怪异的眸光,赫连月、沐天音、胡娇、容蓉以及冰玲低头一瞧,立即‘啊!’的一声,尖叫着跑出了大厅,只有沐天雪因为突如其来的腹痛没有离开,下一秒,沐天雪便脸色苍白的倒在了地板上。

一道鲜红血液更是从她下身涌了出来。

众人一瞧,顿时大惊失色,这是…

沧云皇帝一见,立即又命人把沐天雪抬了下去。

不一会儿,内侍来报,沐天雪流产了!

婚礼闹腾成这样,宾客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同时,他们都在期待,接下去沧云皇帝该如何做呢?应该会取消婚礼了吧?

可惜,他们低估了沧云皇帝想给儿子娶媳妇的决心,因此,等赫连月几人重新梳妆打扮回到宴会大厅,沧云皇帝便再次宣布,婚礼继续!

鉴于刚刚众女撕逼得比较激烈,沧云皇帝也不敢在给儿子重新物色新娘子了,他一发狠,五名女子都为新娘子!

虽然五名女子之前的行为十分丢人现眼,以他对自家儿媳妇的高要求根本就不合格,但这五名女子在怎么不堪,在他心里也要比冰娆强上许多!可见,他对冰娆是多么的厌恶!

听到沧云皇帝的决定,宾客们看着沧云皇帝的眸光就显得十分震惊,那几个女人都这样了,还要娶吗?

疯了!疯了!沧云皇帝是真的疯了!

同情了看了眼沧陌染,唉!有这样一个爹,也真是够了。

沧陌染则无视了许多人投来的同情眸光,浑身寒意禀然,眸中的冰冷更是有如利刃般直直射到沧云皇帝身上。

沧云皇帝不以为然,今天他的目的必须达成!

“来人,扶着殿下行礼!”沧云皇帝不想继续给沧陌染折腾逃避的机会了,直接吩咐身旁侍卫。

说是扶,其实主要是押着沧陌染行礼!

侍卫领命,一人一边架住了沧陌染的胳膊。

沧陌染冷笑着,也不挣扎。

见状,胡里连忙道:“行礼开始!一叩首,感谢父母养育之恩!”

两名侍卫架着沧陌染,但沧陌染身板却站得笔直,侍卫无奈,只能一手按住他的脖颈,想令他稍稍低下那高贵的头。

“放开我的男人!”

一道冰冷声音乍然响起,众人下意识回头,正好看到一身黑衣,面容冰冷的绝美女子,单手持剑缓缓步入喜气洋洋的宴会大厅。

这名女子许多人都认识,正是姗姗来迟的冰娆!

看到冰娆出现,满脸怒容、被五花大绑的沧陌染立即泪眼汪汪道:“媳妇,你来了…”来抢我了!

沧陌染好开森,他就知道,媳妇绝对不会弃自己而不顾的!

如今看到冰娆真的来抢自己,沧陌染立即一扫之前低落的心情,眸中都带着笑,跟方才的冰冷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宾客们见状,都不得不感叹沧陌染变脸速度如此之快。

现在,冰娆这个沧陌染唯一承认的媳妇来了,想必好戏也会更加精彩了吧?

但,看到冰娆,沧云皇帝的心情绝对是不美丽的。

虽然已经十多年没见过冰娆,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毕竟,冰娆身上还是依稀有小时候的影子,当然,他也没想到长大后的冰娆居然如此美丽倾城,也难怪儿子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可正因为这样,他才不能容许冰娆继续呆在儿子身边,现在儿子就已经对她如此言听计从,真结婚还不彻底成妻奴了?堂堂皇子,沧云未来的继承人,怎么可以听女人的话?

所以,没给冰娆继续说话的机会,沧云皇帝就立即先发制人道:“冰娆,谁允许你来的?我儿的婚礼,可没请你!现在,你立即滚蛋!不然,休怪我无情!”

“不需要你允许,也不需要你请,你背着我给我家男人塞女人,已经严重侵犯了本小姐的权益,所以,本小姐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带走我家男人的,这几个女人,你爱给谁就给谁,实在给不出去,自己留着用也是不错哒!至于我家的男人,就不劳你费心了!”冰娆淡笑着道。

“大胆!你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沧云皇帝大怒,十年前他就知道冰娆不怕自己,现在人家貌似更没把他放在眼里了!

沧云皇帝很愤怒,并暗自庆幸,好在他早有准备,所以,他绝不会容许冰娆坏了自己的好事!

“不然你想我怎么对你说话?卑躬屈膝?极尽献媚?对不起,我可做不到,所以,你就不要做白日梦了!并且,我觉得,以你的所作所为来看,本小姐现在对你这样已经算很客气了!”冰娆淡定自若道。

“对了,你也别总想拿长辈来压人了,我家男人不是都和你断绝父子关系了吗?”冰娆想了想又补充道。

“不错,媳妇,不必在乎这位无关紧要之人的话!”沧陌染一脸幸福的笑着附和,一副有媳妇万事足的模样。

众人看得简直不忍直视。

这傻笑的货,真是之前那个冰冷、浑身充满着戾气的沧陌染?

宾客们对此持怀疑态度,沧云皇帝则被冰娆和沧陌染的一唱一和气得脸跟调色板似的,白了红、红了青、青了又黑。

“冰娆,今天是我和殿下的大好日子,你不要来捣乱!”一直强忍怒火的赫连月,见沧云皇帝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连忙跳出来刷存在感。

“你确定今天是你的大好日子?你瞧瞧,我的男人被绑成这样,你也好意思提婚礼?这样的婚礼,没有几个人想要吧?”冰娆浅笑着,随即又道:“另外,几位小姐刚刚的争夫壮举,估计现在已经传遍整个流云大陆了,你们凭此一举成名,是不是很开心?”

“对了,你们一定忘了,沧云皇都中央广场的那块大屏幕有对这次婚礼进行实况直播吧?”冰娆笑着补刀。

这话一出,几女脸色骤变。

之前她们对冰娆的话还半信半疑,但现在她们不敢怀疑了,因为她们真忘了,婚礼确实有在直播中,这也意味着,不仅今天在场的宾客见证了她们之前的丑态,甚至整个沧云皇都的人都见识到了。

瞬间,赫连月等人小脸煞白,沧云皇帝的脸色更加难看。

他也忘了!而且转播这事,还是胡里提议的!

霎时,沧云皇帝看向胡里的眸光十分不善!

胡里见状有些哆嗦,呜呜…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啊!

紧急思索着,胡里急中生智道:“冰小姐此言差亦,方才的混乱,只会证明我家殿下魅力令人无法抵挡,同时也证明了,想成为殿下的女人并非那般容易!”

“说的好像蛮有道理的!”冰娆笑了。

沧云皇帝对胡里的说辞也十分满意,并略带得意道:“冰娆,你听到了,想成为我儿的媳妇并非那般容易,你瞧瞧赫连月她们,都是经过一番打斗才获得我的认可,而你,永远都不会得到我的认可,所以,你最好趁早死心,毕竟,我可不愿意你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过早的香消玉殒!”

“你的意思,如果我不死心,你就要杀掉我?”面对沧云皇帝略显含蓄的话语,冰娆则直截了当问。

“不错!”沧云皇帝也不否认,他唯一希望的就是冰娆识相!

“你敢威胁我媳妇?”沧陌染眯了眯眼,冷声问。

“我也不想,但如果她不识相的话,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沧云皇帝自然不愿儿子真的恨上自己,并一脸无辜道。

“我不会再给你机会!”沧陌染幽暗的紫眸中,道道幽光迅速闪过,之前,他就下定了决心,现在这一刻,也只不过是让自己的决心更加坚定!

“哈哈!染儿,你觉得现在的自己有能力保护冰娆吗?别忘了,你身中禁灵丹之毒,解药可还在我手中呢!”沧云皇帝得意的笑着。

沧陌染则不慌不忙道:“你不会以为,只有自己才有禁灵丹的解药吧?”

“你、你什么意思?”沧云皇帝色变,并连忙问道。

“字面上的意思。”说完,沧陌染一把挣开身上的绳子,并松了松胳膊,演戏够久了,也该结束了!

“你、你毒解了?”沧云皇帝见状,忍不住问。

“解了!”沧陌染诚实道。

“那你为什么还?”沧云皇帝想说,为什么还装出一副虚弱至极的模样,并把自己耍得团团转。

“为了看你们撕逼啊?刚刚的一幕幕,真是精彩至极!”沧陌染似笑非笑道。

“你哪来的解药?”深吸一口气,沧云皇帝冷静下来,并问道。

“你猜!”沧陌染坏笑着道。

噗哧!听见你猜两个字,冰娆忍不住笑出声来,不少跟冰娆关系好的宾客,也嗤嗤低笑着。

沧云皇帝脸色霎时铁青,这个不孝子,居然让他猜?

他猜个屁啊?

“殿下,你怎么能如此对陛下说话?他可是你父皇!”赫连月一副看不下去的模样,又跳出来道。

“看来你不光是聋子,还很健忘,如此,我只好再提醒你一遍,我跟这老头已经断绝了父子关系,他和我没关系了!”沧陌染一脸嘲讽道。

“殿下,血缘可不是说断就能断的!”赫连月一脸不赞同道。

“谁说的?把这些人都杀了自然就断了!”冰娆理所当然道,还顺便看了眼冰家家主。

冰家家主让冰娆那冰冷的眸光看得心里一哆嗦,并下意识的低下头,同时懊恼不已,该死的,一个被逐出家门的废物,他怕个什么劲啊?

“冰娆,你怎么可能如此冷血无情?怪不得你会被家族驱逐,你这样不认亲人的冷血女子,根本不配活在世上!”赫连月一脸正义之色的指责着冰娆,甚至有些沾沾自喜,都看到了吧?冰娆无情的很,根本就是个嗜血女魔头,这样的女子,怎么配得上身份高贵的沧陌染?

对于赫连月的话,冰娆只觉得可笑,并不解问道:“你的意思,无论家族对自己如何,哪怕要杀死自己,自己也得受着?并且感恩?”

“不错!家族给了你生命,对你就已经恩重如山了!”赫连月肯定道。

冰娆深深的看着赫连月,叹气道:“今天我才知道,赫连小姐原来是个圣母啊!请问,家族是如何给你生命的?你是拿什么材料做的?告诉我,我也去弄个来玩玩?”

“你!”赫连月气结,该死的,冰娆啥意思?装傻吗?

“我说的不对?”冰娆无辜的眨眨眼,绝美脸蛋上有些委屈。

赫连月看她这副无辜的模样,心里的愤怒就不打一处来,更何况,冰娆还是来破坏她婚礼的,她也就更不能容忍。

心念一转,赫连月义正言辞的转移话题道:“冰娆,就算你对我有意见,也不应该在今天来破坏我的婚礼,你这样的行为是令人不耻的!”

“哦,是吗?那你强抢别人男人,就是应该应份的?”冰娆嗤笑着。

“我与殿下的婚事,是沧云陛下定下的!”赫连月强调。

“我与沧陌染的婚事,也是我娘和他娘共同定下的啊!”冰娆提醒着。

“该死的,你究竟想怎么样?”赫连月有些抓狂了,她知道,冰娆就是块滚刀肉,啥也不怕,油盐不进!

“我只想带走我的男人!”冰娆笑眯眯道。

“那不可能!冰娆,今天是我的大好日子,你不要来搞破坏,大不了,我同意与你共侍一夫!”赫连月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道。

“你同意?你问没问过我愿不愿意?”冰娆看白痴似的看着赫连月。

“你为什么不愿意?大家明明可以和平共处的!你凭什么不愿意?”赫连月尖锐的吼着,气得脸都青了。

“就是,你凭什么独占沧陌染?”

“你有什么资格?沧陌染是属于大家的!谁都休想独占”

有了赫连月起头,沐天音等人也纷纷指责起冰娆。

冰娆淡定笑了。

然后看着沧陌染,调侃着:“原来你是属于大家的,不能由一个人独占啊?”

“我只属于媳妇你!”沧陌染看着冰娆,认真道。

“够了!”突兀地,沧云皇帝愤怒声音响起,然后就见他怒瞪着冰娆:“冰娆,我说过了,我不承认你们之间的婚约,所以,从今往后,你都不在是染儿的未婚妻,你也不要在打他的主意了!现在,如果你识相就立即离开,否则,可就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了!”

“好吧!”冰娆乖巧点头,并对沧陌染道:“既然这么不受欢迎,我们还是离开吧!”

说完,她拉着沧陌染就往殿外走。

沧云皇帝被冰娆的举动气得浑身直打颤,并扯着嗓子吼道:“等等,染儿不许离开!”

“这你说的可不算!我都不在这了,我的男人当然也得带走!”冰娆深以为然道。

“你敢!来人!给我拦下他们,抓住冰娆!”沧云皇帝有些气极败坏,并恶狠狠的朝殿外守着的侍卫们吩咐道。

如狼似虎的侍卫们奔涌而入,将冰娆和沧陌染团团包围。

两人不慌不忙,神色不变。

冰娆转头问:“真要这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