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17章 你是我见过所有人当中,最没教养的一个

华景天将南城各大中药店都转了一遍,买了他想要的药材,便回了国山墅。

一进去,便遇上从楼上下来的安夕颜,见她手里端着托盘,便问,“那姑娘醒了?”

安夕颜点点头,看着他手里拎着的药包,“哥,药都买齐了?峻”

“嗯,我上去看看她。鲫”

华景天说着,抬脚就想上楼梯,安夕颜立马叫住了他,“哥,你等会,我有话给你说。”

华景天回头看着她,“你说。”

“贝果是个孤儿,她在南城没有家人,和一个朋友住一起,我想着既然你把人带回来了,索性就让她在家多住几天,等伤好了再说。”

孤儿?

华景天眼眸微闪,沉默有几秒,“随你。”

‘嗯,你上去吧。“

待华景天抬脚上楼,安夕颜也转身端着托盘去了厨房。

在厨房忙碌的李婶见她进来,连忙说,“夫人,您还给先生送午饭吗?”

安夕颜一听,傻眼了,“完了,我把这事给忘了。”

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莫向北突然对她说,今天中午想吃她做的饭菜;她当时立马答应给他送午饭。

但现在……

安夕颜抬头看着墙壁上的挂钟,欲哭无泪。

现在已经十一点十分了,已经来不及了。

李婶在一旁忍不住建议道,“要不然就给先生打个电、话说一声,下次再送?”

“算了。”安夕颜转身离开,“我还是去一趟。”

回到二楼换了一身衣服,安夕颜正准备下楼,却听见贝果的房间传来一阵争吵,她微微一愣,随即抬脚走过去。

房门是虚掩着的,她轻轻伸手正准备推开,就在这时,贝果又气又急的声音传了过来,“禽、兽,你放开我!”

禽、兽?

谁?

华景天?

不会吧!

他对贝果在做什么?

安夕颜心底一急,立马将门推开,但当看清房间里的一幕时,立马惊叫出声,“哥,你在干什么?”

如果此时此刻,有人要问华景天,这个世上最麻烦的生物是什么?

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甚至斩钉截铁地告诉对方,“女人!”

在安夕颜没进来之前,他正将贝果摁在床上……给她大腿上药。

所以,从安夕颜的角度看过去,贝果的两条小白腿是被华景天架起来的,而他正跪在她的双、腿之间,那姿势太过S情,不是安夕颜看错了,这是搁谁看,谁都纯洁不了。

然而,当安夕颜冲到大床前,看到华景天手里拿着的棉签和一旁放的药水时,她立马松了口气,“哦,在上药啊,吓死我了。”

而此时此刻,华景天的一张脸都黑成了包公!

他偏过头,那一双一贯温和的眸子此刻正冒着火儿盯着安夕颜,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对她说,“你-来-弄?”

“我不会!”安夕颜立马摇头摆手,“我还有事,我走了,你们继续。”说完,她跑得比兔子还快。

贝果冲她逃跑的身影大叫,“姐姐,救我,我不要这个禽、兽给我上药……”

华景天脸色更黑了,“你给我闭嘴!”

“禽、兽!”贝果伸手使劲想推开华景天,但他的身体跟座山似地,不管她怎么推,他都纹丝不动,气得她小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红白交替着变换颜色。

安夕颜一离开,华景天便重新开始手上的动作,只是,贝果十分不配合,不是踢腿就是扭身子,他根本把握不好力度。

因此……

“啊,疼啊。”他手里的棉棒不小心重重戳上她大腿根部的伤口,疼得贝果立马哇哇大叫起来。

“活该!”

华景天板着脸,手上动作未停,“你给我老实点,要是缝合的地方再度裂开,我不介意再帮你缝合一次!”

贝果一听,小脸一白,立马变乖了。

但‘乖’也仅仅只限于肢体动作,她的嘴巴可是一点也不乖。

“别以为你把我救回来,咱俩的事就算完了?大不了,我赔你一件外套,但你不仅要赔我的酒,还要赔我清白。”

贝果气得眼眶泛红。

她不忍去看自己此时此刻充满屈辱的姿势,索性闭上眼睛,将嘴唇咬得紧紧的。

她身原本穿着的睡裤,早就被他一把扒掉了,此时此刻,她下身只穿着一条小裤头,还是最幼稚的小熊图案。

她保留了二十二年的清白,就这样毁在了一个只见了一次面的男人手里,可想而知,贝果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愤慨和糟糕。

如果不是大腿疼得要死,她真恨不能一脚把男人踹下床去,然后再上去跺几脚。

此刻的华景天已经给贝果大腿上的那道伤换完了药,他听到她说‘清白’,便忍不住皱了眉,“你是狗吗?逮着谁咬谁!”

贝果被他的话噎得小脸发青,“你才是狗!”

华景天抬眸看她一眼,随即冷冷警告道,“你给我闭嘴,我给你缠绷带。”

贝果脖子一横,“就不……啊……疼疼疼……”

华景天动作未停,快速而娴熟地将蹦带缠好,随即翻身下了床,看到被他之前扔在地上的睡裤,犹豫了下,弯腰捡了起来,甩手扔到依旧在痛呼的贝果面前,“穿上。”

贝果看了眼那条裤子,立马抬眼瞪他,“脱的时候你不是挺猴急的么,这会儿怎么就怂了?”

猴急?

她究竟是用哪只眼睛看出他猴急来了?

华景天忍不住唇角微抽,“你给我好好说话!”

“我说错了?”贝果眉梢一挑,“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刚做过的事你就想抵赖不承认?”

华景天将牙齿咬得‘咯咯’响,他觉得自己快要被眼前这个女人给弄疯了。

他不过是给她上了一次药而已,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变了味?

还有,活了三十八年,还真没有谁敢质疑他的性别?

站在床边,他冷冷地俯视着床上与他瞪眼的小丫头片子,对方满眼的桀骜和不服,让他心头冒了火,“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

“你哪有那么高尚?”贝果忍不住冷嘲一句,“你不过是打着救命之名想法设法地想占我便宜而已。”

贝果话音刚落,她便觉得四周的空气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没穿裤子的两条腿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再次抬眸看向站在一旁的华景天,只见他脸色极阴沉,特别那一双好

看的眸子,此刻,竟是蓄满了冰渣渣。

她的一颗心忍不住一哆嗦,心底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不好的预感……

他要发火了吗?

她两眼警惕地看着他,想着如果他扑上来,她想怎样反抗?

只是,他许久没有动作,只是用那种很可怕的眼神盯着她看,看得贝果儿浑身发毛,毛骨悚然。

沉默,沉默,依旧是沉默。

有句话说,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就在贝果觉得四周的空气似乎都要被凝固起来,连呼吸都困难之际,华景天终于开了口,“你是我见过所有人当中,最没教养的一个!”

他的声音,极冰,极冷,极低沉。

他的话如同一只大手,突然扼住了贝果的喉咙,让她瞬间滞了呼吸。

整个人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一句话在不停回荡……

“你是我见过所有人当中,最没教养的一个!”

教养……教养……

“无父无母无亲人,你告诉我,谁负责教过我?谁又想过养过我?”贝果抬眸,眼睛干涩得有些发疼,“我这么不堪的一个人,你救我就不怕脏了你的手?”

她的话,低而轻,带着浓浓的忧伤和心痛。

华景天紧皱着眉头,脸色愈发难看。

削薄的唇瓣紧紧的抿着,他垂眸看着她,许久没有开口,最后缓缓收回视线,转身离去——

题外话——从明天开始,连续四天加更,每天一万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