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07章 一切事实的真相1

亲子鉴定书和她有什么关系?

鉴定书中的一些专业术语她看不懂,一行行跳过之后,她的视线最后落在鉴定结果上……

被鉴定人竟然是她和莫小宝,而鉴定结果竟然是……母系指数的可能性为99.999%鲫。

安夕颜完全懵了峻。

她颤抖着手指,指着鉴定结果的数字,抬头问莫向北,“这个是什么意思?”

心跳,快得吓人!

莫向北看着她,像是怕吓着她,嗓音很柔缓,“小宝,他是你的孩子!”

在看过鉴定书的那一刻,安夕颜心底已有了答案,但当这个答案从莫向北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安夕颜还是被这个天降的意外给惊到了。

“怎么可能……”她喃喃自语,“我怎么会生过孩子……”

莫向北不急不缓地告诉她,“你肚子上的那条疤痕,你就从来没怀疑过?”

“疤痕?”安夕颜猛然站了起来,一把拉低睡裤,低头看着白皙肚皮上那道极浅的疤痕,半响没有声音。

她记得,看到这道疤痕的时候,当时吓了一大跳,她跑去问安家妈妈,她只淡淡说了一句,“从小得过阑尾炎,动过手术。”

她很想再问一句‘那之前为什么没发现,这条疤突然之间就冒了出来?’,但不等她问清楚,安家妈妈就转身去了别的地方。

那时的安夕颜心思极其敏感,见妈妈不愿和她多说话,便知趣的离开,再也没有问过。

过了几天,佣人就送过来一管药膏,让她一天三次的涂抹。

她听话地照做了,那药膏极其管用,只涂了不到一个月,肚子上原本有些狰狞的疤痕就这样淡了很多。

就像现在,如果若不是仔细看,绝看不出来。

她也一直信了安家妈妈的话,从来没做其他怀疑。

莫向北沉缓的声音再次传来,“前几天的事情,在七年前,安丁香已经对你做过一次!”

安夕颜身子一颤,猛然抬起了头,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瞪大了双眼,“什么?”

莫向北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向一旁的落地窗,“七年前,你才十七岁,那一年你刚好高三;你成绩优秀,每一次考试文科班全年级第一;你人缘很好,在学校里,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很喜欢你,当然,也不乏追求者。”

“安丁香比你大一岁,她原本比你大一届,但第一年高考落榜,不得已她只好复学一年,恰好和你一个班。”

“复学对于一向心高气傲的她来说本身就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再加上她性格的问题,班里的同学没人愿意搭理她;要知道,在家里,安丁香可以一直凌驾于你之上在她眼里,你根本配不上做她妹妹。”

“因此,当你比她在班里还受欢迎,这种强烈的落差感让安丁香气得发疯;回到家,她想着法儿地欺负你,经常将厨房给你留的饭菜给倒进垃圾桶,有一段时间,你经常饿得发昏,若不是厨房里一个叫王婶的还算找照顾你,经常会偷偷地给你下碗面端过去,你估计早就被安丁香欺负成了身体发育不全的半残疾人士。”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知道了你的真正身世;之前,安丁香只是欺负你,但并不敢对你怎么样,毕竟那时的你还是她的妹妹;但得知你并不是安家人的时候,她就开始有了想将你赶出安家流落街头连学都上不成的念头。”

“你们高中对面就是一所大学,第一年安丁香之所以没考上大学,主要是因为她谈了恋爱,而她谈恋爱的对象就是你们学校对面那所大学的一个叫李光辉学生;那时的李光辉是个穷学生,但胜在他长得好看,对哄女孩子又极其擅长,而安丁香是个极肤浅的女人,她就喜欢男人长得好看又会说甜言蜜语,两人可谓是一拍即合搞在了一起。”

“李光辉因为家里穷,他之前一直在酒吧里打工,自然认识一些社会上的男人,有很多男人就好高中和大学的女生,他为了多挣点外块,经常干一些拉皮条的事,一次的费用就抵他一个月的工资,恰好最近有人向他打听有没有高中生,那人说他家老板就好这一口,如果他能搞到,承诺给一次性给他五万!五万对于李光辉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安丁香恨透了你,所以,当他将他的想法告诉安丁香之后,安丁香立马就答应了。”

“那

一天是周五,”日子,莫向北记得很清楚,“高三那个时候的每周五的晚上都不上晚自习,你在回家的路上被安丁香和李光辉截住,他们说要请你吃饭,你自然不会去,但安丁香哪会管你愿不愿意,直接将你弄上车带去了一家餐厅;你最开始是有防备的,但到了餐厅之后,安丁香对你态度大转变,一个劲儿为她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对你道歉,还承诺以后绝对不再欺负,一定会好好待你这个妹妹。”

“你一向心软,又没脑子,自然被她几句好话迷惑。”

“但吃到最后的结果就是,你被他们下了药,送到了一家酒店。”莫向北顿了顿,“两人第一次干这事,多少是紧张的,他们原本想将你送进1206房间,但一紧张就把房间号给弄错了,将你送进了1208。”

“我当时工作忙,就让唐逸在酒店给我预备了套房,1208是我一直住的房间,那天晚上我正巧喝多了,而你又被下了药……”

听得越多,安夕颜的脸色越是刷白。

莫向北转身看她,见她一直呆愣地站在那里,一声不吭,便大步走来,站在她面前,低头凝着她,“还好吗?”

安夕颜抬头,苍白的脸上除了震惊还有几分恨意,“安丁香她现在在哪儿?”

“死了!”莫向北薄唇微启,淡淡的两个字,没有任何情绪可言。

安丁香的确是死了。

在送进医院的当天晚上就断了气,这事,莫向北一直没跟她提过。

“死了?”安夕颜咬牙切齿,“我现在真恨不能将她挫骨扬灰,她怎么能……”

她的心肠怎么能如此歹毒?

那时的她,不过才十七岁……

她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弄错了房间,后果又会怎样?

深深地闭上眼睛,安夕颜一头扎进莫向北怀里,整个人像是被击垮了,情绪开始一点点崩溃。

她紧紧地抓着他的衬衫衣领,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两个字:“幸好……”

幸好是莫向北,幸好送错了房间,幸好他当初的坚持,让她再一次来到他的身边……

她是不幸的,也是万幸的!

见她情绪有些激动,莫向北没再说话,而是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抱了会儿之后,安夕颜终于平复了内心的情绪,出声问道,“小宝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一晚之后,你就怀孕了,你安叔叔得到消息,立马从京城赶来,他立马将你带去了医院,本来是想打掉孩子的,但在最后一刻你反悔了,坚持要将孩子生下来。”

“真的吗?”安夕颜原本灰暗的眸子猛地一亮,“我当时真的是这样吗?”

“嗯。”

“那后来呢?”

“你安叔没法,只能给你办了休学手续,原本想等孩子生下来,你再继续上学,但孩子出生之后,你又改变了主意,执意要辍学在家带孩子;安叔没法,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因为一个孩子而毁了自己应该有的美好前途,便从京城带来一人,他擅长催眠术,直接将你那一年所有的记忆都抹去了。”

安夕颜震惊得无以复加,“怪不得……怪不得……”

“你在失去记忆的同时,安叔就将孩子给了安家老四,本想让他先代养着,等你毕业有了工作之后再领回来,但安老四在安叔离开南城之后,就将孩子送去了福利院……”

安夕颜的心,猛然一阵抽痛,痛得她骤然红了眼眶。

紧紧揪着莫向北衣领的手在微微颤抖,她的小宝……

“但幸运的是,那家福利院恰好是莫氏投资的,而福利院的院长又恰好是咱家老太太的朋友,一次,老太太去找院长,让她看见了小宝,当时把老太太吓着了,因为小宝和我小时候长得极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