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二十四章 神秘的门

“我能对他做什么?”冰娆一脸无辜道,她算是发现了,程家某些人就是疯狗,之前在山洞的时候,就不应该放他们走,这下好了,对方不但把他们当成鬼,只怕还恨上他们了!

这世上,有些人就是天生懦弱,出了事情非但不会检讨自己的错误,还喜欢把事情往别人身上推。而看他们的模样就知道,他们根本接受不了有程家人在山洞中死亡,甚至还是被他们踩死的,正因为不愿意承担责任,只好找上他们这几只替罪羊来背黑锅。

想到这些,冰娆望向程家人的美眸不禁充满了嘲讽。

在山洞里的事情,显然只有他们和眼前这支队伍中的某些程家人知道,若对方一意孤行的想让他们背黑锅,他们还真说不清呢?

“哼!你想杀掉我们程家的继承人!”说话之人想象力异常丰富,并十分肯定道。

冰娆笑了,笑得很肆意。

但听在程家人耳中却十分的不是滋味,这狂肆的笑声仿佛在嘲笑他们一样,令他们有些无地自容。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程家人都如此厚脸皮,如此不要脸!可之前山洞里造成的影响实在太坏了,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只能找外人顶缸,但眼前女子仿佛看透了他们心思似的,笑得这般肆意妄为,也让他们接受不良。

等冰娆笑够了,才忍不住问:“我杀了你们程家继承人,是不是程家就由我来继承了?”

“那怎么可能?”说话的程家人一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简直异想天开的表情看着冰娆道。

“既然对我没好处,我为何要杀掉程家继承人?”冰娆笑眯眯的继续问。

“你、你当然是为了…”说话的程家人编不出来了,顿时急得抓耳挠腮,并用眼神四处求助,谁来帮帮他啊?这女人太难搞定了,根本吓唬不住啊!

“为了什么?”冰娆步步紧逼,一刻也不肯放松。

之前说话的程家人脸上急得都冒冷汗了,可就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行了!这位小姐,你就不要逼他了,事情是怎么样的,我们心里都有数!”这时,程家二长老开口了。

他一说话,就是如此暧昧不明的含义,冰娆听得又笑了。

“这位程家的…长老?”冰娆猜测。

“嗯,我是程家二长老。”程家二长老主动介绍。

“程家二长老,什么叫事情是怎么样的,我们心里都有数?”冰娆一脸不解的问。她是有数,可那又如何?她会承认吗?

“……”程家二长老被冰娆给问愣了,并不可思议的看着冰娆,这小丫头胆子可真大,居然敢质问他?尼玛!他要是真能说清,会说得如此含糊不清吗?

这事,他根本没法解释,只能一带而过,可没想到,冰娆还反过来问上他了。

“请程二长老答疑,因为我心里实在是没数,程二长老指的是你们在山洞里遇到鬼,被吓跑的事情吗?”冰娆眨眨眼,笑眯眯猜道。

顿时,程家二长老脸黑了。

这臭丫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明明他想避开那事的,可却让这臭丫头当面说了出来,而此事,绝对是他一生最大的耻辱!

程家二长老动了杀心!

他活了一辈子,从来没有未战先逃的记录,如今,却在一个不起眼的山洞里破了戒,关键是还被外人给看到了,这事若传出去,以后程家的脸可往哪搁?

想着,程家二长老看向冰娆的眸光就变得越发凌厉起来,手一指,他怒火冲天的朝着冰娆大声道:“山洞里的一切,分明就是你们在装神弄鬼,目的就是霸占我们发现的战利品,所以,我们程家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臭丫头,你受死吧!”

说完,程家二长老又打算出手了!

可惜,他的灵力还没等发出,就被已经从呆滞中恢复过来的年轻男子给阻止了。

“二长老,稍安勿燥!”被称为五少的年轻男子,安抚着。

他知道山洞里的事让某些程家人受了不小的刺激,甚至当初他也以为真是像某些程家人所言的那般,是有人在搞鬼,可惜,在看到冰娆后,他完全打消了那个念头,这样一个美人,就算真做了什么,也是可以原谅的!

不就是死了几个程家人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那些又不是他的人,死了正好省得他动手了!

说起来,若真是眼前这四人做的,他还得感激人家帮他铲除异已呢!

“程栋,死的可是咱们程家人,你不要敌友不分!”有了程家五少的安慰,程家二长老火气虽然仍不小,但还是给面子的收了手,并不忘警告。

程栋连忙表态:“二长老放心,我只是想先问问清楚,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敌人,但也不能冤枉了别人,是吧?”

“哼!”程家二长老高冷的哼了一声,便把头扭向一边。在他看来,完全没有必要问清楚,一些蝼蚁,直接杀了就好,也算对程家其他人有个交待,还问什么问?

但已经死了一个少主候选者了,而余下的两人中,程栋的希望又最大,因而,哪怕他身为程家二长老,这个面子他也得给程栋。

程栋见程家二长老总算不在固执了,便带着几分笑意看向冰娆:“这位小姐贵姓?我是程家程栋。”

“我姓冰!你好。”虽然有些程家人不太客气,但冰娆仍然很客气。

“你好,冰小姐,很高兴认识你们。”程栋笑眯眯道,随后话峰一转:“听说在那边的山洞里发生了一些事,不知道冰小姐愿不愿意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想知道?”冰娆似笑非笑道。

“当然,我们就是来调查此事的,毕竟死了那么多的程家人,我们不能对家族没有一个交待!”程栋解释着。

冰娆点头表示理解,并简单解释:“事情很简单,你们程家人在那山洞里遇到了鬼,因为极度害怕而发生严重踩踏,踩死不少的程家人!”

“你胡说!这事分明就是你策划的!”知道真相的程家某人,听了冰娆的话,当即反驳道。

“我策划的?请问我策划什么了?是我指使的鬼,还是策划了你们程家人踩死自家族人?”冰娆冷笑着讽刺道。

“你、你不承认也没用,我们程家人可不傻,这事就是你做的,你逃脱不掉!”说话的程家某人一脸义正言辞道,但只有他自己清楚,此刻他有多么紧张不安了,没办法,山洞里遇见的事情,着实令他们胆战心惊!

“好吧!既然你们早就定了我的罪,那我啥也不说了,想动手就动手吧!”冰娆破罐破摔道,心里却忍不住腹腓,这事,还真是他们做的,可惜你们没证据啊!

“五少,她承认了,咱们杀掉他们,以告慰死去程家人的在天之灵吧!”那人见状,连忙对程栋道。

程栋脸色有些黑,心里更是情不自禁的骂道,蠢货!真是蠢货!人家那是承认吗?那分明就是讽刺好不?

“冰小姐,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想弄清真相!”没理会那名程家人,程栋反而安抚起冰娆来。

冰娆淡淡一笑,问:“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既然如此,不知冰小姐可愿随我前往山洞一趟,我想检验一下程家人的死因!”程栋又问。

“可以,不过现在天色已晚,山洞里只怕啥都看不清了,我建议还是等明早吧!”冰娆同意了,不就是在进一次山洞吗?这有什么?

“好的,就明早,我不打扰冰小姐休息了。”程栋很识相,说完便退回了自己的队伍。

虽然他队伍中的某程家人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被他眼一瞪,就愣是啥都没敢说。

程栋离开后,冰溪忍不住好奇问:“娆儿,跟他们说那么多废话干嘛?全都杀掉得了!”

“哥哥,你变暴力了。”冰娆黑线道。

“嘿嘿!”冰溪坏笑着,不言语。

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不得不感叹,这年头,学好不容易,学坏可简单的很呐!

隔天一早,刚吃过早饭,程栋就带着人过来了。

冰娆也没找借口推脱,一脸淡然的带着冰溪、沧陌染、钟伯以及小红鸟跟在了程家人身后去了山洞。

到了洞口,程家人又有意见了,说是他们心里有鬼,不敢走前面。

冰娆一听,直接问心无愧的带着哥哥三人走在了最前面,程家人则一脸小心的跟在他们身后。

对此,程栋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走了许久,到了程家人被踩踏之处,冰娆指着地上的尸体对程栋道:“自己看吧,都是被踩死的,我们四个可没那么大的本事踩死这么多人!如果心里还有疑问,你可以去比对下他们身上的脚印,相信可以更加一目了然!”

听完,程栋上前仔细检查一番,最终确认,这些人确实死于踩踏。

正想跟冰娆说,他已经验证过了,此事确实与他们无关的时候,突然有程家人指着冰娆四人大声质问:“这里的九级灵兽尸体呢?是不是都被你们私吞了?”

可以说,程家队伍折返回来的另一目的,就是为了那些兽尸。

但现在兽尸没了,这也代表着巨大的财富没有了,所以,程家相当一部分人根本接受不了这个残忍的事情。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什么叫都被我们私吞了?”冰娆满脸疑惑道。

“你们趁我们不在,拿走了那些灵兽尸体!”那人强忍恐惧道。

“这可真是笑话!不过,我还想问问,拿了又如何?”冰娆淡笑问。

“拿了就吐出来!敢从我们程家嘴里抢东西,你们可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又有程家人火大吼道。

“听你的意思,那些尸体都是你们程家的?”冰娆不确定问道。

“当然!”程家人不否认。

“胡说八道!放你全家的屁!那些尸体分明是我发现的!”小红鸟闻言直接暴怒,并且连喷了几口火,吓得程家一众人连忙退后。

有个一言不合就喷火的兽,这可真是有点要人命啊!

但小红鸟根本不打算放过他们,丫的!这些可恶的人类,之前冤枉它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想冤枉它?怎么,人多了不起啊?

想当年,它连商云国都闹得天翻地覆,还会怕区区一个程家?

正因为不怕,小红鸟喷起火来更加毫无顾忌,冰娆见状,只是和哥哥、沧陌染及钟伯在边上看热闹,既然程家人想找死,那就让小红鸟好好闹上一闹吧!

小红鸟见冰娆没阻止,当即明白了她的想法,闹的更加起劲了。

程家众人则被小红鸟追得狼狈的四处逃窜,但在这山洞之中,他们基本上逃不开小红鸟的攻击,而他们反击的时候,灵力打在小红鸟身上就仿佛打在铜墙铁壁上一般,根本穿不透小红鸟的防御。

很快,不少程家人身上就燃起了浓浓的火焰。

哀嚎声、尖叫声不断响起!

程栋眼见事情有些不可收拾了,连忙对冰娆道:“冰小姐,快让你的兽冷静一下,不要如此冲动啊!”

看着自己人受伤,程栋心里这个着急,但他根本无力阻止那只暴力的小红鸟,只好求助于冰娆。

“不好意思,它不是我的兽,我劝不了它!”冰娆耸耸肩,无奈回道。

程栋听了,眉头都皱到了一起,这可怎么办?受伤的程家人可是越来越多了。

“栋儿,快杀掉那女人!”突然,和小红鸟打在了一起的程家二长老,朝着程栋大声道。

程栋有些纠结,杀了眼前美人就能控制住那只实力强悍的小红鸟吗?他可不信?

“要杀我?”眨眨眼,冰娆淡定自若问。

程栋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犹豫了下,才道:“冰小姐,我也不想的,如果你肯说服这只小红鸟收手,并交出那些九级灵兽尸体,我、我会放过你们!”

冰娆笑了,这算不算有幻想症?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需要你放过了?仅因为你们人多吗?

原本嘛,冰娆还想逗弄程家人好好玩玩,但听了程栋的话后,她有些被恶心到了。

这难道是世家之人的通病?总是自以为是的喜欢替别人决定一切?让别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吗?

想着,冰娆淡淡的对小红鸟道:“你怎么这么弱?一个灵尊到现在都没杀死?”

小红鸟发现自己被埋怨了,心里委屈到不行,还不是因为你没下令,自己才没敢下死手嘛?

不过,现在小娆儿都这样说了,它自然不会在留手,一个碍眼的灵尊而已,它可早就想杀死了!

委屈完,小红鸟认真对待起来,攻击不仅凌厉而且来势汹汹,这让与其对战的程家二长老感觉到了莫大压力。

程家二长老脸色一片铁青,他还是小瞧了这只小红鸟啊!原以为,不过就是一只会喷火鸟儿罢了,可没想到,对方的实力居然如此强悍,这、这分明就是一只九级灵兽啊!

但这还不算完。

冰娆似乎觉得小红鸟对付一名灵尊有些吃力,便把自己的兽兽都放了出来。

拟态的兽兽,小巧玲珑,十分的不起眼,可它们出来后,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却让在场的程家人大吃一惊。

啪啪几爪子拍下去,就有程家人毙命!

他们…这是踢到铁板了吗?

很难想像,那小小的一张爪子,是怎么一下子就把人给拍死的?

眼见程家人越来越少,余下的程家人都有些慌神了。

顾不得其他,不少程家人直接转身就想跑,但没跑两步,他们就发现自己撞上了一堵冰冷、坚硬的黑墙。

这时,从墙头又探下一个黑色的巨大脑袋。

霎时,发现这一幕的程家人,差点魂飞魄散!

尼玛!这里怎么会有一只如此巨大的黑蟒,这、这庞大的体积实在是太吓人了!而且,它还正好挡在了路口,把路给堵得死死的!

但绝对没有程家人敢告诉它,好狗不挡路啊!

已经被吓得腿脚发软的程家众人,全都面无血色、小心肝乱颤的一步步后退。

黑煞也不追着他们跑,它的任务,是堵住路不放跑任何一个程家人!

要知道,冰家的兽,要么不出手,出手必然斩草除根,免得给自己惹来麻烦!

现在,就是这些程家人的死期了!

谁让这些程家人惹谁不好,偏偏来惹它们主人啊!

想当初,它们主人根本没想过要杀他们,结果程家人各种作,各种跳出来刷存在感,现在好了,全都等死吧!

黑煞一点不同情他们,可劲作了,就是要付出代价滴!

而程家人似乎也感觉出自己离死不远了,仿佛遇到世界末日似的,一个个全都疯狂起来想要做最后一搏。

可惜,面对冰娆等人那些凶悍嗜血的兽,他们的任何举动都显得有些徒劳了!

一个个程家人的死亡,严重刺激了程家二长老。

程二长老目眦欲裂,心中恨意滔天!

他真是没想到啊!

他小瞧了这些人!

一直以为,程家才是掌握着主动权的人,可没想到,眼前这四个才是深藏不露的大鳄鱼!

可以说,程家二长老很自责,都怪他估计错误,才害得程家人死于非命,他如何不恨?

但恨,也改变不了程家人一个个在自己眼前死去的事实,而他又被小红鸟缠得死死的,边上还有一只紫貂在对自己虎视眈眈!

紫冥是在看热闹。

可有它在旁,小红鸟的压力顿时骤增。

丫的!它在打架,边上居然还有个监工!这算啥事吧?

小红鸟很悲愤,这是不信任它的表现吗?

刚一这样想,火煞又慢悠悠的爬了过来。

一蛇一貂,全都笑眯眯的盯着小红鸟和程家二长老。

战斗中的两位见状,都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了,尼玛!这还能打下去吗?

感觉到战斗中两人情绪貌似有点低,火煞干脆爬到了程家二长老肩上,并恶狠狠威胁:“给我好好打,好好修理这只小红鸟,不要消极怠工,不然,我就咬你了!”

“……”小红鸟想问,亲,你是哪伙的啊?

程家二长老其实也想问这个问题,可当他眸光瞥到肩上那条小红蛇亮闪闪的毒牙时,他愣是将自己的疑惑给咽进了肚子,并出手更加凶狠。

眼见程家二长老恢复了斗志,火煞开心了,还不停的给程家二长老呐喊助威:“老头,加油!加油!把那小红鸟打趴下!”

“该死的!你怎么帮着外人?”小红鸟终于忍无可忍了,哪怕它害怕火晶王蛇的毒,也不能被欺负的如此憋屈啊!

“我帮了外人?”火煞无辜的眨眨眼,随后又道:“可你们两个,也没有我的内人啊!所以,我当然得挑个看着顺眼的助威了!”

小红鸟泪奔,这话的意思是想说,火晶王蛇看自己不顺眼吗?可它哪里得罪这条蛇祖宗了?小红鸟自认,自从认识了这条火晶王蛇,它可一直在小心翼翼讨好啊!就是怕对方咬自己。现在看来,它的讨好一点效果没有啊!

呜呜…娆儿,你家的兽实在是太难满足了!

伤心之余,小红鸟重新振作,程家二长老也不敢怠慢,一人一鸟无比认真的战斗起来。

看着二长老这边的激烈战斗,又亲眼所见程家族人一个个在自己眼前死去,程栋简直都快要崩溃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想不明白,这不应该啊?

眸光复杂的看向冰娆,程栋想说点什么却感觉无话可说,但他也知道,今天程家人只怕都要陨落在这里了!

“还想杀我吗?”这时,冰娆淡淡问。

“……”程栋苦笑,他一直不想杀的,但为了家族…

现在又不知道自己等人还能不能活着出去,因此程栋只犹豫了一下,就快速上前擒住冰娆,一只手更是掐住了她的粉颈。

“快命令这些兽兽住手,不然,我只能狠心捏断你这漂亮的脖子了!”程栋威胁着。

“你可以试试看!”冰娆淡定如昔。

“啊!”程栋突然感到手臂上一痛,抬眼望去,正好看到一只深紫色的迷你小蝎子,举着一对黑紫到发亮的钳子对他示威!

“敢抓着我家小娆儿威胁,你活得不耐烦了吧?”紫衡恶狠狠道,它可是一直躲在小娆儿身上,就是为了防着有人狗急跳墙,谁知道还真有!

“我…”程栋被紫衡蛰过之后,脸色瞬间就呈现出了黑紫色的中毒迹象,而且,他全身上下更是麻木不已,甚至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数秒钟之后,程栋全身僵硬的扑通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把他给我杀了!”火大的沧陌染命令幽冥神火,在他见到程栋敢抓住自家媳妇威胁时,就判了对方的死期。

收到命令的幽冥神火,最喜欢杀人放火的好事了,因此它毫不犹豫就飘到了程栋身上,唰的一下,程栋身上燃起火光。

那火是黑色,因而在昏暗的山洞之中并不显眼,几乎眨眼的工夫,程栋便从世上消失了,尔后,幽冥神火又在山洞内转起圈圈,美其名曰,打扫战场!

打扫到最后,还活着的程家人它也不放过了!

很快,山洞内就只剩下了程家二长老。

程家二长老也发现自己成了独苗,而围观的兽兽更多了。

心里极为苦涩的程二长老,此刻心里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这些人或兽如此难啃,他说什么也不会纵容族人欺负他们啊!但现在一切都晚了!

最后,程二长老死在了猛然发力的小红鸟手上,尸体又被幽冥神火给烧成了灰!

程二长老,死不瞑目!

虽然干掉了一名灵尊,但小红鸟仍然紧张到小心肝乱颤,呜呜…它知道,娆儿的兽兽们,对自己的战斗很不满意,可它也不想啊!

它现在只有九级,对方实力又很强,所以,总得给它点时间吧?

想着,小红鸟讨好的看向冰娆的兽兽们,可惜,兽兽们全都高冷的留给它一个背影,就各自跳到了冰娆怀中。

无奈,小红鸟只好可怜兮兮的看向沧陌染。

“大哥…”小红鸟委屈的叫着。

沧陌染同情的看了眼小红鸟,才对冰娆道:“媳妇,咱们离开这里吧!”

冰娆点头,并将兽兽们收进星戒。

等出了山洞,冰娆四人一鸟,便直接前往冯家禁地了。

冯家禁地距离这里有相当一段距离,冰娆等人一路慢慢走着,到了傍晚,才在冯家禁地约三公里处停了下来。

驻扎之后,冰娆又拿出那张藏宝图,与哥哥、沧陌染、钟伯及小红鸟坐在帐篷里研究起来。

经过与冯家禁地的地形图对比,他们知道藏宝图上标注的藏宝地点,正好位于冯家禁地下方的山腹之中,不过,据说冯家在那里设禁很久了,因此冰娆也无法肯定,藏宝图里所示的宝藏是否还存在?

小红鸟听说这个可能后,便恶狠狠道:“如果宝藏没有了,我们就打劫了冯家吧!”

“……”闻言,深深的看了眼小红鸟,四人都想说,你是不是早就打上冯家主意了?无论藏宝图里的宝藏是真是假,你都不打算白来一趟?

不得不说,冰娆等人真相了!

小红鸟还真就那么想的,反正它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而归!而它之所以有如此强盗的想法,完全是因为这张藏宝图就是它当年从冯家一位老祖宗手里抢到的,想当年,那位冯家老祖宗参与了抓它事件,现在它出狱了,怎么也得给对方点颜色瞧瞧吧?

所以,打劫就是最好的报复!毕竟,它答应了娆儿不伤人滴!

其实,如果可以,它甚至想把商云国一起打劫了,但想法虽好,现在它却没有那个能力啊!除非娆儿肯帮它…

幽怨的看向冰娆,小红鸟知道,娆儿是绝计不会帮它滴!

算了!就放过商云吧!不然它真打劫了商云,没准会把商云国那些老不死的给引出来!它可不愿意再次被抓了!

但冯家,它绝对不能放过!它必须从冯家手中弄到钱!

打定主意,小红鸟就将冯家宝藏当成自己的囊中物了,若宝藏是假的,那就必须打劫了冯家,以补偿它浪费掉的时间!

总之,冯家肯定是要倒霉了!

小红鸟越想越兴奋,甚至还催促起冰娆:“娆儿,咱们快些去寻宝吧!我都等不及了!”

“急什么?等天色在黑点的,而且,宝藏的位置是在山腹之中,你想过怎么进入吗?”冰娆淡定问。

“这还用想吗?直接闯进去不就好了?”小红鸟眨巴着赤红的眼睛,直接道。

“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事是你做的?然后再被冯家和商云追杀?”冰娆无语问道,真那么简单,当初他们还混进冯家禁地干嘛啊!直接杀进去不就好了吗?

“那怎么办?”小红鸟没主意了。

“等天黑咱们在进去,另外,你去给我抓只穿山甲来!”冰娆吩咐着。

“啊!要那东西干嘛?那东西实力又不高,你都那么多兽了,还收只低级灵兽干嘛啊?”小红鸟不解道。

冰娆扶额,有些为小红鸟的智商捉急,穿山甲还能干嘛啊?

“快去!”冰娆懒得跟它解释了,并直接催促着。

“好吧!我这就去!”小红鸟听完,委委屈屈的飞出去抓穿山甲了。

“娆儿,你让它出去,它还回得来吗?”小红鸟离开后,冰溪好奇问道。

“糟糕,我忘记那家伙是个路痴了!”冰娆有些头疼了,眼前只有这一只兽,她习惯性的就派出去执行任务了,现在哥哥一提醒,她才感觉事情大条了。

那只小红鸟,若真的一去不返,就热闹了!

冰娆可没忘记,之前在山洞里找这只小鸟,就找了好久,而现在,对方若真丢了,估计他们就得满山的找了!

想想那可怕的工作量,她都有些醉了。

不过,冰娆等人没担心多久,小红鸟居然神奇的回来了。

面对突然有如神助的小红鸟,冰娆等人十分诧异,并不约而同问:“你居然找回来了?没迷路?”

小红鸟一听这话,当即炸毛!

“我有那么差吗?我有那么差吗?爷的方向感可是很好滴!”小红鸟严重抗议冰娆等人对它方向感的岐视。

冰娆、冰溪、沧陌染和钟伯面面相觑,就这货,还敢自夸方向感很好?

艾玛!真是笑死人了!

这时,冰娆将目光转到小红鸟脚下的踩着的一只棕黄色兽兽身上,这是一只体型一米多、实力只有五级穿山甲。

只见这穿山甲的背部,覆盖着厚厚一层坚硬麟甲,这也是它的保护壳,每当有危险来临,穿山甲都会将自己缩进麟甲之中,因此,别看穿山甲只是中级灵兽,最高不过五级,但真遇到险情,八级以下的兽还真拿它没办法。

而现在这只穿山甲表现的很乖巧,也是因为背上站着一只九级灵兽,不过,冰娆还是看出眼前这只穿山甲很害怕,瞧瞧那小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

同时,察觉到冰娆打探自己的目光,穿山甲还羞涩的抬头并咧嘴讨好的一笑!

五级穿山甲,已经是穿山甲之中的至尊王者了,因此冰娆猜测,这只穿山甲很有可能是祈云山中的穿山甲王。

不过,五级灵兽显然不会说话,无奈,冰娆只能让小红鸟给帮她翻译。

顿时,小红鸟有些小得瑟。

“娆儿,爷还是有些本事的,这你得承认!”小红鸟傲娇了。

冰娆黑线,并沉声道:“别废话,告诉它,我想让它帮着挖个山洞。”

小红鸟点头,然后跟着穿山甲交流一番,只见穿山甲频频点头,还仔细看了看藏宝图上标注的位置。

见状,冰娆忍不住感叹,一只穿山甲,都比小红鸟的方向感好,瞧,人家还会看地图呢!

等小红鸟跟穿山甲交流完,才翻译道:“娆儿,这小家伙说它知道个近路可以直通那里。”

“真的?”冰娆诧异,这么说来,他们不需要再进入冯家禁地了?如此岂不是更省事了?

穿山甲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走。

冰娆见状不解,小红鸟遂坏笑着解释:“它说需要等两天,它先把那条路挖通再来通知我们。”

冰娆闻言,直接塞了几块极品土属性晶石给穿山甲,当做给它的报酬,而正准备离开的穿山甲见状,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极品晶石之中,灵气浓郁到令人无法想像,抱着几块晶石,穿山甲如同抱着稀世珍宝,并不安的看着冰娆,眼中尽是疑惑。

这、这人类啥意思?

“这是给你的报酬!”冰娆直接解释。

穿山甲听懂了,眸中闪过一丝水雾,这人类,可真好!

点头道谢后,穿山甲拖着胖胖的身体,消失在夜色之中。

两天后,穿山甲如约出现,跟它一起来的,还有一只稍小些的穿山甲,两人一副卿卿我我的模样,冰娆一看就知道,这对穿山甲肯定是夫妻,并且是来秀恩爱的!

点头示意冰娆等人跟上自己的脚步,两只穿山甲掉头就走。

穿山甲行走的速度不快,又一路秀恩爱,看得沧陌染真是羡慕嫉妒恨!

丫的!眼前这两货,时不时的还要嘴上一个,这分明就是想要虐死单身汪的节奏啊!

可怜他,早早就有了媳妇,目前却仍然仅限拉小手、偶尔抱抱的阶段,并且,还不是天天能拉小手、能抱抱,更有甚者,自家那大舅子,以及各种兽,成天二十四小时的紧迫盯人,害得他想和媳妇独处的机会都少得可怜,呜呜…

沧陌染真是越想越委屈,可冰溪及兽兽们对他严防死守,他实在无能为力啊!

一路幽怨的看着自家媳妇,不知不觉,他们已经随着穿山甲夫妻走到了目的地。

两只穿山甲挖洞的地点,是一座小山峰。

看到这一位置,冰娆实在想象不出,这里跟冯家禁地有什么关系,两个地方分明就是一南一北,八杆子打不到啊!

但穿山甲很自信,就是这个位置没错哒!所以,它带着媳妇率先爬了进去。

冰娆等人见状,只能跟上。

穿山甲夫妻挖出来的山洞并不大,但也足够两人并排走着了。

进入山洞,冰娆拿出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用来照明。

七拐八拐之后,冰娆发现前方不远处,似乎出现了一道光,而穿山甲夫妻也不肯继续往前走了,并一脸恐惧的转头看着冰娆。

“怎么了?”冰娆纳闷。

“它们说,前面有很厉害的东西。”小红鸟翻译道。

“嗯?”冰娆不解了,这路不是你们挖开的吗?你们怎么反倒害怕上了?

看出冰娆的想法,穿山甲王着急的对冰娆嗷嗷叫着,小红鸟听完,立即解释:“它说,它们只挖了一段,现在咱们站在的这地方,与它们没有关系!”

等小红鸟给翻译完,穿山甲王又指了指上面,嗷嗷叫。

“它说,上面就是冯家禁地了!前面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所以,小娆儿,咱们快去吧!”小红鸟兴奋道。

冰娆点点头,这次,换他们走在前面了。

穿山甲夫妻虽然对前面未知的东西有些恐惧,但它们不放心冰娆等人,还是跟在后面一起去了。

没走多远,冰娆等人便发现了一扇相当古朴的雕花大门,那大门呈黑色,门边点缀了以金色为主的藤蔓植物,大门正中则镌刻着一龙一凤。

两只兽兽一紫一青,相当的漂亮眩目,美丽到令人移不开视线,更主要的是,当他们视线投注在门上那一龙一凤身上时,竟然会感觉到门上的一龙一凤貌似活过来似的,并仿佛在盯着他们看,龙、凤两兽那双与本体同色的眸子,有如两柄布满了寒霜的利刃,给了四人极大的压迫感!

短短对视数秒,冰娆等人冷汗就下来了!

小红鸟见了,则是不管不顾的就往门上扑,但它刚扑上前,门上两兽的青、紫双眸中,就射出一道寒光,紧接着,小红鸟就被打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小红鸟狠狠砸在了山壁上,嘴角一丝血液溢了出来,而它原本红色的羽毛,已经一片焦黑。

见此情景,冰娆四人都被震慑住了!

这门,真是太厉害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