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冰玲,你可愿嫁与我儿?

“等等!”突然,一道弱弱的声音响起。

“嗯?”冰娆转头,看向声音来源,说话的正是她的那只金色狮子,金泽。

“主人,还有点兽!”金泽有些羞涩道。

“……”众人皆愣住了,还有兽?

就连冰娆都没想到居然还有兽?

这时,远方似乎又有奔跑声传来,众人本能的望向远方,不多时,就见一群兽兽撒腿狂奔的朝着他们跑来。

这些兽兽,至少数千只,为首的是六只狮子,有雪狮、金狮、火狮等。

其余的兽兽种类也十分繁多。

各种属性的熊、犀牛、孔雀等多不胜数,但每种数量又不算很多,可见,它们只是一些由零散的兽兽组成的军队!

六只狮子,是金泽的朋友,见到金泽后,先是热情的拥抱,然后金泽又将它们介绍给了自家主人。

对众兽表示了一番感谢之后,冰娆看向自己的兽,慎重问:“这下子没有了吧?”

“嗯,这里是没有了!”紫冥坏笑道。

“……”啥意思?众人有些惊恐,难不成过了虚妄之海还有?

我去!你们究竟弄了多少只兽兽来?

这一次,齐亚枫等人都有些不淡定了,仅东流云就组建了这样一只兽兽大军,难不成西流云也有一支?

面对众人的疑惑,紫冥保持了沉默!

冰娆见状,很清楚紫冥是打算卖关子了!

随后,她又群情激昂的大声道:“出发!去抢男人!”

“出发!”

“出发!”

“抢男人!”

“抢男人!”

兽兽们嗷嗷叫着,一齐吼着冰娆的话!

渡海的时候,交通工具有海运,也有空运。

担任空运的自然是那些长有翅膀的飞行兽,海运的交通工具嘛,是鲸族、鲨族和海豚一族。

鲸族族长强烈要求冰娆等人由它负责运输。

齐亚枫等人见有机会乘坐鲸鱼,都激动到不行!

要知道,这可是海兽啊!人一生当中有机会坐着海兽在虚妄之海里逛上一圈,那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啊!

也许,这是他们这辈子唯一的一次机会了!所以,他们都想尝试一下!

冰娆也同意大家都坐海兽渡虚妄之海,毕竟,飞行兽可是经常坐的,但海兽却是第一次。

但柳家家主及几位长老却有些不放心。

海兽出了名的喜怒无常,万一到海中央的时候把他们丢进虚妄之海怎么办?更主要的是,在虚妄之海中是海兽的天下,面对如此众多的海兽,他们害怕!

只用看的都手脚发软,更别说乘坐了,他们真心没那个胆子啊!

看出柳家几人的胆怯以及多疑,鲸族族长有些不太高兴。

丫的,老子愿意载你们完全是看在小丫头的面子上,你们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觉得咱们会害了你!这算啥人吧?

霎时,鲸鱼族长就把柳家几位给拉黑了。

不过,它表面仍然不动声色。

待冰娆等人都坐到自己宽阔的背上后,鲸鱼族长一双冰冷的眸子便紧紧盯着柳家的几个人。

柳家人被鲸鱼族长看得小心肝乱颤,他们准备的飞行兽,只有八级,早就被眼前众多兽兽吓得不敢出来了,无奈的互相对视着,他们只好硬着头皮上鱼!

谁知鲸鱼族长却把脸一沉,冷声道:“对不起几位,我身上客满了!”

柳家主无语的看着睁眼说瞎话的鲸族族长,暗骂,好你个老鲸鱼,不想载他们就说客满了?

满毛线啊?

你身上才坐了几个人?几只兽?

眼见鲸鱼族长身上连三分之一的面积都没有坐满,可鲸鱼族长就是不载他们,顿时气得柳家几人浑身直打颤,心里也忍不住想要吐血。

这时,鲨族族长游过来笑着道:“来,来,我们载你们!”

柳家人闻言感动不已,可柳家主刚一坐上鲨鱼族长的背,鲨鱼族长就转身游走了。

这一幕,看得柳家几位长老很是傻眼。

咋个情况?只把族长拉走了?

紧接着,几只鲨鱼游过来,柳家长老们顿时明白了。

这是鲨族给他们准备的专人专鱼啊!

瞧瞧他们这待遇,多高!

柳家长老们安逸了。

一个个的坐到鲨鱼背上后,鲨鱼们载着柳家几位长老也游走了。

“娆儿,咱们也出发吧!”齐亚枫催促着,说实话,看到柳家那几个糟老头子有专鱼,他心里真是不舒服,他们凭什么啊?

但等到了虚妄之海的深处,齐亚枫就一点都不嫉妒他们了。

因为起风了!

鲸鱼体型庞大,比鲨鱼大了数倍,游走在海上异常的平稳,所以海风吹起后,他们也没感觉到要晕船,可柳家主及柳家几名长老却明显感到了不适。

一路上,鲨鱼晃晃悠悠的不说,这风一起来,鲨鱼原本就不平稳的身体顿时晃的更厉害了。

柳家人无奈,只能紧紧抓住鲨鱼们背上的鱼鳍,而鲨鱼貌似好像被抓疼了似的,居然大力的甩起尾巴,激起一片片海浪,霎时,柳家人就成了落汤鸡!

这还不算,行到虚妄之海的海中央时,鲨鱼又半潜进水里,害得柳家几人只有一个脑袋露在了外面,身子都浸在了水中。

看到他们凄惨的模样,齐亚枫等人忍不住狂笑。

说鲨鱼族不是在整那几个家伙,谁信啊!

这个时候,齐亚枫可一点不羡慕他们有专鱼坐了。

柳家几人心里更是郁闷的要吐血,他们压根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鲨族,这些鲨鱼居然如此对待他们!

呜呜…面对海上霸主,柳家人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咽,他们忍下了!

一小时后,终于看到西流云的海岸线了!

一路泡着海水浴,晕着船被载过来的柳家等人,见状都情不自禁的热泪盈眶,呜呜…能看到陆地了,真是太好了!

刚一这样想,载着他们几人的鲨鱼有力的尾巴突然一甩,毫无心里准备的柳家主及几名长老,就被高高的抛了出去…

“啊啊啊!”

半空中的柳家人尖叫着。

冰娆等人忍不住捂住眼睛,他们不忍直视了。

扑通一声,柳家人如同一枚枚小炮弹般垂直落地,并砸进了沙滩之中。

由于力道较大,沙滩又比较柔软,柳家几人半边身子都陷了进去。

突然,他们又感觉头顶来了一片乌云。

抬头一瞧,居然是数十只流着口水的大脑袋在旁观他们!

蛇!是蛇!还是体型极为庞大的蟒蛇!

呜呜…陷子沙子中的柳家主等人,小心肝开始狂颤,并不由自主的大声叫道:“冰娆,救命啊!”

冰娆等人安稳到岸,看到柳家主等人的情形,都忍不住大笑。

几条蟒蛇见自己等的人来了,一张嘴,就直接把柳家几人从沙子中拽了出来,它们这一举动,又把已经魂飞魄散的柳家人给吓得差点尿了!

虽然,蟒蛇们只是叼着他们,可他们心里的承受能力有限啊!

直到被几条蟒蛇放到地上,柳家主等人都小脸煞白,身体吓得发软,根本起不来了!

柳妖精见到自家晚辈如此没出息,心里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所以,她也没给柳成等人什么好脸色!

对此,柳家主等人都感觉委屈不已。不过,他们却不敢辨白,只能默默承受着姑姑的不满。

这时,一条体型最为庞大的蟒蛇也开口道:“你们终于来了,我们等你们很久了!”

听完蟒蛇的话,冰娆转头看向自己的兽兽,心道,果然西流云也有啊!

不过,他们在岸边只看到一些蟒蛇。

与对方打了个招呼后,蟒蛇们就把冰娆等人领到了距离虚妄之海不远的一处山谷之中。

那里被废弃多时,是西流云最好的藏身地点之一。

在山谷中,冰娆又看到了好几万的兽。

在加上自己从东流云带过来的兽,她的帮手至少十万只了!而且,十万只兽中,百分之九十都是七级以上的高阶灵兽,这些兽兽从数量上看或许不及沧云国人口数的百分之一,但架不住战斗力强啊!

不说其它兽,就自己这边的九级灵兽,都能灭掉好几个沧云国了,因为,仅九级灵兽就有二万只!

这相当于什么?

相当于二万个灵尊啊!

并且,九级兽兽与同等级的灵尊,那战斗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不然九级灵兽为何那么难抓?

看着眼前满脸期待的众兽,冰娆心情大好,做了一番安排后,她将兽兽大军暂时留在了这个隐秘的山谷,自己则带着哥哥等人,独自前往沧云国。

山谷离沧云已经很近了,水晶载着他们飞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抵达了沧云皇都。

远远望见沧云皇都城门口守卫森严,冰娆不禁冷笑,然后给哥哥、爷爷吃了一粒易容丹,他们便顺利的进入了皇都之中。

此时的沧云皇都,都沉浸在一片喜庆的气氛中,街道两旁商铺挂满了红色的缎带,街道上摆满了鲜花,走到哪,都能听见街上行人在议论沧云太子此次隆重非常的大婚。

这个时候,距离婚礼大典已经不到半个小时的了,冰娆等人顺着人潮赶往皇宫。

由于此次沧陌染的大婚,被沧云国上下视为重中之重的大事,因此,婚礼采取了半开放的形式,并允许全城百姓围观!

持有请柬的,可以进入皇宫,没有请柬的普通百姓,可以通过皇都市中心广场的那座巨大显示屏来观看典礼进程!

而完成典礼之后,一对新人还将坐着飞马车游览整个沧云皇都,以示自己的亲民之意!

说白了,就是让皇都中人都认识下他们的太子及两位太子妃!

随着婚礼时间一点点临近,皇都百姓的热情也完全被点燃,能不兴奋吗?沧云近二十年来,可都没有如此热闹的盛事了!

万众期待的婚礼啊!

隐在人群中的冰娆,暗自冷笑,这次的婚礼确实挺值得人期待的,因为,就连她都蛮期待,期待沧云国上下见到她带着十万只兽兽大军来抢男人,会是一种怎样的表情!

说实话,没发生这事前,冰娆还真没感觉到沧陌染对自己如此重要,她,只是习惯了沧陌染如同一个小尾巴似的跟在自己身边,可习惯也是很可怕的东西,习惯了一个人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放不下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处处照顾着她的小正太,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侵入了她的心,并在里面生根发芽!

既然放不下,那她自然不会放手!更不会把沧陌染拱手让给其他女子!

沧陌染,只能是属生她的!

生是她的人,死也必须是她的鬼!

她就是这样霸道!

所以,她来抢婚了!

来抢本就属于自己的男人!

她更不会让别人有机会羞辱沧陌染,她的男人,怎么可以被人逼着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

这一次,也是冰娆自重生以来,行事最为高调的一次!以后,她也不会在低调了!不然,总被人这样欺负到头上,也挺腻味人的!

想着这些的同时,广场大屏幕上也开始有了画面。

最先出现的,自然是皇宫之中最大的那间宴会厅。

霎时,围观众人的目光都被显示屏吸引了。

与此同时,皇宫之中,被关在一间房中的沧陌染,却异常冷静。

染儿趴在他的肩膀上,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粑粑,别怕,我们会保护你的!”染儿奶声奶气道。

“粑粑不怕。”沧陌染轻声道,他怕的是被媳妇误会啊!所以这一次,他不会在手下留情了!

门吱嘎一声被打开,进来一名侍卫。

“殿下,吉时就要到了!”侍卫提醒着。

“那又如何?”沧陌染淡淡道。

“是啊!那又如何?咱们粑粑不会跟任何女人结婚的,他只能嫁给我家麻麻!”染儿怒声道。

侍卫听得一头黑线,嫁给你家麻麻?你麻麻不是母狐狸吗?

当然,这话侍卫可不敢当着这只黑色小狐狸的面说,因为这只小狐狸实在是太凶,都已经抓伤好几名侍卫了!

随后,又进来十多名侍卫。

其中两名实力最强的,去围攻那只黑色小狐狸,并趁着染儿被人缠得分身乏术时,其他侍卫抬着沧陌染就紧张的快步离开。

“粑粑!放开我粑粑!”染儿火大吼着,并狠狠给了缠着自己的侍卫两爪子,就追了出去。

眼见粑粑已经快要被带到婚礼现场了,染儿急到不行,正准备冲进去,它突然被一道黑影紧紧抱住!

“媳妇啊!不是说了让你别乱跑的嘛!”抱住染儿的,是紫墨。

“放开我,我要去救粑粑!”染儿挣扎着,想要从紫墨怀里冲出去。

“媳妇,淡定!我们一定会救出岳父哒!你放心好了!”紫墨保证。

“真哒?那也不能让粑粑被别的女人占了便宜!”染儿要求道。

“必须啊!”紫墨慎重道。

闻言,染儿顿时放心了。

边上听着两只狐狸对话的无名,心里无奈感叹,现在自己就是一根会喘气的活柱子,妥妥被狐给无视了啊!

那个谁,你们就算想秀恩爱,能不能考虑下殿下的感受,能不能考虑下他们这些单身汪的感受?

轻咳了两声,无名提醒:“咱们去宴会厅周围埋伏吧!”

两狐点头,并立即前往宴会厅周围埋伏起来。

这一次,来营救沧陌染的可不仅仅只有无名、无端,可以说,沧陌染身边的明暗势力全都悉数到场,可谓人员最齐的一次!

而在宴会厅周围埋伏的则属于沧陌染手中暗势力的人,沧陌染身边明面上的人,有的已经做为贵宾进入了宴会厅,也有的重新夺回了侍卫的身份,就在不远处巡逻中。

知道殿下想干一票大的,无名等人都有些小兴奋!

但也有些美中不足,因为无名很遗憾,冰娆居然没来!

无名非常希望可以让冰娆看到殿下为她所做的一切,可是…不能否认,这一刻的无名,对冰娆是很失望的,不过,冰娆是殿下心尖上的人,他们即便有所不满,也不敢有任何意见,否则,被殿下抛弃的必然会是他们啊!

想到这儿,无名又郁闷上了。

殿下绝对是要美人不要江山、不要属下的典范啊!所以,为了他们最尊敬的殿下,他们也只能接受冰娆这个冷血无情的女人了!

不多时,无名等人眼睁睁的看着殿下被人五花大绑的抬进了宴会厅!

对此,无名等人只能忍受,因为,殿下还没有下命令!

被抬着进入婚礼现场的沧陌染,一入场,就立即引起了轰动。

在场宾客谁都没有想到,新郎不但是被人抬进来,还是被绑着抬进来的。

沧云国这是想闹哪样啊?

基本上,有资格受邀参加婚礼的,都是流云大陆上有头有脸的家族或势力,几乎涵盖了沧云、沐云、商云、东流云等所有的顶级家族,另外还包括灵师公会、器师公会、丹师公会以及驯兽师公会、佣兵公会的代表以及流云大陆上最有名望的七大佣兵团!但他们谁都没想到,新郎官居然是这样一副状态。

这是想结婚的样子吗?

狐疑的眸光,不约而同的转到正坐在上位的沧云皇帝身上。

沧云皇帝脸色忽明忽暗,心里郁闷到都快要吐血了!

他知道,当他要求侍卫们把儿子绑上婚礼大厅,自己这脸就已经丢到虚到之海了,可不这样不行啊!不绑着来,这不孝子根本不肯出席婚礼!

一个缺席的新郎和一个不情愿的新郎相比,还是不情愿的那个稍好点吧?

至少,无论如何,婚礼是有新郎的,而且沧云皇帝也相信,只要等礼成,并入了洞房,这臭小子想不认帐也不行了!

而且,他也想不明白,自己选的那两个如花似玉的儿媳多好啊!这死小子怎么就不愿意要呢?

这要是换成别的男人?还不得兴奋到脑出血?偏偏这不孝子还一脸仇恨的瞪着他!

他是亲爹,难不成还会害了这臭小子?

沧云皇帝心里真是又憋屈,又委屈!

边上的皇后见状,轻瞥了眼被绑着的沧陌染,然后又对沧云皇帝道:“陛下,吉时差不多了,婚礼可以开始了吧?”

“嗯,胡大人,马上主持婚礼!”沧云皇帝命令着。

“是,陛下!”胡里点头,然后大声道:“请新娘入场!”

音乐响起后,两名新娘子一脸娇羞的缓缓步入。

虽然两人头上盖着一层薄纱,但在场的宾客仍然能够看到两名新娘的表情,可以看出她们两人对婚礼是相当期待的,但这两名新娘又明显有些不合,走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之间的距离远得都能通过一辆飞马车了!

见状,齐亚枫等人忍不住嗤笑出声。

原本,伴着音乐,宾客们看着漂亮的新人入场还是蛮期待的,但齐亚枫等人那突勿的笑声响起后,就立即显得与婚礼喜庆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了!

瞬间,众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的转到了齐亚枫身上。

特别沐云国和赫连家族之人,听到齐亚枫等人的嘲笑,顿时气得双眸喷火。

齐亚枫等人连忙一脸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们实在是忍不住!这哪里像是婚礼啊!丧礼还差不多!”

说完,还越笑越大声。

而齐亚枫等人的话,也引得更多人怒目而视,可惜,他们根本不在乎,因为他们心知肚明,这婚礼根本成不了!沧云皇都外,十万只高阶灵兽随时等着抢婚呢!你婚礼还想成?那不做梦吗?

“娆儿呢?她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男人被抢吗?”突然,一直在看热闹的商赫,溜到齐亚枫等人身边,小声问道。

没办法,他实在是太好奇了,不得不问!

原本,商云也没打算派人来观礼,毕竟,他们很清楚沧陌染和冰娆之间的关系,可后来听说冰娆会来后,他们猜到有可能会有热闹看,就派了点代表过来,商赫正是代表之一,还有几位,都是商云国长老。

不过,几位长老并没有凑到齐亚枫等人身边,毕竟,长老们辈份在那里摆着,如果他们也过来,目标实在是太大了!当然,长老们此刻也抓心挠肝的想知道冰娆的想法,所以,他就过来打探消息了。

可惜,听完他的话,齐亚枫等人却跟他顾左右而言他,只字不提冰娆。

商赫无奈,只能耐心等下去。

眼见两名心情雀跃激动的新娘子几乎已经走到了沧陌染身旁,商赫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冰娆呢?冰娆在哪里啊?

这一站好位,可就要行礼了,现在还不出手吗?还等什么呢?

商赫有些替冰娆捉急,可就是不见冰娆出现啊!

“滚开!你们没资格站在我身边!”这时,沧陌染冰冷的声音先响了起来,众宾客顿时哗然,有情况啊!

两名新娘子小脸煞白,并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沧陌染。

“夫君,我们可是你的妻子啊!”赫连月美眸含泪,极度委屈的哽咽道。

虽然说,赫连月很不愿意承认沐天雪的存在,但不得不说,此刻她很需要沐天雪这个同盟,沐天雪也深知这个道理,并立即跟赫连月达成了一致。

“夫君,月儿说的没错,你怎么可能这样对我们呢?”沐天雪也附和道。

沐云皇室和赫连家族的代表,脸色也有些难看。

沧陌染当众给沐云公主及赫连家族大小姐难堪,这也等于在打他们的脸啊!

可惜,沧陌染根本不在乎,并冷笑道:“夫君?这也是你们能叫的?你们有那个资格吗?在敢乱叫,我就割掉你们的舌头!”

“你!今天可是我们的婚礼!”赫连月强忍心中怒火,并提醒道。

“不会有婚礼!我不承认!”沧陌染嘲讽道。

“逆子!你不承认也得承认!胡里,快些行礼,然后立即洞房!”沧云皇帝有些火大吼道,今天,不管自己这不孝子乐不乐意,婚礼都必须完成,不然他做这一切不全都白废了吗?

胡里很为难,宾客们脸上颜色也都很好看。

洞房啥的,要不要这么着急?

虽然跟冰娆关系不错的一些家族或势力,早就预见到这次莫名其妙的婚礼会很热闹,但谁也没想到,新人刚刚入场,就已经开始了激烈的唇枪舌剑,可惜,新郎官是被绑着的,这在一定程定上也显示了新郎目前属于弱势的一方,就是不知道新郎会如何扭转乾坤?他们突然间都有了期待!

“殿下,别让老臣为难了!”讨好的看着沧陌染,接到皇帝命令的胡里,哀求着。

“你也给我滚,狗东西,沧云养你就是为了吃闲饭的吗?连新娘子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清楚,还敢硬塞给我!”沧陌染双眸喷火的吼着。

在场宾客一听,立即竖起耳朵,满脸兴趣。

这是又有隐秘的事情了啊!

只是他们却不清楚,沧陌染说的是那位新娘子,毕竟,一共两名新娘嘛!

“这位赫连月小姐,前阵子在商云可是出了大丑!”随后,宾客们听沧陌染道。

听见这话,赫连月绝美小脸顿时更加苍白如纸,并哆嗦着,不敢置信道:“表、表哥,你、你怎么能污蔑我?”

赫连月清楚沧陌染指的是那件事,所以,她连忙摆出一副受冤枉的表情,可怜兮兮的道,以求搏得众人同情。

可惜这时,众人只想着听八卦,哪里还会顾得上看赫连月了。

沧陌染知道自己的话题引起了众人兴趣,并继续道:“数日前,赫连月在商云皇宫果奔,被很多侍卫看光、摸光了,她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嫁给我?别说嫁给我,就算是嫁给一头猪,她都不配!”

“另外,我说过了,别叫我表哥,我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表妹!”沧陌染瞥了眼面无血色的赫连月,补充着。

见沧陌染毫无顾忌,一点不留情面的说出了自己压根不愿意去回想的丑事,赫连月柔弱的身躯不禁有些摇摇欲坠,而宾客们则是满脸震惊,并诧异的看向赫连月。

还有这种事?

没想到赫连月居然是个如此放荡的女人!

在这种时刻,没有宾客认为沧陌染是在说谎,故意污蔑一名女子的声誉,因为以沧陌染的身份,根本没那个必要,在加上赫连月一看就明显是心虚的表现,所以宾客们立即相信了沧陌染的话,看着赫连月的眸光也充满了惊奇。

甚至有些好色的,脸上还满是遗憾,当时,他们怎么不知道呢?不然,一定会厚着脸皮前往商云皇宫的,可惜,便宜了商云的侍卫了!

“至于这位沐天雪…”沧陌染听着众人小声议论,再次挑起了话头。

众人瞬间又把耳朵给竖了起来。

这下,轮到沐天雪小脸煞白了。

原本,沐天雪还以为没自己的事,甚至还想嘲讽赫连月几句,就这样的女人,还想嫁给沧陌染?她配吗?配吗?

可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沧陌染提到了自己,顿时,她小心肝根本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沐天雪同样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她勾引的男人也不少,今天还有来参加婚礼的,你们当中有人愿意站出来认领这个女人吗?!”沧陌染脸上布满寒霜,似笑非笑道。

显然,没有人敢在这时候站出来,不然,岂不坐实了自己是沐天雪的奸夫?哪怕沐天雪是沐云国的公主,也没有人愿意陪着她一起名声尽毁啊!

“染儿!你、你不要胡说,天雪可是你表妹,你怎么能这样说她!”没等哽咽着的沐天雪辩驳,沐云国的太上皇,同时也是极力促成此次婚事的人,还是沧陌染外公的老者,就着急的从坐位上跳了起来,并脸色铁青的吼着。

“难道我说错了?”沧陌染似笑非笑道,后又补刀:“我说了,我没有表妹,你们都记不住吗?还是说,想逼我杀掉这两个女人,你们就不会想着让她们跟我套近乎了?”

“放肆!我是你外公,你怎么跟我说话呢?”一身华服的老者,让沧陌染给气得浑身颤抖。

沧陌染冷笑,“你们一个是我父皇,一个自称我外公,可是却对我做出这样的事,你们扪心自问,这样的你们配当我长辈吗?”

“那我们也是你长辈,在婚事上,你们必须听我们的!”沐云太上皇火大道。

“是吗?既然非得如此,那我就不要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长辈了!外公、父皇,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们,从今往后,众人见证,你们不在是我长辈!我,沧陌染与你们一刀两断,断绝父子、祖孙关系!”沧陌染声音寒冷如冰,不带一丝感情道。

“逆子!你还想反了天?我把你养这么大,你仅凭一句话就想和我断了关系?告诉你,做梦!你既然生为我的儿子,那么这一辈子都是!”沧云皇帝气得跳脚,并冲到沧陌染面前,扯着嗓子吼道。

“胡里,还傻站着干嘛?快点给他们行礼!”转头,沧云皇帝又朝胡里吼了起来。

胡里一个哆嗦,连忙点头,他、他可都被吓傻了啊!

谁能想到,十七皇子居然会说要和陛下断绝关系啊!这、这结果可实在是太严重了!

“殿下,不好意思,臣得罪了!”怕沧陌染恨上自己,胡里先给他赔罪,然后才大声道:“典礼继续!”

“你聋了?我说了,我与沧云皇帝断绝父子关系了,所以,他没资格逼我娶两个肮脏的女人!”沧陌染淡淡提醒,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平淡。

“殿下…”胡里身上冷汗狂飙,殿下啊!你可是陛下最优秀的儿子,陛下怎么可能会舍得呢?所以,他觉得殿下实在是太过天真,血脉之情可不是说断就能断得了的!

但殿下不肯行礼,两名刚刚被曝光了丑事的新娘子,又只是在一旁嘤嘤哭泣,唉!瞧这事闹的,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陛下,我可以证明十七皇子说的都是真的!”这时,一名女子从人群中优雅的站了出来,并打破了眼前的僵局。

“你想证明什么?你又是谁?”沧云皇帝见节外生枝,有些不悦道。

“我是冰家冰玲,也是赫连月和沐天雪的同学,所以我对她们十分了解,殿下说的事情,确有其事,赫连少主,对于沐天雪,你不会吃干抹净就不认帐吧?”冰玲淡笑着,将话题转到了赫连呈身上。

赫连呈脸黑了,并怒瞪着冰玲,该死的女人,居然当众说他和沐天雪有一腿?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赫连呈并未否认,同时也是想给沧陌染一个下马威,哼!我玩过的女人成了你的女人,捡了二手货,这滋味很*吧?

“真过去了?可我怎么记得,昨天你还和沐天雪见过面呢?”冰玲一脸无辜的轻笑着,道明事实。

赫连呈脸色又黑了几分,并瞪着冰玲久久无言。他心里却在想,该死的女人,胆子可真够大的,居然敢招惹他!

他昨天约沐天雪,除了想给沧陌染一些羞辱,还真没有别的想法,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可只要一想到,冰娆也属于沧陌染,说不定也是二手了,他这心里就跟吃了只死苍蝇似的,怎么也舒服不起来,因此,他就又跟沐天雪勾搭到了一起。

但他绝对没想此事曝光在众目睽睽之下,偏偏,让冰玲给捅了出来,此刻,他心里已经对冰玲恨得要死了,但大庭广众之下,他自然不能出手。

强忍怒气,赫连呈只能装出一副深情的模样道:“我只是想要祝福她,才约她见了一面!”

顿时,众人秒懂。

看样子是一出爱人结婚了,新郎却不是我的年度大戏啊!

众人真心觉得,今天这婚礼可真好看,好戏一出接一出啊!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令人期待的事情发生!

“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赫连少主如此的舍不得沐天雪,就把她带回去吧!”看了会儿热闹的沧陌染,见缝插针道。

赫连呈一噎,他只是随便说说,要不要当真啊?

可沧陌染就是当真,这种时候,哪怕是假的,他也要弄成真的!

赫连呈见自己貌似有些骑虎难下,只好提醒:“十七皇子,今天可是你的婚礼!把自己新娘子送人这种事,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吧?”

“赫连少主,请注意你的说辞,今天可不是我的婚礼,我说了,我不承认!另外,沐天雪也不是我的新娘子,她是你的女人!昨天才从你床上爬起来的女人,提起裤子你就想不认帐,这难道就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沧陌染认真的说着,脸上还尽是疑惑。

“赫连少主,还是把沐天雪领走吧!”冰玲配合着火上浇油道。

“啊!沐天雪昏倒了!”突然,一名宾客大声道。

众人这时才发现,他们只顾着看好戏,却没注意到沐天雪不知道啥时居然晕了过去。

沧云国一名丹师,接到沧云皇帝的眼神示意,连忙上前帮着检查,然后,这名丹师满脸震惊的看着沧云皇帝,“陛下,天雪公主有了身孕!”

“什么?”沧云皇帝同样震惊,并气得噌的一下又从坐位上站了起来,随后,他满脸怒色的看着沐云国太上皇,该死的,居然给他儿子弄了个怀了崽子的女人!而且,还是赫连家族的种!

另外,赫连家族又把自家女儿一起嫁了过来,这是想干什么?莫非想混淆沧云皇室血脉,好联手瓜分沧云国不成?

不得不说,沧云皇帝有些阴谋论了。

原本,他还觉得自己挑选的两名儿媳,不仅漂亮而且出身好,但现在一看,对方分明是不怀好意啊!

其实,沐云太上皇也挺委屈的,因为他的震惊并不比沧云皇帝少,更主要的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沐云该作何回应?而且,怕是误会,沐云国的丹师也上前检查了,结果完全一样,天雪确实是怀孕了。

沐云太上皇正在思考着对策,就听沧云皇帝又道:“沐天雪不守妇道,婚前*还身怀野种,自然不配再嫁我儿!现在本皇宣布,与沐天雪的婚约解除!”

沧云皇帝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不免有些庆幸,好在是婚礼前发现了,要不然他们沧云最优秀的皇子岂不是要被带了绿帽子?

听沧云皇帝单方面毁约,沐云太上皇就知道此事没有回转余地了,如果只是*还好办些,大不了多给沧云些补偿,可这都怀了孩子了,任谁也不会愿意当个便宜爹,给别人养儿子啊!

事已至此,理亏的沐云太上皇也不好在说什么,并让人将沐天雪抬了下去。

“冰玲,你可愿嫁与我儿?”倏然,刚打发了一名新娘子的沧云皇帝,又不安份的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