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14章 躺在床上就有钱拿

华景天生在中医世家,他的曾祖父,祖父,大伯以及他的爸爸都是中医。

民、国时期,他的曾祖父当京城开了家中药铺,卖药治病,从最开始的小有名气到后来名气大增,当时的很多达官贵族都来找他看病。

曾祖父将一身医术尽数传给了祖父,曾祖父过世后,祖父将药铺扩大,变成当时赫赫有名的‘华氏’医院峻。

祖父一生有两子,大儿子华文韬就是现在‘华氏’的大掌柜,兼任院长一职;老二华文武,也就是华景天的父亲,从国外留学回来之后,就直接被上头邀请去了国家中医研究所,担任要职。

华景天从小被爷爷养在身边,大学未毕业便被国家中医研究所选中,成为其中一员鲫。

待在里面待了不到一年,他就厌倦了中医所的工作,打了个申请之后,就拎着爷爷给他的宝贝药箱,全国各地去做游医,一边为那些贫困地区的村民免费诊治,一边收集研究各个地方的草药,几年下来,收获很大。

前后发表了不少震惊医学界的论文,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他在医学界名声大震,全国无数的中医医院想要聘请他做专家,不管对方出的条件有多优厚,他都一一回绝。

中医所那边他挂着职,毕竟是公家的,上头不想放人,他也不好撕破脸,毕竟他的整个家族都在京城。

华文韬年龄渐大,他一生只有一个女儿,天生对医术不敢兴趣,当初逼着她报考中医,她却背着全家人填报了公安大学,毕业之后就当了一名女特警。

华景天还有一个姐姐,当初虽学了中医,但远嫁法国,所以,整个华家,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人选可以继承

‘华氏’。

他这几年的游医生活,也不过是华文韬对他的疼爱,现在他年纪大了,实在扛不起整个‘华氏’,因此,就这一次回京,伯侄俩好好聊了聊,华景天答应在新年过后便回‘华氏。’

……

南城的冬夜,依旧霓虹闪烁,热情不减。

‘夜色倾城’专属的豪华包间内,四个无论外貌气质都绝佳的男人或坐或躺,一边聊天一边喝着佳酿。

东方骁拿起一旁的酒瓶,给其他三人的杯中都添上酒,然后给自己倒满,一口饮尽。

莫向北睨他一眼,淡淡出声,“借酒消愁?”

东方骁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次没再一口喝下,而是将酒杯捏在手里,垂眸看着杯中金黄的液体,扯了扯唇角,苦笑一声,“我他妈的这辈子是真的载在姓蓝的那个女人手里了。”

“你们不是分了?”龙霆用修长的手指掂了一颗花生米丢进嘴里,“什么时候又搞上了?”

“这还用问,肯定是他又缠上人家蓝花的。”华景天轻抿着杯中美味,凉凉地揶揄着。

四个同样毒舌的人在一起,从来就是你毒我,我毒你,早已练就了一身百毒不侵的本事。

所以,面对三位好友的揶揄,东方骁根本不当回事,而是一脸苦恼地问,“你说,她究竟对我哪儿还不满意?我改还

不行?”

龙霆立马丢过去一句,“这事你得问她,问我们有个屁用。”

华景天继续凉凉,“为了一个女人,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天生没人要的贱样,我都为你感到丢人!”

莫向北淡淡睨着他,“你现在不是应该羡慕他?毕竟他还有情可困,而你呢?和我的赌约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你要找的女人在哪里?”

“今天是出来喝酒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烦心!”

“我只是提醒你,”莫向北将手里的酒杯放在茶几上,然后修长的双腿交叠,将身子斜斜地靠在沙发上,“离过年可只有两个月了。”

“放心,我绝不会输。”

“我等着,”莫向北勾唇,“收你的破药箱!”

华景天气得抓起一颗花生米朝莫向北扔去,“既然嫌破,那就不用麻烦你收了!”

莫向北大手一伸,一把抓住那粒花生,然后扔进了嘴里,“虽然破了点,但还是能值不少钱,就当是你给未来小侄女的见面礼了。”

“……你的脸呢!”

“你俩在打什么哑谜?”龙霆忍不住出声问道。

他听了半天,也没听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莫向北好心解释,“我赌他,新年前找不到一个愿意为他生娃的女人!”

“你俩什么时候玩的这个?怎么不通知我一下,现在加入不算晚吧。”

“晚了,他的箱子只能是我的!”

“我靠,小三,你也太黑了,他那箱子也算是价值连城,你一个独吞不厚道吧?”

“我挣钱不易,哪像你,躺在床上就有钱拿。”

‘噗’,正在喝酒的东方骁直接将嘴里的酒都喷出来了,他恰好坐在华景天对面,华景天躲闪未及,一口酒全部喷洒在了他的身上。

四个人都有或轻或重的洁癖,其中,当属华景天最甚。

他虽然是医生,但天生有严重洁癖,容不得身上有半点不干净。

所以,即便是好友的喷过来的,他也恶心得受不了。

立马从沙发上站起来,抬脚就朝一旁卫生间走去,东方骁一边大笑一边对他说,“这里的卫生间水管坏了,你去外面。“

华景天气得牙痒痒,“穷得连修水管的钱都没有?”

“还是你理解我,所以,华大神医,友情赞助点,让我把这里的水管都重整一下。”

华景天只给了他一个高冷的背影。

外面的卫生间在走廊尽头,华景天一边低头看着身上的大片酒渍一边大步而行,根本没注意到一旁的包间门突然打

开,一名服务员端着托盘从里面出来,很不巧,她一转身,恰好华景天正走到她身后,于是,措不及防地一撞,只听见‘哗啦’一声脆响,是酒瓶落地的声音。

紧接着,属于酒的芳香在这条走廊间渐渐弥漫开来。

再接着,是一个男人不悦而冰冷的斥责声,“你长眼睛是用来吃饭的?”

……

这是贝果儿的第十份工作。

最近一年,她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上最悲催的人,各种不顺,老天就好像故意要和她作对似的,见不得她半点好,只

要她想要的,老天就偏不给她。

大学毕业一年,她前前后后找了九份工作,每一份工作都干不长,最低两天,最长三个月。

每一次,不是她主动炒别人,就是别人主动炒她。

总的来说,大多数的,都是她主动炒别人。

她炒了别人八次,别人炒了她一次,而那一次,还是因为老板娘因为嫉妒她貌美如花,背着大老板,将她给炒了。

大家可能会问,既然都这么悲催了,为什么还要这么zuo?

来来来,别急,往下看……

堂堂C大校花,稳坐了整整四年校花宝座的贝果,除了高学历之外,还有一副好皮囊。

因此,不管她到哪家公司去工作,别人都拿她当交际花,每次应酬她都要跟着,大大小小应酬不断,恰好她又对酒精过敏,因此只要公司让她去应酬,在她拒绝无效的情况下,她只能辞职走人。

用闺蜜秦雯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成也皮囊,败也皮囊。’。

这一次,若不是真的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以她C大的本科文凭,又加上她倾国之姿,怎么会屈尊降贵地来这‘夜色倾城’做一名服务员?

今天,是她来‘夜色倾城’工作的第一天,刚还在为卖出去一瓶高档洋酒沾沾自喜,想着可以多拿点提成;但这喜悦仅仅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就破碎了。

她低头,看着那瓶碎了的洋酒,只觉得有人正拿着刀子在一点点割着她的肉。

这瓶洋酒价格上万,现在碎了,她要找谁赔去?

华景天真的要疯了!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他被连泼了两次酒,身上的那件黑色外套已经全湿透,一阵阵酒味袭来,让他的眉头皱成了深深的‘川’字。

他抬眸,看向站在面前垂头不语的女服务员,开口,声音冷得吓人,“现在,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他指着自己湿哒哒的衣服,脸色铁青一片——

题外话——老三和颜颜还是主线哈,但

会插着写写景天兄的,他的故事很有看头哦,禁欲嘛,看看我家小贝果是怎么拿下他的,嘿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