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二十八章 沧陌染要大婚?

酝酿了下,柳妖精才看着沧陌染表情古怪的开口道:“染儿,你父皇驾崩了!”

“什么?”闻言,沧陌染俊美的小脸不禁有些煞白,大脑嗡的一下一片空白,心头更是一跳,对他来说,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惊人了,好端端的那老家伙怎么会死呢?

意外还是他杀?

冰娆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初一听闻沧云皇帝驾崩了,她都吓了一跳,可那老东西有这么容易死?

要知道,沧云皇帝身边可是有不少的暗卫、死士,想要杀掉他还真是不容易,除非是意外!

“殿下,快跟老奴回去吧!陛下已经等候您多时了。”抹着眼泪,沧云使者继续道。

“你家陛下不是已经驾崩了吗?”听完沧云使者的话,冰娆淡淡问道。

“是驾崩了,可一直没发丧,在等着殿下回去呢!”沧云使者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有些瀑布汗,但他觉得这样的话说出来也能体现出沧云皇室对殿下的重视,所以,他说的十分顺口。

“驾崩多久了?”眨眨眼,冰娆不可思议问道。

沧云使者有些幽怨,心道,你打听那么清楚干嘛啊?跟你又没什么关系。

柳妖精见状,无奈回道:“已经两个多朋了,从你们前往爱达火山不久,沧云皇帝就驾崩了!”

“这么久了?”冰娆、冰溪、钟伯都震惊了,两个多月不发丧,就是为了等着沧陌染回去?这事,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

不是他们对死人不敬,只是觉得这事太过蹊跷,要知道,沧云皇帝可是一直能吃、能喝、能睡,还能睡女人,这样的人,说死就死了?

当然,也许沧云皇帝是有什么隐疾,也说不定!

“殿下不回去,不敢发丧。”沧云使者小心肝乱颤道,心里有些慌了,不过,他面上却佯装镇定。

“殿下,跟老奴回去吧!陛下的事情还等着您去料理呢!”转头,沧云使者又对沧陌染道。

“父皇真的驾崩了?”这时,已经冷静过来的沧陌染,确认问道。

“这还有假吗?驾崩前,陛下已经立您为太子了,所以,现在沧云可是有许多事情等着您去处理呢!”沧云使者认真道,生怕沧陌染不相信自己的话,唉呀呀!这可真是苦差事啊!

“你是指继承皇位的事吗?”沧陌染又问。

沧云使者愣了愣,继承皇位?那啥,只怕还得等等了。

不过,沧云使者嘴说却道:“正是!这可都是大事啊!殿下,快跟老奴回去吧!”

“圣旨呢?”沧陌染伸出手,向沧云使者讨要。

沧云使者傻眼,圣、圣旨?

“怎么,没有圣旨吗?”沧陌染冷声问道。

“有、有,只是老奴没有带来。”沧云使者苦着脸道。

“圣旨都不带来,你就敢来传旨让我回去?真是好大胆子!”沧陌染一拍桌子,噌的一下站起来怒道。

沧云使者见状吓得一哆嗦,又连忙抱住沧陌染大腿道:“殿下,老奴出来的太急了,只一心想着快些让殿下得知这个消息,哪里还顾得到圣旨啊!呜呜…请原谅老奴失职啊!”

“没有圣旨,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假传旨意?又或者,是你故意想骗我回去?”沧陌染一脸怀疑道。

“殿下?”沧云使者心里发苦,殿下实在是太难搞了啊!

“使者大人,别愣着了,快抓紧时间回沧云取圣旨吧!”见沧云使者还想说些什么,冰娆当即提醒。

沧云使者听完冰娆的话,其实很想吼,这没你什么事,一边玩去啊!不过,他不敢,他太清楚冰娆在殿下心中的地位了,如果他真这样吼了,殿下直接就能咔嚓了他,可真让他自己回去,他又有些不乐意,只能看着沧陌染。

“娆儿说的不错,你快回去取圣旨吧,没有圣旨,我不会和你回去!”沧陌染固执道。

沧云使者无奈,只能抓紧时间赶回沧云。

使者走后,沧陌染回了房间便问自己的两名属下:“怎么回事,消息可靠吗?”

“这…不确定。自从陛下驾崩的消息传来,我们一直有安排人去确认事情的真实性,但沧云皇宫戒备森严,大批侍卫都被重新换掉,咱们安排的眼线正好在其中,而重新安排进皇宫的眼线,一时间也接触不到如此隐秘的消息,殿下,是属下失职!”无名一脸愧疚道。

“这也不能怪你,那边…应该是早有准备了。”沧陌染善解人意道。

事实上,在场的三人,包括沧陌染在内,都有些怀疑沧云皇帝的死迅,但他们没有确凿证据,所以姑且只能当此事是真的。

隔天,沧云使者便急三火四的赶了回来,手里自然带着沧云皇帝的遗旨!

看过遗旨,沧陌染脸上尽是无奈,看样子无论事情真假,他都是非回去不可了!

将打算跟冰娆一提,冰娆也没有意见。

她,总不能不让人家儿子去看自己亲爹最后一眼吧?

“娆儿,你跟我一起回去吗?”沧陌染有些期待的问。

“不,沧云老皇帝一向不待见我,虽然他驾崩了,可我也不能去给个死人找不痛快啊!你说是吧?”冰娆有理有据道。

沧陌染沉默,并保证:“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嗯,一切小心。”冰娆叮嘱着。

“我会的。”沧陌染点头。

沧陌染随沧云使者一起离开了,却留下了无名、无端以及传位于他的圣旨!

冰娆自沧陌染离开后,就钻进了星戒。

目的,自然是为了那些在祈云山发现的伴生矿。

伴生矿此时仍然处于原石状态,冰娆有如探宝般,将那些伴生矿原石一个个解开了。

过程是充满着惊喜的,结果也是令人满意的。

解开的伴生矿,除了土属性的凤澜石、星光石、蓝阳石外,居然还有少量其它属性的宝石,顿时令冰娆喜上眉梢!

一趟祈云山之行,收获绝对是巨大滴!

两天后,服用了滤血丹的兽兽们也各自醒了过来。

在醒来的兽兽中,冰娆居然还发现了穿山甲夫妻的身影。

穿山甲王见冰娆注意到自己了,连忙迈着小碎步爬了过来,并一脸欣喜的讨好道:“主人!我会说话了!一会儿出去应该还可以晋上一阶。”

说这话的时候,穿山甲王真是兴奋极了,它是真没想到,跟着主人还能有如此大的机缘,要知道,穿山甲虽属中级灵兽,但由于其血脉等级太低,成年后,它们最多能达到五级,而它现在就是五级灵兽,是穿山甲一族中实力最高的,可没想到,星儿老大只是分给它们夫妻一粒丹药,它们两个就全都能说话了。

体内磅礴的灵气,也使得穿山甲王清楚,穿山甲们的好日子要来了啊!

“……”穿山甲王的话则令冰娆诧异,她啥时候收下这两只穿山甲了?

这时,星儿笑眯眯过来道:“是我把它们留下的。”

“……”

“等它们等级在高些,就让它们跟主人契约!”星儿又道。

“……”

说完,也不管冰娆是何反应,星儿直接把穿山甲夫妻送了出去。

出去后,穿山甲王果然晋阶了,还不是晋了一阶,而是连晋两阶,直接成为了七级灵兽,那只母穿山甲,则只晋了一阶,但即使这样,也足够使得两只穿山甲兴奋了!

冰娆随后出去,两只穿山甲便兴奋的围在冰娆身边转来转去,它们两个,激动到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星儿则笑眯眯表示道:“我决定把你们两个培养成九级穿山甲!当然,这仅限流云大陆上,等有朝一日咱们出了流云大陆,你们的实力只会更高!”

有了星儿的激励,两只穿山甲只觉得幸福的快要昏厥过去了!

九级,以前它们可不敢想!但现在不同了,星儿老大说它们的血脉壁障已经没有了,可以跟其它兽兽一样晋阶了!

只要一想到这个,它们心中不禁热血沸腾!

晚上,冰娆还特意摆宴,为两只穿山甲庆祝,从没享受过如此高规格待遇的穿山甲夫妻,顿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同时,柳妖精、无名、无端也是第一次知道,冰娆的兽兽家族中,又多了两名家族成员!

不对,不仅两个,除了那只黑色的鸟,两只穿山甲,貌似还多了一条小红蛇以及一只火狼。只不过,火狼虽然也经过了滤血丹的洗髓,但它却没有晋阶!

庆祝过后,冰娆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

每天,她都会跟兽兽玩闹一会儿,然后就进星戒修炼或者去万煌学院转一圈,要么就是接个佣兵任务来做!

现在的黑焰佣兵团,人虽然还是那二十来个,但实力却不容小觑,因此,冰娆也十分放心他们独自接任务,如今,黑焰佣兵团中的两支小队,才算名符其实!

可放心了黑焰佣兵团,冰娆又有些担心起沧陌染来。

一周了,沧陌染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担心,不过,冰娆也没刻意去打听。

数日后,终于有了沧陌染的消息,但却不是他本人传来的,消息来自沧云国。

当时,冰娆正在陪着冰魄和染儿玩,无名便急急忙忙的过来找她,脸色也十分难看。

“怎么了?”冰娆不禁好奇问道。

“有了殿下的消息。”无名黑着脸道。

“说吧!”冰娆十分淡定,看无名的脸色她就知道,这只怕不是什么好消息。

“殿下要大婚了!”无名深吸一口气,才道。

“沧陌染要大婚?和谁?”冰娆忍不住问。

“赫连月、沐天雪!”无名咬牙道。

“一下娶两个?想坐享其人之福?这倒是不错!”冰娆淡笑着调侃道。

无名听这话有些着急,“娆儿小姐,你气糊涂了是不是?殿下都要和别人大婚了,你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天知道,他可都急死了!

但现在看来,这分明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不然呢?你想看我一哭二闹三上吊?”冰娆无语道,如果沧陌染真想娶别人,她拦也拦不住啊!

“那倒不至于,可你也不能太淡定了啊?”无名提醒着。

“好吧!”冰娆点头,随即小脸上现出了惊慌失措,并紧张又着急的拉着无名袖子,美眸含泪的哽咽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怎么可以背叛我呢?呜呜…”

“……”无名黑线了,心道,这也太夸张了点吧?算了,娆儿小姐,还是做你自己吧?

面对无名纠结的脸孔,冰娆还故意问:“刚刚那样的我,表现的还可以吗?”

“……”无名认输了。

叹了口气,无名又道:“娆儿小姐,咱们还是想想这事该怎么办吧?”

“什么怎么办?”冰娆眨眨眼,表示自己不懂!

“总不能真让殿下娶了那两个女人吧?”无名急切道。

“他如果真想娶,你拦得住?”冰娆反问。

“不可能!殿下绝对看不上她们的!殿下肯定是被逼的!”无名肯定道。

“噗哧!”冰娆忍不住笑了,并继续调侃:“无名,你是不是喜欢你家殿下?不然,听到他要大婚的消息,你怎么比我这个未婚妻还着急?”

“……”无名泪奔,娆儿小姐,咱别在开玩笑了行吗?他确实急死了,是为殿下急啊!他们的人,在皇宫里根本找不到殿下的下落,也不知道殿下跑哪去了!可殿下要大婚的消息却已经传遍了整个流云大陆!

这事,一看就有猫腻啊!

偏偏,眼前这没心没肺的女人,却一点不着急!

这一刻,无名真是为自家殿下鸣不平啊!

那么专情的殿下,咋就遇上了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女人呢?自己的未婚夫都要另娶她人了,无论消息真假,都应该快些想办法吧?可眼前这位,还有心思调侃他!难道这就是人家常说的,女人心,海底针?

深吸一口气,无名强忍怒火问:“冰娆小姐,现在怎么办?”

“凉拌!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可以退下了!”冰娆淡淡道。

“……”无名有些怒了,不想办法了吗?

见无名站着不肯走,紫衡坏笑着上前道:“小娆儿说,你可以退下了!”

说完,它便用一只大钳子拎起无名的衣领,把他提了出去。

“紫衡,紫衡,你不能这样啊!殿下就要被逼大婚了,咱们得想办法阻止啊!”无名情急之下,紧紧抱着紫衡的大钳子不肯松手,没得到娆儿小姐的肯定答复,他不走!

“有什么好阻止的,想娶谁就娶去呗?正好没有人跟我们抢主人了!”紫衡十分不以为然道。

然后,把无名往地上一丢,它便砰的一声关上了院门。

被关在院外的无名,急得都恨不得撞墙了。

而紫衡关上院门的一霎,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

好个沧陌染!敢娶别的女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啊!

不,如果那家伙真有胆子背叛小娆儿,它也会让沧陌染活得好好的,只不过,命根子就别想要了!

按照紫衡霸道的想法,咱家小娆儿可以不要你,但你想先变心?好,把命根子留下吧!没了那东西,你想娶上后宫佳丽三千也没有人稀罕管你!

心里愤恨的想着这些,但紫衡面上却一点没有表露出来,很快,这事在兽兽中间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不过,知道了这个消息,兽兽们的反应却十分平淡,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依然故我!

就连冰娆,都冷静的不像话。

冰溪见状,忍不住问冰娆:“娆儿,你就真的不担心?”

冰娆淡淡一笑问:“哥哥想我担心吗?”

“我不想娆儿受到伤害!”冰溪如实道,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他绝对不会放过沧陌染,可如果此事只是沧云放出来的烟雾弹呢?那沧陌染岂不无辜,毕竟,这消息并非沧陌染处传出来的。

“哥哥放心,我不会受到伤害的。”冰娆保证。

“那就好。”冰溪了解妹妹的性格,知道她绝对不是一个受了委屈往肚子里咽的人,不过,他也没急着问妹妹的打算,只因为他相信妹妹会处理好。

可冰溪淡定了,无名、无端却急得直跳脚。

见不到冰娆,两人干脆找上冰溪,并动之以情道:“这事肯定是假消息,殿下不可能娶别人的!”

“你们就如此肯定?”冰溪淡淡一笑,沧陌染的这两名属下对他倒是蛮忠心的,现在,整个流云大陆都传遍了,各大世家也收到了沧陌染半个月后大婚的请柬,可谓证据确凿,都这样了,眼前两人居然还对此消息持怀疑态度,唉!真是忠心的属下啊!

“嗯,因为我们清楚,殿下有多在乎冰娆小姐,他就算死了,都不会忘记冰娆小姐!”无名十分肯定道。

“是吗?”冰溪有些微的震惊。

“在无煞殿的时候,咱们每个人的训练都是九死一生,但殿下明明身份高贵,训练起来却比我们这些暗卫还要拼命!受的伤比我们还要多!并且经常执行一些危险任务来锻炼自己,有几次,差点命都没了,最严重的那次,殿下有大半年昏迷不醒,当时,我们这些聚在殿下身边的属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冰煊,每天在殿下耳边提冰娆小姐的名字,还变幻成冰娆小姐幼时的模样,殿下才清醒过来,也是因为那次,殿下得了记忆障碍,只记得冰娆小姐!”无端解释道。

“还有这样的事?”冰溪真的震惊了,虽然知道沧陌染的记忆出了问题,但这些细节,他却是第一次听到。

“嗯,当时,殿下只记得冰娆小姐,而且,记忆没出问题前,他跟我们聊天时提得最多的也是冰娆小姐,后来咱们出了无煞殿,回到皇宫后,殿下又忆起了陛下,但,那也是因为陛下曾经做了一些对冰娆小姐不好的事,因而殿下才会想起来。”无端继续道。

“为了冰娆小姐,殿下可是没少跟陛下作对,所以,他绝不可能会去娶别人,这一定是阴谋!”无名愤恨道。

“嗯,殿下已经和我们失联了。”无端也一脸担心道。

“确定是失联?而不是故意不联系?”冰溪淡淡问道。

“肯定是失联,殿下不会做对不起冰娆小姐的事,我可以保证!”无名认真道。

“你拿什么来保证?要知道,人心是会变的!说不定这个时候他已经当上了皇帝,因此心态也变了!”冰溪故意道。

“不可能!如果殿下真当上了皇帝,我们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殿下一定是出事了!”无端非常肯定道。

“也许是你们的消息网太落后了。”冰溪继续浇冷水。

“……”无名、无端两人此刻真是无奈极了,他们没想到,冰娆不好搞定也就罢了,一向给人很好说话印象的冰溪,咋也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这么难以相处了呢?

“我们的消息网,至少掌握了沧云国百分之八十的消息来源!”不甘被冰溪鄙视,无名犹豫了下,才道。

“那还有百分之二十没掌握啊!沧陌染的这事,应该就属于那百分之二十中的吧?”冰溪云淡风轻的笑着道。

“……”无名、无端无话可说了!

见说服不了冰溪了,两人只能悻悻离开。

当天下午,无名、无端就因为担心沧陌染的处境,无奈告辞离开了柳家,赶回了沧云。

目送走无名、无端的背影,冰溪转身去找妹妹了。

到了冰娆院子,冰溪就瞧见妹妹正坐在院中凉亭里,悠闲的吃着零食,顺便扔些糕点喂池塘中的螃蟹。

冰溪淡淡一笑,走了过去在冰娆身边坐下。

“那两个家伙已经离开了,娆儿,真的一点不担心?”冰溪笑着问。

“哥哥已经问过一次了。唉!担心有用吗?如果他真想娶,我这名义上的未婚妻又如何阻拦?更何况,沧陌染大婚一事中,沧云那边只字不提我这未婚妻的存在,甚至也没说要解除婚约,这摆明了就是压根不承认我的身份嘛!如此,我还有啥好担心的!”冰娆淡笑着道,随后补充:“不过,没想到沧云皇帝都死翘翘了,沧云国还有心思给沧陌染娶媳妇?”

“是啊!两个多月了,沧云皇帝的死讯一点没传出来,反而是沧陌染大婚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流云!”冰溪也坏笑道。

“哥哥,既来之、则安之,咱们只管静观其变好了。”冰娆笑靥如花,心中自然早有打算。

冰溪点头,并随意问道:“这个月底,就是沧陌染大婚的日子了,娆儿,咱们去不去观礼啊!”

“有请柬吗?”冰娆笑眯眯问。

“没有,不过,奶奶应该能弄到吧!”冰溪猜测着。

事实上,柳妖精不是能弄到,而是已经收到了,毕竟,以她驯兽师总会副会长的身份,沧云国不可能不给她发请柬。

可当柳妖精听到冰溪问她能不能弄来沧陌染大婚请柬时,她却搞不懂自家孙子想要干嘛了。

问出疑问,柳妖精就听到冰溪说:“我和妹妹决定去参加婚礼!”

闻言,柳妖精有些懂了,不过,这两孩子只怕不是想参加婚礼那么简单,而是想要去捣乱吧?

秒懂之后,柳妖精又有些纠结了。

“溪儿,请柬我还真收到了,不过,一怒之下又让我给撕了。”柳妖精如实道。

“……”冰溪默了默,才道:“没事,我去找齐亚枫他们要!”

当冰溪找到齐亚枫等人,把打算和他们一说,齐亚枫、肖敬、连谨几个全都面色古怪的看着冰溪,仿佛在看一头远古怪兽!

“娆、娆儿也要去?”肖敬结巴着问道。

“娆儿是沧陌染的未婚妻,未婚夫要结婚了,新娘不是她,她当然得去讨个说法!不然,还不得让人以为我妹妹好欺负?”冰溪笑着道。

“……”听完,肖敬几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按理说,他们应该担心冰娆,可他们却不由自主的想要同情沧云呢?

大婚当天,只怕要热闹了啊!

知道冰溪、冰娆的打算后,肖敬等人当即决定,那天他们也要去,去给冰娆撑场子,顺便看热闹!

一时间,不仅肖敬等人行动起来,兽兽们听说主人要前往沧云观礼后,也都开始了准备工作!

它们的准备,有些与众不同。

因为从知道信儿的第二天起,就有兽兽陆续失踪,甚至冰娆都不知道它们干嘛去了。

兽兽们貌似早就商量好了,全对此守口如凭,并且,换着班失踪。

冰娆从它们口中也打听不出什么消息,最后,连冰魄和染儿她都没有看住!

两个小家伙留言:“我们去找粑粑了!勿念!”

看到这简短的、歪歪歪扭扭的字迹,冰娆真是哭笑不得,但得知冰煊跟在两个小家伙身边后,她也就不担心了!

冰煊这小家伙能耐大着那!

当初,敢独自前来寻她,就证明了他的胆大妄为,更主要的是,人家还平安无事的找到了她,另外,冰魄那娃也是个黑心黑肺的,向来最擅长用自己可爱到爆的外在形像去欺骗世人,只有染儿,单纯的令人有些担忧,但有冰魄、冰煊在身边,她同样不需要太担心!

不过,紫墨听说媳妇跑了后,却是大怒,并表示要去千里追妻!

冰娆无奈,只好让紫沧陪着它一起去。

送走了几只兽,冰娆忍不住叹气,几个小家伙也太心急了,也不知道它们是否真能找到沧陌染!

“娆儿,小白也不见了。”这时,冰溪过来告诉妹妹。

冰娆愣了愣,得,失踪兽口中又多了只小白!

“哥哥,小白应该是跟冰煊、冰魄及染儿一起离家出走了。”冰娆猜测着。

“嗯,我不担心它!”冰溪坏笑道。

与此同时,离家出走的冰煊、冰魄、染儿及小白,已经到了虚妄之海。

看着波涛滚滚、汹涌不息的深蓝色海水,三兽一奶娃有些傻眼了。

陆地上它们没问题,可这海怎么办?

“那边有船。”冰煊指着码头一艘庞大的轮船道。

“有钱吗?”冰魄淡淡问。它可不傻,知道坐船是要花钱的。

“没有,但你有!”冰煊坏笑道。

“别打我零食的主意!”冰魄一脸警惕的看着冰煊道。

“不然怎么办?怎么过海?”冰煊看着扣门的冰魄,问道。

“你当初是怎么来的?”冰魄好奇问。

“嘿嘿!我找了只飞行兽,载我过来的!”冰煊略带得意道。

“嗯,那你再去找只来,我们全靠你了!”冰魄伸出毛绒绒的小爪子,拍着冰煊脸蛋道。

“上哪找?我那是运气好,正好遇到一只想过海的,可你看看现在的海边,有会飞的兽吗?”冰煊无语道,这有点强人所难啊!

“那怎么办?”冰魄有些抓狂了。

“实在不行,偷渡吧!”小白出主意道。

“偷渡?”冰煊、冰魄诧异,这两字对它们来说,十分新奇!

小白一看它们就不懂,遂好心解释:“就是找机会偷偷上船,不花钱买票!”

冰煊、冰魄对视一眼,当即同意。

于是,冰煊就抱着拟态的三兽,在码头观察了许久,最后,冰煊趁着船上工作人员换班吃饭的时候,他终于偷溜上船。

到了船上,冰煊大大方方到处溜达,也不躲着工作人员,而工作人员见到他,也只把他当成某位客人的孩子,一路上十分的顺利。

下了船,冰煊、冰魄、染儿和小白,就彻底获得了自由!

又用同样的手段,溜进沧云皇都后,长途跋涉的他们终于抵达了皇宫。

小白对沧云皇宫可谓驾轻就熟,因此冰煊、冰魄就派它进入皇宫寻找粑粑的正确位置。

小白进去溜达一圈后,却一无所获。

“难道粑粑不在皇宫?”染儿有些担心道。

“应该不在,皇宫我都找了,里面没有那家伙的气息。”小白诚实道。

“后山禁地找了吗?”思考许久,冰煊问。

“没,那里面积太大,我自己累死也找不完啊!”小白无奈道。

“你那些鼠小弟呢?都叫出来啊!”冰魄提醒道。

“哦哦!你不提我还真把它们给忘了,我这就去留信号!”小白连忙点头,事实上,它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还能不能在沧云皇都找到自己的那些小弟们,毕竟,它的鼠小弟们曾经被沧云皇室当成鼠患给驱逐杀害过,现在也不晓得还能找到几只啊!

在沧云皇都寻觅了几圈,沿途留下了自己的气息,小白就又回到冰煊、冰魄和染儿身边等着了。

不多时,陆陆续续有老鼠赶过来跟小白汇合,最后一统计,来到的老鼠有近万只!

看着自己庞大的小弟对伍,小白心里异常骄傲。

可惜,冰煊、冰魄却不给它得瑟的机会,并直接要求它们快去找人!

小白听令,没办法,谁让它不敢惹这两个黑心的家伙啊!

老鼠们工作很努力,没到晚上,就有老鼠汇报发现了沧陌染的气息。

冰煊、冰魄和染儿一听,当即紧张问:“在哪?快带我们去!”

“现在去不了,在禁地里,戒备十分森严。”小白给一人两兽翻译。

“哼!我就不信,有小爷我去不了的地方!”冰魄火大的低吼着。

小白无奈,只好让自己的鼠小弟用最短时间挖了条密道。

顺着鼠小弟们在皇宫挖出来的密道走,等到了目的地,冰魄郁闷了。

据小白的鼠小弟所言,粑粑就在面前的那间房里,可是,那间房四周都是密闭的,并用坚硬的玄铁打造,连扇窗户都没有,它们怎么进去?

让老鼠们咬玄铁?

只怕老鼠们把牙咬断了,那玄铁也断不了吧?

对于这样的事实,冰魄很忧桑。

粑粑近在咫尺,可它们却进不去啊!

“等机会吧!”眯了眯眼,冰煊冷静道。

救人这种事,急不得滴!

经过一天观察,冰煊发现皇宫侍卫会每天给粑粑送饭,顿时,他眼珠子一转,贴着冰魄的耳朵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通,听得冰魄连连点头。

小白看着两人的举动有些着急,这两只在说什么呢?如此神秘?

等冰煊和冰魄说完,又拉着小白继续说。

小白点点头,表示明白,就去安排了。

第二天,等到侍卫如常给沧陌染送饭时,整个皇宫又闹起鼠患,甚至就连禁地之中都受到了波及!

一名侍卫刚一进去,守在门口的侍卫就被几只极其肥大的老鼠给攻击了,其中一只更是挡住了侍卫的眼睛,趁此机会,冰魄便带着染儿,嘴里叼着化身为小小草叶的冰煊,钻进了密封的房间。

迅速进入房间后,冰魄又拉着染儿躲在了桌子下面,等侍卫放下饭菜,转身离去,两只小狐狸才小心翼翼的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咦?是你们?”一朵黑色火焰飘到冰魄和染儿面前,诧异道。

“幽冥神火?”冰魄眨眨眼,但很快它又板起脸,鄙视的给了幽冥神火一个大白眼。

“喂,小家伙,你那是什么表情?别以为你有主人撑腰,我就不敢烧你啊?”幽冥神火怒道。

“亏你还自称神火,连粑粑都保护不好!”看着床上闭着眼睛、脸色有些苍白的绝美男子,冰魄没好气道。

“我怎么保护不好了?如果不是我,你家粑粑没准早就被别的女人占便宜了!”幽冥神火怒声道。

“切!这就是你说的保护好了?”指着床上明显有些虚弱的沧陌染,已经恢复小奶娃形象的冰煊也不屑道。

“这可不关我的事,我又不擅长解毒。”幽冥神火一脸无辜道,如果不是因为主人中了毒,灵气都被禁锢,凭它的本事早就带着主人离开了,可现在,他们却只能困在这里,当个阶下囚!

唉!幽冥神火连连叹气,它是明明能走,却不敢离开啊!谁让它只是一团火,没办法把主人扛走呢!

一听粑粑中毒了,三只小家伙连忙紧张的冲到床边,懂毒的冰煊给沧陌染检查一番后,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好厉害的毒啊!”冰煊忍不住道。

“听说,这毒是专门禁锢灵气用的,对人对兽全都管用,所以,主人的那几只兽兽,也全都中毒了。”幽冥神火解释着,并补充道:“好在这毒对我没有用,所以,我才能保护主人啊!你们就放心吧!主人的清白还在!”

“谢谢你了。”冰煊有些别扭道。

幽冥神火哈哈笑道:“谢什么?他是我的主人,我保护他也是应该的嘛!只是没想到,他们人类竟然如此狠毒,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下毒手啊!”

“哼!我不会放过那老家伙!”听幽冥神火这样说,冰煊就知道给粑粑下毒的人是谁了。但他清楚,那老家伙恐怕也并非是真的想弄死粑粑,更多的只怕还是为了控制粑粑的自由,否则,也不会传出粑粑要大婚的消息。

“粑粑好可怜!”一直盯着沧陌染瞧个不停的染儿,突然道,几滴泪水跟着滴到了沧陌染的脸上。

床上昏睡的沧陌染,感觉到异样后眉头微皱了皱,不多时,他才艰难的睁开眼睛。

看到眼前的黑色小毛团,沧陌染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并自言自语:“我居然梦见染儿了吗?”

“主人,你没在做梦啊!染儿真的来了!”幽冥神火笑着提醒,看到三个小家伙,它心中大定啊!

“什么?”沧陌染一惊,并努力抬起无力的胳膊想确认。

“可怜的粑粑!”染儿扑到沧陌染怀中,让他感受着自己的柔软绒毛!

“染儿,真的是染儿!”沧陌染激动了。

“粑粑,还有我们!”冰魄和冰煊不甘示弱道。

“魄儿、煊儿,你们也来了,媳妇呢?她在哪?”沧陌染有些急切的问。

“麻麻没来!”冰魄诚实道。

“没来?那你们怎么知道我被囚禁的?”沧陌染不解道。他还以为,是媳妇知道了自己的消息,特意来救自己的。

“我们不知道啊!我们只知道粑粑要娶别的女人了!还一下子娶两个!粑粑,你打算给我们换两个新麻麻吗?我们可不干哟!不过,我们到是不介意麻麻给我们换个新粑粑!”冰魄坏笑着刺激道。

“休想!媳妇只能是我的!”一听,沧陌染有些恼了,并恶狠狠的瞪着冰魄,这小混蛋啊!他都这样了,还来气他?

等等,魄儿刚刚都说了啥?

吼完,沧陌染才发现,冰魄刚刚的话,信息量有些大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