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们找了点帮手来

“魄儿,你说谁要娶别的女人了?什么两个麻麻?”犹豫着,沧陌染小心问道。

“粑粑你啊!你还有…唔,十天就要大婚了,就在这个月月底,要给我们娶两个麻麻,所以,我们是来见你最后一面滴!等过了那天,你就不是我们粑粑嘞!”冰魄数着爪子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冰煊听了冰魄的话有些皱眉头,他们来之前不是这样说的啊?他不明白冰魄干嘛要气粑粑?不过,魄儿一向精明,冰煊也识相的没有拆除穿它。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要大婚了?还有,我要娶两个女人?”沧陌染有些抓狂,该死的,这谣言是想害死他吗?

不用说,这话肯定是他那位好父皇传出去的,他也能想像得到对方为何要这样说,不就是想给他、给娆儿添堵吗?哼!他不会让那老混蛋如愿的!

沧陌染有些气极败坏,苍白的脸上因为愤怒而染上了一丝血色,他、他简直不敢想像娆儿听到这些谣言会做何反应?万一媳妇误会他了怎么办?

“对了,这事你们麻麻是不是也知道了?”沧陌染有些着急的问。

“必须啊!我们都知道了,麻麻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而且,粑粑知不知道自己要大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下子要娶两个女人了!”冰魄笑眯眯道。

“该死的,不是我要娶的!”沧陌染气得直咬牙,然后又紧张问:“你们麻麻既然知道了,那她是什么反应?她是不是误会了,所以一气之下才没来救我?”

“是不是粑粑要娶的又能怎样呢?听说流云大陆上的人都知道粑粑要大婚了,就连奶奶都收到请柬了…”冰魄有些不以为然道。

“该死的,我问你们麻麻是个什么反应!”沧陌染很火大,可惜冰魄就是顾左右而言它!

“麻麻说,粑粑就要坐享其人之福了,她也要去给我们找新粑粑了。”冰魄语出惊人。

沧陌染面如死灰!

该死的!媳妇果然是生气了!

他有些心慌,这可怎么办?

不行!他得想办法离开!他要去找娆儿解释清楚,不能让娆儿误会!不然,他媳妇就要没了!

跟媳妇相识十多年,沧陌染自认很了解冰娆,知道这样极端的事情她肯定做得出来,呜呜…媳妇,你不要和别人跑啊!

心急火燎的沧陌染,挣扎着就想要起身,不过,他浑身无力,就连起身都有些费劲,这样的事实,简直令他心中恨意滔天!

该死的!自己居然关键时刻掉链子,沧陌染愤恨的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

冰煊则同情的看着可怜粑粑,粑粑,你被冰魄这黑心鬼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啊?你的判断力呢?都喂了狗了吗?

这个时候,冰煊也看出来了,冰魄就是在故意刺激粑粑,难道是因为粑粑被结婚,所以,它不爽在报复吗?

不得不说,冰煊真相了!

冰魄就是在报复!

谁让粑粑结婚的消息让他们担心了那么久?而且,它也觉得粑粑很欠教训,只不过回趟家而已,咋就把自己弄得这样惨呢?

来之前,冰魄设想过好几种沧陌染会有的情况。

一是,粑粑真要结婚了,当然,这也是最坏的结果。如果此事为真,那么他们和沧陌染的关系也就么有了!麻麻也可以开开心心的改嫁了!

二嘛,这消息是别人故意散步出来的,不关粑粑的事!

现在看来,这消息还真不关沧陌染这笨粑粑的事,只是谁也没想到,沧陌染此刻状态会这样惨,冰魄看着实在是生气,所以就信口胡扯,想要给粑粑一个教训了!

而沧陌染心里着急又害怕,难免失了判断,以为冰娆真的不要他了,他又因为中毒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又急又气,怒火攻心之下,沧陌染噗的一声,喷了一口血,顿时吓得几只小兽以及幽冥神火脸都白了!

“粑粑!”

“主人!”

看到沧陌染脸色苍白如纸,在场的四个小家伙真是快要吓死了,特别是冰魄,粑粑本就中了毒,身子虚得很,现在禁不住它的刺激居然吐血了,这可怎么办啊?

呜呜…冰魄急的直挠头,它不是故意的啊!只是想吓唬吓唬粑粑嘛!

“让你乱说话!”冰煊恶狠狠的瞪了眼冰魄,然后连忙安慰沧陌染道:“粑粑,魄儿和你开玩笑的,你不要听它胡说,麻麻还没想改嫁呢!”

“嗯,还没来得及改嫁呢!”冰魄补救道。

可惜,它这话又被冰煊瞪了,缩了缩小脑袋,冰魄再次改口:“麻麻,没改嫁!”

沧陌染耳边响着冰煊和冰魄的声音,但大脑却一片空白。

此时此刻,他啥都听不进去,只是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他知道,媳妇肯定是误会他了,不然,媳妇知道这事不可能不来!而他,又无力离开这里…

伤心、失落,一起涌向沧陌染!

父皇,我恨你!

我真是你的儿子吗?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想起数日前,他跟沧云使者回到皇宫,看到父皇还好好的活着时,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父皇为了诱他回来,居然诅咒自己,也真是蛮拼的!

而后,高高在上的沧云陛下便跟他谈条件,目的自然是想分开他和媳妇,还承诺,如果他肯离开娆儿,就把皇位传给自己!

当时,沧陌染明明白白的告诉他,那是不可能的!

显而易见,父子之间的这次谈话以失败告终,然后,在他想要离开皇帝的御书房时,就中了毒!

后来他才知道,那毒早在他踏进书房的那一刻就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无论他答不答应都会中毒,但如果自己答应了老皇帝的条件,解药当时就会奉上,而他没有答应,就被关了起来!

可关起了他,那位好父皇居然还嫌不够,又炮制出他要大婚的传闻,这是想先斩后奏逼他就范吗?

他,不会让那个男人得逞的!

出了这样的事,他对生了他的男人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他终于可以彻底割断那一点点血脉之情,死心了!

父皇,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

心下发狠的沧陌染,在思考了许多之后也慢慢淡定了,但他仍一言不发,并一直盯着天花板。

冰煊几个见他如此,啥都不敢说了,只是默默的在他身边陪着。对于把中毒的沧陌染弄成这样,冰魄心里有小小的内疚,但它却不认为自己有错!

你们父子两个斗法,害得麻麻伤心,身为麻麻的儿子,它还不能小小的报复一下吗?

男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想保护得了自己的女人?

冰魄真心觉得,粑粑是应该受到教训的!因为他太掉以轻心了!

当然,经此事件,冰魄觉得粑粑以后肯定不会在轻信自已的亲人了,这对他们来说,倒是一件好事啊!如此一来,麻麻就不会被那老皇帝欺负喽!

心里默默激动的冰魄,在沧陌染发呆时将自己的小心思掩饰的很好,在加上现在气氛有点低落,所以,它觉得自己还是夹起尾巴做狐比较好!

另一边,沧云皇帝在知道皇宫又闹了鼠患后,气得脸都青了,丫的!几年前的鼠患,害他损失了藏宝库和自己私库的全部财产,那些死老鼠现在居然又来?

不过,为了对付那些臭老鼠,他自然也早有打算。

鼠患刚刚一发生,沧云皇帝就命令放出他饲养的数千只猫咪去抓老鼠,顿时,皇宫内的老鼠被猫追得四处乱窜。

得到侍卫汇报的这一消息,沧云皇帝心情简直不要太好!

区区没有灵智的老鼠,居然还想跟他斗?简直是痴心妄想!要知道,他一早就有准备在等着了!如今看来,那些猫果然没有白养啊!

后来,皇宫内的老鼠是没有了,但侍卫汇报的结果却是,皇宫养的数千只猫一只老鼠都没有抓到,它们只是把老鼠吓跑了!

听到这儿,沧云皇帝心情顿时不美丽了!

这话的意思,是那些老鼠还会卷土重来吗?

“大胆!去给我下点老鼠药!”沧云皇帝气得直拍桌子,并吩咐道。

侍卫领命刚刚离去,便有大臣急急忙忙的求见。

“陛下,不好了,现在流云大陆上都在传,您、您…”前来汇报情况的某大臣,结巴着根本不敢说,并时不时的用自己的小眼睛偷瞄沧云皇帝。

“传我什么?说!”沧云皇帝现在最见不得大臣这种犹犹豫豫的作派,所以在大臣吞吞吐吐的之后,他就忍不住吼上了!

“传,陛下您驾崩了!而且,说的有鼻子有眼,臣等已经接待了好几波前来询问此事的家族了。”见陛下生气了,大臣连忙道。

“从哪传出去的?”沧云皇帝听是这个,反而淡定了。

“不知道,突然间陛下死讯就传遍了整个流云大陆,甚至,赫连家族和沐云国都派人前来询问婚礼是否如常进行!”大臣小心翼翼道,并紧张的观察着陛下的脸色,他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汇报情况的啊!但愿陛下不要迁怒于他!

“哦!你是怎么回的!”沧云皇帝淡淡问道。

“臣一口咬定,这事是谣言!”大臣肯定道。

“嗯,既然是谣言,那就不必理会!等到染儿大婚那天,这谣言自然不攻自破!”沧云皇帝自信满满道。

其实,不用猜他也知道这事会是谁传出去的,哼!冰娆,你以为放出这样的谣言,朕就会震怒?就会取消婚事?

别做白日梦了!

别说他没死,就算他真死了,染儿的婚事也必须继续,决不能停!

知道皇帝没当回事,大臣稍后告辞。

接着,沧云皇帝又召来了胡里。

“陛下,召老臣前来,可是想问婚礼准备的如何了?”胡里不愧是皇帝心腹,现在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受宠信了,但他对皇帝的心思猜得还是很准滴!

沧云皇帝闻言点头,并慎重道:“这事不能出任何差错!另外,你通知城门口一定要严加防范,冰娆等人一律不得入城!”

“陛下放心,臣在城门增加了两倍的兵力,冰娆不出现也就罢了,只要她敢来,臣必定将她活捉!”胡里保证!

“嗯,绝不能让她进城来捣乱!不然,染儿的心只怕又要被他给勾走了!”沧云皇帝一脸担心道。

胡里听完则忍不住腹腓,陛下啊!你家染儿的心,一直在冰娆身上啊!所以,不能算是人家又要勾走,而是您老人家根本就没有勾回来!

说实话,胡里还真想不明白,殿下怎么就会对个废物如此死心踏地呢?这可真是太不科学了?殿下究竟看上冰娆哪点啊?难道只因为她长得漂亮?殿下看着不像如此肤浅之人啊?

胡里实在没办法相信,那么优秀的十七皇子,也会被女人的脸蛋所迷!他以为,殿下本身就是个美人,真那么喜欢漂亮脸蛋,看自己就好了,何必去看女人呢?他可不认为,有哪个女人能比殿下长得美!

至于冰娆,顶多和殿下齐鼓相当罢了!

因此,胡里就算想破了头,都不明白殿下为何看上冰娆。

在他眼中,冰娆除了漂亮点,还真没啥大的优点,废物之名又声名远播,这样的冰娆,根本不可能给殿下任何帮助,反而还会给殿下拖后腿,所以,一无是处的冰娆,反而夺了他们沧云最优秀殿下的心,这事本身就透着蹊跷和不可思议。

对此,胡里也思考了许久,但却没能想出一个结果来!

当然,他们仍会如此想冰娆,完全是因为冰娆在消失十年后,他们沧云对与冰娆有关的消息收集的就少了!再者,无论是他还是陛下,根本都没将冰娆放在眼中,因而沧云也就自动忽略了所有有关冰娆的消息,甚至,与冰娆有过节的五大家族,也想尽办法不让自家损失惨重的事实传出来,毕竟,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哪怕掩盖不住而传出点蛛丝马迹,他们也会迅速的毁灭消息来源!

正是在沧云不想知道,五大家族又不愿意透露的情况下,与冰娆有关的消息便在沧云形成了盲点,以至于这次的沧陌染中毒事件,很多人都参与了!

当然,他们倒也不怕十七皇子事后报复,毕竟,现在坐在皇位上的人可是陛下啊!再者,他们也认为自己是为了十七皇子好,毕竟,冰娆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与殿下不般配!身为沧云国之人,他们怎么能忍心看到殿下受委屈,甚至受尽世人嘲笑呢?

想着这些,胡里又慎重保证:“臣定当尽力!”

胡里知道,这可是陛下给他的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尽心尽力,绝不能让陛下再失望!

“爱卿,你的小女儿也快成年了吧?”接着,沧云皇帝随意问道。

胡里顿时心头一跳,陛下啥意思?

“等你小女儿成年,朕就做主让染儿纳她为妃!”沧云皇帝笑着道。

“谢陛下!”胡里心头暗喜,陛下还是宠信他滴!这不,又给他们胡家机会了!

“其实,这次染儿大婚,朕本打算多给他选几位妃子,不过,爱卿应该也知道那沐天雪、赫连月跟咱们沧云皇室的关系有些不一般,如此一来,别的女子身份就有些不够看了,唉!还是有些委屈了染儿啊!”沧云皇帝感叹着。

“陛下,十七皇子乃人中之龙,将来必是要皇宫佳丽三千的,所以,不急!以后还会有机会的!”胡里安慰着。

“嗯,说的也是!只要这次染儿顺利的娶了沐天雪和赫连月,以后,朕在想让他娶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吗?”沧云皇帝十分自信道,这话也是故意说给胡里听的,目的就是想给他吃颗定心丸!

胡里连连点头,又拍了沧云皇帝不少马屁,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回家之后,胡里自然是迫不急待的将沧云皇帝的打算跟小女儿说了,并让她好好表现,一定要让沧陌染对她另眼相待!

胡里的小女儿,名胡娇,今年还不满十六岁,但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容貌也倾国倾城,是个难得的美人。在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她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肝砰砰狂跳个不停。

想起曾经偷偷看过一眼的十七皇子,胡娇甚至觉得她好希望明天就能长大!

用一见倾心来形容她对沧陌染的感觉,胡娇觉得一点都不为过!毕竟,十七皇子那般出众的男子,简直世间少有,她就不信有哪个女子能抗拒得了嫁给对方的诱惑!

回想起沧陌染高大完美的身材,俊美不凡的脸蛋,胡娇感觉自己身体好似着了火似的,烫到不行!

十七皇子!我一定要嫁给你!

默默的暗自发誓,胡娇顿时又嫉妒起沐天雪和赫连月来!

哼!不就是身份比她高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等她嫁给了沧陌染,她一定要想尽办法夺了殿下所有的宠爱,她要让世人知道,殿下最爱的人是她!是她胡娇!

不过,胡娇虽然心里自信满满,但只要一想到殿下过几天就要大婚了,她这心里就憋屈到不行,特别是在知道自己以后也会嫁给沧陌染之后,她这心中的妒火就怎么也控制不住了!

“来人,陪我出去走走!”胡娇召来婢女,陪着她一起上街购物去了。

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多都愿意花钱发泄!胡娇自然也不例外。

出去后,她几乎见啥买啥,逛了大半天,胡娇才满载而归。

但,刚刚走到一条小路,胡娇和婢女就感觉眼前一黑,接着便啥都不知道了。

等胡娇和婢女醒来,才发现她们被带到了一间民宅之中,给五花大绑的绑在了两张瘸了腿的椅子上。

身处的宅子,很破旧,里面还满是灰尘。

看到这样的地方,娇生惯养的胡娇顿时害怕了。

这时,一蒙面黑衣人出现在两人面前,冷声道:“不想死的话,我问你们什么都要老实交待,知道吗?”

胡娇主仆忙点头,小脸也随即煞白,她们是真害怕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听说,你要嫁给十七皇子了?”蒙面黑衣人首先问。

“嗯嗯,等我成年就会嫁给他,所以,你们最好马上放了我,我可是皇家的人,敢如此对我皇家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胡娇威胁着,小心肝则狂颤。

“哈哈!想嫁十七皇子?也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命呢!”蒙面黑衣人冷笑道。

“你、你什么意思?”胡娇哆嗦着问。

“我的意思,你能不能活得过成年都不好说!”蒙面黑衣人提醒道。

“我,我当然可以活过成年,不仅如此,我还会活得很幸福,会给十七皇子生儿育女!以后,我会是沧云最尊贵的一国之后!”胡娇火大吼道,她觉得自己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堂堂胡家千金,居然被个绑匪给羞辱了,这让骄傲的她如何承受?

“野心倒是不小!但也是在白日做梦!”蒙面黑衣人恶狠狠道,心里则在想,要不要先咔嚓掉这女人呢?免得等她真成年了,又跑去给殿下添堵?

“怎么会是白日做梦?这可是陛下亲口答应我父亲的!”胡娇不甘示弱道。

“是吗?娶妻这事,我听说沧云皇帝可做不了十七皇子的主!所以,你的愿望只怕是要落空了!”蒙面黑衣人刺激着。

“这绝不可能!陛下不会骗我的!我一定可以嫁给十七皇子!”胡娇扯着嗓子吼道。

“你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了,你难道没听说,十七皇子根本不听沧云陛下的吗?除非,这事是十七皇子亲口答应你们的,不然,都做不得数!”蒙面黑衣人坏笑着道。

“可以的!我一定可以嫁给殿下的!”胡娇明显有些受打击。

蒙面黑衣人趁机诱哄:“十七皇子若没有亲口答应,你就嫁不了!但我倒是可以给你出个主意,如何?”

“什么主意?”胡娇连忙问。

“找到十七皇子,让他亲口许下承诺!”蒙面黑衣人提醒!

“好!我、我就让父亲去找十七皇子,我一定会让他亲口答应娶我!”胡娇自言自语道。

“嗯,去吧!我会放你们离开的!”蒙面黑衣人善解人意道。

胡娇没想到这黑衣人居然如此好说话,可他是为了什么啊?

不由的,胡娇问了出来。

蒙面黑衣人一脸正气道:“为了帮你啊!”

“帮我?”胡娇漂亮的小脸蛋上有些孤疑。

“嗯,我愿意看到有情人终情眷属,你不必感谢我,当我是善良又喜欢助人为乐的小天使就好!”蒙面黑衣人淡定自若道。

胡娇竟然奇迹般的相信了他!

尔后,蒙面黑衣人放走了胡娇主仆。

两名女子一离开,蒙面黑衣人身后就响起一道调侃的声音:“善良又喜欢助人为乐的小天使,嗯?无名,我今天才清楚你的本性啊!”

无名一把扯下脸上的黑色面巾,转头怒瞪着无端道:“我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殿下?”

“嗯嗯,是为了殿下!”无端抹了把额上冷汗,附和着。

“哼!算你识相!”无名满意道。

“对了,你这办法会有用吗?”随后,无端又问。

“应该有用吧!”无名心里也没底。

“唉!但愿吧!”无端叹气,也不知道老皇帝把他家殿下藏哪了,怎么就找不到呢?

其实,他们会想出这样的办法也实属无奈,不过,效果还不错,至少胡娇回到家后,就立即缠着胡里让他去找沧陌染确认。

胡里却面有难色,他上哪找沧陌染啊?陛下都把人藏起来了,不到大婚那天,只怕谁都找不到!

“父亲,父亲,你最疼我了,你去找殿下确认下嘛!”胡娇见父亲不吱声,只能撒娇道。

“殿下在个秘密地方,我根本见不到,怎么去确认?”胡里无奈道。

“那、那万一以后殿下不肯娶我怎么办?”胡娇一脸不放心的道。

“君无戏言!陛下的话你还不信?”胡里一听,立即板起脸不悦道。

他这个女儿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这样的话居然也敢说?这是在怀疑陛下的承诺吗?好在这是在自己家里,又只有他们父女两人,不然,传到陛下耳中,他们胡家只怕又要被陛下厌弃了!

怕自己女儿又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胡里连忙令侍卫将胡娇送回房间关了起来,并直言,等殿下大婚那天再放她出来,到时,就能见到殿下了!

胡娇听完虽有些许不悦,但她也知道父亲不高兴了,只能乖乖的跟着侍卫回了房间,不过,她也决定,等殿下大婚那天她要亲自跟对方要承诺!

她一定要沧陌染亲口答应她,成年后就会娶了自己!

“难道真得等到殿下大婚咱们才能救出殿下了?”一直在听墙角的无名,郁闷道。

“那就等吧!”无端虽然不愿意死心,但胡里这位皇帝心腹都不清楚殿下被关在哪里,只怕别人也不会知道。

心烦意乱的两人,很快回了住处。

刚一进院子,他们就惊讶发现院中多了两兽。

一只狐狸,一只鹰!

“你们怎么在这儿?”无名很是诧异,随后又惊喜道:“娆儿小姐也来了吗?”

“主人没来,我是来找我媳妇滴!”紫墨有些娇羞道。

“……”无名、无端极其无语,殿下媳妇没来,你却来沧云找媳妇,这算怎么回事啊?

“我媳妇离家出走了!”见两人傻愣愣的,紫墨又道。

“呃!你媳妇为什么离家出走?”两人跟紫墨相处了这么久,自然清楚它口中的媳妇是谁。

“它来找岳父!”紫墨略带不悦的看着无名、无端道。

“呃!来找殿下了?可我们并没有看到它。”无名实话实说道。

“我也觉得你们也不可能看到它们,我们就是来和你们说一声,若是有机会见到记得通知我们!”紫墨说完,拍拍紫沧的翅膀,示意它们可以离开了,它还要继续找小媳妇呢!

“等等,沧云皇都这么大,你们去哪里找啊?不如就留在这里吧!若我们遇到,直接就让你媳妇过来这里与你们汇合了,如何?”无名提议道。

按他的想法,这两只兽可都是九级灵兽,真能留下等到殿下大婚那天,至少还能帮着救救人增加点战斗力,要知道,这么好用的打手可不好找啊!

两兽对视一眼,还真就点头同意了。

顿时,无名、无端大喜!

有了这两兽帮忙,就算娆儿小姐真因为此事生气并对殿下不闻不问,殿下至少也不会太伤心,因为他们完全可以说,这两兽的行为是冰娆小姐授意的嘛!

想到自己的好主意,无名、无端都忍不住想给自己点个赞了。

十天时间过得很快,但对沧陌染来说却如同地狱中一般。

这十天中,他几乎很少吱声,并总是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冰煊、冰魄、染儿以及幽冥神火看到这样的沧陌染,都有些担心起来。

十天来,看着沧陌染无声的折磨自己,冰魄真心有些愧疚了。

它是真没想到,粑粑会把自己的话当真,甚至于,它后来改了口粑粑都不相信了,呜呜…这可怎么办?

如果麻麻知道自己欺负了粑粑,会不会一怒之下不要自己了呢?

冰魄有些不知所措了。

突然,房门传来异响,冰魄、冰煊、染儿连忙钻到桌子底下躲好。

随着门被打开,一队侍卫拿着一套红色礼服出现在房间之中。

“滚出去!”听到开门声,沧陌染终于说话了。

“殿下,今天是殿下大婚的好日子,陛下请殿下换上礼服!”侍卫队长一脸恭敬道。

“不可能!我不承认这婚礼!”沧陌染冷声道。

“殿下,请不要令属下为难!”侍卫队长似乎早就料到沧陌染会如此说,因此十分有耐心道。

“告诉他,想我大婚,便抬着我的尸体去吧!”沧陌染威胁着。

“殿下!属下说了,不要让属下等人为难!”侍卫队长脸色有些难看,这话若是真让陛下知晓,陛下只会责怪他办事不利。

想过,侍卫队长手一扬,几名侍卫便一拥而上按住了沧陌染的胳膊,将他制服住。

沧陌染满脸悲愤挣扎,并火大吼道:“该死的,你们放开我!”

“殿下不要乱动,不然万一属下等人粗手粗脚的伤到殿下可就不妙了!”侍卫队长提醒着。

沧陌染眸光如箭,直直的射向侍卫队长,冷声道:“你们最好祈祷本殿永远不会脱困,不然今日之辱,来日本殿定当加倍奉还!”

“殿下差矣,这怎么能算侮辱,我们可是奉命行事!”侍卫队长十分不以为然道,他会这样说,自然是不认为沧陌染有机会逃走,要知道,陛下为了今日大婚可是做了万全准备,到时,务必保证连只蚊子都飞不出去,当然,也没有母蚊子能飞进来!

“好个奉命行事!总之,你们记得!今日不管你们奉了谁的命,将来你们都难逃一死!”沧陌染暗紫眸光一片阴沉,心中满满的都是恨!

恨那个男人,也恨自己!

“如果真有那一天,属下等人便是死了也心甘情愿!”侍卫队长死猪不怕开水烫道,自从接了这差事,他就知道不好做,而且必定会得罪了殿下,可皇命难为,他难道还能抗旨不成?

“好!记住你的话!”沧陌染冷笑。

这时,侍卫们也已经手脚利落的帮他穿好了结婚礼服。

沧云皇室大婚,流行穿红色礼服,沧陌染的这套又是特意为他量身订做的,因而哪怕他此时脸色很苍白憔悴,也难掩他的绝世风姿!

看着这样的沧陌染,侍卫队长觉得身为男子都忍不住有些精神恍惚,更何况外面那些花痴女子?

侍卫队长敢断言,这样的殿下一出去,只怕整个沧云国的女子都要为之疯狂了!

可惜,哪怕穿上了礼服,沧陌染也不肯出了这扇门!

侍卫队长对此十分纠结,他就想不明白了,殿下怎么就不愿意大婚呢?要知道,两名新娘子不论脸蛋、身份以及实力,那可都是万中挑一,殿下究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还能坐享齐人之福的一次娶两个!

这样的好事若是换到别的男人身上,只怕早就欢欢喜喜的穿上礼服去大婚了,怎么也不会向殿下这般,跟上刑场似的吧?

“殿下,今日之事是无法更改的,所以,属下希望您不要令属下为难,不然,属下只怕还要使用非常手段了!”侍卫队长耐着性子,继续提醒。

“呵,我说过了,除非带着我的尸体去!”沧陌染紫眸释放着寒意,狠戾道。

“殿下!”侍卫队长面色阴沉,带着尸体去,那还是大婚吗?再者,他也没那个胆子!

迫不得已,侍卫队长又给几名侍卫使了眼色,临来前陛下说过了,如果殿下不肯主动配合,绑也要绑来!

侍卫们会意,立即拿出绳子,就要往沧陌染身上绑。

“你们好大胆子!”沧陌染倍感羞辱,这些混蛋,竟敢如此对他?

侍卫队长则一副殿下,我也是被逼无奈的表情看着沧陌染,然后,沧陌染就被几名侍卫给抬走了。

他们一走,几个小家伙立即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并担心的互相对视,冰魄更是直接道:“现在怎么办?麻麻还没来,看来只能靠咱们去救粑粑了!”

“咱们还是先静观其变吧!尽量拖着时间不让他们逼着粑粑行礼就成了!”冰煊想了想道,他相信,麻麻一定会赶过来滴!

事实上,这个时候冰娆已经在路上了。

早上,冰娆、冰溪、钟伯、柳妖精、莫都、齐亚枫等人便汇聚到一起,直接从柳宅出发了。

随行的,还有柳家家主及几名长老。

他们坐着飞行兽抵达虚妄之海后,本想立即渡海,谁知紫衡却说让他们等等。

虽然不明白紫衡用意何在,但他们还是停了下来。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齐亚枫有些等着急了,并问:“咱们在等什么呢?这样等下去不会耽误了婚礼吧?若是去晚了,到时没准生米要煮成熟饭了!”

“乌鸦嘴!没有我们允许,沧陌染敢娶别的女人,我就把他命根子咔嚓了!”紫衡恶狠狠吼道。

顿时,吓得齐亚枫一个激灵,并下意识的夹紧双腿,还用眼神示意冰娆,娆儿,你家的兽好凶!

冰娆则很淡定,并用眼神回着,凶点好,不会受欺负!

不过,她也有些好奇紫衡在等什么呢?

看出冰娆的疑惑,紫衡不好意思笑着道:“嘿嘿!小娆儿,我们找了点帮手来!”

“帮手?”冰娆想说,他们帮手足够了!

那么多九级灵兽,去沧云抢个亲,杀个把人都不成问题啊!

但,既然是兽兽们的一片好意,冰娆也不能拒绝!

等就等会儿吧!

不多时,远方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奔跑声,那声音震耳欲聋,并且奔跑声也越来越近。

伴着尘土飞扬,无数道残影霎时出现在了冰娆等人面前。

众人一瞧,差点没吓晕过去!

我去!居然来了近万只狼!

为首的数十只狼中,最为醒目的则是两只九级银狼,它们也是冰娆的老朋友,之前一直带着族人长期住在柳妖精家中,前段时间才回了森林,如今,它们又出现了,带来的狼群甚至是之前的十多倍!

银狼王羞涩笑笑:“娆儿,我带了几个狼族朋友来给你帮忙了!”

“谢谢!”冰娆有些感动,兽兽们的友谊可是相当难得的,毕竟,她很清楚兽兽对人类有多么的不喜。

之后,银狼王便主动将各狼族之王介绍给冰娆。

它带来的狼族,除了银狼族还有雪狼族、黑狼族、火狼族等,其中最为稀少的当属变异狼族,血狼族、冰狼族!

在来这儿之前,众狼族之王都听银狼王提起过冰娆,因此对她印象不错,初次见面双方也都十分的客气。

看着冰娆淡定自若的同狼族之王们交谈,了解冰娆的人都相当淡定,唯有在场的柳家人,内心震惊到不行,眼睛也瞪得溜圆。

刚刚那只银狼王说,请了几个狼族来帮忙是吧?

这是几个吗?是吗?

只怕整个流云大陆的狼族,都被那只银狼王请来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