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二十章 与笼中鸟的交易

听见小红鸟这样说,冰娆忍不住愣了愣,这货说自己在使用美人计吗?

真不知道这小鸟哪来的自信啊!

正常人类会对一只鸟用美人计?那这人类得多无聊啊!

见冰娆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小红鸟还以为自己猜中了眼前人类的心思,并火大的继续吼着:“爷绝不会为了美色折腰滴!你死了这条心吧!还有商云国的混蛋们,你们敢如此对待爷,爷不会放过你们!哼!等爷出去,就是你们的死期了…”

小红鸟越说越激动,后面更是跟了一连串的国骂,不过,到底是只鸟,骂人的水平十分有限,而冰娆,则呆怔的看着骂人骂得十分起劲的小红鸟,这位,骂了这么久,不累吗?

小红鸟当然不累,不但不累,它还已经习惯了。

反正它几乎每天都要骂上几通才过瘾,特别是有人来的时候,骂的更起劲。

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商云国的人居然没进来,进来的反而是一个血液味道很香甜的小丫头。

如果不是心里怒气难消,小红鸟知道,它是绝对不会如此有失风度滴!可被关了这些年,它的风度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因此,哪怕上门的是个绝色美人,它也没忍住不骂。

更主要的是,它要表明态度,要让商云国知道,自己是只有原则的鸟!

小红鸟骂骂咧咧的嘴怎么也闲不下来,但它一双赤红的眼睛,却是紧盯着冰娆,心里忍不住赞叹,好香甜的血,它想尝一口,怎么破?

强忍下心中渴望,小红鸟看出眼前的人类美人是商云国找来收服它的,如此,这人类也就算得上是它的敌人,对待敌人,小红鸟不想有好态度。

所以,哪怕它心中在渴望,它还是把脸板了起来。

渐渐的,小红鸟貌似骂累了,便与冰娆大眼瞪起小眼来。

“不骂了?”良久,冰娆才笑着道。

“骂!老子还要骂!商云国的王八蛋!你们全都不是好东西!生孩子没屁眼的货,你们给老子等着,除非老子这辈子都出不去,不然你们死定了!”一听冰娆这样说,小红鸟又继续骂了起来。

冰娆:“……”

骂了会儿,小红鸟又停了下来。

“骂啊!别停!”冰娆笑眯眯道,还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张桌子,四张椅子,然后,拉着冰溪、沧陌染和钟伯一起坐下围观小红鸟骂人!

当然,那小红鸟骂人时,冰娆四人又拿出不少食物,连吃边看。

看着冰娆四人的举动,轮到小红鸟傻眼了。

这是怎么个情况?

究竟是它被关傻了,还是这个世界玄幻了?

可以说,小红鸟被关这么久以来,还从没见过冰娆四人这样的,不是来驯服它的吗?为嘛对方非但不行动,还拿出东西来吃?

那食物的香味,引诱的小红鸟有些吞口水!

但作为一只骄傲的鸟儿,它表示自己是不会被人类轻易诱惑滴!

那个谁…还不快主动奉上手中的食物,爷就原谅你们助纣为虐了!

小红鸟满心期待眼前四人会如同商云国的其他人那般,有啥好吃的只要自己一眼望过去,就会送到自己嘴边来讨好,如此,它就不用被诱惑了,而该吃吃,但想让它屈服,显然是白日做梦!

可冰娆四人偏偏不按牌理出牌,一时间,反倒让小红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就这样,冰娆四人淡定吃着,小红鸟眼巴巴望着,时不时的,冰娆在提醒句:“骂啊!别停!”

一开始,小红鸟还蛮听话的,冰娆一这样说,就开始国骂,但时间久了,小红鸟也感觉出点不对了,冰娆在这样说的时候,小红鸟便造反了。

“丫的!你让爷骂,爷就骂?那爷得多没面子?”小红鸟火大吼道。

眼前人类,真是太可恶了!竟然想看它滴笑话!

哼!聪明如它,怎么可能会让这些人类如愿?

随后,小红鸟安静下来,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冰娆等人也觉得吃的差不多了,就起身离开了这间囚室。

在冰娆四人离开后,小红鸟赤红双眸微睁了下,但很快又闭上。

而离开囚室的冰娆四人,出去后就遇到了等在外面的商赫,面对商赫的期待眸光,冰娆直接摇头。

见状,商赫内心极其失望,冰娆也没有办法吗?看样子他们商云是无法拥有这只强大的九级灵兽了!

“那只小红鸟性格十分的奇特,能不能跟我详细说说它的情况,以及你们是如何捕捉到它的?”看出商赫的失落后,冰娆又淡笑道。

“啊!不是驯服失败了吗?”见冰娆这样问,商赫傻傻回道。

“还没开始驯服。”冰娆实话实说道。

“呃!那这么久,你们在里面做什么?”商赫傻眼并好奇问道,冰娆四人进去可好几个小时了,居然没开始驯兽?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在听那只小红鸟骂人!”冰娆如实道。

闻言,商赫有些脸红了。

见过小红鸟的他,自然清楚那家伙多能骂!

“我打算采用怀柔政策,先跟那只小红鸟接触接触,所以,你要把它所有情况都告诉我!”冰娆解释。

“好!”商赫点点头,明白了冰娆的意思。

等陪着冰娆四人回了皇宫别院后,商赫才把小红鸟的情况悉数告知。

原来,这只小红鸟被擒已近千年了。但千年时间,却没有一名驯兽师能够驯服那只桀骜不驯的小红鸟,甚至还有不少驯兽师被那小红鸟所伤,一时间,在驯兽师界,可谓是谈鸟色变!

而商云皇室为了那只小红鸟,也没少头疼。可让他们放弃那只小红鸟,皇室又舍不得,实在是那小红鸟脾气虽然坏,但实力太强了!

想当初,为了擒住这只小红鸟,皇室可是出动了好几位灵尊,数不清的灵皇、灵王,才将那鸟儿生擒,也是那一战,让他们惊艳于这小红鸟的实力,因而这么多年来商云皇室才一直不遗余力的想尽办法,要驯服了那只小红鸟。

这样说吧,如果商云国有这样一只强力兽兽,那么商云的实力将上一个台阶!

正是如此,被囚的那只小红鸟对他们才至关重要!甚至重要到哪怕有一线希望,他们也要试试。

这也是为什么,商云皇室会想要结交冰娆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位疑似驯兽宗师的友谊,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听商赫说完这些情况,冰娆对那只小红鸟也就多了几分了解。

之后,商赫回到皇宫,将今天的情况跟等待多时的商云皇帝汇报完,商云皇帝便忍不住问儿子:“赫儿,你觉得冰娆有机会驯服禁地那位小祖宗吗?”

“这个不好说,那小祖宗脾气实在是太坏了,冰娆四人进去好几个小时,光听它骂人了!”商赫嘴角抽了抽,无语道。

“唉!那只九级灵兽若是脾气好,早就被驯服了,哪会等到现在啊!”商云皇帝头疼道。

“父皇,若是这只鸟冰娆也没办法,咱们还要继续囚着它吗?”这时,商赫突然问。

“嗯?赫儿,你可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听到商赫这样说,商云皇帝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连忙问。

“我只是觉得,如果没有人能驯服这只鸟,咱们实在没必要继续养着它了,反倒不如送个人情将那鸟放了,如此也好过将来某天那只鸟脱困后报复我们,那对咱们商云来说,才是最大的灾难!”商赫小心翼翼道。

商云皇帝沉思着,这样的想法他以前也曾经想过,但也只是想想,因为那只鸟不能放,真放了,以那只小祖宗的脾气,他们商云一样是要倒霉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放不行,不放也不行!可以想见,那只任性、脾气又坏的小红鸟,已然成了烫手山芋,让商云国骑虎难下了!

“父皇,千年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见父皇不吱声,商赫只能继续提醒。

说到这儿,商云皇帝脸色又变了变。

是啊!快千年了!

想当初,那小红鸟被抓的时候就曾经放言说,商云最多囚禁它千,千年后,谁都休想在困住它!

现在,眼看千年时间将近,商云皇帝已然明显感觉到了缚灵阵开始松动,因此他也开始紧张起来,可以预见,小红鸟脱困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必定是报复商云国!

想到这令人头疼的事,商云皇帝还是道:“给冰娆点时间吧!如果实在不行,到时咱们再议!”

一句再议,让商赫看出父皇对自己的提议貌似有些心动了。

说实话,对于强大的兽兽谁不想拥有?可如果那只兽兽强大到根本不会听任何人的话,也不会认任何人为主,那么这样的一只兽兽,就纯属鸡肋了!而对于鸡肋,商赫一惯的原则就是,趁早丢掉!

正是有这样的想法,他对那只兽兽虽然期待,但更多的则是失望,也怕它的脱困给商云带来灾难!

他们商云囚了小红鸟这么久,不用怀疑,某鸟脱困后的第一件事,肯定就是报复他们!

原本,商赫对冰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但知道冰娆对那只坏脾气的鸟儿也没有太多办法后,他不敢将希望都寄托在冰娆身上了。

毕竟,冰娆若是真失败了,那他们商云离灾难肯定也就更近了。

再者,现在距离小红鸟当初预言的脱困时间还有五年半的时间,五年半,说长不长,但也不短,真没有人知道五年半中会发生些什么事。

想必有许多保守并抱着侥幸心里的皇室成员,会天真的认为五年半的时间说不定就有人能驯服那只小红鸟了。

甚至,商赫有时都会忍不住那样想。可商赫还是想说一句,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无比残酷。

这五年半时间,如同悬在商云国头上的一把利刃,可以令他们达成心愿,但也可以让商云遭受大的灾难!

一切,只能看商云如何选择了。

想到这些,商赫自己都感觉纠结不已,那么强大的兽,放弃肯定是令人心痛的,但根本没人能驯服啊!无法使用又危险的兽,在厉害又能如何?

隔天,依然是商赫陪着冰娆四人前往禁地的。

这次,商赫也跟着冰娆四人一起进了那间囚室。

可他刚一进入,被囚的小红鸟就立即暴怒了。

小嘴一张,几数火红灵力毫不犹豫的朝着商赫身上打来,小红鸟嘴里还骂着:“商云的孙子,给我滚远点!不然,爷见一次揍一次!”

险险躲开火红灵力的商赫,脸有些黑。他知道,刚刚那一下只是这小红鸟给自己的警告,如果自己在这里多呆,只怕就不仅仅如此了。

看了眼瞪大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冰娆,商赫委屈极了。

这小红鸟果然是看人啊!

昨天冰娆四人进来的时候,就没有受到任何攻击,当时他还以为这小红鸟转性了,所以今天才会想要跟进来瞧瞧,这一瞧才知道,这小红鸟完全是看人下菜碟,并且主要攻击对象,就是商云国的人!

尴尬又郁闷的商赫,羞红着脸对冰娆道:“冰娆,我出去等你们。”

“哼!算你识相!”没等冰娆吱声,小红鸟就率先道。

商赫郁闷离开之后,小红鸟又格外得瑟的看着冰娆:“人类,别看爷现在被囚,但攻击一个小小蝼蚁还是不成问题滴!所以,你可千万别助纣为虐啊!否则,爷才不管你是不是美人,一律无差别攻击!”

刚刚的攻击,自然也是给冰娆等人的警告。

“放心,我不会助纣为虐。”听完,冰娆笑眯眯道。

“那你们进来这里干嘛?”眨眨眼,小红鸟好奇问道。

“听你骂人啊!不过,你骂人的词有点少,所以,我决定让我的兽兽教给你点。”冰娆笑眯眯道。

呃!小红鸟没想到眼前人类会这样说,整只鸟都愣住了。

它知道,它并不是只擅长骂人的鸟儿,可你们人类也未免太无聊了,居然特意跑到牢房来看它骂人?你们咋就那么闲?

瞬间,小红鸟就把冰娆四人当成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了。

这时,冰娆心念一转,又把青云和紫衡从星戒中移了出来。

两人兽一出来,自然是先跟自家主人亲近一番,然后就大步爬到玄铁栏杆前,一脸同情的看着被囚的小红鸟,“好可怜哦!居然被抓住了!”

这话,是青云说的。

青云特别感同身受,因为它也曾被抓过。

小红鸟听完青云的话,更傻眼了。

一只帝王蟹,在同情它?

“嗨!咱们谈谈心吧!”紫衡也开口了。

小红鸟再愣,一只蝎子要和它谈谈心?谈毛线?鸟儿和蝎子有什么可谈的?

“你好高冷!”见小红鸟不理自己,青云一脸伤心道。

“嗯,跟咱们家银啸老大挺像的,都喜欢装!”紫衡附和着。

小红鸟:“……”

它高冷?它装了?

丫的!它只是太久没看到其它兽兽了,因此有些吃惊好不?

以小红鸟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眼前的两只,都是九级灵兽,不过,紫玉蝎皇九级它还可以接受,什么时候,流云大陆上的螃蟹也能晋阶九级了?

这正常吗?这正常吗?

由此,小红鸟对青云相当好奇。

半晌,被青云认为高冷的小红鸟,终于低下了它高贵的小脑袋,并好奇问道:“你怎么晋阶九级的?”

“嘿嘿!多亏了主人啊!”青云兴奋道。

“嗯?”小红鸟诧异,并看向冰娆,这两只兽的主人就是这位人类美人吧?

“我家主人,无所不能!为了让偶晋阶,还特意寻了血琉璃神果给俺,因此,俺一下子就晋阶成了九级帝王蟹…”青云滔滔不绝的说着,不停的往冰娆脸上贴金,把冰娆夸得简直天上有、地上无,听得冰娆都不好意思了?

她有那么好吗?

冰娆小脸有些发烫!好吧!她对自己人还是不错滴!这点她自己都无法否认。

小红鸟再次听得一愣一愣,突然,它忍不住瞪大眼睛,血琉璃神果?!

它没听错吧?这只大螃蟹说的是血琉璃神果,而不是普通琉璃果?

小心翼翼的,小红鸟情不自禁确认:“你说的是琉璃果,还是血琉璃神果?”

“血琉璃神果啊!琉璃果又是神马?”眨着眼睛,青云脸上有些迷茫。

确认之后,小红鸟顾不得青云的话,直接将赤红双眸转向冰娆:“你还有血琉璃神果吗?”

说这话的时候,只有小红鸟知道它有多紧张了,但它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但冰娆岂会不知血琉璃神果对兽兽的吸引力?所以,她只是淡定笑着道:“有。”

“能不能、能不能…”小红鸟一听对方说有,都有些忍不住了,甚至紧张到话都说不完整,一双赤红眸子更是紧紧盯着冰娆不放。

血琉璃神果啊!

有了血琉璃神果,它就可以提前恢复伤势,也不用困在这个鬼地方了!

这一刻,小红鸟看着冰娆也顺眼了许多,没办法,谁让对方手中有疗伤圣品,血琉璃神果呢?这种果子,无论在哪一界,可都是千金难求的!而事关自己的伤势以及实力,它岂能不紧张。

“想要?”冰娆皓白玉腕一翻,一枚血红的果子出现在了她白皙如玉的掌心。

霎时,小红鸟眸光精光暴涨,真的是血琉璃神果!这香味绝对错不了!而且,血琉璃神果只有三万年以前的血琉璃果树才能结得出来,三万年,足够一株天材地宝产生灵智了,正因为这样,血琉璃神果才显得更加珍贵。

现在看到冰娆手中新鲜可人的血琉璃神果,小红鸟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渴望,眼睛紧盯着在也离不开了!

它,非常非常需要这枚血琉璃神果!

“人类,你有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满足!”想了想,小红鸟态度十分友好道。

冰娆上下抛着手中的红色果子,“我是帮商云皇室来驯兽的。”

“换个条件,这不行!爷不会屈服于那些可恶的人类!”小红鸟愤然道。

“要不你说说,自己有何价值吧?”见小红鸟如此固执,冰娆只能改变话题。

“我…可以为你做三件事!哪怕灭掉一个种族!”小红鸟狠戾道。

“听着貌似不错,可你现在被囚着,如何能帮我?”冰娆淡淡问道。

“哼!若不是我受了伤,这小小的缚灵阵又岂能困得住我!”小红鸟骄傲劲又上来了,并扬着小脑袋道,接着又补充:“若是有了血琉璃神果,我就可以立即脱困,我们的交易自然可以达成,如何?”

听完小红鸟的话,冰娆反倒犹豫了。

据紫冥说,这只小红鸟来历相当神秘,貌似是只了不得的兽,而被囚了这么多年,但凡骄傲的兽脱困后首先想的自然是报仇,它报仇的对象,不用说肯定是商云。

身为商云请来的驯兽师,不但没把兽驯成,还把兽放了,并且让商云遭受巨大损失,这貌似有些不地道啊?

可紫冥和星儿却都让自己答应对方的条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那两个家伙肯定不会让她吃亏就是了!

这样想过,冰娆虽然已经心动了,可脸上却仍是一片为难之色。

“怎么?三件不够?那五件好了。”见冰娆有些纠结,小红鸟再次开价。

冰娆内心震惊不已,这只小红鸟看来是十分迫切的想要出去啊!

“不能再多了,因为即便没有血琉璃神果,最多五年我依然能出去。”怕冰娆狮子大开口,小红鸟干脆把话说死!

事实上,能出去却不代表伤势可以完全好,不过,这事它就没必要让眼前人类知道了。

“出去之后,你要找商云报仇吗?”冰娆知道五件事已经是这小红鸟的底线了,遂提出其它问题。

“当然!敢把爷囚这么久,爷不会放过他们的。”小红鸟恶狠狠道。

“可我是商云请来的驯兽师,如果你执意报仇的话,岂不是让我成了商云的敌人?”冰娆有些为难道。

“难道你让爷放过他们?”小红鸟火大吼道。

“嗯。”冰娆点点头。

小红鸟一听火气噌噌往上窜,丫的!它被囚了这么久,还要放过把它抓住的混蛋,这样的事想来怎么如此令鸟儿抓狂呢?真是太强鸟儿所难了!

“不仅如此,你还要抓三只九级灵兽赔偿给人家!”冰娆又有新要求了。

小红鸟当即炸了毛!

“人类,你休要太过份了!我可是看在血琉璃神果的份上,才对你如此客气的,你、你不要得寸进尺!”小红鸟怒火中烧,扯着嗓子就吼了起来,还愤怒的扑扇着翅膀,以显示自己的火大!

“我得寸进尺?我只是觉得,我既然弄丢了人家的兽,理当赔偿一个给人家,而你嘛!战斗力超强,自然要一个顶三个!”冰娆笑眯眯道,一点没把小红鸟的愤怒放在眼里。

小红鸟气得小小身子直打颤,赤红的眸子更是紧盯着冰娆,似乎想把她身上烧一个洞出来,而冰娆,真是要多淡定就有多淡定。

这时,一只紫色小貂出现在了小红鸟面前。

乍一见到这只紫色小貂,小红鸟还以为对方是只普通的紫貂,可仔细一瞧对方的紫眸它才发现,尼玛!这哪里是什么普通紫貂,分明就是貂族传说中的老祖宗,吞天噬魂貂啊!

对于吞天噬魂貂的大名,小红鸟也是在传承记忆中知道的,可现在一只活生生吞天噬魂貂出现在了它面前,小红鸟吓得心脏差点没停跳了。

该死的!是谁将这天然大杀器放出来的?这不是要鸟儿命吗?

小红鸟在见到紫冥的一刻,霎时如一桶冰水浇到头上,瞬间冷静了下来。

自己面前有只胃口十分好,啥都能吞掉的吞天噬魂貂,小红鸟觉得,它想不老实都不行。

“你、你好!”小红鸟不由得哆嗦了下,并跟紫冥打着招呼。

“我主人提出来的要求,你真的不能接受吗?”紫冥客气的点点头,然后直接问。

“你主人?”小红鸟瞬时瞪大眼睛,这只大杀器,是有主人的?

我去!谁那么厉害,能把这只大凶兽给收了啊!

紫冥什么都没说,只是跳到了冰娆怀中。

小红鸟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丫的!它真心没想到眼前的人类居然如此厉害,连吞天噬魂貂都能收服,如此,它就不能不重新考虑对方的意见了,其实,放过商云国的人也没什么,给他们抓三只兽兽换得自己的出狱也不是很难以忍受滴!最关键的是,它需要血琉璃神果来疗伤啊!

有了血琉璃神果,它的伤势不敢说瞬间即好,但至少可以恢复原本八成实力,运气好,恢复十成也不是没可能,而这对它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思考许久,小红鸟终于点头答应了下来。

可就在它以为血琉璃神果垂手而得时,冰娆却是如实告知:“这事我还得跟商云皇帝商量下,若是他没有意见,我们的交易就算正式成立了!”

丫的!居然还得和那帮混蛋商量!

小红鸟小暴脾气又有些上来了,但看到吞天噬魂貂有如宠物般,躺在眼前人类的怀中,它硬生生把心里的火气忍了下来。

算了!看在吞天噬魂貂的面子上,它大度一点吧!

点头同意后,小红火满怀期待的送走了冰娆。

出去后,冰娆仍然看到了眼巴巴等着的商赫。

此时,商赫内心可谓倍受煎熬,一方面,他深感不安,另一方面,他又希望冰娆能驯服那只小红鸟,可惜,从冰娆绝美的脸蛋上,他却看不出对方的想法,这样的事实,让他好想挠墙。

没等商赫问结果,冰娆直接道:“我需要见商云皇帝。”

“好!”愣了下,商赫立即同意。冰娆这个时候见父皇,想必是有要事!

带着冰娆四人前往御书房后,商赫便留下来旁听。

商云皇帝则好奇问道:“冰娆小姐,可是有进展了?”

“算有吧!”冰娆点头。

一听,商赫和商云皇帝全都激动了!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啊!

“冰娆小姐,不知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激动过后,商云皇帝才强忍着抓心挠肝的情绪问。

“商云陛下,不知道可否放了那只小鸟儿?”冰娆直截了当开口。

商云皇帝一听,脸色都有些变了,这是为何?不是有进展了吗?怎么还让他放了那只鸟?

“冰娆,能给我们一个理由吗?”商赫怕父皇说出什么愤怒之言,惹恼了冰娆,遂连忙问,虽然他也觉得应该放了那只鸟,可真放掉,他还是有些不舍的。

“那只鸟儿,你们留不住!就算现在不放了它,五年后它依然可以自己脱困,如此,你们何不卖它个人情?”冰娆淡定自若道。

“可…万一能把它驯服呢?”商云皇帝知道冰娆说的是事实,但仍旧不死心。

那可是一只强大的九级灵兽啊!甚至据老祖宗猜测,那只鸟应该强大到超过他们见过的所有九级灵兽,这样一个宝贝,让他放掉,简直比割他的肉还疼啊!

“这一界,没有人能驯服得了它!”冰娆见商云皇帝不死心,只能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当然,如果那只鸟自动认主就另当别论了!可是以它对商云的仇恨,那只小鸟会肯吗?

“真的没有人能驯服吗?”商云皇帝心情一沉,并自言自语道。

“商云陛下,其实,我帮你们跟那只小鸟做了个交易。”见商云皇帝貌似有些魔怔了,冰娆继续道。

“什么交易?”商云皇帝和商赫一听这话,顿时精神大振,并将目光全都聚焦到了冰娆身上。

“你们放了那只小红鸟,它给你们捕捉三只九级灵兽,并且,不会因为你们囚它这么久而报复,如何?”冰娆云淡风轻的问着,听在商云皇帝和商赫的耳中,却有如惊天霹雳一般。

三只九级灵兽?一只换三只吗?

商云皇帝和商赫简直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当然,前提得是换到手的三只九级灵兽,不能跟那只小红鸟一样,只能看不能用啊!

想到这点,商赫忍不住问:“要是换到的三只九级灵兽,也无法契约怎么办?”

“不会!肯定是能契约的兽,你们考虑下吧!考虑好了告诉我!”冰娆说完,便带着沧陌染、冰溪和钟伯告辞了。

他们走后,商云皇室高层之间便引发了激烈的讨论!

可以说,冰娆的话对他们而言不吝于一枚重磅炸弹,把他们炸的头晕目眩!可在好的条件,也会有不同声音出现。

至于这不同声音,自然是怕换来的三只九级灵兽顶上不一只小红鸟,毕竟,小红鸟的厉害是商云国老祖宗们肯定过的,而九级灵兽虽然实力很强,但九级灵兽之间也是有高下之分的!

若对方换来的是三只不怎么厉害的九级灵兽,吃亏的还是商云皇室啊!

抱着这样的想法,有的皇室成员便想让对方在多增加几只九级灵兽,如此,他们觉得才算不亏本!

商赫听到某皇室成员的建议,不禁冷笑道:“你就不怕鸡飞蛋打?那小红鸟是什么脾气?它肯答应给咱们抓三只九级灵兽,你们就偷着乐去吧!还敢讨价还价?真是不知所谓!”

某皇室成员被商赫这位有可能成为商云国继承人的受宠皇子一训,当即不敢大声嚷嚷了,但他还是小声嘟囔着:“我还不是为了商云国着想,难道是为了我自己吗?”

商赫何尝不清楚,一个国家或家族,都是灵尊越多越强大,而一只强大的九级灵兽,绝对堪比两名初入灵尊境界的灵尊,如此,自然是手里的九级灵兽越强大越好。

可现在这种形势之下,商赫看重的自然不是三只九级灵兽强大与否,他看重的是那只小红鸟出狱后不会找他们报仇!这才是他愿意答应对方条件的主要原因啊!

毕竟,若是小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其它?而且,正如冰娆所言,那只小红鸟五年后就会脱困了,到时,对商云国才是真正的灾难呢!现在,既然有机会避免灾难发生,商云国还能多出三只九级灵兽,何乐而不为?

商赫十分希望,某些目光短浅的皇室成员,不会因为贪婪而成为商云国的罪人!

讨论良久,商赫也将该说的都说了之后,两种声音渐渐统一了起来。

当商赫将商云国同意这项交易的消息,带给冰娆后,冰娆又一次去了商云国禁地中的那间囚室。

这个时候,小红鸟已然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见冰娆到来,它立即拖着长长的铁链,奔到冰娆面前问:“你怎么才来?”

冰娆黑线,她来的很快了好不,总得给人家一点商量的时间啊!毕竟,囚了你这么久,人家都囚出感情来了,真放了你,肯定舍不得滴!

不过,这些话她自然不会说,并开门见山道:“商云国已经同意放你了,我们的交易也可以达成了。”

“那血琉璃神果?”对于商云国会同意,小红鸟显然不意外,它最关心的是跟冰娆的交易,也就是血琉璃神果啊!

“给你!”一枚血红的果子,出现在冰娆如玉的掌心,然后她轻轻一抛,那枚血琉璃神果顺着玄铁栏杆就被抛了进去。

小红鸟张口一接,血红的果子就被它叼住了。

有些激动的小红鸟,迫不急待的开吃。

吃完,它便趴在了地上,并闭上眼睛。

良久。

小红鸟眼睛再次睁开时,赤红的双眸中多了一丝凌厉的威压,并瞬间气势暴涨,冰娆一见,心口都不由得一窒,这只小红鸟实力好强!

“混蛋!快把你的威压收起来!”突然,紫冥的怒斥声在囚室中响起,尔后,它眸光一闪,替冰娆挡掉了大部分威势。

这时,冰娆才感觉心头好受了点。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见冰娆小脸有些发白,小红鸟缩了缩鸟头满脸歉意道,都怪它沉寂太久,以至于刚一恢复时没能控制好自己的力量。

哼!紫冥冷哼一声,懒得与小红鸟计较了。

“实在抱歉。”小红鸟真心不好意思了,人家帮了它,它却差点害对方受伤,这换谁能高兴啊!

“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冰娆很大度道。

“谢谢你不怪我,你真是一个好人!”见冰娆原谅了自己,小红鸟便开始拍上她的马屁了!当然,它对这人类的印象也确实不错。除了最开始,以为她跟商云国的人是一伙的对她有点意见外,现在,它对冰娆可是十分满意。

被发了好人卡,让冰娆愣了好久。

一只鸟说她是好人,这感觉怎么怪怪的?

没理会冰娆的异样,小红鸟在实力恢复大半后,便迫不急待的想要离开这间关着它的牢房了。

咔咔几下,小红鸟先解开了套在自己爪子上的玄铁锁链,获得自由后,它又连喷几口火焰,那火焰呈深红色,炙热无比,喷到缚灵阵上后,缚灵阵便被简单粗暴的破坏了!

解决掉缚灵阵,小红鸟爪子又在玄铁栏杆上踢了两下,霎时,玄铁栏杆应声而碎。

小红鸟的所有动作,都完美的诠释了何为暴力!

冰娆也知道小红鸟这样的举动完全是在发泄,不能找商云国的人报仇,那就只能毁坏点建筑了!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小红鸟在破坏了囚室之后,便飞了出去。

冰娆怕惹出大乱子,也连忙跟了出去。

追到外面,冰娆便看到禁地之中但凡能破坏的地方,都已经一片狼籍,而那只小红鸟却不见了踪影,不远处的商赫,则正满头大汗的指挥着侍卫们清理废墟。

看到冰娆出来,商赫连忙过来并一脸幽怨的问:“那只小红鸟不是说了,不会找我们报仇吗?”

“嗯,所以,它只毁建筑不伤人!”冰娆略带同情道,小红鸟的强大,她已经见识过了,如今她好奇的是,面对这样一只凶狠的兽,商云国的老祖宗居然敢捕捉,真是勇气可嘉!但显然,捕捉的后果也是相当严重滴!

这么说吧,如果不是自己穿针引线,促使两方达成协议,若等小红鸟自己脱困后,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仅从小红鸟出狱后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人家对于被囚是多么的深恶痛绝!

现在好不容易出狱了,不狠狠泄愤才见鬼了呢!

而商云国皇室中人,面对如此凶狠凌厉的出笼鸟儿,却只能狼狈防御闪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