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奇葩母女

“你好。”冰娆三人也淡定的跟对方打招呼。

随后,幽冥神火突然抱怨起来:“你们也太狠了,明知道我讨厌寒冷,还往我身上扔万年寒冰晶!”

虽然说一块两块的万年寒冰晶对它构不成什么威胁,但架不住对方扔的量多啊!呜呜…想到这里,幽冥神火真是委屈极了,小火苗也微闪,貌似在哽咽似的。

冰娆三人有些黑线,亲,为了抓住你,想出各种手段不是正当的吗?谁让你是幽冥神火,温度又那么高,不想点手段他们可完不成任务!

接着,幽冥神火又看向星儿,虚心求教:“你能告诉我,抓住我的那网子是什么材质的吗?为何我烧不毁?”

“不能,因为我也不知道!但我的记忆告诉我,那网子应该是不怕火滴!”星儿有些不负责任道。

幽冥神火听完,彻底郁闷了。

合着它被抓,也有一定的偶然成份啊!

呜呜…你们都是坏蛋!

心里腹腓着,但幽冥神火面上还笑呵呵建议道:“你们很不错,不过,什么时候能把沌混神火抓住就好了!那可是火之本源,就连我都是它分裂出来的。”

“……”在场的四个人、及众兽兽听完都格外无语,亲,你是觉得自己掉入了火坑,也希望别人掉进去吗?

当然,他们也想抓住混沌神火,可上哪抓去啊?

“你知道混沌神火在哪里?”星儿问出了四人心声。

“不知道!那家伙一向喜欢呆在犄角旮旯,但若是离的近了,我可以感应出它来!”幽冥神火如实道。

“太好了!”星儿双眸子放光的看着幽冥神火,又问:“流云大陆上有吗?或者说,还有其它神火吗?”

“没了!这一界的神火只有我自己!数十万年前到是有一枚刚刚进化为神火的火种,但被我当零食给吞噬了,嘿嘿!”幽冥神火坏笑道,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了不得的大事似的,但却把星儿气得差点吐血。

败家子啊!神火居然也吞!怎么不撑死你呢!

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不过,这并不影响星儿给幽冥神火脸色看!

感觉到星儿态度大变,幽冥神火真是郁闷不已,这只今天幻化成貂的器灵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还能好好玩了不?

因为幽冥神火数十万年前吞了一枚刚刚进化的神火,又把这当成资本在炫耀,所以星儿此刻对它万分瞧不上眼,更是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直接把它请出了星戒。

看着自己貌似又回了自己在爱达火山的家,幽冥神火不禁有些抓狂,这是怎么回事啊?

它不是都认了主吗?为何又被丢回家了?

嘤嘤嘤,这让一枚有主的神火如何是好啊?

“主人,主人,别抛下我啊!”幽冥神火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闭嘴!”同样被星儿移出来的沧陌染,听到幽冥神火的话,咬牙道。

“主人,你也出来了,嘿嘿,真是太好了!”幽冥神火跑到沧陌染面前,钻到它的头发丝中,笑着道。

沧陌染抓下在自己头发中作乱的幽冥神火,扔到自己的肩膀上,丫的!这货可别把自己的头发给烧了!

“主人,我怕羞,让我躲起来嘛!”见自己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幽冥神火一脸不好意思的要求着。

沧陌染有些黑线,一簇小火苗也知道怕羞?骗鬼啊!

随后从星戒中出来的冰娆、冰溪、钟伯,正巧也听到了幽冥神火的这话,顿时额上挂满了瀑布汗。

稍稍平复了下,冰娆提议下山了。

原本,她还想问问幽冥神火山顶有没有什么稀少的火属性草药,但想到幽冥神火的特性,她放弃了。

这火山顶若是真有什么好东西,只怕也被这幽冥神火给烧毁了!

下山相较上山,容易了许多,而且,幽冥神火认了主之后,便不在随便释放热度,爱达火山上面的温度瞬时下降了许多,兽兽即使出来,这个时候的温度也完全能适应了,如此,冰娆便将紫沧移了出来,载着他们下山。

飞到商云国边境时,一行四人的队伍居然遇到了正好要出去的商赫。

看到他们,商赫顿时眼前一亮。

“你们好,冰娆小姐,真是好巧啊!”商赫跟冰娆四人打招呼。

“是挺巧的,商赫皇子这是有事要出去吗?”冰娆客套道,对于商赫这个商云国皇子,她并不是很熟悉,只是在谜心炼阵的时候有过数面之缘,之后,就一直没有见过了。

而商赫,对冰娆、冰溪的印象却相当深。

敢当众踹沧云大长公主,打赫连月,冰娆的兽更是直接夹掉了赫连家主及代家主的命根子,害得赫连家族一片愁云惨雾,这么久了都没能真正恢复元气,另外,那位赫连家族代家主还是他们商云国的女婿…

这些事儿,让商赫想忘都不行!

没办法,冰娆兽兽使的手段实在太狠了,最开始的时候可是害他经常做噩梦啊!

后来,他赫连家族那位姑姑又想让商云国出面收拾冰娆,但被皇爷爷和父皇拒绝了!

话说,对方有那么凶狠的兽,连东流云十大世家之首的赫连家主都敢夹,他们还会怕谁?谁又敢轻易出手?

当然,这事皇爷爷和父皇也问了他的意见,他的不赞成也是两人拒绝那位姑姑的原因之一。

对于冰娆、冰溪,商赫的建议是交好!

特别是最近,商羽的一系列变化几乎都跟冰娆分不开,如此,商云皇室对冰娆的重视程度也大增,而这次,他的任务就是前往柳城。

想到这儿,商赫笑着道:“我是想前往柳城请冰娆小姐等人前往商云皇宫做客,既然有缘碰到,冰娆小姐可不可以给我这个面子呢?我皇爷爷、父皇对你可都是很好奇的。”

听完商赫说的,冰娆四人不禁面面相觑。

前往商云皇宫,他们要去吗?

但见商赫一脸的固执,如果他们不去的话,只怕这家伙就要随他们回柳城了,想了想,冰娆点头同意。

见对方点头,商赫心情大好!

随后,他迫不急待的带着冰娆四人前往了商云皇都。

有商赫这个皇子在,冰娆四人自然一路畅通无阻。

将冰娆四人安排在皇宫别院之后,商赫便立即回了皇宫向皇爷爷和父皇汇报这个消息。

两位商云最高掌权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大感震惊,这可实在是太巧了,居然会在边境遇到冰娆等人。

“咱们边境在往前,只有一座爱达火山,莫非他们是从爱达火山回来的?”商云皇帝好奇问道。

“应该是。”商赫点头。

“奇了怪,他们去爱达火山干嘛?那里可不是人能去的地方。”商云太上皇满脸问号。

商赫摇摇头,这他可不知道,这事也没法问,毕竟只是他们的猜测。

“明天,你把他们四人请进皇宫,我给他们摆宴。”既然弄不清楚,商云皇帝就将好奇心抛到脑后,并吩咐着商赫。

商赫点点头,随后就离开了。

第二天,商赫下午才上门。

知道冰娆四人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他才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欢迎宴?”冰娆有些皱眉,如果只是单纯的参观皇宫,或者与商云高层见见面,她还可以接受,欢迎宴神马,一向不是她的最爱,甚至她还觉得,所谓的欢迎宴从来都是麻烦的代名词。

但商赫既然都把这话说出来了,他们若是一点面子不给也不好,所以冰娆只能点头答应。

坐着装饰豪华的飞马车,慢悠悠的到了商云皇宫大门口,商赫立即将冰娆四人请进了皇宫。

这四人中,冰娆、冰溪神秘莫测,沧陌染是沧云皇子,钟伯对外则是灵尊,可以说,他们每一个人都属重量级,因此但凡知道点冰娆、冰溪做得那些事的,都会把他们视为上宾。

商云太上皇及皇帝显然也很重视与冰娆四人的见面,因此他们一到,就直接被请进了皇帝的御书房。

进了御书房,双方互相认识后,便各自落坐。

看着冰娆、冰溪兄妹,商云皇帝惊艳之余都不得不感叹,这对兄妹果然是人中龙凤,当然,前提得是不清楚这兄妹二人的废物名声。可他们真的如传言中那般,是废物吗?

废物能过得了谜心炼阵?

若说别人不了解那次的谜心炼阵,但对此有过关注的商云皇帝却不可能不知道,那次炼阵内,五大家族可是派了人的,但依然被冰娆、冰溪逃脱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了实力啊!

更主要的是,冰娆的那些兽,分开来看每一个都很厉害,合在一起则根本无敌了!

不说别的,就冲着那些兽,商云皇帝都想与冰娆交好。

据他所知,自己那个有些孤僻的儿子,自从结识了冰娆之后,真是实力大涨,身边竟然还有了九级灵兽…

虽然,商羽对此守口如凭,但他可不傻,又怎么会看不出那九级灵兽跟冰娆有很大关系?

一个能驯服九级灵兽之人,哪怕实力上在废物,也绝对值得他们商云结交!

要知道,能驯服九级灵兽的,至少得是驯兽宗师!

放眼整个流云,驯兽宗师级的驯兽师只有三位,并分别担任着驯兽总会的正副会长,但即使如此,那三位驯服九级灵兽也不敢说百分百成功,可据他了解,冰娆身边几乎人人都有九级灵兽!这就不能不令商云皇帝感觉到震惊了!

当然,外人有可能会认为,冰娆做为柳妖精认下的孙女,九级灵兽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可能是柳妖精给配置的,但请看清楚,柳妖精都没为柳家高层人手配备一只九级灵兽,又怎么可能会给冰娆身边的人全部配备九级灵兽?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可以说,这些消息林林总总加在一起,让商云皇帝对冰娆、冰溪这对兄妹格外好奇。

从曾经的修炼废物,到如今的疑似驯兽宗师,商云皇帝实在很难想象,他们兄妹是怎么走到这一高度的!

想了想,商云皇帝在与冰娆四人寒暄一番后,便试着问:“冰娆小姐在驯兽方面很有天赋吧?”

“嗯?”冰娆不解,怎么突然谈到驯兽上了?不过,她还是诚实道:“天赋不敢说,但抓几只兽兽契约还是没问题的。”

“那…冰娆小姐的驯兽师等级是?”商云皇帝又问。

“我和哥哥都是初级驯兽师。”冰娆理直气壮的介绍着,并指了指胸口佩戴着的驯兽师徽章道。

瞧了眼,商云皇帝便郁闷到不行。

还真是初级驯兽师徽章!

甚至对方胸口那枚与驯兽师徽章并排带着的灵师徽章,都是蓝色的灵师徽章,这、这不是糊弄人吗?

头一次,商云皇帝对驯兽师公会与灵师公会的权威性产生了怀疑。

没办法,商云皇帝实在很难相信,这对儿近两年多搞出这么多事的兄妹,只有灵者的等级!这不是开玩笑吗?

但,徽章肯定是做不了假的,对此,商云皇帝表示很无奈,对那两枚徽章只能选择了无视,不然,在瞧下去,他非郁闷到吐血不可!

相对于商云皇帝的郁闷,冰娆可一点不内疚,没办法,这可是认证出来的,如假包换、童叟无欺啊!

沉默良久,商云皇帝才犹豫着道:“其实,我是有件事想求冰娆小姐帮忙。”

“请说!”冰娆有些好奇,堂堂一国之主,有什么事自己不能解决,还要找她这个声名显赫的废物帮忙?另外,商云皇帝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她能有办法吗?

“我们商云国在数百年前,抓住了一头九级灵兽,但一直无人能驯服,因此我想请冰娆小姐试试,不知道可以吗?”商云皇帝十分客气的询问着。

冰娆听他这样说,不禁瞪大眼睛,数百年前抓到的九级灵兽,到现在都没驯服?这可能吗?据她所知,自家奶奶就是驯兽宗师,驯服只九级灵兽,应该不难吧?

另外,就算奶奶驯服不了,流云大陆上不是还有两位驯兽宗师吗?总不能三个人都无法驯服吧?

事实上,还真是如此,不然商云皇帝也不会将主意打到冰娆身上。

但见冰娆半天没反应,只是瞪大眼睛看着他,商云皇帝心里有些没底了。

“我可以试试,但不敢保证成功!”半晌,冰娆才道,并且没将话说死!

“太感谢了!”商云皇帝一脸激动道,肯试就好啊!要知道,放眼整个流云大陆,对他们抓到的那只兽都已经没有驯兽师敢试了!

“不必如此客气。”冰娆有些无奈,其实,她更想说的是,成不成功还不知道呢!你谢得早了点!

可冰娆也看出来了,商云这皇帝分明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此的话,即便不成功,对方也应该会有心理准备吧?

得到冰娆答复的商云皇帝,兴奋到不行,一直到之后的欢迎宴结束,都对冰娆四人异常热情。

而这次的欢迎宴,也没有冰娆想像的出现一堆乱七八糟的人,可以说,欢迎宴很成功,并且,有资格参加的都是皇室高层,他们之前就得到了皇帝及太上皇的叮嘱不得找麻烦,也清楚皇帝想让冰娆帮着驯兽,因此对冰娆等人都十分的热情又客气。

一顿宴,可谓宾主尽欢。

欢迎宴的时间也不算很久,大约两个小时就结束了。

结束之后,负责送他们离开皇宫的,自然是商赫这个皇子。

不过,走到御花园的时候,商赫却突然被商云皇帝派人叫了回去,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听到内侍的传话,商赫满脸歉意的看着冰娆四人。

冰娆却十分善解人意道:“既然商云皇帝有事找你,你就快些过去吧!我们自己离开就行了!”

“那你们注意安全!”商赫不放心的叮嘱着。

冰娆点点头,目送着商赫的背影消失后,他们也选择了离开。

商云皇宫的御花园十分漂亮,冰娆等人倒也没急着马上离开,反而欣赏起花园中漂亮的鲜花。

这时,一名内侍上前:“冰娆小姐吗?我们公主有请!”

“公主?”冰娆眨眨眼,她可不认识什么公主,想着,她转头看向沧陌染,用眼神询问‘莫非又是你惹的烂桃花?’

沧陌染大感冤枉,他也不认识什么商云公主啊!呜呜…媳妇真是太坏了,咋一有女人就往他身上想啊?就不能是冰溪惹来的吗?

腹腓完,他还看了眼冰溪。

冰溪无语道:“跟我可没关系!”

见冰溪也不认帐,沧陌染又瞥了眼钟伯,钟伯瞬间有些抓狂了。

“你们乱想啥呢?我这十来年都和你们在一起,哪有机会认识什么公主!”钟伯凌乱道。

见四人互相猜测推诿,可就是没有人跟自己走,内侍不禁有些上火。

眼前四位也太能无视人了吧?

好歹他一个大活人在他们跟前站着,咋就能当他不存在呢?

不甘被冷落的内侍,重复道:“冰娆小姐,我家公主有请!”

“你家公主是哪位?我认识吗?”冰娆直接问。

呃!内侍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应该算认识吧?

“冰娆小姐,去了您就知道了。”内侍眼珠子一转道,来之前,公主可是交待了,直接把冰娆等人带来就好,至于她的身份,不许说。

“你不说,我就不去。”冰娆故作任性道,她可不会按着别人的剧本演,想请她,那叫把身份道出来吧!不然,休想她配合。

见冰娆不太好摆弄,内侍愁得肠子都要打结了。

放眼商云,如此不给他们内侍面子的人,还真少见呢!但冰娆不是商云国之人,又是陛下的客人,因此内侍还真不太敢给冰娆等人摆脸色!

可冰娆不配合,他也没办法跟公主交待啊!

啊啊啊!内侍好想抓狂!

实在不行,他只能用强了!

“来人!”突然,内侍大吼了一嗓子,然后一队侍卫从暗处涌了出来。

冰娆瞧见这阵势,忍不住笑了。

“把这几位带到公主寝宫!”内侍吩咐着,并一脸歉意的看着冰娆四人,脸上的表情也格外无辜,仿佛在说‘这可不是我想的,是你们不配合啊!’

这下,冰娆还真配合上了。

此外,也是她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公主,居然敢在商云皇宫里就直接抓人!要知道,她可不是那么好抓的。

乖巧的让侍卫押着,冰娆四人跟在内侍身后慢腾腾走着。

拐了几个弯,来到皇宫西北一角后,冰娆看到了一座宫殿。

这座宫殿,在皇宫之间并不算太豪华,由此可见,这位请他们来的公主,应该也不是个受宠的。

进入宫殿,一道声音当即在冰娆耳边响起。

“冰娆,你们还真难请啊!”

这道声音有些熟悉,冰娆抬头,正好看到赫连月一脸笑意盈盈的看向他们。

当然,赫连月的笑脸肯定不是给冰娆的,而是给冰娆身旁站着的沧陌染。

此时的赫连月,绝美小脸微微泛红,娇羞到令人移不开视线,至少,殿内的内侍看得是目不转睛,可除了冰娆外,冰溪、沧陌染以及钟伯,基本上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顿时,赫连月激动、兴奋、雀跃的心,仿佛被人浇了一头凉水,她心里更是愤恨不已,陌染殿下为什么看都不看她?她有哪里比不上冰娆那出身低贱的废物?

赫连月心里十分不平衡,一直以来,她都是天之娇女啊!可为什么在冰娆面前,她却一点优势都找不到?

论美丽,她不在冰娆之下,论出身,她出自十大家族之首的赫连家,身份无比尊贵,也完全能匹配上沧陌染的皇子身份,两家可以说绝对门当户对,可沧陌染为何就是不肯多看她一眼?

论实力,她自认也在冰娆之上,可见,她在各方面都比冰娆强太多了!但即使如此,沧陌染也当她不存在一般,这样的事实,令赫连月郁闷的都要吐血了。

这次,她和妈妈正好回商云,听说沧陌染也在的时候,她真是激动不已。又听到皇帝舅舅给沧陌染等人安排了欢迎宴,她就想去参加,可舅舅却拒绝了,并要她老实在皇宫呆着,不许惹事生非!

自己被如此对待,冰娆却借着沧陌染成为商云国的坐上宾,这对骄傲的赫连月来说,绝对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好不容易熬到欢迎宴结束,赫连月便怂恿妈妈以公主的身份将冰娆请来,目的嘛!自然是想好好羞辱冰娆一番,也让沧陌染瞧瞧,谁才是真正的天之娇女,谁才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而赫连月的老妈,商若怡因为自家丈夫被冰娆的兽弄断了命根子,如今跟守活寡似的,以至于她早就对冰娆怀恨在心,现在听赫连月一挑唆,她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顺便,她也想看看月儿看上的男人,究竟能不能配得上自家女儿!

抱着这样的想法,商若怡在见到冰娆四人进入大殿后,目光就一直在他们身上转着。

确认了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冰娆之后,商若怡眸中不禁射出一道怨毒的光芒,都是这个下贱的女人,害得自己守了活寡啊!现在,她又来抢月儿的心上人,真是不可饶恕!

看着冰娆,商若怡已然将冰娆当成了眼中钉,特别是冰娆小脸蛋长的居然比月儿还美,这也是她所不能忍受的。

自己的女儿,自然是最好的,如今仅在容貌上就被人比了下去,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随后,商若怡又把目光转到了沧陌染身上,一见之下,她都惊艳不已。

如果没认错,这位就应该是沧云十七皇子吧?果然是人中之龙!月儿好眼光!

沧陌染身上强者气势很强,他又没有刻意压制,因而商若怡一见就知道沧陌染绝非虚有其表,这是一位有实力的皇子,身份又尊贵不凡,配她家月儿真是在完美不过了!

仅见了一面,商若怡就以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去看待沧陌生染了。

可以说,她对沧陌染实在是太满意了,月儿能看上他,也是理所当然。因为如果她年轻三十岁的话,只怕都很难抗拒如此出色的男子,这样的男子,就是令女人为之疯狂的!

而被沧陌染以保护姿态守护的冰娆,则根本没被商若怡放在眼里。

身为一国公主,商若怡实在太清楚三国皇室以及十大世家的婚姻规则了,向冰娆这样的身份,是很难嫁入沧云的,沧云皇帝也根本容不下她,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商若怡觉得,月儿应该把全部心思都放在沧陌染身上,使些小手段对付冰娆这个情敌有什么用?抓住男人心才是正道!

不过,既然把冰娆弄过来了,身为母亲,又贵为一国公主,她自然是要为月儿出头的,另外,她自己也想收拾冰娆,好给夫家出一口气。

“你就是冰娆?”观察了一阵,商若怡一脸高傲道。

“我是!”冰娆点头。

“大胆!见到本公主,为何不下跪!”商若怡怒声斥责。

冰娆皱眉,暗道,这位商云公主有毛病吧?

“母亲,冰娆十多年前就被冰家驱逐了,哪里懂得什么礼仪,所以您就不要和她计较了!”赫连月见商若怡生气了,连忙替冰娆求情,还一脸‘不要感谢我,我都是为了帮沧陌染’的表情看着冰娆。

“既然月儿替你求情了,本公主就不与你计较了,但你必须留在我这里接受为期三年的礼仪训练,免得以后你因为不懂规矩而冲撞了惹不起的贵人!”商若怡态度十分强硬道,这也不是什么请求,分明就是命令,接着,她又补充:“不必感激我,我都是看在月儿的面子上,才愿意帮你的!”

按商若怡的想法,三年时间应该足够月儿拢住沧陌染的心了吧?当然,如果三年不够,那她就以冰娆礼仪未过关为由,在将冰娆留下三年或者干脆杀了,她就不信了,自己还制不住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黄毛丫头!

再者,如果她真的将冰娆拘在自己身边,想必大长公主也会感激她的!到时,冰娆落入她们赫连家手里,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想到这儿,商若怡都已经预见到冰娆未来的凄惨下场了。

冰娆听了商若怡的话,简直无语到不行。

这位公主,脑子真是有病啊!而且,这病还会遗传,现在冰娆总算知道,赫连月的自以为是从哪里来的了,根源都在这位公主身上啊!

冰娆其实很想说,两位,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礼仪训练神马,还是留给你们自己吧!还想训三年?做白日梦去吧!

不过这个时候,冰娆想继续看看这对奇葩母女还能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因此她表现的有些惶恐不安。

商若怡一见冰娆的表情,当即得意的笑了。

哼!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这下激动了吧?

“冰娆,既然你如此急迫想接受我的训练,那今天就留下来吧!”随后,略带得意的商若怡又道。

冰娆有些傻眼,她很急迫?你从哪看出来的?

“嗯,正所谓择日不如撞日,冰娆,你安心留下吧!沧陌染殿下我会为你照顾好的!”赫连月也着急道。

看着赫连月的表现,冰娆忍不住腹腓,亲,你才是表现急迫的那一个吧?这就打算直接接手她的未婚夫了?

事实上,赫连月是打算送客了。

然后,就见她对沧陌染道:“殿下,我送你们离开吧!”

“不必!”沧陌染冷声道,然后又看了眼冰娆:“媳妇,咱们走吧!”

“殿下,你们能走,冰娆不能!”见沧陌染要带走冰娆,赫连月顿时急了,她还没羞辱冰娆呢,怎么能放她走?当然,聪明如她,自然也没打算当着沧陌染的面就羞辱冰娆,不然,十七皇子对她印象不好可怎么办?

“我为什么不能走?”见沧陌染听完赫连月的话,脸有些黑,冰娆遂直接问道。

“你要留下来接受我母亲的礼仪训练,你忘了?”赫连月一脸理所当然的提醒着。

“没忘,我只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答应你们接受这所谓的训练了,貌似我并没有同意吧!”冰娆笑眯眯道。

“冰娆!你怎么能如此不识好歹?我母亲的礼仪训练,那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接受的?我母亲肯给你培训,完全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不然你哪有机会!”赫连月火了,在她眼里,冰娆真是太过份了!居然不理解她们的一片善意。

冰娆笑了,笑得十分纯良,“原来我不接受你们的安排,就是不识好歹啊?我还真不想担这个罪名呢,怎么办?”

“那就乖乖留下接受我母亲的训练,这可都是为了你好!”赫连月语重心长道。

“可我还是不想接受。”冰娆气死人还偿命道。

赫连月火气又涨了几分,就连商若怡脸色都难看了。

两人谁也没想到,她们都好话说尽了,冰娆居然还是不给面子!

“冰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你留也得留,不留也得留!”商若怡忍无可忍了,并扯着嗓子吼着。

冰娆一见,继续笑得十分纯良:“这位公主,请注意您的礼仪,身为有身份、地位的尊贵公主,这样在外人面前大吼大叫的,实在有失公主风范啊!”

见冰娆居然教训起自己,商若怡气得身子一颤一颤的,抬起颤抖的手指,她指着冰娆恶狠狠威胁:“冰娆,你可别给脸不要脸,我好心好意的想给你培训,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居然敢如此对我说话?你是活腻味了吗?”

“怎么会呢?我还不满十六岁,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可不像公主您,年纪都一大把了,火气怎么还这么大,这样不好,容易猝死的!”冰娆笑着提醒。

商若怡闻言,只觉得火气根本不受控制的往头上窜,丫的!女人最在乎的是什么?除了美貌,也就是年纪了!而有了一定年纪后,女人最忌讳的自然是别人拿自己年龄说事,偏偏冰娆的意思,还在说自己老了,这让她如何能忍下?

这一刻,商若怡杀死冰娆的心思怎么也控制不住,因此,她想都没想,就朝外大声道:“来人,将冰娆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如狼似虎的侍卫很快就听命进入大殿,但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出手抓住冰娆,就被冰溪、沧陌染以及钟伯给咔嚓掉了!

霎时,侍卫们鲜血四溅,甚至都没有还手的能力,就死在了商若怡和赫连月面前。

两个女人虽然对死人并不害怕,但在这一刻,也不禁吓白了小脸,实在是她们没想到,有人居然敢在皇宫里,当着皇室成员的面直接诛杀皇宫侍卫,这不是对商云皇室的挑衅是什么?

“你、你们好大胆子!竟敢杀皇宫侍卫!”商若怡指着冰溪三人,哆嗦道。

“我们可不仅敢杀皇宫侍卫,还敢杀皇室公主呢!”冷笑着,冰溪道。

神、神马意思?

商若怡小脸又白了几分,现场的商云公主,貌似只有她自己啊!难道,她这是被威胁了?

反应明显慢了半拍的商若怡,思考了会儿才搞清冰溪话中的含义,顿时,她恼羞成怒:“你们,敢、敢威胁本公主?”

“有何不敢?区区一个公主,商云皇帝还会因此跟我们翻脸不成?”沧陌染淡淡出言。

身为皇室中人,沧陌染可太清楚所谓公主的地位及作用了,说好听些,是金枝玉叶、天之娇女,说难听点,不过是联姻工具罢了,除非是特别受宠、天资又出众的公主,或许有机会选择自己喜欢的男人为夫,但普通公主是绝对没有选择权利的,基本上,皇室让你嫁谁,你就得嫁谁!想不嫁?好,后果自负!

而眼前这位嘛,显然不是商云最受宠的公主,不然,回了娘家也不会被安排在这样的角落宫殿,由此可见对方的地位。

就这,还敢在自己面前摆架子?

沧陌染都觉得有些好笑了,眼前这两个女人加在一起,连媳妇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居然还妄想以地位压人?

要知道,亮出自己身份,摆出自己地位这样的愚蠢行为,他十年前就很少使用了,因为,实在是丢人现眼啊!

通常来说,只有没能力的人,才会随时将身份地位挂在嘴边,显然,眼前两个女人就是!

看着沧陌染冷漠的目光,冰冷的话语,商若怡小心肝不由颤了颤,但她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并给了沧陌染一个欣赏的眸光。

虽然眼前的沧云皇子威胁了她,但商若怡却真心觉得,这才应该是一名皇子应该具有的气势,只有如此霸气的男子,才配得上自家月儿!

挨了顿威胁,可商若怡对沧陌染的欣赏不减反增,甚至还给赫连月使眼色。

赫连月秒懂,并温柔软语、媚眼如丝的看着沧陌染道:“殿下,你对我们的误会太深了,我们真是为了冰娆好,不过,这事也怪我们,是我们太想将冰娆培养成能配得上殿下的人,以至于有些着急了,但请相信,我们要冰娆留下,自然会好好对待她,绝不会令她受委屈的,所以,你就放心把冰娆交给我们吧!三年后,我们必然会还给殿下一位有如公主般高贵的冰娆!”

“是吗?”沧陌染淡淡问。

“当然,请殿下给我们一个机会!”赫连月见有门,遂趁热打铁道,心里却在暗想,如果沧陌染同意了此事,那冰娆自然没有理由在拒绝,如此,她也就能好好折磨羞辱冰娆了!

只用想的,赫连月都觉得兴奋不已!看向沧陌染的眸光,也愈发炙热,媚眼自然也是少不了的。此事的关键,都在沧陌染身上啊!

“媳妇,咱们走吧!”就在赫连月满怀期待之时,沧陌染突然再次对冰娆道。

赫连月顿时有些傻眼,怎么个情况?不是答应她了吗?

冰娆暗笑点头,跟在沧陌染身边就准备离开。

见状,赫连月上前拦住,并不解的看着沧陌染,美眸中泪光盈盈、委屈不已的问:“殿下不是答应把冰娆留下了吗?”

“我答应了?”沧陌染俊美脸蛋上尽是大问号。

接着,又听他继续道:“这位小姐,你不会是有幻想症吧?这有病就得治,你跑出来装什么好人啊?快回家治病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