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11章 某某肾宝,他好我也好

推门还没进屋,就听见小宝哇哇乱叫的声音,“华老大,我不要我不要,快拿走。”

“小宝,这可是我特地给你带的礼物,你就摸一摸,它很可爱的。峻”

“啊啊啊啊,”小宝躲在钟炎后面,吓得连眼睛都不敢睁,“华大爷,我错了,我不该取笑你年级一大把还没老婆,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你确定你不要?”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鲫”

“那好吧。”华景天收了手里的那条小蛇,“这么好玩的小东西,你竟然不要?那我拿去泡酒了。”

“去吧去吧,莫老三的酒都在三楼,你知道的,快去吧。”

“真乖!”华景天转身正要上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安夕颜,两眼一亮,作势要亮出手里的小蛇,安夕颜吓得立马举起双手做投降的姿势,“我错了。”

华景天好笑地看着她,“你也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没啊。”安夕颜笑眯眯地说,“大哥您英明神武,英俊不凡,英姿勃发……”

“英年早逝!”安夕颜正夸得正带劲,一道低沉而清冷的嗓音缓缓传来,她抬眸一看,莫向北正从二楼慢慢走下来。

他依旧穿着之前出门的那身休闲装,深蓝色的休闲毛衣配黑色休闲裤,双手抄袋,慢慢走来。

眼前的这两个男人,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都非常出众。

唯一不同的是,华景天的性格稍微温和一些,而莫向北,性子则偏向冷淡,对谁都是一副爱理不理。

用华景天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装B样!”

别人家的好朋友见面,不是拥抱就是满面春风各种嘘寒问暖;这两人,一见面就是一番唇枪舌战,不斗个死去活来,绝不罢休。

于是,在莫向北丢过来一句‘英年早逝’之后,华景天立马给他来了一句,“我要是死了,也要拉着你给我暖暖棺材。”

“你想太多了,我不喜欢男人!”

“那不巧,我挺稀罕你的!”

“停!”安夕颜实在听不下去了,斜眼瞅着华景天,“你当我是死人啊。”

“小安安吃醋了?”华景天甩着手里的那条小蛇,抬脚朝她走来,吓得安夕颜嗷嚎一嗓子,转身就跑到莫向北身后躲了起来,抖着音儿地说,“他一来就欺负你的妻儿,你得替我们报仇。”

莫向北一把将她勾在怀里,淡淡出声,“只要你不给他做好吃的,这仇自然就报了。”

安夕颜刚想点头,华景天立马收了那条蛇,将它重新放进一旁的罐子里,笑意盈盈和蔼可亲地对安夕颜说,“这条蛇是我花重金买回来泡酒的,它的功效绝对不比那啥差,这是我特意买回来送给你家小三的,小安安,你得感谢我。”

安夕颜不解,“那啥究竟是啥?”

“小宝在这儿呢,他那么单纯,咱们别教坏了他。”

“切。”莫小宝从钟炎身后晃悠出来,双手有模有样的插在裤子口袋里,踢踏着小拖鞋走过来,抬眸睨了华景天一眼,“你是不是想说那句广告词?”

“什么广告?”

莫小宝晃悠悠地朝沙发走去,“汇仁肾宝,他好我也好!”

众人,“……”

广告害人不浅!

……

花景天从京城一路开车过来,风尘仆仆,甚至连午饭都没吃。

安夕颜立马亲自下厨,给他做了碗红烧排骨面,吃得华景天连汤都喝了,末了还直嚷嚷不够没吃饱。

安夕颜立马告诉他,“你是选择再吃一碗面还是等一会儿吃晚上的大餐?”

华景天立马起身走人,“我的房间弄好了吧?”

“我妈一听说你要来,就跟她亲儿子要回来了似的,立马去给你买了一床新的床单被罩,洗得干干净净,注意,她竟然是用手洗!”

华景天被感动得不行不行的,立马扭头去找孟昕,“咱妈呢?”

莫向北一脚踢过去,“你叫谁妈呢?”

“你瞅你的小心眼子,”华景天斜他一眼,“我打算认个干妈,不是要和你抢老丈母娘。”

“你敢!”

“啧啧啧,你家小安安再好,那也不是我心头朱砂啊,”他说这话的时候,孟昕恰好从后花园剪了几束花回来,一进门,就见眼前人影一闪,紧接着她就被抱进一人怀里。

猛地一下,把她吓了一大跳,刚想挣开呢,就听见一男人叫她,“妈。”

孟昕惊了,这声音绝对不是她女婿莫向北啊,这是……

“我,景天。”华景天抱了孟昕一下,便将她放开。

孟昕一看是华景天,立马虚惊地拍了拍胸口,一脸嗔怪,“你这孩子,把阿姨吓了一大跳。”

“您收了我做干儿子得了。”华景天揽住她的肩膀,“反正你也不打算再生了。”

钟炎踱步过来,幽幽来了一句,“你怎么就确定我们打算不再生?”

众人都愣了半秒,安夕颜最先反应过来,直接扑到钟炎面前,抱着他的胳膊摇啊摇,“爸,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孟昕被弄得面红耳赤,狠狠瞪了钟炎一眼,“在孩子们面前,你瞎说什么。”

钟炎看她一眼,然后对安夕颜说,“爸爸说着玩的,我们俩有你一个就够了。”

“嘿,”安夕颜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笑咪咪地说,“爸,你要是真想要,我也不反对,只要你给小宝说通了就行,我觉得他肯定不愿要一个比他还小的舅舅。”

钟炎抬手轻戳着她的额头,“调皮。”

孟昕实在是不愿继续这个话题,她的一张老脸哦,都快红得滴血。

华景天见此情形,立马笑着说,“阿姨和叔叔既然没意见,那我以后就是你们的儿子。”

孟昕打心眼里喜欢华景天,此刻听他这么一说,立马高兴地应了声,“好,以后你和他们俩一样,都是我的孩子。”

华景天一听,立马叫了一声,“妈。”

孟昕答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哎。”

华景天又叫钟炎,“爸。”

就这么多了一儿子,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儿子,钟炎别提有多高兴,立马对莫向北说,“一会儿拿瓶好酒,咱乐呵乐呵。”

“好。”

安夕颜对着华景天,甜腻腻地叫了声,“哥。”

被叫得满心欢喜的华景天立马答了一声,“哎。”

“拿来!”安夕颜突然朝他伸手。

“什么?”

“红包呗,你以为哥是好当的么?”

华景天嘴角一抽,感情在这儿等着他呢,立马将视线瞟向站在她身边的莫向北,见对方正勾着唇儿地看好戏,便来了主意。

“不就是红包嘛,哥哥有的是钱。”华景天对着安夕颜笑得意味深长。

“既然哥哥有钱,那哥哥可要大方一点哦,可别让我家莫总瞧不起哦。”安夕颜勾着莫向北的胳膊,笑得跟只小狐狸。

华景天嘴角再一抽,咬牙切齿,“你的要求还真低啊!”

她家莫总看得起?

呵呵呵……这是想抢他全部家当的节奏么?

“嗯。”安夕颜甜甜一笑,“你毕竟是我的哥哥嘛,妹妹哪有不心疼哥哥的。”

华景天将牙咬得‘咯咯’响,“我真的好感动。”

“所以,红包会不会再大点?”

“没问题,”华景天突然挑了挑唇角,抬手指着她身边的男人,笑得像只老狐狸,“你是我妹妹,那他,现在就是我妹夫了对不对?”

安夕颜一愣,“呃……”

莫向北会不会介意?

莫向北看她一眼,勾唇一笑,随即看向华景天,开口就是,“哥。”

‘咳咳咳……’华大神医彻彻底底被吓着了。

“没听到?”莫向北挑了挑眉梢,“要不要再大点声?”

“不用!”华景天立马脸色

大变,“我为什么会觉得这么恶心?”

莫向北淡淡丢给他一句,“你习惯就好。”

“你别,”华景天跟受了惊吓似的,“我不想吐!”

“那好,既然如此,双倍的红包,拿来!”

“为什么是双倍?”

“我也叫了。”

华景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