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一十五章 陛下驾崩了!

“这不是石头,这是万年寒冰晶!”星儿笑着答疑,然后又继续道:“你们把它带在身上,进入火山就不会感觉到热了!”

“这样的好东西,你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冰娆佯装抱怨道。

星儿小嘴一撇,诚实道:“我是在训练你们的抗热性,这点热就受不了,还想进火山?”

冰娆无语了,她就知道,自己那样说过之后,星儿肯定有话等着她!不过,星儿说的也没错,那点热他们还是忍受得了的,但真进了火山可就不一样了!

将万年寒冰晶带到身上后,冰娆四人又休息了会儿,便出了星戒。

有了万年寒冰晶,出来后的冰娆四人果然感凉爽了许多。

站在爱达火山脚下,冰娆仰望着眼前高高的山体。

爱达火山山体十分的巨大,呈暗红色,山体上面布满了岩浆喷发时遗留下来的道道痕迹,那痕迹有深有浅,显然年份不一!

而它整座山的高度也不低,如果要爬到山顶,据冰娆估计,没有十天半个月休想!不过,他们来这里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爬山,而是寻找火种,如果能顺利找到神火级火种,他们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咱们进山吧!”冰娆突然间豪情万丈,并对哥哥、沧陌染和钟伯道。

冰溪三人点点头,四人闲庭信步的步入了爱达火山。

与此同时,沧云使者,也长途跋涉、并且极其狼狈的赶回了沧云国。

之所以用了这么久时间才回去,是因为他被那只大松鼠给丢进了虚妄森林,并且好巧不巧的掉入了刚刚失了幼崽的黑熊窝。

黑熊窝里正好有只七级母黑熊,失了孩子的母熊,面对从天而降的他,直接把他当成了上天赐与的孩子,并且把他养了起来。

那段时间,他真是痛并快乐着!

可以说,母黑熊对他相当好,什么好吃的都紧着他先吃,但前提是,那些东西都得是熟的才行。偏偏,母黑熊找到的猎物,要么是带血的动物,要么是鲜嫩的青草!

丫的!这让他怎么吃?

知道他不肯吃食,母黑熊心疼坏了,甚至还以为他生了病,并冒着被蛰的风险去给他偷蜜,那一刻,看着被蜜蜂蛰的满头包的母黑熊,他真是感动到不行,从小到大,他亲娘对他都没这么好过啊!

可是,他不是真正的熊崽,自然不可能永远生活在虚妄森林,不可能一直生活在母黑熊身边,不过,生怕他在丢了似的,母黑熊对他看得相当严密,他根本没有机会逃掉,这次,他是好不容易装睡成功,并趁着母黑熊出去寻找猎物,才拼命的逃离了虚妄森林。

但跟那只母黑熊相处了这么久,乍一离开,他心里也是不太好受的。

黑熊麻麻,再见了!

远远望着虚妄森林的方向,使者忍不住轻声喃呢。

尔后,他便坐着飞行兽,迅速进入了沧云国境。

看见使者回来,等待多时的沧云皇帝自然开心不已。

可当知道自家那任性的儿子并没有跟着一起回来后,沧云皇帝的脸当即就黑了!

“那个孽子,居然敢不回来?”沧云皇帝火大吼道。

使者不敢吱声,心里却忍不住腹腓,殿下何止敢不回来啊!殿下说了,您死了,他就回来了!

可这样的话真能直接对陛下说吗?

使者很犹豫,他甚至可以想见,他真这样说了之后,陛下只怕要被气得吐血了!

“你再去,绑也要把他给我绑回来!”半晌,暴怒的沧云皇帝又吩咐着。

“陛下,属下只怕是无法完成任务,殿下是无煞殿里出来的,属下不是他的对手。”使者想了想,小心翼翼道。

“那就多派点侍卫去,我就不信制不住那个小混蛋!”沧云皇帝嘶吼着,心里气到不行。

“陛下,普通侍卫是制服不了十七皇子的,他身边有无名、无端保护着,而且,我回来前,看到殿下收了只大松鼠,那大松鼠实力莫测,至少是只九级灵兽,我就是被那大松鼠给丢回来的。”使者耐心解释。

“那怎么办?”沧云皇帝有些抓狂了,派暗卫、死士去?可那臭小子身边也有啊!甚至臭小子身边的暗卫、死士比他的还要厉害,并且是完全忠诚于那小混蛋的!

想到这些,沧云皇帝就好想撞墙!

有了能从无煞殿中杀出来的儿子,沧云皇帝自然是骄傲的,毕竟,沧云皇室有史以来,据说只有两人通过了无煞殿的考验,其中一人是无煞殿的创立者,也是沧家的老祖宗,另一人,可就是他儿子了!

偏偏,如此优秀的儿子,却总是跟他作对,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想到这儿,他心里不由的对冰娆又恨上了几分!

都怪那个狐狸精,成天勾搭着他儿子,使得儿子家也不回!

想当初,怎么就没弄死那小丫头呢?

沧云皇帝想不明白,那小废物的命为何那么大?怎么就弄不死呢?

现如今,好好一个儿子,都被带坏了!

虽然说,以前这个儿子就不怎么听话,但比起现在可是好多了,

现在啊!唉!沧云皇帝只要一想到任性固执的沧陌染,他这心里就一揪一揪的疼。

说来也奇怪,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孽子怎么就没忘了那小丫头呢?不是说染儿受伤因而有了记忆障碍吗?可为何没把那小丫头给忘了?当然,儿子也没忘了他,但偏偏,儿子记得的却是他如何伤害那小丫头,甚至还为此处处与他作对!

这些事,都让沧云皇帝郁闷的想要吐血!

他不知道那无父无母又被家族驱逐的废物小丫头究竟有什么好的,怎么就让自家那优秀的儿子如此死心塌地?按理说,以儿子的条件,完全可以坐拥无数美女,可他就是只对那小丫头感兴趣。

如此事实,简直把沧云皇帝打击到够呛!

由此,他也恨死冰娆了。

他就不信,他当亲爹的会抢不过一个外面的野女人!

想了许久,沧云皇帝发狠道:“传我的旨意,请大长老来一趟!”

沧云皇帝的旨意一发出,外面立即有侍卫领命而去。

站在皇帝面前装起小透明的使者,听到沧云皇帝下达的旨意,震惊的无以复加。

请大长老?

陛下这是要做什么啊?

“陛下?”使者轻声叫着。

“哼!我就不信,长老殿出马,还抓不回那个孽子!”沧云皇帝恶狠狠道。

使者闻言小心肝轻颤,长老殿出马,抓回十七皇子肯定易如反掌,可长老殿会出手吗?

长老殿的长老们,一个个心高气傲可不是那么好指挥的,更主要的是,沧云长老殿设立的目的,是保护沧云皇室的安定与繁荣,人家才不会管你父子如何明争暗斗,只要不动摇了沧云皇室的根本就行。

另外,长老殿的长老,全为皇室成员,好多都是沧云皇帝的长辈,谁对陛下和殿下之间的父子矛盾不是一清二楚,只怕人家根本不愿意管这事!

使者想着的工夫,被沧云皇帝传召而来的长老殿大长老也到了。

这位大长老,是沧云皇帝爷爷辈的,因而,他在见到皇帝的时候,非但无须给皇帝行礼,皇帝还得给他行晚辈礼。

沧云皇帝行礼过后,大长老在皇帝面前坐下,并直截了当问:“陛下找老夫来,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皇爷爷,您可一定要帮我啊!”沧云皇帝突然一脸委屈的道。

“陛下,出什么事了?”大长老大惊失色,这是怎么个情况?

“染儿不肯回来!我想请长老殿出面,帮我把他抓回来。”沧云皇帝也没拐弯抹角,并一脸理所当然的要求着。

大长老一听是这事,当即淡定了。

纠结的看了眼沧云皇帝,大长老为难道:“陛下,你应该知道长老殿设立的宗旨。”

“我当然知道,正因为知道,才需要长老殿出马把染儿带回来啊!我那优秀的儿子,就要被野女人给勾走了,皇爷爷,难道您老人家忍心看我后继无人吗?”沧云皇帝可怜兮兮道。

大长老简直无语了,话说你有那么多儿子,咋也算不上后继无人吧?难道你当其他儿子都是死的不成?

不过,沧陌染还真是他们沧云数百来年最优秀的皇子,大长老也是很看好他的,并且,他也不觉得事情有陛下说的那般严重,沧陌染在怎么说也是沧云的皇子,他相信,对方自是不会弃沧云于不顾的。

可惜,沧云皇帝根本不这样想,不然,也不会如此心急火燎的想把儿子带回来了。

想当年,那小丫头就美的倾国倾城,如今长大的她不定怎样的狐媚诱人呢!他可不能让儿子毁在了美色上,因此,他要坚定的阻挠两人在一起!更主要的是,他心中始终认为,冰娆配不上自家儿子!

“皇爷爷,染儿是我最优秀的儿子,朕的皇位以后势必会传给他,如此,染儿的皇后人选也就至关重要了,一个无父无母无家族的废物,如何能担此重任?而这年轻人啊!相处的越久,感情也就越深,我实在害怕染儿会因为那小废物做出什么对不起沧云的事来,所以,我们一定要阻止他们,可不能让染儿犯错误!”见大长老只是坐着却不给反应,沧云皇帝便义正言辞的继续道。

大长老斜眼看着沧云皇帝问:“你当真打算以后将皇位传给染儿?”

“那还有假?”沧云皇帝不解了,大长老为何这样问?

“别忘了,他有沐云的血脉。”大长老提醒着,正常来说,家族的继承人一般而言都不会选外家势力庞大的,那并非是好的继承人选,而沧陌染除了这点让他颇为忌惮,他对沧陌染还是相当满意的。

“大长老,我那儿子连我的话都不听,还会听沐云的?您把他想的也太乖了吧?”沧云皇帝有些好笑道。

大长老被狠狠一噎,但他还是一脸的慎重,“不得不防!”

“大长老,那臭小子虽然时常跟我作对,气得我牙痒痒的,但我的儿子我了解,他除了冰娆那小废物,根本不会听任何人的,因此,您老人家完全是多滤了!”沧云皇帝有些郁闷的安抚着大长老。

大长老沉默了。

有个受女人摆布的继承人,这样也不太好啊!

当然,这话大长老聪明的没有说出来,毕竟,现在的沧云皇帝还年轻,对沧陌染他们还可以多观察观察,谁让沧陌染也是他心目中排名第一的人选呢!

想了想,大长老才问:“你想让我派几名长老把染儿抓回来?”

“大长老,我是这样想的,我呢!先对外宣布立他为太子,并召他回来参加晋封仪式,如果他肯回来就可以省事不少,如果都这样了他仍不肯回来,那长老殿在抓人!”沧云皇帝思考了会儿,才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现在就册立太子,是不是早了点?”大长老犹豫着问,看样子陛下为了把染儿弄回来,可谓煞费苦心啊!

“早晚的事!他要是肯为此回来,那自然最好,如果不肯,就把他抓回来,册立太子的事自然以后在说。”沧云皇帝如实道,他可是做了两手准备的,如果儿子听话,太子之位自然手到擒来,如果不听话,哼哼!就慢慢等吧!

“陛下的想法固然好,但长老殿有长老殿的规矩,陛下也知道,长老殿的长老,一年只有两次可以离开沧云去外面游历的机会,并且时间最长不超过半月,因而长老们对自己的机会都相当看重,如果因为只是抓人就用去一次机会,我怕没有人会愿意接这任务!”大长老很为难,并继续道:“不如陛下先试试用册立太子的事将染儿弄回来?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在想其他办法?”

大长老的话外之音,就是他派不出人。

沧云皇帝一听这话,心里火气噌噌往上涨,丫的,不行为什么不早说,还跟他扯了这一通有的没的?耍着他玩是不是?

虽然心里很愤怒,但沧云皇帝也知道大长老是他惹不起的,因此只能道:“就按大长老说的吧!我这就派人前往柳城!”

任务,当仁不让的又落到了使者头上。

使者心里这个后悔,早知如此,他之前就应该告诉陛下,十七皇子说了,您死了,他就回来了啊!可是,现在他已经不敢说了,不然陛下非暴怒不可!

硬着头皮,使者只好再次前往柳城。

到了柳宅,他却没有见到沧陌染,原因很简单,沧陌染外出了,归期不定!

不过,使者还是把皇帝的旨意传达给了无名、无端,并衷心希望两人帮他转达。

无名、无端冷笑的看着使者,“咱家殿下说了,陛下死了,他就回去,难道你忘了?”

提醒完,两人冷笑,用这手段就想把殿下骗回去?白日做梦呢?他家殿下真想要皇位,就算不给也完全可以自己抢,还用得着册立什么太子?真是多此一举!

闻言,使者哆嗦了下,他知道啊!可他还是得走这一趟,呜呜…使者真是忧桑到不行,他就是个劳碌命啊!这世上还有比他更苦命的人吗?

最后,在无名、无端的监督之下,使者灰溜溜的离开了柳城。

速度赶回沧云,使者当即向陛下汇报。

知道那个孽子还是不肯回来,沧云皇帝简直大动肝火!

“陛下,息怒!”使者小心翼翼安抚着。

“息怒,朕息得了吗?这个不孝子啊!真是气死朕了!朕都说要册立他为太子了,他居然还不肯回来?看样子,冰娆那废物是把他的魂都勾走了啊!”沧云皇帝大怒的自言自语,他真心觉得,早晚有一天,他会被沧陌染这个不孝子气得心脏病发!这样的事实,真是太令人纠结了!

“陛下,臣还有事情汇报。”小心的听着陛下发了一通脾气后,使者继续道,这次,他不敢在隐瞒了,不然,死的可就是他了!当然,是被折腾死的!

“说!”沧云皇帝黑着脸吼。

“十七皇子说,您死了,他就回来!”使者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才一鼓作气的汇报道,说完,他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呜呜…心里藏着小秘密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啊!

“你说什么?”沧云皇帝听完,气得老脸涨红,整个人都噌的一下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并指着使者火大的问。

“十七皇子说,您死了,他就回来!”使者苍白着小脸,重复道,说了一次后,第二次再说这样的话,他已经很流利了。

“这个孽子!原来是盼着我死呢?怪不得对太子之位不感兴趣,他这是想直接继承皇位,是吧?”沧云皇帝顿时气得砸了书房里的所有装饰品,并边砸边吼着。

使者如同受惊的小兔般躲在角落,他能说,那只是十七皇子的托辞吗?十七皇子本意就是不想回来!而真等您死,等不等得到不说,但肯定有得等就是了!谁会那么傻啊!

“好!你再跑一趟,告诉他,我已经死了!让他回来继承皇位!”发泄了一通后,沧云皇帝语出惊人道。

使者瞬间惊呆了!

天呐!陛下为了诱骗儿子回来,也真是蛮拼的!

可这样,就能把殿下骗回来吗?如果殿下回来,看到您还活蹦乱跳的,可怎么办?到时皇位谁来坐?

使者短短几分钟,脑补了好多。

“还不快去!”见使者傻站着不动,沧云皇帝又吼了起来。

“属下这就去通知殿下!”使者纠结的领命离开。

心情沉重的出了沧云皇都,使者忍不住暗想,也不知道这次任务能否完成?若是殿下知道陛下死了,都不肯回来,这可咋办?到时陛下咋下台阶?

突然,正在思考的使者眼前一黑,然后他就被紧紧抱进了一副毛绒绒的怀抱之中。

那怀抱还湿辘辘的,使者不由得抬头,正好看到一张漆黑的毛脸温柔的望着自己。

“儿子!麻麻可找到你了!先前弄丢了你哥哥后,麻麻就发誓,以后绝不会再弄丢你,好在总算找到你了!”说话的,正是之前在虚妄森林因为丢了孩子而精神失常,把使者当成孩子的母黑熊。

使者脸一黑,心里的滋味万般复杂。

可以说,使者是既感动又郁闷。

感动的是这只母黑熊居然不远万里,渡过了虚妄之海找到了沧云,找到了他,郁闷的是,这只黑熊精神一直没好,还把自己当成孩子。话说,这只熊怎么可能有他这么大的孩子!

但母黑熊可不管那么多,并紧紧抱着使者生怕再一松手,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孩子就又被它弄丢了!

拦腰抱起使者,母黑熊一脸心有余悸道:“儿啊!咱们回家去,以后可不来这人类的地方了,人类太坏,麻麻差点就被坏人抓了!”

“谁抓你了?”一听,使者有些怒了!丫的,敢抓他的熊,想死啊?

“不认识,不过,抓我的人都被麻麻揍了,嘿嘿,麻麻厉害吧!”母黑熊一脸得意道。

使者黑线,熊类兽兽的防御和力量,确实无人能及!

“熊妈,放我下来!我自己走。”这时,想起还被母黑熊抱着的使者道,此地正是沧云皇都城外,来来往往进城出城的人不少,他已经接收到无数诧异震惊的眸光了,呜呜…他的一世英明啊!

“儿子,让麻麻抱着你,你这么轻,麻麻不累的!”母黑熊不肯。

使者有些抓狂,他是因为害怕母黑熊累吗?呜呜…但面对母黑熊那柔情似水的眸光,使者还是心软了。

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

就这样,母黑熊抱着使者,一脸幸福的离开了沧云。

然而,事情还不算完。

使者被母黑熊抱着离开后,不知怎么的就有了使者被黑熊绑架的传闻,这消息也很快就被沧云皇帝知道了。

沧云皇帝自然又是大怒,使者是他的人,居然被只兽给绑架了!该死的,这不是耽误他的正事吗?

无奈,沧云皇帝只能重新派人去找沧陌染,好通知自己的死讯!

接到这任务的使者二号,心里真是极度纠结。

原本,他被陛下召进皇宫,还以为陛下是为了他家叔叔的事呢!他叔叔,也就是传说中被黑熊绑架的使者一号,他们整个家族,都是负责给陛下跑腿办事的,官职虽然不大,但却相当重要,妥妥算是陛下的心腹。

可如今,陛下召他却是为了让自己去传陛下的死讯,这任务听着怎么如此怪异?

还有,他叔叔怎么办?被黑熊绑架的可怜叔叔,也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折磨!唉!但愿叔叔福大、命大啊!

领了旨,使者二号离开皇宫。

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使者二号到了柳城后便直接前往柳宅。

刚一进客厅,使者二号便嚎啕大哭:“殿下,小奴对不起您啊!小奴是来给您报丧的!”

哭了一通,沧陌染根本就不见出来。无名、无端甚至包括柳妖精在内,都瞪大眼睛看着他,这位,莫不是精神不好?不然咋一进人家家门,就开始嚎丧呢?话说,你给谁嚎呢?

抹了下眼泪,见没看到主要人物,使者二号忍不住问:“殿下呢?怎么没出来?”

“……”没见到人你就嚎,可真着急啊!

“殿下没在家。”无名叹气道。

这话他记得他说过了啊,怎么还问?

“去哪了?”使者二号眨眨眼,郁闷道,难道说,他刚刚浪费演技了?

“爱达火山!”无名有些没耐心的道。

“去那里干嘛?”使者二号又问。

“你到底有什么事?”无端忍无可忍了,有正事说事,没事滚蛋啊!废什么话!

“我说了,我是来报丧的。”小心的吞了吞口水,使者二号如实道,听说,殿下身边的人脾气都不太好。

“报丧?谁的?”无名好奇问。

“陛下的。陛下驾崩了!”使者二号痛快道。

“……”

在场的三人,无名、无端、柳妖精全都嘴角抽抽着,脸上表情极其怪异。

先不说这消息是真是假,沧云陛下,你这死的也太快了吧?

“那个,沧云陛下是怎么…”沉默良久,柳妖精才问。

“脑出血!急性的!”使者二号说出自己事先想好的病症。

“……”

众人再默,好吧!这样的理由都能想出来,他们实在是无话可说。因为如果他们再问下去,没准眼前这使者会告诉他们,沧云皇帝脑出血完全是被自家殿下给气的!这样的罪名还是给别人用吧!

“殿下没在,我们也不知道他啥时回来,等他回来,我们会转告的!至于陛下,天这么热还是趁早入殓了吧!”好半晌,无名才一脸慎重道。

使者二号听完有些傻眼,为嘛对方的反应和他想的不一样?

难道说,听到陛下的死讯他们不应该表示震惊吗?甚至还应该立即通知殿下回来啊!可现在是什么情况?让陛下早日入殓?

哎玛!你们可太狠了!

这话若是让陛下知道,没准真得气的脑出血!

“早日入殓是应该的,毕竟天这么热,耽误久了不好,使者先生,你看染儿这孩子现在也不在,我们又联系不上他,更不知道他啥时才会回来,你瞧,我跟那孩子关系蛮亲近的,现在他父皇不在了,我于公于私都得前去参加葬礼的,对了,葬礼的日期定了吗?”柳妖精这时也一脸悲伤的问。

使者闻言愈发郁闷,合着你们一个两个的都盼着陛下真的死了,是吧?是吧?

幽怨的看着眼前三人,使者二号纠结道:“我急着通知殿下这个消息,葬礼的事我不是很清楚。”

天杀的!

根本就没有什么葬礼好不好?那死讯不过是把十七皇子诱回去的饵啊!可谁知,还没见到十七皇子,对方身边这些人就让使者二号有些招架不住了!

“没关系,现在消息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可以回去复命了!”柳妖精提醒着。

这就被撵了?

使者二号傻愣愣的看着柳妖精,他还想住在这里等着殿下呢?

但显然,柳妖精自从上次收留了使者一号并后悔不迭后,在也没有收留他们住下的想法了!

呆怔的工夫,使者二号已然被无名拎着衣领丢出了柳宅。

可见,对于沧云皇帝驾崩之事,他们谁都没当真,毕竟此事的可信度实在是太低了!

两天后。

沧云使者再次上门。

当柳妖精听到管家来通报后,直觉就是不想见,沧云皇帝驾崩的事他们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不过,管家却告诉柳妖精,今天这位,和前天的不是同一人。

听管家这样说,柳妖精只能决定见一见了。

等她到了客厅,收到消息的无名、无端早她一步到了。

此刻,无名、无端正在和沧云使者大眼瞪小眼,因为眼前的这位使者他们很熟,正是已经见过好多次的使者一号,另外,让他们大感意外的是,使者一号居然是被只黑熊公主抱在怀里的。

看到使者一号如此小鸟依熊般的坐在黑熊怀中,两人都有些凌乱。

貌似听说,这位使者被黑熊绑架了啊?

现在看来,还真是!

“呃!老奴有消息要告诉殿下。”接收到无名、无端震惊的目光,使者一号颇为尴尬,但熊麻麻抱着自己不撒手,他也很无奈啊!而且,这还是他劝说了很久,熊麻麻才愿意陪着他一起前往柳宅,不然,他的速度也不会比使者二号晚了两天。

“是陛下驾崩的事吗?”无名听使者一号这样说,直接问道。

这下轮到使者一号震惊了,无名是他肚子里的虫不成?为何他都还没说,对方就已经知道了?

同情的看了眼使者一号,无端善良道:“沧云那边在传你被黑熊绑架了,所以,派了其他使者前来通知这个消息。两天前,我们就知道陛下驾崩了。”

啊!使者一号没想到原来居竟然是这样,可眼前这几位,知道陛下驾崩,怎么还能如此云淡风轻?这不科学啊!

呆呆怔怔的使者一号,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母黑熊安慰的摸摸使者一号的脑袋,柔声道:“儿子,别难过,这不是你的错!”

儿子?!

无名、无端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面面相觑着。

确认没听错后,两人便目不转睛的看着使者一号,心里直纳闷,这只黑熊怎么管使者一号叫儿子?

使者一号这时也反应过来了,连忙拉下母黑熊的大爪子,道:“我没事!”

“儿子,消息通知完了,咱们可以离开了不?”知道儿子没事后,母黑熊问。

使者一号犹豫,他要不要留下来等殿下呢?

最后,使者一号把心一横:“熊妈,我要留在这里等着殿下!”

又要留下?

听到这话的柳妖精,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但还没等她拒绝,母黑熊就说话了。

“唉!那就留下吧!儿啊!麻麻真搞不懂,你咋就那么喜欢人类的地方?你说咱们母子两个一起回虚妄森林,过咱们的消停日子不好吗?人类,事忒多!”母黑熊有些烦燥。

听它这样说,柳妖精真想来句:“慢走,不送!”

不过,出于对兽兽的友好,同时也是看在这只母爱暴棚的黑熊面子上,柳妖精大发善心的允许使者一号再次住下,至于能住上几天,或者染儿回来后是个啥反应,她就不得而知了!

另一边,沧陌染、冰娆四人已经在爱达火山里转悠好几天了。

不过,四人一无所获。

爱达火山山上的温度更高,据冰娆目测,从山脚下上到五十米的高度时,温度至少有六十度了,而再往上,温度只会越来越高。

另外,由于爱达火山温度太高,几乎没有什么绿色植物能够生存,火山上仅有的植物,就是一种名为火焰树的树木群。

那火焰树,虽然长得不高,但树体通红如烧红的铁,叶子也呈现火焰状,并且一直在释放着炙热的高温,可以说,爱达火山有如此温度,这火焰树只怕也功不可没有!

正是爱达火山这种奇物的环境,使得这火山根本无人敢来,而冰娆等人哪怕佩戴了万年寒冰晶,都多多少少会感觉到一些呼吸困难。

没办法,爱达火山的高温,几乎把空气都给烤干了。更主要的是,在这里走不了多久,人就会感觉到极度疲劳,这也是为何好几天过去,冰娆四人才爬了一小段山体的主要原因。

再者,因为这里的高温,他们的神识能见范围也极小,总之这一切的不如意,都让冰娆险些抓狂。

冰娆很怀疑,这里真的会有神火火种吗?

当然,她可不敢把自己已然有些灰心丧气的想法告诉星儿,不然,星儿只会比她更加抓狂,并且,星儿急着找火种也是为了她,如此,她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啊!

这样想过,冰娆的斗志瞬间便又上来了!

明显感觉冰娆精神大振的沧陌染、冰溪以及钟伯,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们也放心了。

接下来的几天,冰娆斗志昂扬。

三名男子自然不甘被个小丫头比下去,如此一来,四人在山中搜索火种的速度明显加快。

期间,四人还见到不少可爱的小兽。

显然,能在爱达火山生活的小兽,自然都是不畏惧火焰的。

看到小兽,冰娆便想抓只实力强些的地头蛇问问情况,但找了许久,她也没发现一只高级灵兽!

没有高级灵兽,当然也就无法打探消息。

不死心的冰娆四人继续找着。

无意中,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飘进了冰娆四人鼻端。

“好香!”冰溪忍不住赞叹着,并深吸了几口炙热的空气。

“这应该是天材地宝成熟时散发的味道。”冰娆想了想道。

“没错,正是如此!”星儿的声音响了起来,它幻化成一只小巧玲珑的金丝猴,又从星戒之中跑了出来。

“星儿,你出来了?莫非是对那株天材地宝感兴趣?”冰娆猜测着,这小家伙现在简直比寻宝鼠还像寻宝鼠了。

“嘿嘿!主人啊!你怎么忘了,但凡天材地宝旁,都是有高级灵兽守护着的,你不是要找高级灵兽?这可就有现成的了!”星儿笑眯眯提醒,一网打尽神马的,显然已经成了它的最爱了。

冰娆有些尴尬,她确实是忘了。

当然,这也完全怪不得她。

除非是血琉璃神果那种稀有的、传说中的天材地宝,她会努力争取,对于很多天材地宝,冰娆一直都是抱着有缘得之的想法,在加上星戒中有许多珍贵的天材地宝,她也就从没觉得自己有多需要那些东西了,而从兽兽嘴里抢食,说实话,也让她有些不忍心。

话又说回来,从仇人口中夺食,她就完全没有这个顾虑了!

不过现在嘛,她还真需要那只兽兽的帮助。

随后,冰娆四人外加一只金丝猴,就顺着小兽们暴动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到不大的一个山洞后,冰娆就见无数的小兽已经守在了洞外,但却没有一只兽敢进入洞中。

外面的这些小兽,实力也都不算高,最厉害的一只,只有六级。

六级灵兽显然无法沟通交流,而那只六级灵兽看到冰娆四人以及一只金丝猴后,便满脸警惕的退后了几步,边退还边回头,似乎在给自己物色逃跑路线。

这只六级灵兽,是只全身火红的火狼,冰娆看着它警惕的模样,不由暗自失笑。

心念一转,冰娆将烈炎移了出来。

“主人?”烈炎不明所以的看着冰娆,主人终于肯让它帮忙了吗?

冰娆点点头,然后指了指那只见到烈炎后异常震惊的六级火狼。

烈炎也回头,并眨着火红的大眼睛,咦,同类啊!

火狼一族,一般都生活在火山等较为炙热的地方,并且,因为火狼实力低、天敌多,因而很难形成庞大的族群,现在,在这温度极高的火山乍一见到火狼,烈炎还是蛮开心的!

但它并非火山原住兽,对火山超高的温度有点不适应,所以,只在地上站了一会儿,它就感觉自己的爪子烫得不行,呜呜…怪不得主人不放它出来,这里实在是太烫了。

烈炎无奈,只能四条腿轮换着落地,并形成了金鸡独立的姿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