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04章 老公,我不要洗凉水澡

只是,让安夕颜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样的剧痛似乎还不能控制她的神智;她清晰的感觉到,随着安丁香一件件脱光她的衣服,她的身体起了反应,而这一次,来得迅速而猛烈,刹那间,就席卷了她残留的那一丝神智……

脑子里仅剩的唯一的念头……她想要一个男人!

安丁香已经脱掉了安夕颜的裤子,正要伸手去扯她身上仅剩的小裤之际,反锁的房门‘砰’的一声被撞开,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下一秒,整个身子如同足球一样被一脚踢开,狠狠地撞在一旁的墙壁上,整个人就像是被撞碎了一般,安丁香痛苦地嚎叫起来。

已经彻底被药性控制的安夕颜,当她的身子被一抹长而结实的臂膀抱在怀里,她第一反应就是,紧紧地抱住他的胳膊,用自己裸露的丰满不停地去蹭他的坚实,嘴里不停地呓语,“我……好难受……莫向北……”

看着怀里几乎浑身赤果的安夕颜,莫向北一把脱掉身上的薄尼大衣,将安夕颜整个包裹进去,然后抱起她大步朝门外走去。

脚步未停,他对闪身进入房间的银蛇淡淡地开口,“给她下十倍量的曼陀罗,丢进红桥,全城直播!”

银蛇面无表情,“是!鲫”

门口站着战战兢兢的是天庭酒店的总经理,莫向北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整个人立马吓得跟抖筛子似的,腿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曼陀罗,世上最厉害的春、药。

只要一点点,就能让女人发疯,一夜没有十个男人根本满足不了;而如今,他说的是十倍的量。

红桥,全南城所有的乞丐和流浪汉的聚集地……

全城直播……

此时此刻,酒店老总脑子里只有一句话:那女人完了!

世上最残忍的手段,不是让你死!

而是,让你生不如死!

莫向北大步走过,冰冷如阎罗般的声音传来,“开一间套房!”

“是是是。”

……

莫向北将安夕颜抱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吩咐服务员将浴缸里放满凉水,最后,在刺骨的凉水中,他好不犹豫地将她放了进去。

火烧般的感觉突然遭遇冰冷的凉水,被药性折磨得生不如死的安夕颜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

她忍不住轻轻叹息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头顶的男人,有着棱角分明的脸庞,犹如刀削斧刻一般,就像是出自上帝之手,每一个角度都完美得让人叹息。

浓密的黑发,饱满的额头,英挺的剑眉,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再加上性感而微薄的唇瓣……

安夕颜想,如果不是因为他浑身都充斥着萧杀的气息,脸上的表情太过冷硬,从眸子里迸发出来的视线太过冰冷逼人之外,这个男人,一定非常好看!

“老公……”刚刚的一番折腾,已经损耗了安夕颜所有的力气,她叫他时,声音轻得如同蚊子,如果不是莫向北靠得她极近,根本听不见。

原本冷硬如冰的表情终于在她轻轻的呼唤中有了一丝的缓和。

他可以做到对任何人冷血无情,但唯独对她。

上一刻的他,恨不能亲手掐死她;这一刻,却又心软得只剩下一声叹息,“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虽说是叹息,但到底是余怒未消,透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味道。

安夕颜当然知道他生气了,为了在药性过后‘活罪难免’,她又一次软软地叫他,“老公,我错了……”

“错哪儿了?”莫向北冷着脸,深邃的眸子依旧冒着火儿。

“我不该出来见安丁香……”

“不是这个!”

“不该不给你说一声就私自跑过来了!”

“继续!”

“我不该隐瞒你……”

“隐瞒我什么?”

安夕颜弱弱地说,“安丁香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我的……果照……”

“嗯?”莫向北微微眯了眼眸,似有不悦。

安夕颜被他这一声‘嗯’吓得缩了缩脖子,小脸都有些白,“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她从哪儿弄的……”

“这事咱以后再讨论,现在你有没有感觉好受一点?”莫向北说着,抬手,将她额前被汗水黏住的发丝轻轻地弄到她耳后,声音柔了几分。

安夕颜摇摇头,“很舒服……阿嚏……阿嚏阿嚏……”

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之后,安夕颜抬手揉揉鼻子,“我是不是要感冒了?”

莫向北眉头微蹙,深秋的季节泡凉水澡,即便是下了药,那也是必然会感冒。

只是,那药性太猛,如果只是靠他来缓解,她的身体肯定会受不了。

就在莫向北纠结犹豫不定之际,安夕颜笑嘻嘻地开了口,“你今天是怎么了?我都化成水了,你竟然做了会君子,没要我?”

莫向北睨着她,“我怕把你弄死在床上。”

安夕颜挑挑眉梢,白净的脸上透着一丝挑衅,“说实话,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莫向北直直地看了她几秒,突然起身,一把将她从水里捞出来,随手扯了一条大浴巾将她整个包裹住,大步朝卧室走去。

一出浴缸,安夕颜就感觉身体不对劲……

“你快,把我放回去,我觉得不对劲……”身体瞬间又热了起来。

莫向北抱着她,一边朝大床走去一边低头凝着她,“如你所愿,我做你的解药!”

安夕颜连忙求饶,“莫向北,我刚刚只是开个玩笑,那个……我比较喜欢凉水……”

大步走到床边,莫向北先将她身上的水擦干净,然后一甩浴巾,直接就压了上去。

“嗯?”他将唇压在她的唇角,“我可记得,你刚刚说……”

“我错了。”

“嗯?”

“不行……”安夕颜觉得那药又开始再她体内作威作福,她原本是想推开莫向北的,但事实却是,她的小手不自觉地勾上了他的脖子……

莫向北轻笑一声,一边亲着她一边轻声说,“原来你说的‘不行’就是想要的意思,嗯?”

“……”

安夕颜很快就迷失了。

当莫向北进入她的那一刻,她只觉得眼前一片繁华璀璨,再也没有任何一刻比这一刻更加***迷人。

将近两个小时,两人一直在纠缠,一次一次,最后一次之后,安夕颜终于体力不支,昏睡了过去。

莫向北起身,快速冲了个澡之后,就出了卧室。

打开套房的门,他看着一直等在外面的银蛇,淡淡问道,“怎么样了?”

“一切都按照你的计划进行!”银蛇说着,将手里的一个信封递了过来,“这是在房间捡到的。”

莫向北伸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神情瞬间冷了下来。

“是谁拍的?”

“李光辉。”

“很好!”莫向北眼底充满了血腥之气,“剁了喂狗!”

“我刚得到消息,他昨天刚离职,至今去向不明。”

“没关系!”莫向北轻轻勾动唇角,“他的家人呢?”

“依旧在南城。”

“很好,安排一下,将他们全家都送进监狱,然后发全国通缉令,悬赏百万。”

“是。”

……

安夕颜这一觉睡了好长时间,待她终于睁开眼睛醒来时,已是深夜。

如果不是肚子饿得‘咕咕’叫,她或许能一觉睡到天亮。

想起床,却发现不仅仅头疼欲裂,浑身上下又酸又疼,就像是从火车碾过一道似的,难受得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她的声音,惊醒了一旁睡着的莫向北,他立马翻身坐起,打开了床头灯。

低眸,看着安夕颜眉头微皱表情痛苦的模样,低声问,“很难受?”

安夕颜看着他,皱着小脸,可怜兮兮地说,“你昨天到底对我做

了什么?我浑身都疼。”

“除了做A,还能做什么?”——

题外话——晚上还有三千哈,茶花一会儿有事要出门一趟~~~~

上一章
下一章