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22章 莫向北,你怎么这么猴急

天气越来越冷,渐渐也入深冬。

钟炎给安夕颜打来电、话,说还要在A城多住一段时间,腊月底回南城。

天气暖和的时候,安夕颜还喜欢去火锅店看看,或者约上苏叶和蓝花,三人吃吃饭逛逛街,但随着天气逐渐变冷,她只愿窝在家里不出门。

自贝果离开之后,华景天就将心思完全放在了安夕颜身上,用他的话说,“明年五一之前,争取让你怀上。鲫”

安夕颜一边喝着他配的中药,一边按照他教的,每天练一套暖宫瑜伽,不知是不是心里原因,就这样过了半个月,安夕颜真的感觉子宫的部位暖暖的,很舒服的感觉。

她偷偷告诉莫向北,莫向北便用手摸了摸她的肚皮,唇角轻勾,“它在慢慢恢复,为咱们宝宝的到来做准备。”

安夕颜满心的憧憬,她很期待宝宝的到来。

这天周五,安夕颜许久都没去店里了,便开车去了一趟。

还不到午饭时间,店里除了员工没客人,安夕颜在店里转了一圈,便去了店长办公室。

店长是安夕颜新招的,叫李锐,是苏叶推荐过来的,虽然学历不高,但干了五六年的火锅店的店长,经验丰富,而且,最重要的是,小伙长的帅,嘴又甜,深得安夕颜欢心。

听李锐汇报了一下最近的情况,又看了下财务收支,安夕颜满意地点点头,“你一定要把握好质量关,锅底。配菜、调料、小吃以及饮料都必须保证最新鲜,绝对不能出现客人在咱们这儿吃过之后,出现身体上的不适,这是饮食行业最忌讳的。”

“安姐,你放心,我每天晨会都会强调。”

“员工个人的卫生也要抓,上班的时候就要保持清爽利落,女员工可以化淡妆,但绝不能浓妆艳抹;男员工绝不允许出现留长指甲杀马特这样的,我刚刚进来时,就见一男员工头发挑染得厉害,你一会儿去跟他说一声,让他去理发店弄弄,费用可以报销。”

“好。”

安夕颜想了想,“贝果最近怎么样?”

“我正要跟你说,”李锐喜滋滋的,“我觉得最近店里客流量大的原因,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因为她。”

安夕颜不解,“怎么了?”

“首先,她长得太漂亮,身材又好,穿着咱店的工作装往那儿一站,就跟一道风景线似的,昨天还有一位客人向我打听她有对象么,想将自己的儿子介绍给她呢。”

安夕颜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事她知道吗?”

“我还没来得及问她。”

“那就别问了,以后再有人这样问你,你就说她已经有未婚夫了。”

李锐好失望,“不会吧?她有未婚夫了?”

安夕颜看着眼前的小伙子,笑着问,“怎么?难不成你也在打她的主意?”

“安姐。”小伙不好意思地笑笑,“人之常情,她长得好看,性格又好,我喜欢她也正常。”

“她未婚,你未娶,也可以追求她的。”

“可你不是说她已经有未婚夫了?”

“这事说来话长,总之,你可以试着去追求她,说不定能抱得美人归哦。”

帅帅的李锐立马像打了鸡血,“安姐,你就是我亲姐,我真的爱死你了。”

安夕颜从位置上站起来,冲他一笑,“追女孩可以,但这个店必须给我管好了,不然,我唯你是问。”

“遵命!”

安夕颜出了办公室之后,就去找贝果。

贝果刚上班半个月,现在依旧是大堂服务员,安夕颜找到她时,她正在给每一张桌子铺上餐布。

“果儿。”安夕颜叫她。

贝果转过身,见是安夕颜时立马跑了过来,开心地说,“姐,你来了。”

安夕颜牵着她的手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之后,笑着说,“我的小财神爷,最近又变漂亮了。”

贝果一愣,随即就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姐,连你也打趣我。”

“刚都听李锐说了,所以,为了感谢你给我创了收,今晚上去家里吃饭,小宝都念

你好久了,你再不去,他可真的要生你气了。”

贝果没拒绝,直接点点头,“我今天恰好是早班,下了班之后我就过去。”

“嗯,我订的腊味都到了,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好。”

……

从店里出来后,安夕颜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莫氏。

还没到下班时间,安夕颜坐电梯直上十八楼,一出电梯就遇上从会议室出来的莫向北。

他走在人群最前头,正低头翻看着手里的文件,他的身边紧跟着唐逸,正在跟他说着什么。

一身黑色西装搭配白衬衣,身材高大而挺拔,毫不掩饰的卓越风姿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强*人气场,让人看一眼便移不开目光。

安夕颜没叫他,而是静静地站在那儿,等他发现自己。

顺手接过唐逸送上来的文件,看了一眼之后便签上字,莫向北收起金字笔,正准备抬脚回办公室,突然感觉有股异样,下意识抬眸看去,当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安夕颜时,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一抹生动。

她就静静地站在那儿,艳红色的呢子大衣配黑色的小脚裤,脚上是一双黑色平底靴,她皮肤本就白皙,再加上脖子间黑色围脖的衬托,更显白嫩。

及腰的长发扎成马尾,露出她光滑洁白的额头,素面朝天,唇瓣呈现最自然的粉红。

眸光如水,隔着不近的距离,她看着他,目光柔和而深情。

心一动,莫向北大步朝她走过去,然后停在了她面前,微微垂眸,唇角勾出最柔和的弧度,“怎么来了?”

他的嗓音低沉而悦耳,每一次听,都会让安夕颜心动不已。

她仰头看他,俏皮一笑,“想你就来了,你不乐意见到我么?”

莫向北无奈勾唇,牵了她的手带着她朝办公室走去,“你难道不是去了一趟店里,然后顺利来找我?”

安夕颜一头黑线,“莫向北,你真讨厌。”

非得说实话么?

他牵着她进了办公室,随即反锁上大门,然后就将安夕颜抵在了门板上,低头凝了她一眼,随即就攫住了她的唇瓣。

他的动作很温柔,像是在品尝一道美味,细而温柔地亲吻着她,从唇到舌,每一个角落都舍不得放过。

直亲得安夕颜腿脚发软,不得不伸手勾着他的脖子。

当她的手勾上他脖子的那一瞬间,莫向北突然加深了彼此间的吻,一边又一边,汲取她的芳香。

胸腔的氧气都被吸走,安夕颜觉得都快要窒息了,莫向北这才放过她。

他呼吸渐粗,垂眸凝着她嫣红的脸颊,声音暗哑,“走了?”

“嗯?”安夕颜还处在缺氧状态,根本不懂他说什么。

“大姨妈走了?”

安夕颜脸颊一红,“嗯。”

她来了一个星期的月经,莫向北就像是荒了亿万年的沙漠似的,明明知道解不了渴,但每天晚上都还要在安夕颜身上摸了又摸,亲了又亲。

弄到最后,他就去冲凉水澡。

冲完回来,又管不住自己的手,摸了亲了又去冲凉水澡。

整整一个星期,安夕颜都不知道他冲了多少遍凉水澡,若不是他体质好,真不知道要感冒多少次。

这会儿,一听说大姨妈终于走了,莫向北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里面休息间走去。

安夕颜勾着他的脖子,娇嗔道,“你怎么就这么猴急?夜晚不行么?”

莫向北一边大步而行一边说,“你若不来,我本打算中午回去。”

安夕颜忍不住笑起来,“哪有这么急的?你吃药了?”

莫向北已经走到大床边,听了她的话,直接将她压上床,将已经有反应的某处抵了上来,“整整七天,已经是我的极限,再不让它出来,我会死!”——

题外话——还有两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