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二十五章 紫冥的过往

冰娆四人是震惊,小红鸟则是不死心,并一次次的从地上爬地上,飞扑向上那扇门。

看到小红鸟一次次的被门上两兽眼中射出来的光芒震飞,它却仍如同飞蛾扑火般固执的想要往上冲,冰娆等人都有些醉了。

这是干什么?不要命了?

此刻,原本漂亮的小红鸟,身上羽毛都被烤成灰烬了,它也彻底成了一只小秃鸟,没有了羽毛阻止,门中两兽眼中的光芒都已经开始伤到它身上的肉了。

冰娆抹了把额上冷汗提醒:“你到是防御啊!”

这傻鸟到底想干嘛?傻愣愣的就往上冲,这真是找死啊!

但小红鸟却不管那个,只是对冰娆道:“给我几粒疗伤丹药。”

无奈,冰娆只能扔给它一瓶疗伤丹药。

只下一粒后,小红鸟身上伤势好了许多,但羽毛却明显没有那么快长出来,没了羽毛的小红鸟,看上去难看极了,也相当滑稽!

但冰娆可不敢笑话这只固执的小红鸟,她只是好奇这小鸟到底想干什么?

一次次周而复始的往门上冲,很快,一瓶疗伤丹药就被小红鸟给干掉了!

没了疗伤丹药,小红鸟就会再伸出翅膀跟冰娆要。

不知道多少次后,冰娆不给了,并一脸严肃问:“你告诉我,你到底发的什么疯?”

“我、我…”小红鸟委屈极了,赤红双眸中泪花滚动,眼看就快要哭了。

边上直冒冷汗的穿山甲王见状,一只爪子直接将小红鸟抱进怀里安慰着,这个时候,穿山甲王哪里还顾得上害怕小红鸟,感性的穿山甲王都被小红鸟的折腾给弄得只想心疼它了!

看到这一幕,冰娆有些黑线。

骄傲的小红鸟肯定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被它眼中的一只低级灵兽给安慰吧?

唔,这画面实在是挺美的!

小红鸟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挣扎着从穿山甲王的怀里挣脱出来,小小的鸟脸上似乎还染上一抹粉红!

“咦!这是紫金龙和玄冥凤啊!”突然,星儿的声音响在山洞。

然后,小娃娃模样的星儿从星戒中冒了出来。

原本,它正在整理仓库,后来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后,便随意瞧了一眼,这一瞧,星儿明显被吓到了,并连忙从星戒中出来。

“你认识门上镌刻的这两兽?”冰娆诧异,原来这一龙一凤还是有名字的。

“我就知道这两兽叫紫金龙和玄冥凤,为远古十大王兽之二,其它的想不起来!”星儿实话实说道。

“它们是远古十大王兽?”冰娆更震惊了。

“正是,天地间的龙、凤二族,可都是它们的后代呢!”星儿又爆了个料。

一听星儿这样说,小红鸟又大声的嚎了起来,因为有了被接眼泪的前车之鉴,它现在哪怕在伤心,也都改为干嚎了。

一边哭,小红鸟又疯了一般的往门上冲去。

冰娆忍不住扶额,这鸟儿疯了!真疯了!

当小红鸟又一次被门上两兽眼中光芒反弹回来时,星儿一把拎起小红鸟肉肉的小翅膀,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你个白痴,想死是不是?哪有你这样横冲直撞的?你以为门上这两只不会杀死你是不是?哼!别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你不过是人家NNN多年后一粒不起眼的小种子罢了,还真把自己当人家后代了?”

小红鸟听着星儿的骂声,眼泪在也忍不住滴落,男子汉大丈夫不是不伤心,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呜呜…那门上有老祖宗的气息啊!

星儿见状,才不管对方哭得有多伤心,直接又拿出瓷瓶接眼泪。

看到这情景,冰娆四人真是无奈极了。

没看到小红鸟都伤心成这样了吗?星儿居然还不忘剥削人家!唉!真是只可怜的鸟儿啊!

当然,他们也没忽略星儿话语中那庞大的信息量!

小红鸟是门上镌刻的两兽后代?!

再次震惊的看着小红鸟,冰娆四人瞬间真相!

难不成,这小红鸟就是传说中的火凤一族?

赤红色,又会喷火,还一脸傲娇,确实符合传说中凤凰的形象啊!

仿佛发现新大陆般的冰娆四人,以看珍惜兽兽的目光紧盯着小红鸟看个不停。

呃!现在的小红鸟,就像只去了毛的小鸽子,真是一点看不出火凤一族的蛛丝马迹!

不过,他们也没想到居然还能在流云大陆上发现凤凰一族。

众所周知,凤凰一族可是兽族中最顶级的存在,在兽族中的地位就是兽族王族!

当然,冰娆也清楚,兽族也不仅有一个王族,远古时期,基本上十大王兽的后代都被兽兽们视为王族血脉,但随着十大王兽失去踪迹,原本的十大王族血脉也渐渐没落,但在当时,凤族、龙族、白虎族、麒麟族以及玄龟族,却依靠着庞大的族群,顶尖的血脉,在兽族之中占据了极大优势,并一举压过了另外五大王族貂族、狐族、狼族、鼠族、蛇族,成为了兽族之中最顶尖的五大势力!

可数千万年之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拥有王族血脉的兽兽,突然间离开了流云大陆,至此,流云大陆上便在也没有了凤族、龙族、麒麟族、玄龟族的踪迹,当然,五大顶级势力中的白虎族还是有的。

但据银啸说,想当初,流云大陆的这支白虎族长是因为流落在外,因此才没能跟着白虎族一起离开,并在流云大陆上繁衍起来,而白虎族长当时的伴侣,只是一只普通的老虎,因而流云大陆上的白虎族,血脉可以说十分的稀薄,如此,流云大陆上白虎一族,想要有更大作为,显然非常困难。

不过,相较于另外五大王兽后代,白虎族还算好的。

貂族、狐族、狼族、鼠族、蛇族,显然混得更惨。

因为它们血脉不但稀薄,甚至都被踢出了王兽之列!

这些事,冰娆之所以会知道,也是因为不久前她看了一些古籍,另外,也有一些是兽兽们亲口告诉她的。

现在,在流云大陆上看到了一只传说中的凤凰,甚至还是流云大陆上唯一的一只,冰娆四人的目光久久无法离开。

任谁也无法想像,眼前的肉鸽子就是传说中消失数千万年的火凤一族。

正哭得稀里哗啦,伤心欲绝的小红鸟,感觉到了冰娆四人火热好奇的眸光,小身子渐渐颤抖了起来。

干、干嘛这样看着它?

它都害羞了啊!

这时,小红鸟又反应过来星儿这可恶的奶娃子在接自己的眼泪,遂火大吼道:“你还有没有同情心啊!我哭得这么伤心,你还不忘接我的眼泪?”

“我既不是人,也不是兽,干嘛要有多余的同情心!而且,你的眼泪有大用,不接多浪费啊!”星儿一脸勤俭持家的模样道。

小红鸟悲愤了,肉呼呼的小身板更是让星儿的话气得浑身直打颤,可星儿却依然顾我,丝毫不把小红鸟的反应当回事。

冰娆也反应过来,小红鸟的眼泪,那不就是凤凰泪吗?

艾玛!难怪星儿要接对方眼泪呢!凤凰泪可是好东西啊!

据冰娆所知,凤凰泪算是一种珍贵物品,不但可以用来炼制丹药,而且还可以炼器!

炼制丹药的话,一般都是添加在补充灵气的丹药中,加入凤凰泪,丹药中便会拥有浓郁的火属性,是火属性强者最爱的补品。

若在炼器中添加少量凤凰泪,炼制的无论是武器还是防御装备,里面都会有火属性加成,由此,不能不说凤凰泪的用途很广泛。

但因为凤凰泪为凤凰流出来的眼泪,而凤凰天生高贵、脾气暴烈,自然不会轻易给别人流眼泪,也几乎没有人能得到凤凰泪,所以,凤凰泪的价值也才更高!

冰娆正是知道这些,才只能一边同情小红鸟的可怜遭遇,一边又希望星儿多接点,毕竟,存储点凤凰泪也是好的,以后,说不定还能用凤凰泪交换到其它珍贵的东西呢!

可以说,冰娆与星儿的想法是一致的。

之前,是冰娆不清楚小红鸟的身份,才没觉得小红鸟的眼泪有多珍贵,但现在嘛!既然有与凤凰亲密接触的机会,又是流云大陆上唯一一只凤凰,他们当然不能放过这难得的机会。

小红鸟也知道自己身份暴露就会是这样的结果,谁让凤凰全身都是宝呢?呜呜…

悲愤了一会儿,它就彻底不哭了。

星儿一脸遗憾的看着小红鸟,唉!眼泪又没了啊!

冰娆抹了把额上冷汗,同情的看了眼小红鸟,安抚道:“节哀吧!攻击你的应该是那条紫金龙,肯定不会是你家的玄冥凤祖宗,所以,你就不要太伤心了!”

“那条紫金龙,也是我家老祖宗。”听完冰娆的话,小红鸟忍不住道。

呜呜…两位老祖宗全都不认它,它能不伤心吗?

“嗯?”冰娆再一次惊呆,啥意思?那条紫金龙也是?

“主人,我忘了说,门上的这条龙跟这只凤,是两口子!”星儿坏笑着补充道。

“……”

不是说,龙和凤是死敌吗?

据古籍中记载,这两族可是见了面就打,互相看不顺眼的,那它们的老祖宗怎么会是夫妻?这真是太令人惊悚了!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相爱相杀?

“主人,这两货在远古时,还是很恩爱的,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闹翻了,甚至老死不相往来,而原本为一族的龙凤,也被分成为了两族,就是众所周知的龙、凤两族!”突然,又一道声音响起,冰娆一瞧,紫冥也从星戒中出来了。

不用说,肯定是星儿把它移出来的。

出来后的紫冥,一脸的凝重。

“什么叫两货?你才是货!”听到紫冥称自家老祖宗为两货,身为老祖宗脑残粉的小红鸟,霎时炸毛了,并拍着小肉翅吼着。

紫冥轻蔑的看了眼小红鸟,一爪子朝着对方的头拍了下去,顿时又把小红鸟给拍到了山壁上。

紫冥使的力气较大,小红鸟被直接钉在山壁上就下不来了,而且,山壁还被它砸出了一个坑,上面显现了一只鸟的形状。

小红鸟使劲挣扎,可身子就是纹丝不动的镶嵌在山壁上。

“放开我!让我下来!你这只臭貂!”小红鸟咒骂着,气得小胸脯都鼓了起来。

“臭貂?你的传承记忆没有告诉你,远古时期,吞天噬魂貂才是十大王兽之首吗?”紫冥冷笑道。

“我、我…”小红鸟哆嗦了,它、它没忘了,它只是一时气愤过头,呜呜…面对紫冥的阴睛不定,它害怕了。

冰娆这时也才明白,原来貂族中的王兽祖宗是吞天噬魂貂!

龙族王兽为紫金龙,凤族是玄冥凤,鼠族应该是寻宝鼠,那么其它几族呢?

由于古籍中只记载了十大王兽的种族,并没有太详细的十大王兽介绍,所以冰娆对于十大王兽都有哪些,还真是不太清楚。

看出冰娆想法,紫冥不禁娓娓道来:“主人,十大王兽的种族想必你都清楚了,现在我就给你普及下王兽知识!”

“龙族、凤族自然是紫金龙、玄冥凤、貂族是吞天噬魂貂,蛇族是火晶王蛇,鼠族是寻宝鼠,白虎族为玄天雪虎,玄龟族是幽蓝墨龟,麒麟族是金火麒麟,狐族是九尾天狐,狼族为啸月银狼!这十只兽兽,正是传说中的十大王兽,它们也是世上仅有的一只!”

说这些话的时候,紫冥神色有些忧桑,这些,它本来没打算现在就告诉主人,可既然遇到了紫金龙和玄冥凤的一丝神识,它的身份只怕也瞒不住了。既如此,还是由它亲口说出来吧!

“那你和火煞,是拥有纯血血脉的真正王兽?”冰娆吃惊的问。

“嗯。”紫冥点头,随后又有些犹豫道:“主人,其实,我并没有死,我就是那只吞天噬魂貂!”

“……”啥意思?

冰娆等人再次受惊,就连小火鸟都有些不淡定,只有星儿,淡定如昔。

“我没死,世间的吞天噬魂貂只有我,也永远是我!”紫冥淡淡道。

“啊!你、你…你不是吞天噬魂貂的后代吗?”仍然在山壁间挣扎的小红鸟,不敢置信问道,小脸上霎时血色全无!

紫冥看白痴似的看了眼小红鸟,云淡风轻道:“这么多年过去,你见过十大王兽种族中出过真正的王兽?”

“没。”小红鸟蔫了,呜呜…它一直以为眼前的吞天噬魂貂是完美的继续了先祖血脉,谁知并非如此,原来面前正轻蔑的注视着它的这只貂,就是那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古懂啊!

这位,确实有资格称呼自家两位老祖宗为两货,谁让人家是跟自家老祖宗一个辈份的?呜呜…实在是太吓人了!眼前这只貂,辈份好高!

小红鸟有些恐惧了,瞬间便乖巧下来,也不在挣扎,并老老实实的呆在了山壁之中。

紫冥见状,反倒一伸爪,就把小红鸟从山壁之中扯了出来。

小红鸟哆嗦着,紧张到话都说不出来了。

见它如此,紫冥直叹气,唉!它不愿意披露自己的身份,就是怕这样啊!

吞天噬魂貂的辉煌,已经是过去了,现在的它,只是一只刚刚苏醒的九级灵兽!

幽怨的看了眼同样受惊的冰娆等人,紫冥内心极其忧桑,主人他们不会也被吓到了吧?

难道想当一只安安静静、被人宠爱的兽就这么难吗?

“主人…”紫冥轻声叫着,心中在呐喊,别怕我啊!其实,我很好相处的!

冰娆让紫冥的声音惊的连忙回神,然后,她就看到紫冥如同一只被抛弃的小可怜般,紫眸含泪的看着她。

心一软,冰娆将紫冥抱进怀里。

“怎么了?”冰娆忍不住问。

“主人。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呜呜…”紫冥伤心欲绝道。

“呃!怎么可能!”冰娆有些不知所措,她只是不知道以后该如何跟紫冥相处罢了?这位,可是兽族中老祖宗辈的啊!那个…她需不需要把紫冥供起来,每天膜拜啊?

感觉到冰娆内心想法,紫冥不禁破涕为笑,并认真道:“主人,吞天噬魂貂的辉煌已经是过往云烟了,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好汉不提当年勇吗?现在的我,只是你的一只小兽!”

“另外,虽然我是那只吞天噬魂貂,但也不全是!因为,我已不是原本的我,从我苏醒的那一天,我的过去就划上句号了。目前,我只是一只九级灵兽!”

紫冥刚刚醒来时,有那么一瞬间,还真以为自己仍然生活在曾经的世界,后来对这个世界了解多一些了,才想起原来早已时过境迁,它一觉,睡了N多年,而曾经的老朋友,也都不在了!

后来,孤单寂寞的生活了N年,它慢慢发现,流云大陆已经是人类的世界!兽兽们的地位与人类根本无法同日而语,这样的事实,也令它这个老古懂感觉到了一丝悲伤。

想当初的远古时代,兽兽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啊!人类,只不过是兽兽们的附庸,后来,人类中出了几名天资卓越的强者,人类的地位才稍有提高!

但即便如此,也没向如今人类这般,在整个流云大陆上占据了绝对优势,而兽兽们,则只能隐居在森林中,丝毫不敢轻易接近人类的地盘。甚至于,现在人类居然也敢抓兽兽契约了,要知道,这若是放在以前,根本就是无法想像的!

不过,这些情况对于天生冷情的吞天噬魂貂而言,除了令它感到一丝悲伤外,它也没了多余的想法,兽族自己不争气,能怪得了谁?

后来,独自生活了数百年,感觉无聊的它,才会给了一些人收服自己的机会。

其实,说是机会,倒不如说是它想整那些人类,看到那些人类如此贪婪,它的心情就会大好,再往后,它遇到了冰娆这个小美人,并一见倾心,所以,就做了她的兽。

事实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只是如此一来,它的真实身份就不得不隐瞒了下来,不然,把可爱的主人吓到怎么办?

原本,它也没想一辈子瞒着,只是打算等主人实力强些,在告诉主人这个惊天秘密,后来星儿苏醒,它还曾经担心过秘密会不保,但星儿却什么都没有说,它也就放心下来。

可此时,遇到了这一龙一凤,虽然只是眼前这扇门上的一副雕刻,但它却没办法淡定,因为这一龙一凤中,蕴含了一丝紫金龙和玄冥凤的血液。

对于它们这样的存在而言,血液的珍贵不言而喻,血液中也蕴藏着神识,主人又与自己签订了灵魂契约,身上早已染有它的气息,如此,自然瞒不过这两货,它也不得不现身说出一切!

毕竟,它可不愿意主人从别的兽口中听到自己的身世!

说完,见主人并没有它想的那般害怕自己,紫冥顿时放心不少,不过,冰娆的疑问反而更多了。

“你为什么会成为一只九级灵兽?”冰娆好奇的问。身为十大王兽之首,不是应该很厉害?

“因为,当时我受了伤,选择沉睡前我躲到了这一界。这里对于实力有压制,所以我在苏醒后只有九级灵兽的实力。”紫冥解释着。

“难道是因为流云大陆对实力有压力,因此流云大陆上的兽才没办法晋阶到圣级吗?”银啸的声音咋然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也从星戒中出来了,而且,出来的还不仅仅只有它,兽兽们全都出来了。

紫冥点头。

“那是不是只要离开这一界,我们就可以晋阶了?”银啸又问。

“理论上是,但你们这辈子只能生活在流云大陆了。”紫冥想了想,才道。

“为什么?”银啸大惊失色。

“因为离不开。我曾经试过离开流云大陆,但却受到了阻碍。”紫冥解释。

“怎么回事?”冰娆不解问道。

“我猜,是有大能强者不想兽兽们离开这里,因此使用无边神力,给这一界设了囚禁阵法。”紫冥猜测着。

“怎么会这样?”银啸听完面无色血,并喃喃而语。

“这里应该就是所谓的养殖场,这里的兽兽,都是为流云大陆上的各大家族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挑选家族中的优秀血脉,兽兽们,只是对方历练的棋子。”紫冥残忍的说出这一事实。

另外,它觉得可能还不仅仅如此,将兽兽们囚在此处的家伙,说不定也是在防着十大王兽种族,害怕有兽兽血脉返祖,成为真正的王兽!而若真有王兽出现,离不开这里,也是徒劳!

银啸等兽听完,心里都极不是滋味,原来,它们只是猎物吗?

“照你这样说,我也离不开这里了?”小红鸟听了紫冥的话,忍不住问。它可不是这一界的兽啊!

“你可以试试!应该是离不开了。”紫冥诚实道。

“我不信!”小红鸟激动了。

“不信就去试吧!”紫冥淡淡道,反正对它来说,离不离开这里早就无所谓了,有主人在身边,它又不孤单。

小红鸟禁不得激,当下就往山洞外面飞去。

星儿一把抓住小红鸟,提醒道:“你确定要去?那这里的东西可就没你的份了啊?”

“我只是去试试能不能离开这里,很快就回来的!”小红鸟幽怨道。

“让它去试吧!它离不开的!”紫冥肯定道。

“嗯,就算离不开,只怕也找不回来这里了!它是路痴!”星儿提醒,虽然一想到得把门里会有的物品分给这只脱线的小凤凰一些,他心里就很不情愿,可万一里面啥都没有呢?或者里面的东西都是破烂呢?

这样一比较,还是这只小凤凰比较值钱啊!谁让这货是活着的宝贝呢?

嘿嘿,星儿坏笑着,看向小红鸟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座移动宝藏。

小红鸟哆嗦了下,收拢翅膀趴到冰娆肩膀上,小心翼翼道:“那我还是先不试了吧!反正都在这一界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点时间。”

“这才对嘛!都被关了近一千年了,回家着什么急啊!对了,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啊?”星儿八卦的打听起来。

“你、你要干嘛?查户口?”小红鸟顿时警惕起来。

“只是关心关心你嘛!以后说不定你得我和们长期相处了!咱们互相了解下啊!”星儿笑眯眯道。

小红鸟却根本不相信星儿的话,虽然跟这只喜欢变来变去的家伙相处时间不长,但它可是很清楚这家伙的脾性,他会关心别人,那对别人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啊!

看着小红鸟那不相信自己的表情,星儿都忧桑了,但越挫越勇的它,显然不会轻易认输,并继续问:“对了,有名字吗?若是没有,我帮你起个啊!”

“……”小红鸟瞪大眼睛,赤红双眸中的警惕又多了几分,但它还是哆嗦着道:“有、有名字!”

“叫什么呀?”星儿笑嘻嘻问。

“凤、凤烈!”小红鸟不敢在隐瞒了。

“你有名字,怎么不早告诉我们?”冰娆无语道,亏她一直叫这小家伙小红鸟呢!

“嘿嘿!主人,它哪里敢说?说了咱们不就知道它的身份了嘛!”星儿一脸了然道。

“哼!它不说,就能瞒过咱们了吗?”紫冥冷哼一声,轻瞥了眼凤烈。

凤烈心颤了颤,呜呜…你们这两个坏蛋,既然早就看出来了,干嘛不早说?还害它以为自己瞒的很好,这、这是纯粹想看它的笑话啊!

不得不说,凤烈真相了。

其实一打照面,紫冥和星儿就看出这小家伙是只火凤,不过,这小家伙被关了近千年,胆子也变小了,生怕自己身份曝光,那样一来,以火凤的稀有程度,还不让流云大陆上的人抢疯了啊?

凤烈伤势渐好,又一心想回家,自然不想在被人类抓住。

在加上近千年来,它都是以小红鸟的形象存在着的,久而久之,它还真就把自己当成一只会喷火的鸟了,凤凰啥的,反倒被糊涂的它给抛到了脑后,偶尔想起,它也不是很想提及自己那稀有高贵的身份,对于这一点,星儿和紫冥也没拆穿它。

按紫冥和星儿的想法,想收一只凤凰并不容易,毕竟,凤凰性子烈,一个弄不好,两败俱伤都是有可能的!眼前这只小凤凰又没有认主的打算,它们自然也不会太过主动。

这感情啊!都是处出来的!

它们就不信,跟自己等人或兽相处久了,这小凤凰会对他们一点感情都没有?

当然,真没有感情也不怕,它们手里还攒着凤烈的五根羽毛呢!有了这五根羽毛,足够把这只小鸟绑到自己的战车上了!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紫冥和星儿对小红鸟凤烈采取了放鸟吃虫的办法,你想咋的都行,哪怕暂时离开也没问题,反正,大家终会有重新聚首的那一天!

到时,嘿嘿…

两只狼狈为奸的家伙,从一开始就在算计凤烈了,而可怜的小凤凰却根本不清楚它们的心思,只等着挖到宝藏就回家!

现在,回不回得去都两说了!

身份曝光,自己又被紫冥和星儿这两个家伙鄙视了一番,凤烈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你们咋这么坏啊?

同情的摸了摸凤烈的鸟头,冰娆却摸到一片柔软的皮肤,顿时,她尴尬了,没了羽毛的鸟儿,手感好怪!

“对了紫冥,火煞难道也和你一样,是那条?”想到自己的那条火晶王蛇,冰娆又问。

“它不是!”紫冥肯定道。

“主人,那条小蛇是出现了变异,血脉返祖了!”星儿解释。

冰娆松了一口气,还好,不然一下子弄来两个祖宗,还不把人给吓死?

“我为什么不能血脉返祖呢?”忧桑的凤烈,自言自语道。

“你?算了吧!凤族的兽那么多,血脉已经稀薄到不行,想返祖只能梦里了!”紫冥嫌弃道。

龙、凤、麒麟、白虎、玄龟等兽,与初代王兽的差别只在于血脉浓度上,因而它们很难有返祖的兽出现,别说它们,另外几大王兽血脉中,紫冥也只见到了一条返祖的火晶王蛇,其它王兽种族,也没有返祖的兽,原因很简单,后代太多!

这后代一多,血脉浓度就差了,别说返祖,就算想接近祖宗血脉都有极高难度,而火煞,那小家伙也就是走了狗屎运,不然,顶多是条普通的小火蛇罢了!

现在,血脉一返祖,立即身价倍增,成为了众蛇之王!

曾经,星儿也想研究火煞血脉返祖的原因,毕竟,冰娆身边有几只王兽种族的后代,如果真能研究出办法,说不定它还能弄出几只王兽来玩玩呢,当然,它这一异想天开的想法,也受到了紫冥无情的嘲讽,当时紫冥就说,真让你研究出来那不满大街都是王兽了?

星儿想想也是,可它真心不愿意轻易放弃,就弄了火煞一点血,想要抓两条小蛇来喂,谁知,被它用来做试验的小蛇吞下火煞的血液后,就马上暴体而亡了!

当时,它就意识到,两只同样的王兽只怕不容于天地间!

想通这一原因,它便放弃了试验。

“我、我就是随便想想!”虽然被紫冥嫌弃了,但凤烈丝毫不敢发火,谁让这位跟它们凤族老祖宗是同一辈份的呢?甚至,比它家老祖宗还要厉害!所以,哪怕对方现在只有九级,它也不敢招惹。

“想还是可以的,毕竟,如果能找到你家老祖宗的一滴血,你还是有机会成为王兽滴!”紫冥又道。

凤烈闻言叹气,老祖宗都消失这么多年了,上哪找去啊?

“对了,这只凤凰的眼睛就是用你家老祖宗的血液炼制的,所以,里面说不定会有你家老祖宗的血。”紫冥见凤烈情绪突然低落了,不禁提醒道。

“真的?那我们快想办法进去吧!”凤烈说完,又迫不急待的想要往门上撞了。

星儿一把拦住凤烈,骂道:“白痴!你长点脑子行不行?门上的兽,虽然蕴含你家老祖宗的血液,但都这么久了,人家认识你是谁啊?你再撞几下,就等着被烤熟吧!”

“那、那怎么办?”凤烈没主意了。

“给我点你的血。”星儿想了想道。

“哦!”凤烈乖乖伸出一只翅膀,星儿变出一根针,狠狠扎下。

“啊!好痛!”凤烈疼得小脸都变形了,可星儿却只鄙视的看了它一眼:“是男人不?这点痛都受不了?”

凤烈瘪瘪嘴,它能说,它是只鸟吗?

不理会凤烈,星儿从它翅膀尖上挤了几滴血出来,并将热气腾腾血液装到一只白玉瓶中,那血液,红中带金,进入白玉瓶中就安安静静的呆在了一角。

星儿将白玉瓶交给冰娆,并道:“主人,试试将这只白痴鸟的血点到门上两兽的眼睛中,看看有没有作用!”

冰娆点头,并倒出一滴凤烈的血液,白嫩的指尖轻轻一弹,手指上的那滴血就分成四份,朝着门上两兽的眼睛飞了过去。

良久,门上两兽没有丝毫反应。

“难道凤烈的血没用?”星儿眨着眼睛,脸色有些不善的看着凤烈,这家伙怎么一无是处啊?

“等等看!”冰娆也有些挠头,这门十分古朴,上面又没有阵法,如果用后代血液无法打开的话,他们只能另想办法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众人及众兽都彻底失望时,那扇相当古老的大门才咔嚓一声,开启了一条缝隙。

缝隙之中,古老沉重的气息释放了出来,令冰娆等人及众兽兽都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了一丝沉重压力。

只有紫冥紫眸一沉,一道结界被它布置了出去。

随着门缓缓打开,冰娆等人的压迫感也越来越重,不少兽兽身体都情不自禁哆嗦了起来,穿山甲夫妻更是直接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膜拜!

等到大门完全打开,冰娆等人及兽兽们也没敢轻易进去。

这门里的气息,过于阴冷沉重了,如此,不得不令他们心生警惕,而且,他们目光所及,光线十分的昏暗,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一切。

犹豫着,冰娆问:“怎么办,进去吗?”

“进!”紫冥果断道。

星儿也点头,外面只留下了紫冥及凤烈,其它兽都被移进了星戒。

见紫冥和星儿都同意进,冰娆又将目光转到沧陌染、哥哥及爷爷身上。

三人也都点头。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咱们就进去吧!”冰娆慎重道。

“我、我没同意啊!”凤烈小心翼翼道,里面的气息让它感觉到害怕,呜呜…可以不进去嘛?

“没有人问你的意见!”星儿不客气的道,然后一把将没毛的凤烈鸟抓进怀里粗鲁抱着,继续鄙视:“我们都不害怕,你一上界来的鸟,怕什么?”

凤烈无语了,你们这样是不尊重鸟权啊?

冰娆暗自偷笑,然后率着队伍走进了那扇未知的大门。

门里,比在外面感受到的更加阴沉,冷风袭来,冰娆等人当即感觉到阵阵刺骨的寒意。

突然,几道轻微的破空声引起了冰娆等人的注意,一眨眼,数不清的箭矢已经近在咫尺!

冰娆等人顿时吓出一身的冷汗,然后四人一奶娃,以及两只小兽连忙想找地方躲藏!

可惜,进入门里最先接触到的就是一座空旷的大厅,那大厅空无一物,里面连个遮挡的建筑物都没有,一时间,冰娆等人完全成了活靶子,暴露在了那些朝他们射来的箭矢面前。

那些箭的箭头部分,布满了漆黑慑人的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不用说,这些箭都是带毒的,甚至有可能是剧毒!

“我去!这太欺负人了!”星儿忍不住咒骂着,然后将冰娆等人迅速移进星戒。

“呜呜…我想说不进来的!”被方才情景吓得小脸煞白的凤烈,哽咽着道,它是真害怕,虽然身为一只高贵的凤凰,但它的直觉告诉它,碰到那些箭,它绝对会死的很惨!

这样一紧张,凤烈反而忽略了自己此时所呆的地方,等到它反应过来的时候,星儿已经把它们又移出去了。

外面那些箭,在失去目标漫无目的瞎转悠好几圈后,此刻便全都射到了大厅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箭,看着就令人头皮发麻!

就在冰娆等人观察扎进墙内的那些箭时,突然,整座大厅霎时亮如白昼!

------题外话------

亲们,昨天那章门上龙凤的颜色,改了下,现在为紫金和玄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