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祈云山寻宝

不是他们不想攻击,而是小红鸟来势汹汹火力太猛,光逃命都不够,他们哪里还有攻击的心思啊!

这不,皇宫众人刚刚从大殿中跑出来,大殿就在他们身后爆炸并倒塌了,顿时吓得众人出了一身的冷汗!

看到这种情景,皇宫中人真是欲哭无泪,商云皇帝更是郁闷的快要撞墙了,说好的不报复呢?喂了狗了吗?

呜呜…商云皇帝真心觉得,他被骗了啊!

被只鸟给骗了!这只鸟,嘴里说不报仇,可实际呢!一出来就大肆破坏,这还要人活不?还能愉快的玩耍吗?另外,说好的给商云三只九级灵兽呢?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商云皇帝想了这么多,又回头看了眼自己差不多成了废墟的皇宫,想死的心都有了!

“父皇!”这时,商赫和冰娆一起走了过来。

“冰娆小姐,怎、怎么会这样?不是都谈好交易了吗?”看到冰娆,商云皇帝立即无视了商赫,直接对冰娆问,而且,他话语中一点质问的意图都不敢流露出来,脸上还满是不解。

“小红鸟不会伤人的。”冰娆沉默了下,才如实道。

“……”商云皇帝傻眼,不伤人,那是要伤建筑了?呜呜…看着此时皇宫跟豆腐渣差不多的状态,商云皇帝突然哭不出来了!

这是报应吗?如果他没有同意放了小红鸟,五年后是不是要比这还惨?

商云皇帝小心肝哆嗦了下,不能说他是自己吓唬自己,而是真有可能!

良久,冰娆才劝道:“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建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们就当重新装修了吧!”

“……”商云皇帝闻言愣了愣,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安抚完商云皇帝,冰娆直接回了别院。

这次出来的时间短,所以哥哥三人便没有一起跟着出来,而她回去后,冰溪、沧陌染和钟伯也忍不住问起皇宫的情况。

皇家别院离皇宫很近,因而皇宫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三人不可能听不到。

冰娆将情况一说,沧陌染、冰溪和钟伯都忍不住同情他们了,看吧!看吧!这就是贪婪的下场。

不过,皇宫事件对冰娆四人影响不大,他们依然该干嘛干嘛!

不久,商云皇室也从破破烂烂的皇宫废墟暂时搬到了别院居住,跟冰娆四人成了邻居。

当天傍晚,一只巴掌大的小红鸟光临了别院,吓得商云皇室一众人,全都小脸煞白,小心肝狂颤。

但那小红鸟只是轻蔑的看了几眼商云皇室中人,便淡定自若的去找冰娆了。

先将自己身上的五根羽毛交给冰娆,并告诉她使用方法,唔!也就是把羽毛烧掉,烧掉了羽毛,它会有所感应,就能前来帮忙!

冰娆收好小红鸟的羽毛后,本以为小红鸟没事了,谁知小红鸟又神神秘秘的摸出一张地图放到冰娆四人面前。

眨眨眼,冰娆看着泛黄、发旧的地图,绝美的脸蛋上尽是大问号。

“这是一份藏宝图!”小红鸟一脸得瑟的道。

“嗯?藏宝图!”冰娆四人大惊。

“嘿嘿,没错,就是一份藏宝图!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咱们一起去寻宝啊!”小红鸟邀请道。

“这图是真的吗?”冰溪忍不住问。

顿时,小红鸟有些不乐意了,它拿出来的东西,还能有假吗?不过,提出疑问这位跟冰娆关系匪浅,它在不高兴,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独自在心中生闷气。

话说,是它太久没出来活动,以至于外人都忘了它的可怕吗?

小红鸟很郁闷,但还是点头:“肯定是真的!如假包换!”

冰娆无语了,藏宝图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还带如假包换的?若是假的,只能说白跑一趟,谁会给你换?

拿起藏宝图,冰娆仔细观察了一番,并好奇问道:“这图你从哪弄来的?看上去好像蛮久了!”

“嘿嘿,当然蛮久了,我偷来都快一千年了!”小红鸟略带得意道。

“……”

偷的?!冰娆四人额上挂满了黑线。

“怎么样,要不要去?”小红鸟见四人反应怪异,又问了遍。

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沧陌染、冰溪以及钟伯对视了眼,然后点头,不管真假,当然得去瞧瞧!看藏宝图上标注的位置,离商云皇都应该不太远!

“合作愉快!对了,我是路痴,所以这寻路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小红鸟见冰娆四人同意了,便想当甩手掌柜了。

冰娆继续黑线,您老真是路痴吗?路痴还能找到别院,真不简单呐!

当然,这话冰娆是不会说出来的。

隔天,冰娆四人以监督小红鸟去捕捉九级灵兽为借口,跟商云皇帝打招呼说准备离开。

商云皇帝一听,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快些送走小红鸟瘟神,他求之不得啊!更何况,对方还打算履行约定,这简直太难得了,他得支持啊!

原本,他还打算让商赫跟着一起去,意思就是想让商赫直接把三只九级灵兽带回来,至于小红鸟,就不用在回来了!

可他们是以捕捉九级灵兽为借口去寻宝的,小红鸟自然不愿意带上商云国的人!丫的!看着就碍眼,还带上商云皇子?

听到商云皇帝的打算,小红鸟直接道:“带上他也可以,但回来的时候是死是活爷不敢保证!”

“……”面对如此威胁,商云皇帝泪奔,算了,儿子还是别跟去了,他相信冰娆,就让冰娆一路陪着好了。

就这样,冰娆四人外加一只出了牢笼的小红鸟,出发了。

他们的目的地,距离商云皇都一百五十公里外的祈云山!

那里山高险峻,地势十分崎岖,另外,据说那里也相当危险,厉害的兽兽有许多,但山中兽兽,自然以走兽及爬行动物为主!

不过,即便祈云山很危险,每天也有不少的佣兵前往那里任务,毕竟,除了山高险峻外,那里也算一个宝地!

除了兽兽多,各种矿物资源、草药的种类也相当繁多,主要看你有没有命采到!因为祈云山中大部分的矿物资源及草药,基本上不是被山中兽兽霸占,就是被商云皇室及商云的各大家族所占!

说白了,山中很多地方都是有主的,不允许进入!

被他们这样一弄,祈云山对于冰娆这种喜好自由的人来说,就有些鸡肋了!

但那张藏宝图所标示的地方,正是祈云山,如此,他们也就没办法不去了。

出了皇宫别院后,冰娆一行也没有乘坐自己的飞行兽,而是选择了一家商行的飞马车。

飞马车速度慢,但可以欣赏到商云国难得的风景,因此步行上路绝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他们选择的这家商行马车,也是商云国除皇室外第一大势力宫家的商务马车,马车内部装饰不但豪华,舒适度、安全性也相当高,正好可以乘坐四个人,当然,价位自然也是很好的!

支付了飞马车需用的晶石后,冰娆四人外加一只鸟,就坐上了宫家的商务马车。

马车目的地,正好为祈云山。

据司机所言,前往祈云山的一路上有些不太平,特别是快到祈云山的时候,山匪相当多,经常会打劫过往行人,但司机表示,乘坐他们宫家的马车,就完全没有那种担忧了,因为无论是强盗、山匪,在商云地界都得给他们宫家面子!敢打劫宫家,那纯属找死啊!

在宫家司机把自己所在的宫家说得天上有、地上无的时候,马车也缓缓出发了。

慢悠悠的飞马车,在出了商云皇都后,就一路西行。

飞马车速度慢到完全可以令急性子的人抓狂,不过,冰娆却很淡定,一路上也欣赏到商云国许多不一样的风景。特别是每当路过一个她没去过的城市的时候,她都会特意吩咐司机停下,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

到了感兴趣的店铺,四人就是一阵扫荡,特别是药草和矿石等物,基本上都被他们收入囊中。

按星儿的说法,这是为了炼丹、炼器做准备,毕竟,总不能缺少这些东西的时候现买吧?真那样的话,只怕黄花菜都要凉了!

就这样买买停停,等冰娆四人一鸟抵达祈云山山脚的时候,都三天后了。

在祈云山山脚,冰娆等人便与宫家马车分到扬镳了!

山脚下,有许多佣兵等在那里。

他们都是一些没有佣兵团、实力也不很高的零散佣兵,等在山脚下,主要目的是给一些从未来过祈云山的佣兵团以及前来历练的大家族子弟当向导,但现在的工作很不好找,一些大型佣兵团和大家族子弟基本上很少雇佣他们,因此,他们只能将目标放在了面生的小型佣兵团上。

可以说,冰娆四人一鸟的出现,很快就引起了那些佣兵们的注意。

冰娆四人,衣衫虽然算不上多华丽,但人家胜在气质好啊!

四人气质全都不俗,佣兵们不敢说在看人上已经锻炼出了火眼金睛,但第六感却告诉他们,这四人是不能招惹的!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感觉,大部分佣兵都不太敢上前询问,只有一些胆子比较大的,不怕死的问了。

问完需不需要人带路后,问话的佣兵就小心翼翼的等着对方回答了。

“不好意思,我们不需要!”冰溪回道,他们是来寻宝的,带个外人多不方便。

可那人不死心,便解释道:“几位,祈云山中有许多禁地,如果没有人当向导的话,万一误闯了禁地,后果会很严重的。”

言外之意,那人就是想说带上向导的重要性,若没有向导,一切皆有可能啊!

“如果我们就是想去禁地呢?”听完那人的话,冰娆不禁坏笑道。

这话令那人完全傻眼,这、这是不要命了吗?

“不可以去禁地的!”那人一脸着急道。

“理由?”冰娆淡淡问。

“禁地属于皇室和商云国内七大家族所有,闯入禁地会被他们当成贼抓起来,到时,生死可就由不得自己了。”那人解释着。

“你的意思,祈云山之中有八个地方不能去?”冰娆又问。

“不止八个!一些大型佣兵团和地下势力在里面也有据点,而且还是合法的,因为已经得到皇室认可了!”那人继续给冰娆答疑。

听那人如此说,冰娆眉头都皱起来了,这商云国各大势力都在祈云山占地为王,还让别人怎么任务?

想了会儿,冰娆拿出一份地图,并对那人道:“麻烦帮我们把禁地都标出来,当然,我会按照向导的价格付给你酬劳。”

那人一听这话,当即惊喜的连忙点头,不需要他导游,又能赚到钱,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拿过地图,那人标注的十分仔细。

标注完,把地图还给冰娆后,那人便一脸忐忑的等着冰娆付钱了。

冰娆随意的瞥了眼地图,然后拿了五块中品晶石交给那人。

那人傻傻的接过晶石,脸上难掩震惊,这酬劳好高!事实上,当向导只需要一块中品晶石就够了,可对方却给了他五块!

感激的看向冰娆,那人不敢在打扰,遂主动离开。

事实上,冰娆会给他五块晶石,完全是因为那人标注在地图上的禁地,比宫家司机告诉他们的还要全。

这一路上,那位宫家司机话痨的很,已经跟他们说了许多禁地的情况,也给他们标注了一些,而冰娆先前之所以会跟那人询问情况,也是故意的,目的自然是想要证实下宫家司机的话。

现在,两份地图都在她手中,进入祈云山自然方便了许多。

当然,有一处禁地他们也是真想去,因为那块禁地的位置正是小红鸟藏宝图上标示的位置。

那块禁地的所有人,为商云国排名第三的冯家!

进入祈云山,冰娆四人便在山中转悠起来。

为了方便寻宝,冰溪特意让冰娆将小白从星戒中移了出来。

出来后的小白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看了看眼前环境,小白突然前眼一亮。

小红鸟看到眼前的小白鼠,则愣了好久。因为它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把老鼠当兽兽。

不过,这小白鼠貌似在寻宝方面十分有天赋,小红鸟在见识了几次之后,便心生佩服了!

对于它这样的路痴,别说寻宝了,正常走路都迷路!呜呜…真是兽比兽,气死兽啊!

在祈云山转了大半天,冰娆等人便找地方准备露营了。

山中露营,地方不像森林中那样好找。毕竟,由于山势险峻,露营其实十分不方便,而若是去得晚了,好地方十之*会被别人占据,正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因此冰娆早早就开始寻找适合露营的地方。

好不容易在半山腰找了块相对平坦的地方,冰娆就决定在那里搭建帐篷了。

山里夜间温度要比纯粹的森林低很多,在加上夜间湿度大,会感觉十分潮湿,所以,冰娆在寻了一些干树枝后,就准备生火!

看了眼小红鸟,冰娆给它分配了任务,“去生火!”

小红鸟瞪眼,“为嘛?”

“你会喷火!”冰娆淡淡道。

“那就让我去生火?你知不知道我可是高贵的…兽!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我去做?”小红鸟气到不行,差点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高贵的兽?”冰娆眨眨眼,将紫冥移了出来。

出来后的紫冥打了个哈欠,然后看着小红鸟表情平淡问:“高贵的兽吗?”

小红鸟哆嗦了下,当即表态:“我这就去生火!”

心里很悲愤的小红鸟,委屈到不行,呜呜…你们太欺负鸟了,说好的合作伙伴呢?咋能这样?

生完了火,小红鸟又乖巧的回到紫冥身边,准备给它按个摩啥的讨好下。

谁知紫冥对它的行为却很嫌弃,甚至高冷道:“别碰我,我的身体只让美人碰!”

“……”小红鸟闻言凌乱了,它的传承记忆中,没告诉它吞天噬魂貂是个好色鬼啊!

不接受它的讨好,这可怎么办?

小红鸟有些捉急。

这时,它又看到冰娆将那只红色帝王蟹放了出来,任务,做饭!

眼珠子转了下,小红鸟跑到了青云身边,热情的表示要给青云打下手,青云撩了下眼皮问:“你会做饭?”

“不会!”小红鸟十分诚实。

“那怎么给我打下手?你知道这些食材有多昂贵吗?被你弄坏了咋办?”青云有些恼怒道。

小红鸟一听,它这是又被嫌弃了?

而青云嫌弃完,就不在理它了。只剩下可怜巴巴的小红鸟,站在原地悲伤春秋。

它被人抓了近千年,好不容易出了牢笼,咋感觉兽与兽之间如此难相处了呢?

“我什么也做不了吗?”小红鸟自言自语,委屈的都快要哭了。

“你可以生火!”冰娆同情道。

不过,这小红鸟貌似还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除了实力不弱外,它不仅路痴,还不会做饭,不会搭帐篷…说起来在生活方面真是一无事处啊!可怜的家伙,只怕也就能生生火、打打架了!

“……”小红鸟伤心死了,被嫌弃的忧桑,是不会有人懂得滴!

转眼,小红鸟跑到墙角画圈圈去了。

等到青云做好饭,众人准备吃的时候,冰娆还以为独自生闷气的小红鸟得三催四请才会过来,谁知饭一摆好,它就主动上桌了!

好吧!小红鸟身上又多了一个优点,那就是吃货!

为了吃,小红鸟一直在不停的讨好着青云,谁让这只螃蟹做得一手好菜呢!

正吃饭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这里不错,可以当做咱们的驻地!”

说话间,一队约三十人的佣兵团已经步入了冰娆等人的视线。

看到这地方已经有了队伍,那队佣兵团也没放弃,其中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子更是直接走过来,以命令的语气道:“我们黑豹佣兵团看上了这里,你们必须立即离开!”

女子说话的时候,是正对着冰娆,因而她的语气中更是多了几分不客气,原因很简单,她不喜欢有人比自己还要漂亮!

作为黑豹佣兵团中备受宠爱的女神级人物,女子向来自信,并且优越感十足,可是在见到冰娆后,她却感觉到了自己和冰娆之间的云泥之别,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内心却无法否认,在冰娆面前,她就是一块烂泥!

所以从第一眼见到冰娆,她就十分不喜欢!

现在,独霸这块适合驻营的地方显然已经不是她主要目的,她的目标是把眼前这令她自惭形秽的女人给赶出自己的视线!因为只要有冰娆在,就会衬得她是那么的平凡无奇!

一向自信惯了的人,自然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没听到我的话吗?你们快点给我滚!这地方是我们黑豹佣兵团看上的!”女子见冰娆没反应,遂火大吼道。

该死的,眼前的狐狸精居然敢无视她的话,真是岂有此理!

“该滚的是你!”冰娆仍然没吱声,但是沧陌染却忍不住了,转头对着女子吼道。

冰溪也同时回头,脸色不善的看着身后女子。

他们的宝贝妹妹和媳妇,他们都舍不得吼,如今却让个外人吼来吼去的,他们能容忍?

而女子被沧陌染这样一吼,本来是想要发火的,可当她看到沧陌染和冰溪那天人般的绝世容颜后,女子除了惊艳外加傻眼,啥也说不出来了。

这两名男子,是她有生以来见过的最俊美的,而且,两人不仅脸蛋漂亮,气质也绝然不同。

在她眼中穿白衣的那个,就是冰溪,有如谪仙般温润如玉,生气的时候又看似如冰山冬雪,令人不寒而栗。

另一名年轻的黑衣男子,也就是沧陌染,给人的感觉却象是一株带毒的黑莲,一看就不好惹。特别是对方脸上那生人勿近的气息,更是会令人情不自禁的小心肝乱颤。

总的说来,眼前这两位虽然都是难得一见的绝色美男,但冰溪看着貌似比较好说话,因而女子在惊艳过后,就将眸光都放在了冰溪身上,并双眸放光的看着冰溪,仿佛在看自己的猎物一般。

冰溪十分不喜欢这名女子那红果果、带着目的性的眸光,身上寒意瞬间便又下降了几度。

沧陌染则有些兴灾乐祸,看样子这女子是看上冰溪了啊!

好险!只要不是看上他就好!不然,媳妇又该怪他乱惹桃花了!

事实上,每当冰娆这样说,沧陌染都感觉格外的无辜委屈!天地良心,他可是洁身自爱的人呐!

将眸光又转到冰娆身上,沧陌染笑眯眯看着冰娆。

虽然背后站着的女子很讨厌,不过,既然不是他的麻烦,那就让冰溪自己去解决吧!

这时,女子也明显感觉到了自己之前的不客气很有可能会给心上人造成不好的印象,遂连忙补救道:“那个…我刚才是和你们开玩笑的,请不要在意!既然大家都看上了这里当驻地,那自然是有缘,所以,咱们和平共处吧!”

面对女子如此快速的变脸,冰溪脸色都有些黑了,身上寒气也更重。

倒是冰娆,笑眯眯的看着女子,仿佛之前啥事都没发生似的,赞同道:“嗯,既然如此,那大家就和平共处吧!”

“娆儿!”冰溪有些不悦,那女人一看就没安好心,共处毛线啊!

“哥哥,祈云山不是很危险吗?人多点一起驻营也安全啊!”冰娆淡笑道。

“没错!人多安全!你们只有四个人,我们黑豹佣兵团一定会多加关照你们的。”女子连忙配合道,特别是听到自己讨厌的冰娆居然管她看上的心上人叫哥哥,她简直心情大好!如此一来,自己也就不用担心冰娆同她抢男人了!更主要的是,面对未来小姑,她还得多多讨好才行啊!

已经把自己当成冰娆嫂子的女子,一反常态的对冰娆热情起来,不多时,两人就跟多年闺蜜似的无话不谈了!

当然,主要是女子无话不谈、问题多多,而冰娆,多数时间都是在回答问题,唔!都是关于她哥哥的问题。

两人交谈中,冰娆也知道了女子的身份。黑豹佣兵团团长的千金,冯欣!

黑豹佣兵团团长,叫冯凯,是商云国排名第三的家族冯家的旁系,因而,黑豹佣兵团也是所属于冯家。

黑豹佣兵团为B级佣兵团,规模不小,但佣兵团里的成员多为冯家旁系,所以这一佣兵团的人异常团结,基本上外人很难进入。

打探到这些消息后,冰娆觉得自已等人的运气还真好,他们正有进入冯家禁地的想法,就送来了黑豹佣兵团当向导。

不过,冰溪对这一切却感觉异常烦躁,特别是冯欣还总是找借口往他身边窜,害得冰溪脸色又黑了几分。

边上看热闹的沧陌染,面对这一切早在心里笑翻了,不过,他还是有些好奇的问冰娆:“媳妇,那女人一开始对你那么不客气,你干嘛还给她笑脸?”

按沧陌染的想法,冯欣绝对该死!他家媳妇,他都舍不得大声说话,可有人居然敢让自家媳妇滚!这不是挑衅是什么?因此,冰娆对待那女人的态度实在让他太不理解了。

“有人帮我们守夜,不好吗?”冰娆坏笑道。

“呃!只为了这个?”沧陌染无语。

“也不全是,原本,我是想向他们打听点冯家的消息,没想到他们居然就是冯家人,如此,我们反倒是省事不少!”冰娆笑着解释。

“那倒是,可冰溪心里肯定很郁闷!”沧陌染继续兴灾乐祸。

“呃!没事,我们也跟他们相处不了几天。”冰娆抹了把额上冷汗,有些心虚道。

事实上,冰溪已经一刻都受不了了。所以天刚一黑,他就直接钻进了帐篷,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他就不信,那个叫冯欣的敢跟进帐篷!

果然,冯欣没有跟进来,冰溪耳根子总算清静了。

但冯欣没跟进来可不是她不敢,她只是觉得,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够接受思想开放的女佣兵,如果第一天见面她就往人家帐篷里钻,还不得把那谪仙般的男子给吓到?

不敢冒险的冯欣,只能装一把善解人意的小女人!

隔天,冰溪刚一踏出帐篷,一块毛巾就递到了他面前。

冰溪脸瞬间又黑了,并无语道:“冯小姐,你又不是我家婢女,这些事不用你来做!”

说完,他接过青云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准备吃早饭!

冯欣有些郁闷,被只螃蟹抢了自己献殷勤的机会也就罢了,她可以继续努力,可自己努力的对象,防贼似的防着自己,这又怎么破?

眼巴巴的看着冰溪在他们的餐桌前坐下,冯欣又厚着脸皮上前问:“娆儿,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共进早餐吗?”

一听这话,冰溪当即用眼神威胁冰娆,你敢答应,哥哥就离家出走!

冰娆抹了把额上冷汗,无奈的对冯欣道:“冯小姐,我家哥哥有些内向害羞,不喜欢和外人一起用餐,所以…”

面对冰娆含蓄的拒绝,冯欣虽然不高兴,但她也不想真正惹恼了冰溪,只能满脸失望的悻悻离去。

但冯欣的目光,却一连流连在冰溪身上,害的冰溪恨不得直接抓狂了!

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冯欣又过来邀请冰娆四人与他们同行,因为大家目的地一样,所以冰娆并未拒绝,可冰溪却一直黑着脸,直到上了山顶进了冯家禁地,他的脸色才稍有缓和!

原本,外人是不允许进入冯家禁地的,但冰娆是跟黑豹佣兵团一起进来的,而冯欣又刻意为他们隐瞒了身份,因而他们进来的时候相当顺利。

但冯家禁地戒备森严,冯欣特意叮嘱冰娆四人不要乱跑,不然被冯家禁地守卫当成贼抓起来,谁也救不了他们。

在禁地内住了几天,冰娆四人已经差不多熟悉了那里的环境后,就准备告辞了。

冯欣一听他们要走了,满脸的不舍与哀伤,看着冰溪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无限的幽怨。

几天时间,冯欣可谓千方百计的接近冰溪,甚至使出各种手段来色诱,可惜,无一成功!

冰溪在她眼里就是个不解风情的大冰块,丝毫不受影响也就罢了,甚至还有些厌恶的情绪。

对此,冯欣表示完全不能理解。

她觉得,就算自己比不上冰娆那倾国倾城的容貌,可她也没差到哪去吧?为何冰溪见到她就好像看到什么脏东西似的,那般厌恶呢?

冯欣百思不得其解,这几天愁的她头发都要白了。

而她自然不会想到,冰溪讨厌她完全是因为第一印象就不好!

冰溪是个很固执的人,又把妹妹看得比什么都重,因此他特别不能忍受有人对自家妹妹无理,而冯欣一开始所表现出来的霸道不讲理,正好在他不能忍受的范围之内,可以说,如果不是妹妹想从冯欣那里打探消息,他只怕早就出手收拾那女人了,哪里还会容许她在自己眼前晃荡,现在他们总算要摆脱那女人了,他可是求之不得的。

因此冰娆一说离开,冰溪就直接无视了冯欣幽怨的目光,拉着妹妹头都不回的就走掉了。

见冰溪如此迫不急待,冯欣只觉得心都碎了!

呜呜…好不甘心啊!

目送着冰溪渐渐远去的背影,冯欣握紧拳头在心里暗暗发誓,她不会轻易放弃滴!

冰娆四人离开后,并未直接返回冯家禁地,而是在祈云山中寻觅起九级灵兽来。

知道冰娆的打算,小红鸟自信一笑,不就是九级灵兽吗?好找的很!

祈云山山峦起伏,山峰众多,座座山峰几乎连成了一片,不过,祈云山面积虽然不小,但有主的地方也多,因而大部分兽兽,特别是高阶灵兽基本上都处于隐居状态。

小红鸟也深知这一情况,直接放开自己的神识搜寻起来。

咦?

突然,小红鸟诧异的皱起眉头。

冰娆见状,直接问:“怎么了?”

“我发现有两只九级灵兽在争地盘,咱们去当渔翁吧!这样一下就是两只了!”小红鸟坏笑道。

“主意是不错,可你认得路吗?”冰娆调侃着。

“你、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往别人伤口上撒盐好不?”小红鸟扇动着翅膀,以显示自己的愤怒。

会迷路,是它最大的硬伤!但有神识指路,它还能走丢?那它得多笨啊!

但事实上,它确实不是一般的笨。

因为在山中转了几转后,它眼前就满是星星,显然走蒙了!

看到小红鸟带着自己四人在山中转起了圈,冰娆忍不住扶额,她错了,她不应该对这只鸟儿太有信心的!

偏偏小红鸟还不自知,并自言自语道:“方向没错啊!怎么就找不到呢?真是太奇怪了”

冰娆黑线,不得不语重心长道:“亲,你已经带着我们原地转了至少五圈了!”

“不可能!爷说了不会迷路,就不会迷路!”小红鸟炸毛,它可是有导航的,怎么能迷路!

“……”冰娆无言了,说起来也怪她,她应该早点提醒小红鸟的,可又怕伤了它的自尊,以至于一直拖到现在。

唉!罪过啊!

“那个…咱们要不要换个方向找找?”神识扫了下后,冰娆试探着问。

“换哪个方向?”小红鸟迷茫问。

“往回走吧!”冰娆提议道。

“不行!都走出这么远了,在往回走多浪费时间,还是往前走!听我的,准没错!”小红鸟有些固执。

亲,听你的才是浪费时间好不?冰娆忍不住暗自腹腓。

但面对一只不撞南墙不准备回头的鸟儿,冰娆实在是无奈。

算了,反正往前走也能到达目的地,只是远了点,不过,却可以不伤害到某小动物的自尊,如此,冰娆也只能认了。

等他们到了目的地,小红鸟不禁得意一笑,“看吧!听爷的准没错!”

冰娆四人全都无语到懒得开口反驳了,并朝着不远处的那片狼籍走过去。

前方,高大的树木倒了一片,灌木丛也七零八落的被连根拔起,许多山岩也从山体上分离,由此可见,方才战况之激烈。

在往前看,两只土黄色,如同小山一样的兽倒在地上,周围满是鲜血。

这两只兽都为土属性的兽兽,一只为土蟒,一只则是巨蜥,两兽外型虽然不漂亮,但防御极强!

一般说来,土属性的兽都属宅男宅女,基本上轻易不会出了自己的山洞,由此,冰娆只能同意小红鸟的话,这两只兽兽可能真是因为地盘起了争执。而在他们数米的地方,正好有座山洞,只是不知道是属于哪只兽兽的家!

“咦!怎么都死了啊?”这时,小红鸟已经飞到了土蟒和巨晰面前,并郁闷道。

冰娆狂汗,他们这么久才赶到,两只旗鼓相当的兽不死才怪!

不过,两只兽兽的防御极强,所以哪怕此刻都已经断了气,地上还有许多血在继续流着,但它们的皮却仍然完好无损,而地上的血液则大部分都是从两兽口中流出来的。

两兽相争,渔滃得利!

冰娆没想到,他们晚到了一会儿,还真成捡漏的渔翁了!

土属性兽兽的皮,是防御型装备的最好材料,尤其这还是两只九级灵兽,它们的皮自然也就更加珍贵,此外,还有它们的内丹,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完全可以使两只低阶的土属性灵兽晋为九阶,现在看来,他们这渔翁可真是赚大发了!

毫不犹豫,冰娆就将两只刚刚死去不久的九级灵兽收进星戒,交由星儿处理,然后又用厚厚的土将此地血液的味道掩埋,不然,只怕会引来其它兽兽的觊觎。尔后,她又盯上了那个比成年人身高还要高上几分的山洞。

“咱们进去那里瞧瞧,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冰娆提议。

沧陌染、冰溪以及钟伯都点头,然后四人一起进入。

那山洞很深,里面还散发着淡淡的腥味,冰娆想了想,将火煞移了出来。

哪曾想火煞一出来就满是嫌弃,“这里味道好难闻啊!一股子土腥味!”

“我倒是觉得,这里和你在爱达火山山洞里的味道差不多。”冰娆淡笑道。

“怎么可能!我曾经的家里可没这味道!”听主人这样说,火煞有些炸毛了。

它可是非常喜欢干净的火晶王蛇啊!家里是绝对没有奇怪味道的!对于主人的污蔑,它表示严重抗议!

“火、火晶王蛇!”突然,小红鸟的声音响起,只是这声音又有些哆嗦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