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18章 又是一场干柴烈火‘噼里啪啦’

华景天离开很久,贝果依旧躺在床上,许久没动。

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她就这样静静的躺着,直到房门被敲响,李婶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姑娘,我给你送午饭来了。”

贝果这才有了反应,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拿过一旁的睡裤想要穿上,但大腿实在太疼,她根本不敢使劲峻。

只好拉过一旁的被子先盖上,“进来吧。鲫”

李婶推门走进来,看向床上的贝果,见她脸色有些白,便关切地问,“姑娘,你是不是不舒服?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看。”

贝果摇摇头,“我没事。”

李婶将托盘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走到床边朝贝果伸手,“来,我扶你起来吃饭。”

“阿姨,我现在还不饿,我一会儿再吃吧。”

其实贝果是不好意思。

因为,她没穿裤子。

李婶不勉强,“那好,一会儿你起来的时候慢一点,如果不方便就叫我,我就在楼下。”

“好的,阿姨。”

李婶转身出了房间,下到一楼餐厅,看着正在用餐的华景天忍不住问道,“华先生,楼上那女孩的伤怎么样了?我看

那小脸刷白刷白的,没事吧?”

华景天正优雅地吃着眼前的饭菜,李婶的话让他手上的动作微顿,但很快就恢复如常,“没事。”

“那就好。”李婶貌似松了口气,但随即又叹了口气,“可惜了那张好看的脸蛋,那么长的一条疤,若是消不去,那可咋办呢。”

华景天突然停了吃饭的动作,抬眸,眸色深沉地凝着李婶,淡淡出声,“李婶,我在吃饭。”

“嗯?”

“我喜欢安安静静的吃饭。”

“哦。”

……

贝果没吃饭,而是换上安夕颜给她拿来的一身衣服,拎起她的挎包就慢慢地出了房间。

腿上的伤最痛,她一步一步走得极慢,特别是下楼梯的时候,更是痛得要命。

为了防止跌倒,她一直低着头,紧盯着自己的每一步,走得十分仔细加小心。

眼看着就要下到一楼,她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抬脚去踩下一个台阶,但不知怎么,明明很仔细很小心,脚底还是滑了一下,吓得她大叫一声,整个人顺着楼梯滑了下去,然后以‘狗吃屎’的姿势爬在了地板上。

李婶就在客厅,一听到楼梯上的动静,她立马抬头,当看到趴在地上痛吟的贝果时,吓得脸都白了,“来人啊,快来帮帮忙……”

钟炎和孟昕在前几天去了A城,安夕颜又去了莫向北公司,小宝去上学了,现在家里,除了她就是在餐厅吃饭的华景天。

听到贝果尖叫声时,华景天一把扔了手里的筷子,快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大步冲出了餐厅。

因此,李婶的惊叫声还没落下,他已经冲到贝果面前,深邃的眸子迅速扫过她全身上下,确定无大伤之后,一把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大步上楼。

贝果是脚一滑,然后整个后背贴着楼梯台阶滑下去的,所幸是冬天,穿得也厚,其它地方倒没感觉到痛,就是大腿根的那一处,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痛到恨不能直接昏死过去。

她一边痛一边忍不住想:莫不是伤口又裂开了。

如果真的是伤口裂开了……

贝果一想到是这个可能,顿时就后悔得直想咬舌自尽。

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也不过她这样。

一双结实的胳膊突然伸来,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她心底一慌,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只是当看清抱着她的男人是华景天时,又悄悄地将手收了回来。

她的小动作没逃过华景天的眼睛,只是,他并没有任何反应,而是径直将她抱回了房间。

将她放回床上,华景天伸手就想去脱她的裤子,但手刚伸出去又立马缩了回来。

他偏头看向一旁的李婶,淡淡出声,“李婶,把她的裤子脱了。”

“好。”

因为腿受了伤,贝果走的时候没换裤子,下身依旧穿着安夕颜的睡裤。

李婶生怕碰到贝果的伤口,脱得很小心,但因为不知道具体伤口的位置,依旧碰到了她的伤口。

疼得贝果忍不住低叫一声,“阿姨,疼……”

听到她喊疼,李婶就更不敢脱了,她抬头看向脸色不郁的华景天,有些为难,“怎么办?”

“你去帮我打盆热水来。”

“好的。”李婶立马出了房间。

贝果疼得难忍,她看了一眼站在床边一直没有动作的华景天,咬了咬唇,终于忍不住轻声哀求着,“我好疼……”

不管是长相还是声音,贝果就像是上帝亲手捏造的珍品,只需一眼,就会毫无理由的被吸引,然后喜欢上。

但也有特例,比如眼前这个男人。

他明明知道她疼得快要死了,他却依旧纹丝不动地站在床边,只沉默地看着她痛得死去活来,却没有一丝想要缓解她疼痛的意思。

他不是医生么?

医生的天职难道不是应当救死扶伤,帮病人缓解病痛么?

好吧,抛开他医生的身份不说,他作为一个男人,当看到她这么一个长得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花姑娘疼得嗷嗷大叫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一点恻隐之心么?

如果让贝果知道,不管多美的女人在华景天眼里都是‘麻烦’的代言词的时候,她就会知道这一刻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而幼稚。

贝果轻轻浅浅的申银着,这声音搁在哪个男人听了,不都得热血沸腾,恨不能将此女带伤给扑了?

但华大神医是朵大奇葩,他平静地看着眼前裤子半褪露着臀部一截白皙的贝果,无视她那被卡通小裤头包裹着的浑圆俏臀,沉默了良久,终于开了口,“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直在痛吟的贝果,听到他突然问了这么一句,不由一愣。

见她不说话,华景天再次开了口,“你的任性只会让你付出更惨痛的代价。”他顿了顿,接着道,“如果伤口再一次被撕裂开,我再进行第二次缝合时,是不会再给你打麻药!”

“为什么?”贝果儿忍不住低叫出声。

华景天弯腰,伸手,一把将她的裤子拽了下来,动作快而直接,没有再碰到她的伤口。

顺手将裤子扔在一旁,他一把扯过一旁的毯子盖在她裸着的两条腿上,随即转身出了房间。

李婶恰好端了一盆热水走到门口,见他出来立马说,“华先生,热水来了。”

“先放进去。”

“好的。”

华景天的房间就在贝果的隔壁,他拿了药箱过来,便对李婶吩咐道,“你先出去吧。”

李婶本想留下来看是否可以帮忙的,听到华景天这么说,她也没说什么,直接走了出去。

待房门关上,华景天便扯了贝果身上的毯子,然后单膝跪在床边,伸手去解她大腿根处的绷带。

绷带渗了点血,他动作轻而快速地将其解开,视线落在那道闭合的伤口上,轻轻松了口气。

还好,伤口并没有二度撕裂!

从他伸手解绷带的那一刻,贝果就抓过一旁的被角,死死地咬住。

虽然她认识华景天不超过二十小时,但他对她的‘狠’,她是完全见识到了。

别看她长得跟朵花似的,实则骨子里是倔强的。

为了不让自己痛得叫出声来,贝果死命地咬着被角,已经做好了承受不打麻药就缝针的剧痛。

老天似乎终于怜惜了她一把,就在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之际,她却听见他说,“算你幸运。”

“什么?”贝果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大腿那儿真的很痛,就像那种重新被撕裂的疼。

华景天也不理她,只是低头给她上着药,这一次,贝果也很配合,不到五分钟,从上药到包扎都弄好了。

华景天翻身下床,走到一旁收拾了药箱,然后直接出了房间。

至始至终,他连眼角的视线

都没扫过她。

贝果看着被他‘砰’的一声甩上的房门,忍不住想:难不成看到她没再度撕裂,他不开心了?

回到房间的华景天,将药箱放在一旁的柜子上,然后直接进了浴室。

足足半个小时,他才出来,换了一身运动装之后就上了三楼的健身房……

……

安夕颜赶到莫氏的时候,正值午饭时间。

莫氏有属于自己的员工餐厅,而且餐厅的饭菜美味而精致,绝不比南城任何一家餐厅的饭菜逊色。

但莫向北口味极挑,他偏就吃不惯员工餐厅的饭菜,若没有应酬,他的饭菜都是唐逸从固定的餐厅订的。

安夕颜坐电梯直上十八楼,一路过去都没遇到一个员工,想必都去吃午饭了,她直接就去了总裁室。

本想抬手敲敲门,但一想里面只有他自己,便心一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一眼就看到站在落地窗前的那抹高大笔挺的身影,安夕颜忍不住偷乐了一下,慢慢地脱了叫上的高跟鞋放在一旁,然后光着脚悄悄地走了过去。

近了……

已经很近了……

只剩下一步……

安夕颜悄悄地停下来,本想吓莫向北一下,刚抬起手,准备拍他一下,但结果却是……

就在她的手即将挨上他的那一刻,莫向北突然开了口,声音低而阴森,“她来了!”

安夕颜只觉得头皮一麻,她忍不住低叫一声,“谁来了?”

“鬼。”

“啊……”

她一下子就跳到了莫向北的背上,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吓得‘哇哇’大叫,“我怕……我怕……”

莫向北忍不住低笑出声,长臂一伸,一把将她勾进怀里,低眸看着她吓得苍白的一张小脸,“怕什么?”

“鬼啊。”

“你不就是那个小女鬼么?”

安夕颜,“坏蛋!”

她气得嘟嘴,挣扎着想从他怀里下来,但莫向北却将她抱得极紧,“生气了,嗯?”

“哼,你就知道欺负我,明明就知道我进来了,还装得那么像。”害得她没把他吓着,反而将自己吓了一大跳。

莫向北抱着她走向沙发坐下,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抬眸看着她,“我如果不陪你这么玩,你是不是又得怪我没情趣?”

被说中心思的安夕颜,忍不住小脸一红,用手捧住他的脸颊,将嘴凑过去,一口咬在他的唇上。

没舍得使劲,轻轻咬了一口,她就松开。

嗔怪地瞪着她,“惩罚你的。”

莫向北被她咬得浑身都开始冒火,深邃的眸子落在她嫣红的唇上,单手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随即,就攫住了她的唇瓣。

不管是在身体上,还是在唇舌的纠缠上,两人越来越默契,动作越来越和谐,以至于,缠着缠着,两人就倒在了沙发上。

若不是安夕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估计,又是一场***‘噼里啪啦’。

手机铃声一直不停地响,安夕颜一把将莫向北推开,急促地喘息着,“我接了个电/话。”

莫向北剑眉拧着,他看了安夕颜一眼,随即翻身坐在一旁。

待他起身,安夕颜立马抓过包包,从里面掏出手机,当看到是家里的座机时,立马对莫向北说,“不会是贝果出事了吧?”

果不其然,安夕颜一接起来,李婶就立马将贝果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事说了一遍,末了,又加了一句,“夫人,华先生

表情不对劲,我刚上去送热水,见他的一张脸都快黑成木炭了,似乎很生气,你说他万一……”

李婶欲言又止,但意思已是相当明显,她担心华景天欺负贝果。

但在安夕颜看来,她这种担心明显多余,“不会,我哥他是医生,只会治病,不会欺负病人的。”

“我是觉得那小姑娘挺可怜的……”

“我吃完饭就回去,你

先照顾好贝果。”

“好的。”

挂了电、话,安夕颜立马伸手去拉莫向北,“走,咱们去吃饭吧,吃饭我得回家去,贝果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我得赶紧回去看看她。”

莫向北睨了她一眼,淡淡出声,“说好的你给我做的午饭呢?”

安夕颜一愣,立马谄媚一笑,双手搂着他的胳膊,撒着娇地说,“咱俩好久都没在外面吃过饭了,我想着刚好趁今天这个时间,一起出去吃,你说好不好?”

“你真这么想?”莫向北斜睨着她,深邃的眸子透着犀利的光。

那犀利的眼神看得安夕颜直发虚,为了掩饰自己,她立马嘟着唇,“你不愿意和我一起出去吃?”

莫向北不吭声,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安夕颜扛不住了,一把将他的胳膊甩开,坐到一旁,气得腮帮子鼓鼓地,“我忘做了,这总行了吧。”

非得逼她将实话说出来,一点也没意思。

不管是男人也好,还是女人也好,男女之间太过精明根本就不是件好事。

难得糊涂一下,也不失是一件你乐我乐大家都乐的大好事。

见她气呼呼地坐到一旁,莫向北唇角微勾,抬手一把将她勾了过来,“小东西,忘了就忘了,气呼呼的又是做什么?”

“你惹我的!”

“欲求不满惹得?”莫向北作势要重新将她压下去,“那咱们继续?”——

题外话——先传五千字,还有五千字哈,应该会赶在午饭前传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