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一十九章 被囚的兽!

沧陌染的话十分毒舌,赫连月一听,美眸中当即泪花闪烁,整个人都貌似委屈到不行,而她看向沧陌染的眼神,也无比幽怨,并紧咬着粉唇,给人一股十分倔强、欲语还休的小模样。

此时的赫连月,绝对可以引起某些喜好美色男人的怜香惜玉之心,可惜,在场的沧陌染、冰溪以及钟伯,却对赫连月的这副作派厌恶不已,这是表演给谁看呢?这里又没有她的粉丝!

唔!也不能说没有。

大殿里的几名内侍,就对赫连月此刻的模样心疼不已,可惜,他们不能算是真正的男人,又对沧陌染三人相当忌惮!人家连皇宫侍卫都敢杀,在杀几名内侍想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此,内侍们虽然对赫连月心疼到不行,却没有人敢替她出头。

赫连月就那样欲语还休的看着,长长的睫毛上都沾上了几滴委屈的泪珠。

虽然明知道女儿是在装可怜,但商若怡见女儿如此还是心疼了,并吼道:“沧陌染,就算你身为沧云国皇子又如何?我不许你欺负我的女儿!而且,你别忘了,月儿可是你表妹,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表妹?我可没什么表妹,请不要套近乎!”沧陌染冷声道,随后又建议:“我觉得你们母女都应该回家看病去,可别在这里装好人了!若是耽误了病情,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有病论被沧陌染又重复了一遍,并且这次还加上了眼前这位商云公主,顿时,商若怡气得浑身都打颤了,原本漂亮的脸蛋,也一阵青一阵紫,甚至还有些喘,看着真的挺像要随时昏厥似的。

“你、你这个不敬长辈的…”商若怡想骂沧陌染,哪曾想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完,就被沧陌染粗鲁打断:“我不敬哪位长辈了?别告诉我就是你啊!对不起,我可不认识你!”

沧陌染说得一脸认真,商若怡听得心口刀剜一般的疼,指着沧陌染许久,然后扑通一声,她怒火攻心晕了过去。

边上的赫连月一看,绝美的小脸更白了,并尖叫着朝商若怡奔了过去:“母亲,你可不要吓我啊!”

赫连月哭的梨花带雨,并有意无意的回头,很明显是希望沧陌染内疚,甚至可以哄哄她。

可惜,她完全表错情了,沧陌染就跟没看到一般,直接无视了她,并一脸温柔的对冰娆抱怨道:“媳妇啊!咱们快点离开这里吧!我都说了三遍了,咱们居然还没走上,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耽误了!”

说完,沧陌染干脆拉起冰娆往殿外走。

内侍想拦不敢拦,但赫连月却不愿意轻易放走冰娆,要知道,请冰娆来一次多不容易啊!若是这次让冰娆离开了,下次再想把她留下可不定啥时了,更主要的是,也未必会有机会了。

这样想过,赫连月也顾不得倒地昏迷的商若怡,并胆大的直接跑到冰娆等人面前,长臂一伸的阻拦他们道:“你们不能带走冰娆,得把她留下学习礼仪规范!”

见还是这套借口,四人都有些烦了。

看样子赫连月是想不出新鲜理由了!

不过,虽然让赫连月弄得有些心情烦躁,冰娆还是故意逗弄道:“我今天非走不可,另外,我也不需要向你们学习什么礼仪规范,真那么爱教导别人,还是先把自己教好吧!对了,学学怎么才能不讨人厌!”

“冰娆,你!”赫连月小脾气又被冰娆引暴了,“我母亲说过了,今天你留也得留,不留也得留!”

软的不行,赫连月决定来硬的了!她就不信,冰娆会不害怕!

一扬手,几名黑衣暗卫出现在冰娆四人眼前。

冰娆明显有些惊恐了,并不可思议道:“赫连家族都落魄了,居然还给你配暗卫,真是太奢侈!”

原本,赫连月将这几名黑衣暗卫当成底牌,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更主要的是,自己的这些暗卫,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才存在的,她也不想让他们太多的暴露于人前,那样太没有神秘感了。

可现在没办法了,冰娆不听话,沧陌染态度又十分强硬,因此,她只好请出自己的暗卫,以起到威慑的作用。

赫连月就是要让沧陌染知道,自己在赫连家族多么的受宠,毕竟,不是哪个大家族千金,都有资格配备暗卫的!

而俗话道,物以类聚,赫连月的暗卫也跟她一样,性格已经自大到老子天下地一的地步了!

因此在看到冰娆四人时,几名暗卫脸上都是不屑的。

现在听到冰娆说赫连家族落魄的话,别说是赫连月接受不了,这几名向来骄傲的暗卫,同样接受不了!

然后,都没等赫连月吩咐,几名暗卫就亮出了武器,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赫连月一见,连忙颇有气势的站在暗卫面前,然后一脸怒火的对冰娆威胁着:“冰娆,你不要造谣生事,我们赫连家族什么时候落魄了?你要为自己的话向我道歉,并为之付出代价!不然,我们赫连家族绝不会轻饶!”

“没错!身为赫连家族之人,我们绝不允许有人诋毁赫连家族!”一名看着象暗卫队长的人,也冷声道。

冰娆笑了,笑得依然纯良,并不解问:“我有造谣?”

“当然!我们赫连家族可是十大家族之首,怎么可能会落魄!所以,你必须好好向我道歉,如果让我满意了,说不定我会考虑留你一条小命!”赫连月略带得意的笑了,心里显然十分满意冰娆自己送上门来找抽!

原本,她还担心用什么办法继续找冰娆麻烦呢,现在冰娆自己送上门来,她可是求之不得!而且,冰娆的话完全是对赫连家族的羞辱,因此就算被家族知道她拉着虎皮作大旗,想必也没有人会责怪自己!

另外,她那些话也是有陷阱的,因为冰娆道歉的时候,她完全可以百般不满,并借机除掉冰娆!

想着,赫连月的得意,脸上都掩饰不住了!

冰娆依然笑得十分淡定,然后一步步走到赫连月面前。

赫连月身板站得笔直,并高傲的扬着下巴,准备等冰娆道歉的时候好好羞辱她一番,可谁知,久等的道歉没有来也就罢了,她居然还被冰娆单手钳住了下巴。

冰娆冷眼看着赫连月,笑着道:“这张小脸蛋果然美丽动人,可惜,有些太自以为是!”

“冰、冰娆,你要干嘛?你可不要乱来!”赫连月警告着,心里有些发颤,不过,她并不害怕冰娆,毕竟她很清楚,以自己赫连家大小姐的身份,冰娆是绝对不敢对自己出手的!

可以说,赫连月相当有自信,但她忘了,冰娆在谜心炼阵的时候就已经当众对她出过手了,那个时候,还有赫连家族族长在,可冰娆修理起她来,毫不手软!

再者,别说赫连月区区一个千金,赫连月的爷爷和爸爸,不也在冰娆手里倒霉了吗?

曾经的赫连家族族长、代族长,现在可都跟废人无异了!

可这些事,早在赫连月见到沧陌染后,就全被她抛到了脑后,她一心得到沧陌染这位高贵的沧云皇子,并把冰娆当成了最大情敌,因而找起冰娆麻烦可谓不遗余力!

曾经,家族长老就警告过族人,短时间内不要与冰娆兄妹发生冲突,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流血,可惜,这些事赫连月全忘一边了,她心里已经被沧陌染填的满满的,在也装不下其他。

最主要的是,赫连月觉得以自己的身份,就不应该有自己得不到的男人,所以,她对沧陌染绝对势在必得,并得到了亲哥哥的支持。

有了赫连家族少主的支持,赫连月在找冰娆麻烦的路上便一去不复返了。

“我能干什么?你可是赫连家族大小姐,身份地位如此之高,我真是好怕啊!”冰娆笑眯眯道。

“你知道就好,还不快放开我!”赫连月一听冰娆这样说,立即登鼻子上脸的要求道。

“好啊!我放开你!”冰娆很爽快的就同意了,然后手轻轻一甩,被捏住下巴的赫连月,就跟垃圾似的被她丢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赫连月撞到了门框上,顿时痛得她脸都扭曲了,五脏六腑仿佛移位了般的疼!

“冰娆!你、你好大胆子,居然敢如此对我?”赫连月在暗卫的搀扶下起身,并黑着脸看向冰娆吼着。

“不好意思,手滑了下。”冰娆满脸不好意思,但说出来的话却貌似没有什么诚意。

赫连月气急,直接下令:“给我好好教训下冰娆!”

暗卫领命,就准备动手!

冰娆也不躲闪,就在原地等着。

暗卫见状,反而犹豫了,这冰娆莫非有什么底牌不成?

“来啊!怎么还不动手?”等了会儿,冰娆不耐烦了。

“……”几名暗卫很无语,对方是不知道暗卫的厉害吧?不然怎么敢如此嚣张?要知道,他们做了这么久的暗卫,就没见过主动找揍滴!

觉得这既然是冰娆的要求,那他们不成全多不好意思?再加上冰娆又有点瞧不起赫连家族的意思,因此更应该得到教训。

想着,几名暗卫同时出手了!

黑衣暗卫的动作十分迅速,有如一道残影瞬间就袭到了冰娆面前,冰娆也不躲,眼看几名暗卫那凝聚了灵力的手掌就要拍到冰娆身上,赫连月顾不得疼痛,十分得意的笑了。

冰娆,这次你非死不可!

当然,如果冰娆肯服软求饶,并应允会离开沧陌染的话,赫连月觉得,当着沧陌染的面她还是会放过冰娆的,可惜,她想像中的冰娆服软根本没来,耳边反而响起了一声惨叫!

“啊!我的手!”

熟悉的声音,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赫连月,她猛抬头,正好看到一名暗卫捂着自己的手腕,此刻,手腕上的鲜血已然流了满地,而那名暗卫的手腕上则空无一物,地上血泊中,有一只断掌,手指头还在微微动着。

“啊!”赫连月也忍不住尖叫起来,原来,是她明显感觉到眼前飞来一物,本能的伸手接过一瞧,那只断掌已经被她抱在了怀中,顿时吓得她小脸煞白。

这不怕死人是一回事,敢杀人也是一回事,可碰触到残肢断臂,则更是另一回事了!如果说只是看到的话,赫连月或许还不会太惊慌失措,可现在那只断掉的手掌是被她拿在手中啊!那手掌,余温还在,并且还流着血,想想都恶心!她堂堂的天之娇女如何受得了这刺激?

看到赫连月小脸煞白,冰娆淡笑调侃:“原来赫连小姐喜欢收集肢体啊!放心,还会有很多,我都给你留着!”

说完,便又是几声惨叫。

赫连月傻眼了,小心肝狂颤起来。

因为她眼睁睁的看到,眼前几名暗卫是如何被屠杀的!

是的!没错!就是屠杀!

杀人的,是沧陌染、冰溪和钟伯,冰娆甚至都没出手,只是在边上看热闹。而且,貌似听说赫连月喜欢收集残肢断臂,三人还特好心的将暗卫身上的某些零件全给砍断了。

例如手掌、脚…几名暗卫活活疼死过去,最后,冰娆又放出了青云,青云一出来,自然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咔咔几钳子下去,暗卫们的命根子都被它给剪断了。

之后,青云嫌弃的一甩钳子,那几个人的命根子便都被它给甩到了赫连月的脸上,顿时,赫连月脸上鲜血淋漓。

当然,都是别人的血。

但赫连月还是大受刺激,并忍不住抓狂尖叫。

“啊啊啊!”赫连月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一开始她还不知道抛到自己脸上的是什么东西,本能的伸手一抓,看清是一团血淋淋、黑乎乎的东西后,她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了!

这、这分明就是…

赫连月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脸居然被男人的那东西给砸到了,她就恶心到想吐,最后,怒火攻心的赫连月,直挺挺的气晕了过去。

就这样,青云还不觉得过瘾,坏笑着,青云举着硕大的钳子,快步来到赫连月身旁,又是咔咔几下,赫连月身上但凡能剪断的地方,便都被它给剪了。

随后,青云又剪开了那几名已经余气不多的暗卫衣服,并将他们与赫连月摆在了一起…

作完这一切,青云凝出水球洗了洗自己的钳子后,便笑着跑道冰娆身边,噌噌几下爬到她肩膀上,并略带得意道:“主人,搞定!咱们离开吧!”

看到赫连月现在的模样,冰娆四人嘴角抽了抽,青云这想象力,真是越来越无以伦比了!也真亏它想得出来!

四人加上一只螃蟹,淡定离开。

走前,冰娆也没忘记给赫连月拍个照,留个影,以后,赫连月在没事找事,冰娆是不介意让她重温下今天的事滴!

在冰娆四人离开后不久,已经知道上当的商赫,便满头大汗的找到了这里。

他着急啊!

有人在皇宫之中找冰娆等人的麻烦,这就等于是在打他们皇室的脸啊!更主要的是,他怕有人打着商云皇室的名义欺负冰娆等人,那样的话,他们为接待冰娆四人所做的一切努力不全都白废了吗?

可别忘了,父皇还等着冰娆帮忙驯兽呢!若是冰娆一怒之下置之不理,对商云来说就等于损失了一个大好机会,另外,他们商云也不希望因为某些人而与潜力巨大的冰娆起冲突,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因此在找到这里之前,商赫便衷心希望,冰娆能一如既往的如他上次在谜心炼阵见到的那般霸气,这样,他也就无须担心冰娆会受欺负了!

而到了这里,见到满地鲜血,甚至都流淌到了院中,有那么一刹,商赫心都紧张的提到嗓子眼了,急切的跑进大殿,见到血流的更多后,他整个人都恨不得晕死过去算了!

还是来晚了啊!果然出事了!

抱着这样的心思,商赫想都没想便心急火燎的闯了进去。

可进去一瞧,他又傻眼了!

只见内殿之中,一片狼籍。

商若怡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在商若怡不远处,躺着几个白花花、生死不知又紧紧抱在一起的…暂时按人算吧!

不过,除了一名女子四肢健全,其余几个全都缺胳膊少腿了,商赫见状,提着的心算是放下一大半。

以沧陌染等人的实力,应该不至于被人砍断了手脚吧?再者,他可是清楚赫连月对沧陌染的心思,所以,赫连月应该舍不得如此对待沧陌染!

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商赫彻底放心了。

女子全身红果果,头发都被剃光,并正面朝上,五官上虽然布满了鲜血,但商赫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女人的身份,正是那个眼睛长到天上,骄傲到堪比孔雀的赫连家大小姐,赫连月!

松了一口气的商赫,在确认了眼前几人身份后,便朝侍卫吩咐:“把他们抬出去!”

“殿、殿下,抬哪里?”侍卫有些紧张,这几个人的状况实在是太惨了!

“交给父皇处置!”商赫提醒道。

侍卫听命,抬着地上的几个人就走了。

这个时候,商赫也没提醒侍卫给赫连月穿上件衣服,他气都气死了,哪能管那么多!在说了,自己作死,又能怪得了谁?毕竟,他可不是赫连月的那些脑残粉,可以任由赫连月利用!

当商云皇帝看到被抬到自己面前之人的模样,脸当即就有些黑了。

连衣服都不穿,这可真是太有伤风化了!而且,那女的是谁啊?怎么有些眼熟?

商云皇帝正纳闷着,姗姗来迟的商赫也来了御书房。

“赫儿,是你让侍卫把他们抬来交由我处置的?对了,看到冰娆四人了吗?他们没出什么大事吧?”没等商赫开口,商云皇帝就连珠炮的问。

“他们到是没事,不过,赫连月可有事了!”商赫有些兴灾乐祸道,他从小就不喜欢赫连月,甚至已经到了厌恶的地步,因此,巴不得看到她倒霉,如此一来,赫连家族就甭打着想让赫连月嫁入商云皇室的主意了!

“嗯?月儿怎么了?赫儿,我知道你不喜欢她,可她好歹是赫连家族大小姐,她哥哥现在又成了赫连家族代家主,所以,面子咱们还是要给的。”商云皇帝笑着道。

“我到是想给,可有人偏偏不要啊!”商赫坏笑道,这可是赫连月自己作死啊!谁让她惹到冰娆那个硬骨头的!

商赫一点也不同情赫连月!

“不说这个了,我问你,月儿到底怎么了?你别说得不清不楚的,让父皇干着急好不?”商云皇帝随后问道,显然,他根本没有认出地上几俱白花花的身体其中有一个是赫连月。

“父皇,那就是赫连月。”商赫指着地上的女子,如实道。

“什么?”商云皇帝大惊失色,那女人就是月儿?

哎玛!月儿怎么成这样了?

“这是怎么回事?”商云皇帝又问。

“还能怎么回事,想收拾冰娆没收拾到,反而让人家收拾了呗!”商赫理所当然道。

商云皇帝不吱声了,如论关系远近,必定是赫连月跟他近些,但论在他心里的地位,赫连月肯定不如冰娆,毕竟,冰娆可是带给了他希望,而赫连月除了跟他有点血缘关系之后,还真没什么大用!

之前,听到有人用他当借口支开儿子,他心里还很愤怒,尤其知道儿子怀疑是赫连月所为后,他就更担心了,并连忙让商赫去补救,就是希望事情还没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但现在看来,赫儿还是去晚了啊!

赫儿说冰娆四人没事,他虽然放心但也知道商云皇室应该给人家一个交待,绝不能因为人家没啥大事就当此事不存在,可这赫连月又该怎么办?赫连家族同样对她寄予厚望,如今她却被冰娆等人如此对待,只怕赫连家族不会善罢干休啊!

想着这些,商云皇帝头都大了!

唉!该死的商若怡!该死的赫连月!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想当初,他就不应该让这对母女住进皇宫!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呜呜!皇兄,你可要为皇妹作主啊!”就在这时,御书房外又传来了商若怡的嚎丧声,听得商云皇帝一阵心烦意乱!

“让她给我滚!”商云皇帝火大吼道,赫连月的事情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商若怡居然又来捣乱!

出了这样的事,能怪谁?

还不是你们想仗势欺人?结果,人没欺负到,反而给他惹了大麻烦!

商云皇帝只要一想到这个,就对商若怡母女恨得要死!在他好不容易跟冰娆等人拉近了点关系,并指望着冰娆能帮着自己驯服那只九级灵兽后,这对母女居然跑出来给他添乱!

商云皇帝很生气,甚至还产生了若是冰娆拒绝给他们皇室驯兽了,就把商若怡母女喂兽兽的想法,当然,这完全是他在气头上想出来的,真那样做了,赫连家那边也是不会消停的!

现在该怎么办?

冰娆肯定是需要安抚的。

赫连家族呢?

说实话,商云皇帝真不想管这事,恨不得冰娆与赫连家族能自己去解决,谁让商若怡是商云皇室的出嫁女?不是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吗?

水都泼出去了,还找他干嘛?

可他深知,事情是在商云发生的,商若怡母女借的又是自己的势,因而这责任他还真推托不掉!

唉!商云皇帝连连叹气,然后才对侍卫吩咐道:“把赫连月交给商若怡,她们与冰娆等人之间的冲突令他们自行解决,并命她们母女即刻搬出皇宫,从今往后未经传召,永远不许进宫!”

商云皇帝思前想后,才想出了这样的安排。当然,他令商若怡母女自行解决与冰娆等人之间的矛盾,并不意味着对此事就坐视不理了,而是说,他不会在管商若怡母女,自然也不允许商若怡母女借他的势,至于那对母女以后会如何,这一切他都不会过问,更不会包庇商若怡与赫连月,以后你们是和解,是相杀,都与商云没有关系!

当侍卫将商云皇帝的意思传达给商若怡后,皇宫之中又传来了商若怡的嚎啕大哭,商云皇室可是她的靠山啊!不在管她哪行?

“我要见父皇,我要见皇兄,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商云公主!”看着如狼似虎的侍卫们,就要把她们母女赶出皇宫了,商若怡心头大恨,并提醒着众侍卫。

侍卫队长淡淡一笑,“你是商云公主没错,可我们奉的是陛下旨意,所以,对不住了,怡公主!”

“不!我不走!你们不能这样对我!”眼见侍卫就要动手驱赶,商若怡不顾形象的抱住大殿一根粗壮的雕花宫柱,宁死都不肯松手!

侍卫无语笑笑,并指着身上仅披了一件长袍,仍昏迷不醒的赫连月道:“公主,你有时间跟我们耍赖,不如先去给赫连月小姐穿件衣服,我们可没有人敢碰她,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也可以安排侍卫代劳。”

一听这话,商若怡才反应过来,什么?月儿没穿衣服?

瞧了眼,商若怡顿时大惊,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你们居然敢如此对待我家月儿!我一定要告诉皇兄,并要求皇兄给我们赫连家族一个交待!”商若怡怒火中烧,她那美丽优秀的女儿啊!居然被一群低贱的侍卫看光了,这事她绝不能善罢干休!

要知道,商若怡还指望着月儿能嫁给沧陌染或者商赫呢!如果不能嫁入皇室,最起码也得嫁入十大家族做个当家主母吧?可如今,万一被侍卫看光的名声传出去,女儿以后还怎么嫁人?

不!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刹那间,商若怡想到了杀人灭口!

侍卫队长看到商若怡的表情就猜到她在想什么了,因此只是嘲讽一笑道:“公主,可不是我们如此对待赫连月小姐,而是她惹了不该惹的人,另外,皇宫中所有侍卫都看到赫连月小姐此刻的模样了,你就算想杀我们灭口,杀得完吗?”

“这不可能!谁那么大胆子敢如此对我家月儿?”商若怡快要气疯了。

侍卫队长根本懒得理她,等她匆匆给赫连月穿好衣服后,就强行把她们母女送出了皇宫。

而离开皇宫的一路上,商若怡都不顾公主形象的大声嚷着:“我要见父皇,我要见皇兄!”

侍卫们置若罔闻,将商若怡母女二人送到皇宫门口,就当着商若怡的面关上了宫门,气得她险些昏过去。

被丢在皇宫门口的商若怡,觉得她这一生都没有如此丢脸过,而她甚至不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什么?

皇兄以前虽然对她也不算多热络,但至少会给她留下足够的颜面,可现如今,却是二话不说就将她赶出皇宫,还不允许她以后在进宫,怎么会这样?

感到无比委屈的商若怡,自是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招惹了冰娆,因而商云皇帝才不想管他们之间的事,索性来个眼不见、心不烦!谁让商若怡的心里,居然还想着让他给报仇!那可能吗?

商云皇帝真心觉得,他没把商若怡母女交给冰娆任由处置,已经是看在赫连家族的面子上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出于皇室的脸面,他也不能主动做出这样的事,不然传出去商云岂不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

再者,商云皇帝相信冰娆等人会明白,他将商若怡赶出皇宫,也算是表明了自己不参与此事的态度!至于以后会如何,你们就自己看着玩吧!

商若怡被商云皇室扫地出门不久,冰娆便收到了这一消息。

顿时,她忍不住笑了。

这商云皇帝有点意思啊!

看样子对方是想保持中立了!既不想得罪她,也不想得罪赫连家族!唔!这样也好!免得自己以后为难!毕竟,她跟商羽关系还是不错的,如果真因为赫连家族反目成仇了,她也会觉得有些可惜。

不多时,商赫又来到了皇宫别院。

他是带着商云皇室的歉意来的,并送了一大堆礼物给冰娆等人,当作赔罪。

冰娆见商云皇室主动表现了诚意,也没有揪着此事不放,商赫见冰娆等人如此给面子,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简单与冰娆等人聊了会儿,商赫便以不打扰冰娆四人休息为由,离开了皇宫别院。

随后几天,商赫成了一名认真的向导,带着冰娆等人在商云国转悠起来。

商云国境内,山多树多,因而有特色的特产为数不少,四人在商赫的陪伴下转了几天后,冰娆可谓收获颇丰。

看着冰娆不停买买买,商赫差点没吓到。虽然说,他知道女人都喜欢逛街购物,可向冰娆这样几乎见啥买啥的,却是很少见!

事实上,冰娆当然不会傻到见啥买啥,只不过,有些东西是星儿想要的,有些则是兽兽们想要的,因而,她买的就多了些。商赫又不知道这一情况,自然就认为冰娆是个购物狂!

好在冰娆不清楚商赫的想法,不然她非大呼冤枉不可!这黑锅,她完全是代兽受过啊!

在陪冰娆四人大肆购物之后,商赫又体贴的给了冰娆两天时间休息,之后,才委婉的问:“何时能帮他们驯兽?”

冰娆眨眨眼,无辜笑道:“随时!我还以为你们不着急呢!不然,我早就可以开始了!”

“……”商赫很郁闷,您老早说啊!

原本,若是没出商若怡、赫连月这事,商云皇室只怕欢迎宴结束后第二天就会请冰娆帮着他们驯兽了,但出了那事,他们便没好意思开口,商赫更是为了消除冰娆等人心里的隔应,生生当了几天的三陪…

现在他也才知道,冰娆根本没把商若怡、赫连月的事放在心上!

也是,两个跳梁小丑而已,有什么好在意的!真心看着不爽,拖出去揍一顿就是了!之前,冰娆等人想的那办法就挺好,可以预见,那事带给赫连月的阴影,没准会伴随着她一辈子!

“那明天?”郁闷了会儿,商赫才小心翼翼问。

“没问题!”冰娆点头,后又问:“那位自以为是的公主和赫连月,还在商云皇都吗?”

“没,她们早就离开了!”商赫如实道,那对好面子的母女,出了这么大的丑,哪里还好意思呆啊!

“真可惜!”冰娆有些遗憾道。

商赫有些黑线,并忍不住暗自腹腓,莫非你还没修理够她们?

可以说,商若怡与赫连月还真是够倒霉的,居然碰到冰娆这个硬钉子,而冰娆,在收拾她们的时候也没把人给直接咔嚓,反而用了杀鸡儆猴的模式,把赫连月吓到半死。

还有就是,赫连月的头发被剃光、衣服被扒光,这样的事实,对于一位心高气傲的天之娇女来说,绝对要比杀掉她更令对方难以忍受,如果赫连月有点脸,以后只怕都不敢出现在冰娆面前了。

但,商赫心知赫连月的脸皮有多厚,只怕等此事平息下来,赫连月还是要出来蹦达的。不过,他也知道冰娆根本不害怕赫连月,因此只提醒了一句,他就转移了话题。

隔天一大早,商赫就来接冰娆等人。

目的地,商云皇宫的禁地。

按理说,皇宫禁地一般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但商云国想要驯服的那只兽兽,目前就囚禁在禁地之中,因而冰娆等人便破例被带了进来。

禁地之中,一股古老森然的气息飘荡着,这种气息的存在,令冰娆心头都情不自禁的一凛,并暗自感叹,有了如此威严的气息,哪家的后辈族人敢不听祖宗的话啊?

在别人家的禁地,出于礼貌,冰娆四人也不会左顾右看。

跟着商云皇帝等人拐了几个弯,又来到了一座地下宫殿,一行人才停了下来。

“冰娆小姐,我们数百年前抓到的那只兽兽就囚禁在那里,它看到我们非常不友好,所以,我们就不陪你进去了,你们自己小心!”指着一扇厚重的玄铁门,商云皇帝小心翼翼道。

冰娆点头,她跟兽兽交流的时候,也不想被商云的人打扰。

随着商云皇室众人转身出了地下宫殿,冰娆才推开了那扇颇有份量的门!

打开门,一股愤怒的气息便扑面而来,紧接着,就是一声怒吼:“你们这些混蛋!敢囚禁爷,爷要杀光你们!”

伴着吼声的,则是一阵阵金属声传来的砰砰巨响。

这时,冰娆抬头看向室内。

这是一间改造成牢房的房间,只不过,比起普通牢房,这里很干净,而正对着冰娆的,则是一根根粗大的玄铁栏杆,栏杆之上,闪耀着一个个玄妙的符文,显然,栏杆上面布了一道阵法。

冰娆对阵法略有研究,自然看得出这是一个束缚阵法!

“这里居然有缚灵阵!”突然,星儿的声音响了起来。

缚灵阵?

冰娆没想到星儿会认得这个阵法,好奇之余也忍不住问:“缚灵阵能束缚住九级灵兽?”

“何止。”星儿神秘兮兮道。

见星儿又卖关子,冰娆也不恼,并将美眸转到牢房之中。

一根巨大柱子立于牢房之内,柱子上面也刻划着闪烁着光芒并正在运转中的符文,另外,一条比成年人胳膊还粗的铁链,一端恰好拴在了柱子上。

至于铁链另一端?

冰娆顺着链子瞧了过去,终于在角落中发现了一只脏兮兮的小红鸟。

那小红鸟很小,只有成年人巴掌大,完全拟态的模样,可在它那比婴儿手指头还细的爪子上,却栓着一根极其沉重的铁链,铁链直径都比这只小红鸟大了数倍!

顿时,冰娆有些黑线。

面对这样一只小鸟,即便对方是九级灵兽,也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吧?

但冰娆深知,看事情不能看表面,这小红鸟必定有其过人之处,否则,商云皇室只怕也不会如此谨慎。

在冰娆观察小红鸟的同时,那小红鸟也在看着冰娆。

然而,在打量了一会儿后,小红鸟便一脸傲然道:“怎么,驯兽对我不起作用,就改用美人计了?告诉你们这些混蛋!老子是不会上当滴!美人计对爷没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