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初闻噩耗

“凤族还听你的吗?还认你这老祖宗吗?”紫冥嘲讽着。

“为何不认?”紫金龙不解。

“你抛妻弃子!”紫冥凉嗖嗖道。

见紫冥又哪壶不开提哪壶,紫金龙脸色又黑了。

咬着牙,紫金龙无奈道:“我和玄儿即使分开了,凤族也不敢不认我!”

“那可未必哦!都这么多年了,谁知道现在凤族什么样?”紫冥就是不想让紫金龙好过,诚实道,不过,紫金龙也知道它说的是事实,恼怒之余只好又在众盒子中翻了一阵,并拿出一根漂亮的黑色尾羽。

那根尾羽近半米长,前端漆黑如墨,尾端带着一抹金,哪怕已经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尾羽依然新鲜的如同刚刚从玄冥凤身上取下来似的,漂亮而又眩目!

紫冥一把抢过那根尾羽,直接递给冰娆过目。

冰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紫金龙,才震惊的接过。

这尾羽实在太美了,根本令人移不开视线。

几人观赏过后,尾羽便落入星儿手中保管。

紫金龙则笑眯眯道:“你们收下了我的龙麟,玄儿的尾羽,到时可不能不管龙族、凤族了!”

冰娆点头,心道,流云大陆上又没有龙族、凤族,先答应下来也未偿不可!这就等于是空头支票,啥时兑现谁知道啊?况且,他们也不知道啥时能离开流云大陆,到时不定谁照顾谁呢!

她真心觉得,能和龙、凤这两个强大的兽族扯上关系,对自己绝对有着莫大好处,所以,不要白不要嘛!

紫冥自然也清楚这个道理,但它还是故意道:“哼!一片破龙麟,一根没有鸟要的尾羽,就想收买我家娆儿美人啊!”

紫金龙无语,你咋还这样说?

叹了口气,紫金龙指着架子上的盒子道:“我不是说了,这些东西都归你们了吗?”吞天噬魂貂这贪得无厌的混蛋啊!咋就这么难以满足呢?

“切!这些东西,不就是给人得到的吗?谁来到这里,就由谁得到,没错吧?”紫冥对紫金龙的说法嗤之以鼻。

“话是没错,可若进来的不是你,而是别人,早就被外面的机械傀儡给杀掉了!”紫金龙好心提醒,话里意思就是在说,这里可不是谁都能够进来滴!它完全是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才对冰娆等人另眼相待!别人,绝没有这待遇!

“哼!”听见紫金龙这样说,紫冥傲娇的冷哼了声,正想继续辨驳,冰娆突然又捂上了它的嘴,不让它在说下去。

唔!干嘛又不让它说?

紫冥双眸喷火,但它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了冰娆怀中。

紫金龙瞧着这一幕,忍不住乐呵呵道:“看样子我没看错人啊!”

冰娆尴尬笑笑。

紫金龙又大笑,同时无意中回头,看到架子上的盒子已经全都不见了,遂愣了愣道:“架子上的东西呢?”

冰娆闻言有些脸红,东西,已经被星儿收进仓库了。

“收起来了呀!”面对紫金龙的疑问,星儿眨眨眼,诚实道。

“动作够快的!”紫金龙抹了把额上冷汗,有些东西,它还没解释用途…

“都是我们的了,难道还不让动?”星儿有些薄怒。

“哈哈,让动,让动,我只是想给你们说下某些东西的用途!”紫金龙听完星儿的话,笑着道。

“用途我都知道,不用你解释。”星儿骄傲的扬起小下巴,一副啥都难不倒偶的模样道。

“既如此,我就不废话了!”紫金龙也看出来星儿的不凡,遂笑道。

“哼!你废话已经够多了!”拉下冰娆的白嫩小手,紫冥趁机说了句,然后又把冰娆的手迅速放到自己嘴上捂着。

冰娆极其无奈,这紫冥啊!

紫金龙则有些黑线,这货的性格,数亿年如一日啊!

就在一人一魂感叹不已时,正在融合玄冥凤血液的凤烈,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这个时候的它,身体已经不那么圆了并渐渐恢复原状,但却跟中了毒似的,全身上下简直比墨汁还要黑上几分,小脸上表情依然痛苦不堪,身上火焰则是越燃越大。

伴着凄厉的凤鸣,冰娆等人的视线又被凤烈吸引,在众人的眼前,凤烈一寸寸的化成了灰烬…

呃!冰娆四人眼见凤烈被炙热的黑红色火焰给烧成了灰,全都有瞬间的傻眼,这是在闹哪样啊?

“凤凰涅盘,浴火重生!”紫金龙深沉的声音响起,并说出了八个字。

冰娆等人霎时反应过来,这是要涅盘重生!

果然!数分钟后,结界中火光冲天,整道结界都成了火焰的海洋,而那火焰深处,则有一只全身漆黑的凤凰貌似在翩翩起舞,并一点点的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等到结界中的火焰完全被黑色凤凰收拢,结界中的火焰才消失不见。

随后,结界破裂,身上羽毛恢复如初的凤烈一脸欢快的跑到冰娆面前,兴奋又激动的转着圈,嘴里还嚷着:“娆儿,娆儿,我成玄冥凤了!美吗?我美吗?”

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沉默了,其实她很想说,你现在只是空有个玄冥凤的外壳,压根就没有玄冥凤那傲视天下的慑人气势啊,唉!看样子想把这只小凤凰培养成玄冥凤那样的兽族强者,还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紫金龙也深知这个道理,并慎重对冰娆道:“请多关照它!”

“前辈,我…”冰娆想提醒,她只是个柔弱人类啊!不过,面对紫金龙殷殷期盼的眸光,这样的话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而紫金龙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知道冰娆这小丫头想说什么,但它却不愿理会,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清?

“这边来!”接着,紫金龙又道。

众人好奇的跟在紫金龙魂身后,只有凤烈闷闷不乐、提不起兴致的飞着,心里直懊恼,它都成玄冥凤了,为何没有人关注呢?

凤烈显然想不明白,冰娆等人也不会特意告诉它,你还不是真正的玄冥凤,这真没什么值得骄傲滴!

就这样,凤烈一直郁闷中。

紫金龙随后又打开一面墙壁,将冰娆等人带入另一隐秘房间。

这房间里,就没有规则的红木架子了,里面完全是间堆放石头的库房。

不过,这库房里的东西却同时令冰娆和星儿眼前一亮,好东西啊!全都是稀有的矿石,有许多冰娆根本叫不出名字,但她相信,紫金龙出品,必定绝非凡品!

“切!又弄些破石头来收买我家娆儿美人了!”见状,紫冥继续找紫金龙麻烦。

紫金龙很淡定,一副不跟小屁孩子计较的表情,满意的看着冰娆和星儿的反应。

尔后,星儿都没用紫金龙开口,就心念一转,不客气的将地上堆得满满的矿石收进了星戒!

冰娆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看了眼紫金龙,她都有些脸红了。

星儿则不以为然,这条老龙带自己等人过来,这些东西肯定就是给他们的啊!

紫金龙笑笑,又继续带路。

下一个房间里,堆满了草药。

不甚名贵的,依然全部堆在了地上,特别珍贵的天材地宝,则有专属的玉盒或瓶子装着。

星儿见啥收啥,一点不客气。

一路走来,冰娆干脆也淡定了。

接着,又搜刮了两个房间的极品晶石后,紫金龙带着他们来到了最后一个房间。

最后一个房间,里面有许多的丹药和装备,其中最珍贵的当属两本炼丹、炼器心得,据紫金龙所言,这两本书乃是亿年前最优秀的丹师、器师的手札。

看着星儿那个小奶娃将东西都收起后,紫金龙又开口道:“好了,现在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你们快些离开这里吧!这里就要自毁了!”

冰娆等人闻言大惊,下一刻,他们甚至感觉到了房间地震般剧烈晃动起来,不过,没等他们反应,紫金龙便设了道结界把它们包裹了起来,一眨眼,结界便带着他们出了山洞。

到了洞外,冰娆等人眼见面前山体坍塌,不远处更是若隐若现的传来人类惊慌失措的声音:“快跑啊!地震了!”

“我只能送你们到这儿了,再见了!”满足笑着的紫金龙,慢慢化为点点星光。

“老祖宗!”看着面前小小的紫金龙魂一点点消散在眼前,凤烈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这次,它可不是在干嚎,有些呈黑色的眼泪,哗哗的流个不停。

“别哭!记住,你是一只玄冥凤,从今往后要带领凤族!怎么可以动不动就哭?”紫金龙一脸严肃道。

在彻底消散前,紫金龙又忍不住看着紫冥道:“吞天,拜托了!”

紫冥很想愤怒的大吼,我才不管你的后代呢!可现在它却啥都说不出来了,只感觉心里抽痛,异常的难以忍受!

怎么会这样?这不应该啊?

这条臭龙可是它的敌人!

对!一定是因为它报不了仇,因此才心有不甘,不想对方就这样离去!

紫冥给自己找了个可以令它心安理得去恨的理由,不然,它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自己心中的忧桑!

随着紫金龙魂最后一丝魂魄的消散,传说中强大的兽族强者,初代王兽紫金龙,终于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时间,冰娆、冰溪、沧陌染、钟伯,都沉默了。

强者离逝,并且以魂飞魄散为代价,显然没有机会再重生了!这一离去,就是彻底的陨落!

良久。

冰娆等人才从沉闷压抑的心情中稍稍恢复。

不过,凤烈显然还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并且依然哭得稀里哗啦。

紫冥继续一如既往的沉默着,幽深的紫眸,只盯着同一个方向,那是紫金龙彻底消散的方位。

看到紫冥这副意志消沉的模样,冰娆心里极度不好受。

这个嘴硬心软的小家伙啊!人家还在的时候,非得跟人家斗嘴,现在人家消散了,又伤心难过到不行!唉!

小心将紫冥抱入怀中,冰娆轻摸着它光滑柔软的毛皮安抚着。

“那混蛋,是我的仇人!”紫冥略带哽咽的嘴硬道。

“嗯。”冰娆配合点头。

“我是伤心没机会报仇了!”紫冥解释。

“知道。”冰娆还是点头。

“我、我…”紫冥编不出来了,只好将头埋进冰娆怀中,不大一会儿,冰娆感觉怀中某处衣服貌似被怀里小兽的泪水打湿了。

唉!心里暗自叹气,冰娆却不敢拆穿紫冥,不然,这小家伙非恼她不可!

一直抱着紫冥,直到它慢慢恢复状态,冰娆才放心下来。

与此同时,凤烈也不哭了。

可见到根本没有人来哄它,凤烈真是委屈到不行。

为嘛和吞天噬魂貂相比,它的待遇这样差?

正想着,凤烈见星儿走了过来,心中顿时一喜,小奶娃是过来安慰它的吗?

正想准备点说辞,客气一下的凤烈,下一秒便看到走到它面前的星儿弯下腰,根本没搭理它。

顿时,凤烈有些傻眼,怎么个情况?

低下头一瞧,星儿正埋头捡地上掉落的黑色珠子。

那黑色珠子,形如眼泪,一个个漆黑闪亮,煞是漂亮。

可…看着貌似有些眼熟。

“你在捡什么?”凤烈小心翼翼问。

“你的眼泪啊!这下好了,成为了玄冥凤,你的眼泪居然能化为结晶了,哈哈!这下我可省事不少,也不会因为没能及时接住你的眼泪而感觉浪费了!”星儿毫无顾忌的兴奋道,凤烈却越听脸色越黑。

但明显没有人或兽在乎它!

“你、你真是太过份了!我如此伤心,你竟然还有心思捡眼泪?”忍无可忍后,凤烈怒火中烧的低吼道。

“不然呢?陪你一起哭吗?逝者已逝,伤心有何用?依我看,你倒不如迅速成长为真正的玄冥凤,这样的话,那条老龙心里还能安慰些,小家伙,记住!眼泪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滴!你得学着成长起来!成天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星儿听了凤烈的话,劈头盖脸的对它就是一顿训,并且说得凤烈一愣一愣,黑黑的小脸蛋更是仿佛着了火般,火辣辣的!

“你不是要回家了吗?现在可以滚蛋了!”见凤烈不吱声了,星儿继续提醒道。

“……”凤烈很郁闷,它是要回家了,可不想被赶回去啊!

“快滚!快滚!别在我面前碍眼了!”星儿撵道。

凤烈有些不知所措了,并转头看向冰娆,满脸委屈。

冰娆黑线,略带尴尬的问凤烈:“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回家吧!”凤烈犹豫了下道。

“嗯,那就快些回去吧!这么多年没回家,家里人肯定着急了!”冰娆赞同道。

凤烈傻眼,这么痛快就同意?难道不应该客气的留一下吗?毕竟,他们可是合作伙伴啊?

但冰娆、冰溪、沧陌染、钟伯、紫冥、星儿却都没有开口挽留的想法,顿时,凤烈有些气结。

这帮不讲义气的坏蛋!真是太欺负鸟了!

凤烈眼一酸,又想哭了。

可一想到自己哭完那小奶娃就又有眼泪捡了,它当即把泪水憋了回去。

想了想,凤烈才小声道:“我还没有给商云国三只灵兽!”

“把那三只蛋交给我,我帮你给!”星儿坏笑道。

“那怎么行?我答应的条件,只能由我自己来完成!”凤烈意志坚定道。

“也行,等给完商云国三只蛋,就轮到你滚蛋!”星儿淡淡道。

“……”凤烈怒,它不要当蛋!

可惜,星儿已经打定主意,它不当滚走的蛋是不行滴!

冰娆看着星儿欺负凤烈,心里真是无奈极了。不过,做为一名胳膊肘儿向里拐的好主人,她自然不会拆星儿的台,如此,只能凤烈受些委屈了。

随着祈云山之行的圆满结束,冰娆很快便决定下山。

下山途中,他们居然又碰到了黑豹佣兵团众人,随行的,还有冯家禁地之人。

看到对方身上有些狼狈,冰娆也能猜到他们遭遇到了什么,因为冯家禁地的位置正好在那山洞之上,现在山洞坍塌了,冯家会不受影响才怪!

当然,冰娆自然要装着毫不知情的模样,并淡笑着跟冯欣打招呼。

冯欣也没想到和冰娆等人居然如此有缘,特别是看到冰溪之后,她霎时双眸放光!

禁地出了大事,冯家众人都极其郁闷,冯欣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可现在见到冰溪,她心里的郁闷瞬间就被治愈了!呜呜…暖男啊!

和冰娆热络的一聊,知道他们要前往商云皇都,冯欣立即表示可以和他们一起走。

冰娆正犹豫着要不要拒绝的时候,冰溪则直截了当的开口道:“不必了,我们还有其它事情,没那么快回去!”

冯欣听完,泫然欲滴,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

冰溪却根本不理会,直接拉着妹妹快步的走了。

沧陌染、钟伯无奈的耸耸肩,只能跟上。

被留在原地的冯欣,心里这个气啊!该死的,她好歹也是黑豹佣兵团的大小姐啊!在冰溪那里居然如此受冷遇,这让心高气傲的冯欣有些接受无良!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她要得到冰溪的心!

哼!这样优秀的男子,只能也必须属于她!

匆匆带着妹妹等人离开的冰溪,自然不清楚他已经被一个女人惦记上,并且非得到他不可了!

下了山,凤烈主动要求担任飞行兽!

它想让冰娆等人瞧瞧,它可不是普通的鸟,因此必须对它另眼相待才行!

冰娆点头应允,她也想看看真正的玄冥凤长啥模样,而不是拟态的玄冥凤。

说实在的,拟态的玄冥凤实在是太小了,跟只黑色凤尾蝶似的。当然,这话她可不敢对凤烈讲,不然,那只骄傲的小凤凰只怕要炸毛了。

随着凤烈骤然变大,一只傲然绝世的黑色凤凰便出现在冰娆等人面前,这个时候的玄冥凤,身上火焰完全收拢,只有美丽染金的尾羽彰显着它的凤凰身份。

冰娆等人赞叹着,仔细打量了一番,不得不承认,抛去凤烈这只路痴鸟的身份不谈,玄冥凤确实美丽而又神秘!

另外,他们也知道,此刻定然还不是玄冥凤的终极状态,不然,只怕会更加的震慑人心!

第一次乘坐凤凰这么高大上的交通工具,冰娆等人都有些小激动,兽兽们也好奇的强烈要求出来体验下骑凤凰的感觉,因此,哪怕凤烈身上那无形的血脉威压极其强烈,它们也勇敢的挺了下来。

凤烈的飞行速度自然毋庸置疑,不到一小时,他们就已经到了商云皇都的城门口。

在城门口停下来后,几人步行进入商云皇都。

回了别院,冰娆知道商云皇族已经搬回了修葺好的皇宫后,便立即命人去请商赫前来。

很快,商赫到了。

满脸期待的看着冰娆,然后商赫就看到桌上多出了三只雪白的巨蛋!

呃!这是啥意思?

“呐!这就是我答应给你们商云的三只九级灵兽!”看出商赫的疑问,凤烈抢先答疑道。

商赫眼睛瞬间瞪大,别告诉他,这三只蛋里的是九级灵兽啊?他还没有那么没常识,因为这世上就没有哪只灵兽一出生就是九级的!而且,眼前这只黑色小鸟又是谁?

“怎么,不认识我了?”眼见商赫有些茫然,凤烈轻蔑的问道。

“你是…”商赫不太敢认,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哼!关了我这么久,换身羽毛就不认识了?”凤烈鄙视道,这些没有眼力的人类啊!

商赫额头有些冒冷汗了,心里更是忍不住暗道,怎么出去一趟,羽毛颜色都换了?

可惜,没有人给他答疑,冰娆随后又补充道:“这三只蛋,就是这小家伙补偿给你们商云的九级灵兽,你们好好养着吧!”

“娆儿,这…”商赫泪奔了,他们要的不是蛋啊!

把蛋养大,啥时才能借上九级灵兽的光?

“蛋有蛋的好处,从小养大的兽,感情才会更深,而且我保证,这里面的兽一定会成长为九级!”冰娆笑眯眯道。

“这里面是什么兽?”听见冰娆这样说,商赫忍不住问。

“三只土蟒!”冰娆如实道。

“竟然是土蟒!”商赫有些惊喜,土蟒在土属性灵兽中,可是最顶级的存在啊!只不过,从小把兽养大,要耗用的时间恐怕少不了!

看出商赫的心思,冰娆又道:“蛋可以直接契约,如此,请驯兽宗师的费用都省下了,我觉得还是蛮划算的!”

商赫点点头,他到是能接受,毕竟,他也不想在去招惹某鸟,可就怕的父皇他们不愿意啊!

果然不出商赫所料,当他把三只蛋搬回皇宫,放到商云皇帝面前时,商云皇帝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这蛋是干嘛用的?

听完商赫的解释,商云皇帝有些火大!

他想要的是三只九级灵兽啊!而不是九级灵兽的幼崽!

商云皇帝觉得,他们上当了!上了那只鸟的当!

看到商云皇帝生气,商赫连忙安抚道:“父皇息怒,我到觉得这三只蛋不错,要知道,这可是九级土蟒蛋!土蟒在防御上绝对是顶级的,如果我们能将这三只蛋养大,咱们商云在防御上绝对可以上一个台阶!另外,这三只蛋还可以直接契约,免去了请驯兽宗师的麻烦,这可是省事不少啊!”

至少,不用花着钱,又欠着驯兽宗师人情了。

“养大?你知道一只灵兽成年得需要多久吗?”商云皇帝头疼道,他当然知道九级灵兽蛋很难得,但只要一想到灵兽的成长时间,他这心就怎么都激动不起来!

“不需要它们完全成年,只要这三条土蟒能成长到八级,在防御上已经足够抵挡灵尊了!”商赫自信满满道。

“赫儿,你真的愿意?”商云皇帝不确定问道,毕竟,三只九级灵兽中,必定会给自己这最爱的儿子一只。

商赫点点头,他对土蟒确实很满意。

“既然如此,你就先拿一只吧!”商云皇帝无话可说了。

商赫笑着应下,紧接着,一滴血液从他指尖滴落到其中一枚雪白的蛋壳上。

血液眨眼间就被蛋壳吸收,伴着一声咔嚓!蛋壳上出现了一丝裂纹。

不久,原本只有一条的裂纹迅速扩大,又是一声咔嚓,从里面拱出一个*的小脑袋。

艰难从里面钻出来后,一双棕黄色眸子迅速转了几圈,然后爬出来的小土蟒便嗖的一下朝着商赫飞去!

同商赫亲近一番后,小土蟒又跳回到桌上,吃起自己的蛋壳。

刚刚出生的小土蟒,只有半米长,身体直径不足成年人手臂粗,蛇身上面花纹却已经很漂亮精致,等啃完蛋壳,小土蟒又长大了几分!

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小土蟒随即嘶吼一声,瞬间,无形的压迫感便朝着商云皇帝袭去,商云皇帝大惊,随即又惊喜的看着刚刚出生的傲娇小土蟒。

是的!天大的惊喜!

商云皇帝绝没想出,刚刚破壳而出的小土蟒,居然是只八级灵兽!这可真是太好了!

这也意味着,也许不用成年,小土蟒就有可能成长为九级啊!

想到这个可能,他对那只鸟给他们弄了三只蛋,也就不那么生气了。相比未来可以成长为九级灵兽的幼崽,确实比成年九级灵兽更有潜力啊!

看着眼前脾气貌似不太好,但对自家儿子却一脸温柔的小土蟒,商云皇帝也不禁动心的契约了一只。

当看到他的小土蟒出壳,同样是只八级灵兽后,商云皇帝简直心情大好!

“快把这只蛋给大长老送去!”商云皇帝催促着。

商赫抱着赖在自己怀里的小土蟒,带着仅剩的那枚蛋离开了。

当冰娆知道商云国对三只蛋很满意后,便跟商赫告辞,与哥哥、沧陌染、钟伯以及凤烈离开了商云。

出了商云皇都,抵达商云边境后,冰娆又特意寻了个偏僻的地方对凤烈道:“好了,你可以准备回家了!”

“没错!现在轮到你滚蛋了!”星儿从星戒中蹦出来,故意刺激道。

凤烈大怒,哼!滚就滚,谁稀罕留下来啊!

火大的凤烈,下一刻又恢复了本体,并愤怒的朝着高空某处飞去…

半晌,没见凤烈回来,星儿不禁自言自语道:“难道那只笨蛋鸟真的破开空间回去了?”

冰娆无言了,亲,你是想让它走,还是留啊?

她觉得,可怜的凤烈已经让星儿和紫冥折腾的快要疯掉了!

这时,紫冥也从星戒中出来,并肯定道:“它走不掉的!”

“确定?”星儿问。

紫冥点点头,星儿顿时放心了!

但许久没见凤烈回来,星儿这心也七上八下的!那小笨鸟不会是又迷路了吧?

刚一这样想,星儿便看到黑色的泪状晶体从空高坠落!

一抬头,一只拟态小凤凰已经出现在了他们头上,眼睛又开始哗哗的流!

“呜呜…我回不去家了!”凤烈声嘶力竭的伤心哭着,然后又一头扎进冰娆怀中寻求安慰。

冰娆摸摸它的毛,安抚道:“既然回不去,就暂时留下好了!”

“可…总不能一直被困在这里。”凤烈小声道。

“白痴!谁说会一直被困在这里了?”紫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呃!”凤烈眨眨眼,不知所措问:“难道还有机会离开?”

“笨蛋!当然有机会离开,不过,啥时能离开流云大陆,完全得看娆儿美人的。”紫冥淡定自若道。

“看我的?”冰娆眨眨眼,怎么又把她扯进去了?

凤烈也瞪大眼睛看着冰娆,显然没太明白紫冥的意思。

“真是猪啊!等到小娆儿晋阶,受到上界召唤,咱们身为有主的兽,自然就可以一起离开了!”紫冥笑着道。

冰娆明白了。

说白了,意思就是等流云大陆容不下她的时候,她就可以带着自家的兽一起滚蛋了!不过,她前世将星辰诀修炼到第三层的时候都没有收到上界召唤,自然不清楚得修炼到啥程度,这一界才会容不下她!唉!有些任重道远呐!

“那我呢?我怎么办?”凤烈着急问,它不是小娆儿的兽啊!

“你?不清楚!”紫冥有些不负责任道。

凤烈一听,差点又哭了。

可看到紫冥一脸的不耐烦,它只能将眼泪往肚子里咽。

看了冰娆许久,凤烈才小心翼翼道:“小娆儿,我、我能成为你的兽吗?”

“如果只是为了回家,就不必了!”冰娆一脸严肃道。

“不、不仅仅是为了回家,我也是蛮喜欢你的!”凤烈听完连忙道。

“你最好想清楚,要知道,成了我的兽想要反悔可就晚了!”冰娆慎重警告。

对于忽悠一只无家可归的可怜鸟儿,冰娆心里还是有些不忍的,但看到星儿和紫冥都不停的在给她使眼色,她只好硬着头皮撑下来,甚至还要装出不太情愿的模样,这可真是太为难人了!

“我想清楚了。”凤烈点头,虽然凤凰一直以来都是高傲的,但它很清楚,眼前的人类女子是与众不同的,因为她,受到了老祖宗的认可,而自己跟他们在一起也蛮开心的,所以,当她的兽也未偿不可!

想着,凤烈已经一口咬上了冰娆娇嫩的手指头,随之,契约规则降临…

十多分钟后,认主成功。

“娆儿,我也是你的兽了哦!”认完主,凤烈有些激动道,言外之意就是让冰娆多疼它。

冰娆含笑点头,星儿和紫冥则相视而笑,嘿嘿,拐只智商欠费的小凤凰,不要太容易哦!

就这样,凤烈成了冰娆兽兽中的一员,而它丝毫没察觉,星儿和紫冥一直在算计着它。

算计成功眼前的傻凤凰,星儿又将冰娆等人移进了星戒,并神神秘秘的拉着他们一起前往了库房。

此时,从祈云山得到的宝贝,已经让星儿分门别类的安排好地方了,而它则笑眯眯的拿出一个小玉瓶对冰娆道:“主人,知道这里装的是什么吗?”

“星儿,你就别买关子了!”冰娆无奈道,星儿真是越来越顽皮了。

“嘿嘿,这里面装着的滤血丹哦!”星儿激动道。

“滤血丹?做什么用的?”冰娆好奇问。

“过滤、提纯血脉!提高血脉等级!”星儿解释道。

冰娆眼睛一亮道:“是给兽兽用的?”

“正是!”星儿笑着道,滤血丹需要用到的材料,比它之前告诉冰娆的洗髓之法材料少很多,但其中有一样材料,无论是冰娆前生的世界,还是流云大陆上都是没有的,因此,他们自己炼制滤血丹就有些不现实,不过现在好了,有这样一瓶滤血丹,足够它家的兽兽们使用了。

按理说,滤血丹给血脉较低的兽兽使用效果会更好,毕竟,对于银啸、冰魄等血脉本身等级就很高的兽兽来说,滤血丹的效果可能就没有那么明显了,但不要忽略了滤血丹还有提纯血脉的特性,因此这种东西对于血脉高贵的兽兽来说,会有一定的洗髓功效,用了肯定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用滤血丹来洗髓,也就不会像当初的烈炎那般承受无边的痛苦了,谁让滤血丹是为兽兽量身订做的呢!

知道星儿拿出来的是滤血丹后,紫冥忍不住感叹,“想当年,这滤血脉对于王兽一族来说,几乎是必备之物,但现在就不好说了!”

“凤烈,吃过这滤血丹吗?”听了紫冥的话,星儿问有些迷茫的凤凰道。

凤烈还木从自己身处之地的震惊中回神,没错,就是这里,它又回来这里了,气息跟自己之前感受到的一模一样!

这是哪儿?

凤烈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然后它便听到了星儿的话,傻傻地问:“啥滤血丹?没听过!”

“可怜的家伙,凤族已经落魄到这地步了吗?”紫冥有些兴灾乐祸道。

“我们凤族才没有落魄!”凤烈严重抗议。

“那怎么连滤血丹都没听过?这丹药,可是王兽种族必备之物,基本上后代出生后,都必须服用的!”紫冥诚实告知。

凤烈无话可说了,它就是不知道啊!而且,也没听族人提过什么滤血丹!

“没事,现在吃也来得及,不过,你还是不要吃了!”星儿想了想,又改了主意。

“为什么?”凤烈心道,这算种族歧视不?

“白痴!你都继承玄冥凤血脉了,还吃什么滤血丹?给你吃也是浪费!”星儿火大吼道。

“原来如此。”凤烈总算明白了。

可当星儿将滤血丹发下去,众兽各自回房间洗髓后,它才猛然想起,兽兽们洗髓去了,估计得个几天工夫,那这交通工具?

拍了拍凤烈肩膀,星儿笑眯眯道:“小家伙,你又有好事了!”

“啥好事?”凤烈满眼不信。

“担任交通工具的好事!”星儿浅笑道。

“……”凤烈很无语,这算好事?

星儿用眼神回着,算!必须算!它们家的交通工具,兽兽们可是抢着做的!

唉!叹着气,凤烈在星儿眸光的威胁之下,不得不妥协。

出去前,凤烈才想起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遂好奇的问:“这是哪里啊?”

“我的空间!我的世界!”星儿自豪道,那傲娇的小模样,看得凤烈感觉相当刺眼,不过,它也秒懂了。那小奶娃的意思,必是在告诉它,在这里要听话,是吧是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凤烈被星儿给踢出了星戒。

三小时后,高大上的交通工具凤烈,在冰娆的指挥下,一路艰难的飞回了柳城!

不用说,凤烈回柳城途中又迷路了,而且,冰娆只要一眼照顾不到,它就开始晕头转向,对于凤烈的方向感,冰娆真心醉了。

好在最后有惊无险。

到了柳城门口,冰娆四人改为步行入城。

回了柳家,柳妖精就不停的打量着离开两个多月的四人,见他们毫发无伤,身边还多了只黑色的鸟儿,柳妖精一直提着的心才总算放下。

众人寒暄时,突然,一直赖在柳家的沧云使者,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钻了出来,并直接抱住沧陌染大腿,嚎道:“殿下,陛下驾崩了啊!”

“……”冰娆、冰溪、沧陌染以及钟伯全部傻眼。

谁驾崩了?

陛下?哪位陛下啊?

四人百思不得其解,脸上尽是大问号。

柳妖精则一脸黑线,这事,她还没来得及说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