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认你当大哥吧!

这支队伍,差不多近百人,而且实力不低,队伍中至少五位灵皇,带队的那位居然是灵尊!

其余人,则几乎都是灵王!

不过,他们虽然实力不错,但此刻衣着明显有些狼狈,不少人身上衣服还被火给烤得焦黑,满是灰头土脸,一看他们这状态,冰娆就知道肯定是那脾气火爆的小红鸟下的手!

说起来,小红鸟目前对他们应该属于警告的阶段,但接下去双方会如何到也不难想象。但对方这时的模样明显有些不对劲,因为他们脸上全都是震惊。

冰娆诧异。

震惊什么呢?

总不会看到他们来所以害怕了吧?

事实上,冰娆也就随便想想,她还真没有那般自恋,以为自己王霸之气一出,世人皆跪服!

可对方的态度实在是太奇怪了,让冰娆不得不胡思乱想。

其实,对方这么多人,实力又不弱,哪怕看到多了冰娆四个以及一些娇小可爱的兽,他们也不可能会震惊到哪里去。

而真正令他们震惊的,则是那小红鸟争眼说瞎话的本事,以及它对冰娆的态度。

在对方眼中,那小红鸟之前多霸气啊!口中满是威胁与警告,动不动就喷点火!弄得他们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可现在呢?看到那个绝色美人,眼前的小红鸟就跟遇到组织似的,告他们的状了!

告状嘛!当然也正常,毕竟他们不是一国的,可你能说点实话不?偶们啥时欺负你了?

就你那凶巴巴的模样,他们队伍里的孩子没被吓到就不错了,还敢欺负你?

当然,带队的灵尊也承认,他们是发生了一点言语冲突,但他却不认为,自己有欺负到这只小红鸟,相反,一直都是那只小鸟在欺负他们啊!

想到这些,带队灵尊心里委屈到不行!

尼玛!他也想找人告状呢?

可问题是找谁?

看到对方队伍中的灵尊,震惊之余又慢慢变脸成了一副受尽委屈的弃妇样,冰娆可真是醉了。

这一个两个的都委屈是吧?

好吧!她也挺委屈的!一来就得面对这么多人!瞧瞧眼前阵容,多吓人啊!

看了看沧陌染、冰溪和钟伯,冰娆真心感觉自己这边势单力孤!

对方队伍中的某些人也意识到了,震惊过后不免挑衅道:“你是这小鸟的主人是吧?告诉你,这些战利品是我们先发现的,你没资格跟我们抢!”

战利品?

顺着对方的话,冰娆这时才发现,前方确实是有东西,堆得跟一座座小山似的,几乎把路都给堵满了!而这些物件,正是一些兽兽的尸体。

另外,这些兽兽无一例外的都是九级灵兽!其中还有一条死去多时的土蟒!

那条死去的土蟒,体型比他们之前在洞外看到的那条还要大上几分,显然,这是一条雌性土蟒!

至于那些兽兽尸体,则有土狼、有巨蜥、土熊、土犀等!

这些土属性的兽,应该在这里发生了一场大战,最后弄得两败俱伤,而它们会如此,肯定是要争夺之前晶石原矿的所有权!

看到这些兽兽尸体,冰娆总算理清了自己之前心中的疑点。

怪不得没有兽来和他们抢得晶石呢!原来这些兽都死翘翘了!

当然,眼前的都是九级灵兽,因此即便它们已经咽气,尸体也都是好东西,这也就难怪这支队伍会和小红鸟抢了!

听完对方某人的话,冰娆看向小红鸟问:“这些东西,他们中有人说是他们先发现的!”

“放屁!明明就是我先来的!”小红鸟火大道,眼前这些人类,真是太讨厌了,早知道他们会倒打一耙,之前喷火的时候它就应该多喷点,免得这些蝼蚁在自己眼前晃悠,太他爷爷的碍眼了!

冰娆安抚的摸了摸小红鸟,并淡淡的对说话之人道:“你听到了,是我家的兽先来的。”

“哼!一只鸟的话也能算?”那人对此嗤之以鼻!

“不然呢?”冰娆冷笑。

她自然知道对方为何会如此胡搅蛮缠,没办法,这些兽兽的尸体实在太珍贵了,更主要的是,它们体内还有内丹!这才是重中之重!

但冰娆却不认为眼前这些人能得逞,真把这只小红鸟惹急了,一把火就把你们全都干掉了!要知道,这位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之前又被商云皇室关了近一千年,心里可正憋着一股火呢!

“这当然是我们先发现的,你们速速离去,还能保得一条小命,不然,后果自负!”那人威胁道。

“好吧!我也把这话还给你,这里的东西都是我家兽发现的,你们速速离去,还能保得一条小命,不然,后果自负!”冰娆云淡风轻的随意说着,却把对方给气到半死!

对方瞪大眼睛恶狠狠盯着冰娆,虽然眼前女人十分令人惊艳,但这涉及到家族利益,哪怕在惊艳的女子,他觉得自己也不能被美色所迷,因而,他的态度越发强硬起来,并道:“美人,耍嘴皮子是没有用的,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怎么,要自报家门了?”冰娆眨眨眼,淡笑道。

“知道就好!告诉你,我们可是程家人!”那人一脸的骄傲自豪。

“程家?哪个程家?”冰娆满脸疑惑!

“商云国排名第二的顶级家族,程家!”对方有些鄙视冰娆的孤陋寡闻,遂有些火大吼道。

丫的!大名鼎鼎的程家都不知道,还敢在流云大陆上混?

冰娆确实不知道,也可以说是她压根没关注过。因为冰娆的宗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万倍还之!所以,惹了她的人是哪家的她还真不在乎,反正,对于欺辱,她是能当场还回去就当场还回去,实在不能马上报仇的,那就等能报仇的时候在还回去!总之,她可不会让自己平白受欺负。

更主要的是,放眼流云大陆,只有三大皇室以及东流云十大家族才是超级势力,其他各大小家族哪怕把自己家族吹的天花乱坠,也上不了太大的台面!而她,三大皇室和十大家族的人都没少惹,自然不可能去害怕并关注一个程家!

见冰娆久久不吱声,貌似在思考着利弊,程家人遂得意道:“怎么,怕了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不过,只要你乖乖认错,并主动许身我们少主,我们还是可以放过你们这些人,以及这只鸟的!”

说着的时候,程家某人一不小心就将心里话给说了出来,说出来的一刻,他虽然有些后悔,但说了就是说了,后悔自然也晚了。

小心的看了眼身旁少主的脸色,发现少主仍脸色如常后,程家某人放心了。

少主也是支持他想法的,真是万幸啊!而且,看少主的样子,对眼前美人应该是相当满意,就是不知道对这美人的热度会维持多久!他突然有些期待!因为,通常来说,被少主玩厌了的美人,最终都会属于他们!

嘿嘿!想着,这位程家某人还忍不住露出了猥琐的笑容,看着冰娆的眸光也变得有些肆无忌惮了!

眼前美人可真是极品啊!程家某人觉得自己真是太满意了。

而冰娆听到程家某人的话,明显愣住了。

这货,是在白日做梦吗?

不但让她乖乖认错,还要她主动许身?真不知道对方怎么敢想?难道说,是看他们人少?

冰娆又转头瞅了眼自己这方阵容,确实少了点,可她还有兽啊!难道这支队伍的人都眼瞎,没看到他们身后跟着的那串长长的兽兽队伍?

对方确实是没太注意。

谁让冰娆的兽兽们此刻都是拟态的,那么小小的一只,又是在这略微昏暗的山洞之中,因此,程家某些人便以为冰娆这边只有四个人,外加一只明明很凶残,却在主人来了后装可怜的鸟儿!

“啊!我的眼睛!”突然,一道惨叫声乍然响起,随后,冰娆就见之前说话的那名程家人,双手捂眼一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汩汩的鲜红血液,顺着指缝哗哗的流淌着,有如喷泉一般,止都止不住!

见到他的状况,程家人全都吓了一大跳,因为根本没有人看到他这是怎么了,咋就突然双眸喷血了呢?

给受伤的这位吃了一粒疗伤丹药后,他眼上的血仍然止不住,顿时,程家人都有些束手无策了!

“该死!是不是你们做的?敢伤我们程家人,你们活得不耐烦了?”见自己人伤得这么重,又有一名程家人蹦了出来。

之前,他们让那只小红鸟弄得就够憋屈的了,现在又有程家人伤得如此重,因而心里承受能力很差又极有优越感的程家人,便受不了了!

这不是红果果的打脸吗?

不但当面打,甚至他们还没看到是谁打的!所以,对方只能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跑喽!

见对方将火发到了自己等人身上,冰娆便极其无辜道:“你们见我们动手了吗?可别找不到罪魁祸首,就拿我们出气啊!”

“哼!不是你们还能是谁?别忘了,这里除了程家人,就只有你们这些外来者了!”那人十分肯定的吼着。

冰娆则以看白痴似的眸光看着对方,并提醒:“谁说除了你们,就只有我们了?你们将这些兽兽尸体当空气啊!”

“你、你什么意思?”当了出头鸟的程家人,让冰娆这么一说,顿时小脸煞白,对方是想说,有鬼吗?

“我猜是你们扰了这些尸体的好梦,它们才想给你们一个教训,唉!等着瞧吧!这根本不算完,你们还会有人因此受伤的!”冰娆装了把神棍,并煞有其事道。

她会这样说完全是因为看到了罪魁祸首!

正是沧陌染的幽冥神火啊!当然,那小火苗肯定是受了自家主人的指使,原因冰娆也猜得到,八成是因为受伤的那名程家人看她的眼神有些猥琐!

不过,冰娆可丝毫不同情对方,甚至落井下石,也跟着一起吓唬眼前的程家人!

“啊!你、你别过来!别过来!”冰娆话音刚落下,那只小红鸟又突然尖叫起来,并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空气。

见它如此,本就有些慌乱的程家人更加不知所措了,在结合冰娆的话,程家大部分人全都脸色煞白!

这是见鬼了吗?

看出程家人的想法,程家灵尊只能尽力安抚,并大声道:“别受他们影响,流云大陆上是不可能会有鬼的!”

“啊!啊!啊!别过来!别追着我啊!呜呜…”同一时间,小红鸟惊怕的尖叫声,压过了程家灵尊的话,然后程家众人就见小红鸟开始在山洞里四处乱窜,有如惊弓之鸟一般到处躲着,后面仿佛真有鬼在追似的。可肉眼所见,却又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

尼玛!对方绝对是故意的!

程家灵尊被气得都快要吐血了!

这个时候,对方就不能当个安静的美男鸟?非得这样扰乱人心?

是的!在程家灵尊眼中,小红鸟的行为就是在扰乱他们程家人的心,而程家人看到小红鸟的模样也确实害怕了!

可以说,小红鸟此刻的样子丝毫不象作假,因为它可是吓得全身羽毛都竖起来了,若是装的,哪能如此逼真?

最后,小红鸟一头扎进了冰娆怀中,象鸵鸟似的只露个小屁股在外面,小屁股还一颤一颤,显然吓得不轻!

“呜呜…求保护啊!”小红鸟哽咽的声音自冰娆怀里传出来。

程家人一听,脸色更显苍白,那个…他们该怎么办?

“啊!”这时,又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在程家人耳边回荡着,程家众人霎时全都朝着声音方向看去,恰好看到一位衣着华丽的程家人捂住身体的重要部位,如同虾子般弓身倒在了地上…

“少主!”程家众人一见,顿时更慌了。

少主这是怎么了?

几名距离最近的程家人及程家灵尊,上前一步为这位少主检查了一番,之后,谁都不吱声了。

少主的命根子漆黑一片,已经化为灰烬了!

目前那个位置甚至都没有血流出来,可命根子却不见了踪影,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程家灵尊惋惜的看了眼疼的陷入了半昏迷状态的男子,这下子,这位怕是和程家少主的位置无缘了!

事实上,程家众人虽然管这位叫少主,但他却算不上真正的少主,准确的说,他是少主候选人之一!不过,跟着他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他的人,又对他信心满满,就提前先这样叫上了。

可现在,眼前的程家众人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程家的少主,自然不可能让个太监去做!如此一来,跟着这位的程家人自然也就没有了什么前途,因为他们很清楚,只要不是自已拥护的这位坐上少主位置,无论谁当了程家少主,肯定都不会放过他们!毕竟,跟着这位的时候,他们可没少帮着他陷害别人!

一时间,除了那名程家灵尊,程家众人全都慌了神。

怎么办?怎么办?

原本以为,这位程家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天才当上真正的少主可谓板上钉钉,谁知道在少主竟争的过程中,居然发生了如此劫难,还害得他们前途渺茫!

这样的事实,简直太令在场的程家众人郁闷了。

当然,也不乏一些心思活跃的程家人,想要另谋高就了!

此次祈云山之行,程家共派出三支队伍前来收集资源,这三支队伍都由一名程家长老带队,名为保护他们这位少主,实际上则是为了起到监督的作用,防止有人作弊以示竟争的公平!毕竟,资源的多少是最终决定哪位成为程家少主的最主要依据!

而他们一直都对自己效忠的这位信心满满,在加上他们这支队伍的带队长老又是在长老会中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二长老,因而他们想得到些稀有资源自然更容易了,可没想到,在他们满以为有机会获得庞大资源的山洞中,他们眼中的少主却遭遇了灭顶之灾!

少主这样一毁,连带着使他们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但这显然不是眼下最重要,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少主为何会变成这样!难道真的是因为有鬼吗?

心生怀疑的程家众人,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但好景不长,他们刚想搞清楚事情真相,就见自己所在山洞突然黑了下来。

不是一般的黑,基本上完全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

妈呀!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还有些微光,可现在,一点光都透不进来了!

就在程家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们耳边又响起了沙沙声。

紧接着,一个个幽蓝色光点从远处飘了过来。

那些光点忽明忽暗,一闪一闪,仿佛是一簇簇小火苗般,但又与真正的火苗不太一样,顿时,黑暗中的程家众人小脸又白了几分。

“鬼、鬼火!”有程家众人哆嗦道。

没错!这就是鬼火!货真价实的鬼火!

“啊!有鬼啊!”转瞬,程家众人尖叫声不断,一个个都惊恐不已,仿佛刚刚出壳的鹌鹑般,吓得身子直颤。

离的近的,不由自主的紧紧抱在了一起,可即便这样,也难掩他们心中的害怕!

呜呜…好吓人,救命啊!

“什么人在此装神弄鬼?”程家灵尊定了定心神,并朝着那些幽蓝色的鬼火大声怒斥!

做为一名灵尊,他清楚世上是有鬼魂的,可是,那些死翘翘的灵魂,不是在死掉的那一刻,就自动前往幽冥地狱了吗?眼前这些,为何还滞留在这里?

第一时间,他的反应就是不相信!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在他的问题问出后,回应过来的则是一阵阵刺耳、阴冷的笑声,那笑声,寒冷至极,仿佛来自地狱的复仇使者,令人不寒而栗!

“二、二长老,别问了!真的是鬼啊!”有人哆哆嗦嗦道。

“荒谬!流云大陆又不是幽冥地狱,怎么会有鬼!而且,你们都是修炼者,居然还怕鬼?”程家二长老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吼着。

可惜,程家众人根本不争气,不少人更是忍不住在心里暗道,他们能不怕吗?腿都软了啊!再者,和鬼战斗,他们也没有优势啊!鬼都已经是死的了,不管怎么杀,都是鬼!可他们呢?他们是人啊!若是没能把鬼的灵魂打散,反倒让鬼把他们变成了同类,他们得多郁闷啊!

现在,还是跑吧!

呜呜…二长老,求跑啊!

不少程家人都有了这样的心思,哪怕他们已经腿脚发软,他们也不想在这诡异的山洞里多呆一秒了!但二长老显然不愿意放弃!

鬼?是装神弄鬼吧!

思考间,程家二长老瞬间出手!

只见一道青色的风刃,直接朝着不远处飘荡着的幽蓝鬼火猛扑了过去,但刚到近前,几乎眨眼的工夫,那道青色风刃就被幽蓝色的鬼火给吸收了!

顿时,程家二长老傻眼。

这、这怎么可能呢?

“吼吼!好香的灵力!来,来!多来点,我可是饿了好久了!”吸收完风刃,鬼火又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似笑似痛苦。

程家二长老听了,脸色也大变。

会说话的鬼火?

随后,幽蓝鬼火甚至飘到了程家二长老面前,与他大眼瞪小眼。

这下,程家二长老总算看清了幽蓝鬼火的真面目。

这确实是一簇火焰,一簇黑中带蓝的火焰,完全符合幽蓝鬼火的形态,如此,程家二长老也不得不推翻自己以往的常识,认定这是一簇货真价实的鬼火了!

不!不仅货真价实,这还是一簇高阶鬼火!

对付鬼火,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彻底消灭对方的火焰,但鬼火的火焰可不是那么好消灭的,更何况还是一簇高阶鬼火的火焰。

说实话,对付一簇会说话的高阶鬼火,程家二长老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毕竟,据史料记载,鬼火都是相当难缠,又很难消灭的,因为哪怕把它们的火焰打散,他们也可以重新凝聚,这就如同打不死的小强般,而被累死的绝对会是他们!

想了想,程家二长老下命令了。

“都退出山洞!”

一听这话,程家人全都乱成了一锅粥,并急先恐后的转身往后跑。

山洞原本很宽阔,但由于程家人实在太害怕了,而他们人数又不少,所以无意中撞到一起的程家人就悲剧了。

部分程家人被压到了最下面,面对踩在自己身上的无数双脚,他们只听到耳边不断传来肋骨被踩断的咔咔声!

但为了能活命,根本没有人在乎被当成肉垫的人。

程家人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逃离!离这座山洞远远的!他们不想死啊!

特别是在逃跑的过程中,那些幽蓝鬼火还不停的发出刺耳又令人倍感恐惧的笑声,吓得他们更是不管不顾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山洞中的慌乱渐渐消失。

一丝微光缓缓亮起。

冰娆四人也看到了不远处叠在一起的程家人尸体,足有二三十人。并且,全都憋得脸色发青,显然,都是窒息而亡!

对此,冰娆很无语。

这算不算自相残杀?

几簇幽蓝鬼火,就把近一百人的队伍吓成这样?而且,逃跑途中还踩死了二三十人?

如此严重的踩踏事件,是冰娆万万没想到的!这可是自家族人啊!那些人,心可真够狠的!

经由此事,冰娆对于世家之人的冷血又有了深刻了解!

“主人,以后可别让我扮鬼火了,这简直就是大材小用嘛!”这时,一簇纯黑的小火苗,慢悠悠的飘了过来。

冰娆听着幽冥神火的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让一个高大上的神火去扮演幽蓝鬼火,也确实挺为难它的!

“不让你扮,难道我扮吗?”一本正经的沧陌染,随即淡淡回道。

“呃!还是我扮吧!”幽冥神火小火苗颤了颤道。

主人太可怕,幽冥神火不敢不识相。

随后,它的注意力又被躲在冰娆怀里的小红鸟吸引。

从小红鸟身上,它感觉到了十分难得的火焰气息,唔,这鸟可以吃吗?

察觉到幽冥神火飘荡在自己身上那觊觎的眸光,小红鸟就好像遇到色狼的良家妇女般失声尖叫:“啊!啊!啊!走开!走开!离我远点!”

“我想吃你!”幽冥神火实话实说。

“不要!不要!我不好吃,你去吃别人啊!”小红鸟一脸的惊恐,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冰娆:“呜呜…小娆儿,求保护!”

“不过一簇火苗,你干嘛怕它?”看到小红鸟的模样,冰娆黑线了。

如果不是之前小红鸟异常恐惧的模样吓到了程家人,又让她当了一把神棍,只怕沧陌染也想不出让幽冥神火去扮鬼火的点子,现在好了,程家人在经历了惨痛教训终于逃走之后,这小红鸟怎么还一副活见鬼的害怕模样?

对此,冰娆十分不理解。

“呜呜…神火!它是幽冥神火啊!号称可以焚毁世间万物的神火!”小红鸟一脸悲伤道,它的火焰虽然也厉害,但作为一只鸟儿,它也属天下万物啊!是物,就能被幽冥神火烧成灰!

另外,据说幽冥神火是所有神火中,脾气最不好的一个!甚至它的传承记忆还告诉它,幽冥神火很难相处,真是见啥毁啥!

你说,面对这样任性的火焰,它能不害怕?能不胆战心惊?

特别是幽冥神火又亲口说要吃了它!

呜呜!是吃它啊!

对自己未来感觉茫然悲伤的小红鸟,一双小小的翅膀紧紧搂住冰娆的脖子,内心悲愤不已,为嘛小娆儿身边,尽是一些危险品种啊?

原以为见识到了吞天噬魂貂、火晶王蛇,它就已经很震惊了,好在那两兽虽然也吓唬过它,但对它还算友好,可眼前这幽冥神火,却跟个任性的熊孩子似的,很难搞定啊!

小红鸟真是越想越伤心,冰娆见状只能安抚:“别怕,这幽冥神火已经认了主了,没有它主人的命令,它不敢随便吃掉你的!”

“真的?那、那它主人是谁?”小红鸟忍不住问,听冰娆的意思,这幽冥神火貌似不是她的?

“他!”冰娆轻轻指向沧陌染道。

下一瞬,小红鸟立即从冰娆怀中飞到了沧陌染肩膀上,并讨好的笑着道:“原来幽冥神火认了你为主啊!你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能收服得了幽冥神火!不过,貌似这世上也只有你这样拥有绝世之姿、身份高贵、气度不凡的男子才能收服得了它!”

“嘿嘿!我认你当大哥吧!”干笑两声后,小红鸟便笑眯眯提议着,还顺势给沧陌染抛了几个媚眼。

沧陌染黑线了,这只鸟是在拍他马屁吗?

节操呢?不要了?

面对厚颜无耻的小红鸟,沧陌染只能道:“我才二十多岁,你这千年老妖怪确定要认我当大哥?”

“嘿嘿!年龄不是问题,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小红鸟继续干笑着。

沧陌染无言了,啥叫看中的是他这个人?他是有媳妇的人,可不搞基啊!

“主人,既然有人愿意主动给你当小弟,就让它当好了!我们正好需要跑腿的!”见主人不吱声,幽冥神火忍不住提醒道。按照它的想法,不就是一只鸟嘛?还不是想啥时吃就啥时吃?因而,它压根没把小红鸟找靠山的行为放在眼中,再者,也是它觉得,若这只小红鸟做了主人小弟,它也算把自己的食物放养在眼前了,嘿嘿!

“嗯嗯,让我当吧!”小红鸟满眼期待道。

“好吧!”沧陌染应允了,虽然他知道,小红鸟只是害怕被幽冥神火吃掉,才认他当大哥的,但这只小红鸟实力貌似很强,有这样一个小弟他不亏!

“谢谢大哥!”解决了安全问题,小红鸟彻底放心了。

“大哥,我还准备了些礼物送给你!”随后,小红鸟又道。

沧陌染诧异,礼物?

“嘿嘿!就是不远处那些九级兽兽的尸体啊!”小红鸟兴奋道,可一转头,它却发现那些兽兽尸体居然全都不见了,顿时大怒的吼着:“该死的!谁偷了我的战利品?”

“我拿的!”一条小黑蛇,慢悠悠爬上沧陌染的胳膊,并与小红鸟对视着。

小红鸟见是那条之前逼它流了许多眼泪的蛇,顿时心一颤,并小心翼翼道:“那些,是我送给老大的礼物!”

“你确定?”星儿幻化的小黑蛇显得十分怀疑。

“当然确定!”小红鸟有些心虚道,其实,那些东西本来是它想用来讨好冰娆的,现在既然认了个大哥,它就好借花献佛了。

“你这礼物可真奇特,居然送尸体!”星儿鄙视道,心里则忍不住暗想,不管你是送谁的,最后的结果都是由自己保管啊!

“你们人类,不是特别喜欢高阶兽兽的尸体嘛?我拿来当礼物有什么不对?”小红鸟看了眼沧陌染,小声嘟囔着。

听到这话,冰娆、沧陌染、冰溪及钟伯都有些冒冷汗了,这话说的,好像他们心里多不正常似的,但无法否认,高阶兽兽的身体确实是好东西,可谓全身都是宝!

呃!纠结了一下下,沧陌染才心安理得道:“你的礼物我收下了,谢谢!”

“不用谢!不用谢!反正我也是白捡的!”小红鸟见新认的大哥如此客气,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冰娆四人则继续瀑布汗,可不白捡的吗?为了争夺这块宝地,土属性兽兽几近全员出动,结果,两败俱伤的便宜了他们!

当然,这样的大便宜,自是不占白不占。

接着,星儿又拿出三枚雪白的蛋!

那三枚蛋,体积十分大,都快赶上磨盘了,蛋身正中,还有一道浅浅的粉色细线。

冰娆好奇的将手摸了上去,顿时从那到粉色细线中感觉到了砰砰的心跳声,这蛋,是活的!

里面的小家伙不是一般的活跃,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蛋壳后,还特意用小身子撞了撞,以显示它顽强的生命力。

“这是谁的蛋?”冰娆好奇的问。

“不知道,反正不是我的!”小红鸟摆着小翅膀道。

“白痴,当然不是你的!”星儿一脸鄙视,随后答疑:“这是三只土蟒蛋!那只雌性土蟒因为难产,失血过多导致引来了许多土属性兽兽,才引发了这场兽兽之间的大战,如此,也让我们捡了大便宜!”

“这三只土蟒也是早产?”冰娆诧异问。

“嗯,目前还没有完全成熟,但也快了。”星儿点头道,接着,又把蛋摆到小红鸟面前,“这三枚蛋给你吧!”

“给我干嘛?当食物?”小红鸟眨眨眼,好奇的问。

“蠢货!你不是欠了商云国三只九级兽兽吗?这是两只九级兽兽下的蛋,出生后至少为七级,成年后肯定能成长到九级,你把这三枚蛋给他们,不就算完成任务了吗?”星儿恨铁不成钢的解释着。

小红鸟听完,顿时眼睛一亮!

这样也可以?嘿嘿!它怎么没想到呢?

小红鸟有些兴奋了,原本,它就对答应给商云国抓三只九级灵兽心里有些抵触,可为了脱困也只能同意了,现在好了,有了这三枚高阶兽兽的蛋,它就可以还债了!

另外,这还是两枚蛋,等孵出来后,虽然也是高阶灵兽并能成长到九级,但那毕竟需要不少时间,想到这儿,小红鸟心里瞬间便平衡了。

哼!爷可不是那么好抓的!

当然,给你们的兽也不是那么好拿的!现在,就拿着三只土蟒蛋慢慢孵去吧!

出气似的想完,小红鸟一把抢过三只土蟒蛋,收到了自己的灵兽空间中。

无债一身轻啊!

霎时,小红鸟看着星儿幻化的小黑蛇,也顺眼了许多。

冰娆看到眼前一鸟一蛇狼狈为奸、偷换概念,心里都忍不住同情商云国了。

可以想见,对方想得到的一定是真正的九级灵兽,而不是九级灵兽的蛋!

但现在,要灵兽没有,只有蛋!

甚至以冰娆对小红鸟的了解,这小家伙肯定会说:“就这个了,爱要不要!”

其实,以冰娆的眼光到是觉得要蛋也不错。

首先,九级灵兽的蛋可是比九级灵兽还要稀少,而且,契约蛋的时候也不需要驯兽师驯服,只要往蛋上滴一滴血就可以完成契约了。

其次,从小养大的兽,与主人在各方面的配合也是最完美的,最主要是听话啊!这和驯养成年的九级灵兽,绝对不是同一个概念。

像驯服后的九级灵兽,一般与主人签订的契约都是平等契约,若是它们心里不爽,完全有可能不听主人的命令,可自己养大的兽,则没有那个顾滤,并绝对以主人的意志为自己的意志,对主人可以算得上是言听计从!

如此多的好处,若是商云国将目光放长远自然会选择九级灵兽蛋。但这种事也不好说,一切只能看商云自己的选择了。

不过,冰娆却知道,小红鸟是打定主意要把这三枚蛋塞给商云了,只怕,商云也不敢拒绝。

想完这些,收获颇丰的冰娆便带着大部队,慢悠悠的走出了山洞。

出了山洞,外面已经几近黑天。

随便在附近找了块地方做营地,并吃完饭不久,他们便又遇到了一支队伍。

对方队伍中的某些人,一看到他们就失声尖叫起来:“啊!鬼啊!”

闻言,冰娆黑线了。

见面就叫别人鬼,这样真的好吗?而且,他们哪里就像鬼了?

“闭嘴!乱叫什么?”没等冰娆等人反应,对方队伍中一名年轻男子便忍不住斥责起来。

然后,他又一脸歉意的走到冰娆面前,略带尴尬道:“不好意思,他们之前受了些惊吓!”

冰娆点点头表示不在意,因为害得对方受惊吓的,正是他们呀!

这些人,不用说肯定都是程家人了!

在对方队伍中,冰娆还看到了那名程家灵尊,但程家灵尊看着他们的眼神,显然有些不善。

一群胆小鬼,不敢承认自己冷血又胆小也就罢了,还想把责任推到他们身上吗?

冰娆内心冷笑,但面上却笑得如同百花盛开,美丽的令人眩目!

过来道歉的年轻男子顿感呼吸一窒,大脑随之一片空白,此时此刻,他根本啥话都说不了来,任何赞美之词也很难形容自己看到完美笑容。

年轻男子只能呆呆的站着,整个人仿佛失了魂一般!

见他如此,程家某些人顿时咋了毛。

“该死的!你对五少做了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